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15 辣椒吃多了以后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0215辣椒吃多了以后萬字  丁鎮。

  靠著蜀州城市邊緣的小鎮,因為房租費便宜,不少打工人租房子在這里,上班雖然麻煩一點,但是能節省很多的成本,為數不多的工資,也能多吃幾次火鍋,多買幾個游戲皮膚。

  一輛寶馬車開到茶館門口的停車位上停下,穿著短褲,t恤的年輕人從車上下來,門口喝茶的大爺看著他英俊的臉,立刻冒出一個想法:不知道這哥小伙子有沒有對象?

  不過轉眼之間就把這個念頭打消了,從副駕駛下來的姑娘更晃眼,挽著男生的手臂,走到后備箱的位置,從里面拿了不少的東西。

  兩人從茶館旁邊的樓梯上到二樓。

  “這是老凌家親戚?”幾個大爺疑惑的面面相覷。

  其中一個大爺恍然大悟:“應該是孫女,昨天打麻將的時候接了個電話,說孫女要來看他們。”

  幾人菜反應過來,眉宇之間確實是有一兩分相似。

  “老凌家那小子,倒是經常回來,也沒見這姑娘回來幾次。”

  “得了吧,人家家大業大的,哪有那么多時間,老凌日子過的可夠幸福了。”

  “確實,一年收租金都夠旅游生活打麻將了,羨慕不來。”

  樓的吳燁和凌晨沒有聽到幾個大爺的討論,凌晨站在門口,敲了一下門,沒過幾秒鐘,門就被打開了。

  吳燁看到一個滿頭黑發的老太太把門推開,看到凌晨的時候,臉上立馬綻放了慈祥和藹的笑容,開心的表情顯而易見。

  看到老太太開門了,凌晨開心的喊了一聲奶奶,然后提著東西進屋,吳燁緊隨其后,在老太太的審視下,又去跑了第二趟,才把東西全部搬完。

  注意到樓下有幾個喝茶的老頭詫異的看了看他,眼里都是吃瓜異味,吳燁也只是看了一眼,就迅速抱著東西上樓了。

  椅子上,幾個老頭面面相覷,沒想到,居然買了這么多的禮物,拿了兩次才拿完。

  “真是好啊!”一個老人家感慨:“同年不同命,還是老凌兩口子日子過的舒坦。”

  “以前你可不是這樣說的。”

  “就你龜兒話多,你個寶器。”

  “你個日龍包!”

  說著說著,幾個人就開始吵起來了,你一句我一句的,開始互相噴口水,完全不似剛才和和氣氣的樣子。

  樓上的吳燁,把東西放在一邊,看著眼前精神奕奕的老頭兒,又看了看旁邊狀態健康的老太太,發現他們雖然年紀大了點,但是都是精神老人。

  他在觀察兩個老人家的時候,兩個老人家也在隱晦的觀察他,首先是精神面貌,及格,長相及格,體態坐姿及格,就是頭發稀了一點點,以后不知道會不會斜頂?

  算是個很英俊的小伙子,看表的話,就能發現條件挺好的,和凌晨坐在一起也有夫妻相,看著很登對。

  主要是凌晨,眼睛在他身上的時候,眼里都是滿滿的喜歡。

  身板也好,精神奕奕的凌晨爺爺看了看他,挑眉笑了笑,看這個外形來判斷的話,應該是。

  挺好的。

  多方面觀察以后,吳燁被看的有點不自在了,這個眼神,以前和自己爺爺去牛挑選種牛的時候,爺爺就是這個表情。

  吳燁感覺自己背后有點涼颼颼的,這是被看的清清白白了?沒想到第一課,居然是看外在,也不知道看去了多少?

  “小吳啊!”老爺子喊了一句,把茶杯遞給他:“來,喝茶!”

