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14 安排孩子明年見面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魔都市里。

  洛白家樓下的菜市場里,拎著七八個塑料袋的洛白,感覺手疼的不行,換了一只手以后,繼續跟著白菜,白菜正看著五花八門的蔬菜,考慮著晚上再做個什么菜比較好。

  回頭看了看正齜牙咧嘴的男朋友,白菜把菜全部接到自己的手里:“你想不想喝甲魚肉湯?”

  “我倒是可以喝,你信不信你明天起不來?”洛白回答了一句:“再說了,叔叔好像也不合適吃這種大補的東西,能理解吧!”

  白菜:“......”

  那還是算了。

  花了不少時間,買好菜以后,白菜提著大部分,洛白提著少部分蔬菜,往小區走去。

  看著旁邊有車路過的時候,白菜總會露出一絲絲笑意,看的洛白頭皮發麻。

  白菜已經考了科目二了。

  過了!

  “最近看了好多車了,感覺還是小巧一些的那種合適我。”白菜挽著他的手指了指路邊的一輛甲殼蟲:“我想買這個!”

  網址p://m.63.

  她覺得這個車車很可愛,再涂成紅色的就更好了,車燈和大眼睛似的,可以加個眼睫毛,很奈斯。

  洛白指了指隔壁的寶馬迷你:“為什么不喜歡這甲殼蟲?這個迷你貴一些,開著更舒服。”

  搖搖頭,白菜還是堅定不移的選擇甲殼蟲。

  她又不懂車,也不考慮油耗的問題,只是考慮手動還是自動,這個她都會啊!

  看了看迷你,白菜更加堅定買甲殼蟲的決定了:“你看,對比起來,它這么丑,完全沒有這個甲殼蟲可愛。”

  只選自己喜歡的,不選男朋友喜歡的。

  她都已經決定好了,洛白只好點點頭,表示等她拿了駕駛證以后,陪她去買車。

  “到時候我帶你去兜風!”白菜開心的暢想著。

  洛白仿佛看到了自己在車里倒懸打電話求救的畫面,白菜則是在旁邊神志不清的,腦門頂著一個大包,車外面,被撞的車主還在大喊,他們全責啊,他們是全責啊!

  這特么....誰不怕?

  “要不我們先生個娃?”洛白笑著說到:“你起碼給我們家留個后啊!別直接整團滅了。”

  白菜:“.......”

  根本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好吧,還團滅,她開車很穩的,而且很是小心翼翼的,只要不是對方開車有問題,她必定不可能出車禍的,如果是,一定是對方的責任。

  “算了,到時候整個大一點的實習標志。”洛白已經想好了,回頭在車后面貼一個大大的實習標志,很大很大的那種,顯眼一些的,免得人家看不見標志,不知道她是實習的。

  這都不知道躲遠一點的話,那應該就是腦子有問題了,畢竟一看就知道是女司機,很明顯了。

  “不相信我,以后不帶你。”白菜哼了一聲。

  洛白也學著白菜的樣子哼了一聲,逗得白菜哈哈哈笑,她的小情緒,一直都是來的快,去的也快,就像是開心不倒翁,核心的點一直是開心。

  總有那么多事情,是她覺得很幸福的,洛白逗很驚訝,一些事情其實很小很小的,總覺得白菜有過濾不開心的能力。

  “好開心啊!”白菜踩著洛白的影子。

  洛白:“......”

  開心點好,洛白把她手上的菜接過來一部分,然后在她臉上啄了一下,大庭廣眾之下,白菜臉都紅了,迅速變的紅彤彤的臉,看著特別的有意思。

  她一直都比較害羞,習武之人的不拘小節,在感情上完全沒有體現過。

  和白菜在一起的好處,大概是別人問你瞅啥的時候,你可以很囂張的回一句瞅你咋地!嗯,根本不怕。

  “煩死了你。”白菜拍了他一下,可能是沒有收住力氣,洛白齜牙咧嘴的,疼的很,看著又很歉意:“是不是拍疼了!我看看!”

