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最強狂兵 >> 目錄 >> 第017章 興師問罪
 

第017章 興師問罪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作者:烈焰滔滔  分類: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最強狂兵 第017章 興師問罪
就在陳雷剛變成壯士,不,變成烈士的時候,被蘇銳電暈了的殷秀美正在一間豪華別墅里對一個男人哭泣。

她一邊哭還一邊罵著:“我要弄死他,我一定要弄死他!”

男人皺了皺眉頭,說道:“我正在開會呢,非要把我喊回來,喊回來也不說發生了什么,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樣子?”

“表哥,你要幫我報仇!一定要幫我報仇!”殷秀美哭的很慘,兩只眼睛腫的像電燈泡一樣,頭發散亂無章,和之前判若兩人!

“報仇?到底發生了什么,你倒是快點告訴我啊。”

如果有別人在這里,一定能夠認得出來,這個男人就是寧海市商務局副局長張凱斌!

這殷秀美和張凱斌名義上是表哥表妹,事實上根本沒啥血緣關系,殷秀美實則是張凱斌暗地里包養的情婦!而這個別墅,也是張凱斌買來用來金屋藏嬌的!

“我們公司今天新來一個員工,對我出言不遜,我只不過反駁了兩句,他竟然拿起保安的電棍,把我給電暈了!我要弄死他,我要弄死他啊!”殷秀美哭的是滿臉淚花,眼中完全是無法掩飾的憤恨!

張凱斌一愣,他知道必康因為自己的關系,對“表妹”殷秀美還算不錯,今天是怎么了?竟然有人拿著電棍把表妹給電暈了?這是天大的膽子啊!

張凱斌的心中頓時升起無以名狀的怒氣!

殷秀美跟了他好幾年,自己對這個情人也是頗好,她雖然平時性子囂張了一點,但在自己面前,還是乖巧的要命,而且張凱斌對殷秀美胸前的那兩大團高聳的山峰實在是癡迷的不行!要是有一天摸不到他都不舒服!

因此,聽到了殷秀美竟然被人電暈,張凱斌感覺整個人都要燃燒了!

“這是哪個混蛋干的!”張凱斌怒道。

“他叫蘇銳,是市場部新來的員工。”殷秀美見到張凱斌愿意給自己做主,哭的聲音也小了一些。

“一個新來的就敢這么猖狂?我得讓林福章給我一個公道!”

張凱斌怒氣沖沖地說道:“我現在就去必康!”

“我跟你一起去!那個叫蘇銳的混蛋,必須要從必康滾蛋!”殷秀美也跟了上去。

“你跟著做什么?”

張凱斌畢竟是體制中人,如果如此公然的去替“表妹”討回公道,別人難免說三道四,如果傳出什么緋聞來,對自己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而且,必康這么大的藥企,其董事長林福章的地位很高,自己雖然是副廳級,但是去了之后對方會不會給自己面子

都兩說!

可是,自己的情人被人在必康內部電暈,他張凱斌必須要討個說法,如果就此悶不吭聲咽下這口氣,那他也太不是個男人了!若是消息傳出去,他從今往后也別想有臉在寧海地界上混了!

“我就要跟你一起去!”殷秀美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要親眼看著那個家伙滾蛋!”

“讓你呆著你就呆著,別在這里跟我胡攪蠻纏!你當這件事情這么好處理嗎?”對于這種胸大無腦的女人,張凱斌實在是忍不了了,他知道,殷秀美雖然說是別人對她出言不遜,但是她的性子張凱斌是清清楚楚,就算別人把她電暈,也肯定是她這一方先挑起的事端。

“讓你在這里等著,就給我等著好了!一點都不讓我省心!”

張凱斌把殷秀美按在了沙發上,然后摔門出去了!

“蘇銳,我要你滾出必康,滾出去之后,再找人弄死你!”

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屈辱感充滿了殷秀美的心頭,她眼中滿是怨毒的神色,拿起水果刀,對著沙發上的抱枕,捅了一刀又一刀,棉絮在整個客廳中紛飛!

