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目錄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我可以親你嗎?
 

第五百八十八章 我可以親你嗎?


更新時間:2021年08月19日  作者:海底熔巖  分類:  | 青春日常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海底熔巖 
 
鎮守府求生指北 第五百八十八章 我可以親你嗎?
隨機推薦:

“根據全日本弓道連盟的官方定論,射箭的基本動作總共可以分出八個程序,透過這個清晰明確的射術分節,使得弓道的傳授、說明及指導工作方面都顯得更有效率……”

“足踏み說的是我們面相箭靶時,兩腳踏開的動作。然后胴造り就是做妥步履基礎后,所作出的穩定上半身的動作。弓構え是把箭搭在弓上的準備動作。起し是箭上弦后,以兩只手分別把搭好位置的弓與箭高舉過頭的動作……”

“然后弓道的流派很少,各有特點,難言高下,大致分為……”

這個下午的瑞鶴格外熱情,再也不是以前那樣隨便擺出一個姿勢就完了。

蘇夏雙手抱胸靠在屋檐下的柱子上,聽著那個栗色短發的少女侃侃而談。少女的心情很好的樣子,他也跟著開心了起來。

蘇夏知道自己的習慣如何,看書啊、看視頻啊、聽課啊什么的,看過、聽過過后就忘,非要結合做題或是親自上手操作才能記得東西。一直以來不管考駕照、考公、裝電腦、裝系統又或者游戲打boss什么都是那樣。

“瑞鶴示范下。”蘇夏提議。

“好。”瑞鶴拿起和弓,那把超過她身高的和弓不是她的艦裝一部分,而是另外購買、定制的,隨后擺開架勢,“注意看……這就是足踏み,像是我這么站,腳這么……然后這就是胴造り了……”

瑞鶴說著聲音停下來,不是因為她忘記應該怎么說了,主要是因為蘇夏此時走到她的身后,左手握著和弓握著她的手,右手勾著弓弦握著她的手,熱氣噴在她的耳朵上。

“是這樣嗎?”蘇夏問。

“差,”瑞鶴感覺有些心猿意馬,臉上稍微有點熱,“差不多就這樣吧。”

不僅僅是瑞鶴心猿意馬,蘇夏站在瑞鶴身后,低著頭看著她的頸脖,后頸纖細優美的線條,少女體香在鼻尖環繞,耳邊傳來少女輕微的喘息,兩姐妹的頸脖同樣漂亮,心臟跳得有些厲害,說道:“這樣就可以拉弓了吧。”

“可以了。”瑞鶴在蘇夏提醒好幾聲后反應過來。

瑞鶴負責瞄準,蘇夏負責開弓。

十環有點難,最起碼不會再脫靶了。

“射中了。”蘇夏盯著箭靶上的箭矢興奮說,射完箭也沒有放開瑞鶴的意思。

“嗯。”瑞鶴感覺有些在意,當然不是討厭兩個人那么親近,不如說十分期待。

“我就說可以的。”蘇夏想要咬咬瑞鶴的耳朵,“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不是你我可以射中十環。”瑞鶴說,掩飾開心。

沒有艦娘能夠拒絕來自提督的甜言蜜語,不管這個甜言蜜語是否土味情話。事實上重點壓根不是甜言蜜語,而是人。好像女孩子說她喜歡會做飯的男人,其實她喜歡的是有八塊腹肌的大帥哥做飯,而不是飯店里肥胖、油膩的廚師。

“沒有瑞鶴我只能脫靶。”蘇夏笑了笑說,“離開瑞鶴就不行了。”

蘇夏射箭的水平不行,花言巧語就不同了,一擊必殺,正中瑞鶴的靶心。瑞鶴不知道說什么了,支支吾吾片刻打算蒙混過關,努力歪頭說道:“不要在我的耳邊說話……癢癢的。”

蘇夏呵呵笑,他知道瑞鶴害羞了。微紅的耳朵是有力的證明。

蘇夏放開了瑞鶴,從瑞鶴的手中奪過和弓,自顧自拿來箭矢練習起來。經過瑞鶴的悉心傳授之后,他現在射箭的姿勢和動作像模像樣了,不過最后還是難逃脫靶的命運就是了。

又拿著和弓射了好幾箭后的蘇夏很快便虛了,徹底沒有力量了,酸痛的手臂讓他完全沒有力氣拉弓,他也不介意在瑞鶴面前暴露,當著瑞鶴的臉揉著胳膊,肱二頭肌、肱三頭肌,自言自語說道:“想不到射箭那么費力啊。”

“不然你以為呢?”瑞鶴故意沒有說她使用的弓可不是那種輕巧的玩具弓,而是真正可以殺人的弓,舉起來就需要很大力氣了,開弓更不容易。

蘇夏沒有多想,佩服說:“瑞鶴看起來那么纖細柔軟,想不到力氣那么大。”