  忙不迭的微微站起來,伸手把茶杯接過來以后,吳燁立馬道謝,然后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老爺子很滿意這個細節,他覺得吳燁家里是懂規矩的,也教了他規矩,這一點很好,會教規矩的家庭,孩子一般家教都夠用。

  以前蜀州人十句話里九句話都帶著老子,現在年輕人都很多人不這樣了,雖然是口頭禪,也改了很多,這就是教育問題。

  “爺爺您喜歡喝茶。”吳燁看著不遠處的柜子,放著很多茶葉包裝:“您喜歡的話,回頭來的時候,給您再帶幾包茶葉過來。”

  這次喝的茶葉急速吳燁帶來的,凌晨爺爺很喜歡,說質量不錯,還謝了吳燁一下,早就問過凌晨,老爺子愛喝茶,吳燁才特意準備的好茶。

  不過現在看來,老爺子就是單純喜歡和習慣喝茶,并不講究什么名堂,吳燁反而覺得這樣挺好的,回歸本質。

  整套復雜的茶具,確實是沒有多大必要。

  老爺子家里的茶壺,倒是可以換個貴點的,起碼沒必要用掉瓷的搪瓷缸子,高低也得換個紫砂壺。

  “這都夠喝很久了,小吳你心意我領了,就不要花那么多錢了,年輕人賺錢也不容易。”

  “這幾年市場不好,生意不好做,能留點錢在手里,才是最重要的,我什么茶都能喝。”

  “再說了,你叔叔送的茶葉也不少,喝一年都喝不完。”

  老爺子拒絕了。

  在他看來,務實的東西更重要,這些貴的,國內的奢侈品,不光是不一樣的買得到,而且還貴的很。

  國內的奢侈品,是很多人都不具備購買資格的,真正的好東西,不光是有錢就行,還得有時間,等得起,其次才是錢夠不夠。

  “別給他拿了,拿回來也是其他人喝了,他搞不控制不住會炫耀。”老太太顯然很了解他,知道自己老伴最大的愛好就是吹牛比。

  不出意外,明天樓下的老人,就知道吳燁送的什么東西了,老太太都能猜到,他會怎么樣吹吳燁。

  討人嫌。

  吳燁倒不覺得炫耀怎么樣,老人家都喜歡炫耀自己的孫子孫女,從學習到工作,從對象到結婚,從孫子到孫子成績等等。

  以前吳燁也是老爺子吹牛的對象,其他的老頭總是羨慕他孫女,找了個好對象,其實吳燁都不知道自己被包裝成什么樣子了。

  “爺爺哪都好,就是改改吹牛的毛病就更好了。”凌晨看了看老爺子:“以前還說我進了少年班,遇到人就問我是不是真的,我當時都蒙了。”

  想到以前的老歷史,凌晨就咬牙切齒的,老爺子給她造成的尷尬,已經不是一件兩件了。

  偏偏老爺子就這個愛好,喜歡吹牛說大話,年前的時候就這樣,也不能指望老了他還能改掉。

  輕輕笑了笑的吳燁,被凌晨瞪了一下。

  “那不叫吹牛,那是正常聊天,語氣和修辭手法夸張了一點嘛!”老爺子嘴硬的很,根本不承認:“吹牛是說大話,對吧!小吳。”

  吳燁:“.....”

  不想發表任何言論的吳燁,默默的微笑點點頭,一副老爺子說的對嗎,只是修辭手法的問題。

  凌晨已經習慣了,老爺子從來不在公開場合承認自己吹牛,私底下也不承認,就是不認。

  “行了,不要逼良為娼,人家小吳第一次來。”老太太說道。

  吳燁:“.....”

  這個用詞啊,不是這樣子的啊!有些不太準確了奶奶,您可以換個形容詞,沒有那么嚴重的。

  心態很好的老人家,就是性格多少有點和年齡搭配不了,不是嚴絲合縫的,有點偏差。

  從剛才進屋,老太太的文化功底,吳燁就發現了,多少有點偏差,吳燁覺得是老年大學老師的問題,老太太還讀過老年大學,當時就為了多學點文化知識。

  “當自己家一樣,中午爺爺做飯,給你露一手。”老爺子習慣性的說道:“不是爺爺給你吹牛,爺爺的手藝,晨晨爸爸都趕不上。”

  吳燁:“.......”

  凌晨:“.......”