這個時候,有人在市場部的大廳喊道:“蘇銳,蘇銳,總裁叫你過去!”

眾人都用羨慕的眼光看著蘇銳,一筆單子兩千萬,這么快就得到了林總的注意!

林傲雪是絕大部分必康男性員工的夢中情人,許多人都夢想著能夠進她的辦公室坐一坐,但幾乎都沒有資格,蘇銳倒好,來了一天,就進去了兩次!

一打開門,就聞到了這間辦公室里的淡淡清香。

蘇銳閉著眼睛,陶醉的深吸一口,臉上全是滿足之色。

“你在做什么?”林傲雪皺了皺眉頭,這個家伙每次見到自己都會露出這種不正經的樣子。

“在聞你辦公室里的味道。”蘇銳陶醉的說道。

林傲雪可不想在這種事情上跟他貧嘴,迅速的切入主題,語氣依舊冰冷:“好了,說正經的,這兩千萬的單子你是怎么簽下來的?”

“我是怎么簽下來的,就不勞你費心了吧?反正我能帶來業績就行。”蘇銳微微笑道:“兩千萬,提成怎么說也應該在兩百萬以上吧。”

林傲雪淡淡的嗯了一聲:“你一會兒就可以到財務部自行領取這筆款的提成,由于金額比較大,需要財務副總周安可的簽批,你直接找她就可以了。”

“現在你總不會開除我了吧?”蘇銳笑瞇瞇的問道,他的眼光在林傲雪的精致面容上來回逡巡著,這個小妞,怎么長得就那么好看呢

林傲雪的眼神一滯,的確,蘇銳的表現完完全全的超出了她的預料,這個舉動行為看起來很流氓的男人,總是能夠給她帶來不一樣的感覺。

而且經過了昨天晚上的事件,林傲雪也知道了必康和自己正處于許多人的虎視眈眈中,她很相信自己父親的眼光,有蘇銳這個背影神秘的人在,想必危險指數會降低一些。

短短兩天的接觸,這個男人已經呈現出來太多不同尋常的東西。

“以后你不用跑業務了。”林傲雪淡淡說道。

“那我干什么?”蘇銳挑了挑眉毛,這小妞不是要開除自己吧!

“留在市場部打醬油。”

因為林傲雪的一句話,從此蘇銳就成了必康集團里最悠閑自在的人,每天的工作就是聊天打屁泡美女。

“對了,別忘了今天晚上我去你房間檢查有沒有竊聽器,可記得事先把內衣什么的收好,不要被我看到了哦。”蘇銳色瞇瞇的笑道,隨后關門離開。

林傲雪也不吭聲,繼續低下頭看文件,可是盯著一頁好久都沒有翻頁,明顯有些心不在焉。

這個時候,商務局副局長張凱斌,已經坐著他的公車來到了必康大廈,此刻他站在董事長林福章的辦公室前,輕輕敲了三下門。

敲門之后,也沒有征得里面的同意,他便直接推門進去了。在官場里摸爬滾打那么多年,張凱斌就連敲門這種細節都很有自己的一套東西。

林福章正在查看郵件,一抬頭,見到張凱斌進來,頓時滿臉笑容。

“張局長今天怎么有時間到我這里視察工作?來來來,快坐快坐。”林福章顯得很是熱情。

張凱斌干笑了兩聲,然后跟著坐下來,他的心中在納悶,怎么,難道殷秀美被電暈的事情還沒傳到這董事長的耳朵里?或者這老狐貍在裝傻?

“林董,老實說,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說是來興師問罪,但是張凱斌并沒有咄咄逼人,雖然表情稍顯僵硬,但總體來說還算客氣。

“哦?不知張局長有什么事?如果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一定全力幫忙。”林福章親自給張凱斌倒上了水。

張凱斌呵呵一笑:“林董啊,你也知道,我有一個表妹在必康集團市場部上班,叫殷秀美。”

“這個我確實知道的,殷秀美的業績很突出,現在是業務二組的組長。”林福章看似對一切都毫不知情。

“可是林董,我這個表妹,今天在必康的總部,被一個新入職的員工拿著電棍給電暈了!不知道林董有沒有聽說這件

事?”張凱斌頓了頓,把林福章的驚愕表情盡收眼底:“這應該可以算得上是蓄意傷人了,可以追究刑事責任的。”

“什么?居然有員工如此大膽,敢公然拿著電棍傷人?是誰干的?我馬上讓他來給張局長賠禮道歉,道完歉立即收拾鋪蓋從必康集團滾蛋!”林福章一拍茶幾,滿臉怒容!

