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醒者傳說 >> 目錄 >> 第9章 相聚
 

第9章 相聚


更新時間:2019年09月12日  作者:百草哭  分類: 奇幻 | 另類幻想 | 醒者傳說 | 百草哭 
 
醒者傳說 第9章 相聚
人類遇到威脅時第一感覺時冷,然后冒汗或者顫抖。

伯陽作為人類也不例外,明明知道脖子上架著的是刀背,還不至于能夠直接切斷自己的喉嚨,但還是冒了冷汗。酒在體內,跟著冷汗開始排出身體的毛孔,最后徹底被恐懼驅離,伯陽的眼睛不再模糊,確認了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的確是胖媒婆。

“大……嬸,大嬸,大嬸!你什么意思?”伯陽從顫抖、發冷的被威脅者開始反擊為咄咄逼人的質問者。

“哈,哈哈,哈哈哈……”胖媒婆拿開菜刀,看了看沒有使用的刀刃,然后又把菜刀舉起到空中,撕扯著嗓門哈哈大笑,幾乎笑出了眼淚,搖曳的燭光映在她強制表演猙獰的臉上:她居然同時在模仿伯陽的語氣。

“你用法術毀掉了我們的兄弟,還把它煉成珠子,欺人太甚!”胖媒婆口中突然發出一個男人的聲音。

“哎,哎,還法術,連原理都不明白!小狐貍崽子跑這里充大尾巴狼來了!“山丹丹的聲音突然在側旁響起,伯陽心里一喜,自從收服常仙后,伯陽特別熟悉了這個聲音,覺得親切至極,也突然明白為什么元識總是使用耳內傳音了,聲音果然是這個世界比較美妙的存在。

按山丹丹的說法,那胖媒婆也就是被狐仙給控制了吧?伯陽推斷。他的推斷當然很快得到了驗證。

“我們三兄弟一直潛心修煉,并且現世救人,明悟天以六六為節、地以九九制會,剛剛有點小小成果,不成想我們常仙兄弟……!“胖媒婆開始哀嚎慟哭!全然不怕周邊環境中任何能聽到聲音的存在。

伯陽眉頭一緊:”這也行?姜炎夫婦呢?姜老大呢?小鳳呢?“

“腦袋啊,這個笨!沒把這些人整暈,這狐貍敢來和你這么調情么?“元識在體內突然發音。

伯陽感覺元識的話無聊至極地別扭。但是又覺得這些話似乎又無可反駁,基本就是“調情“兩個字讓他百般不爽:有特么這么調情的嗎?調到冷汗、調到顫抖?如果不是讀書淵博、禮數約束,伯陽早就罵元識祖宗了!

元識忍不住異常喜樂,用精純的本元能量在第二套形絡中洗涮了數圈,連伯陽的本體形絡也受到了波及,導致身體比受到胖媒婆的菜刀威脅還顫抖幾分——伯陽突然感到無比舒暢,他厭惡這種舒暢。

“人類啊,小情緒。這是無法更改的能量秩序,連我都被控制。“元識喃喃道,像一個墮入凡塵的天使,開始怨天尤人,無限感慨。

“最怕理所當然。“伯陽突然站起身來,冷冷地對胖媒婆說道。

“你認為的現世救人,恰恰是害人;你認為的兄弟情深,恰恰是狼狽為奸;你認為的修煉,恰恰是可笑的自毀前程!“元識突然與伯陽共感、甚至共音!然后伯陽形體內一陣澎湃!是劇烈地共鳴,還有憤怒地拒絕!

胖媒婆聞言,瞬時呆住,繼而眼光閃動,透出種種狡黠,或者在思考,或者在籌釀詭計。

“你們人類有句話叫斬草除根,其實用根源能量運動解釋的話,很簡單,就是把你希望斬除的能源體系,連信息一起消滅,去掉重新組合的可能。狼狽為奸么!哈哈!“山丹丹從旁側傳音過來,標準的山丹丹音,伯陽所熟悉的那個音。”伯陽友好地轉頭。“但是,伯陽,不幸的是,我再也拒絕不了你們顯域的那個超級誘惑了,那個飲用后超級燥熱、超級飄飄然的東西,你們剩下了一個壇底,然后我就都喝了,結果,飄啊,飄啊,飄……“山丹丹如同被大糞熏到,軟軟的倒在了墻角一個昏暗的草叢里。

“哈……哈……哈!”胖媒婆很有節奏地笑道,無疑又是表演,但是充滿了幸災樂禍的真情實意。

懷中的珠子蠢蠢欲動。伯陽下意識地捂住,那是常仙的靈珠,據元識說,那里面還有暗能,一種連元識都非常重視的能量。伯陽自己雖然學過一些道學,但是對元識和山丹丹灌輸的知識,簡直可以說人類各種典籍上沒有任何記載。至于偶爾學會了使用一些能量,但他自己覺得好像連那個神秘世界的門檻都沒有碰觸到。

