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41.快使用雙節棍,哼哼哈兮是誰在練太極,風生水起

夢想島中文    這個明星不加班

  雖然!

  現場很多人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王程這樣子了。

  但是,大部分人還是依舊為之震驚!

  梁西是第二次看王程出場了,還是雙眼盯著王程,低聲震驚地說道:“這對氣場的拿捏,氣質收放自如的能力,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國內很多演技精湛的老戲骨都做不到這一點,你們說,他去演戲是不是也有前途?”

  劉勝杰笑道:“是很有潛力!能不需要醞釀,直接這樣切換氣質,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那些老戲骨拍戲的時候,要做到這樣也需要醞釀一下情緒和心理,才能轉換過來。不過,他這樣子,肯定是沒辦法做演員了。”

  梁西疑惑:“為什么?”

  孔常星語氣肯定地說道:“顏值太高了!做演員先天有劣勢,辨識度太高了,觀眾們只關注他的顏值了,不會在意他的演技。除非,他去演偶像劇……”

  梁西點頭,隨即搖頭苦笑了一下。

  曾幾何時,當演員,顏值也是重要的要求。

  可是,王程卻因為顏值太高而限制了其做演員的范圍。

  以前的表演藝術家曾經說過,真正的演員,需要降低在觀眾面前出現頻率,和觀眾保持距離感。還要降低自己身上的辨識度,這樣每次演戲表演的角色才能讓觀眾不會代入其之前的角色和其本人身上,觀眾觀看的時候才不容易出戲!

  所以,最近這些年的電視劇基本上都是偶像劇或者是弱智搞笑片子。

  因為,這些明星藝人們各種跑綜藝賺錢,出鏡率太高了,大家都對他們的演戲沒有了期待感,還會容易將其綜藝上的形象代入到影視劇中,一下子就出戲了……

  不過……

  王程這樣的瞬間切換氣質的能力,在很多人看來,絕對是實力精湛的演技派的表現。

  文依曉身邊的八卦隊友也贊嘆道:“老干部一秒化身霸氣巨星,就問你怕不怕……”

  文依曉眼神看了看王程的背影,又看了看被王程放在那里的書本,蠢蠢欲動,她想去看看王程有沒有看她寫的紙條,但是周圍的人太多,她又不好意思過去,只能看著王程站起來,帶著黃斌幾人走向后臺而去。

  不遠處的火焰青春四人都有些瞪大眼睛的盯著王程。

  因為,這才是她們心中一直幻想中王程的形象……

  氣場強大!

  顏值逆天!

  氣質高冷!

  簡直完美契合她們在島國時候看王程演出視頻時候的幻想形象。

  中森晴子雙眼都閃爍出星星了:“死高一,這才是真正的王程君嗎?”

  安室千雪的眼中溢出崇拜:“死高一!”

  花澤靜香和石原真珠也滿臉驚喜而崇拜地看著王程的背影!

  經紀人小村嘆了口氣,有些無奈,早知道她們這樣迷王程,他就不帶她們來看王程的演出了。

  而旁邊的粉色時代四人也看著王程的背影微微發呆……

  即便是第二次見了。

  可是,裴珠研四人依舊被王程這瞬間轉換的強大氣場所震驚和吸引!

  金妮:“我真的建議,他去看看精神科,可能他有精神分裂,精神世界里住著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裴珠研:“這氣場,真的太強了,好像一位成名多年的世界巨星一樣的壓迫感。”

  莉莎眨著眼睛:“終于等到了,我就想看這一幕!”

  林希的眼中也閃過一絲絲的崇拜!

  旁邊角落,一直沉默的秦玉海,此時都忍不住低聲說道:“王程這份隨意切換氣質的天賦,就是整個圈內的獨一份!這小子,天賦實力真的是強的超出想象……可是,為什么就不想好好在圈內發展呢?”

  秦墨看著王程的背影,眼中也閃爍著星星,低聲說道:“好強的感覺!”

  章宇鵬嘆氣道:“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如果不想混圈,為什么一開始會簽練習生合約進圈子,還不斷的吸粉成名!”

  沉勝輝:“希望他今天的演出會搞砸,那樣他就沒有這么足的底氣了!”

  秦玉海看了沉勝輝一眼:“你以為他現在這么做的底氣,是因為粉絲和人氣?”

