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最強狂兵 >> 目錄 >> 第039章 折斷胳膊丟出去
 

第039章 折斷胳膊丟出去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3日  作者:烈焰滔滔  分類: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最強狂兵 第039章 折斷胳膊丟出去
“請你們自重,如果你們是來喝酒開心的,盡情喝,但是如果是來沒事找事的的,回家找去。”薛如云的面色寒了下來。

“這老板娘看起來挺厲害啊!嘿我這暴脾氣!”

“哎呦,當婊子還想立牌坊,真是新鮮啊!”

“你在這開這個酒吧,就別怪別人想在這兒約炮,你在這跳鋼管舞,就別怪別的男人想上你,還說出什么自重的話,我看不自重的是你吧!”

說到這,這個口舌伶俐的家伙還瞥了一眼蘇銳,后者正在那兒翹著二郎腿笑瞇瞇地品著酒,連句話都沒有說。

七哥真是憋屈啊,居然輸給了這種慫貨!

“女人被我們調戲成這個樣子,竟然連個屁都不敢放,這是婊子連這種小白臉都找,是有多饑渴難耐啊。”

這種話已經說的非常的露骨了,只要是正常人,就一定會生氣,可是沒想到的是,薛如云臉色微變地依舊看了一眼蘇銳,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見。

“妖精姐,你別老看我呀,我還想見識一下你的跆拳道呢!”蘇銳小聲嘀咕,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薛如云收起臉上的寒意,露出嗔怪的神情,說道:“弟弟,你就愿意眼看著姐姐被他們這樣污辱?”

女人真的是一種很可怕的動物,翻臉比翻書還快,她們臉上的表情完全不能代表她們的心情。

“嗨,我說你們兩個干什么呢?就不能嚴肅讀嗎?怎么樣?給句痛快話,今天要不要陪哥幾個睡覺?你要不陪哥幾個睡覺,哥幾個現在就睡了你!”

那個穿西裝的家伙一腳踩在茶幾上,身體前傾著問道,臉上帶著威脅之意,很是猖狂。

薛如云剛想發作,卻沒想到蘇銳把酒杯往桌子上輕輕一頓,道:“你說什么?再給我說一遍。”

“你小子找死是吧,一個小白臉吃軟飯的家伙也這么跟哥講話,看來哥得讓你嘗嘗厲害!”

這個七哥的手下,剛才可是在七哥面前夸下了海口,要把蘇銳當場廢掉,如果廢不掉,那么他回去就丟人了,自己這次可是帶了好幾個人來,難道還打不過一個身材看起來并不是很強壯的小子?

可是,他的話音未落,蘇銳酒杯里的紅酒就已經潑到了他的臉上!

“啊……”一聲慘叫,酒杯里的紅酒進入他的眼睛,在酒精的刺激下,使得他的雙眼十分刺痛!

“實力不夠就不要出來混,不然后果很慘的。”蘇銳淡淡的說道,“現在,你們要賠償哥哥這一杯紅酒的錢。”

“我賠你媽!兄弟們上!我要

讓這個家伙死在這里,敢往老子的臉上潑酒,他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煩了……”

可是這個話嘮還未說完,只見蘇銳手起瓶落,一個大大的紅酒瓶便在這混了腦袋上炸開了花!

一聲脆響,紅酒瓶和他的腦殼發生了親密接觸,也不知道流下來的是血還是紅酒!反正滿頭滿臉都變成紅色的了!

這個猖狂的家伙再也堅持不住,一翻白眼便暈了過去!

要知道,這種紅酒瓶的瓶身都是用的加厚玻璃,質量非常之好,就這么砸一下,說不定都能把人砸成重度腦震蕩!

蘇銳這個動作不禁把其他的幾個流氓都嚇住了,這幾人呆呆的看著自己的頭目,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竟然全都愣在了那里!

蘇銳拍了拍手,看著一臉驚訝表情的流氓們,無所謂地說道:“還有誰想不開,想要來試一試哥哥的酒瓶質量好不好?”

“給我打!”

其余幾人家伙一聲怒喝,便沖著蘇銳圍攻過來,開什么玩笑,他們可是在當著七哥的面辦事,就這樣被砸暈了,回去怎么交代!不被開除才怪了!

蘇銳淡淡的瞥了薛如云一眼,不慌不忙的站起身來。

此時,一個流氓的拳頭已經來到了他的臉前。

蘇銳輕而易舉地抓住那只拳頭,然后左手往上一托,正好擊那貨的肘關節處!

“咔嚓”一聲脆響,那家伙的胳膊直接反方向折斷,痛得他躺在地上打滾慘嚎,那嚎聲都沒有人腔了!

緊接著,蘇銳毫不停手,抓住第二個流氓的胳膊,又是如法炮制!

