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最強狂兵 >> 目錄 >> 第035章 朱顏血
 

第035章 朱顏血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作者:烈焰滔滔  分類: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最強狂兵 第035章 朱顏血
“你今天喝的太多了,你要不要去衛生間吐一會兒?走吧,我扶你去。”

薛如云說著就要站起身來攙扶蘇銳。

可是蘇銳卻拉著她的手臂,怎么都不起來,說道:“姐姐哎,我說妖精姐姐,我們今天好不容易見個面,這都是緣分,要不我們也來干一杯吧,你半斤我半斤,你覺得怎么樣?”

“別鬧了,你這是把我當成青龍幫的那些家伙了嗎?”薛如云又好氣又好笑,在蘇銳的手臂上掐了一下,“你這弟弟可不乖啊,姐姐的酒量再好也不是你的對手,你今天已經喝得夠多了,咱們走吧,姐姐現在送你回去休息,你住在哪個酒店?”

“回去休息干嘛?我們不是已經問出來李陽所在的地方了么?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咱們現在就去凱蒂娛樂城找他好了。”蘇銳滿不在乎地說道。

薛如云有些意外:“你都已經喝了兩斤白酒了,還能去找他嗎?估計現在走路都走不穩了吧!”

蘇銳撇了撇嘴巴,似乎有些大舌頭了:“這有什么問題?這點酒對我來說還不算什么,我們可以到凱迪娛樂城再喝一場,加深一下咱們姐弟感情,然后找李陽理論理論,為什么他要派人刺殺林傲雪那個小妞?”

“那可不行。”聽蘇銳這個愣頭青這么一說,薛如云頓時有些著急。開什么國際玩笑,李陽是什么人?那可是整個寧海的黑幫老大!是青龍幫的帶頭大哥!也是整個華夏能夠排進前二十名的黑道梟雄級人物!

她和蘇銳這兩個人勢單力薄,要是就這么去找他理論,還不被打個半死丟出來?

或許這樣貿然過去打個半死都是輕的,李陽說不定氣一上來,會把他們丟進寧江里喂魚!

“姐,你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事的,我要是怕了李陽那個家伙,這半輩子豈不是也白混了?”

“蘇銳,你喝多了。”薛如云還在鍥而不舍的勸說。

“你看我現在像喝多的樣子嗎?說話口齒清晰,腦袋一點不暈,臉都不帶紅的。”

說罷,蘇銳低頭往薛如云的胸前高聳處看了一眼,一股火苗從小腹間竄出來,然后臉刷的紅了。

“永遠只有喝醉的人才認為自己沒喝醉,姐姐今天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你去找李陽的,那樣太危險。”薛如云很堅持,其實這也不能怪她,只要是正常人都會做出不去的選擇,畢竟整個世界也沒有幾個蘇銳這樣的怪胎。

蘇銳終于沒有再堅持:“那好吧!你不跟我去,改天我抽個時間,我帶著林傲雪那個小妞去找他算賬!”

“好,隨便你,只要你今天不去就行。”雙方的實力太過懸殊,薛如云的臉上掠過幾條黑線,覺得蘇銳是被酒精壯了膽,才會說出這種話來,因此她認為只要蘇銳明天一醒酒,肯定就不敢去找李陽的麻煩。

可是薛如云不會想到,現在蘇銳的腦子比她還要清醒。區區一個地頭蛇李陽,他還真的沒有放在眼里。

他想要弄死對方,真的比捏死一個螞蚱要簡單。如果不是礙于國內某些規則的束縛,蘇銳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證據就會直接出手了。

要不是擔心在國內行事太高調會引起許多不必要的麻煩,恐怕蘇銳早就扛著一把大狙氣勢洶洶地去找李陽算賬了!

薛如云道:“咱們回家,我送你。”

“不回,這個點回去實在太早了。”蘇銳看起來有些迷糊呢,他用手撐著頭,說話略顯僵硬:“總之我就是不回去。”

薛如云無奈:“要不要姐帶你找地方繼續喝兩杯?”

