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37.春晚邀請?時間沖突一小時完成一首歌?

夢想島中文    這個明星不加班

  郭首新和劉家輝正在辦公室吃午飯。

  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了。

  宣傳負責人進來就說道:“郭導,上午錄制的抽簽花絮上傳,僅僅半小時播放量就過五千萬了,觀看人數超過千萬!還在快速增長,整個網絡上都在討論咱們的抽簽結果……”

  郭首新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放下快子問道:“怎么回事?為什么這么多人看?”

  劉家輝問道:“是因為王程嗎?”

  兩人此時還記得上午王程離開節目現場時,那熟悉的一幕。

  不知道老王的樂隊到了沒?

  宣傳負責人點點頭,有些激動地說道:“對!就是因為王程的隊伍再次選中武器作為演出題目的原因。所有觀眾看到這個結果都很激動,參與討論的人數已經超過了千萬……還有人說,我們為了滿足大多數觀眾的訴求,故意暗箱操作了抽簽結果。”

  郭首新拿過平板電腦看了看,只見上面密密麻麻都是討論抽簽結果的話題。

  “真沒想到,王程再次拿到了武器作為題目,這真是比我中雙色球還離譜。”

  “是真的假的?為什么黃斌每次都必定拿到最后的號碼?真的這么臭?還是節目組故意制造話題?”

  “哈哈哈哈,我不管什么黑幕不黑幕,反正能看到王程繼續來一場武術表演,我就給節目組鼓掌,干得好。”

  “題目是武器,王程繼續來一場中華功夫的刀劍表演就足夠了,那段刀劍表演我看了幾十次,每看一次都覺得很爽,太厲害了!是我看過的公開表演的武器表演里最厲害的了,那些專業的武術運動員和演員,都不一定能有這實力和演出效果。”

  “節目組是不是故意的?”

  “來吧,王程,讓我們看看你還有什么武術靈感!”

  “話說,沒人為王程考慮一下嗎?連續三次都表演武術,他會不會不想演了?”

  “爽,中華功夫,精武門,下次是什么?話說,王程還會繼續創作新歌嗎?如果還能創作出一首新歌,那就真的太牛逼了,從此我這輩子只服王程一個人。”

  “節目組還有什么新消息沒?”

  “粉色時代會不會演出呀?想看莉莎的大長腿……”

  “王程……”

  郭首新和劉家輝一起看了一些評論,就隨手將平板電腦還給了宣傳負責人。

  “繼續引導一下輿論,只要不是攻擊我們的,其他的可以放任一下,反正能給我們增加熱度。”

  郭首新叮囑道:“有情況隨時向我匯報。”

  宣傳負責人點答應一聲:“好。”然后就告辭離去,不打擾兩位繼續吃午飯了。

  劉家輝輕聲說道:“不知道王程下午的新歌制作怎么樣!”

  郭首新搖頭:“看不懂,想不明白。他憑什么能在第一時間就確定了下午錄歌的時間?他就能這么肯定自己能在中午創作出一首歌?還想好了編曲計劃?每次都這樣,就算是謄抄,都沒有這么夸張。”

  劉家輝聽著郭首新的話,苦笑道:“這是現在整個音樂圈子里的未解之謎!去問問劉勝杰老師,他可能都回答不上來。”

  的確!

  劉勝杰接到文依曉的電話的時候,是有些目瞪狗呆的,隨后就掛了電話,帶著梁西趕到了明日偶像的錄制基地,見到了文依曉幾人。

  劉勝杰還沒說話,梁西就忍不住先問道:“請問一下,王程當時拿到題目之后,就確定了下午要錄歌的計劃?”

  文依曉看了看梁西,對梁西不怎么喜歡。

  因為梁西在微博上質疑王程的文章現在還掛著呢,已經是所有質疑王程的文章當中熱度最高的,瀏覽量達到千萬,發言人數達到百萬以上,支持王程和質疑王程的雙方在評論區吵的不可開交。

  所以,文依曉沒有理會梁西,而是看著劉勝杰。

  梁西頓時無語,感覺到了文依曉對自己的不喜和敵意,多年的生活經驗立刻就知道了這位的心思,苦笑一下,也就不說話了。

  因為,他此時心中也是動搖不已了,看了王程的演出之后,幾次都想撤掉微博上質疑王程的文章,但是沒有親眼見證之前,他依舊心中還有諸多疑惑和疑問,所以就繼續留著了。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安裝最新版。

  劉勝杰開口問道:“他的題目還是武術?”

