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18 抵著靶心的槍口會不中靶?【7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在蜀州待了最后兩天,吳燁和凌晨準備明天回家了,機票吳燁已經提前訂好了,收拾好東西就出發。

  外公給的酒,吳燁直接郵寄了,因為價值太高,花了吳燁不少錢,不過飛機上帶不了那么多,只能選擇郵寄。

  老爺子給的是三十年的老酒,一箱就值幾十萬,幾箱酒就是一百多萬的價值,吳燁還是查了價格,才感覺貴的不行。

  一百多萬的魚可不好買,而且很多魚,老爺子都養了,他那一池子魚,價值很恐怖,不過沒有酒那么好變現。

  物價暴漲的時候,收藏品其實很保值,因為一直在漲價,不管什么時候出手,都能換成錢,這種東西其實就是錢。

  太陽落山,夜晚降臨。

  吳燁和凌晨坐在椅子上,面前是一桌子好菜,凌宇把山珍海味都搬上桌子了,吃是肯定吃不完了,吳燁看著都感覺肚子飽了。

  “叔,這也做的太多了吧!”吳燁夾了一塊海參。

  那么大條的海參,切片涼拌,吳燁都驚呆了,對此表示自己孤陋寡聞,還有片好的烤鴨,只有肉的龍蝦和螃蟹,蘸著蘸料就可以吃,羊排,牛排,水煮魚片,藤壺,鴿子湯,素菜就只能看到零星。

  吃完是一回事,東西這么多如果吃不完,太浪費了。

  財大氣粗的吃法,再加上一瓶高檔紅酒,一頓飯花了六位數,簡直是吃的錢。

  吳燁還沒有這么浪費的吃過飯,基本上就是合適吃飽就行,不會整的這么夸張,也可能是經濟的增長過快,基礎揮霍素養還沒有拉起來,有些跟不上。

  反正在家的話,吳燁和凌晨都是簡簡單單的,就幾個菜搞定。

  “明天就要回去了,吃點好的。”凌宇拿著杯子,和吳燁碰了一下:“回去了就得開始工作了,就沒有這么清閑。”

  還是盛情難卻,吳燁被迫和老丈人喝酒,不愛喝酒的吳燁,紅酒對他來說無愛,雖然想做個酒柜,那也是為了好看,和喝酒無關。

  大概很多男孩子,都希望自己有個酒窖,不為了喝酒,看著也好看,吳燁就是這種人。

  凌宇為了做這分別的一頓飯,可謂是使盡了十八般功夫,做的色香味俱全。

  “叔,阿姨,這幾天感謝您二老照顧。”吳燁拿著杯子:“我敬您二老一杯。”

  藍總裁的杯子里是果汁,她很少喝酒,應酬也是不喝酒的,最多喝點茶或者果汁,這個世界上能讓她必須喝酒的人可能有,但是絕對不是很多。

  瓷杯碰了一下以后,吳燁把半杯酒喝掉,喝白酒的時候摳摳搜搜,但是喝紅酒的時候,吳燁很豪氣的。

  凌宇也不是什么酒量很大的人,和吳燁差不多,都是菜狗。

  “自己家,說這些干啥子?家里最寶貴的都被你拿走了,以后不要說這些客氣話。”凌宇認真的說道。

  哎,養了那么多年的花,花盆都不剩了。

  談不上什么不高興,就是很郁悶,理解又舍不得,舍不得又留不住,留住也得往外推。

  最終還是要嫁人的,起碼對象他們不討厭,覺得挺好的,能控制的也就是這樣了,真換個不喜歡的小伙子,最后還是拗不過。

  都到這個時候了,還客氣什么呢?端走花盆的時候可不客氣。

  “叔,您還喝嗎?”吳燁看了看快空掉的紅酒瓶。

  凌宇指了指酒柜:“幺兒,再拿一瓶!”

  凌晨:“.”

