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最強狂兵 >> 目錄 >> 第054章 冰山下的暖流
 

第054章 冰山下的暖流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作者:烈焰滔滔  分類: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最強狂兵 第054章 冰山下的暖流
哼,真是個混蛋。

林傲雪哼了一聲,然后冷冷說道:“把手放開,我要去坐下。”

蘇銳早就看到旁邊有許多座位,林傲雪一直沒吭聲,他也就故意裝傻,可是現在人家林家大小姐都說了,自己也不能再光明正大的抱著她了。

“哦,我都沒發現有空座位呢,那快坐下吧。”蘇銳厚著臉皮掩飾,這貨一慣臉不紅心不跳的。

林傲雪直接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繼續扭頭望著窗外。不知為何,她在這位置上怎么坐都不舒服,還不如剛才站著的感覺好呢,這種感覺嗨真是有點奇怪呢。

“喂喂,傲雪小妞,快看這邊!”就在林傲雪正出神地想著自己心中那奇怪感覺時,蘇銳指著自己,突然朝她喊道。

對于“傲雪小妞”這四個字,林傲雪已經徹底免疫了,與其和他爭論生悶氣,不如就讓這討厭的家伙喊一句好了。

林傲雪奇怪的看向蘇銳,只見蘇銳賤賤的笑道:“是不是覺得這公交車做得意猶未盡呢?我們下一站就要下車了,而且要轉一班地鐵,那個地鐵可是比這公交車更加的擁擠。”

林傲雪頓時滿臉黑線,看來蘇銳這個家伙又想找機會占自己的便宜了,之前為什么非要答應這個家伙坐公交車坐地鐵的要求,有車不開,不是找罪受嗎?

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為了避免被蘇銳嘲笑,林傲雪只有咬著牙堅持了。

“好了,到站了,我們下車吧。”公交車停下,蘇銳似乎要走上前來護著林傲雪,后者看穿了他的意圖,快走兩步下了車。

“怎么不要我扶著了呢?”

林傲雪冷冷道:“我又不是廢人,難道還不知道怎么走路?”

蘇銳不禁無奈地說道:“嘿,你這個小妞,怎么就非要好心當成驢肝肺啊?你這人就是狗咬呂洞賓,哥哥要不是看你鞋跟比較高不好走路,誰還會來多此一舉地扶你一把。”

下了這班公交車,蘇銳還在回想著剛才環住林傲雪的感覺,近距離地看著她的后脖頸,簡直覺得跟喝了冷飲一般舒暢。

那皮膚細膩的就跟整天泡在牛奶里差不多,如同緞子一般細膩潤滑,甚至蘇銳都有些擔心,如果接觸時使點勁的話,會不會把她的皮膚都給碰破了。

兩人下了公交車再換乘地鐵,不過有些可惜的是,這個地鐵站已經比較偏僻了,所以地鐵上并不像公交車那么擁擠,蘇銳也就沒機會一親芳澤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傲雪站在距離自己不足兩米的地方。這次不僅碰不到身體,就連身上的那種淡淡的幽香都聞

不到了。

不過蘇銳和林傲雪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們剛剛進入地鐵中沒有多久,幾輛飛馳而至的摩托車便停在了他們剛剛下公交車的站臺!

駕駛摩托車的人一看都是不良青年,其中一個不是別人,正是剛才在公交車上被蘇銳逼著跳車的扒手。

“奇怪啊,我們晚了一步,不知道這男的和這個女的去了哪里!”

看來這是一個團伙作案!

他們被丟下車之后惱羞成怒,騎著摩托車一路狂追公交,只是稍稍晚了幾分鐘而已,便被蘇銳和林傲雪甩開!

“沒關系,我已經記住了那一對狗男女的樣子,尤其是那個女人長得那么漂亮,化成灰我也認得。”那個小混混惡狠狠的說道。

“那好吧,我就在這里等著他們,一直等到天黑,我就不信這兩個狗男女不露面!該死的,讓老子從車上跳下去,小六還因為這個事而被旁邊的轎車壓斷了腿。這個仇必須要報!”

說這話的時候,這個扒手的臉上露出了猥瑣的表情,他一想到林傲雪那絕美的面孔和魔鬼的身材,心里就癢癢的,說是為兄弟報仇是假,實則想要侵占這個女人才是真!

