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最強狂兵 >> 目錄 >> 第040章 夜里的光影
 

第040章 夜里的光影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07日  作者:烈焰滔滔  分類: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最強狂兵 第040章 夜里的光影
薛如云聽到蘇銳要去賽車場,她的眼中露出淡淡的擔憂神色。

“如果你要去的話我,建議你千萬不要一個人去,多帶幾個身手好的,因為那里面的很多人都有可能帶著槍,經常會發生命案的。”

蘇銳微微一笑:“這對我來說不是問題,不就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二代么?不用帶人,因為沒人比我的身手更好。”

薛如云提醒道:“你還是要謹慎點,雖然你的身手很厲害,可那里是富二代官二代的天堂,他們白天做不成的許多事情在那里晚上都可以做,而且不會受到法律的制約。”

“行,那我好好準備一下,改天去會會這群家伙。”

蘇銳說著把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走吧,時間不早了,姐姐送你回家。”薛如云眼神迷離的望著蘇銳。

蘇銳的眉毛挑了挑:“為什么要你送我回家,我還想送你回家呢!至少讓我知道你這個女妖精的家住哪里,以后晚上去串門也比較方便啊!”

薛如云嫵媚的一笑,說道:“好吧,那你就先送姐姐回家,不過咱倆都喝酒,誰開車呢?”

“我來開車吧,放心,不是醉駕,而且交警這么晚了也不會出來檢查的。”事實上蘇銳并沒有告訴薛如云,就算交警查到了他,也是什么都檢查不出來的。

“那好吧,你可要開慢一些。”薛如云對蘇銳的話半信半疑,因為此時的他已經喝了有兩斤白酒和不少紅酒,這樣還能保持清醒的開車?實在是匪夷所思。

雖然薛如云有些懷疑,但蘇銳看起來整個人都顯得非常的清醒,似乎完全沒有受酒精的影響。

“妖精姐,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說不當說。”在走出酒吧之前,蘇銳回望了一眼這喧鬧的舞廳。

“都叫人家姐姐了,還有什么話不好講的?”經過今天晚上的事情,薛如云覺得自己和蘇銳的關系真的是拉近了不少,這是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但是,就是這種沒有理由的東西才是發自骨子里的,才是來自感覺最深處的。

兩個人只不過才剛剛認識,但卻給薛如云一種錯覺,好像雙方早已經認識好多年一般。不管是聊天還是別的,都沒有一丁點的生疏感。

“這種地方女孩子家還是少來的好。”蘇銳輕輕拍了拍薛如云的腰。

薛如云詫異的抬起頭看了蘇銳一眼,當接觸到對方那清澈明亮的目光之

后,頓時低下頭去,輕輕地嘆了一聲,然后說道:“嗯,我本來也不太經常來,今天確實有點瘋狂了。”

蘇銳想著薛如云之前把自己當成鋼管瘋狂跳舞的模樣,不禁撇了撇嘴,心道:你那哪是有點瘋狂啊,簡直就是瘋狂的要上天了!

薛如云繼續道:“不過,這么多年來,還是第一次有人對我說女孩子家家,這種感覺真的是挺奇怪的,姐姐都是半老徐娘了呀!”

“姐,你是不知道,在我們這種年紀的男人眼里,御姐永遠比蘿莉更有吸引力,那些十幾歲小姑娘長得雖然又嫩,又水靈,但是完全沒有長開,可沒有你們這種女人有味道!”蘇銳一臉認真,還帶著點點的意淫,似乎是在很認真的比較。

薛如云被逗得花枝亂顫,咯咯笑個不停:“你這弟弟,嘴巴還真是甜呢,你還別說,姐姐雖然知道你說的是假的,但聽起來就是高興。”

蘇銳有些委屈的說道:“我說的根本就不是假話好不好?我這個人從來都不說假話。”

這個時候,蘇銳的心底閃過一句很有名的話——當我很認真說話的時候,你們當我是在開玩笑,當我真的開玩笑的時候,你們卻覺得我說的是真話。

拿到薛如云的車子的鑰匙,蘇銳主動坐到了駕駛座,一踩油門,整個車子便風馳電掣地向前沖去!