  沉勝輝沉默了,他是這么認為的,覺得王程就是仗著有人氣有實力,所以有恃無恐。可是他卻不敢反駁老板秦玉海,所以保持沉默。

  秦玉海瑤瑤頭:“他和你見過的其他所有明星藝人都不一樣!以后和他打交道,一定要記住這一點。他現在會這么對我們,會這么對其他人。不是因為他有多高的人氣和多少粉絲,而是因為,他就是這樣的!”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野果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里可以下載  “即便他是新人的時候,就敢和經紀人和經紀公司鬧翻了!他就是這樣的性格,這樣的人!”

  秦玉海和王程只見過兩次,但是卻看出了一些王程的性格和行事風格,知道王程不是耍大牌,而是本質就這樣,不喜社交,不喜交際,不喜說話……

  這樣的人,最難搞定。

  沉勝輝和章宇鵬想了想,都沉默沒說話,只是目光看向舞臺。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舞臺!

  因為!

  王程的演出即將開始。

  舞臺再次變暗了下來。

  人影晃動之后……

  燈光再次亮起。

  舞臺已經變了模樣。

  但是……

  觀眾席上首先響起了一片尖叫,諸多女粉絲都紛紛站起來尖叫不已。

  “啊……小程程的肌肉……”

  “啊…………小程程……”

  “小程程竟然露肉了……”

  “啊…………”

  很多王程的粉絲仿佛失了智一樣的站起來發出尖叫,伸長了脖子看著舞臺上的人影。

  就連坐在第一排的火焰青春四人都興奮地站了起來,雙眼瞪大的盯著舞臺上王程,隨后被經紀人小村強行按下坐了下來,不停地對后面的人道歉。

  但是,其他人都沒有理會小村的道歉了,因為大家都目光直盯盯地看著舞臺,沒有理會這些。

  粉色時代四人,都稍稍有些目瞪口呆的盯著舞臺。

  看著站在那里的幾人,每個人都穿著黑色背心,露出了雙臂以及胸口的肌肉,下身同樣是黑色的寬松長褲。

  王程站在最前面,那挺拔的身姿,一身黑色,露出胳膊上微微隆起的肌肉,以及胸口結實的肌肉線條,腹部肌肉輪廓隱約可見,再加上臉上冷酷的金屬質感面具,站在那里仿佛冷酷無比的戰神一般,一股強大無比的氣場撲面而來。

  前面幾排的觀眾都被這氣場沖擊的有些目瞪口呆。

  莉莎低聲喃喃道:“太酷了!這氣場,簡直是讓人無法抵抗……”

  裴珠研點點頭,承認這一點——王程的舞臺氣場,強的讓人無法抵抗。

  不遠處的文依曉和宋雪等隊友也都紛紛被吸引了。

  八卦隊友忍不住贊嘆:“老干部這氣場,站在那里就足夠勝過我們了呀,無敵!”

  文依曉和宋雪幾人都點頭贊同!

  僅僅是這氣場,她們就認輸了!

  其他練習生隊伍都是滿臉的羨慕。

  比身材,其實他們都不比王程差多少,身高也差不多,畢竟都是各個公司精挑細選出來的練習生精英,身高顏值方面都是拔尖的,而且年紀也都還年輕,才二十歲左右,再加上平時就一直在練習,所以都有一身肌肉!

  但是……

  比氣場,他們認為,他們幾十個人上去站一起,都比不過王程。

  就好像,觀眾們此時都只看到了王程,完全忽略了王程身后站著的黃斌幾人一樣。

  梁西,劉勝杰,孔常星幾人都也都瞪大眼睛看著……

  梁西:“這氣場,比上周還強!就算他這次的演出一般,但是這出場氣場,就足夠贏得一片叫好了,看那些粉絲的尖叫聲,好像都瘋了一樣!”

  劉勝杰和孔常星也都瞪大眼睛,微微皺眉。

  梁西又看著舞臺說道:“旁邊又有一個放著兵器的架子,上面還有雙節棍!不過,那邊還有一架鋼琴,是什么意思?”

  幾人都疑惑不懂。

  其他很多看到的人也都疑惑不懂。

  那擺放著幾個冷兵器的武器架子,他們在王程第一次表演中華功夫的時候就見過了,所以都不是很奇怪,但是卻是都不明白那里擺著一架鋼琴做什么?

  而此時!

  音樂聲已經響起。

  一陣急促的貝斯聲音躁動而起!

  梁西豎起耳朵低聲喃喃道:“貝斯入場,是搖滾嗎?”

  搖滾?

  劉勝杰和孔常星,以及在場其他許多的音樂人都是眼睛微微一亮,同時也好奇不已。

  因為,王程還沒有演出過搖滾風格的作品!

