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16 凌晨不喜歡的外婆【5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喜歡一個人,大概是沒有理由的,但是不喜歡一個人,卻可以有很多理由。

  凌晨其實不太喜歡她外婆,起碼比起來,沒有喜歡奶奶那么喜歡外婆,差距極大,這是凌晨自己說的。

  所以每次回來的時候,如果能不去看望的情況下,就很少去,去了也沒有什么共同語言,也沒有什么能讓人開心的事情。

  如果不是實在沒得跑,凌晨有選擇的話,她肯定去奶奶家里,奶奶多好啊,做飯好吃,性格溫柔,外邊和藹。

  而不是外婆那種,和見教導主任一樣,不光是兇巴巴的,而且,一不注意就得被批評,吐槽的語言和刀子似的,讓人喜歡不起來。

  受歡迎的人,在那里都受歡迎,當然不受歡迎的也是一樣,在哪里都不會討人喜歡。

  所以苦惱給到凌晨這里了。

  “所以我是真不想去,但是奶奶那里都去了,不去看看外婆也不行,免得她到時候知道了,難做人。”凌晨很無奈,看得出來,她還很抗拒。

  擺弄這天文望遠鏡的吳燁,看著天空中的月亮,想著能在上面住幾天多好,住著應該和沙漠沒什么區別。

  想著天馬行空的事情,回答凌晨的時候,都有點敷衍了事的。

  被凌晨在屁股上踢了一腳以后,吳燁才從月亮上收回目光,有些戀戀不舍的轉過身,準備和她探討一下這個小事情。

  “真不想去就和阿姨說一下吧,她總不能強迫你去的。”吳燁回答道:“如果非要去的話,就早去早回唄。”

  除此之外還有什么辦法嗎?

  性格多不好,脾氣多差,總歸是親戚,還是很親的那種親戚,不能回來了當不知道。

  還是要去了,不去的希望不大,吳燁倒是很好奇,她究竟有多可怕?能讓凌晨這樣不喜歡。

  “你說的輕松,每次去都要問公司的事情,還要問戀愛的事情,還叫我找個門當戶對的的老公,沒一件事情是我想聽的。”凌晨回答。

  這只是一部分,還有其他的,凌晨這種性格,都不喜歡她,可見她性格多不討喜了。

  “有點封建!”

  “還有點看不起人。”

  吳燁點點頭,拉著她的手:“還是去看看吧,我倒是很好奇。”

  實在是不好相處的話,以后就盡量少去,如果是還能相處,就普通的相處方式就好。

  對朋友,對親戚,大概都是這樣,不好相處就敬而遠之,大家也不是每天一個鍋里吃飯的,不用低頭不見抬頭。

  一年才見到那么一兩次,小日子還是自己關起門來過,中間還隔著老丈人和丈母娘呢,也不用直接面對。

  “那你,每天就知道了,希望你明天還能這么自信。”凌晨轉頭回答,給吳燁一個白眼。

  聊了一會兒,兩人就各自回房間了,明天還要早點起,過去的距離有些遠了,凌晨爺爺奶奶住的是城市邊緣,她外公外婆住的地方已經出了城市范圍,在一個旅游區范圍。

  年輕的時候,打破頭往城里鉆,年紀到了一定的時候,就想方設法回農村去,其實一開始也是從農村出來的。

思路客  就像是一個輪回。

  臥室的衛生間里,吳燁坐在馬桶上,把手放下,拳頭握緊,青筋暴露,聲嘶力竭。

  嘶辣的批爆。

  感覺花花有些哀嚎,這已經是第三次上廁所了,吳燁感覺很是折磨,讓人羞恥又難過。

  以后還是盡量少吃這種辣的東西,腸胃還是不習慣,連帶著,開關都沒有習慣。

  “造孽啊!”吳燁嘆氣。

  拿著手機,看著菊勢嚴重的資料,明明就是個小事情,但是整個人都不舒服了,異常感強烈。

  給凌晨發了一個菊花帶雨的照片,吳燁把紙丟掉,然后才吐了一口氣,把自己砸在被子上,偏頭看著凌晨發的信息,吳燁又發了一個拿著國際頂級運動防護裝備的表情包過去。

  交個朋友啊!