這哪里有醉酒人開車的樣子,完全比清醒的人還要清醒!

薛如云詫異的看了看蘇銳,又看了看車窗外已經連成線的光影,嘴唇微微張了張,卻沒有說什么。

雖然車子的速度非常快,但薛如云坐在里面卻沒有任何眩暈和不適之感,無論是啟動加速還是減速,都非常的平穩,完全沒有任何的突兀。

對車子性能比較了解的薛如云知道,要想把這種車開到這樣的速度,開到這樣的感覺,這一手車技正常得練上十幾年,只有人車合一才能達到,可是,這個蘇銳,看起來也不過二十來歲的年紀,為什么就擁有如此高超的車技?

這一刻,薛茹蕓感覺到自己越來越看不透蘇銳了,這個年輕人在他的眼中越來越神秘,越是接觸下去就發現自己越不了解這個男人,而越是不了解這個男人就越想再好奇地和他進行接觸——這是一個死循環,無解的死循環。

明天就是母親的忌日了,經過今天晚上的發泄,薛如云的心情并不再像之前那般沉重了,她按下車窗,任由外面的涼風把自己的長發吹的滿車廂里飛舞。有些頭發甚至打到了蘇銳的臉上,弄得后者心里癢癢的。

看著一旁風情萬種的薛如云,蘇銳

的心情也非常之好,他似乎覺得今天晚上的時間過得有些快,腳上的油門不禁松了一松,車子的速度在緩緩地降下來,當然,這樣的減速薛如云并沒有感覺到,蘇銳也是無意識的,只能說,兩人相處還算不錯呢。

然而無論蘇銳的速度多么慢,這一條路終歸是有盡頭的,況且只不過是初次單獨出來而已,今后的日子還長著呢。。

薛如云的家在寧海四環處的一個復式公寓內,在寧海能夠住得起這樣公寓的人,也算得上中產階級了,不過,薛如云是必康的高管,自己還經營酒吧,住這樣的房子也就見怪不怪了。

把車子在車庫里停好之后,薛如云笑道:“弟弟,要不要上姐姐房間里做做客?”

蘇銳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還是不要了吧,我真的怕你把我給吃了呢,我這只小白羊一直守身如玉那么多年,可不能栽到你這個妖精手里!”

薛如云咯咯直笑,笑得花枝亂顫,她沒注意到的是,在自己笑的時候,胸前的兩座柔軟山峰上下顫動著,那波浪狀的弧線十分的誘人。

這個時候,蘇銳不禁回想起了這個女人之前和自己在舞池大跳狂野鋼管舞的時候,那一次次的身體接觸,和那偶爾間乍泄的驚艷春光,再次出現在蘇銳的腦海中。

這個女人真是個極品尤物,蘇銳覺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呆下去的話真的說不定會控制不住心中的魔鬼,把這個女人就地推倒解決生理需求。

蘇銳都想好了,這次來寧海不要沾染任何的桃花,女人這種動物,一旦沾上了,就像毒品一樣,很難戒得掉。

蘇銳也知道,以現在自己的情況,不適合擁有任何女人,這并不是說女人是他的累贅,而是說他的身份會給自己的女人帶來很多不必要的危險。

“說真的,姐姐再問你一次,要不要上樓坐下喝杯茶休息一下?而且姐姐的家里有不少客房呢,如果你想留下來過夜也是沒有問題的。”

和這個女妖精單獨過夜?蘇銳一想到這個可能性,不禁有種流鼻血的沖動,舔了舔嘴唇,內心各種糾結,思考了半天,還是搖了搖頭,自己要保持清醒的判斷力和清醒的頭腦,不能一到寧海還沒幾天就被女人給推倒。

“妖精姐,還是不要了,我……我一會兒自己打車回去就行了,你早點休息啊。”蘇銳轉過臉,立刻掏出紙巾來,然后卷成卷塞進了鼻孔,再拔出來的時候,上面已經沾上了血,果然,若是晚轉身一秒鐘,自己就要在薛如云面前暴露出流鼻血的丑態了。