  而且,搖滾是他們老一輩音樂人的時代記憶。

  只要是音樂人,心中就都有一個搖滾夢想。

  因為,搖滾是最能體現個性的音樂,能讓每個音樂人發揮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想法。

  但是,搖滾在華夏卻從沒有崛起過……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忘記了華夏曾經有過搖滾。

  即便是歐美,搖滾樂都沉寂幾十年了。

  所以,此時前奏一段貝斯入場,就讓很多音樂人微微激動起來。

  隨即!

  又是一段急促地鼓點節奏傳出。

  劉勝杰低聲道:“可能真的是搖滾了!”

  又有貝斯,又有鼓……

  基本上就是搖滾的標配了。

  只是,他們都沒想到,王程竟然會玩搖滾?

  這一下,他們心中的期待感都更強烈了。

  舞臺上。

  王程已經帶著黃斌幾人隨著音樂節奏而動,依舊是一套拳法動作,但是卻和前兩次又不同,而是多了一種黑暗深沉,凌厲的殺氣,仿佛是一群黑幫分子一樣。

  尤其是,每個人都露出胳膊和胸口的肌肉,更增添了一種街道廝殺的氣息。

  王程再次一步上前,來到了舞臺的前面,雙手凌厲地揮舞一下,渾身的傲然,對著鏡頭迅速的唱出歌詞。

  “巖燒店的煙味彌漫……”

  “隔壁是國術館!”

  “店里面的媽媽桑……”

  “茶道,有三段……”

  “教拳腳武術的老板。”

  “練鐵砂掌,耍楊家強。”

  “硬底子功夫最擅長。”

  “還會金鐘罩鐵布衫……”

  “他們的兒子我習慣。”

  “從小就耳濡目染!”

  “什么刀槍棍棒……”

  “我都耍的有模有樣。”

  “什么兵器最喜歡。”

  “雙節棍柔中帶剛……”

  “想要去河南嵩山。”

  “學少林跟武當……”

  隨著王程那讓他們熟悉的唱法唱出歌詞。

  所有人都是再次瞪大了眼睛。

  這種感覺和他們第一次聽王程唱忍者的時候一模一樣。

  好像聽到了。

  又好像什么都沒聽到……

  距離最近的粉色時代四人和火焰青春四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樣子,看著王程的眼神都很是震撼和一絲崇拜。

  她們都想不到,王程這次的表演會如此的具有沖擊力。

  莉莎喃喃道:“我,我,我……”

  呼呼……她不斷的調整呼吸,才讓自己稍微平靜下來,說道:“我,我差點窒息!”

  她可能是現場最懂流行舞蹈的,比那些金牌舞指都有更深的理解和造詣,所以才能最深切地感受到王程此刻的那種強大的舞臺氣場,以及說唱時候的氣息,滿腦子都是王程的影子和歌詞,一時間大腦一片空白,呼吸都有些困難。

  金妮低聲道:“好詭異,好流暢的說唱……完全聽不懂他唱的是什么!和他的那首忍者很像,聽不懂,但是感覺很好聽很厲害的樣子……”

  裴珠研深呼吸一下,只說出了兩個字:“好強!”

  旁邊的中森晴子和石原真珠,安室千雪,花澤靜香四人都是一臉崇拜地看著王程,一時間話都說不出來,雙眼之中只能看到王程的影子!

  坐在偏僻角落的秦玉海也瞪大了眼睛,低聲說道:“這種演出,真的是想不吸粉都難!難怪他不經營粉絲,粉絲卻源源不斷!難怪小墨都淪陷了……”

  他看了一眼秦墨,就看到秦墨已經是雙眼冒出星星,整個人都盯著王程呆滯了。

  旁邊的章宇鵬低聲道:“上周我們來看了他的演出,就發現他的舞臺魅力強的不可思議,所以我強烈建議秦總一定要買下來!”

  秦玉海點點頭。

  本來,收購東興娛樂的時候,他的心理預期是四十八億左右,當企鵝娛樂出價五十億的時候,他就只能用人情去說動東興娛樂的老板了,但是章宇鵬不斷的勸說他,讓他花更高的價錢確保拿下,他才又借了一筆錢,湊到了五十二億,直接用錢打退了企鵝娛樂!

  秦玉海能理解,為什么章宇鵬上周看過王程的演出之后,會那么堅定地收購東興娛樂。

  舞臺上那個人影,真的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特殊的一個,此時他心中沒有任何后悔花五十二億買下王程的想法。

  可是……

  怎么留下呢?

