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目錄 >> 第兩百五十三章 不一樣的人,一樣的夜晚
 

第兩百五十三章 不一樣的人,一樣的夜晚


更新時間:2021年04月06日  作者:海底熔巖  分類:  | 青春日常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海底熔巖 
 
鎮守府求生指北 第兩百五十三章 不一樣的人,一樣的夜晚
本來吃完晚餐,便已經蠻晚了。

接著打了好一會兒牌,脫衣游戲。星座由于水平不咋的,運氣還不靠譜,連戰連敗,本來穿得厚厚實實的,到最后只剩下內衣。要不是作為姐姐的列克星敦連連放水,經常配合她出牌,最后絕對會被剝光光了。

然后一起吃了一個西瓜。其中薩拉托加一再聲討,那些日系開的超市賣的西瓜超貴的,偏偏只有那么一個地方賣,這是可恥的壟斷,希望蘇夏可以對那家超市進行罰款,以及拆分。

最后一起看了一下電影。電影看到一半,薩拉托加提起以密蘇里為女主角的MV,密蘇里是公主,黎塞留是騎士,拍得像模像樣。

便是這樣,很快便到了可以睡覺的時間。

哪怕大浴場那么晚了依然在營業,這個點就不方便跑了。星座沒有往外跑,就在家洗的澡,洗完澡換了一身棉布睡衣出來。

薩拉托加晚點洗澡,洗完澡換了一身吊帶睡裙出來。客廳一站,還想要姐夫評價一下,東張西望找不到人。客廳沒有,廚房沒有,陽臺也沒有,走廊也不見人。不僅僅姐夫找不到,姐姐也不在,她立刻就知道了這是怎么一回事。

雖然已經認識好久了,蘇夏還是第一次見到列克星敦的房間。

相比密蘇里的房間,她的房間小一點,沒有那么多家具,簡約溫暖。

眼看蘇夏一直站著,列克星敦說道:“提督隨便坐,不要拘謹。”

“不是拘謹……”蘇夏說,他其實還是有點在意、拘謹的,主要也是想要看看那些擺件。有相框,列克星敦、薩拉托加和星座三個人的合照。一塊琥珀。其中一個航空母艦的戰艦模型讓人格外在意,“這個是列克星敦號?”

既然擺在列克星敦的房間,肯定是列克星敦號吧。

“不是哦。”列克星敦說,“加加送給我的,薩拉托加號的戰艦模型,她的意思是把我送給姐姐……”

“你騙人,明明是列克星敦號。不要那么小看我啊,我是提督。”蘇夏說,他對艦娘一百個熟悉,對真正的戰艦就不是那么熟悉了。即便如此,也可以分得出列克星敦號和薩拉托加號。

列克星敦說道:“就是薩拉托加號。”

蘇夏說道:“如果是薩拉托加號,這個煙囪應該有一條黑色識別帶。”

在著名的“第九次艦隊演習”當中,薩拉托加在演習的一開始便脫離演習區域,后悄悄繞到了列克星敦方的后側,并遭遇了對方艦隊里的驅逐艦布雷克號,不僅欺騙了布雷克為自己護航,更是在護航結束后順手“擊沉”了布雷克號。

布雷克號不甘心失敗,違規發報給輕巡洋艦底特律號,底特律號在交戰后又不幸的發現自己竟然還沒有一艘航空母艦的火炮火力強。

由于這兩次頗有爭議的擊沉,薩拉托加號的煙囪從此多了一條黑色識別帶。但在后來的演習中,還是有被己方戰艦認錯導致誤擊的情況發生。

實際上薩拉托加和列克星敦還可以通過煙囪側面有無人員走道進行辨別,這也是在有煙囪涂裝之前為數不多,可以區分兩者的特征之一。

列克星敦笑道:“提督不是分得清楚列克星敦和加加嗎。”

“呵呵。當然分得清楚。”蘇夏干笑一下,由于平時沒少和加加背著列克星敦搞小動作,尤其是那個喜歡刺激的小姨子沒少扮她的姐姐,此時有點心虛,不知道列克星敦是不是知道一點什么東西。

蘇夏從組合柜旁邊走開,走到落地窗旁邊往外面看。列克星敦的房間,不同密蘇里她們的房間,落地窗外面還有一個走廊。

“提督隨便看,我去拿點點心回來。”列克星敦說著出門了。

列克星敦離開了,蘇夏便一個人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床上坐一下,打開衣柜看看,滿滿的衣服要裝不下了,最后還是拿出手機。

列克星敦很快便回來了,帶來一碟子糕點,還有水,放在靠窗的小圓桌上,說道:“提督吃點東西吧。”

蘇夏不餓,不過列克星敦已經拿來了,當然要給人家一點面子,稍微吃點,他順手拿了一塊餅干,問道:“這是你做的?”