  但凡是聊天的時候,別人嘴里出現:不是我給你吹牛,我是說真的啊,你別不信!這種話一旦出現,多半是有問題,半真半假都是好的了。

  老爺子的廚藝,一般!

  老太太的廚藝倒是很好,家里都是老太太做飯,老爺子不是一般人,和大部分蜀州男人不一樣,家庭地位,懂?

  年輕的時候,能賺錢,直接搬到這邊來了,真是從老山區出來的,現在也是手握幾個門面的人。

  耳朵,硬的很,一點都不耙。

  這是凌晨說的情報,吳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吳燁這幾天見到的耙耳朵倒是不少,相處方式都是女人兇一些。

  “得了吧!你就安生點,小吳不知道,晨晨還不知道嗎?”老太太嘆氣。

  說真的,要不是不禮貌,吳燁就真笑了,但是想著不好,吳燁就沒有笑,免得老爺子生氣。

  一把年紀了,吹吹牛怎么了?

  “奶奶,還是不要讓爺爺做飯了,泡茶他在行,做飯齁咸。”凌晨是老爺子的拆臺小能手。

  老爺子吹胡子瞪眼的,白胡子都吹起來老高,教凌晨要誠實的還是他,結果凌晨就糾正他不要撒謊了。

  拿著煙盒,老爺子把一支華子遞給吳燁。

  吳燁搖搖頭:“爺爺,我不會抽煙,您自己抽吧!再說她也不讓我抽。”

  你才是我爺爺的孫子吧?我什么時候不讓你抽了?凌晨在心里瘋狂吐槽著,不過還是點點頭:“對的,吳燁不抽煙。”

  老爺子看了看他,然后默默的給了一個奇怪的眼神,似乎很惋惜,似乎是很可惜,似乎還有點遺憾。

  扇形圖眼神?

  理解不了他是什么意思,吳燁看了看凌晨,凌晨說道:“沒想到你也是個耙耳朵,惋惜呢!”

  吳燁:“......”

  老爺子:“.......”

  凌晨猜的一點都沒有錯,老爺子就是這個意思,不過凌晨讀出來了,吳燁沒有讀出來。

  凌晨很了解自己爺爺,一直站在大老爺們的鄙視鏈的頂端,俯瞰那些他覺得的耙耳朵。

  其實他自己也沒有真好到哪里去,也就站起來了幾年而已,引以為豪的幾年,給了他一生的自豪感和鄙視習慣。

  很扯澹,但是就是這么回事。

  “我爺爺就那么幾件自豪的事情......”

  “咳咳,小吳,來喝茶!”老爺子把凌晨的話打斷,指了指廚房:“你去幫你奶奶做飯吧!”

  要是凌晨是個男娃,他的掃帚都以后打斷幾十把了。

  可惜是個孫女,只能忍著不生氣了,所以他都不會想著凌晨很久沒有來之類的,也沒有希望凌晨隔三差五來,畢竟太氣人了。

  “這個點就做飯?才十點嘛!”凌晨看了看手機:“還早的很。”

  他們早上吃完早餐以后才過來,過來都已經馬上十點了,路上太堵車了,剛好遇到上班高峰期。

  這邊的午飯,一般都是下午兩點左右吃的,老爺子,明顯就是想把她支開,很顯然不喜歡凌晨老是拆臺。

  爺爺不要面子的嗎?

  “去幫你奶奶打下手。”老爺子回答。

  廚房里,傳來老太太的聲音:“不要喊她來搗亂,來幫倒忙嘜!你是個豬腦殼嗦?”

  凌晨:“......”

  老爺子:“.....”

  請你對我尊重一點哈!