“當然沒問題,你今天晚上還沒喝吧,要不再喝兩杯再走?”蘇銳指了指地上的幾瓶五糧液。

“現在還是算了,不然沒人開車了。”薛如云看著蘇銳說道,“姐帶你去一個地方,保管讓你開心。就當姐今天謝謝你幫忙了。”

蘇銳的眼睛在薛如云的胸脯上來回掃幾眼:“妖精姐,你準備怎么謝我?咱們這孤男寡女的,干脆以身相許吧?”

薛如云沒好氣的打了蘇銳的肩膀一下:“想的美,姐可是守身如玉呢,這么多年能讓姐姐獻身的男人到現在還沒出現。”

“是嗎?”蘇銳頗為懷疑地看著薛如云那熟透了的身材,如果沒有男人開發過,怎么會擁有這般渾圓與肥美?

“等一下再走。”蘇銳忽然站起身來,走到已經醉倒了的李志龍的身邊,翻出他的手機,從通訊錄上找到了李陽的號碼,只掃了一眼便關上了手機。對于蘇銳而言,只要看過一眼,這個號碼就已經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里。

麥克斯酒吧。

蘇銳站在酒吧門口,看著上面閃爍的霓虹燈,表情不禁有些怪異。在他們離開了味道家和酒店之后,便被薛如云這個女妖精帶到了這個地方。

看著這酒吧的招牌,薛如云的眼中透著笑容,用胳膊肘捅了捅蘇銳,說道:“走吧,今天你喝爽了,姐還沒喝呢,直接進去喝兩杯?”

不知為什么,當薛如云看到

蘇銳今天跟青龍幫眾人拼酒的時候,薛如云竟然也想多喝一點,她剛才的心底竟然生出一股羨慕之意。

羨慕蘇銳是個男兒身。

如果自己也是男人,那么人生的軌跡就絕對不是這樣吧。

明天就是母親的忌日了,對于薛如云而言,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最悲傷的時候,從來都是一個人獨自在家借酒澆愁。

這一點蘇銳是不知道的,他并沒有仔細觀察薛如云的眼睛,不然一定可以發現那些隱藏很深的一絲悲傷。

也許是被蘇銳的身世觸動了心弦,也許是由于明天就是母親的忌日,也許是對于自己命運不公的不滿,總之,薛如云今天真想好好的放縱一回,好好的醉一場,拋掉所有的枷鎖,忘掉所有的不快。

這個男人從小就沒有家,而自己呢,即便父母雙全,但為何會給自己留下那么多的傷痛?那些童年,那些悲慘的過往,薛如云根本不愿意回首。

看著一旁沉思的薛如云,蘇銳眼中的光芒閃了一閃,然后輕輕的拍了拍薛如云的胳膊:“妖精姐,今天晚上你想喝多少都沒問題,弟弟我不僅陪著喝,還能把你安全送回家。”

薛如云詫異的轉過臉來,自己的表現一直很正常,難道說蘇銳發現了什么端倪?那些流淌在心底的感情,自己從來沒有表達出來過啊!

蘇銳微微一笑:“我真的沒有看出什么來。”

薛如云頓時有些無語,你這不是不打自招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一進入酒吧,震耳欲聾的音浪就讓人徹底放松下來,情不自禁的想要去舞池中瘋狂一番。

“我來幫你點吧。”薛如云抬腳坐上了吧臺前的高腳椅,對著調酒師說道:“兩杯朱顏血。”