“做得不太好。”列克星敦說,“不過賣相雖然不好,味道還是很不錯的。”

蘇夏把餅干送進嘴中,本以為那些餅干會比較硬,禮貌吃一個就好了,想不到相當酥軟、可口。他吃完了一個,又拿了一個,說道:“確實,味道不錯……賣相也不差啊。”

列克星敦說道:“好吃就多吃一點。”

“差不多就行了。”蘇夏說,“我怕晚上吃得太多容易胖。”

“沒事的。”列克星敦說。

蘇夏說道:“就算你覺得沒問題,我長什么樣子都可以,變成胖子也沒關系……我還是想要有一個好身材。就算是這樣依然配不上大家,至少站在一起不要顯得太不般配。”

“不是。”列克星敦解釋,“我勸提督多吃點東西,不是因為那個,我只是在想提督提前補充一下熱量。”

“提前補充熱量做什么……”蘇夏說著,聲音一頓,停下來。

列克星敦只是微微一笑,說道:“我想起提督剛到鎮守府時,那個時候表現得像是客人一樣。今天過來好多了,沒有那么客氣和拘謹了。”

“那個時候很客氣、拘謹嗎?”蘇夏說,心想那時剛剛來鎮守府,就算游戲里相當熟悉,紙片人和真人完全不一樣,不是那么適應。事到如今認識那么久,依然那樣就不太說得過去了。

列克星敦憧憬的語氣。

“我夢寐以求的生活就是像今天晚上這樣了。”

“提督躺在沙發上,而不是正襟危坐在沙發上。加加在沙發赤著腳在沙發上面走來走去,故意踩在提督的身上。提督抓住加加的腳,不讓她亂動,加加就拿枕頭砸提督腦袋。星座非要湊熱鬧。我就坐在旁邊幫大家削水果……”

蘇夏說道:“這就是夢寐以求的生活了,太容易實現了吧。”

“我還沒有說完。”列克星敦說,“到了晚上,列克星敦先去洗澡,提督還沒有洗澡就想要親列克星敦,不行,推著他去洗澡,洗完澡再說。然后,依偎在提督的懷中一起聊天,說工作的事情,說生活的事情……”

列克星敦突然說道:“如果列克星敦不主動的話,提督永遠不會主動吧。”

蘇夏說道:“不要小看我啊。”

“嗯。我相信提督會主動的,但是我不想等了。”列克星敦說著,從后面抱住他,側臉貼在他的背上。

蘇夏一動不動。

那是凌晨了。

那是事后了。

朦朧的月光照進房間。

蘇夏擁著列克星敦,成熟、美麗又柔軟的身子。

“提督會不會覺得列克星敦那么主動很卑微,但是列克星敦真的想要和提督更親近一點。不是不主動一點,還不知道等到什么時候。”

蘇夏把列克星敦擁得更緊了,輕輕繡著她發絲的清香,說道:“抱歉了,我的,應該是我這個做男人的主動的。”

“我也是那么覺得。”列克星敦說。

“你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這個時候不是應該說沒關系嗎。”蘇夏說。

輕輕的笑聲響起來。

列克星敦突然說道:“提督,你說加加她們會不會在偷聽?”

“不知道……加加的房間在哪里?”

“提督不知道嗎,加加的房間就在旁邊。一墻之隔。”

“那就說不定了。”蘇夏經歷過了,威斯康星偷聽墻角。

列克星敦說道:“提督要過去看看嗎?”

“啊?”

“或者我叫加加過來?”

“不要開玩笑。”

“不是開玩笑,加加不是提督的婚艦嗎,而且提督超級喜歡加加不是嗎。”

“就算是那樣……太太,我發現你有點壞心眼。”

“這才是列克星敦的真面目,那個端莊、穩重的列克星敦只是裝模作樣。”

“小惡魔列克星敦簡直不要太棒了。”

“我不管提督怎么想,反正提督上了船就不要想下船了。”

蘇夏說道:“從來沒有想過下船。”

“嗯。”列克星敦抱著蘇夏的手臂。

安靜了一下。

“提督。”列克星敦突然喊道。

蘇夏應著。

“你昨天晚上和密蘇里做了幾次?”

“那個……”

“提督要不要吃點東西,喝點水,恢復一下體力。”

“準備睡覺了,專門跑去拿點心過來,你就是打著這個主意吧。”

“誰知道呢。”

“救命。”

鎮守府求生指北 第兩百五十三章 不一樣的人,一樣的夜晚

推薦小說: 都市無上仙醫 | 特種神醫 | 絕世唐門 | 棄婦的極致重生 | 仙逆 | 絕世高手在都市 | 無敵升級王 |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 造化之門 | 老兵傳奇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官路彎彎 | 無敵藥尊 | 官途 | 冒牌大英雄 | 黃金瞳 | 百煉成仙 | 武神 | 很純很曖昧 
上一章  |  鎮守府求生指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財務自由了怎么辦 | 我被禁區污染七十年 | 聯盟語音包,扮演角色就變強 | 萬界競技,開局我選張三豐 | 我用閑書成圣人 | 陰山箓 | 星際超級植培師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 從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 | 諜戰之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