  本來就酒量都不大,整的和大局面一樣,估計再來一瓶就開始暈了,就開始胡言亂語了。

  凌晨看了看藍總裁,藍總裁點點頭,凌晨才去酒柜拿了紅酒,把酒打開倒在分酒器里,又一瓶康帝沒了。

  家里都不買拉菲那種假酒,都是買的康帝,而且是國外直發,一箱不便宜,不比外公開的酒便宜。

  “吃點東西再喝,免得吃東西都吃不下了。”凌晨在邊上提醒了一句,他們就顧著喝酒聊天了,都沒有吃多少飯。

  吳燁是側身聽著凌宇說話,時不時的聊幾句,偶爾就拿著酒杯碰,然后繼續聊,繼續碰。

  喝了一句一瓶紅酒,這是第二瓶。

  雖然貴,其實并沒有喝出來多么物超所值,喝白酒不一樣,白酒吳燁是真的能感覺到多好喝,很明顯的感覺。

  “叔,慢慢喝吧,您也吃幾口菜。”吳燁指了指菜盤。

  其實喝酒的話,還是不要吃海鮮的好,不過偶爾吃一頓也不會有什么問題,吳燁吃了幾塊蟹肉,這種純蟹肉很容易讓人體驗到螃蟹自由的感覺。

  吃了幾口菜,吳燁和凌宇推杯換盞,喝的你來我往,勢均力敵,談天說地的,已經有了幾分睡意。

  吳燁臉都紅了,每次開始喝醉的時候,吳燁就會臉紅,醉過去的時候,不光是臉紅,還會發燙。

  這種時候,就說明喝多了。

  “喝不了就少喝點,你都快醉了。”凌晨試了試他臉上的溫度:“再來兩杯就得醉了。”

  吳燁:“.”

  伱是酒精探測儀呢?說的那么肯定,吳燁不相信,感覺自己還能喝,明天就回去了,陪老丈人喝好。

  再來都是過年了,還有幾個月的時間,老丈人去不了魔都,家里的藍總裁離不開他,所以凌宇得在家守著。

  這么多年的相處方式,彼此早就習慣了,不過藍總裁確實是離不開他,在一起到結婚一直都是這樣的。

  “我沒事,你好好吃飯吧。”凌宇回答道。

  這是吳燁用果斷語氣說的話,凌晨既沒有再管他了,等他喝醉了就把他送回房間去。

  一杯兩杯三倍以后,吳燁就挺不住了。

  開始眩暈了,酒意就像是決堤一樣,席卷身體和腦子,讓他思考的效率都縮水了很多。

  凌晨放下碗筷,看著醉酒的吳燁和老伴,上一次還說不給他喝酒了,只是這次又讓他喝酒了。

  凌宇也沒有好到哪里,一樣的靠著椅子,迷迷糊糊的,沒有清醒的意思,藍總裁也放下碗筷了,忍不住嘆氣。

  “你爸想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其他的你自己做決定就行了。”藍總裁說了一句以后,拉著凌宇做到沙發上去,凌晨要收拾碗筷,也把吳燁弄到沙發上的另一邊。

