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最強狂兵 >> 目錄 >> 第044章 連湯都不給你留
 

第044章 連湯都不給你留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作者:烈焰滔滔  分類: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最強狂兵 第044章 連湯都不給你留
電話那端的人苦笑道:“配合著你做這些事情,如果被上面知道了,我至少會挨個處分,不過,既然他想找人對付你,承受這個結果也是理所當然。”

蘇銳的眉毛挑了挑,滿意地笑起來。

張七丙在對面聽著,早就已經魂不附體,他從來沒聽過任何部門能夠在后.臺修改信息,使所有的房產證產權證全部失效!

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也太可怕些了吧!面前的這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能夠找到那么權力滔天的神秘部門?

自己為什么會不開眼,主動得罪這個家伙?

唉,都是沖昏頭腦,如果早知道會有今天,當初就打死也不去找薛如云那個女妖精了!

回想自己在寧海的經歷,張七丙的眼中露出淡淡的悲哀。

他從小混混開始,從給人當馬仔到形成自己的勢力,用不光彩的手段獲得第一桶金,再慢慢發展到現在的產業,這一路走來,談何容易!

雖然自己的底子也不那么干凈,可在自己看來,這也算是辛辛苦苦打拼了十幾年才擁有了現在的產業,可是這個年輕人竟然只不過輕飄飄地撂下一句話而已,就把自己辛苦奮斗得來的所有東西全部拿走,這……這已經完全顛覆了張七丙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張七丙不甘心,很不甘心!看著手中的財富就這樣一點點的溜走,換做任何一個人都不會甘心的!

可是,這有什么辦法呢,面前這個男人實在太過強勢,他……他還是剛才那個看起來很慫很慫的小白臉嗎?

蘇銳笑瞇瞇的坐在沙發上,把張七丙的表情盡收眼底:“怎么,張老板,你是不是覺得很不甘心?現在很想找人殺了我,是不是?”

“不……不,沒有沒有……”張七丙連連擺手,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我告訴你,這是你應得的下場。在你決定對我動手之前你就應該考慮過,若是不給你一點苦頭,你是不知道這個社會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停頓了一下,蘇銳淡淡地說道:“你記住,有些人你是永遠都惹不起的,很不湊巧的是,我就屬于這類人。”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蘇銳的表情雖然淡淡,但卻透發出一種無法掩飾的霸氣,那是一種來自于骨子里的氣質,無法刻意偽裝。

張七丙臉上的表情極為震驚,張口結舌,似乎根本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真的被蘇銳身上的氣質震住了,能夠通過一個簡單的表情就流露出這種駭人的氣場來,這個小白臉,一定比想象中還要不簡單!

蘇銳把張七丙的表情盡

收眼底,的嘴角掠過輕蔑的笑容:“五千七百萬的存款,加上幾套房產和不動產,也不過不到一個億而已,這一點錢放到外面的資本世界,根本連一點點的浪花都激不起來,你在寧海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蘇銳說的是實話,如今的一億元華夏幣,在大資本時代的的確確連一點浪花都激不起來,別說國外的事情了,就連國內的許多縣級開發區,都已經把億元以上投資當成了準入門檻!

可是,這話落在張七丙的耳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他臉上的肌肉狠狠顫動,這個男人不僅是個魔鬼,還是個臭不要臉的魔鬼!吃肉不吐骨頭,連湯都不留給自己!還要在這里大說風涼話!

就這個時候他已經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都要選擇報警,為了不讓自己血本無歸,必須找警察解決問題!

因為在這個國家,許多事情通過上面解決不了的就私下里解決,私下解決不了的再找公家解決,就是這樣,很簡單也很復雜。

“我們來徹底做個了斷吧,張七丙。”蘇銳忽然淡淡說道。

“什么做個了斷?你已經拿走了我所有的財產,還想怎么樣?你要殺人滅口嗎?”張七丙又看到了插在茶幾上的那把刀子,心中頓時害怕起來。

一下子就搶走一個億,這簡直比搶銀行還要來的快!