  你發一個,我發一個,不知不覺的,就發了很多表情包,看了看時間不早了,吳燁才說了晚安。

  第二天的時候。

  車子從別墅區開走,凌宇和藍總裁站在陽臺上,看著凌晨和吳燁出了小區,凌宇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車子。

  “行了,別做這個樣子,那是她外婆,是我媽,還能吃了她不成?”藍總裁說了一句:“最多就是聊聊天。”

  凌宇抿抿嘴,沒有多說什么,外婆還有狼外婆呢。

  自己這個丈母娘,凌宇自己都不喜歡,她確實是做過不少的糟心事情,最開始不同意他們結婚,然后結婚各自為難,有凌晨的時候,還悄悄建議過藍總裁,說什么不是男孩子。

  凌宇討厭她的原因是最后一個,這個凌晨不知道。

  “我知道你對她意見很大,這么多年都沒有消散過,但是我這里沒辦法,那畢竟是我媽。”藍總裁嘆氣。

  凌宇搖搖頭:“算了,不說這些了。”

  過去的都過去了,人不能一直活在怨恨里,沒有什么意義。

  看了看藍總裁,凌宇拉著她進屋:“你先忙工作,我給你做杯奶茶。”

  這幾天,她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家辦公,沒有去公司,原因是凌晨和吳燁在家,藍總裁才調整了一下。

  這會兒,吳燁和凌晨還在路上堵車,開著車窗的時候,清晰可聽見各自喇叭聲音和罵罵咧咧的聲音。

  看了看想別自己的車子,吳燁一腳油門往前開了點,沒有給對方的機會,開車人,最煩的就是這種貼近別車。

  最容易發生剮蹭,然后造成事故。

  “別和他置氣,開車不要有路怒癥.......趕到去投胎嘜?”前一句話還沒有說完,一輛轎車就硬生生擠到前面了。

  凌晨和那些老司機似的,探出頭罵罵咧咧的懟了一句,然后才關上車窗,還不解氣的瞪了前車一眼。

  吳燁:“.....”

  還說自己不要有路怒癥呢,結果自己才是個路怒癥患者,比他還要暴躁呢,默默地開著車,吳燁都不敢加大油。

  這車開的真累。

  出了市區的時候,吳燁才感覺好多了,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跑個七八十碼輕輕松松的,完全沒有問題。

  “等會兒到了的時候,你安靜點啊!不要什么話都說。”凌晨認真的說道:“含湖一點,不要回答的太詳細。”

  吳燁:??

  何至于此?真的這么可怕嗎?

  越是神秘的事情,就讓人越好奇,哪怕是恐怖片也是一樣,當然,外婆也是一樣。

  驚訝于凌晨的情緒和小心翼翼,吳燁順從的點點頭,答應下來:“我肯定不亂說話。”

  回去吳燁安排,在這里凌晨安排,聽她的就行了。

  時間流逝,導航上的里程也越來越少。

  坐在副駕駛,凌晨看著熟悉的路,給吳燁指了條小路:“往那邊走,那邊車不多,人也不多。”

  “大白天的,不好吧?”吳燁遲疑了一下。

  凌晨:“......”

  什么就不好?讓你超近道,不是讓你......呸呸呸,臭流氓,腦子里都是不正經的東西。

  拐進小路,吳燁看了看不寬的水泥路面:“這邊是不是有小樹林?你這是先來勘察一下情況?”

  給了他一巴掌,凌晨指著岔路,讓他別走錯了。

  這種路并不寬,剛好是一個車過綽綽有余的樣子,但是如果有車來的話,就很懸了,大家不好,和吳燁老家的鄉村路完全一樣。

  “這邊確實是有片小樹林,但是吊過人,你要去看看嗎?”凌晨問他:“晚上回來帶你去看看,還能打一架,怎么樣?”

  感覺渾身一冷,吳燁立馬搖搖頭,這邊晚上不走這條路,換條路走,這條路開著感覺頭皮發麻。

  一想到那個情況,吳燁就感覺晃來晃去的,然后嘿嘿嘿笑,最后突然就在面前出現,窩草!