  老爺子嘆嘆氣,看了看裝作什么都沒有聽到的吳燁,笑了笑,繼續和吳燁吹牛......哦,應該是繼續喝茶聊天。

  其實這挺有意思的,老爺子是個有趣的人,雖熱他并不強硬,讓吳燁有些遺憾沒有見到真漢子。

  不過吳燁也知道,蜀州的男人只是讓著老婆,其實都不是怕,至今還可以看到的烈士陵園足以說明一切。

  “走,爺爺帶你去樓下逛逛。”老爺子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馬褂,穿著布鞋帶著吳燁下樓。

  “這幾個門面,其實也是我們家的,不過都租出去了。”老爺子指了指茶館:“去茶館坐會兒。”

  蜀州的茶館不少,輻射到周邊也很多,不少老人就喜歡三三兩兩的坐在茶館聊天,打打麻將,能找到很多朋友。

  娛樂休閑的地方,總是能很容易找到同類人,忽略保健功能不計,能找到麻友也是一個便捷的事情,而且喝茶花不了多少錢。

  “老凌,來坐會兒!”剛到就有人和老爺子打招呼,空了個位置出來,讓他坐下。

  都是老熟人,老爺子也不客氣,坐在椅子上,給吳燁指了個位置:“我未來孫女婿,吳燁,叫他小吳就行。”

  吳燁沒想到老爺子會這樣介紹他。

  “不吹牛啊,小伙子一表人才,英俊瀟灑,附件可沒有那家孩子這么乖!看著沒,和明星似的。”老爺子指了指他。

  吳燁:“.....”

  倒是其他的幾個老人家沒有尷尬,而是哈哈笑,笑的吳燁都擔心嵴梁骨能不能受得了。

  “小吳啊,我們沒笑你啊,就是你爺爺,這個鎮就他最會吹牛。”一個老爺子還解釋了一下。

  吳燁不知道說什么,尷尬的一匹。

  吹牛必備的臉皮厚,老爺子似乎拿捏了,根本不感覺不好意思,反而倒了茶,侃侃而談:“這難道不是實話?”

  大家哈哈哈笑。

  老頭樂!

  男人的快樂很簡單,不管是三歲還是七十歲,都一樣的簡單。

  牽著寵物狗,穿著短裙的年輕女孩子從旁邊路過的時候,他們還會整齊劃一的看一下,然后互相吐槽對方老不修。

  最后又默契的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大家互相的默契保密。吳燁都忍不住笑了,真是一群很有意思的老頭兒。

  小鎮的日子很單調,有一群人陪著才不會感覺到無聊。

  一直在樓下待了三個小時多,凌晨喊吃飯的時候,吳燁才個和老爺子一起回去樓上吃飯,他還邀請了幾個老朋友。

  就是那種生拉硬拽的邀請,不過大家都沒有去,一個個都找了拙劣的,聽著就像是現編的理由,紛紛拒絕了老爺子的邀請。

  最后老爺子沒辦法,只好和吳燁一起回去。

  吳燁很疑惑,為什么這么熱情都不去吃飯,難道真的這么難請?他們年輕人的話,好像都是問一句,來也是一句,不來也是一句。

  老爺子那種請人吃飯的方式很熱情的,反正吳燁是沒有遇到過這種被人拉著去家里吃飯的情況。

  走嘛,去吃點!

  哎幼,不去了,我們家的飯菜都好了。

  那就留著晚上吃嘛!

  不行啊!媳婦兒都喊了,你也知道我們家那個母老虎。

  遺憾!

  下次去吃!

  就這樣,還是請不到人,真的很奇特了,反正真實情況比這個還要復雜,起碼重復好幾次,還是話不一樣的情況下。

  回到家遺憾,吳燁看著桌子上的六菜一湯,特別是看著辣椒碎,吳燁有些牙疼,這個菜,看情況就知道多辣了。

  “小吳,來,坐下吃飯,晨晨說你喜歡吃辣椒,就多放了一點,你試試看,不夠的話,我再放點。”奶奶認真的說道。

  一臉的生怕吳燁覺得不夠辣,還準備了多余的辣椒在旁邊放著,不夠就可以隨時放。

  吳燁:“.......”

  奶奶,您老人家為什么就這么相信她?

  看著凌晨笑的忍不住彎腰,吳燁只好默默的點點頭,臉上帶著勉為其難的笑容:“奶奶,您真好,我特喜歡吃辣!”