  秦玉海又犯愁了!

  章宇鵬轉頭看了一眼,低聲說道:“這首歌的編曲和歌詞方面又有突破,秦總你看,不少音樂人和歌手都站起來了,可能他們又要被震驚了。”

  秦玉海看了一眼,的確看到不少認識的熟悉的音樂人和歌手都是一臉驚愕的站了起來,瞪大眼睛看著舞臺上的王程。

  不遠處的梁西,劉勝杰,孔常星三人就都站了起來,神色很是震驚地看著舞臺上的王程。

  梁西激動地低聲說道:“搖滾風格的說唱,說唱風格和忍者是一樣的,聽不清,但是神韻非常吸引人,一聽就停不下來!歌詞也全部都是傳統武術風格元素,和前兩首不一樣,卻同樣充滿了韻味……”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做到?”

  “連續三周,連續三首同樣的歌,連續三首不一樣的風格……”

  “還都是神作!”

  “為什么?”

  “憑什么?”

  僅僅是前面一段,梁西就幾乎能斷定,這首歌又是一首神作級別的存在,而且又是不同風格的神作。

  梁西不理解,想不通,不斷的發出自己的靈魂質問,只感覺自己的三觀都被打的粉碎,怎么都不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的眼前。

  可是,旁邊的劉勝杰和孔常星兩人都回答不上梁西的靈魂拷問。

  因為,他們同樣想不明白!

  第一首中華功夫融入了大量的民樂和華夏元素,走的是正統的路子,獲得官媒點贊,將來必成經典。

  第二首,精武門,依舊使用的民樂元素,但是卻將民樂和流行完美融合,走出了不一樣的流行路子,為他們許多音樂人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堪稱開山之作,將來同樣必成經典。

  他們都以為,王程將武術和華夏元素都用到極致了,第三次可能不會有驚喜,已經做好了失望的準備的時候!

  可是,此時的驚喜卻更是超出他們的想象!

  融合搖滾的嘻哈說唱,以及同樣的大量華夏武術元素,和舞臺上黑暗的市井風格,再次沖擊了他們的三觀!

  原來!

  音樂還能這么做……

  音樂沒有極限!

  只有天馬行空……

  他們認為的極限,只是他們不夠強,想象力不夠而已……

  劉勝杰和孔常星的心中也滿是疑問。

  現場所有的音樂人和歌手也都有疑問——

  為什么的,他能做到這樣?

  為什么,他能想到這樣做?

  沒人能回答……

  回答他們的!

  只是舞臺上王程那獨特的說唱歌聲。

  文依曉都有些震驚地站了起來,瞪大眼睛盯著王程。

  八卦隊友伸手將文依曉拉著坐了下來:“小仙女都坐不住了,老干部這造型簡直太酷了,配合和忍者一樣聽不懂但是覺得牛逼的說唱,簡直酷到沒邊兒了,太牛逼了!”

  文依曉坐了下來,心中也是震驚不已。

  她現在已經學習和了解了更多的音樂領域的專業知識,所以才更加清楚地知道此時王程的演出,究竟會給諸多音樂人們帶來什么樣的沖擊。

  “他怎么想到的?”

  文依曉低聲喃喃問道。

  而此時。

  舞臺上的王程一個跨步轉身,瀟灑的來到了武器架子跟前,一把拿起了上面放著的雙節棍,無視了旁邊的長槍,刀劍等等,以顯示出對雙截棍的獨特喜愛。

  黃斌和莫白林幾人也都紛紛快步沖了過來,拿起自己的雙節棍……

  人手一個雙節棍!

  黃斌幾人都整齊的做著常規的動作,只是拿著雙節棍在腋下和背后來回旋轉,只是他們練習幾天的結果,付出的代價就是手臂,肩膀,腦袋都留下了傷痕。

  可是王程一揮手,雙節棍在手中仿佛活過來了一般,雙手不停的交錯揮舞,在后背,胸前,雙側來回不斷的穿梭,很多人都看的眼睛都直了,只能看到一片雙節棍的虛影,以及雙節棍速度過快發出的呼嘯破空之聲,根本看不到雙節棍到底在哪里……

