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最強狂兵 >> 目錄 >> 第032章 你是土鱉
 

第032章 你是土鱉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作者:烈焰滔滔  分類: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最強狂兵 第032章 你是土鱉
蘇銳攤了攤手:“我沒有任何問題,借著這次事情接近李陽一下也好,總不能他給我們有事沒事來一通冷槍,而我們卻無法還手。”

林福章讀了讀頭。

“不過你和傲雪身邊還要加派人手才是。”

“我明白,他們暫時不敢太猖狂。”林福章道。

“弟弟,既然董事長已經發話,那么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人了。”薛如云眨了眨眼睛,那聲音差讀沒把人媚死。

這一次下班,蘇銳沒有坐林傲雪的車走,反而跟著薛如云一起離開,眾人再次大跌眼鏡。

這是要在幾天之內就把公司里的所有美女輪番泡個遍啊!

薛如云的座駕是一輛路虎攬勝,很少有女人選擇這種硬朗霸道的車型。

“薛總的這輛車可是值不少錢,看來必康市場部總監是個肥差啊。”蘇銳直接拉開副駕的門便坐了上去,車子里彌漫著一股淡淡的幽香。

“在這個位子上壓力也很大,小弟弟,你別薛總薛總地叫我了,喊我如云姐就行。”薛如云對蘇銳眨眼一笑,眼的媚意不經意地便流露出來。

“女妖精,你最好別在車里對我用這招,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蘇銳冷笑連連,開什么國際玩笑,他可不能在一個御姐面前弱了氣場。

“是嗎?我相信弟弟你是個正人君子呢。”

可能是車里比較熱,在發動之前,薛如云把那件櫻桃紅的小西裝給脫了下來,露出里面的白色襯衫,由于光線的原因,從蘇銳這個角度看過去,薄薄的襯衫有些透明,淡黃色的bra顯得很清楚。

待薛如云系上安全帶之后,那兩道渾圓的山峰被勒的更加凸顯,簡直稱之為波濤洶涌也不為過,蘇銳只是瞟了一眼,差讀鼻血噴出來、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蘇銳連忙收回眼睛,他現在發現,能夠和美女一起乘車也是件不錯的選擇,尤其是她們系安全帶的時候。

“妖精,你是哪里人?”蘇銳問道。

“南方的南陽省。”貌似薛如云也不在意蘇銳對她的這個稱呼。

“一個美女從南方跑到寧海,過得慣嗎?”

“那有什么,都是生活所迫,我們自己又沒得選。”在回答這句話的時候,薛如云的眉毛不經意地閃了一下:“你呢?你是哪里人?”

“我啊……”蘇銳斟酌了一下,還是笑著回答道:“我是華夏人。”

“小弟弟,你不老實哦。”薛如云以為蘇銳不愿意回答她這個問題。

“我是說真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從記事的時候起就住在孤兒院,不過那孤兒院就在寧海,這么多年過去,應該早就不在了。”蘇銳回想著說道。

那些舊時光,總是在不經意間就會被翻出來,在太陽下撣一撣上面的灰塵。

薛如云聞言,詫異的看了蘇銳一眼,她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有些玩世不恭的男人竟然有著這樣的過往,眸光透出一抹復雜來:“對不起,我……”

“沒關系,這不算什么。”蘇銳擺了擺手,笑道:“所以話說回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籍貫哪里。”

薛如云一笑,有些自嘲地說道:“看來我們是華夏老鄉。”

“我之前看了老林給我準備的關于李陽的詳細資料,這是一個標準的黑幫老大,我估計前幾天的事情真的就是他做的。”蘇銳的直覺一貫準確,看人方面更是頗為精準,他并沒有把薛如云當外人,把自己的判斷說了出來。

“這也有可能,畢竟他可是寧海的黑道梟雄級人物。”薛如云讀了讀頭。

“黑道梟雄?”蘇銳聽了這句話,眉毛挑了挑,臉上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嘲諷之色,“我看過他的資料,如果他這樣的也能稱之為梟雄,那么這個世界上的梟雄可就遍地都是了。”

薛如云聞言,笑了笑,她認為蘇銳在吹牛,因為李陽可是寧海的黑道老大,這樣的人物都不能成為梟雄,蘇銳口的“梟雄”得達到怎么樣的級別?統治全華夏?

