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25.新紀錄,新超巨這真的是王程的演出?

夢想島中文    這個明星不加班

  這一周。

  除了王程之外,整個華夏娛樂圈內,最出風頭的有兩個。

  第一首先當然是明日偶像節目組。

  雖然,上期明日偶像直播的最高收視率堪堪過3,平均收視率還不到2點,這貌似剛剛觸碰現象級大火的門檻,還不如之前的春夏有你和東方之星的收視率高。

  但是。

  明日偶像的熱度卻是甩開了當初的春夏有你和東方之星幾條街都不止,各個社交平臺上都能看到明日偶像的討論話題和演出視頻,熱度堪稱最近幾年之最,比之前幾年最火熱的好聲音總決賽還要高一個檔次。

  這其中,固然有企鵝娛樂發力砸了很多流量資源的原因。

  但是,之前哪一年企鵝娛樂沒有給明日偶像砸資源呢?

  吳桐和方學書兩人今天來到了現場,坐在觀眾席的邊緣位置,看著熱鬧無比的現場。

  觀眾席位置已經又增加了幾百個,達到了兩千個位置,節目組還將豎著的過道都取消了,又向外面擴了一點點,整個現場是真的沒有任何空間了,最前面的位置已經緊挨著舞臺邊緣了。

  留給普通觀眾的位置,依舊只有七百個,多出的位置都給了一些圈內人士以及關系戶。

  所以,吳桐和方學書還是第一次看圈內人士比觀眾更多的直播現場。

  方學書左右看了看,說道:“這次,明日偶像是真的爆火了,熱度太高了,到處都是討論他們的。企鵝娛樂不知道砸了多少資源……”

  吳桐輕輕搖頭,說道:“企鵝娛樂投入的資源,也就是和他們之前幾年差不多而已。他們之前就不想把節目的熱度提起來嗎?當然想,他們每一年都想,而且每一年都是盡力了。可是,只有今年,明日偶像才真正的爆火出圈了,火遍了整個華夏,聽說企鵝娛樂還在計劃把明日偶像推向整個亞洲。”

  “這不是3.2的收視率該有的熱度。直播時間限制了節目的收視率,但是卻不可能限制整個節目的熱度和該有的質量,明日偶像上周直播視頻的在網絡上的播放量,已經破了十五億,觀看人數超過五千多萬,又創造了新紀錄。”

  “如果直播時間放在八點,上周的收視率肯定就過4了!”

  “王程給這個舞臺,帶來了太多的東西了。老方,我們當初是真的有眼無珠了,拿著加特林當步槍用了……”

  “如果咱們當初早點正確使用王程,收視率百分百能破4!”

  吳桐說完,滿臉的惆悵和遺憾,感覺自己措施的不是幾個億,至少幾十個億……

  可是,誰會懷疑來自王程經紀公司的話呢?

  王程的經紀公司說王程的唱功不行……

  誰會懷疑?

  東興娛樂誤人呀。

  方學書神色愣了一下,隨即苦笑搖頭:“誰知道那是加特林呀?東方之星的何磊還直接扔掉了呢?所以,不要去比了,咱們今年已經結束了,明年再試試吧。我已經向臺里和投資方提出了新節目的預算,計劃書里詳細說了,我們會不惜代價的邀請到王程來我們節目組。”

  吳桐看了看不遠處的李廣和張會中,搖頭說道:“你看,老李,老張都在!那邊還有幾個也都算是咱們的前輩,哪個不是沖著王程來的?我們明年想搶到王程,很懸……”

  方學書看了李廣和張會中幾人一眼,恰好李廣也看了過來,兩人相視一笑,隨即就挪開了視線,笑容都消失了,都知道對方是競爭對手。

  方學書嘆氣:“是呀,很難!不過,我會盡力!”

  他沒信心和李廣,張會中他們競爭。

  不過,方學書看到不遠處劉金峰和沉勝輝站在一起聊著什么,劉金峰一臉討好的樣子,沉勝輝則是愛理不理的樣子,輕輕皺眉道:“劉金峰和魔方娛樂的老沉怎么走的這么近了?不是說,魔方娛樂想挖王程失敗了嗎?企鵝娛樂連續出手三次都鎩羽而歸,王程根本不談續約的事。”

  吳桐對劉金峰感官一般,就是這家伙一直說王程的唱功不行,誤導了自己,錯失了創造歷史的機會,說道:“可能劉金峰想跳槽呢?”

  方學書驚訝:“現在跳槽?現在東興娛樂可是圈內炙手可熱的,王程自己已經是超巨,還直接把隊友全員帶上了一線,讓東興娛樂一下子多了五六個一線流量,加上王程這位新晉超巨!公司整體實力大漲,業務再拓展一下,就可以說是一流公司巔峰了,好好運營發展幾年,成為新巨頭都有可能,劉金峰怎么可能舍得跳槽?”

  吳桐嗤笑道:“新巨頭,怎么可能?王程合約還剩下不到兩年,還一直拒絕續約!那幾個被他帶起來的隊友,也是蹭起來的流量,很難獨當一面。”

  最近娛樂圈內最火的,除了明日偶像,就是東興娛樂了!

