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擇天記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們曾通信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們曾通信


更新時間:2017年04月24日  作者:貓膩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擇天記 | 貓膩 
 
擇天記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們曾通信
唐三十六說話的語氣,向來是世間最能惹仇恨的存在,即便不說臟話的時候,也沒有人喜歡。

但陳長生喜歡,因為唐三十六是他最好的朋友,更因為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這個家伙總會出現,而且這個家伙比他更清楚他的真實想法,每當他不知道如何選擇的時候,聽這個家伙的總沒錯。

唐三十六的這句話當然沒有任何道理,卻不知為何卻有種莫名其妙的說服力。

“你怎么過來了?”

陳長生很擔心唐三十六的身體。

看唐三十六的臉色,那種奇怪的高燒應該已經退了,但身體應該非常虛弱,不然不會坐在輪椅上。

唐三十六說道:“如此重要的歷史時刻,怎么可以缺少我的存在。”

唐老太爺滿臉寒霜地看著他,準備出言訓斥。

“不要逼我自曝家丑。”

說完這句話,唐三十六咳了起來。

葉小漣趕緊替他拍背。

唐三十六擺了擺手,從袖子里拿出一塊潔白的手帕掩在嘴上,眉頭微皺,似乎有些痛苦。

不管是唐老太爺還是陳長生,都有些看不出這傷春文人的作派究竟是真是假,自然不好再去追問。

徐有容看了葉小漣一眼,葉小漣有些羞愧地低下頭去,她便知道這兩個人根本沒有去寒山,半途便折回了。

唐三十六沒有理會這些,對魔君說道:“忘了自我介紹。”

魔君說道:“我認識你。”

唐三十六說道:“是啊,當年在白帝城你對我著實不客氣,沒想到十年后我會被戳穿你的把戲吧?”

魔君平靜說道:“自說自話的本事,你倒確實天下第一。”

唐三十六說道:“看來你確實不知道我是誰。”

魔君微嘲說道:“你以為這樣就能變成蘇離?”

唐三十六正色說道:“請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您的筆友。”

魔君微怔說道:“筆友?”

唐三十六說道:“是的,陛下您的信我都看過,而寄給您的前面四封信都是我寫的。”

魔君望向陳長生非常認真說道:“這就有些過份了。”

陳長生認真解釋道:“我不擅長與人打交道,而且剛開始我們不熟,怕寫的太尷尬。”

魔君回憶著那幾封信的內容,感慨說道:“我還以為從開始你就把我引為知己了。”

“陛下,我依然視你為知己,依然愿意與你成為最好的朋友。”

唐三十六對魔君說道:“所以親故把你手里那個東西給我吧。”

魔君靜靜看著他,忽然問道:“你的自信究竟來自何處?”

唐三十六說道:“我不知道,但我爺爺都不愿意和我打牌。”

魔君說道:“唐老太爺都不愿意下場,想來你的牌技頗為了得。”

“我的牌技其實普通,比爺爺與圣女差得遠了,但我卻有一招能夠贏遍天下。”

唐三十六認真說道:“我最擅長掀牌桌,如果牌桌掀不動,那我就賭身家。”

“唐家乃是人族首富,你與人賭身家,自然每賭必贏。”

魔君微嘲說道:“但你若要與我賭身家,只怕沒我的籌碼多。”

這話確實,不管唐家如何豪富,底蘊如何深厚,又如何能與魔域之主相提并論?

唐三十六認真說道:“那可未必。”

場間忽然響起了一道聲音:“我跟。”

說話的人是徐有容,神情很平靜。

王破也把槐院押了上來。

越來越多的人跟了。

陳長生與唐老太爺沒有說話,誰都知道他們會怎么做。

唐三十六坐在輪椅里,盯著魔君的眼睛,神情前所未有的認真。

這場賭局賭的不是唐家,也不是離宮,而是整個人族。

魔君沉默了很長時間,忽然說道:“信里的條件可還算數?”

陳長生說道:“當然。”

唐三十六說道:“我給你最大的優惠,按第十一封信算。”

“好。”

魔君把手里的石杵扔向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伸出右手接住石杵,看了兩眼,扔給了唐老太爺。

如此重要的神器,能夠改變世界命運的事物,在他們的手里就像不值錢的玩意兒一樣。

包括陳長生在內,沒有誰對唐三十六的表現感到驚訝。

再珍貴的事物,他向來都不當回事,很多年前在白帝城,他把國教神杖扔給陳長生的時候,也是這樣隨意。

只有推著輪椅的葉小漣,知道實情并非如此。

她清楚地看到,當唐三十六接住那根石杵的時候,背后的衣衫瞬間濕透了,明顯緊張到了極點。

魔君看著唐三十六問道:“你真的不怕嗎?”

唐三十六理直氣壯說道:“我又不是白癡,怎么可能不怕!”

魔君不解說道:“那為何你表現的如此平靜,看不出來任何破綻?”