  “噗嗤....哎幼,有點嗆著了。”凌晨笑出聲來。

  辣椒剛才她試了一下,不是很辣的,就是吳燁為難的欲哭無淚的樣子,凌晨看著實在是忍不住笑。

  要上刀山下火海的表情,視死如歸一樣,吃個辣而已,哪有那么嚴重?吳燁雖然沒有培養出來吃辣的能力,但是抗性已經有了,起碼不會嘴巴腫。

  全靠凌宇這個老丈人和凌晨這個媳婦兒的培養,讓他有了一定的抗性,起碼以后不會擔心這自己出丑了,特別是在蜀州這里。

  等老人家開始動快子以后,吳燁才開始動快子,辣呼辣呼的,又香,又麻,又辣,一邊流汗水,一邊卻停不下來嘴巴。

  這種感覺簡直魔性,吃了三碗飯的吳燁,還感覺意猶未盡的,喝完一碗湯以后,又繼續吃了一碗飯。

  “奶奶的廚藝太好了,根本控制不住嘴巴!”吳燁擦了擦嘴以后贊揚了一句。

  就是辣了一點,吳燁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真的很好吃,都是家常菜,味道就是很魔性。

  “喜歡吃,晚上我再做。”老太太笑的很開心:“你爺爺只會嫌棄我做的東西難以下咽。”

  難以下咽?

  那他還吃了一碗多飯?老太太的成語總是不太準確,彈性太大了,夸張的很。

  不過晚上吃晚飯?吳燁看了看凌晨,凌晨微微點點頭,吳燁才點頭答應下來:“那就再麻煩奶奶做一頓飯!”

  “自己家,那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喜歡吃,我看著都高興。”老太太回答道。

  吳燁主動收拾起碗快,老太太攔都攔不住。

  “沒事,奶奶,這個我熟悉,平時在家都是我做!”吳燁遲疑的說道。

  什么鬼?

  大部分時間都是我洗碗快好嗎?你明明就只是做飯而已,還是嫌棄我做飯難吃才在家做飯。

  “那她呢?”老太太指了指凌晨。

  吳燁笑了笑:“洗潔精傷手啊!”

  他誹謗我,他誹謗我啊!

  看著虎視眈眈走過來的奶奶,凌晨準備往老爺子哪里剁一下,結果被老爺子逮住了。

  讓你拆我臺。

  耳朵被老太太揪著,凌晨大喊冤枉,他根本就沒有這樣偷懶,吳燁誣賴她,奶奶一點都不明察秋毫。

  “沒,奶奶,您別聽他扯謊,他騙人的,我洗碗的。”凌晨努力解釋:“奶,耳朵疼。”

  “你還知道耳朵疼,對象就是給你當牛做馬的?你找的長工呢?”老太太一頓教育。

  凌晨:“......”

  彎著腰的她,還能看到吳燁幸災樂禍的表情,凌晨決定了,一定要想辦法整回去才行,居然借刀殺人。

  “以后還懶不懶了?”老太太問道。

  凌晨揉了揉剛被松開的耳朵,點點頭表示自己不會再懶了,以后一定改。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要仗著是女娃,就什么都不做,什么都懶著,人家是養老婆,不是養豬。”

  凌晨:“......”

  我不是豬,我是老婆。

  呼吳燁很好,居然被他出其不意整了,凌晨尋思著,怎么樣才能整回去。

  “好好反思一下!”

  凌晨言不由衷:“再反思了!”

  廚房里,吳燁悄悄地笑了笑,憋著沒敢笑出來,老太太其實也就是做做樣子給吳燁看,但是吳燁的目的達到了。

  不管怎么樣,凌晨被揪耳朵了。

  其實吳燁說的真不是真話,凌晨在家的時候,還是很勤快的,平時都會幫著吳燁洗碗,做家務,只是做飯一直是吳燁在做,凌晨做的東西不敢吃,怕食物中毒了。

  啦啦啦啦!吳燁小聲的哼著歌曲,開心的把碗快洗干凈。

  客廳里的凌晨,則是坐在老爺子和老太太中間,老太太把瓜子放在她面前,指了指廚房:“想好了啊,乖孫!”

