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最強狂兵 >> 目錄 >> 第011章 姑爺發話了
 

第011章 姑爺發話了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作者:烈焰滔滔  分類: 扮豬吃虎 | 熱血 | 爽文 | 稱霸都市 | 最強狂兵 | 烈焰滔滔 
 
最強狂兵 第011章 姑爺發話了
本來,因為蘇銳昨天晚上的驚艷表現,并且還救了自己一命,林傲雪對他的印象有了稍稍的改觀,可是她卻沒想到,自己才剛一來上班,就聽到蘇銳在保安室里大吹特吹!

這個家伙,居然說自己不讓他上床,真是太可惡了!

可是林傲雪卻沒想到,她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卻造成了更深的誤會!

誰不讓你上床了?

這句話的意思大概便是——我一直有讓你上床!

兩個保安本來對蘇銳的話還十分的懷疑,可是聽了林傲雪所說的之后,對蘇銳便是確信無疑了!倆人都睡在一起了,看來人家確實是小兩口鬧別扭,自己就別跟著瞎摻和了!

蘇銳聞言,嘿嘿直笑,也不點明。

林傲雪卻還沒意識到自己話語中的歧義,依舊氣呼呼的說道:“昨天晚上不是說好要去我家的嗎?你跑到哪里去了?”

兩個保安一聽,那還得了,總裁都說了讓蘇銳昨晚去她家了,感情這個哥們真的是必康的乘龍快婿啊!

小兩口吵架,生人勿近生人勿近,兩個保安眼觀鼻鼻觀心,一臉的淡定,當做什么都沒有聽到!

可是,這絕對是重磅新聞啊!寧海商界的第一美女,不僅有了男朋友,而且早就睡到一張床上了!

從此必康集團就有了新姑爺了!

蘇銳真的要憋不住笑了,他知道,林傲雪說的是自己答應要去林家別墅給檢查竊聽裝置一事,可是這小妞為什么說話總喜歡漏掉關鍵的信息?這真是美麗的誤會啊!

看著兩個保安豬哥一樣的表情,蘇銳心里大爽,走到林傲雪跟前,嘿嘿樂道:“傲雪,咱們倆人的事情私下里說,別讓外人看笑話。”

林傲雪轉身就走,這個家伙實在是太可惡了,話里話外人前人后都在占自己的便宜。

蘇銳小跑著跟在后面,還不忘給兩個保安和前臺小妹遞去一個“大家都懂”的眼神。

“我依然堅持原來的決定,如果你在市場部一個星期的銷售額達不到一百萬,就立刻離開必康,我不想再看到你。”

蘇銳頓時不爽了:“林傲雪,昨天晚上如果不是我,說不定你早就被那些流氓給擄走了,現在來恩將仇報了?”

林傲雪的表情一滯,似乎她也覺得自己有些苛刻了,可是眼前的這個家伙也實在太可惡了啊。

“林傲雪,你以為你長得漂亮就可以隨便刁難人嗎?哥哥偏不吃這一套!”蘇銳說完,電梯門正好打開,率先走了出去。

你以為你長得漂亮就可以隨便

刁難人嗎?

看著蘇銳憤憤的背影,林傲雪冷哼一聲,可是就連自己也沒有覺察到,在冷哼的同時,她的唇角牽起了一絲微不可查的弧度。

蘇銳到了市場部之后,在座位上大大咧咧的坐下,他又不需要出去跑業務,干脆打開電腦,正好觀看nba常規賽的直播。

只是,看了不多一會兒,蘇銳就開始憤憤罵道:“特里斯這個笨蛋,上次不是告訴他不要這樣單打獨斗了嗎?頭腦一發熱就蠻干,等老子回去,一定罰你投兩萬個三分球!”

如果旁邊有球迷的話,一定會覺得蘇銳是在大言不慚,要知道,特里斯可是去年nba的最佳新秀,炙手可熱,球迷眾多!