  文依曉搖頭:“武器!”

  劉勝杰苦笑:“那不是一樣!他確定了下午的錄歌時間?”

  文依曉點頭:“嗯,應該還是他的上班時間,下午四點。老師,如果讓你連續三周,每周創作一首武術為題目的作品,你能做到嗎?”

  劉勝杰立刻搖頭:“我做不到,我本身就不是創作達人,我更擅長制作。但是,即便是讓我拿著三首同類型的作品連續三周進行制作,我可能都做不到,堅持制作的話,我會把三首作品制作的很雷同!”

  “像王程能連續兩周創作和制作出中華功夫和精武門這兩首作品的人,我都沒見過。現在還要繼續創作和制作第三首作品,那我也不太相信他能做這一點。”

  梁西也贊同道:“對,老劉說的對,這不是人能做到的。”

  文依曉卻是認真地說道:“我相信他能做到。”

  劉勝杰好奇地問道:“為什么?你看過他的作品了?”

  文依曉搖頭:“沒有,但是他是王程,我就相信他。”

  劉勝杰稍微無語,知道自己這位弟子是徹底淪陷了,所以回答問題才會這么主觀,當即說道:“好吧,下午如果遇到了,看看能不能和王程聊兩句!對了,你的題目是什么?”

  文依曉:“神話!”

  劉勝杰和梁西同時思索起來——神話?

  梁西低聲說道:“我有一首精心創作的作品,就和神話很契合。如果你們愿意,我可以以詞曲創作人的身份加入,老劉擔任制作人,文依曉你來唱,咱們一起合作,怎么樣?”

  劉勝杰看向文依曉。

  文依曉輕聲說道:“梁老師,我能先看看作品嗎?”

  梁西點頭:“當然可以,這是兩年前我來了靈感寫的,這兩年一直在慢慢凋琢,有靈感就會拿出來修修改改,絕對是我的精心之作。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好的作品!”

  說著,梁西就拿出手機,從里面翻找出一個文檔,將自己寫的詞曲調出來給文依曉和劉勝杰看了起來。

  李志勛敲了敲門,然后推開門走進了酒店房間。

  房間內,裴珠研,莉莎,金妮,林希四人正在商量來華夏第一場演出的計劃……

  看到李志勛走進來后,四人都看向經紀人。

  李志勛看著四人,認真地說道:“我和明日偶像節目組又溝通了兩次,他們的制作人劉家輝不同意我們按照我們的出場規格來提要求,他們最多只給我們一百五十萬華夏幣的出場費。至于出場場次之類的,都必須遵守節目組的安排,不會給我們特殊安排。”

  聽到一百五十萬華夏幣的出場費,四人都同時輕輕皺眉。

  她們在棒國內演出的出場費都是單人三百萬華夏幣起步,四個人一起出場就是一千萬華夏幣起步,如果是國外的演出,那就是一千六百萬華夏幣起步,或者三百萬美元左右。

  不過,如果她們自己開演唱會,一場演出的收入會更多。

  所以,她們此時聽明日偶像節目組給的出場費數字,還不夠她們一個人的,就都皺起了眉頭。

  裴珠研不滿地說道:“他們太沒有誠意了吧?”

  其他三人都點頭,神色都很不滿意。

  李志勛繼續說道:“是的,我也提出了我們的不滿。但是,他們說他們給其他人的演出費用都很低,王程才兩百萬一場。其他人只有十幾萬一場。因為,他們的舞臺人氣很高,而且和這些練習生背后的經紀公司都有合作關系。”

  “我們現在想要打入華夏市場,通過這個舞臺絕對是最佳途徑。他們昨天的直播就有一億人收看直播,然后視頻上線客戶端,到現在的觀看人數也快上億了,影響力超出我們棒國內的任何一個節目。”

  四人沉默下來,明白李志勛的意思。

  明日偶像節目組有底氣給低價。

  因為,節目在整個華夏的人氣絕對爆棚,在亞洲也打開了局面。

  這在世界各國娛樂圈都很常見。

  一些很火的節目,邀請明星的價格都很低,甚至有些超級爆火的舞臺邀請明星只給象征性的費用,比如北美的超級碗,以及華夏的春晚,還有世界杯的演出……

  但是明星們都會打破頭去爭取這些超級舞臺的演出機會,一分錢不要都愿意。

  當然。

  明日偶像顯然無法與這幾個世界級舞臺相比。

  但是,此時在華夏的影響力也是僅次于春晚的,更是遠在棒國內的任何一個綜藝之上。

  裴珠研說道:“那我們要兩百萬,和王程一個價格!”

