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08 買點床上用品【8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拖著行李站在凌晨旁邊,聽著凌晨在喊老漢,吳燁注意到旁邊的住戶在窗戶邊看著這邊,吳燁尷尬的轉身拍了拍凌晨。

  “你打電話吧!半個小區都聽到了。”吳燁建議道。

  剛說完,別墅大門就打開了,凌宇系著圍裙小跑出來,打開大門,他臉上還有面粉,手上也是,看著剛從廚房出來的樣子。

  “回來了啊!給我打個電話嘛!每次都是趴在墻頭喊!”笑容洋溢的凌宇假意責怪,然后才看了看吳燁:“家里坐,小吳。”

  凌晨則是挽著凌宇的胳膊,開心的蹦跶:“我還是覺得喊你要快點!”

  見到了,反而不感覺尷尬了,也不覺得緊張了,凌宇還是老樣子,胡茬也沒有打理,頭發也凌亂著,和動漫里的帥大叔似的。

  “叔,車要不要開進去?”

  “沒事,寬的,過得去就行,先放著,等會兒我來開!”凌宇回答了一句:“先進屋,休息會兒。”

  吳燁只號聽話的跟著進去。

  剛進屋,凌晨就把鞋子蹬掉,丟丟丟跳到沙發上,拿著水壺就開始倒水,還問吳燁喝不喝,吳燁尷尬的把行李箱放好,換好鞋子。

  凌宇看了看她:“哎。”

  網址p://m.63.

  “叔,我幫你弄吃的!”吳燁把袖子折起來。

  可惜凌宇沒有讓他表現,只是讓他坐著休息,拿了水果以后,就去廚房了。

  坐在沙發上,凌晨赤著腳,躺在沙發上,優哉游哉額翹著二郎腿,頭枕在吳燁大腿上,吃著吳燁投喂的水果。

  凌晨家的客廳,擺設有些簡單,沙發,茶幾,一個大電視,一個養著鯊魚的大魚缸,兩條不大的鯊魚來回游曳著。

  吳燁突然想到一句話:你要是敢對我閨女不好,勞資把你喂鯊魚。

  客廳顯得很大,飯廳也不在客廳里,廚房應該在后面,吳燁還尋思參觀一下,凌晨懶洋洋的躺著不起來。

  “起來,帶我參觀一下啊!”吳燁把一片蘋果丟在她嘴里:“不是說屋后面可以釣魚嗎?”

  凌晨搖搖頭:“不起,不起,躺會兒!以后就熟悉了,急個啥!我這里都沒你不知道的,房子有什么好看的。”

  嘆嘆氣,吳燁仰頭看了看二樓,剛好看到藍總裁,就在頭上站著。

  腦子里的小人,猛的拍了拍腦子,發出一聲清脆的,啪!

  芭比Q!

  感覺把凌晨提溜起來,吳燁尷尬的臉都紅了。

  凌晨還沒有意識到是什么情況,看著吳燁臉紅:“哈?你這是啥情況?臉都紅了,你尋思啥呢!”

  凌晨還打了他一下,有點撒嬌的說道:“討厭!”

  感覺頭上要下刀子了。

  “阿姨在樓上!”為了不讓她亂說話,吳燁只好提醒她一句。

  凌晨:?

  抬頭看去,什么都沒有看到,只是下一瞬間,藍總裁就從樓梯口現身了,凌晨擋著臉,對著吳燁呲牙咧嘴。

  然后又換了個怪怪的表情:“媽。”

  “嗯。”

  藍總裁答應一聲,在沙發上坐下來,看了看有點不知所措的慌亂還沒有平息下來的凌晨,又看了看臉紅都沒有消退的吳燁。

  吳燁尷尬極了。

  “我帶你參觀一下家里!”凌晨轉移話題。

  藍總裁看了看她:“休息休息吧,馬上吃飯了,早晚要熟悉的,沒事!”

  凌晨:“.......”

