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10 晚上也打幾把...麻將【8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中午的時候。

  隔壁鄰居家里。

  凌宇拿著一個盒子進門,幾個阿姨早就坐在麻將桌上等他了,凌宇把盒子放下,然后笑容滿面的看了看她們。

  這些都是長期麻友,又是一個小區的,大家關系還不錯。

  “今天用我這副牌吧!”凌宇拍了拍盒子:“剛到手,讓你門上手試試看,注意點別給我碰壞了啊!”

  點上煙的卷發阿姨,伸著脖子看了看他手邊的盒子:“我看看你這是什么寶貝!”

  說著就伸手準備打開盒子看看是什么牌。

  另一個穿著旗袍的嫻熟阿姨忍不住笑:“凌哥,給王姐看看你寶貝!”

  說完就忍不住笑起來。

  中年人,葷素不忌的,什么玩笑都敢開,也是話都敢回答,大家都不當回事,特別是本地人,本來就愛開玩笑,年輕人還愛惡搞。

  “我怕王姐拿不住!”凌宇回答了一句,把盒子打開,是排列的整整齊齊的,多少有點泛黃的麻將牌,看了看旗袍阿姨:“和黃妹子你一個色兒!”

  收獲了一個大白眼。

  “確實拿不住,得他們家藍總才能拿的住,藍總手小。”卷發的王阿姨拿了一張牌,看了看沒有說話的金發碧眼外國阿姨:“露絲,對吧?”

  “勞資不曉得,凌哥謹慎的很,耙耳朵。”一口地道的本地話,大家見怪不怪了,雖然是外國人,但是在這里生活里二十年了,可惜老公沒了。

  穿著旗袍的阿姨哈哈笑:“老凌確實是耙耳朵,露絲晚上喊他幫忙通下水道他都不去,換成我是個男的,我肯定幫忙!”

  玩笑歸玩笑,有些事情不能當真的,就算是真的,也得當成假的才行,凌宇只打牌聊天,不過線。

  別說通下水道,幫忙開卡車都不行。

  這種忙,越幫越忙。

  “這是老牌哦,咦,龜兒還是象牙的稀罕貨,老凌哪里搞來的?”王阿姨捋了一下自己的卷發,很好奇的問道。

  她這么一說,其他人也拿著牌認真的看了一下。

  材質還真不一樣。

  “我也好奇。”黃阿姨說道:“這種東西現在很少,我一直想整一套都沒有遇到。”

  她們是富太太,時間多,大部分時間就是喜歡打麻將消磨時間,輸贏沒關系,就是圖個樂。

  一般都會準備一副好牌,平時好朋友來的時候打。

  “就是牌而已,牌就是拿來玩的,管它是什么牙呢,試試看用起來順手不順手。”凌宇把牌倒出來,開始原始的手搓麻將。

  露絲一邊搓牌,一邊看了看他:“順手的,大小剛好合適,凌哥這個牌挺好用的。”

  感覺這話很奇怪。

  外國人就是這樣,學了國內的文化以后,都變得內涵了不少,潛移默化的改變著思維方式,還有交流方式。

  已經長時間的生活在這個城市,這么多年,要是是什么都不形會,才是不在正常。

  “好用就多打幾把!”凌宇脫口而出,說完才發現這個歧義有些大了,補充了一句:“我是說牌哈!你們笑啥子?”

  黃阿姨和王阿姨更忍不住笑意了,喜歡就多打幾把。

  露絲也笑了笑,大氣的回答了一句:“行,既然凌哥你都這樣說了,那我晚上也打幾把!”

  我說的是牌,不要曲解意思。

  開玩笑這個事情,男人真不一定就比女上厲害,特別是中年阿姨,她們根本什么都不怕,一旦毫無顧忌,說什么都不破防。

  凌宇和她們熟悉,早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一心碼牌,根本不參與這個話題深聊,她們也就逐漸安靜下來。

  碼好牌,黃阿姨拿著骰子擲出去:“凌哥羞澀,不要講啦,好好打牌。”

  “別說,這個材質真不錯,難怪那么多人當裝飾品。”王阿姨回說道:“真的,給我也整一副嘛!那點搞的?”