“你說的對,我就是想殺人滅口。”

蘇銳的話讓張七丙渾身都開始打哆嗦了!因為他從蘇銳的身上的確感受到一種若有若無的殺意!

“我從你這里拿走了一個億,把你弄得傾家蕩產,如果說你不記恨我,恐怕你自己也不會相信吧?既然你已經非常的恨我,我為什么留一個對我很有隱患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呢?”蘇銳淡淡的笑道,他兩只手指捏著刀柄把刀從茶幾上拔出來,那刀上的寒光再一次刺痛了他的眼睛。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你放心,我絕對不敢恨你,今天的事都是我咎由自取,如果我敢再起什么壞心眼,你可以隨時回來殺我!再說了,你把我殺了,要是被警察發現了,那就是死罪啊,你已經拿到了錢,我也不聲張,求求你饒了我吧!”張七丙說著說著,有些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了。

這貨看起來是真的怕了蘇銳。

“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你情我愿的事,我并不擔心你會對我報復。說實話,在我眼中你就跟螻蟻沒什么分別,又談何報復呢?你見過螞蟻被大象踩了一腳,大象擔心螞蟻報復嗎?”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蘇銳眼中的寒光一閃而逝。

的的確

確,他在西方黑暗世界打拼了那么多年,見過的張七丙這種小角色實在是不計其數,如果他愿意,早就一刀把對方的脖子給抹掉了,還需要在這里廢什么話啊,不就是一個螻蟻而已,對于黑暗世界的太陽神阿波羅這又能算什么?

當然,就算不殺對方,也不能給自己留下什么禍患。

“我今天不殺你。”終于,蘇銳拿刀子在手里把玩了一段時間之后,說出來讓張七丙稍稍心安的一句話。

“但是我不殺你,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對我進行報復或者為所欲為了,你應該知道我的實力,如果在此之后,你還想對薛如云打什么主意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這次是一個億買你的命,下次我就不信你還能找到一個億來救自己!”

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蘇銳的眼中放出了寒光,那寒光直直射進了張七丙的眼睛里!

后者被這種眼光注視著,頓時感覺到自己無所遁形,好像五臟六腑都被蘇銳看透一樣,從心底深處發出一股寒意!

那一股寒意已經深入骨髓,張七丙連續打了好幾個寒顫,完全控制不住身體,冷汗大滴大滴的從額頭上滴下!

但他根本顧不得擦,連忙說道:“您放心您放心,我一定不會再做出這種事情,我馬上就把東西收拾好然后離開寧海,只要您在寧海,我再也不會踏足這里一步。”

蘇銳點點頭,冷冷說道:“希望你能說到做到,而且,你現在一無所有一分錢都帶不走,這房子里所有東西都是我的,也包括你藏在角落里那個保險柜。”

聽到這話,正準備起身去收拾東西的張七丙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他本來還打算偷偷把保險柜里的幾十萬塞進包里帶走,作為自己東山再起的資金,看來這點希望也泡湯了!

這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什么事情都瞞不過他?保險柜放在那么隱蔽的地方,外表還偽裝的那么好,他怎么會知道?

“我說過,這房間里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你一樣都不許拿。”蘇銳再次冷冷說道:“你聽不懂嗎?”

可能有人會覺得蘇銳對這個張七丙有些太狠了,竟然一分錢都不給對方留,好歹他也從對方身上拿到了差不多上億的資產了,可是在蘇銳看來,這件事很正常。

既然做錯事情,就要付出代價,做錯事就必須要承擔后果,否則的話,如果犯罪的成本太低,那么這個世界上的犯罪率就會居高不下,蘇銳認準了的行事準則,他就會堅持到底。

張七丙落到這個下場,只能說他是咎由自取,沒有什么

好可憐。

等到張七丙穿上衣服,兩手空空的滾出房門,蘇銳來到房間門口,對那個躲在角落里打顫的小姐說道:“事情結束了,你也可以走了。”

然后,蘇銳竟然從錢包里掏出兩張百元大鈔,對她說道:“這可能比你的出臺費要少很多,但是就當是我對你的獎勵吧,出去之后嘴巴嚴實一些。”