  其他三人也立刻點頭,不能按照她們的演出價格來要求,那就要最高的價格,已顯示她們的咖位和人氣。

  莉莎:“對呀,我們要求和王程一個價格,不過分吧?”

  金妮:“以我們在世界上的粉絲數量,只要兩百萬華夏幣,絕對算是慈善演出了。”

  林希:“王程兩百萬,我們也要兩百萬!”

  她們一想到昨天在直播現場被王程兩次無視的尷尬,到現在還忍不住惱火,不希望自己四個人的出場費還不如王程一個人。

  李志勛看著四人,輕輕搖頭,稍微無奈地說道:“我也是這樣要求的,要求和王程一個價格。但是被劉家輝拒絕了,拒絕的很果斷,沒有商量的余地,他只給一百五十萬。然后,我和公司那邊商量了一下,他們認為為了打開市場,前期在利益上做一些讓步是有必要的,他們同意這個價格。你們覺得呢?”

  如果是其他的棒國藝人,在經紀公司和經紀人面前,基本上沒有反抗的余地,公司已經做了決定,經紀人下達了公司的決定,那你藝人明星去執行就行了,該演出演出,沒有資格提意見,更沒有資格反對!

  但是,粉色時代四人不一樣,她們當中有三個是國外的,所以當初簽訂的合約就比較寬松,再加上現在四人是棒國內唯一的國際女團,地位自然更高,是HG集團最大的搖錢樹,也有更多的自主權。

  所以,李志勛才會詢問一下四人的意見。

  不然,李志勛直接通知她們現在去準備演出就行了……

  四人聽了李志勛的話,互相看了看,都感覺到了一股來自明日偶像節目組的輕視……

  認為,她們不如王程!

  雖然……

  昨天看了王程的現場演出,她們也震驚與王程的實力和舞臺魅力,她們也的確沒有那么強烈的舞臺魅力。

  但是,她們也有自己強大的實力和獨特的風格,并不一定就比王程弱……

  而且,她們是國際女團,在國際上的知名度和地位,肯定遠在王程之上。

  憑什么她們的價格不如王程?

  四人心中都不服氣。

  但是,卻只能忍著。

  裴珠研想了想說道:“下周演出嗎?”

  顯然,裴研珠已經同意了這個價格。

  李志勛說道:“演出時間可以再商量,他們的直播演出還有至少五期!”

  莉莎低聲說道:“那我們半個月后演出怎么樣?這是我們來華夏的第一次演出,不能這么草率著急,一周的準備時間,可能有點倉促。我想專門為華夏粉絲們編排一段舞蹈,還要精心挑選一首曲子……”

  裴珠研說道:“可能還會邀請制作人重新制作一首曲子!最好用華夏比較火的歌曲改編一下,這樣更能吸引華夏觀眾。”

  林希眼睛一亮,說道:“我們能不能買下王程的作品改編權呢?他的作品,是現在最火的。如果能改編他的作品,我們用來演出,絕對能吸引很多觀眾。”

  她們一下子來了想法,從專業角度出發,她們雖然對王程心有不滿,卻對王程的作品很是認可,再加上王程的作品在華夏的影響力,所以選擇王程的作品用來演出,似乎是最好的選擇。

  莉莎興奮地說道:“他最早發布的那首精舞門,我很喜歡,最適合用來當舞曲演出。最近的幾首作品都有太多華夏元素,我們不一定能掌握……”

  裴珠研也對精舞門這首舞曲有深刻印象,點頭道:“好,就改編這首精舞門。”

  李志勛說道:“那就這么定了。版權方面的事,我去聯系他們,看看能不能盡快搞定。演出時間確定了嗎?半個月后?”

  裴珠研點頭確定了:“嗯,就半個月后!”