這個時候,業務一組的組長曹天平走過來,現在的他可不敢在蘇銳面前托大,這可是董事長親自來請吃飯的紅人啊。

而且最關鍵的是,蘇銳竟然能夠搞到唐妮蘭朵兒的最新無刪減版的電影,作為鐵桿大齡粉絲的曹天平必須得好好的巴結巴結自己的“下屬”。

曹天平拉過一張凳子,湊到蘇銳的身邊,說道:“咳咳,蘇銳,什么時候能再幫我弄到蘭朵兒的新歌mv啊,據說還有七天就要了。”

蘇銳一臉鄙視的看著曹天平那沒出息的樣子:“還有七天才?那著什么急啊,就七天后給你得了。”

“真的?說話算數?”曹天平頓時喜形于色!

“廢話,我有必要在這種小事上騙你嗎?”蘇銳翻了翻白眼。

“這還是小事?簡直就是天大的事!”曹天平興奮的直搓手:“中午我請你在食堂吃飯!”

“在食堂請客吃飯?”

蘇銳撇了撇嘴:“真是小氣鬼。”

曹天平嘿嘿直笑:“我們食堂的飯菜也是很不錯的,你嘗過之后保證忘不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渾身散發著香氣的女人站到了蘇銳和曹天平的身后,冷笑兩聲:“曹大組長,上班時間違反公司規定在這里看比賽視頻,怪不得你們一組的業績老是上不去,你可要當心,不要在月末考核的時候輸的太慘啊。”

“阿嚏!”

蘇銳被那刺鼻的香水味弄的鼻子里癢癢的,忍不住的打了個噴嚏。他一邊抽著鼻子,一邊轉過身,看到了一個穿著紅色職業裝的女人。

“我說這位大姐,你身上是不是倒了整整一瓶山寨香水啊?味道怎么那么沖?”蘇銳捏著鼻子說道。

“你在喊誰大姐?”殷秀美頓時柳眉倒豎,身為二組組長的她,本有心來一組炫耀一下業績,順帶鄙視一下

曹天平,卻沒想到遇見這么一個不著四六的新人,自己才三十一歲啊,怎么能喊自己大姐?

殷秀美真想撕爛蘇銳的這張破嘴。

“這是二組組長殷秀美。”曹天平的面色有些不快,這個女人總是咄咄逼人,眼睛長在頭頂上,稍微有點業績就能把尾巴翹到天上去。

此人在公司里的人緣很差,但是據說她的“遠方表哥”是寧海市商務局的副局長,因此沒人敢惹。

也正是因為有著這樣一層關系,殷秀美的業績非常好,每次跑業務的時候,都會讓表哥事先給人家打個電話照顧一下,別人一聽是寧海市商務局副局長介紹來的生意,立刻就忙不迭的答應下來,銷售業績怎么可能上不去?

“當然是說你了啊。”蘇銳翻了翻白眼:“不喊你大姐,難道喊你小姐?”

“噗!”曹天平正準備喝水,結果聽到蘇銳的話,一時沒憋住,竟然噴了殷秀美一身!

那身價值不菲的紅色職業裝上,立時被染上了黃色的茶水,還有……曹天平的口水!

殷秀美看著滴水的衣服,氣的一聲尖叫:“你們一組的人都是混蛋!混蛋!”

頓時,整個聯合辦公區域的目光都朝這邊集中過來!

殷秀美丟了面子,失態的叫道:“都看什么看,看什么看!”

眾人見怪不怪,連忙把頭轉過去,生怕沾了這女人的晦氣。

蘇銳勾搭著曹天平的肩膀,說道:“估摸著這大姐臉上的粉得有一斤重吧。”

曹天平平時從來不敢惹殷秀美,但此時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的答道:“嗯,我看差不多,這些粉夠做倆發面餅的。”

“你們兩個該死的混蛋!”聽到蘇銳和曹天平的議論,失態的殷秀美更加失態,平日里都是她欺負別人,哪里容得下別人欺負她?

“曹天平,我的衣服是瓦薩馳今年的新款,八千多塊呢!被你弄成了這個樣子,你得賠給我!”

曹天平一聽又慫了,雖然他的工資和提成加起來也不差,但八千多塊可不是個小數字,如果這個女人真的不依不饒,接下來還真的沒法收場。

不就是噴了一口茶水么,至于嗎?