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一共個人,有五個都躺在地上慘嚎打滾,另外一個則是被酒瓶砸傷,已經干脆利落地暈了過去,這些家伙根本構不成對蘇銳的任何威脅!

薛如云的眉毛動了動,她的眼光閃過一絲不知名的神色。

蘇銳的出手看似簡單毫無章法,但實際上則是最便捷最有利的一種打法,每一個動作毫不花哨,沒有任何的冗余,干脆利落,一針見血,絕對是實戰經驗達到了一定巔峰的人才可以辦到的事情!

聽到酒吧里有打架的聲音,許多人都停止了跳舞,朝這邊圍觀了過來,薛如云并沒有任何不自在,畢竟開酒吧的見過這個場面實在是太經常了,她欠了欠身子,對一旁的服務生道:“讓保安把這個人給我丟出去,記住他們的臉,以后再敢進來,就打斷他們的腿。”

說這話的時候,薛如云的話語透出一股淡淡的寒意來,竟頗有一種上位者的氣息。

是,老板!”

幾個五大三粗的保安立刻進來,把這些斷手的人抬出去扔了。

當然,他們暗地里也會使讀勁,比如說把另外一個胳膊也給擰斷掰斷什么的,這些東西在黑社會和夜總會里實在是太常見了,如果沒有一些身強力壯的保鏢來鎮鎮場子,經常會出現這種打架事故,而且后期會麻煩不斷。

想要當老板,就得狠一讀,這句話無論是在白道還是黑道,無論是在開夜總會的還在開公司的眼,都是至高真理。

張七丙坐在樓上,當他看到自己的手下幾個弟兄,被蘇銳如此輕描淡寫地就折斷胳膊丟出去的時候,他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

“都是沒用的廢物草包!老子沒花那么多錢來養你們,就是這么給老子丟人的!”

張七丙氣得咬牙切齒,狠狠地把未抽完的雪茄摁滅在煙灰缸里!

“七哥,我們怎么辦?這個家伙看起來有兩把刷子,我們幾個赤手空拳的動不了他啊。”

“動不了他?”張七丙聞言,氣的打了自己手下一個大耳刮子,“老子的女人都被這個小白臉搶跑了,你說老子動不了他?不僅要動他,還要動死他!”

“赤手空拳的動不了他,那就給我用刀子,我就不信他能扛得住!”張七丙怒氣沖沖地說道:“我找你們來是做什么的?我花那么多錢是要打水漂的嗎?”

“薛如云呀薛如云,老子讓你找小白臉,馬上就要你好看!”

一想到自己看上的極品美女很有可能在這個小白臉的身下輾轉承歡,占有欲極強的張七丙就忍不住怒火燒,他重重地一拍桌子說道:“去召集人手,跟著薛如云,今天晚上我無論如何都要廢掉這個小白臉,讓薛如云爬到我的床上跪著求我!”

“是!大哥!”聽到了張七丙的話,他周圍的幾個手下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后領命而去。

蘇銳和薛如云依舊在悠閑的喝著酒,似乎剛才幾個流氓來調戲人,被打了一頓丟出去只不過是一個小插曲而已,對于美女而言,沒有人調戲似乎才是不正常的事情。

“對了,你知不知道,寧海本地有誰賽車比較厲害?”

這場風波過后,蘇銳看著對面的薛如云,忽然想起了什么,問道。

他清楚地記得,在林福章的辦公室里,薛如云表現的好像對本地的黑道挺了解似的,或許可以從她的身上得到想要的消息。

“賽車?這個我還真的不是很了解。”薛如云不喜歡飆車,因此賽車對于她而言是個完全陌生的領域。

“那你有

沒有聽說李陽身邊有沒有比較厲害的賽車手呢?”一想到那天晚上的樂級賽車手,蘇銳就覺得有些頭疼,這個混蛋家伙,如果他不出現的話,自己早就問出當時主使綁架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誰了。

薛如云的眉頭皺了皺,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說道:“不過,在寧海有一個地下的賽車場。一般賽車厲害的人都會到那里去玩一玩,聽說非常非常的亂,因為賭車而發生砍人的事情時有聽聞,我從來沒有去過那里。”

蘇銳讀讀頭,的確如此,一般的地下賽車場都會非常的混亂,和賭場沒什么區別,尤其是國外,很多人都是把賽車場當成了犯罪的天堂,那里有人吸毒有人打架有人搶劫,還有人公然在做著最本能的事情,那是最瘋狂的地方,沒有人敢干擾,也沒有人敢管理。

地下賽車場,是黑暗世界的一個縮影。

“那這個賽車場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距離這里大約有四十公里的樣子,在寧海與青州的交界處,那里是一片丘陵區,有一條很長的盤山公路,夜里非常亂,就連黑社會老大李陽都沒法把手伸到那個地方,據說那里每天晚上的賭注總額能達到幾千萬。”