  李志勛也肯定地點點頭,正準備離開去聯系節目組搞定王程的歌曲改編權,突然想起了什么,說道:“對了!你們看華夏網絡上的消息了嗎?”

  四人看向李志勛,同時搖頭,表示沒看,她們也看不懂那么多的華夏漢字,偶爾看手機消息也是看的棒國國內以及歐美的社交平臺的消息。

  李志勛認真地說道:“今天是明日偶像選手抽選下期演出題目的日子,王程再次抽到了武器作為題目,他下周的演出,還是以武術為核心的演出。”

  四人聽了李志勛的話,都同時瞪大了眼睛,顯得很是震驚。

  莉莎:“他連續三周都要演出同一個題目嗎?”

  裴珠研皺眉道:“他沒有要求換題嗎?我不是記得,他們的節目規則里,可以重選一次嗎?”

  李志勛搖頭:“他的風格就是從不換題,拿到什么就是什么。”

  四人都覺得王程太任性了。

  林希:“那他還會繼續創作新的作品嗎?連續三周都為同一個題目,創作新歌?這太瘋狂了。”

  裴珠研低聲道:“整個世界的流行音樂歷史上,都沒人能做到。除非,有幾個頂級團隊一起合作。可是,根據信息,根本沒有團隊和他合作,他只是靠他自己……”

  李志勛也有些感慨地說道:“老實說,我現在也很想快點看到他的下次演出,想看看他第三次會怎么演繹武術這個題目!”

  四人聽了,都莫名的有些壓抑。

  剛才心中對節目組給她們一百五十萬出場費價格的那些不滿情緒,在這一刻消散了許多。

  人家那么牛逼的人,都才拿兩百萬出場費!

  她們四個人一起拿一百五十萬,貌似也說得過去……

  但是……

  萬一他下周演砸了呢?

  畢竟,連續三次演同一個題目,還要獨自一個人創作和制作作品,這難度簡直突破天際。

  其中的難度超出常人的想象,在裴研珠四人的認知里,即便是國際頂級創作和制作團隊合作,可能都要掏空他們之前的存貨,才有可能完成這樣的任務,而且作品的水準肯定會受到影響,后續作品的質量水準必然會下降。

  王程一個人想做到這一點,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強行完成的話,勢必會影響水準和狀態……

  所以,下次就有可能演砸!

  想到王程那眾生平等的王之漠視,四人就有一絲興奮,如果下次能親眼到現場看到王程演砸了,絕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到時候看他還能那么平靜的漠視所有人嗎?

  莉莎笑道:“到時候我們一定要去現場,還坐最近的位置看他的演出!”

  幾人對視一眼,就知道彼此的想法。

  裴研珠笑道:“志勛哥,幫我們要第一排的位置,我們一定要在最近的位置看!”

  李志勛沒有拒絕:“我試試!”

  說完,李志勛就打算離開,但是走到門口,又回頭說道:“對了,還有一件事!這周內,島國的火焰青春少女也會過來,到時候應該會和你們一起看明日偶像的直播演出。據我了解,她們也想來華夏打開市場!”

  “所以,你們是競爭對手。”

  競爭對手?

  四人聽了就嚴肅起來。

  裴珠研認真地說道:“好的,我會好好研究她們的。聽說,她們是島國本土最火的女團,但是偏本土化,和我們不是一個風格。”

  莉莎:“我看過她們的演出視頻,大多都是以島國動漫為題材演出。”

  李志勛:“你們好好研究一下吧,我再去聯系節目組,確定演出的日期,和你們想要的歌曲版權。”

  說完,李志勛就出門而去了。

  而裴珠研四人則是立刻播放起了王程發布的第一首作品精舞門,然后聯系棒國和國際上相熟的創作人,對這首歌進行編曲改編,以及重新填詞……

  下午!

  王程四點準時來到錄音室門口。

  老王四人已經坐在那里閑聊了。

  同時,隔壁兩間錄音室也已經處于忙碌狀態!

  看到王程帶著黃斌幾人準時出現。

  老王幾人立刻站起身迎接。

  老王:“王程,新歌創作好了?”

