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最強狂兵 >> 目錄 >> 第043章 敲詐到死的節奏
 

第043章 敲詐到死的節奏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作者:烈焰滔滔  分類: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最強狂兵 第043章 敲詐到死的節奏
“好好好,我答應你,七百萬就七百萬!”張七丙覺得自己真是遇到了魔鬼,不過他倒了留個心眼。

就算現在答應你又怎樣?等到銀行轉賬之后,我立刻去派出所報案,警察肯定會相信這筆錢是被對方威脅的,自己已經完全記住了這個家伙的長相,到時候只要追回就行了。畢竟這種脅迫性質的轉賬已經屬于敲詐勒索了!

由于這種心理的作祟,張七丙開始表現得十分配合,接下來無論蘇銳提到哪個器官,他都會同意對方的一口價,連一點還價的心思都沒有。

“好吧!鑒于你這段時間表現的不錯,我給你個打包優惠價,一共是一億兩千萬,你全身的器官可真的很值錢呀,張老板。”蘇銳賤賤的笑著。

一億兩千萬!聽到這個數字,張七丙臉上的肌肉控制不住的哆嗦,那么多錢,比自己全部身家的一倍還多!從頭開始得掙幾輩子才能掙的回來!

開什么玩笑,要把這筆錢給他,自己還不如直接跳樓自殺好了!

“好好好,只要你愿意放過我,一億兩千萬就一億兩千萬。”張七丙表面很順從,他在努力壓制著心中的悲憤之情。

“那好吧,既然我們已經在很友好的氛圍下達成了協議,接下來我們就可以著手轉賬的事情了,張老板,麻煩你把你的銀行卡賬號告訴我,當然還有密碼。”

說到這兒,蘇銳停了一下,玩味的看了對方一眼,嘿嘿笑道:“張老板,或許你在以為這件事情之后就可以著手報案,請警察查一查轉賬記錄就認為我在敲詐你,但是,我不得不說,你真的想的太美好了,警察絕對不會管你的事情。”

張七丙聽了有些愕然,認為這個家伙在唬自己:“警察為什么不會管?”

不過這一句話也暴露了他內心的本來想法!

蘇銳微微一笑,也不再追究,說道:“現在找一張白紙,把我們剛才達成的協議都寫下來,我說你寫。”

“本人張七丙,欠蘇銳先生一億兩千萬元華夏幣,如做不到就自動奉上左手右手,還有中間的小丁丁。”

在寫到最后三個字的時候,張七丙的眉毛狠狠的顫了顫,兩腿之間嗖嗖的發冷,他又看到了那個插在紅木茶幾中間的匕首,如果用那把刀子對自己手起刀落的話,唉,想想就嚇得一身冷汗。

“這紙條有法律效力嗎?”這是張七丙最懷疑的問題。

“好吧,現在你可以說銀行卡和賬號密碼了。”蘇銳催道,“當然,你也別想著給我作弊,是真是假我一試便知。”

張七丙本來

還想說個假的糊弄一下蘇銳,等到這家伙去銀行驗證的時候,自己再想方設法地報警,可是現在這家伙這樣說,張七丙便打消了這個念頭。他把真實的數字完完整整的告訴了蘇銳,在這一點上沒敢有任何的隱瞞。

蘇銳這個時候撥通一個號碼。

“喂,幫我看看這個銀行卡的賬號和密碼是不是真的。”

“你搞什么啊,大晚上的讓不讓人睡覺?現在可是凌晨兩點,你讓我幫你查什么勞什子的賬號和密碼?”

對面那邊傳來了帶著不滿的聲音,顯然無論是誰,在晚上兩點鐘被電話吵醒都會覺得很不爽。

“讓你查你就查,不然你信不信我馬上放棄這個在寧海的任務。”蘇銳倒是不慌不忙,冷冷笑道,他的手里可是有著對方的把柄,不愁這老小子不幫忙。

聽到蘇銳這話,那邊頓時來了精神,連忙搖頭說道:“別別別,千萬別,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你繼續保護必康集團,什么都好說!這也是為了咱們華夏的穩定大局!”

“大局你妹!”蘇銳不屑地說道:“你還不是想把我當成免費勞動力來使?”

被蘇銳揭穿了目的,電話那邊訕訕笑道:“你剛才要我幫什么忙來著?”

“那好吧,我把這卡號和密碼念給你,你現在幫我核對,我知道從你們系統里什么東西都可以查的出來。”

等到蘇銳念完賬號密碼,那邊也查出來了,賬號密碼都是對的。

“算你老實。”蘇銳淡淡瞥了一眼對面一絲不掛的張七丙,后者正瑟瑟發抖,也不知道是凍的還是嚇的。

“那好吧,接下來你給我看看他的賬號里面有多少錢?”蘇銳繼續朝電話那邊發問。

“五千七百萬,戶主叫張七丙。”電話那邊立刻回答,似乎查這個太容易了。

“沒錯,就是他了,你把這五千七百萬全部轉到我的卡里,我的那一個卡號你知道的,一直沒有換過。”蘇銳說道。

“什么?全部轉到你的卡里?你確定你現在不是在搶錢?”那邊又起了懷疑的聲音,“五千七百萬可夠把你判個死刑了啊!”