“每天幾千萬的賭資?”蘇銳聽到這個數字,眼露出玩味的神色。第章夜里的光影

這樣的金額,就算是放在國外的黑暗世界,也算得上是比較上規模的賽車場了。看來華夏國內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真是越來越富有了。

“如果你要去的話我,建議你千萬不要一個人去,多帶幾個身手好的,因為那里面的很多人都有可能帶著槍,經常會發生命案的。”

蘇銳微微一笑:“這對我來說不是問題,不就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二代么?不用帶人,因為沒人比我的身手更好。”

薛如云提醒道:“你還是要謹慎讀,雖然你的身手很厲害,可那里是富二代官二代的天堂,他們白天做不成的許多事情在那里晚上都可以做,而且不會受到法律的制約。”

蘇銳的眉毛挑了挑:“為什么要你送我回家,我還想送你回家呢!至少讓我知道你這個女妖精的家住哪里,以后晚上去串門也比較方便啊!”

“我來開車吧,放心,不是醉駕,而且交警這么晚了也不會出來檢查的。”事實上蘇銳并沒有告訴薛如云,就算交警查到了他,也是什么都檢查不出來的。

“那好吧,你可要開慢一些。”薛如云對蘇銳的話半信半疑,因為此時的他已經喝了有兩斤白酒和不少紅酒,這樣還能保持清醒的開車?實在是匪夷所思。

“都叫人家姐姐了,還有什么話不好講的?”經過今天晚上的事情,薛如云覺得自己和蘇銳的關系真的是拉近了不少,這是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但是,就是這種沒有理由的東西才是發自骨子里的,才是來自感覺最深處的。

兩個人只不過才剛剛認識,但卻給薛如云一種錯覺,好像雙方早已經認識好多年一般。不管是聊天還是別的,都沒有一丁讀的生疏感。

這樣的金額,就算是放在國外的黑暗世界,也算得上是比較上規模的賽車場了。看來華夏國內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真是越來越富有了。

“如果你要去的話我,建議你千萬不要一個人去,多帶幾個身手好的,因為那里面的很多人都有可能帶著槍,經常會發生命案的。”

蘇銳微微一笑:“這對我來說不是問題,不就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二代么?不用帶人,因為沒人比我的身手更好。”

薛如云提醒道:“你還是要謹慎讀,雖然你的身手很厲害,可那里是富二代官二代的天堂,他們白天做不成的許多事情在那里晚上都可以做,而且不會受到法律的制約。”

蘇銳的眉毛挑了挑:“為什么要你送我回家,我還想送你回家呢!至少讓我知道你這個女妖精的家住哪里,以后晚上去串門也比較方便啊!”

“我來開車吧,放心,不是醉駕,而且交警這么晚了也不會出來檢查的。”事實上蘇銳并沒有告訴薛如云,就算交警查到了他,也是什么都檢查不出來的。

“那好吧,你可要開慢一些。”薛如云對蘇銳的話半信半疑,因為此時的他已經喝了有兩斤白酒和不少紅酒,這樣還能保持清醒的開車?實在是匪夷所思。

“都叫人家姐姐了,還有什么話不好講的?”經過今天晚上的事情,薛如云覺得自己和蘇銳的關系真的是拉近了不少,這是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但是,就是這種沒有理由的東西才是發自骨子里的,才是來自感覺最深處的。

兩個人只不過才剛剛認識,但卻給薛如云一種錯覺,好像雙方早已經認識好多年一般。不管是聊天還是別的,都沒有一丁讀的生疏感。

這樣的金額,就算是放在國外的黑暗世界,也算得上是比較上規模的賽車場了。看來華夏國內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真是越來越富有了。

“如果你要去的話我,建議你千萬不要一個人去,多帶幾個身手好的,因為那里面的很多人都有可能帶著槍,經常會發生命案的。”

蘇銳微微一笑:“這對我來說不是問題,不就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二代么?不用帶人,因為沒人比我的身手更好。”

薛如云提醒道:“你還是要謹慎讀,雖然你的身手很厲害,可那里是富二代官二代的天堂,他們白天做不成的許多事情在那里晚上都可以做,而且不會受到法律的制約。”

蘇銳的眉毛挑了挑:“為什么要你送我回家,我還想送你回家呢!至少讓我知道你這個女妖精的家住哪里,以后晚上去串門也比較方便啊!”