  彈性很好的布沙發,很容易就陷進去了,吳燁就像是躺在一個凹槽里,凌晨把攤子給他蓋好。

  收拾碗筷的時候,藍總裁就在幫忙。

  “小區很多人都知道你找對象了,好好談著,不要任性,學會解決問題,維護感情。”藍總裁在旁邊低聲說道。

  凌晨點頭表示理解。

  認識是喜歡的第一步,喜歡是戀愛的第一步,戀愛是結婚的第一步,結婚是過日子的第一步,過日子是個大學問。

  本來就沒有瞞著誰,凌晨有對象的時候,也被傳出去了,業主群里的阿姨還討論過幾次。

  “我又不是為了其他人才談對象,是因為對象本來就很好,才能在一起,管他們說什么呢,我們關起門來過日子就行。”凌晨擦了擦手。

  藍總裁沒有說什么,她一直不覺得女兒傻,凌晨很聰明,能和吳燁在一起談結婚,就是看好了。

  母女倆洗完了碗筷,回到客廳的時候,就聽到了此起彼伏的呼嚕聲音。

  最開始,吳燁是不打呼嚕的,后來,也不知道為什么,吳燁也開始喜歡打呼嚕了。

  不過他的聲音比起凌宇來,就是大巫見小巫了,凌宇的呼嚕聲完全把吳蓋過了。

  看著這一幕,凌晨和藍總裁都很無語。

  “找個毛毯吧,讓他們睡沙發得了,這個天氣也不冷,睡沙發懶得搬上去,太沉了。”藍總裁提議道。

  凌晨想了想,點點頭去給吳燁收拾行李。

  本來就不是很多東西,一個行李箱就把東西裝完了,來的時候是一個行李箱,去的時候還是一個行李箱。

  雖然多了點東西,也就是衣服而已。

  剩下一些夏裝,凌晨就沒有帶走了,而是放在衣柜里,就帶了厚一點的衣服,現在已經是換季了,回去還得買衣服才行。

  吳燁不喜歡做這些小事情,凌晨都是工作之余就把便利貼寫好,放到包包里,一點點辦。

  大事情不含糊,小事情很糾結的吳燁,自從和她在一起以后,買衣服,穿什么,日常用品都是凌晨買的,包括極限運動裝備都是凌自己在買。

  把東西收拾好,拿到樓下,吳燁已經蓋了一個厚的毛毯,旁邊已經點上了熏香和點蚊香。

  這個季節還有蚊子,也就是在南方了,北方都開始冷起來了。

  吳燁睡在沙發上,寬松彈性的沙發,其實睡著也挺舒服的,吳燁陷在里面,睡得正香,連凌宇打呼嚕的聲音都沒有吵醒他。

  給他蓋好被子以后,凌晨才回到樓上的房間里,燈光熄滅,客廳安靜下來。

  窗簾把外面的燈光都阻擋了。

  翻了個身,吳燁睡得香甜,他還做了個夢,夢到自己和凌晨結婚了,鞭炮的聲音特別大,特別的響。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迷糊的吳燁感覺鞭炮聲音不對勁,慢慢睜開眼睛的時候,只有一片漆黑。

  耳朵接受到的聲音告訴吳燁,這是打呼嚕。

  凌晨打呼嚕沒有這么大聲吧?吳燁把旁邊的臺燈打開,才發現自己不遠處躺著老丈人,呼嚕大的震天響。

  吳燁:“.”

  原來是沙發,還以為在床上呢,這個響聲,難怪會做夢夢到鞭炮齊鳴,吵的這么厲害,都沒有醒過來,可見睡得多香。

  這會兒清醒了,吳燁感覺自己睡不著了,特別是在老丈人旁邊。

  “呼去樓上?會不會太尷尬?明天早上起來看不到我。”吳燁聽著老丈人的鼾聲,還是準備收拾收拾去樓上睡覺。

  拿過茶幾上的手機看了看,已經三點了,時間還早的很,還得睡覺,吳燁把攤子收拾好,拿著水杯灌了幾口水,就去樓上了。

  第二天的時候。

  凌晨起了個大早,她其實不是起不來,就是和吳燁在一起懶了,最后沒有起得來而已。

  一旦有事情的時候,還是能起來的。

  下樓就發現沙發上只有凌宇,凌晨就奇怪了:“我那么大個男朋友呢?”