  王程嗯了一聲,就將一張張紙遞給了他們,每人一張,輕聲說道:“老樣子,給你們十分鐘的熟悉時間,然后開始錄制。這次的編曲配樂,比前兩次都簡單一些,我希望你們能更快的完成。”

  老王幾人都迅速接過自己的那張紙,仔細看了起來。

  還是一樣,只有一段譜子和樂器要求,但是也的確簡單一些,幾人看了就苦笑,還是沒有一點點的參與感,依舊只能是啥也不知道的工具人。

  老王一邊看,一邊低聲問道:“王程,這次還是武術為題目?”

  王程奇怪地問:“不是武器嗎?”

  老王苦笑:“那不是一樣,都是武術為核心。”

  王程點點頭:“快點準備吧!”

  老王幾人都知道王程不想和他們閑聊,工作時間就快點完成工作,當下拿起自己的任務開始仔細研究了起來,爭取讓王程滿意。

  黃斌和莫白林幾人再次眼巴巴地看著王程,可是王程沒有理會他們,他們就知道,這次還是沒有他們的歌詞了,都有些失望。

  王程開始調試設備,手機卻是響了起來。

  雖然是沒有備注的號碼,但是王程一眼就看出是劉金峰的電話,直接沒有接聽。

  但是,多了一個未接之后,又打了過來……

  王程皺著眉頭接通了:“有事?”

  劉金峰急忙說道:“有正事兒。王程,剛才我接到明日偶像節目組的消息,那個剛剛來華夏的棒國女團粉色時代的經紀人聯系到我,想要購買你第一首歌精舞門的改編權,她們想改編這首歌,然后用來在華夏演出。”

  購買精舞門的改編權?

  對此。

  王程并不介意,輕聲說道:“可以,價格方面,你就按照市價來計算就行了,其他的條件都按照國際來。”

  按照國際慣例,改變后的歌曲,王程依舊享有后續的版權分紅。

  如果是國內那些大公司的習慣,那就是一錘子買賣,給你一點錢,就與你無關了。

  這也是港臺的詞曲作者能成為終生制職業的重要原因,而國內的詞曲作者大多數都是兼職,因為光靠詞曲創作會餓死,作品也沒有仔細打磨,都是盡可能的賺快錢,反正是一錘子買賣,拿到錢就結束了。

  劉金峰:“好,那我盡快和他們談妥,到時候找你簽字就行了。”

  王程:“嗯!”

  劉金峰知道王程快掛電話了,迅速再次說道:“還有一個重要的邀請,來自官方的。”

  王程驚訝:“什么官方?”

  劉金峰:“春晚節目組聯系到我們公司,對你發來邀請,想邀請你參演今年的春晚,就表演你的中華功夫。這個演出,的確非常適合春晚舞臺。他們要求你在明日偶像演出結束之后,就去春晚劇組集合,進行訓練和彩排,一直等到春晚播出結束之后,才能離開,大概需要三四個月的時間。”

  現在才九月份,春晚節目組才剛開始籌備,就對王程發來邀請,可見王程可能是節目組邀請的第一批演出者。

  等到春晚播出的時候,的確還有四個多月的時間。

  站在經紀公司的立場上,劉金峰當然希望王程能答應下來。

  能上春晚,在華夏娛樂圈來說絕對是最大的榮耀之一,這是官方對其最大的認可之一,當然最重要的是,春晚絕對是每年收視率最高的演出,沒有之一,能極大的增加曝光度。

  很多人都是在上春晚之前寂寂無名,春晚之后就一夜爆火。

  即便最近這些年因為手機和電腦的沖擊,春晚收視率也受到了劇烈沖擊。

  但是,因為春晚的特殊性,那個時間段只能看春晚的演出。

  所以,去年春晚依舊有超過十五點的超高收視率,比九十年代巔峰時期百分之九十多的收視率自然是沒辦法比的,可是放在這個時代,絕對是最高收視率。

  任何一個明星藝人能上春晚演出,第二年基本上都不缺少熱度和話題,至少能前進一個或者半個咖位,漲粉數百萬輕輕松松,吸粉千萬也不奇怪。

  而且,獲得官方的認可,在業內也能融入更多的頂級圈子。

  所屬的經紀公司也會因此和官方拉近關系,從而能得到更多的扶持……

  總之!

  好處多多。

  任何一個明星和經紀公司都不可能拒絕。

  哪怕春晚只給一點象征性的演出費,但是這依舊是一個所有娛樂圈人士打破頭都想進去的舞臺。

  但是,東興娛樂現在正處于風雨飄搖的時刻,明天在哪里上班都不知道。

  所以,劉金峰對這個也不熱心。

  當然,最主要的是,他沒辦法控制王程,王程也不和他們抱團!