“可能是因為我從小就比較富有。”

唐三十六補充說道:“無論物質還是精神。”

在那夜最后的談話中,商行舟曾經提到過,黑袍可能還有些別的手段,但讓陳長生不用太在意。

現在看來,黑袍最后的手段應該便是這件事情,但他沒有想到魔君的反對意志竟會如此強烈。

不管星空殺還能不能用,現在已經在唐老太爺的手里,相信就算黑袍出現,也沒辦法搶過去。

但那座祭壇還在,也就意味著威脅還沒有完全去除。

“祭壇在哪里?”陳長生問道。

魔君輕揮衣袖,魔焰流動起來,漸漸露出隱藏在其間的畫面,雪老城若隱若現。

某處的魔焰顏色要更深些,仿佛非真實的夜色,沒有任何光線的殘留。

祭壇就在那里。

王破把那個位置默默記在心里,轉身離開了魔宮。

“魔帥還有第二魔將呢?黑袍又在哪里?”

陳長生看著魔君說道:“既然我們已經達成了協議,何不讓雙方都少流些血?”

魔君唇角微動,帶著一抹自嘲的笑容說道:“難道你還沒有看出來,我現在已經是孤家寡人?”

孤家寡人是人族皇帝的自稱,并不適合用在魔君的身上。

就像山坡上那些黑色方碑,無論大小還是形狀,其實都不適合用來做墓碑。

數千座黑色方碑,代表著數千個在戰場上死去的高等魔族。

離山頂越近,埋葬的魔族身份便越尊貴。

當然,除了龐大固埃家族那位倒霉的繼承者,雪老城的王公貴族很少死在戰場上。

墓園里到處都是哭喊聲,那是貴族夫人在哭死去的兒子,斷成數截的情夫。

還有很多貴族滿臉灰塵、神情呆滯地看著夜空。

他們知道墓園被軍師設成了祭壇,把這邊的消息傳回了圣光大陸,那么為何始終沒有光柱降下,把自己接走呢?

人族大軍都已經殺進了雪老城,為何自己還站在這里呢?

夜色里傳來喊聲與密集的蹄聲,應該是人類騎兵正在清理城中的反抗力量。

那些王公貴族很是麻木,連恐懼的神色都沒有,就像是沒有聽到那些聲音。

王破站在山頂看著那些哭泣的婦人、行尸走肉般的貴族,沉默不語。

他的視線在墓園里移動,感受著那些黑色方碑里蘊藏著的能量,確認魔君沒有說謊,這里應該就是祭壇。

但他還是覺得有些問題,這座祭壇應該不足以強行破開空間,更無法把兩座遙遠的大陸聯系在一起。

還是像魔君說的那樣,這座祭壇需要配合星空殺,才能完全地發揮出來作用?

當王破想著這些問題的時候,山坡東邊的偏僻角落里,一個穿著破舊衣服、佝僂著背的挖墓工正要離去。

那個挖墓工剛剛挖出來了一個新的墓坑,放進去了一具很普通的高等魔族尸體。

墓園里的挖墓工,墓坑里的尸體,一切都是那樣的正常,但聯想著雪老城剛剛被攻破,這就顯得非常不正常。

一道平靜的視線落在那名挖墓工的身上,看著他慢慢向草坡那邊走去。

在那名挖墓工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草坡與夜空相交的線條之下時,王破的聲音響了起來。

“再來一次?”

那名挖墓工停下腳步。

夜風拂動破爛的衣裳,才看清楚不是佝僂的原因,他本來就很矮小。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他終于轉過身來說道:“好。”

他的聲音還是那般沙啞難聽。

頭盔上的銅銹在星光下顯得格外妖異。

諾日朗峰前的草原是第一次相遇,雪老城前的沼澤是第二次相遇。

今夜的墓園是他們再一次相遇,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相遇。

魔帥從夜風里抽出那把大刀,向王破走了過去。

寫信的事情在上一卷里有提,十年前唐棠以為陳長生是要他幫著寫情書另外,精神和物質都比較富有那句話,其實用在這里并不是特別妥貼,但那是我三年前開書的時候便為唐三十六準備好的評價,一直等著用,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現在都要完本了,再不用我擔心會用不出來,朋友們,我們都要做這樣的人啊。

擇天記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們曾通信

推薦小說: 崛起之華夏 | 斬仙 | 權力巔峰 | 修神外傳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帝霸 | 特種神醫 | 武道至尊 | 移動藏經閣 | 官路彎彎 | 史上第一祖師爺 | 無敵升級王 | 風流醫圣 | 神醫圣手 | 無敵天下 | 我欲封天 | 儒道至圣 | 武煉巔峰 | 傭兵的戰爭 | 重生小地主 
上一章  |  擇天記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都市超級醫仙 | 六零奮斗俏軍妻 | 絕世武俠系統 | 年年安康 | 都市小花農 | 撿到一個星球 | 史上最強贅婿 | 我有一刀在手 | 重生野性時代 | 祖宗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