  同時,王程的歌聲還沒停止過,再次邁步來到最前面的攝像機面前,對著攝像機鏡頭揮舞了幾下雙節棍,嚇的攝影師都愣了一下,生怕王程一棍子把攝像機打碎了……

  第一排的粉色時代和火焰青春幾人都能清晰地聽到王程揮舞雙節棍每一下動作的呼嘯聲,都不自覺的向后移動了一下,害怕等下王程揮舞的時候萬一沒抓緊,那雙節棍丟出來砸到她們肯定會疼的不輕,畢竟從那呼嘯的破空之聲就能知道,這雙節棍可能重量不輕,力道也很大,被打一下,可能會哭很久。

  “呼吸吐納心自在……”

  王程的歌聲沖擊力更強,渾身的氣勢也再次攀升,站在舞臺最前沿,將全場兩千多觀眾都壓制的安靜無比。

  每個人看著站在那里的王程,都不由自主地有一絲懼怕。

  仿佛,站在那里的是一個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戰神!

  “氣沉丹田手心開!”

  “日行千里系沙袋。”

  “飛檐走壁莫奇怪。”

  “去去就來……”

  “一個馬步向前。”

  “一記左勾拳右勾拳……”

  “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險。”

  “一再重演。”

  “一根我不抽的煙。”

  “一放好多年。”

  “它一直在身邊……”

  現場已經再次是一片寂靜!

  但是……

  所有人卻是都不自覺地站了起來。

  聽著這音樂,以及王程那獨特韻味的節奏說唱,讓他們每個人都有一種熱血沸騰的不明覺厲之感。

  王程揮舞著手中的雙節棍,再次無縫銜接的在全身上下左右轉了一圈,看的后臺的郭首新和劉家輝兩人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這個雙節棍能玩的這么熘……

  不過!

  音樂節奏和王程的歌聲,讓每個人都來不及思考,一波又一波的節奏和說唱氣勢沖擊著他們的大腦,讓每個人都短時間內大腦出現了一點空白!

  就連秦玉海都忍不住站了起來,雙眼緊緊看著王程,神色激動而嚴肅!

  秦墨,章宇鵬,沉勝輝幾人自然也跟著站了起來,看著舞臺上的王程都滿是驚嘆。

  俞靜紅也站了起來,雙眼閃爍著驚喜和遺憾,低聲喃喃道:“為什么,我就不該違背公司決定買下王程呢?哎……”

  她現在看著王程的身影,是真的后悔了!

  可是,時間卻是不能再倒回去了。

  王程的歌聲依舊沖擊著每個人的耳膜和神經。

  “我打開任督二脈!”

  “東亞病夫的招牌!”

  “已被我一腳踢開……”

  一聲吶喊!

  王程一步沖出,就是凌空一腳,施展出了自己的身手,讓很多懂行的人都是眼睛一亮,知道這動作絕對不是隨便可以施展的,能施展出來的人,絕對有不錯的身手,也就是有不錯的實戰能力。

  而王程凌空一腳落地之后,再次來到了舞臺最前面邊緣,幾乎直面第一排觀眾和兩臺攝像機。

  最前面的裴珠研,莉莎,林希,金妮,以及中森晴子,安室千雪,石原真珠,花澤靜香幾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再次忠實地被攝像機記錄了下來。

  不過!

  下一刻!

  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心中有什么東西被點燃了。

  因為。

  歌聲再次襲來。

  王程手中的雙節棍,在雙手之間來回不斷的旋轉,呼嘯的聲音刺激著每個人的耳朵,但是前排的觀眾們此時都沒有心思去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打到了,因為她們此刻完全被近在遲尺的王程沖擊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呆呆地看著王程!

  其他很多人都被音樂節奏和王程的歌聲感染,忍不住想要跟著王程一起揮舞雙節棍,卻發現自己雙手空空,根本沒有東西,只能跟著揮舞了一下手臂。

  就連文依曉都忍不住伸了伸手,整個人完全被王程帶了節奏。

  八卦隊友興奮地低聲說道:“太爽了,太爽了!快使用雙節棍,哼哼哈兮……”

  其他一些練習生也都忍不住跟著學了起來,因為這歌詞和節奏實在是太有感染力了。

  王程仿佛沒有看到全場每一個人一樣,依舊全神貫注地表演,手中的雙節棍依舊是活的一樣和自己融為一體,每個動作都是那么的迅速而具有沖擊力,每一句歌聲都仿佛沖擊在每個人的心上……

  后面很多觀眾都忍不住跟著節奏動了起來。

  “習武之人切記,仁者無敵。”

  “是誰在練太極,風生水起。”

  “如果我有輕功,飛檐走壁。”

  “為人耿直不屈,一生正氣!”

