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目錄 >> 第四百五十七章 申論
 

第四百五十七章 申論


更新時間:2021年04月24日  作者:海底熔巖  分類:  | 青春日常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海底熔巖 
 
鎮守府求生指北 第四百五十七章 申論
每個人做題習慣不同。

有人習慣先看題目再看材料,然后根據題目如何留心材料內容。

有人習慣先看材料再看題目,這樣可以避免受到題目的影響,更容易發現一些材料當中隱藏的內容。

企業屬于后者,她喜歡先看材料再看到題目,首先認認真真過一遍材料。

材料一:

魏晴晴是一個提督,身材高挑,皮膚白皙,留著及肩的短發,喜歡運動,性格要強,不懼挑戰。她的秘書艦是戰列艦扶桑號,性格溫柔的大和撫子。她們經營鎮守府的理念頗有不同。

魏晴晴的目標是建設一個強大的鎮守府,為了這個目標每天安排艦娘進行各種各樣的演習、學習,遠征從未停止。魏晴晴信奉資源是賺出來的,艦娘越多遠征越多,更容易鎮壓深海艦娘打撈艦娘,而不是省出來的,每個月為了建造艦娘資源花個干凈。

扶桑號覺得鎮守府的發展不能那么激進。每天各種各樣的演習、學習很容易讓艦娘身心俱憊,每個月資源全部花光光會導致鎮守府沒有一點資源缺少抗風險能力。在這種情況下,一旦鎮守府遇到任何意外,很容易導致可怕的結局。

企業看完了材料一,可以肯定題目一是根據給定資料一歸納提督魏晴晴和秘書艦扶桑在鎮守府發展理念上的差異。然后要求內容全面,語言準確,條理清晰什么的。

企業大概想了想應該怎么回答,提督魏晴晴和秘書艦扶桑在鎮守府發展理念上的差異,無非提督魏晴晴激進派、秘書艦扶桑保守派。只是那么回答肯定不夠,還需要結合材料歸納得詳細,但又不能廢話,否則太啰嗦了會導致扣分。

為了方便寫字,列克星敦將一頭長發扎成馬尾,她正在看材料二。

材料二:

雷電交加的深夜,深海艦娘從四面八方襲來(如圖一),張市和李縣都在深海艦娘的攻擊范圍當中。其中張市擁有數百萬人口,是一個經濟和工業發達的城市。李縣是一個貧困的縣城。

燕尾鎮守府的艦娘數量不足,力量捉襟見肘。燕尾鎮守府發現問題嚴重,已經向艦娘總部和兄弟鎮守府發出求助,但是等待援軍過來必須時間。

列克星敦看完了材料二,翻過試卷看題目,題目二要求根據材料二給出的情報制定一份作戰計劃并說明理由。

列克星敦簡單地想了想,這個題目可不容易,看似只是要求你根據材料二給出的情報制定一份作戰計劃,其實涉及到方方面面。

深海艦娘數量龐大,但是鎮守府艦娘不多,必須合理配置擊敗深海艦娘。因為張市和李縣都在深海艦娘攻擊范圍當中,擊敗深海艦娘和保護城市誰更重要一些是一個問題。由于艦娘不多難以同時保護兩座城市,發達市和貧困縣又該如何選擇……反正到處都是坑。

華盛頓蹙著眉頭看材料三。

材料三:

鎮守府派系林立,英系看不起德系,德系又嫌棄英系,同時法系和英系、德系都有矛盾。

今天俾斯麥家的貓奧斯卡狠狠欺負了胡德家的貓生姜和魚餅一番,并搶走它們的小魚干。胡德恰好看到這一幕,她當時趕走了奧斯卡,并帶著她的生姜和魚餅找到俾斯麥要一個說法。

俾斯麥覺得只是三只貓打架而已,胡德有些小題大做了。

黎塞留因為提督最近一直親近英系,頻頻留宿英系艦娘的房間,對英系沒有好臉色。她站在德系一邊,幫著俾斯麥說話,表示寵物打架大人不應該過多摻和,另外兩只貓打不過一只貓稍微有點遜色了。

胡德嘲笑黎塞留,一再表示提督已經忘記黎塞留了。黎塞留本來就因為歷史上的“投石機行動”由胡德發起的對胡德心懷不滿,此時新仇舊恨激起了黎塞留心中的怒火。

華盛頓看著題目三直搖頭。問題三要求考生作為鎮守府的秘書艦完美解決奧斯卡欺負生姜、魚餅引發的英系、德系、法系大混戰,并提出整治鎮守府類似亂象的具體措施。

作為大律師的華盛頓首先想到通過規定解決問題,想一想清官難斷家務事,嚴厲的規定不能解決問題。是不是首先調解問題,又如何調解問題,然后定下規定……嚴厲的規定和懷柔一樣也不能少。