看著蘇銳的背

影,薛如云嫵媚一笑,笑容中竟帶著一絲復雜的意味,她關上車庫的門,淡淡說道:“好久沒有遇到這么有意思的小弟弟了,真是不錯的人呢。”

蘇銳并沒有走遠,只是離開十幾米之后,看到樓上的房間亮起了燈,薛如云站在窗口跟他擺了擺手,他也同樣擺了擺手,這才放心離開。

這個時候蘇銳的眼中出現了兩輛車,兩輛黑色的別克君越。這兩輛車從他們駛進小區不久之后就停在了這里,現在直到蘇銳從里面走出,依然沒有挪一下窩,很顯然是別有圖謀。

大晚上的停在這里不動,車里面的人都沒有出來過,鬼鬼祟祟地,難怪別人要懷疑他。

等到蘇銳走過來,兩輛車的車門同時打開,從里面走出來,八個彪形大漢,不,是七個彪形大漢和一個頭上流血的男人。

“喲,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剛才沒被打爽是么?現在又來找挨揍了?”

蘇銳冷冷一笑,這個頭上流血的男人不是別人,就是和他們之前在酒吧發生沖突被蘇銳用紅酒瓶子砸破腦袋的家伙!第041章不見棺材不落淚

“就是他!弟兄們,只要辦了他,老板今天晚上重重有賞,這個小白臉竟然也敢搶薛如云,老板看他很不爽了,你們誰要是能把他干掉,老板一定不會虧待的!”那個被砸破腦袋的家伙說道,他一看到蘇銳,眼中便冒出了惡狠狠的光芒。

蘇銳更是有些冷笑:“這我就不明白了,你說你們老板要打我,難道還和我沒有關系?我明明沒有招惹他反倒是你主動來招惹我了,你覺得我會能放過你們嗎?”

蘇銳已經全部聽明白了他們的意思,是這些家伙幕后的老板看上了薛如云,自己不過被當成了小白臉順手除掉而已。這大城市,還真是有點亂啊。

“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們老板勢力大的很,只要你愿意知難而退,我們今天晚上就不為難你,我們老板可是發話了,任何人不許破壞他今天晚上的好事,否則的話,就讓這人吃不了兜著走。”話嘮哥一臉威脅的意味,這哥們估計這輩子也別想改掉話多的毛病了。

“小子,如果你不開眼,我們可就要拿你開刀了,到時候可不是缺胳膊斷腿那么簡單,哥幾個可都是刀尖舔血在道上混的,到時候把你大卸八塊,然后丟到大海里喂魚。”另外一個壯漢也這樣說道。

“我很不喜歡被人威脅,”蘇銳淡淡地道,“看來寧海這個地方治安還是不怎么樣,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的黑社會?”

“哎喲,你不喜歡被人威脅,哥幾個還就威脅你了,你他媽剛才拿紅酒瓶子把我打暈的時候,你也不會想到有今天吧!”話嘮哥獰笑著,似乎已經看到蘇銳被打成太監的模樣。

“我再問一遍,你們老板是誰?如果你們現在告訴我,待會兒會有個好點的下場,否則的話,我保證你們的兩條胳膊和第三條腿會全部廢掉。”

“他媽的少廢話,你還來威脅哥哥,老子今天晚上可是要給老板創造機會上了薛如云那個娘們,你他媽的敢壞老子的好事……”

“就是他!弟兄們,只要辦了他,老板今天晚上重重有賞,這個小白臉竟然也敢搶薛如云,老板看他很不爽了,你們誰要是能把他干掉,老板一定不會虧待的!”那個被砸破腦袋的家伙說道,他一看到蘇銳,眼中便冒出了惡狠狠的光芒。

蘇銳更是有些冷笑:“這我就不明白了,你說你們老板要打我,難道還和我沒有關系?我明明沒有招惹他反倒是你主動來招惹我了,你覺得我會能放過你們嗎?”