  很擅長自己嚇自己的吳燁,在凌晨說了一句話之后,腦補了出了一本,還是很懸疑的那種。

  “算了算了,晚上走其他的地方,我這種正直的人,不喜歡走捷徑,更喜歡走大道。”吳燁回答了一句。

  剛才的想法都沒有了,徹底被凌晨嚇到了,還要什么自行車,安安心心回家吧,

  這些民間口口相傳的故事和事故,往往是孩子最容易怕,吳燁還記得小時候奶奶給他說故事,他怕的很,晚上覺都睡不好。

  “前面轉彎,看到對面沒有?那棟特立獨行的房子就是了。”凌晨指著遠處說道:“要到對面去才行。”

  看了一眼,吳燁發現那是一棟小別墅,外墻是白色的,還能看到它和其他的房子格格不入,畢竟旁邊的房子都是灰色的。

  這種自建房其實挺好的,花錢少,面積大,沒公攤,還寬敞。

  院子,魚塘,蔬菜園子,竹林,很舒服的環境,看著就是享受生活的樣子:“還挺舒適的,比爺爺他們住的舒服一些。”

  凌晨倒不這樣覺得,不合群的人,一般都是離群索居,她外婆那個脾氣,能有幾個朋友?

  凌晨外公的人緣和外婆恰恰相反,是一個很擅長交際的人,而且知書達理,性格謙遜溫柔,有點書生的感覺。

  他們的搭配,就好像是賣豬肉的和考秀才的組合,偏偏這種互補,讓他們感情一直很穩定。

  “都是外婆設計修建的,外公只管自己的小花園,魚塘,還有養的錦鯉,他特別喜歡錦鯉,曾經花過十多萬買一條錦鯉。”凌晨說道:“不要去和他多聊魚的事情,你是個半桶水。”

  吳燁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剛回過頭,就看到前面挺著一輛轎車,在原地打著雨刮器,開近了才發現車里是一個年輕的姑娘。

  “完了!”凌晨說了一句。

  她又往后倒了一下,車子的輪胎,現在卡進水渠了。

  吳燁把車停好,和凌晨一起下車查看情況,旁邊的小姐姐急的和鍋里的螞蟻似的,她剛才停的位置,其實吳燁是可以過去的,不過她好心讓了一下,就陷進去了。

  “墊一下就能開出來,找幾個石頭吧!”吳燁看了看輪胎。

  小姐姐擔心的表情瞬間化開了不少,有個人幫忙總比她自己摸瞎要好很多:“謝謝你們啊,我開的不太熟。”

  “沒事的!人沒事就行。”吳燁把石頭墊好以后,看了看她一臉不懂的表情:“我幫你開出來吧。”

  凌晨拍了拍額頭,這技術真的是菜啊!居然還敢開在這種路上來,頭鐵。

  吳燁坐在駕駛室,看著手動擋一臉懵比,窩草,他都不會開手動擋了,都是開自動擋的車,技術都還給教練了。

  “媳婦兒,手動擋,你來試試看?”吳燁尷尬。

  小姐姐:“......”

  一頓操作勐如虎,最后一看啥也不是。

  凌晨哈哈笑:“樂死我,弟娃兒你尷不尷尬?”

  撓撓頭,吳燁嘆氣,說真的誰知道是手動擋呢,確實是有點尷尬,現在很多車都是自動擋了,手動擋年輕人選擇的少。

  凌晨比他專業多了,三下五除二就把車開出來了。

  兩人離開以后,那個小姐姐還給他們拿了幾個水果,樸質又熱情的邀請他們去家里吃飯,說養了很多土雞。

  婉拒了以后,才離開。

  車上,吳燁看了看凌晨,問道“昨天我就很好奇了,為什么你們這邊邀請人都那么熱情?”

  凌晨:“.....”

  又一個被虛無假象迷惑的娃。

  “怎么說呢,你明知道別人不去,或者家里的飯菜啊,酒啊,能倒出來兩杯,你熱情點,人家也覺得你人好。”

  “其實他可能早就想好了借口,我們這邊的人輕易不會在別人家里吃飯的,最多是喝點酒,所以大概率人家不會去做客啊。”

  “懂了吧!”

  吳燁:“......”

  這么多套路嗎?