華盛頓剛剛準備動筆,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不管再怎么定規定,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如果缺少提督的話不管什么都是井中月、水中花。

華盛頓知道怎么寫了。材料三中的一直出現,但是沒有真正出現的提督是關鍵所在。

總而言之一共五個材料,一共五道題,全部是蘇夏、勝利號、毛奇和海倫娜精挑細選準備的。

就算蘇夏是一個水貨,海倫娜也好不到哪里去,毛奇更擅長軍事理論,勝利號可是“心狠手辣”的角色,恰好處于心情不爽當中,正愁不知道怎么發泄,全部發泄到題目上,保證不管你是企業、列克星敦、華盛頓又或者誰休想輕松過關。

蘇夏坐在講臺上面看著大家愁眉苦臉,為他出的題難倒大家而高興,突然感覺有些壞心眼。

蘇夏東張西望,他發現也不是所有人都愁眉苦臉的。哪怕威斯康星和十三號都表情凝重,衣阿華也在認真答題,蘇聯喝完了酒寫字速度極快,但是亞特蘭大依然眉飛色舞,不知道寫著什么,下筆如有神。

蘇夏格外關心秘書艦考試那么多考生當中唯一一個幼女蘇赫巴托爾,發現她咬著筆頭發呆。行測題可以靠蒙的,申論可蒙不了,必須實打實寫。蘇赫巴托爾堅持了一下,舉著筆好久一個字沒寫,最后放棄治療趴在桌子上面睡覺了。

夢里什么都有。

兩個小時考試時間看似很長,其實也就一下子而已。

“五點鐘到了,所有人停筆。”蘇夏于五點鐘準時站起來,催促大家交卷。

相比上午行測考試,實在不會隨便填一個什么答案都可以,幾乎沒有人拖拖沓沓。下午申論考試就不一樣了,五點鐘考試時間到了還有不少人根本沒有寫完。不是什么多么正規的考試,主要那些考生基本都是婚艦,也就是老婆大人,蘇夏沒有強行要求她們交卷,不過也就多給了五分鐘。

晚上改卷。

首先排除蘇赫巴托爾的考卷,因為她一個字都沒有寫,交的白卷。

蘇夏很有自知之明,他現在勉勉強強當一個提督,對于鎮守府管理等等不是那么了解,雖然一直在進步就是了,沒有資格給申論試卷評分,申論試卷評分全部交給勝利號,還有聲望幫幫忙。

“這個亞特蘭大……”安靜的辦公室突然響起勝利號嘆氣的聲音。

蘇夏本來在欣賞英王喬治五世的試卷,不得不說那些題目回答得真好,聽到勝利號的嘆氣聲,問道:“怎么了,亞特蘭大的試卷有什么問題嗎?”

“你看看就知道了。”勝利號把試卷遞向蘇夏。

蘇夏接過亞特蘭大的試卷,簡單看了看題目一的回答,默念:“提督魏晴晴太莽,秘書艦扶桑太慫。”

“沒有什么問題吧。”蘇夏說,“就是少了一些而已。”

“只是少了一些而已嗎?”勝利號反問。

蘇夏笑:“你又不是不知道亞特蘭大的性格,她跑過來參加秘書艦考試就是玩的。”

勝利號欲言又止,最后擺擺手:“算了、算了。”

辦公室又安靜下來。

大概半個小時過去。

蘇夏發現勝利號撫摸著胸口深呼吸,問道:“又有什么問題嗎。”

“提督你知道胡德是我們皇家海軍旗艦吧?”勝利號說。

“嗯。我知道。”蘇夏回答。

“胡德真的有能力做我們皇家海軍真正旗艦的,就算平胸也沒有影響……”勝利號放棄了,“我真的不知道她腦袋怎么長的了,是不是有坑。”

蘇夏早就知道胡德是一個殘念系美少女,他笑著從勝利號手中拿過胡德的試卷看起來。題目一沒有問題,寫得非常好,字也十分優美。題目二也沒有問題,思路清晰、邏輯縝密。然后題目三……

“我的生姜和魚餅怎么可能輸給死賊貓那一只奧斯卡。不要說生姜,魚餅的體重最起碼比奧斯卡多一個量級,生姜要比奧斯卡多兩個量級。都是貓,不是獅子和角馬,誰體重大誰有優勢……”蘇夏默念著胡德題目三的回答,哈哈笑起來。