聽到這兒,張凱斌已經確定,林福章的表情不似作偽,應該并不知道此事。畢竟作為一個大型集團的董事長,林福章的地位實在太高,這種事情一般不會傳到他的耳朵里。

“其實也不用這樣的,林董你太客氣了。”既然對方給了臺階,張凱斌也不能不順著往下走,不然就顯得自己太盛氣凌人了。

“不用開除,畢竟他進必康工作也不容易,我只要他道個歉,然后賠償相應的精神損失費就好了。”張凱斌也得做出個姿態,但是他相信林福章肯定會賣自己一個面子。

果不其然,林福章憤怒的說道:“這種人必須要開除!不僅給張局長的表妹造成了嚴重的身心傷害,對必康的整體形象也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一天都不能多呆!”

“林董,真不用,你看你真是太給我張某人面子了。”張凱斌沒想到林福章配合的如此之好,看來今后在某些手續方面還要再對必康大開綠燈才行。

“我沒想到在我的公司竟然會發生性質如此惡劣的行為,這和我的管理失職有關系,我先代表整個公司向殷女士道歉,希望張局長能夠幫我轉達。”林福章一臉沉重:“如果方便的話,我想明天去醫院看望她一下。”第018章說好今晚去我家

“不用不用,這個真不用,我表妹她休息兩天就可以了。”張凱斌連連擺手,他的情婦表妹可沒躺在醫院里,而是正在家里用刀子捅枕頭呢!

“那我就去家里探望吧,希望能夠給她減輕一些創傷。”林福章摩挲著茶杯,話鋒一轉,問道:“另外,不知道把張局長表妹給電暈的那個無法無天的家伙是誰?”“據說他是一個新來的員工,叫蘇銳。”張凱斌冷笑了一下,看林福章這態度,估計這個該死的蘇銳肯定會被開除!

等他灰溜溜的從必康滾蛋之后,自己再找人狠狠的收拾他一頓!至少在寧海的地界上,自己在白道黑道上可都認識不少的人!

等到收拾了蘇銳,那個殷秀美會對自己更加的死心塌地吧!據說這女人還有一個妹妹也是生的極美,什么時候把這一對姐妹花都搞上,那才是艷福齊天!想到這兒,張凱斌不禁咽了咽口水,心里已經開始盤算著什么時候和殷秀美的妹妹一起出來吃頓飯了!

“蘇銳?張局長,你確定電暈殷秀美女士的人叫蘇銳?”林福章看起來有些艱難的說道,感覺就跟吃飯被噎住了一樣。

張凱斌臉上的笑容更冷,說道:“林董,我張某人也不是不識好歹,如果我真的讓林董為難,那么就權當我今天沒有來過好了。”

“張局長,你且聽我給你解釋。”林福章按住了張凱斌的手,說道:“不是我不給張局長面子,實在是這件事情太特殊了。如果換做是別人,我還真的就毫不猶豫的給開除了,而且一定會讓警察追究他的刑事責任,可是這個蘇銳真的不一樣!”

“哦?聽林董的口氣,難道說這個蘇銳的身份很不一般?”張凱斌一邊說著,一邊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林福章,似乎要證實對方是不是假裝的。

“不用不用,這個真不用,我表妹她休息兩天就可以了。”張凱斌連連擺手,他的情婦表妹可沒躺在醫院里,而是正在家里用刀子捅枕頭呢!