  所以,王程的發展,對劉金峰在新公司的地位,沒有任何影響……

  王程聽到春晚的邀請,稍微沉默了一秒,就說道:“拒絕吧!”

  劉金峰也沒有多驚訝,只是問了一句:“為什么?他們問原因,我怎么回答?”

  王程平靜地說道:“時間沖突。”

  時間沖突?

  劉金峰不知道王程到時候有什么事:“我們沒有為你接其他的通告。”

  王程:“我說的是演出時間!春晚八點直播,我八點下班休息了。”

  沉默……

  劉金峰這才明白王程說的時間沖突是什么意思,不是通告時間,而是演出時間和王程的上下班時間沖突了……

  苦笑一下,劉金峰說道:“好吧,那我幫你拒絕了。”

  他沒有多勸王程,現在也處于擺爛躺平的狀態,任由王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是,他知道自己得另外編一個理由,不然春晚節目組導演組的人聽到這個理由,不得跳起來……

  人家導演組內的成員可都是業內老資格大腕兒,地位比之吳桐和郭首新高多了,如果因此記恨上了王程,劉金峰可不希望自己被牽連了,一個不好可能就沒法在圈內混了。

  王程嗯了一聲,隨即就掛了電話。

  旁邊的黃斌和莫白林幾人都聽到了王程說的春晚八點直播什么的,都是雙眼放光。

  如果他們能跟著王程一起上一次春晚,絕對是天大的驚喜。

  這幾年的流量明星當中,上春晚的人屈指可數,一只手都能數完,每一個都是超一線咖位的存在,每年只有一兩個流量明星能得到春晚的邀請。

  黃斌直接問道:“程哥,有春晚的邀請嗎?”

  莫白林幾人都眼巴巴地看著王程。

  一直安靜當看客的經紀人陳小勇和舞指孫剛兩人也都驚訝地看向王程。

  旁邊剛開始仔細研究王程給的樂器譜子的老王幾人,也都豎起耳朵,看向了王程。

  王程也沒有隱瞞,直接說道:“嗯,劉金峰打來的電話。說是春晚邀請我們去演出中華功夫。”

  黃斌激動地跳了起來,拍手道:“太好了,我們的中華功夫那么精彩,那么多傳統文化元素,絕對是最適合春晚舞臺的節目!”

  莫白林幾人也都興奮的互相擁抱了一下。

  老王幾人聽了也都是雙眼放光,他們雖然不能上臺演出露臉,可是他們的名字也會出現在報幕單上呀。

  歌曲詳細信息介紹上,會顯示出參與編曲配樂的人員名字,到時候老王幾人的名字也肯定會出現,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成就,絕對會極大提高他們在業內的地位。

  春晚舞臺對華夏娛樂圈的所有從業人員來說都像是一道龍門,一旦從這里越過去,那么就是另一翻天地。

  即便是超巨大咖,上過春晚也能提高熱度,從而提高收入。

  可是,下一刻,王程就澹澹地繼續說道:“我拒絕了!”

  興奮的黃斌幾人和老王幾人都是一愣,紛紛震驚地看向王程。

  黃斌迅速問道:“程哥,怎,為,為什么呢?這可是春晚呀,怎么拒絕了呢?”

  王程轉身走進錄音室繼續忙碌,語氣依舊平靜地說道:“春晚八點直播,我八點就下班了,時間上有沖突。而且要去排練幾個月的時間,太久了。我讓劉金峰幫我拒絕了……”

  瞬間,周圍變得安靜下來。

  幾人看著王程走進去忙碌的背影,然后面面相覷地互相對視了看了看,一時間幾人都不知道該說什么!

  想吐槽,卻好像吐不出來。

  想贊同,卻感覺不怎么對勁。

  貌似……

  王程說的沒毛病,和他的下班休息時間沖突了,那就不去了……

  可是。

  這是春晚呀?

  為春晚改變一下你的休息時間不行嗎?