瑞鶴皺了皺鼻子。

蘇夏東張西望,他發現這個射箭場附近連一張板凳也沒有,想了想坐在屋檐下的臺階上面。和風建筑基本是懸空的,屋內室外少不了臺階連接。

“好累啊。”蘇夏雙手支著后仰的身子,“瑞鶴過來。”

“干嘛?”瑞鶴問。

“我需要一個膝枕。”蘇夏說。翔鶴真的膝枕太棒了,有一說一還是不如扶桑豐腴的大腿,主要還是睡在扶桑的膝枕上看不到天空,不知道妹妹瑞鶴的膝枕柔軟程度如何。

“滾。”瑞鶴毫不客氣。

“不給就不給。”蘇夏說,“干嘛罵人啊。”

“我就罵人啊。”瑞鶴說著扯起幾根長長的發絲,手指繞呀繞的,“如果你肯叫我一聲瑞鶴姐姐大人,也不是不可以考慮給你膝枕。”

“瑞鶴阿姨。”蘇夏已經躺下了,“求求你了。”

“你要死啊,叫誰阿姨呢。”瑞鶴走到蘇夏的身邊,居高臨下看著他躺在木地板上面瞇著眼睛看著她,抬起穿著白襪的腳踩到他的身上,“提督很累是不是,讓我幫你按摩。”

“繼續,不要停。”蘇夏說。

“變態。”瑞鶴嫌棄地收回腳。作為女孩子的她永遠不是無恥男人的對手。

蘇夏笑得打滾。他對瑞鶴的足沒有什么興趣,但也不討厭就是了。

“瑞鶴昨天晚上幾點鐘睡覺的?”

“大概十二點吧。”

蘇夏想了想還是不要提他和翔鶴的事情比較好,又問道:“早上幾點起的?”

“七點鐘。”瑞鶴回答。

“那么早啊。”蘇夏說,他不敢想象那么早的事情起床。

“你以為我是你。”瑞鶴話說,“早睡早起身體好。”

“不是早睡早起身體好,而是規律作息身體好。”蘇夏糾正說。

閑聊著,蘇夏不知道怎么睡著了,等到迷迷糊糊醒過來,找到手機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的事情了。環顧四周,瑞鶴坐在臺階上玩手機,臺扇放在他的身邊對著他吹,有一個托盤,托盤上放著兩片西瓜和一片西瓜皮。

蘇夏本來想要繼續躺躺,老實說昨天休息得不太好,其中不怪翔鶴,主要怪他沒有自制力,看到西瓜后立刻坐了起來,伸手拿了一片,還有些冰的,說道:“十一月還有西瓜嗎?”

“十二月都有西瓜。”瑞鶴說,說是那么說,其實她也不了解。

“反季節大棚西瓜還是晚熟西瓜?”蘇夏捧著西瓜啃了口,“味道不錯。”

“不知道。”瑞鶴說,“反正好貴。”

“多少錢一斤?”蘇夏隨口問。

瑞鶴報了個數字,相當夸張的數字。

“那么貴?”蘇夏笑,“這瓜皮是金子做的,還是這瓜粒子是金子做的。”

瑞鶴眨了眨眼睛,她覺得她現在應該說點什么,又不知道說什么。

蘇夏也沒有說什么,很快吃完西瓜又躺下了,看著屋檐外面天空發呆,海鷗在天空盤旋,沉甸甸的積云低垂,說道:“我記得瑞鶴很喜歡雨云吧。

“為什么突然問這個?”瑞鶴說,“還好吧。”

“因為歷史的原因吧?”蘇夏說。

珊瑚海海戰中,瑞鶴與翔鶴一同擊沉列克星敦。與此同時,美軍也派出了艦載機對兩艦進行攻擊,但在艦長的指揮之下,瑞鶴成功的逃入雨云之下并在之后的空襲中毫發無傷。歷史上如此經歷的瑞鶴,肯定十分喜歡雨云吧。

“被人追殺無可奈何逃進云雨當中是什么美好的回憶嗎?”瑞鶴反問。

“你這是悲觀主義者。”蘇夏說,“換個角度來看,被追殺走投無路時通過雨云逃走,雨云不是惹人喜歡的好幫手嗎?”

“不知道。”瑞鶴笑,“我覺得航空母艦應該都不喜歡雨云,云雨影響艦載機。”

“你剛剛不是說還好嗎?”蘇夏說,“照你那么說的話,航空母艦也應該討厭夜晚,因為夜晚不能放飛、降落艦載機。”

瑞鶴笑。

“我喜歡那種好像滾滾濃煙一團團的云。”蘇夏說,“叫做卷云還是積云?”

“積云吧。”瑞鶴說,“我也不懂。”

“可惜很難看到了。”蘇夏掙扎著坐了起來,“瑞鶴不練箭了?”