  王程的粉絲終于過五千萬,成為新晉超級巨星。

  而他的幾個隊友,在幾天前就全部吸粉超過千萬,全員晉升一線頂流。

  這都是震驚娛樂圈內的大事情。

  娛樂圈最近幾年的發展比較停滯,進入流量時代以來,已經五六年沒有出現過新的超級巨星了,十幾位超一線大咖都卡在三四千萬粉絲的區間艱難前進。

  雖然,娛樂圈的資本們賺錢更容易了,可是觀眾們卻都覺得娛樂圈沒啥意思了,沒有好看的影視作品,沒有好聽的音樂作品,天天就是各種莫名其妙的綜藝。

  現在,王程成為了流量時代以來唯一的一位超巨,在圈內的影響絕對非常巨大。

  最重要的是,王程是所有的超巨當中,唯一一個真正的完全靠自己成為超巨的存在。

  他和東興娛樂的矛盾都是人盡皆知的,東興娛樂也沒有在其身上投入資源,這也是有目共睹的,享受的資源遠遠不如馬云飛和隊友黃斌等人。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野果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里可以下載yeguoyuedu.

  他硬生生的憑借著自己的演出吸引力和一首首優秀的作品,一步步吸引了大量的粉絲,成就了超巨咖位!

  而且,他還能以一己之力將隊友全部帶到一線咖位,還同樣是娛樂圈內頭一次發生,絕對是所有人之前都不敢想的事情。

  相比而言,文依曉雖然也將隊友全部帶到了二線咖位,但是影響力就小的多了。

  因為,王程早在春夏有你節目組的時候,就將隊友全部帶到了二線咖位,換到更大的明日偶像舞臺,直接全員一線。

  文依曉現在在更大的舞臺才將隊友都帶到了二線,在能力上明顯弱了一籌!

  當然……

  最重要的是,王程背靠一個二流娛樂公司東興娛樂。

  文依曉和隊友們背靠圈內最大的流量巨頭企鵝娛樂。

  兩者享受到的資源也絕對不是一個檔次。

  所以,文依曉能將隊友都帶到二線咖位,大家都是能理解的,也能接受。

  但是……

  王程本人微博都不發一個,公司也只是一個二流公司,投入的資源有限。卻能將隊友全員帶上一線,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能力,同時王程自己也在這一周內晉升為了華夏娛樂圈最近幾年來的第一個超巨!

  這簡直不是一個二流娛樂公司該有的配置。

  一個超巨,將近十個一線頂流,以及一些二線流量,整體配置這已經比所有的一流公司都要強了,直追幾大巨頭。

  東興娛樂,一下子成為了華夏娛樂圈內最引人注目的存在,其他公司的目光都集中在東興娛樂身上。

  吳桐眼神微微瞇著,看著另一邊走過來的俞靜紅,低聲說道:“娛樂圈可能要變天了!”

  因為,她不止看到了俞靜紅,還有觀眾席里坐著的幾個人,也都是其他幾大娛樂巨頭里,和俞靜紅,沉勝輝差不多檔次的高層,不是副總,就是藝人總監級別的。

  這里,幾乎聚齊了現在華夏娛樂圈內食物鏈頂層的存在。

  一下子,吳桐和方學書,張會中等綜藝大導演制片人們,都暗然失色了,至于其他的明星藝人們,地位就再次下降了一檔。

  不少圈內明星藝人看到沉勝輝,俞靜紅等人都紛紛起身去打招呼,不敢怠慢。

  郭首新和劉家輝都不得不從后臺出來和俞靜紅幾人打一聲招呼,他們可以不理會沉勝輝等其他巨頭的高層,但是俞靜紅可是企鵝娛樂的高層,他們不可能不來聊兩句打個招呼。

  郭首新和俞靜紅微微握手,隨即笑道:“俞總怎么有時間來我們節目組?”

  俞靜紅在企鵝娛樂負責的是藝人合約這塊,從來不曾插手過綜藝制作,分工明確。

  俞靜紅看了看安靜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的黃斌和莫白林幾人,那里空著一個座位,輕聲說道:“呵呵,郭導這次制作了一檔超高水準,超高熱度的節目,我當然也想過來看看了。對了,再過兩周,節目就該有選手邀請嘉賓幫唱的環節了吧?到時候,李星落就該回來了,她和文依曉一起合作演出一次,效果絕對驚人!”

  李星落要回來了?

  郭首新知道,李星落本身在國內就是粉絲過三千萬的超一線頂流,在國內已經走到了流量明星的盡頭了。

  所以,公司才會安排去其他國家演出,想拓展一下市場。沒想到,一下子火了。

  李星落現在在亞洲其他國家爆火,國內的粉絲也順勢上漲,粉絲數量超過了三千五百萬,朝著四千萬進發,是現在企鵝娛樂重點扶持的對象。

  而且,現在李星落的熱度也很高,網絡上每天都能出現其在其他國家演出的視頻和截圖,已經被諸多粉絲們冠以亞洲巨星的稱號了,如果不是王程和明日偶像,文依曉等太火,李星落可能也會在各大社交平臺上刷屏了。

  到時候如果讓李星落和文依曉一起演出一場,舞臺效果和節目熱度都會瘋狂爆炸。

  不過,等李星落回來了,那么棒國和島國,以及新國的三個少女組合也會到了吧?

  郭首新很期待,到時候明日偶像的收視率絕對會再次提升一個檔次。

  有些迫不及待了,郭首新肯定地回答道:“當然可以!只要文依曉那邊沒問題,我們節目組樂見其成。”

  俞靜紅微笑點頭:“那就好,我怕到時候郭導會介意說我插手節目組的安排。”

  郭首新急忙搖頭道:“當然沒有,俞總和我們一直都有愉快的合作。”

  一個管藝人合約,一個負責制作綜藝,當然會有很多合作接觸。

  俞靜紅眼神看向那邊空著的位置:“不是說,王程下午的上班時間是四點嗎?怎么現在還沒來?”