  但是,這話,在場的幾人都沒人敢對王程說出來。

  連明日偶像節目組都為王程的下班時間讓道,將直播改到了下午五點,他們當然不敢對王程說讓王程改變自己的作息時間。

  而春晚明顯不是明日偶像節目組可以比擬的,更不可能為王程改變堅持幾十年的直播時間。

  所以……

  王程只能拒絕。

  兩者沒有合作的可能,除非王程做出改變。

  可王程那性格作風,怎么可能改變自己?

  黃斌和莫白林幾人只能在心中吐槽一下,臉上滿是遺憾和郁悶,錯過了一次上春晚演出的機會,他們不知道下次什么時候才能再遇到這樣的機會,大概率可能這輩子都沒機會了。

  他們都有自知之明,他們知道靠他們自己的實力和人氣底蘊,是永遠不可能登上春晚舞臺的。

  這次一錯過,就是一輩子了……

  幾人都唉聲嘆氣。

  老王幾人的臉上也掛上了失望,他們還想借助春晚提升自己的地位呢,現在看和王程合作是永遠沒機會登上春晚了。

  或許,隔壁的文依曉和杜唯有機會,畢竟這兩位是除了王程之外最火的新人,將來肯定會拿到春晚的邀請。

  可惜,他們不可能去和那兩位合作了。

  王程看老王幾人情緒不對,皺眉道:“好好認真準備,馬上開始錄制了!”

  老王幾人一驚,立刻開始全神貫注地投入進去,將剛才春晚的事情拋下。

  這次的編曲,的確和前兩次不一樣,沒有使用大量的民樂器,基本上都是流行音樂常用的樂器,這對他們來說最熟悉不過了,所以看了十分鐘左右,差不多都掌握了,剩下的就是進去嘗試演奏了!

  而進去開始錄制之后,老王幾人的專業水準也足夠高,很快就搞定了。

  走出錄音室。

  老王看了看時間,仔細看了好一會兒,才確認地低聲說道:“這次,只用了半小時……”

  其他幾個樂手互相看了看,都能看到其他人的疑惑和郁悶!

  太快了!

  半小時搞定一首歌的編曲!

  除了那些網絡垃圾作品,他們還真的沒見過,說出去都沒人相信。

  當然,他們知道,前面幾次和王程合作,一小時左右就搞定編曲,說出去也同樣沒人相信,所以網絡上才有那么多業內人士的質疑。

  走出錄音室,看著王程開始錄歌。

  老王坐在椅子上休息。

  旁邊的錄音室門被打開。

  劉勝杰,梁西,老周,以及文依曉走了出來。

  老周興奮地說道:“老梁,這首歌不愧是你花費兩年時間凋琢出來的,絕對是你水準最高的作品,沒有之一,以后肯定會成為你的代表作!最巧合的是,完美契合文依曉的氣質和聲音,咱們這次的合作,絕對會震驚所有人……”

  梁西的臉上滿是笑容,看了看劉勝杰和文依曉,看兩人也比較滿意,在商量琢磨歌曲,心中更加得意了。

  不過,幾人看到了旁邊在椅子上休息的老王幾人,都才想起來,王程也來錄歌了。

  劉勝杰看著老王驚訝地問道:“老王,你們又搞定了?”

  他還看了看時間,這還不到五點吧?王程四點上班,才不過了不到一小時!

  梁西收斂了笑容,滿臉凝重嚴肅地看著老王幾人,知道這是自己探究王程作品到底是誰制作和創作的機會!

  老王笑了笑,點點頭:“我們收工了,編曲搞定了,王程在錄歌,按照他的實力和風格,應該很快就能搞定,你們呢?”

  我們?

  幾人互相對視看了看。

  他們剛剛才理清楚梁西這首歌的頭緒,正在商量編曲方案,可這邊又搞定了……

  剛才興奮的老周此時苦笑了一下,才說會震驚所有人……轉眼就被王程震驚了一下。

  雖然,他們已經被王程震驚幾次了,可此時聽老王說王程半小時就搞定了編曲,還是忍不住震驚。

  這,真的是一首完整的編曲?

  就算是照著別人的成品謄抄,都不帶這么快的呀?

  梁西盯著老王,問道:“你們是樂手?”

  老王點點頭:“嗯!”

  梁西:“那你們……”

  老王知道梁西想問什么,直接說道:“我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按照樂譜演奏自己的樂器,演奏完了,王程滿意了,就結束了!梁老師,你滿意了嗎?”