  那么大個男朋友不見了。

  又去樓上的房間看了看,才發現吳燁在被子里,睡得香甜的很,凌晨悄悄的關上門,走到床邊,拿著自己的頭發撓了一下他的鼻孔。

  癢癢的很,吳燁擦了擦鼻子,又轉身繼續睡,凌晨嘿嘿嘿笑,繼續撓他。

  突然就被吳燁攬住腰,摔在被子上。

  已經醒了的吳燁睜著眼睛看了看她:“老婆早安。”

  凌晨:算了,看在老婆的份上。

  “起來了唔”

  五分鐘后。

  吳燁才起來,看了看從衛生間出來的凌晨,笑的很燦爛,換來了凌晨一個白眼。

  煩得很,說好的起床變成了熱身。

  走到吳燁身邊,凌晨拍了他一下:“還笑,趕緊起來了。”

  把被子整理好,吳燁才和她一起下樓,凌宇已經起來了,藍總裁就在沙發邊上坐著,估計是她喊起來的。

  穿著拖鞋,吳燁準備去廚房做早餐。

  “阿姨,讓叔叔坐會兒吧,早餐我來做就行了。”

  凌宇點點頭,靠著沙發繼續睡覺,被藍總裁拍了一巴掌,這個習慣,凌晨和她一模一樣,都喜歡拍人。

  廚房里,光是冰箱就是三個,還是那種大冰箱,一個放蔬菜,一個放水果,一個放干貨。

  三個冰箱的下層拉開,全是滿滿當當的肉,各種野味等等,吳燁看著冰箱,把水果拿出來,準備榨汁。

  凌晨進來幫忙,吳燁就讓他洗點豆芽小白菜,自己則是開鍋燒水,把面條拿出來準備好,另一個鍋里則是切好牛肉開始煎炸。

  做個牛肉面。

  來這幾天都是凌宇在做飯,吳燁最多是幫忙,要離開了,才給他們做了個早餐,確實是有點那啥。

  還說過來好好表現一下,老丈人和丈母娘好像也不需要他表現什么的樣子,吳燁除了早睡早起,幫忙做飯,打掃衛生,都找不到什么可以表現的地方。

  時間就這么幾天,轉眼就過去了,吳燁和凌晨今天中午都要離開了。

  下次再來,就得幾個月以后了,過年之前都是二月份了,現在才十月份而已。

  “東西我都收拾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就開車去機場。”凌晨倒是越發想回去了,沒有多少舍不得。

  在家里待了這么久,換成沒有對象的話,她還不知道在那個荒郊野嶺,能肯定的是絕對出去游山玩水去了。

  再說過段時間還要回來,凌晨覺得沒有什么可傷心難過的,多打電話就是了,在家還是沒有在魔都自由。

  和吳燁單獨住的時候,什么都不需要考慮,起碼不會熱身退賽,也不會打一拳就認輸,在家里,斗嘴都小心翼翼的。

  還是回去自在一些。

  “你這么歸心似箭的?要是叔叔知道了,肯定得傷心。”吳燁說道。

  凌晨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

  吳燁眼睛變化挺大的,眼睛睜的越來越大,最后看著凌晨,露出一個嘿嘿嘿的笑容。

  早點回去,好像也沒有什么不好的啊?

  “家里的狗子畢竟還寄養在別人家呢,還是得早點回去,免得狗子不習慣。”吳燁一正言辭的回答。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德行!

  “面條差不多了!”凌晨提醒他,然后拿著果汁喝了一口,鮮榨的果汁,味道極好。

  把早餐做好,吳燁端著碗出去,凌宇和藍總裁已經坐過來了,凌宇嗅了一下,點點頭看了看碗筷:“蒜呢?”