“死刑個毛線!五千七百萬,對于你們這個部門來說還不就是出一次任務的辦公經費而已!算個毛毛雨!而且有你擋在我前面,誰敢找我?誰敢判我刑?作死了,跟華夏最牛逼的暴力機關對著干,不想混了,你說對不對?”蘇銳很輕松的說道。

華夏最牛逼的暴力機關?

聽到這句話,張七丙的身體更加顫抖了!

“不行,我不能

做沒有原則的事情,這筆錢的數額實在太過巨大,而且我也不知道這個張七丙是做什么的,總之,我實在不好處理,你那么神通廣大,要不你另找辦法吧?”電話那邊顯得很為難。

“那好,我告訴你,這個張七丙今天晚上派人殺我,被我追到他家里,現在只不過問他要點錢壓壓驚,又不要他的命,你覺得這難道不合理嗎?”蘇銳的眼中帶著冷笑。

“什么?他想找人殺你?”那邊的聲音立刻嚴肅了起來,道:“好,我現在立刻幫你轉,至于這個人怎么處理,就交給你自己想辦法,無論你最后把這個人怎么樣,只要告訴我個結果就可以了,我保證讓我手下人絕對不插手。”電話那頭說話底氣十足,很有給蘇銳撐腰的風范。

“哎喲,不錯嘛,看來你還是很夠意思的,咱們這么多年的交情沒白費啊。”蘇銳嘿嘿樂道。

蘇銳和那邊神秘人的對話可是把這邊的張七丙嚇了個半死,這電話那頭的家伙到底是誰啊?是什么國家暴力機關?怎么張口就能轉賬五千七百萬!

而那邊的家伙更牛氣沖沖,竟然一下子就查到了自己的賬戶名稱!難道說今天晚上自己真的要傾家蕩產了?

“廢話,有人要殺你自然不能對他太客氣!我現在是不在寧海,怎么樣?要不要我手下人幫點忙?”

聽著電話那邊的聲音,蘇銳感覺到自己的心終于微微一暖,這個老家伙也是自己在華夏國內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之一了,很久沒見他,聽他的聲音還有點想念呢,不過,友情再重要也可以等一等,敲詐錢財更加重要,一晚上就能賺一個億,蘇銳巴不得經常遇到張七丙這種不開眼的家伙呢。

蘇銳冷冷一笑道:“別光著說這些有的沒的了,現在錢轉賬成功了沒有?我怎么還沒有收到提示短信?”

“全部轉賬成功了,五千七百萬,你可以現在查收,估計短信馬上就到了。”

張七丙簡直要哭了,自己的手機短信已經響個不停了,難道說是資金全部被搬空?

這……這怎么可能,不是轉賬一百萬以上都需要提前申請的嗎?為什么這一次性轉了五千七百萬就成功?銀行會同意嗎?對方到底是干什么的?

“可是這個人一共欠我一億兩千萬呢,光收五千七百萬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聽到蘇銳這話,電話那端的人臉上的肌肉忍不住顫了顫,這是哪個倒霉家伙惹上了蘇銳,真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煩了。

蘇銳一定會獅子大開口,把他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

“你現在把這個人的身

份信息調出來,然后把他在各大銀行和各大股票、基金、期貨的所有的賬戶全部找到,把所有的錢都轉給我,我一分都不留給他!”

聽到這話張七丙頓時覺得腦袋有些發暈,眼前一黑幾乎就要暈倒!

他本來如意算盤打的很好,自己這張銀行卡里只有五千七百萬,就算全部給蘇銳,在其他的金融市場里自己還是有一些存貨的,這些周轉資金足夠自己撐過難關!

可是這個蘇銳真的是比鬼還要精,也不知怎么回事,他竟然那么強大,找了一個如此厲害的幫手,把自己所有在金融市場開戶名稱全部查到!

這樣的話自己想東山再起都沒有機會了,在這個人的面前,自己究竟還有可言嗎!

“還要等一下,我不光要這些東西,再把在他名下的所有房產、地產、不動產等一股腦全部找出來,我知道,就算沒有房產證,你們也可以在系統里完成過戶的,只要你們系統里完成過戶,房產局也就自動過戶了,那時房產證什么的就成了一張廢紙,你現在全部傳給我,不要拖延!”

蘇銳還真是不嫌多,這是要把張七丙敲詐到死的節奏啊!