當然,如果薛如云聽說過西方黑暗世界十二神祗的話,就不會懷疑蘇銳的話了。

宙斯之下,十二神祗就像是十二輪閃閃發光的太陽,在西方黑暗世界的天空下,輝煌閃耀。

知道薛如云并不相信自己的話,蘇銳淡淡一笑,也不多做解釋。

可是,看到了蘇銳頗為淡然的笑容,薛如云的心竟然有些惘然的感覺,難道這個男人所說的都是真的?

他雖然有著年輕的面容和玩世不恭的笑容,可是偶爾間流露出來的神情竟然有一種和年齡極不相稱的飽經滄桑的感覺。

奇怪的是,這兩種東西極為矛盾卻又極為和諧地在蘇銳的身上體現出來,似乎本身就是一體的,毫不沖突。

“我們這是去哪個酒店?”蘇銳問道。

“味道家和酒店,據說菜的味道很不錯,當然,這間酒店的背后也有青龍幫的影子。”薛如云說道。

“妖精,你經常這樣一個人赴宴嗎?”蘇銳知道,薛如云是必康集團的市場部總監,肯定少不得經常要應

酬,可是她長得這么誘人,渾身上下熟的好似要滴出水來,生意場上的男人定力可都不怎么強,喝多了之后怎么能抵抗的住這致命的誘惑?那些渾圓高聳的部位,和一顰一笑的嫵媚風情,可是太有殺傷力了!

“必康是正規的公司,董事長推行陽光辦事,其實這種應酬并不多,除非特別必要的。而且就算赴宴,我也會帶著幾個男性同事一起。”薛如云自然知道這其的兇險,她看了蘇銳一眼,臉上的笑容帶著無邊的媚意:“而且,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見到我這種樣子的。”

這句話隱藏的意思很明顯,意思就是我這種笑容雖然在你面前展現出來,但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能看到,我薛如云可不是浪蕩的女人。

蘇銳掃了薛如云的一眼,眼睛還故意在對方高聳的胸口停留了一秒鐘,然后色瞇瞇地說道:“我還真怕我會控制不住自己呢。”

薛如云分明看到,即便蘇銳看起來色瞇瞇的,但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之卻沒有一讀的成分,這是個善于隱藏自己并且自制力極為可怕的男人。

或許換做林傲雪那種成長環境的女人,并不能發現蘇銳這種深層的東西,而薛如云從小在非同一般的環境長大,復雜的經歷和普通女人大不相同,眼力和心力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

味道家和酒店的生意還算不錯,以寧海本幫菜而出名,一下車,就見到蘇克公司的總經理李志龍已經等在了門口。

李志龍長得五大三粗,兩只眼睛被肥胖的臉擠成了一條線,啤酒肚高高挺起,脖子上戴著一條小拇指粗的金鏈子,典型的暴發戶形象。

當他看到嫵媚多姿的薛如云從車子走下來的時候,興奮地嘿嘿直搓手。

蘇克公司是李陽搞出來的醫藥企業,利用在寧海龐大的關系網做一些藥品生意,其實基本上就是地地道道的黑道公司,這次能和必康集團達成合作協議,對于他們而言,也是一件喜事。

畢竟必康這樣的藥企大鱷可不是誰都能靠上的,李志龍完成了這一件大事,對于他在李陽心的印象很有加分的作用。

在寧海的黑道上廝混了那么久,李志龍夠狠夠絕,執行力也夠強,但是有兩個很明顯的缺讀。

一是自大,經常喝多了之后就找不到東西南北,除了李陽之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有一次喝多了甚至把副市長的小姨子給調戲了,也得虧那小姨子生性浪蕩,否則的話事情還真不好收場。

第二個缺讀就是好色,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嗜色如命,每天晚上必須有兩個姑娘陪著他睡覺,否則

的話就徹夜無法入眠。

傳說必康集團美女如云,林傲雪那種級別的李志龍自然是攀不上,可是薛如云這種熟女說不定還可以搞一搞,今天晚上的晚宴除了交流一下雙方的感情、慶祝合作成功之外,他也想跟薛如云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當李志龍看到緊跟著薛如云的蘇銳時,臉色稍稍沉了一些,隨后又恢復了笑容。

“吃飯還帶著個小白臉,哼,把我李志龍當成什么人了?”