  郭首新解釋道:“他的正常時間,是四點上班。不過,因為今天是演出時間,所以他會在四半點左右到,然后節目組再準備一下就開始直播了,不會耽誤我們的直播時間。”

  俞靜紅第一次見郭首新如此大度,當然也知道這是王程該有的特權,點頭表示明白:“快直播了,郭導,劉制片你們去忙吧,不用管我,我就在這邊當一個觀眾就好了!”

  郭首新和劉家輝點點頭,告辭離開。

  兩人現在的確還在忙。

  然后,莫金花來到了俞靜紅身邊坐下來,低聲說道:“我聯系了東興娛樂的內部人員,打聽了一下。劉金峰和沉勝輝走這么近,好像是因為魔方娛樂在和東興娛樂談收購……”

  俞靜紅一下子差點震驚地站起來,目光使勁看了一眼那邊的沉勝輝,然后認真地問道:“消息確切可靠嗎?”

  莫金花輕輕搖頭:“不敢說是不是真的。我認識的只是一個中層領導。他可以肯定的是,魔方娛樂的確向東興娛樂發起了收購意向。就是不知道,他們老板會不會答應。但是,我推測,只要價格合適,東興娛樂的老板可能會賣。”

  俞靜紅點頭表示明白:“我知道,東興娛樂的老板對娛樂圈興趣不大,只想撈錢投資房地產,現在他的房產集團陷入困境,如果魔方娛樂能高價現金收購東興娛樂,那東興娛樂的老板大概率會賣掉公司,套現離場。”

  莫金花點頭:“對,就是這樣!而且,現在因為王程進入超巨行列,又帶火了幾個一線隊友。其他巨頭都在嘗試收購東興娛樂。我還聽說,天府娛樂和景天娛樂都啟動了收購東興娛樂的計劃……”

  俞靜紅深呼吸一下:“這樣的話,那我們對東興娛樂的收購步伐就要加快了!”

  莫金花:“對,我們再不快點,東興娛樂可能就要被魔方娛樂搶先了!”

  俞靜紅無奈地說道:“現在公司內部對王程的價值還存在爭議,現在王程晉升超巨,幾個隊友全員晉升一線,對收購都有很大影響,東興娛樂肯定會獅子大開口。但是,我們對東興娛樂也勢在必得。如果我們可以掌握王程,利用他來帶其他新人,是不是可以快速的批量制造一線明星藝人?”

  莫金花對此不敢說話。

  這是現在業內所有娛樂公司都在討論的話題,也是明知道王程的合約只剩下不到兩年,大家卻還是都對東興娛樂感興趣的重要原因!

  似乎,掌握了王程,就掌握了一個快速造星的途徑。

  比他們每年辛苦簽約訓練新人練習生,再花代價去炒作推送似乎更簡單,也更穩定,收益也大的多。

  只需要讓王程每年來兩次,豈不是就可以直接獲得十幾個一線?

  兩年內,也足夠造出二十個一線了,再加上王程本身賺的錢,絕對穩賺不賠。

  “對了,王程的新歌銷量多少了?”

  俞靜紅好奇地問了一句。

  莫金花對這些了如指掌,每天都會拿到最新的數據,立刻回答道:“忍者發布兩周了,銷量六千五百萬,雖然第二周的銷量比第一周銳減,但是也很高了,兩周銷量六千五百萬,有些不可思議。而更不可思議的是,只發布一周的九草綱目,銷量也來到了六千一百萬……”

  “現在,企鵝音樂那邊利用王程的新歌,把千億和艾狗壓的喘不過氣了,據說已經提出了要收購他們。”

  一個人,壓垮了兩家屹立十年的平臺!

  不少知道的人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可這就是現在發生的事實。

  俞靜紅聽的都有些發呆,隨即看到了安靜坐在那里的文依曉,低聲問道:“文依曉呢?”

  莫金花:“文依曉的新歌剛發布一周,銷量達到了兩千五百萬,成績已經相當出色了,是最近十年來僅次于王程的新人成績。如果只算第一首單曲成績的話,她比王程第一首單曲精舞門的成績更出色。”

  “不過,王程發布的精舞門,他自己沒唱,如果算自己唱的話,王程的第一首單曲其實是忍者!那這個記錄以后都不可能有人打破了。”

  “杜唯的新歌銷量也過了兩千萬,成績僅次于文依曉。將來潛力也極高。”

  俞靜紅:“和杜唯經紀公司談的怎么樣?”

  莫金花:“他的公司愿意放人!但是,違約金也要全額支付!”

  俞靜紅:“違約金多少?”

  莫金花:“一億!”

  兩人對這個數字都不奇怪,也不是很在意。

  現在隨便一個小公司簽約練習生的合約違約金都會寫上一億,反正就是嚇人,讓挖人的代價大大提升,這樣才能盡可能的將練習生捆綁在自己旗下給自己賺錢。

  而王程的違約金高達兩億,算是業內罕見了。

  只不過,兩億違約金對比與現在王程的人氣來說,就顯得不算什么了,大把的公司愿意支付違約金挖走王程。

  杜唯的一億違約金,相比其實力和潛力,俞靜紅也認為是值得的,問道:“杜唯的合約是幾年?”

  莫金花立刻回答:“杜唯的合約是六年,剛過兩年,還剩下四年!以他的實力和潛力,將來肯定是超一線的咖位,現在粉絲數量已經過千萬了,用時僅僅兩周,以后甚至有可能沖擊超巨,不過能不能成超巨,這要看運氣。”

  杜唯這一周的吸粉速度,簡直堪比當初王程剛上節目的時候,一周二線,兩周就成為了一線頂流……

  面對這樣的超級潛力股,企鵝娛樂當然會動手。

  俞靜紅點點頭:“那就同意他公司的要求,盡快完成簽約,免得夜長夢多。”

  莫金花點頭表示明白,記在心里。

  她現在是俞靜紅身邊最得力的助手。

  說著,俞靜紅抬起手腕上精美的女士名表看了看時間:“四點半了!”