電話那端的人苦笑道:“配合著你做這些事情,如果被上面知道了,我至少會挨個處分,不過,既然他想找人對付你,承受這個結果也是理所當然。”

張七丙在對面聽著,早就已經魂不附體,他從來沒聽過任何部門能夠在后.臺修改信息,使所有的房產證產權證全部失效!

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也太可怕些了吧!面前的這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能夠找到那么權力滔天的神秘部門?

他從小混混開始,從給人當馬仔到形成自己的勢力,用不光彩的手段獲得第一桶金,再慢慢發展到現在的產業,這一路走來,談何容易!

雖然自己的底子也不那么干凈,可在自己看來,這也算是辛辛苦苦打拼了十幾年才擁有了現在的產業,可是這個年輕人竟然只不過輕飄飄地撂下一句話而已,就把自己辛苦奮斗得來的所有東西全部拿走,這……這已經完全顛覆了張七丙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蘇銳笑瞇瞇的坐在沙發上,把張七丙的表情盡收眼底:“怎么,張老板,你是不是覺得很不甘心?現在很想找人殺了我,是不是?”

“我告訴你,這是你應得的下場。在你決定對我動手之前你就應該考慮過,若是不給你一點苦頭,你是不知道這個社會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停頓了一下,蘇銳淡淡地說道:“你記住,有些人你是永遠都惹不起的,很不湊巧的是,我就屬于這類人。”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蘇銳的表情雖然淡淡,但卻透發出一種無法掩飾的霸氣,那是一種來自于骨子里的氣質,無法刻意偽裝。

張七丙臉上的表情極為震驚,張口結舌,似乎根本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真的被蘇銳身上的氣質震住了,能夠通過一個簡單的表情就流露出這種駭人的氣場來,這個小白臉,一定比想象中還要不簡單!

電話那端的人苦笑道:“配合著你做這些事情,如果被上面知道了,我至少會挨個處分,不過,既然他想找人對付你,承受這個結果也是理所當然。”

張七丙在對面聽著,早就已經魂不附體,他從來沒聽過任何部門能夠在后.臺修改信息,使所有的房產證產權證全部失效!

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也太可怕些了吧!面前的這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能夠找到那么權力滔天的神秘部門?

他從小混混開始,從給人當馬仔到形成自己的勢力,用不光彩的手段獲得第一桶金,再慢慢發展到現在的產業,這一路走來,談何容易!

雖然自己的底子也不那么干凈,可在自己看來,這也算是辛辛苦苦打拼了十幾年才擁有了現在的產業,可是這個年輕人竟然只不過輕飄飄地撂下一句話而已,就把自己辛苦奮斗得來的所有東西全部拿走,這……這已經完全顛覆了張七丙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蘇銳笑瞇瞇的坐在沙發上,把張七丙的表情盡收眼底:“怎么,張老板,你是不是覺得很不甘心?現在很想找人殺了我,是不是?”

“我告訴你,這是你應得的下場。在你決定對我動手之前你就應該考慮過,若是不給你一點苦頭,你是不知道這個社會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停頓了一下,蘇銳淡淡地說道:“你記住,有些人你是永遠都惹不起的,很不湊巧的是,我就屬于這類人。”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蘇銳的表情雖然淡淡,但卻透發出一種無法掩飾的霸氣,那是一種來自于骨子里的氣質,無法刻意偽裝。

張七丙臉上的表情極為震驚,張口結舌,似乎根本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真的被蘇銳身上的氣質震住了,能夠通過一個簡單的表情就流露出這種駭人的氣場來,這個小白臉,一定比想象中還要不簡單!

電話那端的人苦笑道:“配合著你做這些事情,如果被上面知道了,我至少會挨個處分,不過,既然他想找人對付你,承受這個結果也是理所當然。”

張七丙在對面聽著,早就已經魂不附體,他從來沒聽過任何部門能夠在后.臺修改信息,使所有的房產證產權證全部失效!

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也太可怕些了吧!面前的這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能夠找到那么權力滔天的神秘部門?

他從小混混開始,從給人當馬仔到形成自己的勢力,用不光彩的手段獲得第一桶金,再慢慢發展到現在的產業,這一路走來,談何容易!

雖然自己的底子也不那么干凈,可在自己看來,這也算是辛辛苦苦打拼了十幾年才擁有了現在的產業,可是這個年輕人竟然只不過輕飄飄地撂下一句話而已,就把自己辛苦奮斗得來的所有東西全部拿走,這……這已經完全顛覆了張七丙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蘇銳笑瞇瞇的坐在沙發上,把張七丙的表情盡收眼底:“怎么,張老板,你是不是覺得很不甘心?現在很想找人殺了我,是不是?”