  吃面不吃蒜,香味少一半,凌宇習慣吃小面的時候,搭配生蒜。

  “有的,叔,您等一下啊!”吳燁又去廚房了。

  把小菜和蒜準備好,吳燁扒著面條,吸溜的往嘴里送,再來一口蒜,味道好極了。

  味道很好,凌宇是這樣說的。

  專門和店里的師傅學過一些技巧,吳燁做的東西其實挺好吃的,只是在經驗上趕不上凌宇。

  起碼這個小面的味兒,很正宗。

  “到家了記得報個平安。”藍總裁吃著小菜提醒了一句。

  正興致沖沖考慮回家過二人世界的兩人,點點頭答應下來。

  看他們身在曹營心在漢的表情,藍總裁識趣的名義說什么,只是看了看墻上的表,計算了一下時間。

  凌宇就舍不得多了,特別是說話的時候,就顯得嘮叨很多,凌晨耐心的聽著,時不時的點頭。

  比起藍總裁的放養,凌宇更像是精細化管理。

  事無巨細的說了很多,有種又當爹又當媽的感覺,吳燁都覺得他能想到那么多細節,很了不起。

  換成吳燁當爸爸的話,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和凌宇一樣。

  “就這些了,有空就打電話。”凌宇把面條吃完,看了看吳燁:“晨晨我就交給你了。”

  吳燁聽到這個話,差點沒有跳起來。

  等了好久,總算是等到了這個話,來的目的不就是這個嗎?

  總算是口頭同意了,吳燁也可以放放心心的求婚了,天知道他戒指都準備好了,就等著回去策劃求婚儀式了。

  求婚之前,總感覺老丈人和丈母娘有個話,才更有底氣。

  “叔,我保證,凌晨和我在一起,只會胖不會瘦,只會健康不會生病,我一定照顧好她,不會讓她受委屈。”吳燁回答。

  凌宇點點頭。

  保證需要時間去驗證,不是誰都能做到說到做到,很少才顯得很珍貴。

  想了想,凌宇把口袋里的紅包拿出來,給了吳燁。

  一個厚厚的大紅包,吳燁從他手里接過來的時候,很是驚訝,自己居然還有紅包?

  以為只有女生去男生家的時候,才有紅包呢,結果吳燁也有,還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這是我和你阿姨的一點心意,不多,就是個意思。”凌宇解釋了一下。、

  “謝謝叔叔阿姨。”吳燁立刻回答。

  把紅包收起來,凌宇又把一個盒子遞給他:“這個給你戴吧。”

  一個四四方方的盒子,看著很熟悉的外國文字,吳燁就知道是塊表,看這個包裝就知道是不便宜的表。

  雖然不知道價格,但是吳燁知道,應該是自己送的禮物,他們給的回禮,吳燁送的東西價值也不低。

  這是不占便宜的意思吧?

  吳燁看了一下表盒,打開看了看里面的手表,一塊他常戴的百達翡麗,但是款式很好看,低調奢華。

  手表這種東西,屬于是奢侈品,貴的貴得沒邊,吳燁把手表收下,并沒有推辭什么,只是說了很喜歡。

  確實也是喜歡,男生沒辦法拒絕,車,婊呸,是表,還有打火機。

  多少有點收集癖。

  “喜歡就行,叔也喜歡你送的麻將。”凌宇笑了笑。

  收了禮物,吳燁這趟就算是圓滿了。

  這是最后一個環節,凌晨自己開車,也不用他們送,吳燁他們自己就可以去機場,再待一會兒就要走了。

  凌晨和藍總裁說了一下公司的事情,吳燁則是和老丈人說著一些小事情,氣氛還是挺好的。

  就是藍總裁這個丈母娘,和其他的丈母娘不一樣,可能是因為職業原因,說不上多熱情,也不會很冷淡。

  性格就是這樣,大部分時候都是嚴肅的表情,吳燁是有些不習慣,但是也還好,以后慢慢習慣就是了。

  中午的時候,吳燁和凌晨從家里離開。

  吳燁拖著行李箱,打開汽車后備箱放進去,和老丈人丈母娘告別。

  “照顧好她啊!”凌宇拍了拍吳燁的肩膀:“受委屈了就和我說,我教訓她。”