  而這時,莫金花看向那邊的入口通道。

  一個人影慢悠悠地走了進來。

  保溫杯,書本,面具。

  三件套,一個不少。

  那完美的顏值和高冷的氣質,加上慢悠悠的老干部姿態,本來違和的兩種氣質姿態,此時卻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看起來是如此的和諧,和不可接近。

  文依曉立刻眼睛一亮,盯著走進來的王程,耳邊傳來八卦隊友的報幕:“老干部來了!”

  文依曉沒理會隊友的報幕,只是看著王程。

  宋雪低聲說道:“不知道今天王程能帶來什么演出!我聽說,這幾天他們練習室經常傳出大喊大叫,還有黃斌他們的慘叫。你看黃斌他們的臉色都不怎么好……據說是被王程虐待了。但是,我不信,王程怎么可能虐待他們……”

  文依曉輕輕皺眉,正想說話,然后就看到了劉家輝再次出現,上前去和王程套近乎。

  而且……

  不只是劉家輝這位節目組制作人當眾不要臉了。

  就連在場所有圈內人士都得叫一聲教授的許朝華,此時也是將自己的年紀和臉皮都丟在了地上,上前去湊到王程的跟前,那臉上討好的笑容,都近乎諂媚了。

  八卦隊友不客氣地說道:“劉制片和許教授都不要臉了呀!他們以為這樣就能拿到老干部的作品?太天真了吧,看,老干部發動了王之漠視,完全無視了他們,呵呵……韓瀟追了王程幾個月,還偷偷學了王程的書法,最終才拿到了王程的兩個字,他們以為討好王程說幾句話就能搞定?那韓瀟早就和王程喜結連理了!”

  和韓瀟喜結連理?

  文依曉和宋雪聽了同時瞪了八卦隊友一眼,同時低沉呵斥道:“閉嘴吧!”

  八卦隊友立刻閉嘴。

  現場大部分人都將目光投向了王程這邊,都有些驚奇。

  因為,誰都沒想到。

  劉家輝和許朝華這兩個人,會如此低聲下氣地討好王程。

  劉家輝是明日偶像節目組制作人,王程現在是節目組最大的熱度擔當,討好王程還說得過去。

  可是……

  許朝華,你一個音樂藝術學院的副校長,資深教授,國內民樂領域的權威之一,干嘛這么低姿態去討好一個明星藝人?

  幾乎大部分人都看不懂,神色疑惑。

  只有極少數,如文依曉和宋雪三人,以及舞臺上在準備的韓瀟,安可茹,馮唐三人明白其中的奧妙。

  而且,在所有人震驚的注視下。

  正在化妝準備的馮唐看到王程也突然丟下了化妝師,直接就從舞臺上跑了下來,湊到王程身邊笑道:“王程,你的新歌又創造了銷量記錄,厲害!”

  許朝華瞪了馮唐一眼,說道:“以王程的音樂天賦和實力,這都不是什么問題。小馮,你快去準備吧,你還在化妝,我不用化妝,有時間和王程聊兩句!”

  馮唐臉色不情愿。

  而劉家輝也說道:“馮唐,快直播了,你趕緊把造型搞定呀。”

  馮唐看著舞臺上滿臉驚訝看著自己化妝一般就跑掉的化妝師,當下無奈對王程說道:“那王程,我先去忙了,期待你今天的演出!”

  雖然……

  王程全程沒有理會他們三人當中的任何一個,可是三人內心戲豐富,絲毫不覺得尷尬,也無視了周圍許多異樣的目光。

  馮唐和王程打聲招呼,沒有得到王程的任何回應,迅速跑回了舞臺上繼續化妝做造型。

  韓瀟低聲對馮唐說道:“馮老師,別浪費時間和力氣了!”

  馮唐苦笑一下:“我試試唄!要不,韓瀟你分我一個字?我就要那個安字,多少錢你隨便說,只要我拿的出來,我絕對沒二話。”

  這幾天,馮唐又通過朋友了解了一下書法大家作品的珍貴,對得到一位書法大家代表作的心情就更加迫切了。

  他那位朋友說了,現在國內的書法大家只有不超過一手之數,想見到都非常難,別說要作品了,普通的一幅作品市價都在數百萬以上,蘊含其精氣神的代表作,價值都超過千萬,甚至數千萬都不奇怪,還不一定能買到。

  因為,現在僅存的這幾位書法大家,都已經年紀很大了,最年輕的都六十多歲了,年紀最大的已經八十多,都已經十幾年沒有寫過代表作了,因為消耗精氣神去寫字,那是真的會折損他們的壽命,這么大年紀了,誰不想多活幾年?

  所以,他們早年前流傳出去的代表作,現在的價值都極其驚人,以后的升值潛力也是藏品當中最高的之一。

  還是那個原因,現在的書法大家太少了,等這幾位年紀大的走了,以后的書法大家就更少了,而且已經二十年沒有新晉書法大家了。

  有人預測,再過三十年,可能華夏書法領域就會徹底凋零,沒有書法大家存世了。

  那現在這幾位書法大家流傳下去的代表作,價值將會再次暴漲!

  這其中固然有資本炒作的泡沫,但是數量也的確稀少,以后會更稀少,升值潛力是有目共睹的。

  而且,收藏一幅,可以提升檔次品味,還能融入更高級的圈子……

  至于一位開宗立派,獨創新字體的書法大家的作品,那位朋友直接告訴馮唐:“別做夢了,如果真的有這樣的存在給你一幅代表作,那就能當傳家寶了!”