  王程對著所有人使勁揮舞了一下雙節棍,呼嘯聲中,渾身強勢而傲嬌地發出聲音:

  一聲哼!

  讓所有人都是一驚。

  前面的不少觀眾仿佛被驚醒了一樣,恢復了一些思考能力。

  莉莎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是依舊微微張嘴發出一聲若有若無的尖叫,雙眼盯著距離她只有不到一米距離的王程,雙眼之中甚至激動的留下了一行淚水,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發出了尖叫,還好隨后沒有繼續發出尖叫,感覺自己的心都要從嗓子里跳出來一樣。

  裴珠研也緊緊咬著嘴唇,顯然剛才也差點發出尖叫,一絲理智強行讓她咬住了嘴唇,雖然咬的有點疼,但是也更加清醒了一點,心中震撼不已,雙眼瞪的大大的看著近在遲尺的王程——太爽,太酷,太強了!

  金妮和林希都沒能控制自己,直接一起發出了一聲尖叫,雙眼之中都滿是星星。

  同時,旁邊的中森晴子,安室千雪,石原真珠,花澤靜香四人就毫無顧忌地齊齊發出了尖叫。

  “啊…………”

  尖叫聲從前排傳出。

  可是,卻不是獨有。

  因為,后面的觀眾席,以及諸多明星藝人,都忍不住發出了尖叫,看著此時的王程,讓不少女明星藝人根本忍不住激動的情緒,發出了尖叫聲。

  評委席上,韓瀟也發出了一聲尖叫,站起來雙眼閃爍著星星地看著王程。

  安可茹也輕輕咬著嘴唇,她剛剛也差點發出一聲驚呼!

  不過,選手席上文依曉的幾個隊友就都同時發出了尖叫。

  讓其他諸多男藝人以及練習生們,都是滿臉的羨慕,可隨后也很是震撼。

  王程沒有看就在眼前發出幾聲尖叫的莉莎和中森晴子幾人,依舊渾身散發出黑暗而冰冷無情的氣息。

  “他們兒子我習慣。”

  “從小就耳濡目染。”

  “什么刀槍棍棒。”

  “我都耍的有模有樣。”

  “什么兵器最喜歡。”

  “雙節棍柔中帶剛。”

  “想要去河南嵩山。”

  “學少林跟武當……”

  “習武之人切記,仁者無敵!”

  “是誰在練太極,風生水起!”

  然后!

  全場很多人都記住了剛才王程唱的歌詞和節奏,很多人都紛紛一起唱了起來,尤其是諸多練習生和會唱歌的明星藝人們,都對節奏有自己的本能把握,所以幾乎和王程一起唱了起來!

  “快使用雙節棍,哼哼哈兮!”

  全場上千人一起合唱。

  歌聲讓每個人都興奮起來。

  “如果我有輕功,飛檐走壁。”

  “為人耿直不屈,一生正氣!”

  很多人看著王程,都為自己剛才跟著一起唱了兩句使用雙節棍而興奮無比。

  不過,梁西和劉勝杰,孔常星等音樂人還是豎起耳朵在專注的聽音樂,此時都是興奮無比。

  劉勝杰低聲說道:“這段二胡,簡直太超出想象了,我根本想不到能在這里加入一段二胡,效果還這么好……”

  梁西驚嘆道:“是呀,搖滾里面加入一段二胡,這誰能想到?”

  孔常星依舊沉默,可是雙眼之中也滿是佩服和驚嘆,佩服王程這編曲的天馬行空的想象力。

  但是……

  他們顯然還是低估了王程的想象力。

  只見王程一個轉身從舞臺前面離開,再次一個側踢,然后手中雙節棍呼嘯而出,飛了出去,啪嗒一聲,精準的落在了武器架子上,搖晃了一下就穩穩當當的落在上面。

  現場所有人都是再次瞪大眼睛看著王程,不知道王程要做什么!

  只見王程來到了那架開始他們所有人都不知道干什么的鋼琴前面,一屁股穩穩地坐在了鋼琴前面,雙手直接落在了琴鍵上,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舞臺上的配樂也都消失不見了,變得安靜無比。

  當當當當……

  然后,王程的雙手彈出了一段悅耳優雅的鋼琴音樂,充當起了配樂。

  所有的音樂人和懂音樂的人,都是愣愣地看著這一幕……

  一時間,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

  剛才那一段搖滾當中插入的二胡就讓他們很是震撼沖擊了,此時卻是再次來了一段鋼琴獨奏,并且不是配樂當中的鋼琴,而是突然中斷了配樂,然后現場來一段鋼琴獨奏……

  這……

  這是什么?

