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17 小家子氣的吳燁【7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凌晨外公家。

  坐在沙發上的吳燁顯得有些百無聊賴的,研究了一下眼前的茶幾,從小抽屜里面拿了一包茶葉,給凌晨泡茶喝。

  一只懶洋洋的田園貓從客廳跳出去,開始在陽光里曬太陽,看著屋內養的綠意愛盎然的植物,吳燁嘖嘖稱奇。

  絕大部分人都不喜歡綠帽,但是卻很喜歡綠色植物,往往很羨慕別人養的很好的小植物,吳燁這種仙人掌都養不好的人,當然也名列其中。

  喝著茶水,觀察了一下家里的格局,吳燁就開始去擼貓了,花白的田園貓,都喜歡有人給它撓癢癢,發出放松的呼嚕嚕聲音。

  這種性格溫順堅毅的貓,吳燁其實都想養一只,家里面有老鼠的話,一定逃不掉它的追捕。比起空有顏值,老鼠都抓不到的寵物貓,還得是這種貓最好。

  “這是宰相,外公取的名字,不過我更喜歡叫它大花,一晚上能抓五只老鼠。”凌晨指了指吳燁膝蓋上的田園貓:“它媽媽就是捕鼠冠軍。”

  吳燁笑了笑,想到了湯姆,也是捕鼠冠軍,還是干不過家族最菜的杰瑞。

  一個大將軍,一個宰相,老爺子這是要當皇帝啊!

  “皇帝是一條純金色的錦鯉。”似乎知道吳燁想的是什么,凌晨說了一句。

  把貓放到陽光下,吳燁坐回沙發上,拿著紫砂壺給自己加了杯茶水,晶瑩剔透的茶杯,底部刻著某某鎮的名字。

  等了很長時間的兩人,也不見老太太回來,也不知道她喊人喊到那么去了。

  “我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吃的。”凌晨站起來,走到冰箱前,打開冰箱看了看,拿了一盒冰沙糕點出來:“找到一盒好吃的。”

  凌晨雖然不是很喜歡外婆,但是對她家倒是熟悉的很,吃著糕點,還時不時點頭表示味道很好。

  吃了一個以后,吳燁就沒有吃了,吃到一個抹茶,不符合他的口味:“要不要去看看?你外婆這么久還沒有回來。”

  搖搖頭,凌晨表示不用。

  剛說了幾句話以后,人就回來了,吳燁聽到腳步聲以后就坐直了,沒在那么漫不經心的,凌晨偷笑,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

  一個穿著褂子和寬松長褲的老年人走進屋,留著的長頭發扎起了一個發髻,下巴的胡子都留到了十多公分,看著就很有文人氣息的樣子。、

  書卷氣。

  “外公!”凌晨站起來,跑到她旁邊,看了看他頭上的樹葉:“你又跑到山里去了?都說了危險,你就是不聽。”

  總是喜歡去山里找那些花花草草,挺讓人擔心的,一把年紀了也不消停,寧愿自己去找,也不愿意買。

  藍總裁每次的電話都要說這個事情,不過凌晨外婆也不管,效果很差。

  “哎幼,不得事,外公是挺好的很,小坡小坎的,跳過去都得行。”凌晨外公很自信,一點也不服老。

  還笑的開心,完全沒有把這個事情看的多危險。

  他看了看吳燁,吳燁喊了一聲外公好。

  老頭還怪尷尬的,想想好像吳燁也只能這樣喊,坐在沙發上說道:“小吳坐啊,別客氣。”