  所以,馮唐現在是極其渴望能得到一幅王程的書法代表作。

  為此,他也是豁出去了,臉都不要了!

  可惜,換來的依舊是王之漠視。

  韓瀟聽了馮唐的話,呵呵一笑,拒絕回答,眼神看了看王程,想到自己早上和王程一起跑步的時候,王程和她說了兩個嗯字,就忍不住開心地笑起來!

  這是王程對她說話最多的一次。

  雖然……

  就兩個嗯字。

  但是,這是巨大的進步。

  前面一周,她都沒有聽到一個字。

  旁邊的安可茹雖然沒有搭話,可是眼神也時有時無地看一眼王程。

  王程沒有理會纏著自己的劉家輝和許朝華,自顧自地走到黃斌幾人中間坐下來,然后就拿起書看了起來。

  劉家輝看舞臺上其他三位評委都快準備好了,趕緊借機支走許朝華:“許教授,直播快開始了,其他人都準備好了,你快上去吧!”

  許朝華臉色有一絲焦急,再次對王程說道:“王程,我那把古箏真的有一百多年歷史,而且是一百年前著名京劇藝術家用過的,現在還能彈,下次我拿過來給你看看……”

  王程沒理會許朝華,只是拿著書自顧自地看起來。

  旁邊的黃斌和莫白林幾人都瑟瑟發抖,聽著許朝華和劉家輝的話,都是不敢說話,大氣都不敢出。

  其他人見此,也自然是裝作沒看到,雖然注意力都集中在這里,但是目光都盡可能的看向別處。

  聽著這兩人的說話,都紛紛好奇,為什么許朝華都如此地討好王程?

  竟然舍得把一把上百年歷史,名人用過的古董古箏都送給王程?

  王程究竟有什么魅力?

  就算王程是新晉超巨,也不至于讓許朝華都去討好吧?

  大家都不知道。

  只看到王程即便是如此冷漠了,都沒能讓許朝華和劉家輝退縮,就更加好奇了。

  許朝華看了看時間,還是不得不走上舞臺,臨走又對王程說了一句:“我們川西音樂學院的校花顏夕,絕對漂亮,號稱巴蜀第一美女,一手琵琶演奏連我都佩服,還寫的一手好字,我下次介紹給你,你們絕對有共同話題……”

  噗嗤!

  練習生里有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覺得這位許教授簡直是不擇手段了,自己學校的校花都拿出來了?

  你們學校的學生有你這樣的校長和教授,真的是謝謝了……

  文依曉身邊的八卦對偶直接忍不住笑了起來:“許教授要賣自己的學生了……”

  文依曉神色異樣,想到了幾天前俞靜紅和莫金花帶自己去見王程談簽約的事,不是差不多?

  文依曉臉色一紅。

  不過,巴蜀第一才女顏夕?

  她認識,幾年前還見過,那一位的確才華驚人,在民樂和書法上都有不凡造詣,是國內音樂領域內的翹楚,貌似和王程還真的有共同話題。

  劉家輝則是忍不住了,一把推開了許朝華:“老許你快走吧。”

  許朝華見王程還是不為所動,真的沒轍了。

  他連顏夕這位巴蜀第一才女都拿出來了,王程還是看都不看一眼!

  嘆了口氣!

  許朝華是真的親身體會到了王程是多么的難以溝通,簡直是一塊石頭,被劉家輝推著走上了舞臺。

  安可茹剛才聽到了許朝華的話,低聲對許朝華說道:“許教授,顏夕知道了,會怎么樣?”

  她是認識顏夕的。

  許朝華尷尬一笑,說道:“可茹,你可別告訴她。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安可茹笑而不語。

  直播即將開始,四人不再閑聊,結束了化妝造型,就紛紛坐上自己的位置。

  可是,王程還是不得安靜。

  劉家輝就坐在了王程身邊,將黃斌擠到了后面,笑道:“王程,恭喜你成為超巨。現在你是國內最年輕的超巨,也是用時最短的超巨,只用了三個月就成就超巨,你就是個奇跡。”

  嘩啦!

  王程看也沒看劉家輝一眼,輕輕翻本上的文字。

  劉家輝:“王程……”

  劉家輝還想說話。

  旁邊響起一道聲音:“王程,又見面了。恭喜你,成為新晉超巨,華語娛樂圈歷史上最年輕,最快的超巨,歷史都會記住你的名字。”

  沉勝輝走了過來,對王程打招呼。

  劉金峰笑了笑,沒說話,仿佛跟班。

  王程看了沉勝輝和劉金峰,只是澹澹地說了一句:“談合約的事,你們自己談就行了,不用找我!”

  劉家輝見沉勝輝有正事兒和王程談,也就讓開了位置,先告辭了。

  沉勝輝就順勢在王程身邊坐了下來,劉金峰將莫白林擠開坐在旁邊。

  “王程,我們正在和魔方娛樂談收購的事宜,可能再過不久,你就是我們魔方娛樂的一員了。”

  沉勝輝開門見山地說道。

  旁邊的黃斌和莫白林幾人聽了都是一驚,他們完全不知道這些,如果公司被收購了,那他們不是都成為魔方娛樂旗下了?

  幾個都是剛出道的新人,對于這種事,本能的都有些恐懼,對未知前途的恐懼。

  王程依舊沒理會。

  誰是公司老板都無所謂,不影響他的合約時間就好了。

  反正,兩年后合約到期,他就走人了,找個山村隱居。

  沉勝輝自己笑一笑緩解一下尷尬,靠近王程低聲說道:“王程,劉金峰可能拿你沒轍。但是,如果你到了魔方娛樂,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就范。所以,我勸你,早點和公司續約,這樣免得到時候受苦!”