這小姐依舊戰戰兢兢的看著蘇銳,哪里敢去拿這個錢啊,這區區兩百塊錢簡直和燙手山芋差不多。

看著她哆嗦的樣子,蘇銳有些不爽的說道:“有什么好害怕的,我又不殺你,拿著錢快走吧,就當從來沒來過這里好了。”

這個小姐仔細細的看了蘇銳,終于確定他不是在說謊,連忙千恩萬謝的離開,根本沒有敢碰那兩百塊錢,和錢相比,自己的命更重要啊。

這個男人能在舉手投足三言兩語間就把大老板張七丙逼的像喪家之犬一般,自己肯定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早點離開才是正路!

這個時候已經是深夜兩點半了,蘇銳看了看手表,然后關上門,轉身離開了張七丙的住所,一棟房子而已,對他來說并不算什么。

走出去之后,蘇銳想要去自己住的東方珍珠酒店,不過念頭一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的眉頭微微一皺,攔了輛出租車前往林家莊園。第045章西方來人

此時已經是半夜時分,大部分道路上都是比較安靜的,即便是如此的繁華都市,但在夜間也是頗為寧靜的。在通往林家莊園的路上,很少有車子駛過去,通明的路燈照著筆直的大道,蘇銳的心情也還算不錯,盡管已經很久沒有睡覺了,但是他的眉宇間卻沒有多少疲憊的神色。

手掌在大腿上輕輕拍著,蘇銳自言自語:“大半夜的撈不著睡覺,看來自己這個任務還真的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那個該死的混蛋,就給我安排這么一個狗屁事情啊。”

這個老小子一定覺得自己是西方黑暗世界的大牛人,認為自己有能力抵抗那些蠢蠢欲動的西方勢力,所以才把自己找過來。

可是蘇銳真的很不想暴露自己在華夏的身份,這樣的話華夏的許多人也會給他增加不必要的麻煩。這個國家這個地方,他已經很久沒回來過了,這里有很多很多他不愿提及的過去。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那些事情的話,自己的人生也就不會偏離軌道,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可是,有些時候一念之差就可以很輕松的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自己現在如果繼續當著兵,老老實實忍氣吞聲的服從紀律遵守各項規章制度,或許也能有一片不錯的未來呢。

可是,自己天生就是為了打破規則而生的人,想要讓他按部就班地遵守前人或是上級制定好的規則,真的是比登天還難。

讓出租車在距離林家莊園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蘇銳走下車子,并沒有走大路,而是沿著路邊的綠化帶,走在樹的陰影里。

這一路上,蘇銳的動作很輕,很安靜,連腳步都沒有發出一點,普通人從旁邊經過的話,根本就不會知道在這樹叢中有一個人在走。

就在距離林家莊園只有五百米的時候,蘇銳看到了前方的兩個身影,這兩個人一看就有些鬼鬼祟祟,穿著黑色的夜行服,躡手躡腳的,顯然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且,這種款式的夜行服讓蘇銳有一種熟悉之感,因為在西方的黑暗世界,很多人都會選擇這款夜行服來進行行動,這衣服在華夏還沒得賣!

此時已經是半夜時分,大部分道路上都是比較安靜的,即便是如此的繁華都市,但在夜間也是頗為寧靜的。在通往林家莊園的路上,很少有車子駛過去,通明的路燈照著筆直的大道,蘇銳的心情也還算不錯,盡管已經很久沒有睡覺了,但是他的眉宇間卻沒有多少疲憊的神色。

手掌在大腿上輕輕拍著,蘇銳自言自語:“大半夜的撈不著睡覺,看來自己這個任務還真的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那個該死的混蛋,就給我安排這么一個狗屁事情啊。”

這個老小子一定覺得自己是西方黑暗世界的大牛人,認為自己有能力抵抗那些蠢蠢欲動的西方勢力,所以才把自己找過來。

可是蘇銳真的很不想暴露自己在華夏的身份,這樣的話華夏的許多人也會給他增加不必要的麻煩。這個國家這個地方,他已經很久沒回來過了,這里有很多很多他不愿提及的過去。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那些事情的話,自己的人生也就不會偏離軌道,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可是,有些時候一念之差就可以很輕松的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自己現在如果繼續當著兵,老老實實忍氣吞聲的服從紀律遵守各項規章制度,或許也能有一片不錯的未來呢。