看著薛如云的肥美臀部和椅子接觸而發生了形變,蘇銳不禁覺得自己呼出的氣息都有些火辣辣的,這個女妖精,渾身上下真是無一處不勾人啊。

“朱顏血,這是什么酒的名字?聽起來感覺還有點慘烈的味道。”蘇銳坐在薛如云的身邊,看著光影下的她,念叨著這個酒的名字,眼神再次閃動了一下。

“來,嘗嘗吧。”薛如云接過服務生遞過來的兩杯酒,透明的高腳杯中,裝著深紅色的液體,看起來真的如鮮血一般。

蘇銳看著這杯酒,忽然覺得其中透出一股如泣如訴的味道來。

“這是很悲傷的一款酒,設計者在創造這杯酒的時候,肯定帶著一種壓抑悲傷的心情。”

蘇銳舉起酒杯,盯著鮮紅的酒,說道。

聞言,薛如云的身體微不

可查的微微一顫!

而這一絲微不可查的顫動,并沒有逃脫蘇銳的眼睛。

他微微一笑,然后輕輕抿了一口鮮紅的酒液,眉頭輕輕一皺,然后便舒展開來。

在蘇銳品酒的時候,不知為何,薛如云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極為高貴的氣息,那絕對不是刻意裝出來的,這種舉手投足間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東西一定是來自骨髓的!

“其實還不錯啦,初入口的時候微微有些苦澀,有些辛辣,但是一旦咽下去,就會覺得回味悠長。”蘇銳又輕輕抿了一口,說道:“很不錯的設計。”

聽到蘇銳的話,薛如云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悵惘,平日里無邊的媚意也消失不見。

“這是我設計的一款酒,名字也是我取的。”薛如云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道。

“你設計的?”

蘇銳露出微微的驚訝,因為他已經斷定這款雞尾酒的設計者有著苦澀的過往,那必須是擁有一種很不同人生經歷的人才能設計出來的味道。

這不是蘇銳裝逼,而是因為他的確有這樣的能力,對人的嗅覺很強,分辨力更強。

他并沒有想到,這酒的初始設計者竟然是薛如云!這個每天看起來都風情萬種的極品御姐、這個風風火火的必康集團市場部總監,竟然有著這樣的過往!竟然有這樣的心情!

果然,自己剛才在酒吧的外面,就感覺到她有些不對勁。

:兄弟們,新書的成績不夠盡如人意啊,兄弟們有票就砸,幫俺沖一把!第036章我愛鋼管舞

“這很出乎我的預料。”蘇銳把酒杯放下來,看著薛如云的眼睛,問道:“為什么你會是這款酒的設計者?你和這里的投資者認識嗎?”

按理說,薛如云本不想把自己擁有一間酒吧的事情告訴同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聽著蘇銳剛才說的話,看著他表面很色實則澄澈的眼睛,薛如云就控制不住地說了出來。

“看不出來,妖精姐姐你的身家真是不菲啊,這間酒吧好歹也能賣個上千萬,干脆你把我收下當小白臉得了。”蘇銳又輕輕抿了一口酒,笑著說道。

“如果真能把你收下當小白臉,那肯定是姐姐多少年修來的福分啊,你隨隨便便簽一筆單子,就抵得上姐姐的全部身家了。”薛如云同樣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然后拿起酒杯,跟蘇銳碰了碰杯子。

薛如云走進舞池中,兩邊的人群立刻分開了一條道,熟悉這里的人都知道薛如云,知道這位性感無限的女人是這個酒吧的女王,真正的夜場女王。

被薛如云這樣牽著,蘇銳不禁感覺到心底升起一種火熱的異樣感覺,他被柔軟的手拉著,看著前者微微扭動的臀部,看著她那起伏弧度頗大的弧線,不禁覺得喉嚨里有些干渴。

在這個夜場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老板薛如云當成女神,也同樣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每天晚上等待在這里,覬覦著那性感無比的身材,無論是胸部還是臀部,都是極為的誘人,對于這些常年廝混了一場中的男人來說,那具有致命的殺傷力。

而此時,看著薛如云竟然主動牽著一個男人,其余的男人不禁眼中冒出妒忌的火光,那火光已經成為了熊熊大火,甚至要把蘇銳給湮沒其中了!