  搖搖頭,洛白拉著她的手:“不疼,遇到你以后,生活一直是甜的,沒疼過,也沒有苦過。”

  聽得害羞,他總是又那么多情話。就好像說不完一樣,偶爾總能來一句甜的全身通透的情話。

  以前覺得花言巧語肯定很虛偽,現在才發現花言巧語很好聽。哎,自己就是這樣膚淺的女人,就喜歡聽著這種花言巧語。

  “油嘴滑舌的。”白菜笑著說道。

  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洛白笑了一下:“你還不知道嗎?最清楚的就是你了,油不油?”

  白菜:“......”

  討厭啦!

  誰知道啊!問就是不知道,反正知道也是不知道。

  “確實是有點油了!”洛白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ILOUEYOU!”

  啊啊啊!

  白菜快步離開他,又控制住他前面幾步路的距離,洛白加快幾步,就追上她了,牽著她的手。

  “桃子和爸晚上過來,我們先回家把菜收拾一下。”白菜說道:“前面買點水果,家里還有酒么?”

  “有,買了機箱白酒放在家里的,老丈人愛喝,就提前準備了一些,免得他來沒酒喝。”洛白點點頭,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就是桃子,她晚上住不住家里?你提前安排一下,把房間收拾出來。”

  老丈人是值班,年輕人都不愿意國慶節上班,都出去玩去了,哪怕是三倍工資也就只能留住白菜爸爸這種中年人。

  他得晚上下班了才能過來,桃子也是,店里事情多,下班了才能過來,桃子也在大唐飯店工作,踏踏實實的,已經做到小組長的職位了,一個月能拿到八九千的工資,好的時候一萬左右,平時就是調休才找一下白菜。

  踏踏實實的努力著,今年準備沖刺一下,看能不能升職加薪,作為有夢想,還踏實肯干的桃子,她已經把格局打開了,和白菜說,準備干幾年就在縣城買房子了。

  白菜沒敢打擊她,也沒有說自己準備買房子在魔都,桃子很努力了,她都看在眼里,洛白提議和吳燁說一下,白菜沒有同意,遇到了不公平的話倒是可以,現在不用這樣。

  桃子沒想過這樣做,白菜不能自作主張。

  回到家以后,白菜把房間收拾出來,然后又開始收拾菜,洛白把酒拿著口袋裝好,這是準備明天給老丈人的,一瓶一千多,貴的洛白沒敢買,怕他不要,這已經是極限了。

  “給爸拿兩瓶好吧?多了不太好,要喝我們再給他送去,或者喊他過來。”洛白提議道。

  給他他肯定要分享的,多了就不好了。

  朋友的朋,是兩串錢,一樣多,不一樣多就是明了,不是朋,他難得和那些大叔處的好,洛白覺得這樣挺好的。

  偶爾喝一次,大家只會增進感情,經常喝,就得被疏遠了。

  白菜把土豆絲裝到盆里,加了水泡著:“這些事情你做決定就行了,你自己和爸說,錢我回頭給你。”

  洛白:“......”

  什么都好,就是這些事情分的太清楚了,感覺很不得勁兒。分的太清楚了,洛白感覺自己就像是個外人一樣。

  白菜的想法卻恰恰相反,覺得不能占洛白便宜,她是女朋友,還不是妻子,結婚以后不一樣,結婚之前要分清楚。

  爸媽自己孝順就行了,洛白現在沒有什么義務和責任,以后不一樣,她是獨生子女,洛白得幫忙管。

  “說了給爸媽買的東西我出錢,你不用管,那我也沒有給叔叔阿姨買什么,你要這樣的話,那我回頭給叔叔阿姨買個禮物。”白菜看他苦著臉,就知道他又是因為這個事情不高興。

  洛白嘆氣。

  “你怎么就這么固執呢?錢也是,還有借有還的,東西也不讓我給他們買,買點東西怎么了?又沒有花多少錢,這是我心意啊!”洛白趴在大理石隔斷上:“看著我,你在逃避什么?”

  白菜:“.....”

  沒有逃避什么,就是咄咄逼人有點刺眼,換換眼睛而已。

  她在圍裙上擦了擦手,看著洛白說道:“心意他們都知道啊!我都說是你準備的東西了,我爸每次都不好意思。”

  洛白戳了一下她腦門:“但是那是你非要給我錢,就不是我買的了,是你買的,不一樣的。”

  白菜:??