可是,自己天生就是為了打破規則而生的人,想要讓他按部就班地遵守前人或是上級制定好的規則,真的是比登天還難。

讓出租車在距離林家莊園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蘇銳走下車子,并沒有走大路,而是沿著路邊的綠化帶,走在樹的陰影里。

這一路上,蘇銳的動作很輕,很安靜,連腳步都沒有發出一點,普通人從旁邊經過的話,根本就不會知道在這樹叢中有一個人在走。

就在距離林家莊園只有五百米的時候,蘇銳看到了前方的兩個身影,這兩個人一看就有些鬼鬼祟祟,穿著黑色的夜行服,躡手躡腳的,顯然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且,這種款式的夜行服讓蘇銳有一種熟悉之感,因為在西方的黑暗世界,很多人都會選擇這款夜行服來進行行動,這衣服在華夏還沒得賣!

此時已經是半夜時分,大部分道路上都是比較安靜的,即便是如此的繁華都市,但在夜間也是頗為寧靜的。在通往林家莊園的路上,很少有車子駛過去,通明的路燈照著筆直的大道,蘇銳的心情也還算不錯,盡管已經很久沒有睡覺了,但是他的眉宇間卻沒有多少疲憊的神色。

手掌在大腿上輕輕拍著,蘇銳自言自語:“大半夜的撈不著睡覺,看來自己這個任務還真的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那個該死的混蛋,就給我安排這么一個狗屁事情啊。”

這個老小子一定覺得自己是西方黑暗世界的大牛人,認為自己有能力抵抗那些蠢蠢欲動的西方勢力,所以才把自己找過來。

可是蘇銳真的很不想暴露自己在華夏的身份,這樣的話華夏的許多人也會給他增加不必要的麻煩。這個國家這個地方,他已經很久沒回來過了,這里有很多很多他不愿提及的過去。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那些事情的話,自己的人生也就不會偏離軌道,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可是,有些時候一念之差就可以很輕松的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自己現在如果繼續當著兵,老老實實忍氣吞聲的服從紀律遵守各項規章制度,或許也能有一片不錯的未來呢。

可是,自己天生就是為了打破規則而生的人,想要讓他按部就班地遵守前人或是上級制定好的規則,真的是比登天還難。

讓出租車在距離林家莊園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蘇銳走下車子,并沒有走大路,而是沿著路邊的綠化帶,走在樹的陰影里。

這一路上,蘇銳的動作很輕,很安靜,連腳步都沒有發出一點,普通人從旁邊經過的話,根本就不會知道在這樹叢中有一個人在走。

就在距離林家莊園只有五百米的時候,蘇銳看到了前方的兩個身影,這兩個人一看就有些鬼鬼祟祟,穿著黑色的夜行服,躡手躡腳的,顯然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且,這種款式的夜行服讓蘇銳有一種熟悉之感,因為在西方的黑暗世界,很多人都會選擇這款夜行服來進行行動,這衣服在華夏還沒得賣!

此時已經是半夜時分,大部分道路上都是比較安靜的,即便是如此的繁華都市,但在夜間也是頗為寧靜的。在通往林家莊園的路上,很少有車子駛過去,通明的路燈照著筆直的大道,蘇銳的心情也還算不錯,盡管已經很久沒有睡覺了,但是他的眉宇間卻沒有多少疲憊的神色。

手掌在大腿上輕輕拍著,蘇銳自言自語:“大半夜的撈不著睡覺,看來自己這個任務還真的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那個該死的混蛋,就給我安排這么一個狗屁事情啊。”