“這很出乎我的預料。”蘇銳把酒杯放下來,看著薛如云的眼睛,問道:“為什么你會是這款酒的設計者?你和這里的投資者認識嗎?”

按理說,薛如云本不想把自己擁有一間酒吧的事情告訴同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聽著蘇銳剛才說的話,看著他表面很色實則澄澈的眼睛,薛如云就控制不住地說了出來。

“看不出來,妖精姐姐你的身家真是不菲啊,這間酒吧好歹也能賣個上千萬,干脆你把我收下當小白臉得了。”蘇銳又輕輕抿了一口酒,笑著說道。

“如果真能把你收下當小白臉,那肯定是姐姐多少年修來的福分啊,你隨隨便便簽一筆單子,就抵得上姐姐的全部身家了。”薛如云同樣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然后拿起酒杯,跟蘇銳碰了碰杯子。

薛如云走進舞池中,兩邊的人群立刻分開了一條道,熟悉這里的人都知道薛如云,知道這位性感無限的女人是這個酒吧的女王,真正的夜場女王。

被薛如云這樣牽著,蘇銳不禁感覺到心底升起一種火熱的異樣感覺,他被柔軟的手拉著,看著前者微微扭動的臀部,看著她那起伏弧度頗大的弧線,不禁覺得喉嚨里有些干渴。

在這個夜場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老板薛如云當成女神,也同樣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每天晚上等待在這里,覬覦著那性感無比的身材,無論是胸部還是臀部,都是極為的誘人,對于這些常年廝混了一場中的男人來說,那具有致命的殺傷力。

而此時,看著薛如云竟然主動牽著一個男人,其余的男人不禁眼中冒出妒忌的火光,那火光已經成為了熊熊大火,甚至要把蘇銳給湮沒其中了!

“這很出乎我的預料。”蘇銳把酒杯放下來,看著薛如云的眼睛,問道:“為什么你會是這款酒的設計者?你和這里的投資者認識嗎?”

按理說,薛如云本不想把自己擁有一間酒吧的事情告訴同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聽著蘇銳剛才說的話,看著他表面很色實則澄澈的眼睛,薛如云就控制不住地說了出來。

“看不出來,妖精姐姐你的身家真是不菲啊,這間酒吧好歹也能賣個上千萬,干脆你把我收下當小白臉得了。”蘇銳又輕輕抿了一口酒,笑著說道。

“如果真能把你收下當小白臉,那肯定是姐姐多少年修來的福分啊,你隨隨便便簽一筆單子,就抵得上姐姐的全部身家了。”薛如云同樣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然后拿起酒杯,跟蘇銳碰了碰杯子。

薛如云走進舞池中,兩邊的人群立刻分開了一條道,熟悉這里的人都知道薛如云,知道這位性感無限的女人是這個酒吧的女王,真正的夜場女王。

被薛如云這樣牽著,蘇銳不禁感覺到心底升起一種火熱的異樣感覺,他被柔軟的手拉著,看著前者微微扭動的臀部,看著她那起伏弧度頗大的弧線,不禁覺得喉嚨里有些干渴。

在這個夜場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老板薛如云當成女神,也同樣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每天晚上等待在這里,覬覦著那性感無比的身材,無論是胸部還是臀部,都是極為的誘人,對于這些常年廝混了一場中的男人來說,那具有致命的殺傷力。

而此時,看著薛如云竟然主動牽著一個男人,其余的男人不禁眼中冒出妒忌的火光,那火光已經成為了熊熊大火,甚至要把蘇銳給湮沒其中了!

“這很出乎我的預料。”蘇銳把酒杯放下來,看著薛如云的眼睛,問道:“為什么你會是這款酒的設計者?你和這里的投資者認識嗎?”