  果然,她都聽到了。

  就說這個距離一定是可以聽到的,吳燁才提醒她,怕她再說什么私密話出來,大家都尷尬。

  站起來一半的凌晨,只好坐下來,然后拿著遙控器打開電視,轉移一下注意力。

  吳燁則是和藍總裁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問的就是些小問題,不過好歹說著話,不至于會尷尬。

  大家默契的當無事發生。

  一直到凌宇喊吃飯,凌晨才站起來,往飯廳跑去,她都已經餓了,吳燁跟著丈母娘,才發現飯廳是單獨的一個位置,和客廳是隔離出來的。

  廚房就在飯廳隔壁,反而是吃飯的地方,變成了一個房間,有點包間的感覺。不過吳燁看這個情況,平時也不經常在這里吃飯。

  原本吳燁還準備幫忙端個菜什么的,凌宇把菜都端出來,就一個湯,放在中間,就可以坐著吃飯了。

  凌晨抱著電飯煲,看了看吳燁:“坐這里吧!”

  對于吳燁來說,這里很陌生,就和她去吳燁老家的時候是一樣的,吳燁也是事無巨細的和她說,給她講。

  吃什么,坐那里,水在哪里,廁所在哪里等等。

  而且凌晨還有吳太太可以關照她呢,吳燁就沒有這種待遇了,凌晨時不時的就提醒自己,要注意吳燁的情況。

  凌宇夫妻對他,沒有什么厭惡,也沒有特別的高興,就是正常的一種狀態,多少有一分不一樣,就這樣了。

  盛好飯,吳燁拿著筷子,看著一桌子菜,能看得出來,其中一部分都是不辣的,只有一部分是辣的。

  那種辣椒碎,三色的辣椒碎,看的吳燁頭皮發麻。

  “香!”凌晨把牛肉從辣椒堆里夾出來,然后一口吃掉:“你要不要試試,香的很。”

  吳燁試了一下,除了辣度過分,好吃確實是好吃,上頭的很。

  凌宇的廚藝一直都不差,比吳燁的廚藝好多了,就是做的好的菜都是本地菜,辣的有些過分。

  已經喝了三杯水的吳燁,開始轉頭吃不辣的,免得嘴巴又腫了。

  “吃飽了,我帶你出去轉轉。”凌晨說道。

  看了看點頭的凌宇,吳燁才答應下來,相處少了,還是不習慣,特別是在凌晨家里,感覺有些不自在。

  幫忙把碗筷收了以后,凌晨拉著他去小區逛一下,小區里真的有條河,應該是從外面引進來的,還有人在河邊釣魚。

  其實這種位置,這種小區都已經不需要去考慮綠化了,綠化必定是很好的。

  走到一處草坪的時候,凌晨才拉著吳燁坐在樹下的椅子上,看著不遠處的河面。

  “會不會感覺很無聊,本來有些朋友的,出國的出國,上班的上班,得晚上才能見得到,而且基本上不住這里,都是在外面住。”凌晨說道。

  她拉著吳燁的手,轉頭給他一個笑容。

  吳燁搖搖頭,沒有感覺到無聊,才剛來這邊,還覺得挺新鮮的,就是凌晨爸媽在的時候感覺不自在。

  其他的其實還好。

  “回頭問一下,那些還在這邊,到時候介紹一些朋友給你認識。”凌晨說道、

  其實她朋友也不多,關系好的沒有幾個,和她同齡的女生,有些都已經結婚了,沒有結婚的,不少人也在考慮結婚了。

  受這些因素影響,凌晨也覺得結婚挺好的,太晚了,生孩子都是高風險,早一點,沒有那么麻煩,也能保證孩子健康。

  “這邊房子是你小時候就買的?”吳燁問她,看房子的外觀,這個小區應該十年不到。

  搖搖頭,凌晨指了指旁邊的房子:“我都開始上初中了,最開始住在另一個區,當時我媽開始賺錢越來越厲害了,就買了這里。”

  “買的早,房子序號也高一點,這里一共八十多懂別墅,不過大家相處的普普通通,關系好的也就那么幾家而已。”

  “咯,以前那家的小孩,被我打過一頓,他媽特么潑辣,我還被罰站。”