“那我就去家里探望吧,希望能夠給她減輕一些創傷。”林福章摩挲著茶杯,話鋒一轉,問道:“另外,不知道把張局長表妹給電暈的那個無法無天的家伙是誰?”“據說他是一個新來的員工,叫蘇銳。”張凱斌冷笑了一下,看林福章這態度,估計這個該死的蘇銳肯定會被開除!

等他灰溜溜的從必康滾蛋之后,自己再找人狠狠的收拾他一頓!至少在寧海的地界上,自己在白道黑道上可都認識不少的人!

等到收拾了蘇銳,那個殷秀美會對自己更加的死心塌地吧!據說這女人還有一個妹妹也是生的極美,什么時候把這一對姐妹花都搞上,那才是艷福齊天!想到這兒,張凱斌不禁咽了咽口水,心里已經開始盤算著什么時候和殷秀美的妹妹一起出來吃頓飯了!

“蘇銳?張局長,你確定電暈殷秀美女士的人叫蘇銳?”林福章看起來有些艱難的說道,感覺就跟吃飯被噎住了一樣。

張凱斌臉上的笑容更冷,說道:“林董,我張某人也不是不識好歹,如果我真的讓林董為難,那么就權當我今天沒有來過好了。”

“張局長,你且聽我給你解釋。”林福章按住了張凱斌的手,說道:“不是我不給張局長面子,實在是這件事情太特殊了。如果換做是別人,我還真的就毫不猶豫的給開除了,而且一定會讓警察追究他的刑事責任,可是這個蘇銳真的不一樣!”

“哦?聽林董的口氣,難道說這個蘇銳的身份很不一般?”張凱斌一邊說著,一邊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林福章,似乎要證實對方是不是假裝的。

“不用不用,這個真不用,我表妹她休息兩天就可以了。”張凱斌連連擺手,他的情婦表妹可沒躺在醫院里,而是正在家里用刀子捅枕頭呢!

“那我就去家里探望吧,希望能夠給她減輕一些創傷。”林福章摩挲著茶杯,話鋒一轉,問道:“另外,不知道把張局長表妹給電暈的那個無法無天的家伙是誰?”“據說他是一個新來的員工,叫蘇銳。”張凱斌冷笑了一下,看林福章這態度,估計這個該死的蘇銳肯定會被開除!

等他灰溜溜的從必康滾蛋之后,自己再找人狠狠的收拾他一頓!至少在寧海的地界上,自己在白道黑道上可都認識不少的人!

等到收拾了蘇銳,那個殷秀美會對自己更加的死心塌地吧!據說這女人還有一個妹妹也是生的極美,什么時候把這一對姐妹花都搞上,那才是艷福齊天!想到這兒,張凱斌不禁咽了咽口水,心里已經開始盤算著什么時候和殷秀美的妹妹一起出來吃頓飯了!

“蘇銳?張局長,你確定電暈殷秀美女士的人叫蘇銳?”林福章看起來有些艱難的說道,感覺就跟吃飯被噎住了一樣。

張凱斌臉上的笑容更冷,說道:“林董,我張某人也不是不識好歹,如果我真的讓林董為難,那么就權當我今天沒有來過好了。”

“張局長,你且聽我給你解釋。”林福章按住了張凱斌的手,說道:“不是我不給張局長面子,實在是這件事情太特殊了。如果換做是別人,我還真的就毫不猶豫的給開除了,而且一定會讓警察追究他的刑事責任,可是這個蘇銳真的不一樣!”

“哦?聽林董的口氣,難道說這個蘇銳的身份很不一般?”張凱斌一邊說著,一邊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林福章,似乎要證實對方是不是假裝的。

“不用不用,這個真不用,我表妹她休息兩天就可以了。”張凱斌連連擺手,他的情婦表妹可沒躺在醫院里,而是正在家里用刀子捅枕頭呢!

“那我就去家里探望吧,希望能夠給她減輕一些創傷。”林福章摩挲著茶杯,話鋒一轉,問道:“另外,不知道把張局長表妹給電暈的那個無法無天的家伙是誰?”“據說他是一個新來的員工,叫蘇銳。”張凱斌冷笑了一下,看林福章這態度,估計這個該死的蘇銳肯定會被開除!