  哪里不一樣了,她無法理解男人這個邏輯,這難道不是兩全其美的辦法嗎?還不一樣,心意是洛白的,錢是白菜出的,洛白哄好了老丈人,白菜心安理得,挺好的。

  這是白菜的邏輯。

  洛白看她呆呆的裝傻,轉頭繼續收拾酒和香煙,每次都這樣,下次自己送,不讓她知道。

  準備好煙酒茶,洛白在廚房邊上陪著她,看著白菜鹵豬腳,看著色澤,讓他很有食欲。

  “給你來一塊,蘸著辣椒水吃,更香。”白菜把一塊小的夾起來放在盤子里,她又被蘸水遞給他,這種吃法不會太膩。

  看著洛白的吃相,白菜忍不住笑起來,腦子里想到一個畫面,以后孩子和他坐在廚房外的吧臺前,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做飯,一個喊著媽媽我餓了,一個喊著老婆我餓了。

  吃完飯以后,洛白陪著孩子玩,或許是給孩子輔導功課,孩子則是說著天真的話語,她在廚房聽得一清二楚。

  這樣的場景,應該是很幸福的吧?

  兩只手撐著臉頰,白菜看著洛白,又開始發呆了。

  洛白:“......”

  又在想啥呢?眼里都是流淌出來的幸福感,快把他淹沒了。

  “還有嗎?再來一塊,這個鹵豬腳真好吃。”洛白伸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白菜才回過神,立馬給他夾了一塊豬蹄。

  “剛想到以后,你旁邊坐著個孩子,和你一樣眼巴巴的看著鍋里,感覺很溫馨。”白菜把鹵肉撈到另一個鍋里,把牛肉和豬耳朵單獨拿出來切好,這是準備的下酒菜。

  聽著白菜這個話,洛白筷子一頓,情不自禁就笑出來了,他對這個場景也很向往,如果未來是這樣的,他也挺向往的,和北側在一起,洛白一直覺得心里挺安穩的,就是感覺自己找到歸宿了。

  可以扎根。

  “莪可以犧牲一下,安排你兒子明年八月份和你見面,怎么樣?”洛白笑嘻嘻的說道:“不用感謝我,都是我應該做的。”

  白菜:‘......’

  她是白菜,但是不是白癡,結婚以后可以安排,現在不行,結婚以后安排的是幸運,現在安排的是不幸。

  如果是意外的話,那是沒辦法,洛白對意外的預防能力很好,基本上不可能出現意外。

  “你給爸發個消息,看他出發沒有,我的電話問一下桃子什么時候到。”白菜轉移話題,不和他聊這些,拿著手機的電話去了。

  天剛黑的時候,桃子從出租車下車,看著眼前的高檔小區,有些膽怯,似乎發現這種情況,她立馬調整了一下。

  應該怎么樣明明沒來過這種高檔小區,但是又能裝作好像經常來的樣子呢?桃子拿著手機發消息。

  等了好一會兒,洛白在門邊喊了她一聲,桃子就知道,表姐已經和洛白住在一起了,所以并不突然,白菜和她在一起的時候,也會聊洛白,每次白菜都是眉飛色舞的,滿眼都是洛白。

  “洛哥!”桃子喊了一聲:“洛哥,麻煩你跑一趟了。”

  搖搖頭,洛白讓她別客氣。

  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桃子了,洛白發現她變化很大,發型也好,衣服也好,都和最開始見面的那個小土妞不一樣了,氣質變化是最大的,這很明顯就能看出來。

  變化真大。

  桃子一直在他身邊跟著洛白,發現他表情豐富多彩的,桃子識趣的沒有打擾他,洛白回過神:“桃子你這變化太大了,還我差點沒有認得出來。”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似的。

  “洛哥你說笑了,我還是一樣的,沒有什么變化。”桃子回答道。

  比起以前,洛白總算是發現桃子多了什么了,就是自信,比以前唯唯諾諾的樣子自信多了,現在周路的體態也特別好,昂首挺胸的,氣質就出來了。

  一般,人只要不是萬彎腰駝背,只要不是唯唯諾諾,看起來都會有自己的精氣神,桃子就是這樣,把一身氣質升華了。

  “挺好的,看樣子你過得挺好的,在店里有人欺負你就和哥說,我把吳燁的辦公室給他砸了。”洛白玩笑道。

  雖然不太可能給吳燁把辦公室砸了,但是他和吳燁的關系,起碼不會讓小姨子受氣,沒人敢欺負她就夠了。

  桃子給他一個微笑:“洛哥,謝謝你。”

  看著小區的綠化和外觀,桃子則是在想,自己的格局是不是還能大一點,起碼也買個省城的房子?