蘇銳撇了撇嘴,聳了聳肩,露出一副無賴相:“我們就不賠,有本事你從我們工資里扣啊?”

“你……”殷秀美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氣的又是一聲分貝極高的尖叫!

“你這大姐還給臉不要臉了,是哪里來的潑婦?在這里大喊大叫的,信不信我讓保安把你給帶走啊?”蘇銳

揉了揉被耳朵,不爽的說道。

沒想到這次事情鬧的那么大,周圍的同事都在圍觀,卻沒有一個人上來勸架,足以見到殷秀美的人緣差到了什么樣的地步。

殷秀美憤怒地想到:這件事情絕對不能這么算了!如果這時候讓步,那么自己以后在公司也別想抬得起頭了!

“好啊,你就讓那些廢物保安過來,看看是他們能把我弄走,還是把你弄走!”

殷秀美雙手叉腰:“無論如何,這件事情我都要追究到底!”

“那好吧,我們拭目以待好了。”

蘇銳拿起手機,問向曹天平:“保安值班室的號碼多少?”

曹天平飛快的說了一個號碼,蘇銳撥了過去之后,道:“喂,我是蘇銳,對對對,就是我,市場部有個潑婦在鬧事,你們快點來把她給我拖出去斬了。”

拖出去斬了?

感受到四周異樣的目光,蘇銳這才意識到自己口誤了,連忙糾正道:“這個先不能斬,拖出去算了。”

曹天平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看起來實在憋不住笑的他又一口茶水噴了出去!

不偏不倚,正好噴中了殷秀美的小腹以下!

殷秀美的裙子也濕了一大塊!就像是尿了褲子一樣!

“我一定要讓你們付出代價的!一定!”

殷秀美一拍桌子,這個女人真是把聯合辦公區弄的雞飛狗跳,她似乎已經忘記了,總裁辦公室也在同一層樓呢!

而此時,保安室中的幾個人正匆忙拿著電棍往外面沖呢。

“快快快,咱們集團的姑爺發話了,難得有用得上咱們的地方,一定要好好表現啊!多喊幾個弟兄,一起上!”

這個渾身上下熟的滴水的女人從落地玻璃里清晰的看到這一幕,她搖了搖頭,竟然隔著玻璃對蘇銳悄悄豎了個大拇指,順帶著一個媚眼拋了過去。

“絕對是一個女妖精。”蘇銳面對這樣的挑釁,怎能示弱,他的眼光直接從薛如云的臉轉移到下方那兩座高聳的山峰之上,而后眼睛眨了眨。

后者似乎沒看到這一幕,反而站起身來,風情萬種的伸了個懶腰,一身的曲線盡顯無余,然后轉身走進里面的個人休息室。

“看來這個叫殷秀美的女人實在是不討人喜歡,連自己的總監都不幫忙,人緣是差到了極點啊。”蘇銳把目光從薛如云的完美身段上轉移開,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看薛如云的眼光中雖然色瞇瞇的,但卻沒有一點的成分。

“曹天平,你們兩個該死的家伙,必須賠償我這套衣服,還有精神損失費,兩萬塊!”殷秀美還在不依不饒,這個女人真是正兒八經的潑婦,不知哪個男人才能降得住。

老曹同志本來就有些慫,再加上這市場部有些陰盛陽衰,因此即便今天已經勇敢了許多,但面對咄咄逼人后.臺強硬的殷秀美,他還是有些接不上話,畢竟,吵架總是女人才在行的。

蘇銳一聽,臉上頓時冒出幾條黑線,這老曹真是爛泥扶不上墻啊,賠償五十塊,虧你好意思說得出口,究竟是不是個男人啊。

“我還是沒聽見啊!”曹天平無奈的說道,這蘇銳也真是的,對面還有一個母老虎虎視眈眈,你卻在這里說什么悄悄話!

“我是說!”蘇銳的聲音忽然提高了八度,用力喊道:“我是說這個女人的胸部那么大,你說是不是里面填的硅膠啊!”