  凌晨外婆也出來了,拿著一盤水果,不過話不多。

  “餓不餓?乖乖,外公等會兒給你做小野雞燉蘑孤。”老爺子笑容滿面的說道。

  他會下一些小陷井,不過極少能抓住什么,昨天倒是抓到一只野雞,剛好今天燉了吃。

  以前老爺子就喜歡帶著她漫山遍野跑,找那些樹疙瘩,找那些好看的植物,偶爾下個陷井,捉點小動物。

  “嘿嘿,好啊,我再去屋后頭撈條魚。”凌晨說道。

  后院挖了魚塘,里面養了不少魚蝦,凌晨喜歡撈魚,因為她釣不起來,偶爾還能撈到甲魚之類的。

  “撈起來就烤著吃。”老爺子回答。

  兩人一唱一和的,吳燁明顯能看出來,在外公面前,凌晨開心很多,也活潑很多,只有她外婆在的時候,凌晨就沒多少笑容。

  被她拉著去后院撈魚去了,老太太看了看老爺子。

  “行了,你少說幾句,一輩不管二輩事情,還是什么都往錢看,人家小伙子不錯。”凌晨外公低聲說道。

  “你懂個屁!”

  凌晨外公:“......”

  賴得和她多爭論,他回答道:“反正你把嘴巴閉到,一說話就得罪人。”

  “我那是為她好,害她了啊?”

  老爺子吹胡子瞪眼的:“她媽媽你也是這樣說,你看看那個姓趙的,離婚三次了,你就這點眼光,除了會做生意,一無是處。”

  老太太:“.....”

  “你知道個鏟鏟,明明能找到更好的,為什么不找個能幫得上忙的”老太太眉頭皺起:“膚淺。”

  老爺子沒有多說什么,她這個人,性格缺陷一直很大,其他還行,就是什么都先衡量利益。

  退休了才慢慢改掉不少,以前更過分。

  “我去收拾菜,你坐這慢慢想。”老爺子說完一句就離開了。

  后院,凌晨拿著網兜,在水里撈魚,撈了半天就撈了個寂寞,什么都沒有撈到。

  水都渾了,也沒見到一片魚鱗,倒是撈起來幾個河蚌。

  吳燁在邊上看了半天,忍不住開口道:“還是我來算了,你這個技術,今天都不要想吃魚。”

  從旁邊抓了一把魚飼料丟在邊緣的位置,吳燁拿著網兜等著魚來,被凌晨渾水撈魚嚇得夠嗆,吳燁等了好一會兒才等到魚。

  “快,弟娃兒,出來了,趕快撈!”凌晨在旁邊急促的催他。

  吳燁沒有立刻網住,而是慢慢的接近,然后一把抄起網兜,把魚撈起來,一輛三斤多的大草魚,在網兜里掙扎著。

  挑眉看了看她,吳燁把網兜遞給她。

  凌晨接過網兜就開始跑,一邊跑一邊喊:“外公,我撈到一條大魚了。”

  看了看窗戶邊的老爺子,吳燁和他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剛才吳燁就發現廚房的窗戶可以看到魚塘的,老爺子看了好幾次,吳燁裝作沒看到,本來想說幾句話逗逗凌晨都沒敢。

  把魚拿到廚房里,老爺子看了看吳燁:“小吳會殺魚嗎?”

  吳燁指了指凌晨,他下不去手,凌晨可以。冷酷殺魚娘,說的就是她。

  “我來把,他只會做飯,不敢殺魚殺雞。”凌晨拿著菜刀,按著魚,給它整了個頭部按摩,然后就開刀檢查,掏出雜志,最后就丟到水里交給吳燁。

  去掉鱗片,打了花刀,抹好調味料以后,吳燁把魚裝在盤子里,放進烤箱。

  早就發現這個大烤箱了,吳燁感慨英雄所見略同,老爺子也說喜歡這種大烤箱,不喜歡微波爐。

  “小吳做飯很熟練啊!”老爺子看得出來,和凌晨那種菜都摘不好的人比起來,吳燁熟練極了。

  幾十年的功夫,老爺子更愿意通過知道的東西來判斷一個人,不出意外的話,吳燁也要跟著他的步伐了,上一個是凌宇。

  沒有遺傳到做飯的基因給凌晨媽媽,凌晨媽媽沒有做飯的基因,所以凌晨也不可能有,由此可見,吳燁做飯做的還不錯。

  跟著傳統走!