“怎么樣,坐了這么長時間的公交和地鐵,有沒有覺得自己更接地氣一點?”蘇銳看著林傲雪的樣子,笑呵呵的說道。

林傲雪也不答話,因為她確實不想理睬蘇銳,什么不接地氣,這個家伙的意思不就是說自己平時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不知民間疾苦嗎?真是可惡,他總是抓住一切機會來損自己。

“是,我們現在去哪里?”林傲雪明顯敷衍著蘇銳。

二人已經走出了地鐵站,外面的景象和市區的截然不同,更加的郁郁蔥蔥,少了那么多的高樓大廈,多了些清新的氣息。

“我想去尋找一些歷史。”蘇銳看著前方的正在翻修的道路,忽然說道。

“尋找什么歷史?”林傲雪有些不解,蘇銳的說法讓她完全沒了思路。

“尋找我的歷史。”蘇銳笑瞇瞇的看了看林傲雪道:“怎么樣?你有沒有興趣了解我的過去?如果反悔的話現在還可以打車回去,我保證不會嘲笑你。”

“哼。”林傲雪一聲冷哼,直接走在了蘇銳的前面。

“哎,大小姐,我說你等一等啊,這地方我已經好多年沒有回來了,連路都認不好了,你走那么快,我迷路了怎么辦?”

林傲雪轉過臉說道:“這里我認識。”

“你認識?什么意思啊,你這堂堂的大小姐也會來到這樣荒郊野外的地方?”

蘇銳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林傲雪淡淡答道:“前年必康有一個房地產項目就在這里動工建設,而且距離這里五公里外,是必康的一個分廠區,還是我當時監督建設的,我怎么會不熟悉。”

“怪不得如此了。”蘇銳摸著鼻子說道,看來林傲雪這小妞還真的不簡單呢。

“那你有沒有印象,這附近有一所孤兒院?”

“孤兒院?”林傲雪皺著好看的眉頭,很認真的想了想說道:“我真的沒有印象。”

“也難怪啊,我已經快二十年沒有回來過了。”

“這些年寧海的發展速度那么快,日新月異,一年和一年都不一樣,這二十年的東西到哪里去找?恐怕早就拆遷到角落里去了,可能以前的院長老師都不在人世了呢。”

蘇銳看著周圍,寬闊的柏油路和嶄新的高樓,不禁感慨地想道。

林傲雪看著蘇銳的表情,心中不知什么感覺,反正是有些復雜。

沉默了一會兒,他才輕輕問道:“怎么,以前你是這個孤兒院的人?”

蘇銳笑笑,說道:“是啊,說實話,我還是純正的寧海人呢。現在寧海的戶口那么值錢,假結婚一次都能掙到一百萬,如果我能一直在寧海長大,現在說不定也能是千萬富翁了。”

說這話的時候蘇銳一點都沒有意識到,他的資產可比千萬級別要高,甚至多上不少,剛剛重從張七丙的那里敲詐了將近一個億,現在的錢財對他來說,不是數字,而是概念了。

“我明白了。”

林傲雪并沒有想到蘇銳有這樣的身世,這樣一個看似玩世不恭的家伙,居然是從孤兒院里出來的人,真的完全看不出來他竟然有著這樣的歷史!

要知道,孤兒院里的所有孩子都是孤兒,無父無母沒有親戚,也沒有人撫養他們長大,只能被寄托在這個社會的大家庭中。從小生長在孤兒院里的孩子,有些人自卑有些人自閉,更多的人還是冷漠暴戾,他們沒有家人的關愛和呵護,從小沒有父母的陪伴,缺乏足夠的關愛,在十來歲時可能就進入社會,從此流落街頭。

除非一些比較幸運的孩子被大戶人家或者條件比較好的中產階級領養,否則的話,其余人的未來都不會多么的光明,混跡于社會的角落。

正因為知道這些,所以林傲雪才更加的唏噓感慨。

這位林家大小姐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究竟有多久沒有這樣因為一件事情而感慨過了。

“你說的那間兒童福利院的名字叫什么?我可以來幫你找找試試。”林傲雪

忽然出聲說道。

蘇銳略帶詫異的看了林傲雪一眼,還未來得及答話,后者就說道:“當然,我并不確保我能夠找到,只是我在寧海有一些關系可以用得上,說不定就有一些線索了。”

停頓了一下,林傲雪繼續說道:“而且,在這個世界上,只要存在過就一定會有痕跡,更何況是一個福利院,如果被拆遷,肯定會有后續的東西,哪怕隔了二十年也應該能找到線索。”

這三句話加起來可得有上百個字了,對于惜字如金、從來說話都是兩三個字往外蹦的林家大小姐來說,實在是太難得太難得了。

蘇銳聞言,深情款款的看著林傲雪的雙眼,很認真的說道:“傲雪同志,其實你是個好人。”

這明明是夸獎別人的話,可是落在林傲雪的耳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真是的,什么叫自己其實是個好人,難道自己表面上看起來是個壞人嗎?這個討厭的家伙是什么意思呀?

在蘇銳看來,林傲雪本來是個冰山美人,沒有耐心,性格比較冷淡急躁,可是經過今天的接觸之后,蘇銳發現自己完全錯了!

林傲雪骨子里或許并不像她表面上的那么冰冷,其實她有一顆樂于助人的心,只是需要慢慢打開她的心扉而已!