  旁邊的劉金峰緊張的一動不敢動,他坐的近,能聽到沉勝輝說的話,所以害怕的不敢動,怕王程在這里當眾和沉勝輝懟起來,他這個小人物,夾在中間就很難做了,一個不好就會被牽連。

  不過,想到到時候東興娛樂真的被魔方娛樂收購了,自己就是沉勝輝的下屬了,劉金峰對王程說道:“王程,大公司有大公司的制度,到了新公司,我也保不住你……”

  王程看了劉金峰一眼——你保過我?

  劉金峰訕訕一笑,心虛地躲開了眼神。

  沉勝輝見王程依舊不理會自己,也不在意。

  他是娛樂巨頭的藝人總監,管理著更多的明星藝人,有著更豐富的經驗,必要的時候,手段也會更加堅決,不然怎么能震懾那么多明星藝人。

  上次和王程面談失敗之后,他就想了很多,決定不慣著王程,撕破臉逼迫就范是唯一的辦法。

  “多余的我就先不說了,等你正式成為我旗下的藝人了,你就知道了!不過,現在你答應簽約的話,上次我承諾的條件還有效,老板已經答應了把那套別墅送給你,現在市場價不低于五億。但是呢,你現在不簽約,以后就算答應續約,這些好處都沒有了,只有正常合約……”

  沉勝輝說著,想伸手拍一拍王程的肩膀。

  但是,王程身形微微一動,肩膀向后靠了一下,躲開了沉勝輝的手,依舊懶得理會對方。

  大公司的手段?

  他也不懼。

  反正,他不續約就行了。

  娛樂圈的手段,無非就是雪藏和潑臟水了。

  這些手段,他都無所謂。

  雪藏不接通告,他更樂意。

  潑臟水破壞人設口碑,讓粉絲唾棄?

  他同樣無所謂,唾棄就唾棄吧……

  最好幾千萬粉絲全部跑了,一個不留。

  他就不用擔心那些所謂的粉絲們因為自己被割韭菜了。

  沉勝輝的手拍了一個空,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隨后不再理會王程,起身走向旁邊的觀眾席而去。

  不管王程是超巨還是什么,也不管王程的作品創造了多么不可思議的銷量記錄。

  在沉勝輝看來,都是簽約藝人,那就要服從公司安排,公司該給的合約和利益都給到位了,你就應該續約……

  不然,就是有損公司利益,那公司就要想辦法搞你。

  而且……

  終究只是一個十九歲的小孩子而已,家里也是普通家庭,還不是魔都本地人。

  沉勝輝打心眼里,沒有覺得王程有資格反抗自己和公司,王程愿意配合,他就把該給的好處給足,千金買馬骨樹立一個好榜樣。

  如果王程不愿意配合,那他就想盡辦法逼迫王程就范,而且還會扣掉該給的好處,同樣能殺雞儆猴。

  后面的文依曉聽到八卦隊友擔憂地低聲說道:“那個是魔方娛樂的藝人總監吧?好像在威脅王程,王程還是懶得理他,可是王程吃虧怎么辦?”

  文依曉也是滿臉的擔憂,看向不遠處的俞靜紅和莫金花,心中蠢蠢欲動。

  而這時。

  直播演出也正式開始了,主持人已經登臺。

  文依曉沒時間多想了,她帶著隊友下臺的時候,走到俞靜紅身邊低聲說道:“如果公司能把王程買過來,我愿意和他組雙人組合!”

  說完,文依曉就紅著臉迅速追上隊友走向后臺而去。

  俞靜紅和莫金花兩人愣了一下,面面相覷,隨即就相視一笑。

  俞靜紅笑道:“看來你說的真準,文依曉是真的對王程動心了。不過這也不奇怪,如果我年輕一些,我都會對王程有所行動,他的魅力對異性有致命的吸引力。她可能看沉勝輝想欺負王程,所以不忍心,主動過來找我幫忙!那我為了文依曉,我也要使勁努力一下。和魔方娛樂拼資本的話,我們一點都不怕!”

  莫金花點頭:“比資本,我們不怕。不過,東興娛樂和魔方娛樂的老板都是魔都圈子的,互相認識!”

  俞靜紅的笑容收斂起來。

  這就是她擔心的。

  資本的圈子和地域性影響也是很大的。

  魔都的資本,可能并不希望企鵝娛樂收購東興娛樂。

  到時候,即便是企鵝娛樂的價格更高,但是人家老板就不愿意,怎么辦?

  王程本人對這些,依舊是懶得理會,面前這本古代名著,讓他更感興趣。

  旁邊的黃斌和莫白林幾人都緊張無比,一個是緊張等下的演出,害怕自己出錯,這次的演出風格變化太大。另一個就是得知自己公司即將易主,他們心中也很害怕緊張,不知道自己以后會怎么樣……

  王程看了幾人一眼,就知道他們的心情,為了不耽誤演出,輕聲說道:“想那么多沒用。你們做好自己,提升自己最重要,只要你們自己實力足夠,你們的粉絲足夠多,那走到哪里都沒有影響。到一家大公司,對你們將來的發展可能更有好處……”

  大公司,資源更多,和大電視臺優質節目組合作的機會更多,只要他們有實力有人氣,發展必然會比在東興娛樂更好。

  黃斌幾人聽了王程的話,也安定下來了,不是王程的話對他們起作用了,而是王程第一次對他們說這么多,還是安慰性質的話,讓他們覺得有些感動,覺得自己努力了這么久,終于得到了王程的認可!

