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醒者傳說 >> 目錄 >> 第92章 含光一劍開山谷
 

第92章 含光一劍開山谷


更新時間:2019年10月07日  作者:百草哭  分類: 奇幻 | 另類幻想 | 醒者傳說 | 百草哭 
 
醒者傳說 第92章 含光一劍開山谷
景公等于告訴了趙籍頻頻遭遇刺殺的真相,趙籍心里一直存有的疑團也就有了答案。

“這么說,叔父并未存有異心?”趙籍的眼睛雖然看著伯陽,但更像是在自言自語。

伯陽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走出太子居室,回去廂房。

基于父君景公的說法,太子趙籍覺得以后的麻煩會少很多,于是想到了一件事。

他把食指彎曲,置入口中打了一個唿哨,那個叫小小的女孩不知從哪里就跳了出來。

王九山恰好從廂房走出,看到一身勁裝的小小,立刻又折回廂房內。

趙籍納悶地看了看王九山,心想啥意思。

趙籍對小小耳語了幾句,之后小小轉頭望向伯陽和王九山所在廂房,清秀的臉龐上笑靨如花。

王九山跟著伯陽從廂房內走了出來。

“拜師的那位,過來吧。”王九山在伯陽身后探出頭,喊了一聲。

“這你都能算出來?……”趙籍非常吃驚。

剛才王九山已經和伯陽預告過小小將拜師的事情,伯陽考慮了一下,覺得可行。

一件本身意義重大的事情,就這樣簡單地發生了:小小三叩首,叫了聲師父,就成為了伯陽第三個徒弟。辛文子比扎登年齡大一歲,并且是鄭重拜師第一人,為大師兄;扎登排行第二,小小自然成了小師妹。伯陽把收徒情況簡單和小小講了一下,小小忽然多了很多親人,滿心歡喜。

王九山看著交談中的伯陽和小小,忽然發現雍城早已是秋天了啊,涼意十足。

趙籍也是滿心喜悅,非常興奮,提議趁著大家都高興,不如去城外西部的九峰山賞個秋景!

伯陽和王九山入宮已近一個月,從未出過那道宮墻,早已有些煩悶,自然全部贊成。聽希此時也走了過來,聽說可以去登山賞景,也是非常高興。

趙籍喚過內侍總管,安排準備車馬,午膳用畢則向九峰山出發。

秋意凈空,草木紅黃,蘆花飛白。

伯陽站在穿林投射而來的秋陽下,影子拖在蘆花間,靜默但神圣。

聽希和王九山站在他兩側不遠處,趙籍和小小則站在一匹棗紅色戰馬旁側,說著什么。

數百株白樺樹佇立在緩坡隆起處,形成一片黃白相間的秋林。

山影,樹影,以及人影,擋住了部分想要照耀秋草的光線。然而,所有的影子都深沉不過兩座山峰間那道幽暗的山谷。

山谷中飄著一些幽藍色的淡霧,遠遠連接著兩座峰頂的藍天。

伯陽閉目感受了一下,發現整座九峰山與雍城正處于同一條寬厚的顯域形絡上,而雍城則處于一個較大顯域形穴的中心。九峰山下能量充裕,似乎在源源不斷地補充著雍城的能量消耗。

對秋景略作欣賞后,伯陽又喚過小小,給她講了歸元返虛的基本功法要點,要求她結合自身武學來靈活修煉。

直到收小小為徒,伯陽從未問過小小的身世、由來。因為作為至人,他不需要問這些訊息,知道人的體格和心性沒有問題就足夠,而且,那種似有似無的緣分感還是存在的,直覺更重要。

小小接受著伯陽教授的功法要點,頻頻點頭表示理解,直至最后臉上出現了驚喜的神色。她在聽講中已經開悟了一些很深奧的修行原理,尤其是形體靈活性的控制根源,以及煉神與煉體的關系。