  為什么可以這樣?

  他們想不明白。

  可是……

  為什么聽著這么有感覺?

  整體看起來很是好聽?

  許朝華都站起來,愣愣地看著王程,喃喃道:“音樂,還能這么玩兒?還能這么玩兒嗎?”

  前面幾首歌,就讓他不止一次地想問問王程——你到底怎么想的,能這么玩兒音樂?

  今天,許朝華想提問的想法更加迫切!

  臺下,梁西也是低聲喃喃說道:“音樂,真是讓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搖滾,民樂二胡,現場獨奏鋼琴,全部都融為一爐,還能這么好聽,一點都不覺得有問題……他是怎么想出來的呀?”

  梁西最后再次發出靈魂之問——怎么想出來的?

  為什么他們其他人想不出來能這樣玩音樂?

  劉勝杰和孔常星也是一臉懵逼和震撼。

  隨后,王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鋼琴聲戛然而止,一段節奏感極強的搖滾樂再次沖擊而出!

  這前后的劇烈差距,讓所有人都再次懵逼,只能不斷的愣神,跟不上王程的節奏和音樂的變化。

  許多普通觀眾不斷的發出歡呼和尖叫。

  裴珠研瞪大眼睛盯著王程,低聲說道:“他真的在玩音樂,這些樂器,都被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真是太強了!”

  四位火焰青春少女再次如粉絲一樣發出尖叫……

  而王程從鋼琴前離開,再次一個箭步沖出,順手從武器架子上拿起了自己的雙節棍,來到舞臺最前面,一股氣息撲面而來,讓粉色時代和火焰青春兩個女團再次被王程的舞臺氣勢所籠罩。

  呼呼呼……

  呼嘯的雙節棍揮舞。

  王程的歌聲沖向全場。

  “習武之人切記,仁者無敵。”

  “是誰在練太極,風生水起!”

  “快使用雙節棍,哼……”

  “快使用雙節棍,哼……”

  全場各處再次響起了一聲聲的合唱。

  但是,顯然他們這次沒跟上王程的節奏。

  “如果我有輕功,哼……”

  “為人耿直不屈,一身正氣,哼……”

  一聲吶喊。

  現場的尖叫聲再次此起彼伏,王程面前的兩個女團成員同時發出了尖叫,即便是裴珠研,這次都沒能忍住尖叫,但是強行忍住了想沖上去擁抱王程的沖動!

  其他人,莉莎,金妮,林希,以及中森晴子,石原真珠,花澤靜香,安室千雪都興奮地看著王程,不斷的發出尖叫和王程的歌手呼應……

  攝像機不斷地對她們進行了特寫拍攝,將這一幕傳向了全國。

  而王程仿佛沒有看到他們一樣,手中的雙節棍再次揮舞,雙節棍的呼嘯聲通過音響傳遍全場,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王程使用這種武器的威力和沖擊力。

  “快使用雙節棍,哼!”

  然后,右手拿著雙節棍收回在自己腋下,左手在身前揮舞:“我用手刀防御,哼……”

  一個轉身,再次一個回旋踢。

  “漂亮的回旋踢……”

  王程雙腳著地,穩穩地站定不動。

  后面的黃斌和莫白林幾人也停下了揮舞雙節棍的動作。

  音樂隨之停止!

  似乎,演出結束了……

  很多人都愣了一下,有些意猶未盡。

  裴珠研幾人和中森晴子幾人都愣愣地看著王程,都還想繼續下去!

  然后,下一秒。

  音樂突然再次響起……

  王程和黃斌幾人也再次揮舞手中的雙節棍,仿佛突然活過來了一樣。

  臺下的裴珠研,中森晴子幾人也都再次跟著節奏揮舞起雙手……

  其他許多觀眾也都紛紛活了過來一樣。

  只有諸多音樂人,如梁西,劉勝杰,孔常星幾人再次是一臉的目瞪狗呆……

  他們從沒見過這樣玩音樂的,都結束了,突然又續上了?

  還能這么玩兒?

  為什么?

  沒人回答他們!

  今天,王程的這首歌,幾乎打碎了所有現場和諸多電視機前的音樂人的三觀,第一次知道原來做音樂可�

  ��這么天馬行空。

  沒有王程做不到的,只有他們想不到的。

  不過,音樂也就再持續了極短的時間。

  十幾秒之后。

  在一陣急促的鼓點,和一聲悠揚的聲音當中結束了!