一股惡臭,撲面而來。伯陽趕緊掩鼻抵抗,但是終究是昏昏沉沉倒在了地上。沒有了任何情志和沖動。

三更燈火五更雞,男兒正是該努力的時刻。然而伯陽卻像一只死狗一樣躺在地上,像一只待屠宰的羔羊。

既然有死狗,就會有活狗可闡述死與活的意義。

姜家院內西墻邊一個麻袋開始蠕動,姜炎扛回來的那個麻袋。

“伯陽哥哥,你在哪?“一個急迫而嬌媚的聲音在姜家院內回蕩。

姜小鳳從夢中醒來,但她不知自己從何而睡,也不知為何睡在自家的東屋——不是她平時的閨房,她并沒有飲酒啊。醒來后她突然又聽到外面傳來“伯陽哥哥“這個嬌媚的稱呼后,姜小鳳突然是那么地不堪:啊,伯陽,記憶中一個在自己心中蕩起漣漪的男人,現在這個名字正在被別的女人呼喚!

“伯陽哥哥!伯陽哥哥!!!!!!“姜小鳳為這個稱呼開始惱怒。這個稱呼在她的生命中尚且還未出現過,絕不能容忍這個稱呼出現在除自己以外的任何聲音中!她體內一種莫名的力量開始膨脹,似乎要從體內噴涌而出。

“你欺負我伯陽哥哥?!仇敵!無賴!去死!”一個聲音飄入伯陽所在的房間,胖媒婆驚愕地聽到了一個簡直永遠無法忘卻地聲音——也是那個狐仙的真切驚愕。

一個瘦弱的身形從姜家院中西側墻根一個麻袋中掙扎著跳了出來。

“哦,伯陽,實在抱歉,除了我的念息外,我還把來自念域的一個癡情類念息植入到了四足汪形體內……”元識略帶歉意地對伯陽說。

“什么?”伯陽幾近崩潰。他昏沉中聽到了這個聲音,百般纏綿而有趣,儼然是讓人無法抗拒的女性!可是元識說它居然是四足汪!他所熟悉的那個!昏昏沉沉中,伯陽意志徹底崩潰,只恨這個讓人頭暈的臭氣,為何不直接把自己熏死!

山丹丹用枝葉遮蓋著身體,在荒草中挺尸——它紅艷艷的花朵在枝葉下酣睡,周邊的其它荒草像被榨干了應有的綠,一片秋天肆虐下的的凄涼,莖葉均被榨干了本有的一切,似乎沒有在這世上存在過。“伯陽哥哥“的稱呼,像是一個死去的香艷婦人,給伯陽開了一個巨大的神秘玩笑,用飄蕩地幽魂在招呼他墮落。

狐仙附體的胖媒婆惱怒了。它覺得自己被冷落了,正在博弈的對手,居然在卿卿我我中醞釀各種曖昧,全然不顧它一腔復仇的熱血、和努力搶奪人類形體能量的決心!它猶自焚心地還有一件事:黃仙,就是黃鼠狼本體的那個家伙,居然在看到常仙本體消失的一剎那,默默站立,合掌悲鳴,像雨后清晨的布谷鳥一樣,整整悲鳴了一個早晨“一切都是存定的,一切都是存定的,一切都是存定的……”它不太理解黃仙的意思,它在形體顯域僅僅修煉了四百年,而黃仙和常仙,均已修煉數千年以上,甚至他們知道上古帝王的一些鮮為人知的秘密……。

狐仙決定一戰。它既然施放了本體的一些能力,借用媒婆形體動用了菜刀,哪還有不去一戰到底的道理!

狐仙想到了暗能,想到了那個狐界前輩給它們幾個死黨的指點,以及去往在泉谷的那段奇遇:它開始有自信,它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能有顯性形體的存在可與暗能相抗衡。狐仙受過特殊教育,不只是知道顯能和暗能的存在那般簡單,它可以把暗能激發到一種連自己都無法理解的狀態。

瘦小的形體步入堂屋,一盞燭光搖曳,那是姜小鳳母親被迷失神志前點燃的一盞蠟燭,迷失后他們居然全部不在堂屋,只有伯陽一人醉倒在這里,盡管他正在努力第二次清醒,但全然不知過去的一段時辰到底發生了什么,懵懂中只知道現在天地已經一片漆黑,他恰恰在漆黑中醉了很久。

窗外狂風呼嚎,沒有雨聲,單調如寂寞的巨人在天地間怒吼發泄著某種不滿。

弱小的四足汪站立在門檻里,沒有前進。它神情幽怨地望著伯陽,眼神中飽含了無與倫比的疑惑和期待;然后它把目光挪移到那個剛剛松弛了手臂,擎著一把菜刀的胖女人。它不喜歡那把菜刀,因為刀刃上反射了一種死氣沉沉地喘息。