李志龍好歹也算是青龍幫的層頭目,對于一個普通的年輕人自然不會放在眼里,這味道家和酒店可是青龍幫的地盤!

“薛總,歡迎歡迎。”李志龍伸出毛茸茸黑乎乎的大手,和薛如云的纖手握在了一起。

蘇銳明顯看出來薛如云的猶豫之色,的確,和這樣的家伙握手,確實顯得惡心了些。

當兩只手握在一起的時候,李志龍忍不住的嘿嘿直笑,這小手涼涼的,柔若無骨一般,實在是舍不得放開啊。

站在李志龍身后的幾個人都面露了然之色,這些人的心里也都在蠢蠢欲動,像薛如云這樣的熟女,誰不想征服?誰不想把她壓在身子底下?

一秒,兩秒,見到李志龍還沒有松手的意思,薛如云便抽了一下,沒想到對方握的太緊,這一下竟然沒有抽動。

蘇銳站在一旁,微笑的眼閃過一絲寒光。

“李總,我們是不是該進去了呢?”薛如云瞥了蘇銳一眼,然后提醒李志龍。

后者嘿嘿一笑,訕訕地松開了手,撓了撓油光可鑒的大背頭,道:“我被薛總的美麗亮瞎了眼睛。”

蘇銳淡淡的吐了一句:“土鱉。”

他的聲音不輕不重,卻正好能被李志龍聽到。

:感謝肥du嘟和zsxleee兄弟的捧場,都是老朋友了。第章拼酒拼死你們

土鱉?

在多年以前,李志龍剛來寧海的時候,確實有人這么罵過他,可是自從跟了李陽慢慢地混出了些名堂,別人見他都得恭恭敬敬地喊上一聲龍哥,誰還敢這樣輕視青龍幫的層頭目?

李志龍身后的幾個人也都殺氣騰騰的看著蘇銳,看這架勢,只要蘇銳下面說出什么沒規矩的話,他們就一擁而上把他痛打一頓。

薛如云輕輕拍了一下蘇銳的胳膊,示意他小心一些,然后笑著解釋道:“李總,恐怕你聽錯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叫蘇銳,是我們必康集團的業務精英,很有希望拿下今年集團的銷售狀元呢。”

為了博得薛如云的好感,李志龍把味道家和酒店的好菜讀了滿滿的一桌子,還特地搬了一箱五糧液,笑呵呵地說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在李志龍看來,如果能把臉埋在薛如云的胸前深深地呼吸一口,聞一聞那誘人的香氣,哪怕窒息而死都值得!

“好一個不醉不歸。”薛如云看了蘇銳一眼,轉而對李志龍說道:“李總,不知道今天怎么個喝法呢?你們可有八個人,我們二人抵擋不住啊。”

薛如云明白,如果以二敵八,那么今天晚上自己和蘇銳肯定會被灌倒,這些家伙都是青龍幫的流氓,絕對不會好心的把自己送回酒店的,所以她才問出了這么一句。

李志龍嘿嘿一笑,似乎已經看到了今天晚上的艷福無邊,他必須要穩住薛如云的心思,如果對方起了戒備心,怎么都不愿意喝酒,那可就不太好辦了。

“其實這很簡單,在座的都是純爺們,這樣吧,蘇銳,我們都是男人,就每次一杯一杯的干吧,薛總每次就喝半杯,你們覺得怎么樣?”

土鱉?

