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19 大爺饒命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0219大爺饒命6k

  回家了。

  從機場出來的時候,吳燁就很想回家躺沙發,躺著一動不動那種,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就是腦子里跳出這個想法。

  拿著手機讓店里送點吃的,吳燁和凌晨坐上出租車回家,兩人靠著后排,吳燁看著流逝的景色,凌晨慵懶的靠著他的肩膀。

  “被你傳染了,我都變懶了。”凌晨嘆氣,家里有只公咸魚,她也變成了母咸魚似的,不知不覺就潛移默化了:“人家都說兩個人在一起,應該是讓對方變的更好。”

  他們好像不是這樣的,起碼沒有變勤快,反而變懶了,不能說不好,反正也沒有往好的地方去。

  貪圖享樂,懶惰成性。

  吳燁忍不住笑出聲:“在一起就是互相習慣彼此的生活方式,看樣子是我贏了。”

  老丈人就是習慣了丈母娘的生活方式,跟著她的生活方式在改變自己的習慣,吳燁和凌晨不一樣,吳燁是讓凌晨習慣他。

  挺好的,凌晨已經習慣了,完全接納吳燁的習慣。找個一個相處舒服的點,就不會發生什么分歧,角度合適以后,生活才能更融洽。

  什么生活都是一樣。

  “明天開始早起跑步,鍛煉身體,減肥,最近這段時間,我都胖了兩斤了。”凌晨的思維跳轉很快,就和幾萬塊的電腦搭配5G網絡一樣。

  吳燁堪堪跟上她的思維。

  被凌宇好吃好喝的喂胖了,吳燁都能看得出來,她胖了那么一點點,不過是顯得更圓潤,比瘦的時候起更好看一點點。

  “減肥可以,不要節食就行,健康科學的減肥。”吳燁是支持她減肥的,但是不支持她用極端的減肥方式。

  瘦點胖點他都能接受,沒有什么標準,反正都那么好看。開車和開坦克,吳燁覺得自己都沒問題。

  肉裝戰士,其實也很有魅力,就是看著就知道打不動而已,吳燁不怕,他大器晚晨,午也可以成。

  仗著兵器之利,吳燁可以輕松打開局面,根本不擔心這個,水龍頭多裹著兩層金屬,還是水龍頭。

  “我還以為說,不管我多胖你都喜歡呢!”凌晨回答道。

  大部分男生,都被這個問題問過,也都回答過這個問題,而且答桉都大同小異,基本都是這個。

  不胖的時候說的話,真的胖了,大概率就要變化了,畢竟先胖為敬的事情是女朋友做的。

  “你不是那種戀愛腦,我也沒必要甜言蜜語油膩,你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就行了。”吳燁說了一句:“好聽的話都是騙人的,我不想騙你,當然我還是能接受你變胖的,畢竟我一直在變丑。”

  也算是性格上的門當戶對了。

  減肥的話題一開始,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凌晨滔滔不絕的說著減肥的好處,可惜吳燁沒什么感覺。

  吃不胖的凌晨都吃胖了,何況他自己也是個吃貨,這段時間倒是吃胖了一些,原本八塊腹肌,隱隱有變成六塊的趨勢。

  都說結了婚以后才會發福,吳燁都不知道什么這個算什么情況,還沒有結婚呢,就有點失控的感覺了。

  他說自己變丑,也是這個原因,才二十出頭沒兩三歲呢,就開始變化這么大,以后不知道會不會變成油膩中年。

  “也沒怎么變,就是胖了一點點,平時吃的多,胖點很正常,你又不鍛煉,不然還是八塊腹肌。”凌晨說道。

  駕駛室的出租車司機:“......”

  長得那么好看都在說自己丑,那自己這種算什么,有礙觀瞻?還是出來嚇人?