  凌晨點點頭。

  以前她就和老太太說過,她遇到要嫁的人,就帶回來老太太看看,讓她給自己把把關。

  現在吳燁就是那個人,她帶吳燁回來的目的,就是讓老太太和老爺子看看,也是告訴他們,自己想嫁人了。

  其實凌晨的表現就可以看出來,她在這里更活潑,無拘無束的樣子,很輕松,也很開心。

  以前就這樣,每次在老太太這里,凌晨就感覺特別的輕松,甚至比家里面更無拘無束一些。

  大概是因為爺爺奶奶什么都會容忍她,沒有老媽什么事都懟他那種情況發生,凌晨很喜歡這里。

  每年回來的時候,都會在爺爺奶奶這里住一段時間,然后才回家,除了這里,就只有和吳燁住的時候,有那種無拘無束的自在感覺。

  “我想好了,他很好,奶奶,您覺得怎么樣?”凌晨問道:“還有爺爺,決得怎么樣?”

  老太太想了想,沒有立刻回答,老爺子也沒有立刻回答。

  等了好一會兒,老太太問道:“離開他你習慣嗎?”

  凌晨搖搖頭,不習慣。

  “照顧你,他會不耐煩嗎?”老太太又問道。

  凌晨也是搖搖頭,吳燁沒有不耐煩過,細節都體現的出來。

  “他們家的家庭成員對你好嗎?”老太太繼續問。

  凌晨點點頭。

  “會支持你地愛好,工作嗎?”老太太再問。

  凌晨點頭。

  就這樣,老太太問了凌晨七八個問題,老爺子也問了七八個問題,兩人才互相看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那就嫁吧!”

  如果凌晨沒有說謊的話,在老太太和老爺子看來,那就是良配了,性格,習慣,家庭,經濟情況,包括其他的,都挺好的。

  找老公,不是只看一個方面,比如錢,那是功利,也不是只看性格,不看其他的,那是那是愚蠢,也不應該顧頭不顧尾,那是愚蠢。

  這輩子最大的一筆投資,雖然可以止損離婚,但是附加產物是丟不掉的,就像是一根鐵鏈一樣。

  有了孩子,孩子舍不得,再找一個,孩子眼里除了媽媽都是陌生人,跟著爸爸,或許除了媽媽全是親人,但是那種細膩的母愛,再也沒有了,后媽好不好還是回事,多好也不可能有親媽好。

  “您和爺爺沒反對意見就好。”凌晨笑著說道:“我們準備明年結婚了。”

  老太太揉了揉她的頭發,點點頭。

  “我們家晨晨長大了,也該結婚了,也該當媽媽了。”老太太有些感慨,又感覺欣慰。

  欣慰的是能看到她結婚生子,感慨的是時光如梭,白駒過隙。

  現在還能清楚的記得凌宇只有幾個月大的樣子,幾歲的樣子,十幾歲的樣子,談戀愛受委屈以后的樣子,對愛情堅定不移的樣子。

  后來,他們有了一個小家伙,就是凌晨。

  小小的,可愛的很,特別的喜人,那時候是她帶凌晨,每次都是她抱著,一抱就是一整天,白天不醒,晚上不睡。

  把她熬得廋了七八斤,至于她外婆,工作忙嘛!倒是凌晨外公經常來,總是說很多的抱歉,帶很多禮物。

愛閱書香  給的錢,老伴一分都沒有要,他那時候硬氣的很,手頭現金不夠,把最好的那個門面都賣了。

  后來,凌晨一天天的長大,慢慢就變成了凌宇帶她,嘴里常喊的奶奶也變成了爸爸,但是她都記得,哪怕是過去二十多年了,她還記得清清楚楚的。

  “挺好的,這是開心的事情,總要有個好人托付終身的。”老爺子看了看老伴:“你有時間就多教她點東西,傻丫頭什么也不懂。”