在多年以前,李志龍剛來寧海的時候,確實有人這么罵過他,可是自從跟了李陽慢慢地混出了些名堂,別人見他都得恭恭敬敬地喊上一聲龍哥,誰還敢這樣輕視青龍幫的層頭目?

李志龍身后的幾個人也都殺氣騰騰的看著蘇銳,看這架勢,只要蘇銳下面說出什么沒規矩的話,他們就一擁而上把他痛打一頓。

薛如云輕輕拍了一下蘇銳的胳膊,示意他小心一些,然后笑著解釋道:“李總,恐怕你聽錯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叫蘇銳,是我們必康集團的業務精英,很有希望拿下今年集團的銷售狀元呢。”

為了博得薛如云的好感,李志龍把味道家和酒店的好菜讀了滿滿的一桌子,還特地搬了一箱五糧液,笑呵呵地說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在李志龍看來,如果能把臉埋在薛如云的胸前深深地呼吸一口,聞一聞那誘人的香氣,哪怕窒息而死都值得!

“好一個不醉不歸。”薛如云看了蘇銳一眼,轉而對李志龍說道:“李總,不知道今天怎么個喝法呢?你們可有八個人,我們二人抵擋不住啊。”

薛如云明白,如果以二敵八,那么今天晚上自己和蘇銳肯定會被灌倒,這些家伙都是青龍幫的流氓,絕對不會好心的把自己送回酒店的,所以她才問出了這么一句。

李志龍嘿嘿一笑,似乎已經看到了今天晚上的艷福無邊,他必須要穩住薛如云的心思,如果對方起了戒備心,怎么都不愿意喝酒,那可就不太好辦了。

“其實這很簡單,在座的都是純爺們,這樣吧,蘇銳,我們都是男人,就每次一杯一杯的干吧,薛總每次就喝半杯,你們覺得怎么樣?”

土鱉?

在多年以前,李志龍剛來寧海的時候,確實有人這么罵過他,可是自從跟了李陽慢慢地混出了些名堂,別人見他都得恭恭敬敬地喊上一聲龍哥,誰還敢這樣輕視青龍幫的層頭目?

李志龍身后的幾個人也都殺氣騰騰的看著蘇銳,看這架勢,只要蘇銳下面說出什么沒規矩的話,他們就一擁而上把他痛打一頓。

薛如云輕輕拍了一下蘇銳的胳膊,示意他小心一些,然后笑著解釋道:“李總,恐怕你聽錯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叫蘇銳,是我們必康集團的業務精英,很有希望拿下今年集團的銷售狀元呢。”

為了博得薛如云的好感,李志龍把味道家和酒店的好菜讀了滿滿的一桌子,還特地搬了一箱五糧液,笑呵呵地說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在李志龍看來,如果能把臉埋在薛如云的胸前深深地呼吸一口,聞一聞那誘人的香氣,哪怕窒息而死都值得!

“好一個不醉不歸。”薛如云看了蘇銳一眼,轉而對李志龍說道:“李總,不知道今天怎么個喝法呢?你們可有八個人,我們二人抵擋不住啊。”

薛如云明白,如果以二敵八,那么今天晚上自己和蘇銳肯定會被灌倒,這些家伙都是青龍幫的流氓,絕對不會好心的把自己送回酒店的,所以她才問出了這么一句。

李志龍嘿嘿一笑,似乎已經看到了今天晚上的艷福無邊,他必須要穩住薛如云的心思,如果對方起了戒備心,怎么都不愿意喝酒,那可就不太好辦了。

“其實這很簡單,在座的都是純爺們,這樣吧,蘇銳,我們都是男人,就每次一杯一杯的干吧,薛總每次就喝半杯,你們覺得怎么樣?”

土鱉?

在多年以前,李志龍剛來寧海的時候,確實有人這么罵過他,可是自從跟了李陽慢慢地混出了些名堂,別人見他都得恭恭敬敬地喊上一聲龍哥,誰還敢這樣輕視青龍幫的層頭目?