蘇銳已經全部聽明白了他們的意思,是這些家伙幕后的老板看上了薛如云,自己不過被當成了小白臉順手除掉而已。這大城市,還真是有點亂啊。

“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們老板勢力大的很,只要你愿意知難而退,我們今天晚上就不為難你,我們老板可是發話了,任何人不許破壞他今天晚上的好事,否則的話,就讓這人吃不了兜著走。”話嘮哥一臉威脅的意味,這哥們估計這輩子也別想改掉話多的毛病了。

“小子,如果你不開眼,我們可就要拿你開刀了,到時候可不是缺胳膊斷腿那么簡單,哥幾個可都是刀尖舔血在道上混的,到時候把你大卸八塊,然后丟到大海里喂魚。”另外一個壯漢也這樣說道。

“我很不喜歡被人威脅,”蘇銳淡淡地道,“看來寧海這個地方治安還是不怎么樣,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的黑社會?”

“哎喲,你不喜歡被人威脅,哥幾個還就威脅你了,你他媽剛才拿紅酒瓶子把我打暈的時候,你也不會想到有今天吧!”話嘮哥獰笑著,似乎已經看到蘇銳被打成太監的模樣。

“我再問一遍,你們老板是誰?如果你們現在告訴我,待會兒會有個好點的下場,否則的話,我保證你們的兩條胳膊和第三條腿會全部廢掉。”

“他媽的少廢話,你還來威脅哥哥,老子今天晚上可是要給老板創造機會上了薛如云那個娘們,你他媽的敢壞老子的好事……”

“就是他!弟兄們,只要辦了他,老板今天晚上重重有賞,這個小白臉竟然也敢搶薛如云,老板看他很不爽了,你們誰要是能把他干掉,老板一定不會虧待的!”那個被砸破腦袋的家伙說道,他一看到蘇銳,眼中便冒出了惡狠狠的光芒。

蘇銳更是有些冷笑:“這我就不明白了,你說你們老板要打我,難道還和我沒有關系?我明明沒有招惹他反倒是你主動來招惹我了,你覺得我會能放過你們嗎?”

蘇銳已經全部聽明白了他們的意思,是這些家伙幕后的老板看上了薛如云,自己不過被當成了小白臉順手除掉而已。這大城市,還真是有點亂啊。

“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們老板勢力大的很,只要你愿意知難而退,我們今天晚上就不為難你,我們老板可是發話了,任何人不許破壞他今天晚上的好事,否則的話,就讓這人吃不了兜著走。”話嘮哥一臉威脅的意味,這哥們估計這輩子也別想改掉話多的毛病了。

“小子,如果你不開眼,我們可就要拿你開刀了,到時候可不是缺胳膊斷腿那么簡單,哥幾個可都是刀尖舔血在道上混的,到時候把你大卸八塊,然后丟到大海里喂魚。”另外一個壯漢也這樣說道。

“我很不喜歡被人威脅,”蘇銳淡淡地道,“看來寧海這個地方治安還是不怎么樣,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的黑社會?”

“哎喲,你不喜歡被人威脅,哥幾個還就威脅你了,你他媽剛才拿紅酒瓶子把我打暈的時候,你也不會想到有今天吧!”話嘮哥獰笑著,似乎已經看到蘇銳被打成太監的模樣。

“我再問一遍,你們老板是誰?如果你們現在告訴我,待會兒會有個好點的下場,否則的話,我保證你們的兩條胳膊和第三條腿會全部廢掉。”

“他媽的少廢話,你還來威脅哥哥,老子今天晚上可是要給老板創造機會上了薛如云那個娘們,你他媽的敢壞老子的好事……”

“就是他!弟兄們,只要辦了他,老板今天晚上重重有賞,這個小白臉竟然也敢搶薛如云,老板看他很不爽了,你們誰要是能把他干掉,老板一定不會虧待的!”那個被砸破腦袋的家伙說道,他一看到蘇銳,眼中便冒出了惡狠狠的光芒。

蘇銳更是有些冷笑:“這我就不明白了,你說你們老板要打我,難道還和我沒有關系?我明明沒有招惹他反倒是你主動來招惹我了,你覺得我會能放過你們嗎?”