等他灰溜溜的從必康滾蛋之后,自己再找人狠狠的收拾他一頓!至少在寧海的地界上,自己在白道黑道上可都認識不少的人!

等到收拾了蘇銳,那個殷秀美會對自己更加的死心塌地吧!據說這女人還有一個妹妹也是生的極美,什么時候把這一對姐妹花都搞上,那才是艷福齊天!想到這兒,張凱斌不禁咽了咽口水,心里已經開始盤算著什么時候和殷秀美的妹妹一起出來吃頓飯了!

“蘇銳?張局長,你確定電暈殷秀美女士的人叫蘇銳?”林福章看起來有些艱難的說道,感覺就跟吃飯被噎住了一樣。

張凱斌臉上的笑容更冷,說道:“林董,我張某人也不是不識好歹,如果我真的讓林董為難,那么就權當我今天沒有來過好了。”

“張局長,你且聽我給你解釋。”林福章按住了張凱斌的手,說道:“不是我不給張局長面子,實在是這件事情太特殊了。如果換做是別人,我還真的就毫不猶豫的給開除了,而且一定會讓警察追究他的刑事責任,可是這個蘇銳真的不一樣!”

“哦?聽林董的口氣,難道說這個蘇銳的身份很不一般?”張凱斌一邊說著,一邊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林福章,似乎要證實對方是不是假裝的。

“不用不用,這個真不用,我表妹她休息兩天就可以了。”張凱斌連連擺手,他的情婦表妹可沒躺在醫院里,而是正在家里用刀子捅枕頭呢!

“那我就去家里探望吧,希望能夠給她減輕一些創傷。”林福章摩挲著茶杯,話鋒一轉,問道:“另外,不知道把張局長表妹給電暈的那個無法無天的家伙是誰?”“據說他是一個新來的員工,叫蘇銳。”張凱斌冷笑了一下,看林福章這態度,估計這個該死的蘇銳肯定會被開除!

等他灰溜溜的從必康滾蛋之后,自己再找人狠狠的收拾他一頓!至少在寧海的地界上,自己在白道黑道上可都認識不少的人!

等到收拾了蘇銳,那個殷秀美會對自己更加的死心塌地吧!據說這女人還有一個妹妹也是生的極美,什么時候把這一對姐妹花都搞上,那才是艷福齊天!想到這兒,張凱斌不禁咽了咽口水,心里已經開始盤算著什么時候和殷秀美的妹妹一起出來吃頓飯了!

“蘇銳?張局長,你確定電暈殷秀美女士的人叫蘇銳?”林福章看起來有些艱難的說道,感覺就跟吃飯被噎住了一樣。

張凱斌臉上的笑容更冷,說道:“林董,我張某人也不是不識好歹,如果我真的讓林董為難,那么就權當我今天沒有來過好了。”

“張局長,你且聽我給你解釋。”林福章按住了張凱斌的手,說道:“不是我不給張局長面子,實在是這件事情太特殊了。如果換做是別人,我還真的就毫不猶豫的給開除了,而且一定會讓警察追究他的刑事責任,可是這個蘇銳真的不一樣!”

“哦?聽林董的口氣,難道說這個蘇銳的身份很不一般?”張凱斌一邊說著,一邊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林福章,似乎要證實對方是不是假裝的。

(紫瑯文學)

最強狂兵 第017章 興師問罪

推薦小說: 誤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 | 重生之都市修仙 | 不死武尊 | 建造師該拿什么輸出 | 易筋經 | 公子留仙 | 名門閨戰 | 衣香 | 變身女明星 | 武唐攻略 | 百世重修 | 乘龍 | 天行 | 官運 | 凌天傳說 | 玩轉極品人生 | 當家主母 | 明星養成系統 | 韓四當官 | 圍棋傳奇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超神學院武道天使之旅 | 不合格的大魔王 | 木葉之老婆大大是輝夜 | 穿越財富人生 | 逆成長巨星 | 拜見教主大人 | 我的時間會跳躍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萬古最強部落 | 問道紅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