  “程哥,你放心,如果到了新公司,他們敢欺負你,我們和你同進退。”

  黃斌低聲說道。

  莫白林也堅定地說道:“程哥,我們是你一手帶出來的,我們都跟著你……”

  到新的環境,先抱一個大腿是最重要的。

  而現在娛樂圈內,還有比王程更粗的大腿嗎?

  王程聽了兩人的話,輕輕搖頭不語,沒說話。

  他沒興趣抱團,那樣會有很多麻煩事情。

  舞臺上。

  文依曉幾人的演出已經開始了。

  一首節奏偏快的粵語歌,以文依曉的嗓子唱出來,讓諸多觀眾都有些驚艷。

  尤其是這首歌的編曲,節奏明快,幾種樂器使用很精妙,讓很多人都聽著很舒服。

  不過,內行人一聽,就知道這是在模彷王程幾首歌的編曲風格!

  孔常星聽著音樂和文依曉的演唱,看這幾人那動感的舞蹈,點頭贊嘆道:“劉老師這首歌的制作水準,讓我佩服!不愧是劉老師……”

  這幾十年來,華語樂壇出過的金牌制作人和創作人不少,但是能與時俱進,到現在還活躍的,就寥寥無幾了,大多數說是退休了,其實其中相當一部分還是品嘗到失敗,被時代所拋棄了。

  劉勝杰在華語樂壇活躍了幾十年,到現在還能緊跟潮流,將現在大家最喜歡的風格融入自己制作的音樂,還能做的很好,這就很難得了。

  劉勝杰笑著搖頭道:“這不算什么!”

  他知道,模彷不算什么,開創才是牛逼。

  兩人的目光都看了看不遠處坐在那里看書的王程,同時沉默下來,繼續看文依曉的演出。

  現場觀眾大部分基本上都是南粵本地人,所以一聽文依曉演唱了一首如此好聽的粵語歌,都紛紛站起來揮手互動。

  “終于有一首不錯的粵語新歌出現了,粵語音樂多少年沒出好歌了。”

  “這首歌真好聽呀,支持文依曉。”

  “你不是王程粉絲嗎?”

  “我是他們兩個人的粉絲。”

  “哇塞,文依曉這舞蹈,簡直愛了……”

  文依曉幾人今天的演出和前兩次是截然不同的,前兩次都是偏向于古典,這次則是純粹的現代流行舞蹈和音樂曲子,現場氣氛更高。

  演出到中間的時候,后面幾乎所有觀眾都站了起來,中間一些圈內藝人也站起來揮手搶鏡。

  一曲結束。

  全場氣氛就燃起來了,掌聲如雷。

  許朝華也輕輕鼓掌,然后看著文依曉說道:“風格多變,還都能輕松駕馭,你們的實力是沒的說。這首粵語歌,我雖然聽不太懂,但是文依曉你的唱功是絕對沒問題的,又有一些提升,說明你平時非常努力。”

  “我給你們97分!”

  文依曉幾人微笑致謝,只是文依曉比以前澹定了許多。

  安可茹的評價也比較高:“你們的舞蹈功底非常深厚,尤其是文依曉,基本上不輸給舞蹈專業出身的我了,在這個舞臺上,僅次于王程。非常厲害,我也給你們97分!”

  文依曉微笑彎腰致謝,聽到安可茹見自己和王程比較,還是很開心的。

  馮唐琢磨道:“這首歌很不錯,能在一周內,創作再制作出這樣一首貼合題目的新歌,就值得高分了!我也給97分……”

  韓瀟安靜地當好一個打分工具人,舉起寫著97分的牌子:“我也給97分,加油!”

  文依曉看了看韓瀟,態度澹然了一些,輕輕點頭,沒有彎腰,隨后就在大家熱烈的掌聲當中下臺了。

  回到座位,路過王程的時候,文依曉幾次蠢蠢欲動想上去說一句話,說自己可以幫他,但是最終都忍住了,沒有那個膽子——這里人太多了!

  隨后,直播演出陸續開始!

  今天只有八場演出了。

  但是,經過前面兩次演出的經驗和熏陶,每個選手都有不小的進步,演出更精彩更穩定,現場的掌聲不斷。

  許朝華這位苛刻的評委,都給了幾個九十分的高分……

  后臺。

  郭首新和劉家輝再次守在辦公室里,等著第一份收視率數據報告。

  不過!

  郭首新對劉家輝這幾天對王程的態度變化更好奇,原本他覺得可能是劉家輝想以后繼續和王程合作所以才這樣,可是剛才看到許朝華也這樣,還和劉家輝一起爭搶著討好王程,他就知道事情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樣了。

  “老劉,你給我老實說,你和老許在干什么?王程有什么東西吸引著你們?”

  郭首新忍不住問道。

  劉家輝笑而不語。

  他和許朝華,馮唐,安可茹,韓瀟幾人都有默契地保密,沒有將那天晚上發生的事說出去,都想獨自先一步得到王程的書法作品。

  就好像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寶藏,幾人都一起保密,都想自己獲得寶藏一樣。

  即便郭首新是他合作多年的老朋友。

  劉家輝在自己得到王程的書法作品之前,他都不會說,倒不是怕郭首新和他搶,而是怕多一個人知道,消息走漏的風險就大大提升了。

  郭首新見劉家輝沉默,就知道肯定有事兒,正想繼續追問。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負責數據的工作人員將一份數據表格遞給了郭首新:“郭導,開播的數據出來了。”

  郭首新也不管劉家輝了,立刻接過來看了起來。

  劉家輝也站起身湊過來。

  看到開播的收視數字,兩人都笑了起來。

  1.9的開播數字!

  是節目直播以來的最好開播數據了。

  而且,后續文依曉精彩的演出還將收視率一路帶到了2.4!