  大概也能判斷出來,吳燁和凌晨相處的很好,能看得出來,他除了外向一點,性格還是很好的。

  “我還準備跟著外公學幾招呢!凌晨說的,您做飯才好吃。”吳燁把菜放好。

  老爺子也不吝嗇,教了他不少秘訣,吳燁記不住那么多,拿著手機錄下來,都是經驗之談。

  年輕的時候,往往意識不到經驗的重要性,這是花時間,歲月沖刷出來的,老爺子可能不是什么大廚,但是家常菜是爐火純青的。

  收獲還挺大的。

  凌晨也沒有出去,就在廚房待著,坐在小板凳上,看著吳燁和外公做飯,時不時笑出聲的外公,顯得很開心,偶爾還拍拍吳燁肩膀。

  “很有天賦。”老爺子夸獎道。

  吳燁笑了笑,繼續翻炒豆角:“您別嫌棄我賣弄就好了。”

  吃午飯的時候,桌子上七八個菜,老爺子拿出一瓶白酒,撕掉已經壞掉的包裝,把酒放在桌子上。

  吳燁立馬表示自己不能喝,等會兒還要開車回去。

  老爺子指了指凌晨:“讓晨晨開,男娃哪能不喝酒呢!只喝二兩。”

  一個個理由砸來,吳燁不喝都不好意思了,只好硬著頭皮接過酒杯,看著和裝滿塑料杯子差不多的酒,吳燁感覺自己會醉。

  老爺子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才把酒瓶放到一邊:“就這點酒,不會喝不了的,這可是三十年的酒,一般人來我都不拿出來的。”

  受寵若驚的吳燁,拿著酒杯和他碰杯,然后喝了一小口。

  順的很,而且醇香,一點都不感覺辣,吳燁還是第一次覺得這種老酒好喝,味道真不錯。

  “好酒。”吳燁不帶吹的說道。

  老爺子哈哈笑:“好喝就帶兩箱回去,我這里多。”

  有點收集癖的老爺子,年輕的時候就收集了很多酒,那是他的愛好,凌晨外婆也沒有說什么,現在漲價漲的喪心病狂。

  這種白酒,價格已經超出酒本身了,吳燁可不敢要兩箱,喝一瓶少一瓶,還是留給老爺子自己喝。

  “等會兒帶你去看看再說,酒我多的很,平時也不愛喝酒,喜歡喝,以后就來家里拉。”老爺子說的豪氣干云的。

  吳燁算是明白這邊請客的精髓了,自己不可能要對吧?老爺子非要給,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想給,但是吳燁是真的不能要。

  被老太太看了一眼,吳燁默默的當沒看到,繼續吃飯。

  吃完飯以后,凌晨去洗完,吳燁和老爺子去了酒窖,一個一百多平的空間里,全是各自柜子,放著一箱箱白酒,一瓶瓶紅酒,吳燁還看到了五十年份的酒。

  這一屋子酒水,怕是得值個幾千萬,一個酒窖幾千萬,已經不是一般家庭可以考慮的了。

  上次吳燁見過干媽的酒窖,比這個還要大幾倍,也是滿滿當當的,看的吳燁當時頭皮發麻。

  真的太豪了。

  沖擊力撲面而來,比自己都大力。

  “我平時很少喝酒的,晨晨爸爸也不愛喝酒,都放這里也喝不完,回去的時候帶點回去。”老爺子說道。

  吳燁糾結。

  第一次上門呢,就拿東西走,要是便宜的還好,主要是這個太貴了,吳燁實在是覺得不好。

  “那我要兩瓶。”吳燁說道。

  老爺子看了看他,吐槽道:“小家子氣。”

  我接受的教育不允許我做這種事情,占外公便宜這種事情,多少有點心理和過意不去。

  “這箱吧,你不喝酒,你爺爺總是喝酒的,當我送他的禮物。”老爺子想了想:“多拿兩箱,你外公也送兩箱,別看了,搬啊!”