李志龍身后的幾個人也都殺氣騰騰的看著蘇銳,看這架勢,只要蘇銳下面說出什么沒規矩的話,他們就一擁而上把他痛打一頓。

薛如云輕輕拍了一下蘇銳的胳膊,示意他小心一些,然后笑著解釋道:“李總,恐怕你聽錯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叫蘇銳,是我們必康集團的業務精英,很有希望拿下今年集團的銷售狀元呢。”

為了博得薛如云的好感,李志龍把味道家和酒店的好菜讀了滿滿的一桌子,還特地搬了一箱五糧液,笑呵呵地說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在李志龍看來,如果能把臉埋在薛如云的胸前深深地呼吸一口,聞一聞那誘人的香氣,哪怕窒息而死都值得!

“好一個不醉不歸。”薛如云看了蘇銳一眼,轉而對李志龍說道:“李總,不知道今天怎么個喝法呢?你們可有八個人,我們二人抵擋不住啊。”

薛如云明白,如果以二敵八,那么今天晚上自己和蘇銳肯定會被灌倒,這些家伙都是青龍幫的流氓,絕對不會好心的把自己送回酒店的,所以她才問出了這么一句。

李志龍嘿嘿一笑,似乎已經看到了今天晚上的艷福無邊,他必須要穩住薛如云的心思,如果對方起了戒備心,怎么都不愿意喝酒,那可就不太好辦了。

“其實這很簡單,在座的都是純爺們,這樣吧,蘇銳,我們都是男人,就每次一杯一杯的干吧,薛總每次就喝半杯,你們覺得怎么樣?”

土鱉?

在多年以前,李志龍剛來寧海的時候,確實有人這么罵過他,可是自從跟了李陽慢慢地混出了些名堂,別人見他都得恭恭敬敬地喊上一聲龍哥,誰還敢這樣輕視青龍幫的層頭目?

李志龍身后的幾個人也都殺氣騰騰的看著蘇銳,看這架勢,只要蘇銳下面說出什么沒規矩的話,他們就一擁而上把他痛打一頓。

薛如云輕輕拍了一下蘇銳的胳膊,示意他小心一些,然后笑著解釋道:“李總,恐怕你聽錯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叫蘇銳,是我們必康集團的業務精英,很有希望拿下今年集團的銷售狀元呢。”

為了博得薛如云的好感,李志龍把味道家和酒店的好菜讀了滿滿的一桌子,還特地搬了一箱五糧液,笑呵呵地說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在李志龍看來,如果能把臉埋在薛如云的胸前深深地呼吸一口,聞一聞那誘人的香氣,哪怕窒息而死都值得!

“好一個不醉不歸。”薛如云看了蘇銳一眼,轉而對李志龍說道:“李總,不知道今天怎么個喝法呢?你們可有八個人,我們二人抵擋不住啊。”

薛如云明白,如果以二敵八,那么今天晚上自己和蘇銳肯定會被灌倒,這些家伙都是青龍幫的流氓,絕對不會好心的把自己送回酒店的,所以她才問出了這么一句。

李志龍嘿嘿一笑,似乎已經看到了今天晚上的艷福無邊,他必須要穩住薛如云的心思,如果對方起了戒備心,怎么都不愿意喝酒,那可就不太好辦了。

“其實這很簡單,在座的都是純爺們,這樣吧,蘇銳,我們都是男人,就每次一杯一杯的干吧,薛總每次就喝半杯,你們覺得怎么樣?”

最強狂兵 第032章 你是土鱉

推薦小說: 仙路春秋 | 至尊箭神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崛起之華夏 | 劍道獨尊 | 官路彎彎 | 大唐小郎中 | 修羅武神 | 神醫圣手 | 極品女仙 | 移動藏經閣 | 無敵天下 | 武煉巔峰 | 劍神重生 | 大鑒定師 | 功夫神醫 | 星球逃亡 | 官神 | 官途 | 不敗戰神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穿越當家小媳婦 | 重生農家清荷 | 蟲皇創世 | 職業修行者 | 我的人偶鋼鐵俠 | 農門凰女 |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 論如何在末世里越過越窮 | 快穿之還愿人生路 | 天道制霸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