  聽著凌晨講起以前的故事,吳燁時不時笑一笑,每個人的童年,都有各自的精彩,吳燁以為凌晨小時候是文靜的,顯然不是這樣。

  不只是不文靜,還很活潑。

  “其實小時候我還過得挺好的,長得好看,很多孩子愿意和我做朋友,零食沒缺過,學習成績也好,我是學霸!”凌晨忍不住笑起來。

  自稱學霸的凌晨,毫不臉紅。

  吳燁當初到魔都上學的時候,還習慣了好久,當時無比想念回農村,可惜吳太太不讓。

  “走,帶你去看看,干媽送你那套別說。”凌晨把他拉起來,往前面走去。

  干媽送的吳燁的別墅是66號,位置在中間部分,距離凌晨家七八百米,中間隔著房子綠化,還有各種彎道,在凌晨家那里,看不到。

  準備把這個房子當做秘密基地的吳燁,被凌晨拉著往前走,沿途還能看到很多被打理的很多的花園。

  這種帶著大花園的房子,合適種菜,那天不能出門的時候,起碼不用擔心沒有蔬菜吃。

  花園面積很大,吳燁發現,各式各樣的使用方式都有,有的養花,有的種菜,還有的種了水果。

  “前面就是了,應該有人經常打理,不知道能不能住!”凌晨指了指前面。

  把鑰匙拿出來,吳燁跟著她走進別墅,趴在墻頭看了一下,花園比較簡單,沒有別人家精心打理的花園看起來舒服。

  不過能看出來,有人在維護房子。

  拿著鑰匙打開大門,吳燁看著大大的院子,想把花園改成草皮,然后在圍墻邊緣種點蔬菜水果,沒事的時候,就可以踢踢球。

  “怎么樣,自己的地盤,是不是要輕松不少?”凌晨挽著他的手臂:“嘿嘿嘿,秘密基地。”

  吳燁把入戶門打開,一看就是房開配的門,不過質量還可以,畢竟這房子就不便宜,當時一部分買的應該也是精裝修。

  裝修確實一般,和凌晨家比起來,有種貨比貨要扔掉的感覺,并不是多豪華的裝修,看著就是一般貨色。

  不過,反正也不住人,只是交流感情的話,倒是沒有什么問題。

  “這房子一直都是空著的,以前我們經常想著,要是不住,給我們當個游樂場多好,結果最后落到你手里了,真是造化弄人。”凌晨打量著客廳。

  吳燁把鑰匙放在茶幾上,伸手摸了一下茶幾,沒有什么灰塵。

  把塑料紙揭開,蹦到沙發上,凌晨把手放在沙發靠椅上:“沒人說我什么了,就這點好!”

  和吳燁在一起,可以完全不需要考慮淑女,坐姿這些問題,這么舒適怎么來,自己男朋友什么都不會說。

  在家里都不行,藍總裁就看不慣她這個行為,一旦發現,就要批評,就要說她。

  “走,上樓去看看!”吳燁把她拉起來,踩著實木樓梯上樓。

  通風和采光都很好的房子,完全感覺不到光線不足,二樓是幾個房間,床都是空空蕩蕩的,除了家具,什么都沒有。

  在主臥的衣柜里,才看到了被子這些東西,不過也不敢用。三樓的格局,是主臥加上書房,還有兩個空房間,一個大陽臺。

  “這個位置,比我們家的位置還要好一些,后院也是挨著河,前面的花園面積要大一些,就是沒有裝修過,看起來不那么舒服。”凌晨說道。

  不是常住這里,吳燁現在也不準備裝修,以后的時候再考慮這個問題,起碼也是婚后了。現在過來,都是住在凌晨家里。

  陽臺上,還能看到對面的小孩,扒拉著陽臺門,好奇的看著他們。

  他媽媽已經喊了他好幾遍了。

  “勞資數到三,還不下來你莫說老娘打你,1.....”

  “來啊,兇啥子嘛!”小家伙趕緊下樓。

  吳燁發現這邊的老娘都很暴躁啊,動不動只給你一二三的機會,不珍惜就是一頓揍。

  倒是凌晨,想起來以前被藍總裁支配的恐懼了,那時候,她也是這樣,你回不回來,你吃不吃飯,你睡不睡覺,數到三,再不聽話就得挨揍。

  以后自己有兒子了,也得試試看,凌晨默默的想到。

  因材施教可能不容易,言傳身教很簡單,老媽怎么對自己,自己怎么對孩子,多簡單?

  “今天買點床上用品,到時候把家里布置一下。”凌晨上說道。

  吳燁點點頭。

  他大約是在開礦,礦坑已經越來越深了,而且還是月度制的工作,一個月只能休息一個星期,其他時間都要工作。

  “要不明天也行啊!不急這一時半會的。”吳燁說道:“今天去買,叔叔他們就知道了。”

  凌晨搖搖頭。

  “不會,膽子放大點,那那么容易知道!你直接和保潔公司說就行了。”凌晨挑眉。

  以前,吳燁總好奇,人家那些和吃了春y拌飯一樣的女朋友在哪里找的,還一度很好奇是不是真的。

  現在得到答案了,確實是真的,直接家也有個瘋狂進化的大姐姐。

  造孽啊!