  很難有人體會他現在的感覺,兩個好看的不像話的年輕人,在后排嘰嘰喳喳的討論自己變丑了,讓他一個中年人,感覺到了年輕人的不禮貌。

  就像是兩個說著一千萬很窮的人一樣,讓拿著幾萬塊的人聽,多過分啊!

  不行,多繞一公里,出出氣,出租車司機換了條遠一點點的路,準備讓他們付出代價。

  吳燁他們其實也沒有卿卿我我,就是正常聊天,在外面的時候,他們其實還是很收斂的,很懂得保持距離,沒有那么野性。

  在家那是另一個世界,動物世界。

  “晚上就不做飯了,今天不知道為什么,懶得很。”吳燁提醒了一句。

  凌晨沒意見。

  吃什么都是吃,只要吃飽就行了:“反正吃飽就行了,我粗茶澹飯也行。”

  嘖嘖,這姑娘真溫柔賢惠。

  剛在心里夸了一句,就聽到吳燁說:“就點了三四個菜,吃簡單點吧!”

  出租車師傅:“......”

  格局小了。

  有錢人的世界,都是這樣樸實無華的,和普通人的差別很大,粗茶澹飯的定義都不一樣。

  馬德,富二代就算了,還那么帥,那么帥就是了,女朋友還那么漂亮,真是不公平。

  含著金礦出生的吧?

  他沒想到,凌晨才是含著金礦出生的,吳燁最多是含著金磚出生的,不過以后的孩子,倒是含著兩座金礦出生。

  投胎是個技術活。

  “行,反正我吃飽就行。”凌晨強調了一句。

  吳燁聽出了話外音。

  最近這個星期,完全沒有什么溝通,確實是該回到工作崗位了,得下井才行。

  也不知道有沒有塌方,封閉路段?

  “那明天可能沒時間跑步了。”吳燁看了看她:“你又得懶下來不可。”

  估計又得睡到大早上的,還起來跑步,跑幾步差不多。

  餓著倒是能跑,比起跑步,當然是吃飽更重要。

  “那就偷懶一天。”凌晨下定決心。

  吳燁:“......”

  原地踏步的能力,和與日俱增的能力比起來,總是與日俱增要更勝一籌,原地踏步的那個人,失敗只是早晚,也可能是中午。

  反正是某天。

  希望喊出那句:就這?的時候,不會感覺自尊心低到塵埃里。

  不會才怪。

  吳燁感覺事態很嚴重,過了三十以后,也不知道吳與娘子孰強孰弱?

  學劍術的時候,老師說的以后不會那么容易輸,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現在完全判斷不出來,因為沒輸過。

  只是感覺對手越來越強了。

  造孽。

  難怪寧渠早已看透一切,他認識顏潸潸那么早,早被刮地三尺了。

  表示同情。

  在一起早了,和在一起晚了,好像結果都差不多,寧渠現在最喜歡的火鍋店就是大雄鷹,就可以管中窺豹,可見一斑了。

  沒有無緣無故的喜歡,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愛,無論什么事情都是事出有因的。

  可憐的娃。

  還記得有段時間,都躲出來了,顏潸潸真是兇殘啊。

  還是醫生呢。

  自己家這個,是老板啊,還不是醫生呢,而且還比顏潸潸大一點,吳燁感覺她距離顏潸潸,沒差多少了。

  可能是寧渠比自己差很多?

  嘿嘿嘿!

  “你笑什么呢?”凌晨好奇的問道:“笑的那么猥瑣。”

  吳燁:“.....”

  這是個秘密。

  肯定是不能說的,吳燁想的東西有點齷齪,只能自己想想就好了,不能說出來,說出來丟人現眼的,還有外人在呢。

  “就是想到一個開心的事情。”吳燁回答:“哪里有猥瑣了?我很正派的好吧!不要亂說,我告你誹謗啊!”

  凌晨撇撇嘴。

  還不知道自己男朋友是什么德行?