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主動或者被動地關上了自己的心門,也把那熱情的心給關了起來,露出來的是冰冷的的一面。

“把孤兒院的名字告訴我,我讓人查一查這家孤兒院被拆遷到什么地方去了。”林傲雪繼續說道,不知道是不是被蘇銳的身世給觸動了,今天的林傲雪顯得并不像平時那般冰冷。

“寧海第四兒童福利院。”蘇銳說完又回想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應該是叫這個名字,就是第四福利院。”

就在蘇銳說話的時候,林傲雪已經撥通了自己助理的手機:“你現在想辦法幫我查一查,有沒有一家叫寧海第四兒童福利院的地方,本來在西華街處,現在被拆遷到哪去了?”

掛了電話之后,蘇銳看著林傲雪一臉苦笑:“傲雪小妞,沒想到你真的那么雷厲風行啊,我這邊話還沒說完,你那邊電話都打完了。”

看著林傲雪的目光,看著她的表情,蘇銳心中沒來由的升起一股惋惜之感:“傲雪小妞,你知不知道,其實生活并不一定都要像這樣的快節奏。”

“其實生活是可以再放慢一些速度,也放慢一些腳步。”蘇銳又顯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一臉賤兮兮地表情,老氣橫秋地說道:“你可以把我們的生活當成一場旅途,走的快了,就沒法看清路邊的景,只有慢慢地走,慢慢地品,路邊的景色才會映入你的眼簾,那些感悟才有時間去記錄下來,如果一味的向前沖,生活中會丟掉許多安靜而美好的東西。即便你最后到達目的地,取得了想要的成功,也會發現,你取得成功的附加物卻少得可憐。”

蘇銳嘿嘿一笑,道:“我這可不是說教,而是把我自己的感悟和你分享而已,你愿意接受就接受,不愿意接受的話就當我什么都沒有講好了。”

“把孤兒院的名字告訴我,我讓人查一查這家孤兒院被拆遷到什么地方去了。”林傲雪繼續說道,不知道是不是被蘇銳的身世給觸動了,今天的林傲雪顯得并不像平時那般冰冷。

“寧海第四兒童福利院。”蘇銳說完又回想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應該是叫這個名字,就是第四福利院。”

就在蘇銳說話的時候,林傲雪已經撥通了自己助理的手機:“你現在想辦法幫我查一查,有沒有一家叫寧海第四兒童福利院的地方,本來在西華街處,現在被拆遷到哪去了?”

掛了電話之后,蘇銳看著林傲雪一臉苦笑:“傲雪小妞,沒想到你真的那么雷厲風行啊,我這邊話還沒說完,你那邊電話都打完了。”

看著林傲雪的目光,看著她的表情,蘇銳心中沒來由的升起一股惋惜之感:“傲雪小妞,你知不知道,其實生活并不一定都要像這樣的快節奏。”

“其實生活是可以再放慢一些速度,也放慢一些腳步。”蘇銳又顯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一臉賤兮兮地表情,老氣橫秋地說道:“你可以把我們的生活當成一場旅途,走的快了,就沒法看清路邊的景,只有慢慢地走,慢慢地品,路邊的景色才會映入你的眼簾,那些感悟才有時間去記錄下來,如果一味的向前沖,生活中會丟掉許多安靜而美好的東西。即便你最后到達目的地,取得了想要的成功,也會發現,你取得成功的附加物卻少得可憐。”

蘇銳嘿嘿一笑,道:“我這可不是說教,而是把我自己的感悟和你分享而已,你愿意接受就接受,不愿意接受的話就當我什么都沒有講好了。”

“把孤兒院的名字告訴我,我讓人查一查這家孤兒院被拆遷到什么地方去了。”林傲雪繼續說道,不知道是不是被蘇銳的身世給觸動了,今天的林傲雪顯得并不像平時那般冰冷。

“寧海第四兒童福利院。”蘇銳說完又回想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應該是叫這個名字,就是第四福利院。”

就在蘇銳說話的時候,林傲雪已經撥通了自己助理的手機:“你現在想辦法幫我查一查,有沒有一家叫寧海第四兒童福利院的地方,本來在西華街處,現在被拆遷到哪去了?”