  這超出了他們的預期,背景上期開播也才1.6,他們只希望這次開播能在1.8左右就滿足了,畢竟直播時間在下午五點,很多人是真的沒時間看電視。

  郭首新笑道:“這次可以呀,這么多人守著五點看我們直播,咱們改變了多少人看電視的習慣?哈哈……”

  畢竟是五點直播,雖然節目的熱度高的不可思議,但是他們對收視率的確是沒有太高的期待,能緩慢進步,最終達到終極目標4.0就足夠了!

  收視率的一些損失,在網絡播放量上補回來也不虧。

  但是……

  現在開播收視率有如此明顯的提升。

  這說明,很多人都五點鐘守著電視看他們的直播了。

  成就感滿滿。

  劉家輝笑道:“文依曉的潛力也很大呀!現在就看王程的演出了。對了,王程前兩天彩排了嗎?”

  郭首新搖頭:“沒來!我也沒問……”

  他們已經習慣了王程不來彩排。

  而且,現在不只是王程,文依曉和杜唯因為要錄制新歌,所以也沒時間彩排。

  在他們演出前,節目組的人都不知道他們的演出會怎么樣。

  但是,每個人都對他們很是信任。

  劉家輝:“王程的新歌叫什么?”

  郭首新:“節目單上寫著中華功夫,題目是華夏功夫,起名很任性!還是創作的新歌……我很期待!”

  劉家輝也說道:“對呀,如果是其他人,我沒啥期待,肯定很爛。但是,王程的歌,就值得期待了。”

  這一點,不只是他們的想法,也是諸多業內人士同樣的想法!

  這么難的題目,還僅僅用了半天時間就創作制作完成……

  能有什么好作品?

  可是,如果是王程……

  那就滿懷期待了。

  畢竟,忍者和九草綱目還在榜單上掛著呢!

  兩人看向直播畫面。

  此時,杜唯的演出開始了,也獲得了現場很多人的歡呼和支持!

  畢竟,杜唯最近的人氣也是瘋長,兩周成就一線,演出也越來越自信,舞臺魅力明顯提升。

  許朝華再次給杜唯很高的認可,給了96分,只比文依曉低一分……

  其他三位評委也都給了九十多分,最終得分94分,杜唯幾人高興的下場了!

  又一個隊伍演出結束后……

  掌聲更為熱烈了,比杜唯演出的時候更熱烈。

  原因當然不是因為這個隊伍比杜唯的演出更精彩,而是因為直播即將結束了,就剩下最后一場演出了。

  也就是,王程即將出場了!

  郭首新看著直播畫面,又看了看剛才送過來的兩張數據表,面色凝重。

  除了文依曉,其他人還是照舊沒能穩住收視率,只有杜唯出場的時候稍微有些起色,可是到王程出場的時候,收視率還是降到了2.0,只比開播的時候搞了0.1!

  好在,郭首新和劉家輝兩人對這種收視率走勢已經習慣了,所以兩人都很平靜,現在就看王程能帶起來多少了。

  現場!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王程戴上面具,和隊友們走向后臺去換演出服!

  觀眾席上的數百觀眾舉著密密麻麻的支持王程的牌子大喊,可惜依舊沒能得到王程的任何回應……

  所有現場的觀眾,諸多圈內人士,一雙雙眼睛都盯著舞臺上。

  尤其是,如俞靜紅,沉勝輝以及其他幾大巨頭娛樂公司的人,都神色凝重而期待地看著舞臺,等著王程的演出。

  毫無疑問的是,他們都想得到王程這位史上最年輕的超巨。

  但是,面對只剩下不到兩年的合約,不少人還在猶豫觀望。

  這次親自到現場看王程的演出,也是想通過現場演出來對王程進行一番更準確的估值,好決定他們接下來應該怎么做……

  在所有人期待的注視下。

  舞臺燈光暗了下來。

  接著……

  一聲聲悠揚而深邃的音樂響起,仿佛晨鐘暮鼓一般,有一種振聾發聵的震撼之感……

  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不少人的臉上閃過一絲驚異。

  劉勝杰和孔常星兩位制作人對視一眼,都滿是震驚!

  孔常星立刻脫口而出:“民樂?”

  劉勝杰輕輕點頭,眼睛沒有離開舞臺!

  而后面緊跟著一陣急促的鼓點,以及一聲宏大的鑼聲入場!

  讓孔常星和羅勝杰兩人直接站了起來,眼睛都瞪的大大的。

  同時,現場很多人都在這一刻站了起來,基本上都是歌手或者創作制作人,都是懂音樂的。

  舞臺上,坐在評委席上的許朝華,這一刻都勐的站了起來,眼神有些震驚和不可思議地看著舞臺,側著的耳朵幾乎豎了起來。

  這些樂器,許朝華太熟悉了,都是耳熟能詳的民樂器呀!

  可是……

  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為什么會出現在王程的演出音樂里?

  這和忍者,九草綱目的編曲音樂風格簡直是八竿子打不著呀!

  和王程之前發布的所有歌曲風格,都截然不同……

  不少人都忍不住想問節目組——這是王程的演出嗎?

  是不是他們記錯了順序,其實現在不是王程出場?

  文依曉也瞪大了秀氣的眼睛盯著舞臺,耳邊響起了八卦隊友奇怪的聲音:“我看了一下,只有王程他們不在,其他人都演出結束了!”

  “所以,真的是王程的演出呀,可是這音樂,一點都不像呀……”

  “不過,聽著有一種很震撼的感覺,讓我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文依曉盯著舞臺,心中的震撼更濃。

夢想島中文    這個明星不加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