  腦子里都是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什么事情都能聯想一下,笑的那么奇怪,不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才奇怪了。

  看著快到家了,凌晨也沒有追問,而是從小包里翻找鑰匙,走的時候,鑰匙證件都是她帶著的。

  拿著鑰匙,凌晨指了指路邊:“師傅,就在前面路邊停車就行。”

  剛好是廣場旁邊,下車就走過去,正對著小區大門入口,凌晨拿著手機發了個謝謝給凌宇,吳燁也給吳太太發個信息。

  不過吳太太的電話來的很快,吳燁剛付款下車,還沒有拿上行李箱,就收到了電話。

  “我們今天就不回來了,把家里的衛生打掃一下,不然沒辦法住人,明天再回來吃飯吧。”吳燁說道。

  吳太太答應了。

  拖著行李箱,吳燁掛了電話,和凌晨一起回家,到了家門口,突然就覺得輕松了很多,一個星期都在外面,感覺還是家里讓人自在。

  凌晨或許這種感覺不明顯,但是吳燁的感覺很明顯,特別是去凌晨家,還有她爺爺,外公家,可能是第一次去,陌生感和不適應都有。

  哪怕是在凌晨家的時候,也有這種感覺,吳燁只是沒有表現出來,這種事情,還是得自己克服。

  進電梯以后,吳燁就看到剛剛提著菜,抻著腰,外八字走路的王嫂了,已經懷孕半年的王嫂,身姿變化很劇烈。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上班也是基本上沒有上班,在家里安心養胎,這個時間,正是飯量很大的時候,她經常買菜,順便遛彎。

  “你倆這是去旅游去了?”王嫂好奇的看了看行李箱。

  她經常能看到吳燁和凌晨,兩人一直如膠似漆的,讓她趕緊最開始的印象有些不對,不過也沒有發現不對在哪里。

  后來就只有祝福了,小兩口日子過的挺幸福的,她看著也高興,主要是對吳燁的印象挺好的,謙虛有禮,而且長得好看,她多少有點顏控來著,這是大部分女人都有的。

  “我們去了趟晨晨老家,今天剛回來。”吳燁按下電梯按鈕:“嫂子最近怎么樣?”

  “老樣子,每天熘達一下,餓了就吃,吃了又餓,就是老腰酸,睡覺也得小心翼翼的。”王嫂撐著腰回答。

  她辛苦,老公也辛苦,最近經常加班,就為了多賺點錢,也很不容易。家里少了個收入來源不說,還多了不少的開銷,老公壓力大的很。

  “再過幾個月就生了,到時候就好一些了,起碼不會行動不方便。”凌晨幫她拎著菜,看著她凸起來的肚子。

  想著自己以后有寶寶的場景,莫名的,還有一絲絲羨慕。

  人總是在某個階段,羨慕進入了下一階段的人,凌晨就是這樣,還沒有結婚,就羨慕結婚有孩子的。

  “到時候事情更多了,養娃更累,特別是一歲之前,花銷很大的。”她看了看吳燁和凌晨,笑了笑:“你們倒不用擔心花銷的問題,早點生一個。”

  兩人笑了笑,已經開始計劃這個事情了。

  順利的話,明年就可以揣一個在肚子里了,快一點就是后年的下半年,就可以當爸爸媽媽了。

  吳燁和凌晨都挺期待的,凌晨總是愛聊到有孩子以后怎么樣怎么樣,心里的想法都掛在嘴邊的。

  “我們得后年了,順利的話,明年才能結婚,到時候嫂子一定要來喝杯喜酒。”吳燁說道。

  王嫂笑著點頭,看著凌晨說道:“以后孕期有什么不知道的,就問我。”

  她其實人挺好的,熱情大方,也很健談,而且不是那種難相處的人,吳燁一直覺得他們兩口子都是很不錯的鄰居。

  以前住樓下的時候,王嫂就經常邀請去家里吃飯,還問吳燁會不會打麻將,會的話可以有空到家里打牌。

  正兒八經的好鄰居。

  “行了,我到了,去家里坐坐。”王嫂邀請。

  凌晨搖搖頭,指了指吳燁手里的行李箱:“家里還要打掃,好幾天沒在家了,不然沒辦法住了都,改天來麻煩嫂子。”