  “你不是還沒有好嗎?”吳燁問道。

  凌晨笑了笑:“弟娃兒,最后一天了,珍惜你的假期,明天要上班了哦。”

  崗位在召喚。

  現在凌晨進化越來越快了,吳燁倒不是怕,而是為未來擔憂,未來還長著呢,這樣涸澤而漁?

  難怪寧渠每次都嘆氣。

  “我們回來是辦正事的姐姐,不是為了換地方打架的,能不能想想,先把正事辦完再說?”吳燁很認真的和她說道。

  剛回來,吃完飯就考慮這個?飽暖就開始私營了嘛?

  比起來,還是未來更重要。

  有了為了,才能給打架提供一個穩定的環境和關系。

  “事情要辦,事情也要辦,你又不是沒有被蚊子咬過。”凌晨看著遠處的建筑說道:“房子都要維護呢,何況是人!懂不懂什么叫人之常情?”

  習慣是吳燁養出來的,胃口也是,供需也是。

  現在想撂挑子?開玩笑,什么事情回屋說,說清楚就可以出來了,說不清楚就好好反省。

  就像是訓馬,效果有了,但是最麻煩的事情,就是每天都得騎馬。

  伯樂不好當。

  “人之常情,這個常情彈性也太大了,別老想這些事情,先把正事辦完,什么都好說。”無額也只好答應一句:“事成之后,一百多斤就賣給你了!”

  給了他一個白眼,凌晨嘿嘿嘿笑。

  吳燁頭皮發麻。

  “改天去看看劉皇叔啊!”吳燁生硬的轉移話題。

  凌晨哈哈笑。

  “劉皇叔在隔壁,不在這里。”凌晨回答:“你可以看到魏文帝。”

  突然想到曹操不光是跑的快,取名字也很扯淡,孩子的名字都很一言難盡,特別是連在一起的時候。

  拿著手機,給家政公司打了個電話,問他們能不能準備要買的東西,在大媽奇怪的語氣里,吳燁掛了電話。

  大概,吳燁在她心里已經不是好人了,居然只買一個臥室的床上用品,這不是很奇怪嗎?

  “買是可以買,就是語氣怪怪的!”吳燁把手機揣好。

  凌晨忍不住笑:“在家要規矩點。”

  到底是誰不規矩?

  還在家要規矩點,很明顯,一直不規矩的都是凌晨,吳燁小心翼翼還來不及呢,怎么會不規矩。

  “你這是什么眼神?”

  “沒,回去了!”吳燁拉著她準備回家。

  凌晨家里。

  藍總裁看著面前的電腦屏幕,接過凌宇遞來的果汁。

  想了想,藍總裁把他拉住:“小吳晚上讓他睡三樓吧!”

  凌宇撓撓頭。

  “小吳還是很規矩的。”凌宇回答。

  藍總裁嘆氣。

  “我知道。”她喝了一口果汁說道:“你閨女沒那么規矩。”

  凌宇:“......”

  那要不讓他睡地下室?

  想了想,凌宇這句話還是沒有說出口,答應一聲以后,就去樓上收拾房間去了,吳燁他們回來的時候,凌宇剛好把房間收拾好。

  剛回到家,就看到一個阿姨進屋,問凌宇要不要打麻將,三缺一。

  被拒絕以后,出門就看到凌晨和吳燁進屋,卷發阿姨看看凌晨,又看看吳燁:“晨晨找男朋友了啊!”

  “牛阿姨!”凌晨喊了一聲,吳燁跟著喊了一句。

  “乖的很!有空去家里耍哈!”

  她也沒有多說,就搖曳著離開了,吳燁看到凌晨對著她背影吐舌頭,給她把臉擺正,免得被人家看到了。

  不過,看情況,凌晨確實是不太喜歡這個阿姨。

  “老是喊我爸打麻將,而且還喜歡占小便宜,其實她老公就是個大老板,不過好像外面有人了,以前經常吵架,現在她老公都不愛回來。”凌晨一邊走一邊說。

  這種情況,吳燁停過很多。

  大部分人,其實在一起都能過苦日子,反而不能一起過有錢以后的日子,因為亂花漸欲迷人眼,一不注意就走錯路了。

  賺錢到了一定時候,都繞不開一些東西,很多人就被這樣腐蝕掉了。比起家里的油膩老婆,外面那一只只喊老總的,確實是考驗人。

  男人有錢就變壞,不是全部,但是確實是一部分人。

  “少說人家壞話,別背后亂嚼舌根子。”剛進門,凌晨就被門口的凌宇說了:“都是鄰居,聽到了多尷尬?”