  魔都的房子是沒機會了,但是省城的房子還是有機會的,努不努力的話,起碼可以看到希望。

  以后表姐回家,也有個地方落腳。

  跟著洛白上樓,桃子才發現自己雖然高估了好幾次,但是還是低估了這個未來姐夫的情況了。

  換鞋子的時候,桃子還是打定主意,以后自己單獨喊表姐出去玩好了,這邊有些格格不入的。

  這已經不是格局的問題了,有些東西生來沒有,以后也不會有了。

  表姐.....算了,擔心這些干嘛?

  “桃子,來幫我切一下菜!”剛換好鞋子,白菜就把她拉走了,還是和以前一樣。

  桃子反而松了一口氣,不是喊她坐在沙發上,把她當個大客人似的。

  “咦,你切的這個菜,刀工還是一樣差。”桃子拿過圍裙,接過菜刀就開始切菜了:“舞刀弄槍你倒是行,姐,我發現你就是用不好菜刀。”

  白菜:“.....”

  拍了她一下,白菜讓她趕緊動手,本來讓她早點來的,結果來的時候都已經時間不早了。

  洛白在沙發上,看著白菜哈哈笑的樣子,又看了看和受氣包一樣,完全放松的桃子,洛白默默的喝了一口茶。

  還是白菜有辦法。

  朋友啊,還是得大家都差不多,不能差太多了,不然總會有影響的,哪怕是感情好呢,也是一樣的。

  洛白想著,要不要買個三室一廳算了,起碼不會顯得這么大,這個房子還是太大了點,買個小點的,以后賣給白菜?

  窩草!

  這個辦法可以啊!反正白菜以后還要買房子,錢就在自己一家人手里流轉就行了,都不用給人家。

  洛白拿著手機,給吳燁發消息,記得吳燁有一個房產公司,剛好找人問一下,也沒有合適的房源。

  不過吳燁沒有回信息,洛白只好自己先找起來,一直到老丈人的電話,說道小區門口了,進不來,被門口的同行攔住了。

  這個同行就很.....哎!

  “我去接一下叔叔,你們先做著啊!”洛白在門口說了一句,拿著卡就離開了。

  樓下。

  白菜爸爸在保安亭和幾個保安聊天,洛白到了的時候,發了一圈煙,才帶著他離開。

  幾個大叔看著他的背影,多少有些羨慕在眼里,同行混出來的不在少數,他們的日子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

  “叔,您這交朋友的能力真不錯,以后再來,他們都不會攔您了。”洛白夸獎了一句:“您在單位那邊也是這么吃得開?”

  白菜爸爸笑了下笑:“沒有那么夸張,大家都挺友好的,年輕人也好說話。”

  他確實和大家相處的很好,吃飯去不了都會給他帶,煙酒也沒見吝嗇,不過他自己也舍得,而且加班多。

  不過工作其實很輕松,比起干工地的時候,輕松了不知道多少,就在屋子里看著監控,偶爾值班在停車場崗亭坐一下,一個月還能拿不少錢。

  住的地方也不擁擠,大家相處的也很好。他還挺喜歡這個單位的,偶爾碰到老板,她還關系一下情況,說不習慣就換個崗位。

  可不敢麻煩人家了,當時給他安排這個工作,他都很感謝了,不想讓白菜再欠人情。

  “叔,等會兒帶兩瓶酒回去喝,其他的都在家里,要喝的時候隨時回來喝就行。”洛白說道:“我們也沒有人喜歡喝酒,白菜特意給您準備的。”

  “她說是你準備的。”白菜爸爸說道:“小洛,不用買那么貴的東西,叔不是那種貪圖享樂的人。”

  “那也不是,您辛苦這么多年,就不能享受享受?”洛白回答道:“您就這個愛好了,家里也不缺買酒的錢。”