  凌宇搖搖頭。

  他可做不到,這是吳燁給的,他也不知道吳燁在哪里弄的,總不可能去問吳燁還有沒有。

  吳燁也不愛打牌,怎么可能還有,這個禮物,應該是他好不容易挑選到的。

  “拍賣場可能有,你問問朋友不就知道了!”露絲回答了一句:“凌哥這個肯定是人家送的。”

  一邊打牌,一邊把話題引開,露絲收獲了一個凌宇的感謝笑容。

  其實小區的太太,沒有一個不羨慕藍總裁的,凌宇這個老公,其實在小區很出名,特別是照顧老婆這一塊,簡直是沒得說。

  他們夫妻感情也好,就沒聽到過他們吵架,每次買菜的時候,以前接送孩子的時候,開家長會的時候,都是他去。

  以前或許還有人覺得他是吃軟飯,后來就漸漸的不這樣覺得了,反而有些羨慕藍總裁,有這么個好老公。

  畢竟有錢人的齷齪多,感情在金錢的洗刷下,保質期不是那么好,因為好男人不多,凌宇顯得特別耀眼。

  大部分貌合神離的太太,都覺得藍總裁運氣好,是真正嫁給了愛情的那種人,至于打麻將,那不是愛好嗎?

  而且他雖然開玩笑,但是什么事情都有分寸。

  “凌哥,你閨女是不是回來了?聽牛家那個說,帶男朋友回來了?”王阿姨把煙丟給凌宇一致,自己點上煙。

  還是聽朋友說的,凌晨帶男朋友回來了,一個帥氣清秀的小帥哥,看著文質彬彬的,長得很好看。

  凌宇點點頭:“晨晨都二十多了,也該談對象了,那個孩子人挺好的,性格脾氣也好,那邊家里對晨晨也很好。”

  把牌打出去,凌宇笑著回答了幾句。

  好奇心被勾起來的阿姨們,一邊打牌,一邊就開始聊凌晨對象的事情。

  “那孩子家里做什么的?”黃阿姨嘆氣:“我們家志超沒機會了,我還說回頭問你一下來著,這就有對象了。”

  她家孩子就在市里上班,也是家里的公司,還準備和凌宇說一下,看能不能給凌晨介紹一下呢,結果來晚了。

  花盆都被人端走了,更何況花呢!看這樣子,凌宇還很喜歡那個小伙子,沒機會了。

  “我們家本來就提倡自由戀愛,只要對方家里人對晨晨好就行了,而且那孩子條件也不錯,主要是人挺好的。”凌宇說道。

  吳燁自己也不是不能賺錢,就是沒有凌晨賺錢那么厲害而已,比起他,已經好了太多,起碼吳燁還是有事業的,他可是什么都沒有。

  這樣的情況,凌宇感覺也挺好的,以后家里的公司都交給凌晨,那是一個難以逾越的巨無霸。

  做餐飲能做出幾千億的,寥寥無幾。

  起碼凌晨不會被欺負,只要管住她不欺負吳燁就行了。

  “愛情不要和錢掛鉤,凌哥家缺的不是錢,而是一個好女婿。”露絲一邊摸牌一邊說道:“錢夠用就行了,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她沒有這些太太的那種衡量對比,骨子里還是覺得感情是最重要的,這也是外國大部分人的想法。

  感情是放在第一位的,其他的才是物質,更多的注重感情和精神生活。

  她當年也是為了愛情,義無反顧的嫁到國內,結果老公出意外了,已經很多年了,沒有人了,很多東西就慢慢淡了。

  “我也這樣覺得,感情好就行,畢竟他們的人生還長。”凌宇胡牌:“感情才是未來基礎。”

  他是個浪漫主義的人,想法也很貼近年輕人,不是平賤夫妻的情況下,談感情有什么問題?完全沒有問題。

  有錢人談感情,有感情談錢。

  吳燁他們是前一種情況,不是后一種情況,如果吳燁是個窮小子的話,他雖然不會給五百萬讓他離開凌晨,但是考驗肯定更多。

  “那這次是來征求意見來了?這是要考慮結婚了?”黃阿姨問道。

  凌宇笑著點點頭。

  該考慮結婚的事情了,吳燁這次來,就是為了得到一個答案的,他們起碼不反對,那就是吳燁要的答案。

  然后就是談一談定婚的事情了,這個事情他和老吳談就行了,結婚的事情征求一下吳燁他們的意見就行了。

  說著容易,做的事情也很多,做起來并不簡單。

  “偶買噶,晨晨都要嫁人啊!”露絲說道:“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才十幾歲,轉眼都要結婚了!”