  指了指其中幾箱酒,老爺子讓他快點搬。

  吳燁遲疑了一下:“外婆.....”

  “你這是看不起外公?”老爺子踢了一下他的屁股:“家里大事情都是我說了算。”

  《第一氏族》

  吳燁:

  真的嗎?我不信!

  “晨晨為什么一直不喜歡她外婆你知道嗎?”老爺子突然問道。

  吳燁一愣。

  想了想,他回答:“大概是不喜歡別人插手她的感情吧,也不喜歡別人把她的感情看成籌碼,就像是輕于鴻毛一樣,對她來說,這是重于泰山的事情。”

  “其他的,大概是就是性格沖突,我覺得外婆年輕的時候,和阿姨也沒有少吵架吧?”

  “我不知道是不是您想住這么遠,但是我覺得不是,爺爺他們那邊去找叔叔他們都方便很多呢。”

  “我瞎猜的,您別生氣啊外公。”吳燁補充了一句。

  老爺子嘆氣。

  “你這小子.....以后經常帶晨晨回來看看,我還在呢,她不會說什么的。”老爺子回答。

  吳燁挑眉,豎起大拇指:“今天就發現外婆欲言又止呢。”

  老爺子拍了他一下,讓他趕緊搬酒,吳燁笑著彎腰把酒抱起來,話都說到這里了,吳燁再拒絕就有點不知道好歹了。

  以后來的時候,給老爺子多買點東西,實在不行給他買條好一點的錦鯉,那玩意兒也不便宜。

  “結婚的時候,酒外公給你出了。”老爺子看著他把酒搬起來,突如其來的說了一句。

  吳燁還沒告訴他呢,丈母娘和他說了?

  “以前啊,晨晨媽媽帶她爸爸回來的時候,眼神和晨晨看你是一模一樣的,而且她都帶你回家了。”

  “你會某天來句我們不合適吧?”老爺子看了看他:“外公不說大話啊,就事論事,事兒不能那樣辦。”

  吳燁撥浪鼓一樣的搖搖頭。

  他可沒有這種想法,想著結婚了以后,自己踏踏實實的過日子,沒有考慮過分手的問題。

  老一輩的愛情里,沒有不合適就分手,在一起了就沒有那么容易分開,除非是不能原諒的問題。

  現在的年輕人,分手就是一句我們不合適,不愛了,一段感情就畫上句號。

  吳燁是個務實的人,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喜歡就是喜歡,愛就是長期的,結婚就是踏踏實實過日子,養娃持家。

  “您放心吧!我不會的。”吳燁抱著酒回答:“一個吐沫一個釘。”