  白菜爸爸拍了拍他肩膀,洛白的心意他是知道的,就是感覺這樣不好,他們沒有占便宜的想法。

  洛白的想法是,占便宜了,得補償一下白菜爸爸,白菜是個好媳婦兒。

  兩人的想法其實也是天差地別,洛白想著心意要到,白菜爸爸覺得心意他知道了就行。

  “叔,晚上我陪您喝點,反正明天是晚班,晚上就在家里睡!”洛白自告奮勇,其實他也喝不了多少酒,就是陪陪白菜爸爸。

  想了想,白菜爸爸答應下來。

  到了家里,白菜和桃子已經把菜都放到餐桌上了。

  “姑父。”桃子喊了一聲。

  “哎,桃兒,這小妮,變化真大,姑父都差點沒有認出來。”白菜爸爸一眼就看出來桃子的巨大變化。

  大城市還是鍛煉人,這才來半年時間不到,就已經有了這么大的變化了,人也開朗自信了。

  其實他沒有注意,變化最大的,最厲害的,最迅速的,還是白菜,白菜從月入五千到月入五十萬,只用了幾個月,到現在一個月一百多萬。

從賺錢,到想著在魔都買房子,也就是幾個月的時間,就把想法轉變過來了,從頭到腳,白菜的變化天翻地覆  “我就說變化很大,看著和兩個人似的。”洛白把酒打開倒好。

  “自信了很多。”白菜總結。

  蜀州。

  凌晨家里,吳燁和凌晨在收拾東西,準備明天去看一下凌晨的爺爺奶奶,回來的時候計劃好的,要去看一下老人,然后再待幾天就回去了。

  今天出去買了不少禮物,加上凌宇準備的一些禮品,就算是準備齊了,吳燁把東西放到后備箱里。

  凌宇拿著電話,在和凌晨爺爺的電話,提前通知他們一下,免得去撲了個空,他們不一定在家,多數時候吃飯的時候才回家,平時不是在跳廣場舞,就是在打麻將,下象棋。

  屬于是靠著城市的邊緣,類似小鎮一樣的地方,平時也沒什么事,消磨時間就是最大的事情。

  “晚上回來么?”凌宇問道。

  點點頭凌晨回答道:“晚上回來,不在那邊留宿了,我提前的電話給您!”

  回來還要去看她外公外婆,也要耽擱一天時間,這就是兩天了,國慶節就只有五天了,還過去了三天,距離回去的日子都不遠了。

  “那行,我提前準備好吃的,到時候回家就能吃晚飯。”凌宇說道:“做你們最喜歡的肘子和紅燒肉。”

  吳燁:“.....”

  凌晨:“.....”

  No,不要啊!

  吃蔬菜就行了,不吃肉了。

  在家這幾天,凌宇變著花樣的給他們做好吃的,吳燁和凌晨因為缺乏運動,都已經胖了一兩斤了。

  每逢佳節胖三斤,實在是老丈人做的肘子和紅燒肉太香了,炒的回鍋肉也好吃,凌晨控制不住嘴,吳燁也是控制不住,何況老丈人也不讓甜他少吃,每次都是多吃點,再多吃點。

  這樣下去可怎么得了。

  提前就打電話讓菜市場把他要的菜給預留下來,一桌子菜,肉比菜多,總是說他們太瘦了,得補補才行,活生生被凌宇喂胖了不少。

  “您多做點蔬菜吧,最近打嗝都是肉味,牛肉,羊肉,豬肉,雞鴨魚,還有海鮮,全身肉。”凌晨嘆氣:“蔬菜就好了。”

  回去就得跑步減肥了,不然肚子都要多一層脂肪了,又不過冬,留著脂肪干什么?

  “蔬菜也沒什么營養....好吧!”看著凌晨的表情,凌宇答應下來:“那我多做個芙蓉蛋,光吃蔬菜也不行,弄個羊肉串吧!”

  家里的廚具很齊全,做菜,做小吃都也可以,早餐就是包好的抄手,或者小面,中午看情況,不在家就能免掉,晚上就跑不掉,必須得吃。

  吳燁都去廚房拿黃瓜啃了,凌宇說喜歡就晚上涼拌,他是吳燁他們喜歡吃什么,他就做什么,然后才是自由發揮。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那天被丈母娘發現以后,吳燁發現家里的氣氛變化的有些大,凌宇對他也更好了。

  當然,以前也好,就是沒有這么好過,讓吳燁有些受寵若驚,這種變化吳燁都能立刻感覺到,可想而知,多劇烈。

  也不知道凌晨和藍總裁說了什么,反正她的態度也變了,變化有些大,讓吳燁感受了一把丈母娘看女婿的感覺。

  凌晨也不說,就只是告訴他,和自己老媽聊了幾句,沒有多說什么,讓吳燁不要大驚小怪的,吳燁根本不相信,怎么可能就聊了幾句,變化卻那么大!那幾句話得有多大的含金量?