  還記得那時候,凌晨是個很秀氣漂亮的小姑娘,看到她的時候,露絲就覺得很喜歡。

  “歲月不饒人。”王阿姨感慨。

  一轉眼,孩子都是大人了,他們也老了,風華正茂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些時候記憶甚至都有些模糊。

  幾人聊著天,打著牌,話題漸漸的說到孩子的事情上,話題多了起來,畢竟聊孩子,有著太多的話題。

  最近的就是催婚,就像是幾個阿姨,都是有孩子的,孩子這個年紀,就很合適她們催婚,一個月催幾次,起碼讓他們知道急迫感。

  雖然明知道不會成功,但是萬一呢。

  “我們家那個逆子,還沒有對象呢!”黃阿姨說道:“下班了也不知道出去玩,就回家搗鼓電腦。”

  “我們家那個逆子還不是一樣的,每次問對象,他就裝死,根本不回答。”王阿姨嘆氣:“操碎了心。”

  “我們家的,還不是一樣。”凌宇順著回答。

  幾人給他一個白眼、

  往市區的路上。

  開著寶馬車的凌晨,帶著吳燁,準備去市區逛一下,吳燁以前來,都已經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有些地方,吳燁還有印象,但是大部分地方都感覺陌生,沒有一點熟悉感。

  不過熱鬧,是真的熱鬧。

  “等會兒我給爸打個電話,我們晚點回去,到時候帶你看一下夜景。”凌晨說道。

  吳燁點頭答應。

  現在才中午點,出去其實也玩不了多少時間,趕路就要花不少時間了,動不動就是幾個小時沒了。

  凌晨和吳燁的第一個目的地是過江纜車,準備去坐兩圈,整個來回。

  到了位置的時候,吳燁才發現整個景點的入口還挺偏僻,而且沒有多少人,不過因為面積不是很大,買票也不是很復雜。

  買好票以后,吳燁和凌晨站在吊纜車上,往江那邊飄過去,就像是透明電梯一樣,從江面上漂過,吳燁看著腳下的船,拿著手機拍了幾張照片。

  “這邊沒有什么好玩的東西,我們再坐回去,去其他的景點玩。”凌晨安排著。

  吳燁不熟悉,都聽她的,凌晨說哪里好耍,吳燁就和她去哪里,晚上的時候,兩人才回到江邊。

  看著絢麗的樓房,吳燁拿著手,咔咔拍照片。

  暖黃色的燈光里,還能看到不少的招牌,被凌晨拉著,吳燁背著新買的書包,兩人去買門票。

  就像是小市場一樣,一層一層的,吳燁饒有興致的逛著,遇到喜歡的小玩意兒就會談個價格買下來。

  一直到很晚,吳燁才和凌晨開著車往回走,凌晨還頗為遺憾的說道:‘就顧著帶著你玩了,都忘記了最重要的事情了,火鍋還沒吃呢!”

  實名制的火鍋,還是算了,回魔都再說,在這邊總感覺做賊心虛。

  想了想,吳燁承諾道:“回去再說,到時候回去莪給你補上,你說個數,成交!”

  凌晨這才眼前一亮。

  這樣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商量啊!

  “我考慮考慮!”凌晨說道。

  吳燁聳聳肩,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

  汽車剎在停止線前面,凌晨一臉紅彤彤的看著他:“成交!”

  夜色漸晚。

  凌晨家的別墅里。

  凌宇看著電視,轉頭看了看一臉平淡的藍總裁:“他們還沒回來呢!要不要打個電話的問一下?”