  老爺子點點頭。

  說話就算話,他也不希望自己看走眼。

  出了酒窖,吳燁把酒放在車上,回來的時候,看了看水池里養的錦鯉,注意到自己又被狗子兇了,吳燁瞪了它一眼。

  假裝撿起石頭,把它嚇回籠子里了。

  因為外殼脆弱,吳燁跑了好幾趟,一次一個箱子,才把酒搬到車上,把車門關好,吳燁回到客廳里。

  凌晨在和老爺子說話,外婆坐在旁邊,并沒有搭話,顯得有些孤零零的,吳燁對她沒有什么怨恨,在吳燁眼里,她就是個脾氣不好,說話不陰不陽的老人家而已。

  她并沒有對吳燁造成什么傷害,凌晨才印象深刻,吳燁也不知道具體的原因是什么。

  沒有自討沒趣的說什么安慰的話,老太太看著就是個倔強的人,要不是死不承認錯誤,應該不會住這么遠。

  藍總裁和她的相處,也不一定是融洽的。

  “小燁,晨晨說你們下午要走,等會兒把家里的臘肉帶一些回去。”老爺子說道。

  “外公,不能要了,我們就像是來打秋風似的。”吳燁回答道。

  老爺子哈哈笑。

  “這是給晨晨爸媽的,可不是給你們的。”老爺子捋了一下胡須。

  吳燁尷尬。

  他去取臘肉的時候,客廳里就剩下老太太和吳燁了,凌晨忘記把他一起帶走了,吳燁感覺很不自在,很不習慣。

  不過老太太沒有和他說話,也可能是不知道說什么。

  吳燁吃著水果,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希望粗枝大葉的凌晨感慨回來。

  “不用如坐針氈的,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老太太看了她一眼:“你還怕個老太太不成。”

  “額,我不是怕,就是第一次見您,也不知道和您聊什么。”吳燁回答了一句。

  確實是不知道聊什么,尬聊更尷尬。

  而且凌晨和人老太太關系不好,吳燁感覺更尷尬了,他不想惹老太太不開心,也不想讓凌晨不開心。

  “沒事,不知道說什么,不說就是了。”老太太如是回答道。

  吳燁不知道歲月是不是能抹去人的性格壞處,只是感覺老太太也沒有凌晨說的那么不好,也可能是吳燁相處的還少。

  以后怎么樣,也猶未可知。

  “那我祝您老人家長命百歲。”吳燁試探性的說道。

  老太太:“......”

  真會說話,以后不要說了。

  尬聊的感覺確實不怎么樣,只感覺內心想逃跑,但是理智又告訴你不能這樣,吳燁盡量控制住自己想找借口跑掉的想法。

  “好好對凌晨,不然我就給她找個更好的老公。”她說道。

  總算是知道為什么老太太和家人處不好了,她說話都不會拐彎的,有什么就說什么,一點都不考慮別人的感受。

  明明是關心的話,聽起來就很不舒服,吳燁就感覺很不舒服了,他自己老婆呢,您給她找個更好的?

  “我就是最好的,沒有更好的了,您就別考慮這個了,”吳燁回答道。

  最好的,除了他,沒有了。

  吳燁把話說的擲地有聲的,很堅決,沒很認真,還有一點點情緒。

  老太太只是笑了笑:“古往今來幾千年,一諾千金有幾個?”

  得,還是不要和老太太聊天了,感覺肝疼。

  不過他不想說話了,老太太還有話沒有說完:“不過她有錢。”

  吳燁嘆氣。

  聽話要聽全,吳燁聽完了她這個話的意思,吳燁沒有回答,因為其他人影響自己的感情,這是很愚蠢的事情。

  男人最愚蠢的就是聽風就是雨,自己和沒腦子一樣的。

  吳燁只是笑出一口白牙:“您看我這牙口。”

  老太太:“.....”

  沒有多說什么,吳燁默默的吃著水果,小口小口的消磨時間,這是他吃水果最斯文的一次。

  明顯是關心凌晨的,但是吳燁不知道她說話為什么這么奇怪,就是往火的地方說,聽著就讓人覺得是引戰。

  很明顯,吳燁很理智。

  比起來,老丈人面對年輕時候的她,應該壓力很大吧?

  那時候的老太太,正值職業巔峰期,想來應該更目中無人,覺得老丈人配不上丈母娘。

  最終還是愛情打敗了偏見。

  “外婆,過年的時候,我們再來給您拜年。”吳燁說道。

  老太太點點頭。

  她是能克制情緒的人,來就來唄,不來就算了。

  剛說完幾句話,凌晨就回來了,手上拿著一個大口袋,裝的滿滿當當的,也不知道裝了多少東西。

  老爺子就跟著凌晨,看了看吳燁神色如常,就放心下來了。

  凌晨把口袋遞給吳燁,兩人去裝車。

  “外婆沒說你什么吧?”凌晨不放心的問他。

  吳燁搖搖頭。

  她就是說了幾句話而已,雖然不好聽,但是也是為了凌晨,吳燁覺得可以理解,不是那種蠻不講理的話,吳燁都已經覺得很好了。

  “外婆沒有說什么,就是讓我以后對你好點,其實她還挺關心你的。”吳燁回答道。

  拿著口袋,放到后備箱里,吳燁把車關好。

  凌晨感覺吳燁這個話不一定是真的,就算是說他什么了,估計吳燁也是說一句沒有事情。

  除非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才會關心她,很多很多的大大小小的事情看來,她對于老太太,并沒有那么重要。