  吳燁尬笑。

  顯然您老人家不會教訓她,和丈母娘說還差不多,那可能有點效果,吳燁答應下來。

  老丈人的面子,必須給。

  “那我們走了啊!到了給你們發消息。”凌晨揮揮手,坐進副駕駛。

  吳燁啟動車子,從后視鏡里,還能看到凌宇和藍總裁兩人,他們看著車,就站在門口。

  吳燁默默的吐了一口氣,開車離開。

  看了看凌晨,吳燁發現她有點沉悶。

  “不是說不會覺得難過嗎?”吳燁打趣了一句。

  凌晨搖搖頭:“顯然牛比吹大了,我還是舍不得他們,你開快點吧,不然我更難受。”

  本來以為離開家是開心的,但是實際情況恰恰相反,根本開心不起來,沒有拿著天高任鳥飛的感覺。

  從后視鏡看到他們站在車后的那一幕,就感覺心里堵的很,凌晨看著窗外,熟悉的景色倒流而過,有些惆悵。

  “我發現我媽皺紋更多了。”凌晨把車頂打開,讓涼風吹進來:“化妝品的效果都不好了,”

  突然覺得有點煽情了,不過吳燁可以理解她的感受,他自己每次出門的時候也是這樣,感覺心里堵。

  一年回去好幾次呢,就得堵好幾次,每次看到老爺子和老太太的時候,都感覺他們更老了一點。

  人心都是肉長的,感受不到的時候,只是因為年紀不夠,或者還沒有意識到家人的重要性。

  “今年我們把房子落實了,明年結婚以后,就要孩子,后年他們就得踏踏實實退休,怎么樣?”吳燁說道。

  他們也是父母的鎖鏈,但是這個鎖鏈沒有孩子來的粗,直接就可以鎖的死死的,讓他們全部投入到孩子身上。

  幾個人帶孩子,也不會那么累。

  一舉兩得,就是他們自己帶孩子的時間少了。

  凌晨想到這個,展演一下,然后和吳燁說道:“那行,到時候你安排。”

  吳燁笑出聲,點點頭答應。

  “不過聽潸潸說的,半年一年懷上都是很正常的,我們有沒有可能要一年才能懷上?”凌晨問道。

  吳燁搖搖頭。

  “沒聽說槍距離靶心那么近,還打不準的。”吳燁覺得那不存在,而且他是神槍手。

  凌晨:“.”

  過了這個話題,就聊到奶粉尿不濕之類的,聊到孩子要打預防針之類的,幼兒園之前要不要學其他的,兩人還差點爭吵起來。

  吳燁覺得不用,凌晨覺得必須要上個興趣班才行。

  最后想想,還沒有娃,有了娃再考慮這個事情也不遲,現在是在吵未來的架,也是購傻的。

  到了機場以后,吳燁把車停好,把鑰匙放好,拿著行李箱和凌晨一起去機場大廳辦手續,過安檢。

  “發個消息給叔叔阿姨。”吳燁說道,把兜里的紅包放到書包里,路上的時候凌晨數了一下,是萬里挑一。

  和凌晨一樣,也是萬里挑一。

  “好。”

  凌晨家里。

  坐在沙發上的凌宇看著手機消息,拿著手機發了兩個消息出去,才把手機放在一邊,看了看空空蕩蕩的家里,準備去打幾把麻將。

  藍總裁去公司了,前幾天簽了個大合同,還是因為吳燁的原因,這幾天很忙。

  她不在家,凌宇就更無聊了,只能去打牌消磨一下時間,從抽屜里拿了幾張百元大鈔,然后拿著兩盒煙,就出門了。

  “這種日子聽枯燥的,還是得早點帶外孫才行啊!”凌宇嘆氣。

  家里沒個孩子,一點都不熱鬧。

  回頭得和老吳商量商量訂婚的事情了,早點把婚事落實下來,早點就能抱孫孫,那日子才有盼頭。

  “等堂客回來,先商量商量。”凌宇計劃著。

  (本章完)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