  王嫂理解的笑了笑,和他們揮揮手。

  兩人上樓以后,凌晨拿著鑰匙打開門,感覺家里都有點回潮了,一股不住人的味道撲面而來,凌晨扇了扇鼻尖,把包掛在鞋柜上方。

  放好行李箱,吳燁拿著兩條圍裙,給了凌晨一條。

  注意到茶幾上的米還剩下不少,大部分已經被吃了,原本準備的一碗米,還剩下一小半,看來八爺是每天都回來的。

  凌晨把窗簾拉開,打開窗戶讓新鮮空氣吹進來,其實魔都這個大城市,空氣質量也就一般,比屋子里不循環的空氣好一些。

  去衛生間拿了毛巾,開始打掃衛生。

  凌晨負責家具,吳燁負責地板,還給凌晨折了一個紙帽子,兩人忙的不亦樂乎,一人拿著一個拖把,來回交叉拖地。

  原本打掃衛生的事情,瞬間變成了大型狗糧現場,一直到一個小時以后,才算是把家里的衛生打掃干凈了。

  坐在沙發上的兩人,靠在一起,把腳搭在茶幾上,互相看了一眼,又相視一笑。

  “其實這種日子也挺好的啊,要是我們就是個普通人的話,大概過的就是很普通的小日子。”凌晨笑著說道。

  她期待的東西,其實有些偏離現實。

  吳燁多少了解一些,但是也不是完全了解,畢竟,他也不是一個真正的普通人,從老吳發家開始,他就不是了。

  凌晨是從她外婆發家開始,她就注定和普通人分割開了,這個普通是指生活和收入情況。

  其實大概率,他們都沒有王哥兩口子混的好,甚至都沒有楊玄感和李蘭過得好,畢竟,人家真的很努力。

  凌晨做的只是假設。

  “期待升職加薪,抱怨老板吸血,盼望假期長點,永遠覺得晚上不夠用,星期一就看著星期五,衣柜里都是便宜衣服,為了房子車子發愁,養娃亞歷山大,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吳燁說道。

  這是他理解的普通。

  掙扎,彷徨,迷茫,害怕,擺爛。

  他們的情況,已經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了,那些大部分,其實過的很糟心,但是又沒辦法。

  特別是年輕人,過得很累。

  “不要聊這么沉重的話題。”凌晨白了他一眼,他們的思維邏輯都不一樣,吳燁考慮的東西是現實,她考慮的是現實里的那些浪漫。

  浪漫是有的,只是能有多少呢?

  生活壓力和浪漫,前者占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

  “不聊這個,感謝老天爺,讓你我投了個好胎。”吳燁總結道。

  凌晨:“.....”

  硬要這樣說,其實也能說得過去,只是那太玄學了。

  “你猜,我們家孩子,得賄賂多少紅包,才能投胎到我們家?”凌晨開了個玩笑。

  吳燁也忍不住笑了笑。

  天地銀行的一億大鈔,起碼得機箱吧?不過可能貶值了,得給更值錢的東西才行。

  “可能掏空積蓄,那些不大的孩子,就有成年人的行為那種,估計就是投胎成功的道友。”吳燁回答。

  他們兩口子,一個是現在的千億,一個是未來的千億,這輩子努努力,不知道能不能突破萬億身價,這個難度很大。

  吳燁要是向天再借五百年的話,還是可以的。

  這個級別的公司,再進一步就很難了,吳燁是準備把餐飲全國鋪開以后,再做酒店行業和餐飲公司捆綁起來。

  最后再做個旅游業,食住行,除了不做服裝,以后可能會涉及很多東西,不過還得先做到百億規模,才能考慮下一步。

  事業還是得做,錢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附帶的隱性的東西很重要。

  “給你生個閨女,讓她管著你。”凌晨想到以后吳燁被孩子瞪眼的場景,就很期待。

  貌似,生個閨女也挺好的。

  吳燁滿口答應:“生,你敢生我就不怕她管著我,我還巴不得呢。”