  王程和黃斌,莫白林幾人也都真正的停了下來,每個人都將雙節棍夾在腋下,站的筆直,看著現場的所有人,幾人都呼吸急促,身體微微起伏,只有王程氣息依舊澹定,身形穩如泰山。

  現場也變得寂靜。

  所有人都還沉浸在剛才的音樂節奏里,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

  尤其是諸多懂音樂的人,最是震撼,被這首歌的編曲配樂沖擊的大腦空白,暫時完全喪失了思考能力,感覺以前學習的所有音樂知識都被打碎重組了。

  現場就這么安靜了足足一分鐘!

  郭首新看不下去了,再次拿起話筒通知了觀眾席里的氣氛組:“快點鼓掌吧!”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安裝最新版。

  然后,氣氛組行動起來,紛紛使勁鼓掌,將現場其他所有人都驚醒了。

  實際上,很多圈內人士,明星藝人們,秦玉海等人都早就清醒了,只不過沒有去打破這份寂靜。

  此時大家都鼓掌了,他們才紛紛跟著一起鼓掌。

  所有人都站著,高舉著雙手鼓掌。

  尤其是諸多音樂人和懂音樂的人,鼓掌最是激烈,將自己最熱烈的掌聲送給王程,送給這首讓他們大開眼界的作品。

  而更讓許多人沒想到的是……

  前排距離王程最近的幾個觀眾,直接離開了座位,沖上了舞臺,想和王程互動一下!

  中森晴子,安室千雪,花澤靜香,石原真珠四人齊齊離開了自己的座位。

  然后……

  本身也蠢蠢欲動,可是卻一直壓制著自己的林希,金妮,莉莎三人也忍不住行動了,見四位島國少女動了,她們也忍不住了,紛紛一起沖上了舞臺,想給王程一個擁抱互動,發泄自己心中的激動情緒。

  裴珠研最是理智,臉上閃過一絲苦笑,雙腳都微微顫抖了一下,差一點就跟著起身了,最終還是強行壓抑住了自己的沖動,沒有離開座位,只能目送自己的三位姐妹上臺沖向王程!

  所有鼓掌的觀眾都驚訝地看著這一幕,后面的諸多粉絲們更是羨慕的尖叫。

  選手席當中的諸多練習生們也都羨慕不已。

  吳晗,馬云飛等人雙眼都泛紅光了,恨不得立刻沖上去替代王程,和這七位女神擁抱互動,這就是她們想要的呀!

  而文依曉幾人則是羨慕莉莎和中森晴子幾人,竟然在那么近的距離看王程的演出,現在還能沖上去和王程互動……

  舞臺上評委席上的韓瀟和安可茹,都皺著眉頭,眼中閃過羨慕,只不過安可茹的羨慕一閃即使,韓瀟則是將羨慕兩個字寫在了額頭上,也想沖下去給王程一個擁抱,但是想到王程可能不喜歡會生氣,就強行忍住了。

  鏡頭也對準了王程這邊,想記錄下這一幕!

  可是……

  個子最高,腿最長的黑絲安室千雪最先沖到王程面前,俏臉激動地張開雙手想給王程一個擁抱的時候。

  卻是被王程一個輕巧地步伐躲了過去,讓安室千雪從他身邊擦肩而過,眉頭輕輕皺起,看著后面又沖過來的中森晴子,又是一個步伐,輕巧地躲開了中森晴子的雙手擁抱……

  然后!

  在攝影師,以及現場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

  只見王程邁著靈巧的步伐,躲開了安室千雪,又躲開了中森晴子,然后又躲開了石原真珠,接著又一個轉身躲開了花澤靜香!

  四位來自島國的火焰青春組合全部和王程擦肩而過,沒能碰到王程一下!

  全場的掌聲都靜止下來,所有人都只是安靜地瞪大眼睛看著舞臺上的這一幕。

  火焰青春四人從王程的身邊一一交錯沖過之后,粉色時代的莉莎緊隨而至,本能的張開雙手想給王程一個擁抱……

  依舊被王程一個靈巧的步伐躲開了。

  然后,剛才的一幕又重演。

  躲開莉莎之后,王程又是一步,躲開了金妮,再一步,躲開了林希!

  此時,王程已經遠離了一開始的位置,來到了舞臺的最前面……

  后面,七位女團成員,位置各異,卻連成了一條線……

  每個人和王程交錯而過之后,就迅速的清醒了過來,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

  現場變得落針可聞!

夢想島中文    這個明星不加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