  回到客廳,藍總裁把一個盒子遞給凌晨:“這個給你奶奶,我給她買的禮物,最近工作多,過段時間再去看他們。”

  凌晨接過來,打開盒子看了看,才放到一邊,明天早上再拿著一起出發。

  “小燁是第一次去,你照顧著他點。”藍總裁還交代了一句:“他不熟悉路,別老讓他開車。”

  凌晨:“......”

  感覺她才像帶女朋友的回家的男生似的,明明吳燁才是男生,開車都要她來,還特意交代一下。

  自從聊過以后,藍總裁對吳燁的關心都多了,就像是自己家的孩子,凌晨才是那個外人一樣。

  吳燁受寵若驚也不奇怪,比較一下,前后差距還是有點大,前面是百分之四十的話,后面就是百分之七十。

  “沒事的阿姨,凌晨給我指路就行,她不愛開車,我開也是一樣的。”吳燁幫著凌晨說了一句。

  藍總裁點點頭,她沒有再多說,凌宇把果汁放在茶幾上,給他們一個人準備了一杯,他就沒閑著多久,不是做這個就是做那個。

  吳燁偶爾還幫忙,不過他沒讓吳燁多干什么,態度變化也有,不過沒有那么大。

  “再過幾天就要回去了,提前把機票定好,免得到時候訂不到機票。”藍總裁說了一句。

  拿著手機,吳燁看了看機票,這幾天都賣漲價了,迅速看了一眼,吳燁看了看凌晨:“八號的吧?”

  “行!八號回去!”把節假日待完,八號回去以后,又要開始投入緊張的工作了,在休息,肯定休息不了這么久。

  把機票定好,頭等艙漲價不多,吳燁直接買了兩張頭等艙的機票,時間定在了中午,免得早上趕時間去機場。

  就要回去了,凌宇有點舍不得,來都還沒有待幾天時間呢,一轉眼都快回去了,時間過得真快。

  想到凌晨他們都要回去了,凌宇的失落感就越發多了起來。

  “我們過年也要回來的嘛!又不是去了魔都就不回來了,反正飛機才幾個小時,您要是無聊,就去看我。”凌晨說道。

  對于這種建議,藍總裁不認可。

  老公去魔都了,她吃什么?其他的菜她可不覺得有凌宇做的好吃,二十多年,早就習慣了這個味道。

  她一貫不在外面吃飯,因為外面的飯菜不合胃口,吳燁做的菜她都是簡單嘗幾口,還是更愿意吃凌宇做的東西,不只是習慣而已。

  “可以啊!”凌宇回答。

  “不可以,他們過年就回來了,你去添麻煩干什么?”藍總裁不同意這個提議:“家里也離不開人。”

  已經很委婉了,家里離不開人,就是她自己離不開人而已,只是沒有說出來是她自己。

  不過凌晨沒有聽出來,聽到這個話,就想到了吳燁奶奶的情況:“家里也沒有什么牲口,怎么會離不開人?”

  藍總裁:“......”

  一點眼力見都沒有,看到吳燁拉了凌晨一下,藍總裁還是覺得吳燁要聰明些,凌晨傻乎乎的。

  意識到問題,凌晨尷尬的笑了笑。

  “爸,家里確實是離不開人,您還是等我回來吧,我們過年之前就回來,初幾才離開,得待半個月呢。”凌晨立刻補充了一句。

  老爹不在家,老媽吃飯都是問題,剛才還沒想到,想到了就不能喊他過去魔都了,免得藍總裁給她穿小鞋。

  “看我干啥子?又不是因為我!”藍總裁注意到凌宇的眼神,立刻瞪了他一眼,凌宇默默地不說話。

  嘴硬。

  吳燁憋著沒敢笑,沒想到離不開老丈人的居然是丈母娘。

  凌晨忍不住笑了一下,被瞪了一眼就要乖起來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