這個渾身上下熟的滴水的女人從落地玻璃里清晰的看到這一幕,她搖了搖頭,竟然隔著玻璃對蘇銳悄悄豎了個大拇指,順帶著一個媚眼拋了過去。

“絕對是一個女妖精。”蘇銳面對這樣的挑釁,怎能示弱,他的眼光直接從薛如云的臉轉移到下方那兩座高聳的山峰之上,而后眼睛眨了眨。

后者似乎沒看到這一幕,反而站起身來,風情萬種的伸了個懶腰,一身的曲線盡顯無余,然后轉身走進里面的個人休息室。

“看來這個叫殷秀美的女人實在是不討人喜歡,連自己的總監都不幫忙,人緣是差到了極點啊。”蘇銳把目光從薛如云的完美身段上轉移開,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看薛如云的眼光中雖然色瞇瞇的,但卻沒有一點的成分。

“曹天平,你們兩個該死的家伙,必須賠償我這套衣服,還有精神損失費,兩萬塊!”殷秀美還在不依不饒,這個女人真是正兒八經的潑婦,不知哪個男人才能降得住。

老曹同志本來就有些慫,再加上這市場部有些陰盛陽衰,因此即便今天已經勇敢了許多,但面對咄咄逼人后.臺強硬的殷秀美,他還是有些接不上話,畢竟,吵架總是女人才在行的。

蘇銳一聽,臉上頓時冒出幾條黑線,這老曹真是爛泥扶不上墻啊,賠償五十塊,虧你好意思說得出口,究竟是不是個男人啊。

“我還是沒聽見啊!”曹天平無奈的說道,這蘇銳也真是的,對面還有一個母老虎虎視眈眈,你卻在這里說什么悄悄話!

“我是說!”蘇銳的聲音忽然提高了八度,用力喊道:“我是說這個女人的胸部那么大,你說是不是里面填的硅膠啊!”

這個渾身上下熟的滴水的女人從落地玻璃里清晰的看到這一幕,她搖了搖頭,竟然隔著玻璃對蘇銳悄悄豎了個大拇指,順帶著一個媚眼拋了過去。

“絕對是一個女妖精。”蘇銳面對這樣的挑釁,怎能示弱,他的眼光直接從薛如云的臉轉移到下方那兩座高聳的山峰之上,而后眼睛眨了眨。

后者似乎沒看到這一幕,反而站起身來,風情萬種的伸了個懶腰,一身的曲線盡顯無余,然后轉身走進里面的個人休息室。

“看來這個叫殷秀美的女人實在是不討人喜歡,連自己的總監都不幫忙,人緣是差到了極點啊。”蘇銳把目光從薛如云的完美身段上轉移開,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看薛如云的眼光中雖然色瞇瞇的,但卻沒有一點的成分。

“曹天平,你們兩個該死的家伙,必須賠償我這套衣服,還有精神損失費,兩萬塊!”殷秀美還在不依不饒,這個女人真是正兒八經的潑婦,不知哪個男人才能降得住。

老曹同志本來就有些慫,再加上這市場部有些陰盛陽衰,因此即便今天已經勇敢了許多,但面對咄咄逼人后.臺強硬的殷秀美,他還是有些接不上話,畢竟,吵架總是女人才在行的。

蘇銳一聽,臉上頓時冒出幾條黑線,這老曹真是爛泥扶不上墻啊,賠償五十塊,虧你好意思說得出口,究竟是不是個男人啊。

“我還是沒聽見啊!”曹天平無奈的說道,這蘇銳也真是的,對面還有一個母老虎虎視眈眈,你卻在這里說什么悄悄話!

“我是說!”蘇銳的聲音忽然提高了八度,用力喊道:“我是說這個女人的胸部那么大,你說是不是里面填的硅膠啊!”