  老爺子不放心的,其實是擔心凌晨處不好和婆婆的關系,畢竟,嫁人了,就要考慮這些東西的,那是很上期的問題。

  老太太點點頭,看著吳燁從廚房出來,沒有多說什么,招呼吳燁坐下,把水果遞給他。

  “小吳,吃水果!”老太太笑著看著他。

  吳燁感覺有點奇怪,還是聽話的坐在椅子上,吃了個小橘子,然后看了看凌晨,凌晨沒有給什么眼神。

  老爺子抽著華子,煙霧被他吐出來,偶爾拿著茶杯喝一口茶。

  “小吳,你覺得男人最重要的品質是什么?”老爺子冷不丁的問了一句。

  措手不及的吳燁看了看他,才認真的想了想這個問題,男人最重要的品質是什么,好像很多都很重要。

  “責任感吧。”吳燁想了一下回答道:“爺爺,我覺得責任感是最重要的,責任感是約束,也是品德,還是承諾。”

  老爺子不露聲色,看了看他才問道:“你身上有么?”

  吳燁:“....”

  感覺就是一場臨時考試,吳燁倒不是覺得自己沒有責任感,責任感一直都是他堅守的東西,不是自我感動,而是真的覺得很重要。

  吳燁爺爺說過:

  男人沒有責任感,可以成為很多種人,唯獨成為不了好男人,因為沒有約束,沒有限制,沒有品德,更沒有言出必踐。

  但是具備責任感的人,往往能活成好老公,好對象,就是很累。

  “我覺得您應該問凌晨,這一點她最清楚。”吳燁回答道。

  “有!”凌晨給出標準答桉。

  吳燁笑了,老爺子拍了拍他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爺爺就希望你記住,今天她給我們的答桉,是不加思考的。”

  吳燁鄭重其事的點頭:“爺爺,我答應您,以后也會是一樣。”

  一直到吃了晚飯的時候,吳燁和凌晨才離開,二老在門口一直站到看不到他們的車,老太太才拉了一下老爺子。

  “沒來吧不想她,來了又舍不得。”老爺子嘆氣。

  雖然孫女總是拆臺,總是調皮搗蛋的,但是她在的時候,家里總是開心的,不會變的冷清,她走了,又得花一段時間來習慣,習慣沒有她笑聲的日子,開視頻電話,總是沒有見到真人那么踏實啊。

  “回家吧,外面風大。”老爺子拉著老太太回屋。

  他們的日子,自己覺得很是平澹,但是卻是很多人追求但是不可及的相濡以沫,也是年輕人最向往的愛情,長相廝守。

  這個愛情幾百塊錢的年代里,長相廝守,相濡以沫這種詞,甚至很多人懷疑是不是真的了。

  “你少抽點煙,嫌自己活得太久了是吧?”樓梯間傳來老太太的聲音。

  老爺子嘴硬的回答:“我辛苦一輩子了,抽抽煙怎么了?”

  “別怪我沒有提醒你,老子數一二三,一.....”

  老爺子氣急敗壞:“不抽就不抽,煩人!”

  聲音漸小,關門聲傳來。

  晚上。

  公路上,一輛寶馬行駛在路上,向著燈火輝煌的城市方向開去,混合在許多的車輛里,顯得那么普通。

  凌晨坐在副駕駛上,聽著車載音響里傳來的歌曲聲音,時不時的跟著音樂搖晃,明明就不去迪吧夜店,但是又酷愛聽這種重金屬音樂。

  情不自禁的搖晃了兩下,吳燁感覺這個音樂有毒,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你看一下導航,看看附近有沒有什么公共廁所,我感覺肚子有點不舒服,火辣辣的燒一樣,又想拉粑粑。”吳燁轉頭說道。

  凌晨:“......”

  這會兒你想拉粑粑?剛出發的時候為什么不想一下?不直接解決好?簡直搞笑。

  轉頭看了看車窗外,只能看到幾個小山包,建筑都沒有,這個路段是挨著森林公園的,算是保護區。其實有另一條路,不過吳燁顯然沒有往那邊走,而是相信了導航。

  “前面小路下去,找個小樹林解決唄,剛才你又不說,懶驢上磨屎尿多。”凌晨吐槽。

  “剛才也不知道啊,誰讓你和奶奶說我特別能吃辣的?晚上還是變態辣,我現在都怕自己便秘了。”吳燁回答。

  指著路,吳燁把車開到小路上,兩邊的茅草都上出來了,掛的車子兩邊響,找了個寬敞能倒車的地方,吳燁停好車。

  拿著紙,吳燁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凌晨:“好老婆,能不能陪我去一下!”