按理說,薛如云本不想把自己擁有一間酒吧的事情告訴同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聽著蘇銳剛才說的話,看著他表面很色實則澄澈的眼睛,薛如云就控制不住地說了出來。

“看不出來,妖精姐姐你的身家真是不菲啊,這間酒吧好歹也能賣個上千萬,干脆你把我收下當小白臉得了。”蘇銳又輕輕抿了一口酒,笑著說道。

“如果真能把你收下當小白臉,那肯定是姐姐多少年修來的福分啊,你隨隨便便簽一筆單子,就抵得上姐姐的全部身家了。”薛如云同樣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然后拿起酒杯,跟蘇銳碰了碰杯子。

薛如云走進舞池中,兩邊的人群立刻分開了一條道,熟悉這里的人都知道薛如云,知道這位性感無限的女人是這個酒吧的女王,真正的夜場女王。

被薛如云這樣牽著,蘇銳不禁感覺到心底升起一種火熱的異樣感覺,他被柔軟的手拉著,看著前者微微扭動的臀部,看著她那起伏弧度頗大的弧線,不禁覺得喉嚨里有些干渴。

在這個夜場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老板薛如云當成女神,也同樣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每天晚上等待在這里,覬覦著那性感無比的身材,無論是胸部還是臀部,都是極為的誘人,對于這些常年廝混了一場中的男人來說,那具有致命的殺傷力。

而此時,看著薛如云竟然主動牽著一個男人,其余的男人不禁眼中冒出妒忌的火光,那火光已經成為了熊熊大火,甚至要把蘇銳給湮沒其中了!

“這很出乎我的預料。”蘇銳把酒杯放下來,看著薛如云的眼睛,問道:“為什么你會是這款酒的設計者?你和這里的投資者認識嗎?”

按理說,薛如云本不想把自己擁有一間酒吧的事情告訴同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聽著蘇銳剛才說的話,看著他表面很色實則澄澈的眼睛,薛如云就控制不住地說了出來。

“看不出來,妖精姐姐你的身家真是不菲啊,這間酒吧好歹也能賣個上千萬,干脆你把我收下當小白臉得了。”蘇銳又輕輕抿了一口酒,笑著說道。

“如果真能把你收下當小白臉,那肯定是姐姐多少年修來的福分啊,你隨隨便便簽一筆單子,就抵得上姐姐的全部身家了。”薛如云同樣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然后拿起酒杯,跟蘇銳碰了碰杯子。

薛如云走進舞池中,兩邊的人群立刻分開了一條道,熟悉這里的人都知道薛如云,知道這位性感無限的女人是這個酒吧的女王,真正的夜場女王。

被薛如云這樣牽著,蘇銳不禁感覺到心底升起一種火熱的異樣感覺,他被柔軟的手拉著,看著前者微微扭動的臀部,看著她那起伏弧度頗大的弧線,不禁覺得喉嚨里有些干渴。

在這個夜場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老板薛如云當成女神,也同樣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每天晚上等待在這里,覬覦著那性感無比的身材,無論是胸部還是臀部,都是極為的誘人,對于這些常年廝混了一場中的男人來說,那具有致命的殺傷力。

而此時,看著薛如云竟然主動牽著一個男人,其余的男人不禁眼中冒出妒忌的火光,那火光已經成為了熊熊大火,甚至要把蘇銳給湮沒其中了!

當然,對

最強狂兵 第035章 朱顏血

推薦小說: 官路彎彎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械醫 | 武道至尊 | 修羅武神 | 棄婦的極致重生 | 新唐遺玉 |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 百煉飛升錄 | 重生之溫婉 | 最強狂兵 | 移動藏經閣 | 校園全能高手 | 無敵升級王 | 特種神醫 | 莽荒紀 | 無敵天下 | 崛起之華夏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大唐小郎中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天牧 | 重生五零巧媳婦 |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 唐朝大首富 | 大升級時代 | 醫武傳奇 | 末世生物車 | 山里漢子,追妻忙 | 八零甜妻萌寶寶 | 空降男神住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