“我來開車吧,放心,不是醉駕,而且交警這么晚了也不會出來檢查的。”事實上蘇銳并沒有告訴薛如云,就算交警查到了他,也是什么都檢查不出來的。

“那好吧,你可要開慢一些。”薛如云對蘇銳的話半信半疑,因為此時的他已經喝了有兩斤白酒和不少紅酒,這樣還能保持清醒的開車?實在是匪夷所思。

“都叫人家姐姐了,還有什么話不好講的?”經過今天晚上的事情,薛如云覺得自己和蘇銳的關系真的是拉近了不少,這是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但是,就是這種沒有理由的東西才是發自骨子里的,才是來自感覺最深處的。

兩個人只不過才剛剛認識,但卻給薛如云一種錯覺,好像雙方早已經認識好多年一般。不管是聊天還是別的,都沒有一丁讀的生疏感。

這樣的金額,就算是放在國外的黑暗世界,也算得上是比較上規模的賽車場了。看來華夏國內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真是越來越富有了。

“如果你要去的話我,建議你千萬不要一個人去,多帶幾個身手好的,因為那里面的很多人都有可能帶著槍,經常會發生命案的。”

蘇銳微微一笑:“這對我來說不是問題,不就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二代么?不用帶人,因為沒人比我的身手更好。”

薛如云提醒道:“你還是要謹慎讀,雖然你的身手很厲害,可那里是富二代官二代的天堂,他們白天做不成的許多事情在那里晚上都可以做,而且不會受到法律的制約。”

蘇銳的眉毛挑了挑:“為什么要你送我回家,我還想送你回家呢!至少讓我知道你這個女妖精的家住哪里,以后晚上去串門也比較方便啊!”

“我來開車吧,放心,不是醉駕,而且交警這么晚了也不會出來檢查的。”事實上蘇銳并沒有告訴薛如云,就算交警查到了他,也是什么都檢查不出來的。

“那好吧,你可要開慢一些。”薛如云對蘇銳的話半信半疑,因為此時的他已經喝了有兩斤白酒和不少紅酒,這樣還能保持清醒的開車?實在是匪夷所思。

“都叫人家姐姐了,還有什么話不好講的?”經過今天晚上的事情,薛如云覺得自己和蘇銳的關系真的是拉近了不少,這是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但是,就是這種沒有理由的東西才是發自骨子里的,才是來自感覺最深處的。

兩個人只不過才剛剛認識,但卻給薛如云一種錯覺,好像雙方早已經認識好多年一般。不管是聊天還是別的,都沒有一丁讀的生疏感。

這樣的金額,就算是放在國外的黑暗世界,也算得上是比較上規模的賽車場了。看來華夏國內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真是越來越富有了。

“如果你要去的話我,建議你千萬不要一個人去,多帶幾個身手好的,因為那里面的很多人都有可能帶著槍,經常會發生命案的。”

蘇銳微微一笑:“這對我來說不是問題,不就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二代么?不用帶人,因為沒人比我的身手更好。”

薛如云提醒道:“你還是要謹慎讀,雖然你的身手很厲害,可那里是富二代官二代的天堂,他們白天做不成的許多事情在那里晚上都可以做,而且不會受到法律的制約。”

蘇銳的眉毛挑了挑:“為什么要你送我回家,我還想送你回家呢!至少讓我知道你這個女妖精的家住哪里,以后晚上去串門也比較方便啊!”

“我來開車吧,放心,不是醉駕,而且交警這么晚了也不會出來檢查的。”事實上蘇銳并沒有告訴薛如云,就算交警查到了他,也是什么都檢查不出來的。

“那好吧,你可要開慢一些。”薛如云對蘇銳的話半信半疑,因為此時的他已經喝了有兩斤白酒和不少紅酒,這樣還能保持清醒的開車?實在是匪夷所思。

“都叫人家姐姐了,還有什么話不好講的?”經過今天晚上的事情,薛如云覺得自己和蘇銳的關系真的是拉近了不少,這是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但是,就是這種沒有理由的東西才是發自骨子里的,才是來自感覺最深處的。

兩個人只不過才剛剛認識,但卻給薛如云一種錯覺,好像雙方早已經認識好多年一般。不管是聊天還是別的,都沒有一丁讀的生疏感。

最強狂兵 第039章 折斷胳膊丟出去

推薦小說: 官路彎彎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械醫 | 武道至尊 | 修羅武神 | 棄婦的極致重生 | 新唐遺玉 |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 百煉飛升錄 | 重生之溫婉 | 最強狂兵 | 移動藏經閣 | 校園全能高手 | 無敵升級王 | 特種神醫 | 莽荒紀 | 無敵天下 | 崛起之華夏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大唐小郎中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天牧 | 重生五零巧媳婦 |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 唐朝大首富 | 大升級時代 | 醫武傳奇 | 末世生物車 | 山里漢子,追妻忙 | 八零甜妻萌寶寶 | 空降男神住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