  凌晨吐舌頭。

  吳燁給她抓住了,凌晨拍著他的手,含湖不清的叫他放手。

  放手以后,她就一巴掌拍過來了,吳燁早就預判了,伸手擋住,動作熟練的讓人心疼。

  失敗了以后,然后凌晨又拍他腿,吳燁又預判了,打了好幾次都被吳燁預判了,凌晨氣急:“吐!”

  吳燁:“......”

  不是,你這個人,打不到就噴口水點點,你對得起你的長相嗎?那么大個小仙女,居然做這種眼鏡蛇才會做的事情。

  說真的,吳燁直接蒙了。

  凌晨倒不是吐口水,而是呲了很多口水點,吳燁抹了一把臉,很無語的看著她。

  萬萬沒想到,會是這個結局。

  外人面前的大總裁,家里的小無賴。

  “我是羊駝。”凌晨聳聳肩,攤攤手:“我會呲你!”

  吳燁:“.....”

  幼稚鬼。

  說的誰不會一樣,我也可以是羊駝。

  呲你。

  最后兩人在衛生間洗臉,看著彼此臉上的水珠,又指著對方哈哈笑起來。

  快樂是什么?

  快樂就是你在鬧他就陪你鬧,你在笑他也一起笑,一起做幼稚鬼,一起做小氣鬼,無論做什么,都能收獲很多開心。

  雖然吵吵鬧鬧,但是歲月靜好。

  “拿毛巾擦擦臉。”吳燁把毛巾遞過去,凌晨把臉伸過來,吳燁只好拿開毛巾,把臉湊過去。

  木馬。

  “啊,你這個臭流氓。”凌晨拍了他一下:“再來一個。”

  吳燁:“......”

  啊,你這個女流氓,好吧,再來一個。

  木馬。

  木馬。

  木.........

  砰砰砰。

  凌晨推開他,喘了幾口氣:“有人敲門。”

  吳燁擦了擦嘴:“我去看看。”

  門口,穿著大唐飯店制服的送餐員疑惑的看了看大門,拿出手機準備的電話問一下老板,是不是出門了。

  剛準備打電話,門就打開了。

  看著老板探出頭,還能看到他嘴唇有點腫,衣服有一點凌亂,看到自己以后,他立馬就好整以暇的站直,露出一個笑容。

  “小山,辛苦你了!”吳燁道謝。

  “老板您客氣了,這是您的餐,副總廚做的。”他把手上的小箱子遞給吳燁。

  說了幾句以后,吳燁看著他離開,才關好門。

  轉身的時候,還能看到不協調的大弟,指著前方。

  剛才吳燁還是特意在門后擋著的,雖然顯得鬼鬼祟祟的,但是起碼沒有被員工發現,不然晚節不保。

  凌晨看著他笑了笑,也就是送餐的員工來了,不然就不是先吃飯了。

  吃啥還不一定呢。

  “先吃飯,吃完飯我們好好聊聊。”吳燁把飯菜拿出來放在餐桌上:“今天生死局。”

  “切,怕你。”不甘示弱的回答了一句,凌晨坐在椅子上,把飯盒的蓋子打開:“剛好你多喝點老鱉湯,怕你電量不足,續航不夠開到家。”

  把湯放在吳燁面前,凌晨還振振有詞。

  吳燁:“......”

  很好!

  騎驢看賬本,是騾子是馬,等會兒就知道了。

  這一天晚上。

  吳燁十二點才睡覺,沾著枕頭就睡著了,凌晨比他睡得還早,說夢話的時候,都在喊:大爺饒命,真不行了。

章節報錯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