  他們老家的人都老實巴交的,請客就是請客,做客就是做客,幫忙就是幫忙,很簡單,也不會推脫那么多。

  別人請你做客,就是真心的,吃的肯定都準備好了,你不去都不行,人家吃不完的,你就得被埋怨了。

  “真是大開眼界,我就說那幾個老大爺,借口都像是臨時找的一樣。”吳燁恍然大悟:“原來是這么回事。”

  “我以前人家問我吃飯沒有,我都是說吃了,哪怕是我明明沒有吃,不好意思去別人家吃飯,覺得不好。”凌晨解釋道:“其實就是不想打擾別人,但是你又不能不喊人家,都碰到了,人之常情而已。”

  吳燁不是不知道這個,就是覺得這邊情人太熱情,一次兩次三次才作罷。

  沒見過這個陣仗。

  “前面就到了,把車停在門口就行,養了條獒犬,你注意點。”凌晨提醒他。

  獒犬?

  老人家可以啊,還養獒犬,這種狗藏州才多,火了一段時間以后,就沒有那么高的價值了,聽說不太合適當寵物狗。

  到了門口以后,吳燁才發現鐵門看進去,院子很大很大,亭臺閣樓,流水潺潺,各種綠植花卉,嘖嘖。

  丈母娘真是大戶人家啊。

  吳燁還準備看一下,凌晨把他往后拉了一下,下一瞬間,一條大狗撲到大門上,扒拉著鐵門對著吳燁狂吠。

  喲呵?

  這么大只狗,確實兇啊,看家護院沒問題,不兇的狗看不了家。

  “叫你小心點嘛,好奇心重!”凌晨瞪了他一眼,然后就看到吳燁從旁邊堆積的石頭了,撿了一塊大的。

  凌晨;“......”

  別搞事情啊!

  兇的狗其實根本不怕棍子,石頭,吳燁就是試試看它的膽量,發現它有點飄忽以后,吳燁就準備嚇她一下。

  “你要搞啥子?”老太太的聲音傳來,就在吳燁欺負狗的時候。

  吳燁:“.....”

  凌晨:“......”

  默默的嘆氣,凌晨開口說道:“外婆,她就是和大將軍鬧著玩的。”

  大將軍,就是那條獒犬,已經被養的沒有獒性了,金色的毛發,像極了多吉,就是體型大,博狼的品質已經沒有了。

  它還有點狗仗人勢,開始對著吳燁狂吠。

  “你這對象真熱情。”老太太說了一句不陰不陽的話:“你眼光比你媽好多了,你爸可不敢打我們家的狗。”

  哎幼,老太太怕不是練的太極?最次也是八段錦吧?

  凌晨笑了笑:“那您得感謝我爺爺奶奶,他們教的好,爸性格好,吳燁不怕狗。”

  嘖嘖,也就是這話是說狗,不然吳燁覺得她回去要被藍總裁說了,大逆不道。

  老太太把狗拴好鏈子,然后才開門,看了看吳燁,又看了看凌晨:“進來吧!”

  “您這圍墻又加高了?”凌晨提著東西問道。

  老太太慢悠悠的走在前面,哼了一聲:“大宅門嘛!親的都不來,不親的來不來無所謂。”

  吳燁拿著東西,看了看魚塘里的錦鯉,吳燁不懂這個,只是覺得好看,一條條的都很好看,應該不便宜。

  還看到了一直大大的陸龜,吳燁疑惑,這玩意兒真的不是保護動物?

  什么都敢養啊!

  老太太看了看吳燁,沒有多說話,帶著兩人穿過木亭,進客廳。整個房子,裝修的古色古香的,全是木質裝修,香爐還燒著鳥鳥炊煙,有一種漢式高檔的感覺。

  “你們隨便坐,我去喊你外公回來。”老太太說完,把指了指茶幾和冰箱:“喝什么自己動手!”

  看她離開以后,吳燁推了推凌晨。

  “出了陰陽怪氣一點,這老太太也沒毛病啊!”吳燁說道。

  凌晨嘆氣。

  “不要言之過早,你才來幾分鐘?”凌晨回答:“過完這幾個小時,你回去再說吧!”

  吳燁:‘.....’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