  那就是確有其事了?

  住著豪華大別墅,開車豪車,做著幾千塊,幾萬塊的美容,但是老公的心留不住,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悲哀。

  在吳燁這里,覺得有些悲哀。

  “坐會吧,要是無聊就去后院釣釣魚,或者劃船。”凌宇指了指后院。

  這邊每家每戶都會買個小船,沒事的時候可以劃船,雖然不能去大江里,這邊的河面也寬敞。

  凌晨拉著吳燁去樓上,說帶他參觀一下自己的房間。

  小時候吧,凌晨帶朋友去房間,凌宇就沒有擔心過,現在.....趕緊去切盤子水果送上去。

  看著凌宇去切水果,藍總裁看了看二樓,又繼續盯著電腦,二十多歲過幾年三十了,管那么多干啥?

  多累啊!

  她是懶得管,再說也不是前幾年,前幾年是該管,現在不討人嫌了。

  凌晨房間里。

  吳燁看著有些機械朋克風格的房間,很是詫異的看了看凌晨,這種風格,一般都是男生才喜歡一些吧?

  那些機械裝飾,吳燁倒是很喜歡,只是沒想到凌晨會喜歡這種風格。

  “這是幾年前的布置了,后面就懶得改了,那時候特別迷戀賽博朋克。”凌晨指了指海報,地毯也是機械風格。

  特別是這個床,感覺就是機械床一樣,設計的讓吳燁覺得自己孤陋寡聞,還是一次見到這種床。

  房間很大,旁邊另一個房間和這個房間是鏈接起來的,那邊是書房,衣帽間,廁所,這邊就是個臥室。

  門就在墻角,推開就可以去隔壁,不過關上的時候,就和墻壁融為一體了。

  還整的和機關似的。

  不過房間真大,有錢人家的房間,都趕上普通人家一套房子的面積了。

  豪橫啊!

  吳燁看到了奇奇怪怪的彩色石頭,還有隕石,化石,還有奇奇怪怪的海洋動物標本,以及迷你的劍齒虎,猛犸象。

  絕了!

  愛好挺廣泛的啊!還喜歡史前動物,吳燁萬萬沒想到,她會喜歡這些東西。

  書架上的書,都是一些關于動物研究的,還有地理介紹的書籍,以及一些天體的科普書籍。

  “這邊就是十八歲以后,到大學以前的東西。”凌晨指了指柜子:“那時候總喜歡去戶外,其實也是以前看書看多了,產生的好奇。”

  另一個柜子,吳燁看到了很多植物標本,還有染血的箭頭,以及各種照片,有大小貓,老虎,還有熊。

  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比如藥材什么的。

  拉過一個凳子,凌晨把相冊拿出來,遞給吳燁,坐在凳子上,吳燁沒有打開相冊,而是問道:“有沒有你小時候的照片?”

  點點頭,凌晨笑著敲了敲他。

  “有可能你閨女長得和你一樣,不像莪也說不定!”凌晨能猜到吳燁想說什么話。

  無非就是想看看,自己小時候的樣子,有可能女兒和自己一樣,長相差不多,不過正常來說,大部分人都是結合父母的長相,而不是單獨像誰。

  只有少部分人才是這樣的,特別像媽媽,或者特別像爸爸。

  剛準備翻開照片,敲門聲就響起來了,吳燁悄悄的笑了笑,如果猜的不錯的話,是老丈人吧?

  這是什么意思?不放心自己?

  這些規矩,吳燁還是知道的,他們還沒有結婚呢。

  他們老家,如果是去朋友家,哪怕是夫妻,也要分開睡的,情侶更不用說了,一般都是女生挨著女生休息。

  這是規矩。

  這里也是一樣,吳燁來之前,吳太太還和他說過很多規矩,這只是其中之一。

  打開門,是端著果盤的凌宇,凌晨忍不住笑。

  凌宇尷尬的撓撓頭:“吃點水果,天氣熱,記得開頭,冰箱里有冰好的果汁。”

  “您可放一百個心,又不是小孩子了!”凌晨接過果盤:“看照片呢,總不能讓人家一直坐在沙發上!”