蘇銳已經全部聽明白了他們的意思,是這些家伙幕后的老板看上了薛如云,自己不過被當成了小白臉順手除掉而已。這大城市,還真是有點亂啊。

“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們老板勢力大的很,只要你愿意知難而退,我們今天晚上就不為難你,我們老板可是發話了,任何人不許破壞他今天晚上的好事,否則的話,就讓這人吃不了兜著走。”話嘮哥一臉威脅的意味,這哥們估計這輩子也別想改掉話多的毛病了。

“小子,如果你不開眼,我們可就要拿你開刀了,到時候可不是缺胳膊斷腿那么簡單,哥幾個可都是刀尖舔血在道上混的,到時候把你大卸八塊,然后丟到大海里喂魚。”另外一個壯漢也這樣說道。

“我很不喜歡被人威脅,”蘇銳淡淡地道,“看來寧海這個地方治安還是不怎么樣,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的黑社會?”

“哎喲,你不喜歡被人威脅,哥幾個還就威脅你了,你他媽剛才拿紅酒瓶子把我打暈的時候,你也不會想到有今天吧!”話嘮哥獰笑著,似乎已經看到蘇銳被打成太監的模樣。

“我再問一遍,你們老板是誰?如果你們現在告訴我,待會兒會有個好點的下場,否則的話,我保證你們的兩條胳膊和第三條腿會全部廢掉。”

“他媽的少廢話,你還來威脅哥哥,老子今天晚上可是要給老板創造機會上了薛如云那個娘們,你他媽的敢壞老子的好事……”

“就是他!弟兄們,只要辦了他,老板今天晚上重重有賞,這個小白臉竟然也敢搶薛如云,老板看他很不爽了,你們誰要是能把他干掉,老板一定不會虧待的!”那個被砸破腦袋的家伙說道,他一看到蘇銳,眼中便冒出了惡狠狠的光芒。

蘇銳更是有些冷笑:“這我就不明白了,你說你們老板要打我,難道還和我沒有關系?我明明沒有招惹他反倒是你主動來招惹我了,你覺得我會能放過你們嗎?”

蘇銳已經全部聽明白了他們的意思,是這些家伙幕后的老板看上了薛如云,自己不過被當成了小白臉順手除掉而已。這大城市,還真是有點亂啊。

“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們老板勢力大的很,只要你愿意知難而退,我們今天晚上就不為難你,我們老板可是發話了,任何人不許破壞他今天晚上的好事,否則的話,就讓這人吃不了兜著走。”話嘮哥一臉威脅的意味,這哥們估計這輩子也別想改掉話多的毛病了。

“小子,如果你不開眼,我們可就要拿你開刀了,到時候可不是缺胳膊斷腿那么簡單,哥幾個可都是刀尖舔血在道上混的,到時候把你大卸八塊,然后丟到大海里喂魚。”另外一個壯漢也這樣說道。

“我很不喜歡被人威脅,”蘇銳淡淡地道,“看來寧海這個地方治安還是不怎么樣,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的黑社會?”

“哎喲,你不喜歡被人威脅,哥幾個還就威脅你了,你他媽剛才拿紅酒瓶子把我打暈的時候,你也不會想到有今天吧!”話嘮哥獰笑著,似乎已經看到蘇銳被打成太監的模樣。

“我再問一遍,你們老板是誰?如果你們現在告訴我,待會兒會有個好點的下場,否則的話,我保證你們的兩條胳膊和第三條腿會全部廢掉。”

“他媽的少廢話,你還來威脅哥哥,老子今天晚上可是要給老板創造機會上了薛如云那個娘們,你他媽的敢壞老子的好事……”

最強狂兵 第040章 夜里的光影

推薦小說: 械醫 | 武道至尊 | 百煉飛升錄 | 官路彎彎 |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 莽荒紀 | 超級兵王 | 特種神醫 | 擇天記 | 重生之溫婉 | 黃金瞳 | 新唐遺玉 | 美夢時代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天道圖書館 | 最強狂兵 | 劍道獨尊 | 無敵藥尊 | 移動藏經閣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天牧 | 大升級時代 | 快穿之Boss女配打臉攻略 | 空降男神住隔壁 | 山河盛宴 | 麻辣俏佳妻:總裁,心尖寵 | 重生之廢柴逆天幻術師 | 山里漢子,追妻忙 | 快穿:女配,冷靜點 | 大叔超棒的:甜妻,快受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