  “真的假的?”凌晨問道。

  吳燁點點頭。

  騙人不賺錢的情況下,大家都是誠實人,不會說謊言那種,吳燁是老實人,不騙人。

  “發誓!”吳燁回答。

  凌晨還是不相信。

  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吳燁都覺得這是個悲傷的故事。

  “坐會兒還是馬上回去?要坐會兒的話,就陪陪外公說說話。”吳燁問道。

  剛吃完飯沒多久就跑了,有些不像樣,吳燁還是覺得再待兩個小時,聊聊天再回去。

  凌晨點點頭。

  回到客廳里,他們又待了兩個小時才開車離開。

  路上的時候,吳燁問了凌晨一個問題:“為什么那么不喜歡外婆?”

  凌晨看著窗外,想了好一會兒才回答道:

  “幾個事情吧!”

  “以前我爸媽吵架的時候,她和我媽建議離婚,我聽得清清楚楚的。還有就是她總讓我找個門當戶對的男朋友,也有她的電話說爸爸,我聽到了。”

  “其他的都是小事情,沒有那么嚴重,也沒有那么簡單都過去了。”

  凌晨只是撿著重要的一部分和吳燁說的,凌晨因為這些事情,對她開始不喜歡,一直持續到現在。

  今天過后,其實凌晨一直沒有過分糾結,什么事都過去了。

  “那就不要一直都記著,剛才她真的在關系你,還一直在點我,讓我不要始亂終棄。”吳燁回答:“她根本就沒考慮過,要是始亂終棄的是你怎么辦。”

  凌晨:“.....”

  那是不可能的,她必然不會做這種事情。

  和吳燁是一樣的想法,就是踏踏實實的過日子,把生活過好,把孩子養好,偶爾能去找個地方探險,就很美好了。

  可惜吳燁還沒有求婚,不然就能光明正大的戴戒指了。

  有些幽怨的看了吳燁一眼,凌晨吐出一口氣:“我們快結婚了。”

  吳燁沒聽懂這個暗示,點點頭答應一句。

  凌晨嘆氣。

  鐵憨憨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所準備,凌晨拿著手機,找了不少的求婚視頻看,看的眼淚花花的。

  “別哭啊,免得回去叔叔阿姨誤會我欺負你了。”吳燁提醒她一句。

  凌晨:“.....”

  坐在副駕駛的吳燁笑了笑,其實他不是沒有看懂,只是還不知道應該怎么樣求婚而已。

  還沒有計劃完善呢,如果是計劃好了,他早就求婚了,那會等到凌晨開始暗示她。

  這是等的不耐煩了吧?

  回去就把這個事情落實了,免得她牽掛著,沒幾天時間了,吳燁算了一下時間,八號就回去,現在都已經四號了。

  “過幾天就回去了,這幾天好好陪陪叔叔阿姨。”吳燁說道。

  凌晨挑眉:“不喊咱爸媽了?改叔叔阿姨了?”

  喊就喊。

  兩人到家的時候,沒看到家里有人,吳燁還是以為他們都出去了。

  “咱爸媽都不在家啊!”吳燁看了看客廳。

  “在呢!在打掃衛生。”二樓的凌宇探頭回答。

  一臉奇怪的笑容,足以說明他聽到了吳燁說的話,畢竟,吳燁說話的聲音確實不小。

  吳燁看著二樓的凌宇,呆若木雞。

  凌晨則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看了看腳下做了美縫的地板,吳燁恨不得鉆進去,都怪自己嘴巴欠。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