四足汪緩緩抬起左面的前爪,非常有儀式感地彈動了一下,一種祥和的波動從它彈動的前爪位置散播出去,直到胖媒婆感覺到這種波動,震驚地顫抖。

“佛印!一只狗居然發出了佛印!“胖媒婆睜大雙眼絕望地呼喊。但它不甘心,它不是媒婆,它是狐仙。

暗,即是無明。既然顯,那必然有隱。狐仙所附的胖媒婆倏然不見,沒有任何運動的跡象。

伯陽看到了親切而久違的四足汪,未曾去思考令他震驚的女子癡情作態,只顧欣喜,繼而看到四足汪神秘的一個動作,淡然而充滿讓人振奮的力量,剛要喝彩,突然發現胖媒婆突然不見,于是驚愕又阻止了他的喝彩沖動。

“跑了?“四足汪舔了舔那個被狐仙默認為佛印的左側前腿,不以為然。

“砰!“忽然它的腦袋被重重一擊。

“啊,偷襲?是男人么,騷狐貍?“四足汪生疼,對著空氣抱怨。

四足汪身后的空氣一陣顫動,像是氣極而發抖。隨后,“砰砰砰”一陣痛擊,四足汪倒地,舌頭吐出伸直,涎水在地上滴了一灘。

“啊,我死了。”四足汪弱弱地說道,語音又不太像剛才的女人聲音。

胖媒婆身形逐漸顯露出來,在四足汪不遠的地面上,像是從空氣中緩緩凝聚出的一個幽靈。這個幽靈冷冷地看著四足汪,正待繼續痛擊倒地地這個四足動物,她突然意識到好像自己犯了一個錯誤——倒在地上的四足汪,正把左面前肢又緩緩探了出來,又是那種熟悉但讓人窒息的波動!

胖媒婆像是被捆住了身體,在原地掙扎,卻是任何狂野的動作都無法施展,只剩下扭動,脂肪的扭動。

此時四足汪從地上站立起來,俯下前肢伸了個懶腰,然后瞇起眼睛,用一種非男非女也非動物的聲音說道“唉,大夢我先醒啊!”

伯陽不等四足汪完成它無聊的展示,沖過去蹲下身,欣喜地撫摸它地腦袋:“你恢復了身體?而且會說話了?”

四足汪耐心地接受撫摸。它已不完全是元識,但是出于經歷上的一次震撼,現在它固然已經算是比較偉大那種,但是對于伯陽的感恩,它記憶深刻,它不會糟踐這種感恩,而且愿意為這種恩情奉獻一切。

"行了,太別扭了。“元識決意把那個無聊地癡情類念息去除,連它自己都覺得惡心了。

元識進行它地操作,此時山丹丹醒了過來。

“發生了什么?哎,原來是四足大兄弟啊!你咋來了呢?“山丹丹驚喜道。轉而它又看到了被四足汪困住地胖媒婆,鄙視地忘了一眼:”果然是相由心生啊!居然被狐仙給附體了!“然后它沒有繼續讓伯陽進入能量狀態,自己在那搗鼓了半個時辰,最后胖媒婆癱倒在地,有一個青色透亮的珠子滾落在堂屋的地上,然后指示伯陽撿起收好。

“她沒事嗎?”伯陽指著胖媒婆問山丹丹。

“有啥事,你看姜小鳳有事了嗎?”山丹丹答道。

“那這個狐仙的本體呢?”伯陽追問。

“這個狐仙的本體比常仙幸運多了,在屋后,被黃仙保管著呢!”

“啊?黃仙保管狐仙本體?”伯陽吃驚道。

“哦,我出去轉了一圈,你以為我干嘛去了?那個黃仙還是有點慧根的,修煉時間比較長,已經醒悟,決定和我們一起去昆侖虛了。它知道狐仙修行不夠,難以明悟,所以默認了一場爭斗,以便讓狐仙也明悟修行方面的偏差,只不過四足汪的出現卻是事先沒預料的。現在這不是都解決了?”山丹丹給伯陽講了背后發生的事情,伯陽雖覺離奇,但是還是接受了這些事實。

此時天邊曙光已現,一個不平凡的夜晚即將結束。

初歷戰斗后的四足汪在元識的神秘操作下恢復了正常,緊緊依偎著伯陽不肯分開一步;山丹丹則不再隱匿,等待姜氏一家人的清醒。

醒者傳說 第9章 相聚

推薦小說: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絕品天醫 | 焚天之怒 | 天域蒼穹 | 校園全能高手 | 無敵天下 | 武煉巔峰 | 重生之溫婉 | 百煉成仙 | 撿漏 | 特種教師 | 雪鷹領主 | 醫統江山 | 異世邪君 | 百煉飛升錄 | 修神外傳 | 超級兵王 | 武神 | 帝霸 | 末日蟑螂 
上一章  |  醒者傳說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九陰之仗劍行 | 請開始表演 | 萬靈主君 | 聯盟之絕對零度 | 柯南之又一個名偵探 | 臉譜下的大明 | 魔改異界戰紀 | 遮天之逆戰上蒼 | 火星生存直播間 | 刀劍笑蒼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