  反而是小孩子才讓人放心。

  凌宇看了看吳燁,吳燁給他一個笑容,凌宇勉強的笑了笑,和凌晨說了幾句才下樓。

  坐回椅子上,凌晨把果盤放在桌子上:“不放心你!”

  吳燁:“.....”

  老丈人這就是想多了,不是應該不放心他,而是應該不放心凌晨,吳燁很守規矩,破壞規矩的是凌晨。

  不過吳燁發現,回來以后,凌晨膽子更大了,難道說自己的地盤,所以她不怕?

  吳燁叉了一個哈密瓜,然后翻開相冊第一頁,背景是病房,相片寫著:女兒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

  病床上,還年輕的藍總裁,顏值并不比凌晨遜色太多,凌晨是99分的話,藍總裁是95分,起碼二十多年前的藍總裁,看起來秒殺現在的明星。

  臉色有些蒼白的藍總裁,正看著懷里的嬰兒露出笑容,拿著洋溢著母愛的笑容,絢爛的如同太陽。

  哪怕是虛弱,都擋不住。

  凌晨還皺巴巴的樣子,并不是多好看,眼睛緊閉,和大部分嬰兒一樣。

  “很新奇!”吳燁說道:“以后我也要給孩子做一個這種相冊。”

  從小記錄著孩子長大的過程,真的是一個很有意思的過程,吳燁很佩服凌宇,他給吳燁打開個樣。

  翻開第二張照片,是凌宇抱著凌晨拍的。

  都能看出來,他抱著還是嬰兒的凌晨的時候,顯得小心翼翼的,生怕傷到凌晨了一樣,但是臉上的笑容,一點都不比病床上的藍總裁少。

  顯得風華正茂的凌宇,顏值不輸小香礁的明顯,那種二十多年前的裝扮,看著很有年代感。

  還有一家三口的照片,一直到凌晨睜眼以后,大眼睛特別亮,和藍總裁一樣的大眼睛,看著很是靈氣。

  一個很可愛的女寶寶。

  翻著翻著,吳燁看到了凌晨開始爬,開始走,開始能自己跑,逐漸變成了一個可愛到爆炸的小姑娘。

  看過不少萌寶的吳燁,對比了一下,還是覺得凌晨小時候更好看,更可愛。

  “真乖!你小時候真可愛。”吳燁看著相片說道。

  凌晨也是這樣覺得,她小時候真是人見人愛的那種孩子,看著就討人喜歡。

  而且再大一點的時候,就開始越長越漂亮了,根本控制不住,顏值越來越高,初中的時候就已經尤為明顯了。

  學校公認的校花。

  吳燁已經看到了,凌晨十多歲的時候,和白蓮花一般,穿著一身白裙子,長頭發,五官精致,氣質恬靜。

  看不出來這樣子的凌晨,初中還會打架?澀會啊晨姐!

  “那時候開始,就會收到很多情書了!不過我腦子里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所以吃的可以吃,情書.....給老師了!”凌晨尷尬的說道。

  現在想起來,其實做的有點不地道了,被喊到升旗臺念檢討的那些同學,也是因為她,不過后來很少有人頭鐵給他送情書。

  吳燁豎起大拇指:“你可以的!”

  都能想象到后果了。

  繼續往后翻,吳燁看到了很多凌晨的生活照片,還有拿獎的照片,練習樂器的照片,以及過生日被糊臉的照片。

  都有凌宇,注意到這個,吳燁沉默了一下。

  富養,其實不是說錢,而是沒有缺席。

  凌晨的人生,凌宇從不曾缺席,藍總裁一起拍的照片就少了很多,而且最開始的那種母愛洋溢的笑容變得越發嚴肅了。

  “我以后,就努力做一個叔叔這種爸爸。”吳燁說道:“能陪伴整個童年,不給孩子留下遺憾。”

  凌晨一愣,然后才點點頭,看了看果盤,看完照片以后,她就拉著吳燁下樓了。

  “晚上我們做飯吧!”凌晨說道。

  吳燁笑著答應。

  人總是很容易忘記那些潛藏在記憶里的閃光點,但是一旦想起來,肯定很閃耀,也很刻骨銘心。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