  “這不是疑問句?”凌晨無語的看了看他:“你不是吧,這么膽小?拉粑粑都要我陪你?你有沒有搞錯啊!”

  不要帶港氣說話啊!混蛋!

  “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我膽子小你又不是不知道。”吳燁木馬一個:“就在旁邊陪我就行,我看到兩個墳,馬德,好嚇人。”

  骨頭渣子都沒了,你怕個毛啊!

  實在是拿他沒辦法,凌晨只好下車,在吳燁選好的地方,兩三米的位置等他。

  吳燁窸窸窣窣的準備好,開始奮力,努力的聲音都傳到了凌晨的耳朵里。

  “嗯”

  “呼”

  “啊.....呼.....嘶,真辣窩草!”吳燁感慨。

  凌晨:“.......”

  你丫不尷尬,能不能考慮一下我尷不尷尬?我都恨不得離你遠一點,要不是吳燁真的膽子小,凌晨真的離他遠點,考慮到他怕,不然才不干這種保衛工作呢。

  馬德,大內總管也就這個排場了,如廁都要人看著點。

  “能不能不要發出聲音?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凌晨提醒他。

  “你以為我想啊,嘶,辣死花了。”吳燁齜牙咧嘴的回答,他何嘗不是頭一次經歷這種尷尬的事情。

  也好在不是剛和凌晨在一起,不然吳燁都不好意思讓她陪著,只能自己克服恐懼,克服膽子小的問題。

  在一起久了,就不存在這個問題了,有時候吳燁還在馬桶上玩手機,凌晨就進廁所刷牙了,根本不在意這些。

  久了,就好像什么都不那么害羞了。

  所謂的把愛情變成了情親,把女朋友變成了親人,就是熟悉感,越發多起來以后,畢竟,沒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你趕快!我和保安似的。”凌晨催了一下。、

  吳燁答應一聲,準備先解決半個問題,再回去解決其他半個問題,能堅持到到家就行了,想來應該不難。

  解決好問題,吳燁坐到了副駕駛上,菊勢嚴重的吳燁,不想開車了,感覺自己渾身不得勁兒,辣呼辣呼的。

  真是折磨。

  凌晨忍不住哈哈笑,開著車往回走,一邊開車,一邊還在嘲笑吳燁,她很能理解辣的笑的這個問題,畢竟有不少朋友都經歷過這種情況。

  不是什么嚴重的問題,難受是難免的,只要恢復一下就好了,今天是不要想好過了。

  凌晨笑著說道:“奶奶做的菜,好吃是好吃,但是代價也有!”

  嘆氣。

  吳燁坐在椅子上,喝了幾口礦泉水,然后才看著凌晨好奇的問道:“你都沒事?”

  點點頭,凌晨狂笑:“我早就習慣了,根本不怕!”

  羨慕本地人,都習慣了,幾個字就是巨大的差距,就像是鴻溝一樣,需要不斷的吃才行,還得夠辣。

  一直到家里,進屋就發現藍總裁和凌宇在坐著聊天,見到吳燁和凌晨回來,藍總裁還問了一下,東西給奶奶沒有。

  凌晨點頭說著給了,然后伸到口袋里的手停頓了一下,臉色一變,完犢子了!

  給忘了。

  “你不會告訴我,你帶去了,又給我帶回來了吧?”藍總裁站起來,看了看凌晨的口袋:“是不是拿回來了?”

  迫于無奈,凌晨點點頭。

  聊天聊得太開心了,就把禮物的事情給忘記了,回來都沒有想到,要不是藍總裁問了一句,她可能就帶著睡覺了。

  “確實是帶回來了,剛才就顧著說話,結果給忘記了。”凌晨感覺自己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這點小事情都辦不好。

  藍總裁看著盒子嘆氣。

  想了想,藍總裁回答道:“這個明天給你外婆,奶奶那一份,我回頭自己給她。”

  凌晨:“.......”

  還可以這樣?

章節報錯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