這個渾身上下熟的滴水的女人從落地玻璃里清晰的看到這一幕,她搖了搖頭,竟然隔著玻璃對蘇銳悄悄豎了個大拇指,順帶著一個媚眼拋了過去。

“絕對是一個女妖精。”蘇銳面對這樣的挑釁,怎能示弱,他的眼光直接從薛如云的臉轉移到下方那兩座高聳的山峰之上,而后眼睛眨了眨。

后者似乎沒看到這一幕,反而站起身來,風情萬種的伸了個懶腰,一身的曲線盡顯無余,然后轉身走進里面的個人休息室。

“看來這個叫殷秀美的女人實在是不討人喜歡,連自己的總監都不幫忙,人緣是差到了極點啊。”蘇銳把目光從薛如云的完美身段上轉移開,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看薛如云的眼光中雖然色瞇瞇的,但卻沒有一點的成分。

“曹天平,你們兩個該死的家伙,必須賠償我這套衣服,還有精神損失費,兩萬塊!”殷秀美還在不依不饒,這個女人真是正兒八經的潑婦,不知哪個男人才能降得住。

老曹同志本來就有些慫,再加上這市場部有些陰盛陽衰,因此即便今天已經勇敢了許多,但面對咄咄逼人后.臺強硬的殷秀美,他還是有些接不上話,畢竟,吵架總是女人才在行的。

蘇銳一聽,臉上頓時冒出幾條黑線,這老曹真是爛泥扶不上墻啊,賠償五十塊,虧你好意思說得出口,究竟是不是個男人啊。

“我還是沒聽見啊!”曹天平無奈的說道,這蘇銳也真是的,對面還有一個母老虎虎視眈眈,你卻在這里說什么悄悄話!

“我是說!”蘇銳的聲音忽然提高了八度,用力喊道:“我是說這個女人的胸部那么大,你說是不是里面填的硅膠啊!”

這個渾身上下熟的滴水的女人從落地玻璃里清晰的看到這一幕,她搖了搖頭,竟然隔著玻璃對蘇銳悄悄豎了個大拇指,順帶著一個媚眼拋了過去。

“絕對是一個女妖精。”蘇銳面對這樣的挑釁,怎能示弱,他的眼光直接從薛如云的臉轉移到下方那兩座高聳的山峰之上,而后眼睛眨了眨。

后者似乎沒看到這一幕,反而站起身來,風情萬種的伸了個懶腰,一身的曲線盡顯無余,然后轉身走進里面的個人休息室。

“看來這個叫殷秀美的女人實在是不討人喜歡,連自己的總監都不幫忙,人緣是差到了極點啊。”蘇銳把目光從薛如云的完美身段上轉移開,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看薛如云的眼光中雖然色瞇瞇的,但卻沒有一點的成分。

“曹天平,你們兩個該死的家伙,必須賠償我這套衣服,還有精神損失費,兩萬塊!”殷秀美還在不依不饒,這個女人真是正兒八經的潑婦,不知哪個男人才能降得住。

老曹同志本來就有些慫,再加上這市場部有些陰盛陽衰,因此即便今天已經勇敢了許多,但面對咄咄逼人后.臺強硬的殷秀美,他還是有些接不上話,畢竟,吵架總是女人才在行的。

蘇銳一聽,臉上頓時冒出幾條黑線,這老曹真是爛泥扶不上墻啊,賠償五十塊,虧你好意思說得出口,究竟是不是個男人啊。

“我還是沒聽見啊!”曹天平無奈的說道,這蘇銳也真是的,對面還有一個母老虎虎視眈眈,你卻在這里說什么悄悄話!

“我是說!”蘇銳的聲音忽然提高了八度,用力喊道:“我是說這個女人的胸部那么大,你說是不是里面填的硅膠啊!”

最強狂兵 第011章 姑爺發話了

推薦小說: 官路彎彎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械醫 | 武道至尊 | 修羅武神 | 棄婦的極致重生 | 新唐遺玉 |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 百煉飛升錄 | 重生之溫婉 | 最強狂兵 | 移動藏經閣 | 校園全能高手 | 無敵升級王 | 特種神醫 | 莽荒紀 | 無敵天下 | 崛起之華夏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大唐小郎中 
上一章  |  最強狂兵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天牧 | 重生五零巧媳婦 |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 唐朝大首富 | 大升級時代 | 醫武傳奇 | 末世生物車 | 山里漢子,追妻忙 | 八零甜妻萌寶寶 | 空降男神住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