瑞鶴放下手機,問道:“有何指教。”

“不然我們走走吧。”蘇夏提議。

“去哪里?”瑞鶴問。

“環島公路、海邊堤壩。”蘇夏說,“突然想去燈塔上面站站。”

瑞鶴看著天空,說道:“感覺要下雨了。”

“不會吧。”蘇夏說,沒有看到烏云啊,“走吧。”

蘇夏計劃穿過日系住宅區到環島公路,走過環島公路到海邊堤壩再到燈塔,誰知道兩個人剛剛走出箭道館,走進日系住宅區郁郁蔥蔥的樹林當中便遇到雨了,只能躲在樹下面。

“怎么突然下起雨來了。”蘇夏說。

“我早就說了要下雨,我的直覺很敏銳的。”瑞鶴坐在長椅上面捧著臉。

“天真的不黑啊。”蘇夏說。

“天不黑那就說明下不了多久。”瑞鶴武斷說,她也不懂。

“或許吧。”蘇夏想了想笑起來,“就算要下雨,也不能剛好卡在我們出門走到沒有辦法躲雨的地方就下雨啊……瑞鶴不是幸運鶴嗎……為什么會這樣,你是信濃偽裝的吧。”

信濃是鎮守府老倒霉蛋了。

“我是幸運鶴。”瑞鶴歪著頭看著蘇夏說,“為什么一出門就下雨呢?”

瑞鶴點點頭說道:“兩個人出門,其中一個是幸運鶴,問另外一個人是什么才會導致他們出門就遇到下雨,那么倒霉。”

“是霉逼吧。”蘇夏說。

“那個人又是誰呢?”瑞鶴問。

“幸運鶴的姐夫。”蘇夏笑了起來。

“誒?”瑞鶴愣了愣。

雨點打在樹葉上發出嘩嘩的聲音,作為落葉樹的鳳凰樹樹葉不斷被雨點打落。蘇夏看著從茂盛的樹冠樹隙低落的雨滴,雨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停,應該不會下太久吧,但是越來越大了,說道:“雨越來越大了,我們回去吧。”

“回去吧。”瑞鶴同意。

兩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最后蘇夏先走,冒著雨往日系住宅區跑。

雨越來越大,等到兩個人跑到日系住宅區屋檐下時,外面的雨已經是噼里啪啦的程度了。

蘇夏發現瑞鶴頭發濕漉漉貼在額前,弓道服濕透了浮現出隱隱約約的花紋。

瑞鶴發現蘇夏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當時雙手抱胸,說道:“看什么看……我回去洗澡了。”本來下午練習箭術就出了一身汗不舒服,現在又被雨淋濕了,必須洗澡了。

回到家,率先洗完澡出來的瑞鶴穿了一件舊牛仔褲搭配一件長袖襯衣,頭上身上可以聞到淡淡的洗發水和香皂的味道,光著腳在木地板上面走來走去,踩出的啪答腳步聲。

蘇夏緊隨其后洗了個澡,由于這里沒有他的衣服,只能穿著原來那身,上衣已經濕透了掛在屋檐下面晾干,不過褲子還可以穿,回到客廳只見瑞鶴坐在大開的門邊。門外是庭院。

她曲著雙腿,側臉枕在膝蓋上面,輕輕撫摸著腳趾,腳趾長度按順序遞減,線條流暢,珠圓玉潤,安靜地聽著雨聲想著什么的樣子。

“瑞鶴想什么呢?”蘇夏說。

“沒有。”瑞鶴抬起頭,微濕的頭發松松散散垂下,睫毛長長的翹起來。

瑞鶴發現蘇夏盯著著她,說道:“你看什么呢。”她的唇線分明,弧線美好,點頭微笑時兩頰若隱若現的酒窩。

“看什么啊……瑞鶴真漂亮。”蘇夏說,“我可以親親瑞鶴嗎?”

瑞鶴看著蘇夏,心臟咚咚狂跳著。

雨已經停了。中庭的的盆栽里積滿了透明的雨水,看來就像小小的水槽。空氣格外安靜,只有偶爾從屋檐落下的水珠打在地面發出啪嗒的聲音,添水蓄滿水的竹筒敲打在青色卵石上面發出清脆的咚的聲音。

瑞鶴盤著腿坐在木地板上,蘇夏跪在瑞鶴前面,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面,輕輕吻著她的嘴唇。

鎮守府求生指北 第五百八十八章 我可以親你嗎?

推薦小說: 修真四萬年 | 官途 | 凡人修仙傳 | 超品相師 | 翡翠王 | 都市無上仙醫 | 紈绔瘋子 | 仙路春秋 |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 無敵升級王 | 掌御星辰 | 無敵藥尊 | 超級拍賣行 | 造化之門 | 官路彎彎 | 特種神醫 | 仙逆 | 異世邪君 | 神話版三國 | 絕世高手在都市 
上一章  |  鎮守府求生指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我用閑書成圣人 | 財務自由了怎么辦 | 晉擊天下 | 科技之錘 | 大運通天 | 萬界競技,開局我選張三豐 | 重生年代小嬌妻有空間 | 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 | 聯盟語音包,扮演角色就變強 | 錦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