“我告訴你,這是你應得的下場。在你決定對我動手之前你就應該考慮過,若是不給你一點苦頭,你是不知道這個社會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停頓了一下,蘇銳淡淡地說道:“你記住,有些人你是永遠都惹不起的,很不湊巧的是,我就屬于這類人。”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蘇銳的表情雖然淡淡,但卻透發出一種無法掩飾的霸氣,那是一種來自于骨子里的氣質,無法刻意偽裝。

張七丙臉上的表情極為震驚,張口結舌,似乎根本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真的被蘇銳身上的氣質震住了,能夠通過一個簡單的表情就流露出這種駭人的氣場來,這個小白臉,一定比想象中還要不簡單!

電話那端的人苦笑道:“配合著你做這些事情,如果被上面知道了,我至少會挨個處分,不過,既然他想找人對付你,承受這個結果也是理所當然。”

張七丙在對面聽著,早就已經魂不附體,他從來沒聽過任何部門能夠在后.臺修改信息,使所有的房產證產權證全部失效!

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也太可怕些了吧!面前的這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能夠找到那么權力滔天的神秘部門?

他從小混混開始,從給人當馬仔到形成自己的勢力,用不光彩的手段獲得第一桶金,再慢慢發展到現在的產業,這一路走來,談何容易!

雖然自己的底子也不那么干凈,可在自己看來,這也算是辛辛苦苦打拼了十幾年才擁有了現在的產業,可是這個年輕人竟然只不過輕飄飄地撂下一句話而已,就把自己辛苦奮斗得來的所有東西全部拿走,這……這已經完全顛覆了張七丙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蘇銳笑瞇瞇的坐在沙發上,把張七丙的表情盡收眼底:“怎么,張老板,你是不是覺得很不甘心?現在很想找人殺了我,是不是?”

“我告訴你,這是你應得的下場。在你決定對我動手之前你就應該考慮過,若是不給你一點苦頭,你是不知道這個社會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停頓了一下,蘇銳淡淡地說道:“你記住,有些人你是永遠都惹不起的,很不湊巧的是,我就屬于這類人。”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蘇銳的表情雖然淡淡,但卻透發出一種無法掩飾的霸氣,那是一種來自于骨子里的氣質,無法刻意偽裝。

張七丙臉上的表情極為震驚,張口結舌,似乎根本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真的被蘇銳身上的氣質震住了,能夠通過一個簡單的表情就流露出這種駭人的氣場來,這個小白臉,一定比想象中還要不簡單!

電話那端的人苦笑道:“配合著你做這些事情,如果被上面知道了,我至少會挨個處分,不過,既然他想找人對付你,承受這個結果也是理所當然。”

張七丙在對面聽著,早就已經魂不附體,他從來沒聽過任何部門能夠在后.臺修改信息,使所有的房產證產權證全部失效!

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也太可怕些了吧!面前的這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能夠找到那么權力滔天的神秘部門?

他從小混混開始,從給人當馬仔到形成自己的勢力,用不光彩的手段獲得第一桶金,再慢慢發展到現在的產業,這一路走來,談何容易!

雖然自己的底子也不那么干凈,可在自己看來,這也算是辛辛苦苦打拼了十幾年才擁有了現在的產業,可是這個年輕人竟然只不過輕飄飄地撂下一句話而已,就把自己辛苦奮斗得來的所有東西全部拿走,這……這已經完全顛覆了張七丙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蘇銳笑瞇瞇的坐在沙發上,把張七丙的表情盡收眼底:“怎么,張老板,你是不是覺得很不甘心?現在很想找人殺了我,是不是?”

“我告訴你,這是你應得的下場。在你決定對我動手之前你就應該考慮過,若是不給你一點苦頭,你是不知道這個社會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停頓了一下,蘇銳淡淡地說道:“你記住,有些人你是永遠都惹不起的,很不湊巧的是,我就屬于這類人。”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蘇銳的表情雖然淡淡,但卻透發出一種無法掩飾的霸氣,那是一種來自于骨子里的氣質,無法刻意偽裝。

張七丙臉上的表情極為震驚,張口結舌,似乎根本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真的被蘇銳身上的氣質震住了,能夠通過一個簡單的表情就流露出這種駭人的氣場來,這個小白臉,一定比想象中還要不簡單!

最強狂兵 第043章 敲詐到死的節奏

推薦小說: 崛起之華夏 | 仙路春秋 | 特種神醫 | 全能奇才 | 無敵天下 | 神箓 | 造化之門 | 紈绔瘋子 | 劍道獨神 | 霸天雷神 | 星戰風暴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全職高手 | 儒道至圣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無敵升級王 | 風流醫圣 | 翡翠王 | 修羅武神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從商二十年 | 我的異能悠閑生活 | 大唐第一敗家子 | 黑金霸主 | 我可以無限強化 | 扭曲界域 | 地下城小主播 | 寒門仙貴 | 艦娘之血統 | 超神學院武道天使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