對于姜小鳳、山丹丹和四足汪,伯陽一直視為自己修行路上的伙伴;而對于王九山,本想在進入至人境界后正式收為徒弟,但后來發生了諸多事情,另外發現了王九山心性尚不穩,很可能與自己走上不同的修行道路,甚至步入邪路、成為暗域的幫兇,所以暫時放棄了將他收為徒弟的想法。

而對于王九山來講,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他在內心是非常敬重伯陽的,但是后來發生的一些事情,使他更偏重于玄門秘技的掌握,與伯陽曾經教給自己的修行方法有所偏離,并且所思所想似乎漸漸與伯陽有了分歧,尤其是對于依照天道推動人類生命更迭的問題上,似乎伯陽很不支持;接受九天圣祖灌頂后,他也就不再想著拜伯陽為師的事情了,但心里總是有一種說不清的缺憾。

想著這些,看著伯陽正在教授小小功法,王九山緩緩向另外一個方向走去,邊走邊欣賞九峰山的秋景。后來感覺無聊,就使用了一個符咒驅動秋風,居然如刀般斬下一段樺木,作為飛行工具,馭木騰空,向著遠處山谷飛去。

王九山喜歡山谷,此時更想念鬼谷,也不知父親王朗可好?

不知不覺,他已經飛臨到山谷上方。

趙籍專心看著伯陽教授小小功法,并未注意王九山的離去。

聽希注意到了,但是并未跟上去,只是看著馭木飛行的王九山,心情有些復雜。

幽藍色的薄霧在王九山身邊緩緩飄動,隨后漸漸變濃……

“伯陽,九山不見了!”聽希看到王九山的身影漸漸在藍霧中消失,趕緊叫道。

伯陽聞言,立即停止對小小的授課,問明情況后,讓趙籍和小小留在原地等候,和聽希一起瞬移到那道山谷旁側的山崖上。

藍霧已經沒有痕跡,王九山也跟著消失不見。伯陽皺眉,聽希懊悔——當時跟上去就好了,畢竟是個孩童,而且是一個總是遭遇奇事的孩童。

伯陽閉目進入能量狀態,散開神識探察那道山谷。

“嗯?”伯陽一驚,一個巨大的無形屏障籠罩著整個山谷,連他的神識都無法穿透進去!

“難道又是那種暗域諜眼?”伯陽對聽希說道。上次感知暗域諜眼時,也是一種未知的屏障,交由元識才勉強打開屏障進入。

聽希也感知了一下,贊同伯陽的看法,覺得肯定是暗域所為。

唯一不同的是,上次見過的暗域諜眼是一個能感知的球體,而此次遇到的,則是整個山谷被屏蔽能量感知,但在一般的顯域生命看來,那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山谷而已。

難道,這種屏障只是針對修行者?伯陽思慮很久,沒有結論。

已入至人境界,總不能老是叨擾元識,伯陽決定獨立來想辦法破除這個屏障。

“我們把修行氣息斂藏起來,然后以普通生命形體的存在形式進去試試。”伯陽對聽希道。

兩人瞬移到山谷最南側的入口處,斂藏了修行者氣息,向谷內走去。

果然,很順利地進入,可以清晰地看到溪水、荒草、沙石,與正常的山谷毫無差異,而且景色優美。

但走了很久,也沒發現任何可疑的痕跡,更別說在這里發現失蹤的王九山。

“不行,還是要進入能量狀態察看!”聽希道。

兩人同時進入能量狀態……

“轟!轟!”兩聲悶響,伯陽和聽希先后被彈射入天空,然后向著山頂涯坪上掉落,盡管及時采取了保護措施,兩人落地時仍然是受了不輕的傷,嘴角俱都滲出鮮血。

趙籍和小小在遠處發現了這邊的異常,迅速上馬,兩人一騎,沿著山坡向著伯陽和聽希落地之處奔來。

約跑了半個時辰,趙籍和小小才趕到那片崖坪,看到伯陽和聽希倒在地上。

兩人大驚,趕緊下馬扶起伯陽和聽希。察看了一下,兩人均都受了傷而無法起身,意識都還清醒。

“發生了什么事情?”趙籍神色凝重地問道。

“一會兒說……先扶我們坐起來……”伯陽聲音有些微弱。

趙籍和小小各自扶著伯陽和聽希坐好,兩人閉目凝神進入修行狀態,汲取周邊顯能以修復形體損傷。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伯陽先是睜開了眼睛,恢復了平時的神采,形體損傷已經完全修復。