“好好答題不行嗎。”勝利號說,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本來有希望拿高分的,現在一個大題一分也得不到……每一次,每一次都是關鍵時刻掉鏈子,好好的一個皇家海軍旗艦讓她整成皇家海軍吉祥物。”

“皇家海軍吉祥物也很可愛啊。”蘇夏好笑說,他喜歡胡德,喜歡糊德,迷糊眼鏡娘太可愛了。

勝利號斜著眼睛看蘇夏。

蘇夏看著試卷,說道:“不過說起來,胡德寫得真沒有什么問題,同一種動物肯定體重為尊,不然拳擊也不會有羽量級和輕量級之分了……我就算奧斯卡厲害一點,一打二真的難。”

“如果是肯特那一只兇猛的大老虎……”蘇夏想了想肯特那一只兇猛的大老虎體重如何,那一只兇猛的大老虎是可以把炮彈當做玩具玩的存在,“不能比,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改天真的可以試試,讓俾斯麥的奧斯卡和胡德的生姜、魚餅打一架……”蘇夏興奮說,突然發現勝利號盯著他,訕笑一下。

“你們真的是夫妻。”勝利號說,“一個樣。”

“什么啊……夫妻就一個樣嗎。”蘇夏說,“我和胡德是夫妻,我和聲望還是夫妻呢,我有一百多個婚艦。”

勝利號咬咬嘴唇,默不作聲,開始改卷。

行測只有選擇題,批改起來容易,半個小時時間綽綽有余。申論全部是問答題,而且動輒上千字回答,批改起來可不容易。

晚上十點鐘,蘇夏問道:“還有多少?”

勝利號回答:“還有一點了。”

蘇夏作為旁觀者有些過意不去,心想必須做點事情,問道:“勝利號、聲望你們繼續批改試卷吧,不用給我審核,我相信你們……我去帶點夜宵過來,你們想吃什么東西,點心還是燒烤?”

“隨便吧。”勝利號說。

蘇夏看向聲望。

“我也是。”聲望說。

蘇夏跑掉了,不久后帶來一大堆吃的,從點心、燒烤到奶茶、果汁應有盡有。多到必須扶桑幫他一起送過來。

“我就去拿一點夜宵,你們那么快就改完試卷了。”蘇夏看到勝利號靠在沙發背上面閉目養神。

“你真的不知道你去了多久嗎。”勝利號問。

蘇夏想了想笑起來,說道:“不要在意那些細節,吃夜宵,夜宵。”

勝利號睜開眼睛,拿了一串燒烤。

蘇夏發現聲望沒有動靜。

“聲望也吃啊。”蘇夏一邊提醒,一邊興致勃勃跑到聲望身邊,勝利號只是艦娘而已,好感度不知道。聲望可是婚艦,最喜歡的女仆長,不久前發生了再親密不過的關系,雙手放到她的肩膀上面,“辛苦聲望了,我幫聲望捏捏肩。”

“不用。”聲望說,“女仆怎么能讓主人幫忙捏肩。”

蘇夏現在已經知道對付聲望了,說道:“女仆聽主人的話。”

聲望微笑。

勝利號面若寒霜。這燒烤怎么沒有味道。

蘇夏發現扶桑看著那些批改完的試卷,身為鎮守府的艦娘怎么可能對誰是秘書艦不好奇,眼看扶桑想要翻翻那些試卷又不敢,害怕碰觸機密的樣子,說道:“扶桑隨便看,不要緊的……”

“剛好了。”蘇夏笑起來,“試卷改完了,但是沒有統計好吧……勝利號要吃夜宵,我要幫聲望捏肩搓背……抓壯丁了,扶桑你幫忙統計一下分數吧。”

“哦。”

最后蘇夏今天晚上是在扶桑房間留宿的。

鎮守府求生指北 第四百五十七章 申論

推薦小說: 都市無上仙醫 | 官途 | 超級拍賣行 | 完美世界 | 修真四萬年 | 凡人修仙傳 |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 全能奇才 | 仙路春秋 | 掌御星辰 | 無敵升級王 | 神話版三國 | 造化之門 | 異世邪君 | 寂靜殺戮 | 絕世唐門 | 武神空間 | 仙逆 | 官榜 | 絕世高手在都市 
上一章  |  鎮守府求生指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重生年代小嬌妻有空間 | 財務自由了怎么辦 | 我被禁區污染七十年 | 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 | 徒弟太勤奮顯得師父有點懶 | 我用閑書成圣人 | 消逝的魔環 | 我綁架了時間線 | 錦衣色 | 萬界競技,開局我選張三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