掛了電話之后,蘇銳看著林傲雪一臉苦笑:“傲雪小妞,沒想到你真的那么雷厲風行啊,我這邊話還沒說完,你那邊電話都打完了。”

看著林傲雪的目光,看著她的表情,蘇銳心中沒來由的升起一股惋惜之感:“傲雪小妞,你知不知道,其實生活并不一定都要像這樣的快節奏。”

“其實生活是可以再放慢一些速度,也放慢一些腳步。”蘇銳又顯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一臉賤兮兮地表情,老氣橫秋地說道:“你可以把我們的生活當成一場旅途,走的快了,就沒法看清路邊的景,只有慢慢地走,慢慢地品,路邊的景色才會映入你的眼簾,那些感悟才有時間去記錄下來,如果一味的向前沖,生活中會丟掉許多安靜而美好的東西。即便你最后到達目的地,取得了想要的成功,也會發現,你取得成功的附加物卻少得可憐。”

蘇銳嘿嘿一笑,道:“我這可不是說教,而是把我自己的感悟和你分享而已,你愿意接受就接受,不愿意接受的話就當我什么都沒有講好了。”

“把孤兒院的名字告訴我,我讓人查一查這家孤兒院被拆遷到什么地方去了。”林傲雪繼續說道,不知道是不是被蘇銳的身世給觸動了,今天的林傲雪顯得并不像平時那般冰冷。

“寧海第四兒童福利院。”蘇銳說完又回想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應該是叫這個名字,就是第四福利院。”

就在蘇銳說話的時候,林傲雪已經撥通了自己助理的手機:“你現在想辦法幫我查一查,有沒有一家叫寧海第四兒童福利院的地方,本來在西華街處,現在被拆遷到哪去了?”

掛了電話之后,蘇銳看著林傲雪一臉苦笑:“傲雪小妞,沒想到你真的那么雷厲風行啊,我這邊話還沒說完,你那邊電話都打完了。”

看著林傲雪的目光,看著她的表情,蘇銳心中沒來由的升起一股惋惜之感:“傲雪小妞,你知不知道,其實生活并不一定都要像這樣的快節奏。”

“其實生活是可以再放慢一些速度,也放慢一些腳步。”蘇銳又顯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一臉賤兮兮地表情,老氣橫秋地說道:“你可以把我們的生活當成一場旅途,走的快了,就沒法看清路邊的景,只有慢慢地走,慢慢地品,路邊的景色才會映入你的眼簾,那些感悟才有時間去記錄下來,如果一味的向前沖,生活中會丟掉許多安靜而美好的東西。即便你最后到達目的地,取得了想要的成功,也會發現,你取得成功的附加物卻少得可憐。”

蘇銳嘿嘿一笑,道:“我這可不是說教,而是把我自己的感悟和你分享而已,你愿意接受就接受,不愿意接受的話就當我什么都沒有講好了。”

“把孤兒院的名字告訴我,我讓人查一查這家孤兒院被拆遷到什么地方去了。”林傲雪繼續說道,不知道是不是被蘇銳的身世給觸動了,今天的林傲雪顯得并不像平時那般冰冷。

“寧海第四兒童福利院。”蘇銳說完又回想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應該是叫這個名字,就是第四福利院。”

就在蘇銳說話的時候,林傲雪已經撥通了自己助理的手機:“你現在想辦法幫我查一查,有沒有一家叫寧海第四兒童福利院的地方,本來在西華街處,現在被拆遷到哪去了?”

掛了電話之后,蘇銳看著林傲雪一臉苦笑:“傲雪小妞,沒想到你真的那么雷厲風行啊,我這邊話還沒說完,你那邊電話都打完了。”

看著林傲雪的目光,看著她的表情,蘇銳心中沒來由的升起一股惋惜之感:“傲雪小妞,你知不知道,其實生活并不一定都要像這樣的快節奏。”

“其實生活是可以再放慢一些速度,也放慢一些腳步。”蘇銳又顯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一臉賤兮兮地表情,老氣橫秋地說道:“你可以把我們的生活當成一場旅途,走的快了,就沒法看清路邊的景,只有慢慢地走,慢慢地品,路邊的景色才會映入你的眼簾,那些感悟才有時間去記錄下來,如果一味的向前沖,生活中會丟掉許多安靜而美好的東西。即便你最后到達目的地,取得了想要的成功,也會發現,你取得成功的附加物卻少得可憐。”

蘇銳嘿嘿一笑,道:“我這可不是說教,而是把我自己的感悟和你分享而已,你愿意接受就接受,不愿意接受的話就當我什么都沒有講好了。”

最強狂兵 第054章 冰山下的暖流

推薦小說: 重生之逍遙生活 | 第6666次重生 | 邪帝纏身:爆寵神醫狂妃 | 無敵大軍閥 | 都市蟲皇 | 大明女推官 | 神秘老公,玩心跳 | 妙醫圣手 | 開局一個大天使 | 我為王 | 飛升之后 | 垂釣諸天 | 逆流伐清 | 鋼鐵王座 | 仙城奶爸 | 亡命色徒 | 霹靂之江湖生存守則 | 香港從1949開始 | 特工之回到清朝 | 乘龍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重生農家清荷 | 甜蜜系暖婚 | 穿越當家小媳婦 | 農門凰女 | 快穿之還愿人生路 |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 天道制霸計劃 | 論如何在末世里越過越窮 | 重生八零之甜妻撩人 | 練個小號去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