又過了半個時辰,聽希也睜開了眼睛,同樣修復了形體損傷。

看著伯陽和聽希站起來,又恢復了平日的健康狀態,趙籍羨慕不已;小小更是滿臉崇拜,心想拜師拜得好哇,吾修行一段時間后,豈不是也不用死了?

然后她感激地望了趙籍一眼,這酒鬼還算有點良心,安排拜師非常正確!

聽希把剛才發生的事情簡述了一下,趙籍和小小也感覺這事很麻煩。

伯陽不甘心,又使用了掌心雷,把五種顯能輪番試驗了一遍,還是打不開那個屏障,不禁皺眉。

聽希知道伯陽現在的能力,自己不必再試。

“伯陽,含光神劍!”聽希忽然想起那個神器!

“對啊!”伯陽忽然醒悟過來,忘了自己還有個寶貝……

“……沒帶啊!”隨后伯陽苦澀地說了一句。聽希“呃”了一聲,險些坐到了地上。

含光劍匣被收在疾掣里,在黃三定那保管,此次出來兩人都忘了帶上疾掣。

原本是一個糊涂的圣人、一個糊涂的至人,現在則變成是兩個更糊涂的至人。

“好了,我去取來,你們暫時守著崖邊,探察是否有異常。喜鵲傳訊肯定來不及,但是我來回也要一個時辰,你們不要輕舉妄動!”伯陽囑咐道。

“不行,伯陽,你能力比我強,萬一有事我應付不來,你留下,我去取疾掣。”聽希拉住正要離開的伯陽,按了按他的胳膊,轉身瞬移而去。

趙籍和小小呆呆望著聽希消失的位置,羨慕不已。神人啊,神人!

三人站在崖邊,靜靜看著山谷,沒有任何動靜。

一個時辰后,聽希返回,帶著疾掣。

伯陽取出含光劍匣,打開。趙籍和小小探著腦袋看向劍匣,想看看他們說得含光神劍是什么模樣,但是卻發現劍匣內空空如也,不禁大為疑惑。

伯陽閉目,伸手探入劍匣,然后口中默念“劍非劍,道心現;形非形,神光含”十二字音訣……

“嗡”地一聲錚鳴。

趙籍和小小感覺到了周邊一陣波動,但還是什么都沒有看到,只是看到伯陽放下劍匣,雙手好像擎著什么東西,高高舉起后,向著前方山谷猛然斬了下去……

“咦,不是劍嗎?怎么是刀劈的動作?”小小很奇怪地冒了一句。

“這么大個山谷,難道用刺的?那肯定是要……”趙籍認為小小沒見識,剛插了一句話,忽然聽到“轟”地一聲巨響,感覺整個腳下跟著晃動起來,急忙拉著小小后退了兩步。

“山谷屏障打破除了!”聽希驚喜地叫道。

含光一劍斬,管你什么屏障!

醒者傳說 第92章 含光一劍開山谷

推薦小說: 官途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百煉飛升錄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新風領地 | 修羅武神 | 官榜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全能奇才 | 掌御星辰 | 校園全能高手 | 武煉巔峰 | 斗破蒼穹 | 武神空間 | 重生之溫婉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不敗戰神 | 無敵天下 | 無敵升級王 
上一章  |  醒者傳說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我能增加熟練度 | 我的掌中小世界 | 論捕快的自我修養 | 精靈之這個捕蟲少年穩如老狗 | 灌籃之正午陽光 | 球場雄心 | 海蘭薩領主 | 關于我重生成為小埋哥哥這件事 | 木葉賣盆的盲劍客 | 我的女友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