這個老小子一定覺得自己是西方黑暗世界的大牛人,認為自己有能力抵抗那些蠢蠢欲動的西方勢力,所以才把自己找過來。

可是蘇銳真的很不想暴露自己在華夏的身份,這樣的話華夏的許多人也會給他增加不必要的麻煩。這個國家這個地方,他已經很久沒回來過了,這里有很多很多他不愿提及的過去。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那些事情的話,自己的人生也就不會偏離軌道,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可是,有些時候一念之差就可以很輕松的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自己現在如果繼續當著兵,老老實實忍氣吞聲的服從紀律遵守各項規章制度,或許也能有一片不錯的未來呢。

可是,自己天生就是為了打破規則而生的人,想要讓他按部就班地遵守前人或是上級制定好的規則,真的是比登天還難。

讓出租車在距離林家莊園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蘇銳走下車子,并沒有走大路,而是沿著路邊的綠化帶,走在樹的陰影里。

這一路上,蘇銳的動作很輕,很安靜,連腳步都沒有發出一點,普通人從旁邊經過的話,根本就不會知道在這樹叢中有一個人在走。

就在距離林家莊園只有五百米的時候,蘇銳看到了前方的兩個身影,這兩個人一看就有些鬼鬼祟祟,穿著黑色的夜行服,躡手躡腳的,顯然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且,這種款式的夜行服讓蘇銳有一種熟悉之感,因為在西方的黑暗世界,很多人都會選擇這款夜行服來進行行動,這衣服在華夏還沒得賣!

此時已經是半夜時分,大部分道路上都是比較安靜的,即便是如此的繁華都市,但在夜間也是頗為寧靜的。在通往林家莊園的路上,很少有車子駛過去,通明的路燈照著筆直的大道,蘇銳的心情也還算不錯,盡管已經很久沒有睡覺了,但是他的眉宇間卻沒有多少疲憊的神色。

手掌在大腿上輕輕拍著,蘇銳自言自語:“大半夜的撈不著睡覺,看來自己這個任務還真的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那個該死的混蛋,就給我安排這么一個狗屁事情啊。”

這個老小子一定覺得自己是西方黑暗世界的大牛人,認為自己有能力抵抗那些蠢蠢欲動的西方勢力,所以才把自己找過來。

可是蘇銳真的很不想暴露自己在華夏的身份,這樣的話華夏的許多人也會給他增加不必要的麻煩。這個國家這個地方,他已經很久沒回來過了,這里有很多很多他不愿提及的過去。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那些事情的話,自己的人生也就不會偏離軌道,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可是,有些時候一念之差就可以很輕松的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自己現在如果繼續當著兵,老老實實忍氣吞聲的服從紀律遵守各項規章制度,或許也能有一片不錯的未來呢。

可是,自己天生就是為了打破規則而生的人,想要讓他按部就班地遵守前人或是上級制定好的規則,真的是比登天還難。

讓出租車在距離林家莊園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蘇銳走下車子,并沒有走大路,而是沿著路邊的綠化帶,走在樹的陰影里。

這一路上,蘇銳的動作很輕,很安靜,連腳步都沒有發出一點,普通人從旁邊經過的話,根本就不會知道在這樹叢中有一個人在走。

就在距離林家莊園只有五百米的時候,蘇銳看到了前方的兩個身影,這兩個人一看就有些鬼鬼祟祟,穿著黑色的夜行服,躡手躡腳的,顯然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且,這種款式的夜行服讓蘇銳有一種熟悉之感,因為在西方的黑暗世界,很多人都會選擇這款夜行服來進行行動,這衣服在華夏還沒得賣!

最強狂兵 第044章 連湯都不給你留

推薦小說: 仙路春秋 | 至尊箭神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崛起之華夏 | 劍道獨尊 | 官路彎彎 | 大唐小郎中 | 修羅武神 | 神醫圣手 | 極品女仙 | 移動藏經閣 | 無敵天下 | 武煉巔峰 | 劍神重生 | 大鑒定師 | 功夫神醫 | 星球逃亡 | 官神 | 官途 | 不敗戰神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穿越當家小媳婦 | 重生農家清荷 | 蟲皇創世 | 職業修行者 | 我的人偶鋼鐵俠 | 農門凰女 |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 論如何在末世里越過越窮 | 快穿之還愿人生路 | 天道制霸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