  顯然,老王幾人也知道梁西是誰,知道梁西在網絡上對王程,以及他們配樂的質疑。

  所以,他們幾人也對梁西有所不滿。

  畢竟,王程的作品都是他們參與完成的,梁西質疑王程,不也就是質疑他們一起參與作假嗎?

  梁西訕訕一笑,眼中依舊閃爍著疑惑的光暈。

  如果可以,他想親自進入錄音室看看王程作品制作的全過程!

  但是,他知道,他一個外人這樣做,絕對是很過分的行為,傳出去還會被其他業內人士抵制的。

  所以,他只能在這里看著,雖然依舊難以置信,但是他知道,自己應該是錯了,王程可能是真的獨自做到的這一切。

  最終,最不可思議的那一個選項,的確就是真相。

  文依曉也好奇地看了看錄音室……

  而這時。

  錄音室的門被打開了。

  然后。

王程走了出來  ,看到這里聚集這么多人,輕輕皺了皺眉,隨即沒有理會其他人,走向設備間準備完成最后的收尾工作,到時候這首歌就徹底制作完成了!

  看著王程將他們都無視了,自顧自地區忙碌。

  劉勝杰和文依曉幾人都習慣了,梁西看著王程幾次想開口問點什么,可是最終都沒有問出來,只能看著王程繼續忙碌。

  老王低聲對幾人說道:“錄歌完成了,五分鐘!應該是一遍過!”

  劉勝杰和文依曉,老周,梁西幾人聽了,都是心頭劇震……

  半小時完成配樂編曲,五分鐘完成錄歌一遍過……

  這是什么神仙?

  一共花費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制作完成了一首歌?

  前面還需要兩個小時……

  現在只需要一小時就搞定了?

  以后還會不會繼續縮短時間?

  他們根本想不到,這么短的時間,怎么完成一首歌。

  如果是其他人拿著一首一兩個小時完成的作品給他們,他們可能都懶得播放,直接丟到垃圾桶里去。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安裝最新版。

  因為,這么短時間制作的東西,絕對是噪音。

  而王程,卻已經用這么短的時間,完成了幾首打破華語樂壇銷量記錄的神作。

  所以,即便王程現在再次以更短的時間完成了一首作品,他們心中有再多的質疑和不相信,也不得不懷有一絲期待!

  幾人沉默地注視著。

  又是幾分鐘后,王程走出來,對劉勝杰點點頭,又對老王說道:“你們可以回去休息了,下次合作再叫你們。”

  說完,王程就對黃斌幾人揮揮手,走向練習室而去,現在還有時間編舞!

  黃斌和莫白林幾人都急忙跟上王程的步伐。

  老王幾人也對王程揮揮手,又對劉勝杰和文依曉老周幾人告辭,就直接下班回去了,接下來又能至少休息一周的時間,看的老周幾人很是羨慕。

  劉勝杰和文依曉,梁西,老周幾人就這么注視著王程和老王幾人都離開了!

  梁西還不確定地問道:“他這就完成了一首歌?”

  文依曉肯定地說道:“是的,他完成了!”

  梁西又問道:“那他現在干什么去了!”

  文依曉:“去練習室用新歌進行編舞,為下次直播演出準備。”

  梁西無語:“對,他還要自己編舞!又要創作歌曲,制作歌曲,還要編舞……他一個人做了這么多事。”

  文依曉也感覺到了自己在王程面前的渺小,低聲道:“是呀,他一個人能做所有的事情!還都能做到完美的極致。”

  說完,文依曉轉身走進錄音室繼續琢磨詞曲!

  梁西沉默地抽完一支煙,然后拿出手機將自己微博上所有質疑王程的文章全部刪除的一干二凈。

  劉勝杰見此,沒有說話,也只是抽完一支煙,對老周說道:“走吧,咱們繼續!我們不可能一小時搞定一首歌,但是三天應該沒問題吧?我們也要給依曉留下足夠的練舞時間。”

  梁西將煙頭丟掉,低聲問道:“王程的新歌銷量多少了?”

  劉勝杰拿出手機給企鵝音樂的熟人發了個消息問了一下。

  對方很快回復了過來。

  梁西看了一眼,那串數字仿佛一座巨山一樣的壓在他的心頭。

夢想島中文    這個明星不加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