  看著像是在詢問藍總裁意見其實就是自己的想法,不過藍總裁沒有點頭,這個話已經問了好幾遍了。

  她也回答了幾遍了。

  凌宇有時候,有點婆媽,性格就是這樣,其實他們換個性格,就剛好是很和諧的,就是換不了,偶爾有些怪異。

  “你想打就打嘛!問好幾遍了!小吳還能把她買了不是?”藍總裁無語:“你擔心啥?”

  也不是擔心啥,就感覺不放心,多少有點不放心,就是這樣。

  “以后人家才是兩口子。”藍總裁強調了一下:“不要把她大當成十多歲的時候,他都已經二十多歲了。”

  關心可以,沒必要過度的擔心,做父母是做減法,逐漸的放手,逐漸的邁步離開,也是逐漸的漸行漸遠。

  藍總裁根本不考慮這些,她覺得凌晨可以自己做決定,可以自己做判斷,就是見他不回來,明天回來說車沒油了,藍總裁都相信。

  不會去關注是吳燁沒有油了,還是車沒有油了,二十多歲了,有什么可以說的?

  “你看,你自己都找不到可以反駁的話了!就證明我說的是對的。”藍總裁回答了一句。

  欺人太甚。

  他最終還是沒有沒有生氣,太過于擅長自己調節了,什么事情都能自己想通,這種性格很難生氣。

  上次吵架,都記不得是什么時候了,

  “看你的電視吧,跟你說不著!”凌宇拿著手機,想了想還是給凌晨發了個消息,問她什么時候回來。

  結果凌晨秒回,說他們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

  兩人在江邊的柵欄上,車子打著雙閃停在路邊的停車位里,坐在柵欄上,看和不遠處燈光絢麗的渡輪。

  魔都也有這個,吳燁還做過,看著有意思,坐著沒有意思。

  昨天就在家玩了一整天,今天出來玩了一整天,吳燁覺得自己就像是來度假的一樣,全程沒有辦什么事情,就顧著玩了。

  “叔叔發消息了?”吳燁叼著一根不知道什么草:“我就知道,一定是叔叔給你發消息,不會說阿姨給你發消息。”

  凌晨點點頭,轉頭看了看他:“不敢喊爹媽了?”

  吳燁:“.......”

  不當面的話還是敢的,就是當面的話不敢,口花花也要分場合,好不容易建立起來一個文質彬彬的印象,不能變成了沙雕女婿的印象,那太蠢了。

  搖搖頭,吳燁尬笑。

  凌晨靠著他的肩膀,兩人看著對面的燈光,這個城市的發展,就像是有些斷線一樣,把對面給落下了。

  這邊一片繁華,對面普普通通。

  “我問你個問題!”凌晨說道:“有沒有覺得我有什么缺點是你不喜歡的?”

  吳燁詫異的看了看她,不知道她為什么會問這個問題,吳燁想了想,好像沒有什么是自己不喜歡的。

  唯一不喜歡的,就是她穿短裙出門,這也不算是缺點。

  還有就是睡覺不規矩,早上起床賴床,不會做飯,這些好像都不是什么很大的缺點,都是可以接受的那種。

  “做飯吧!以后不要做飯了!”吳燁認真的回答。

  其他的,他真沒有什么事情是覺得凌晨需要改變的,就是這個,危及到生命安全的事情需要注意一下。

  其他的都很好了。

  臥槽,才發現自己女朋友在自己心里這么完美。

  噗嗤一下笑出來,凌晨拍了拍他,做不好飯,可能是遺傳,她沒什么辦法,就是沒想到吳燁覺得這個最重要。

  簡直了。

  “那我呢?你有沒有覺得,我需要改變某個習慣!”吳燁反問。

  同樣的問題,其實他也很感興趣。

  凌晨也認真的想了想,然后回答道:“到底吧!”

  吳燁:“.......”

  不是煽情局嗎?為什么變成了澀情局?好好的聊天怎么就變味了呢?

  正經的吳燁,看著越發不正經的凌晨,感覺自己的未來,有些不好預料,仿佛看到了未來九十斤的自己在和現在的自己招手。

  不寒而栗。

  吳燁突然很想老丈人,想回去和他聊聊天,下象棋下圍棋都可以。

  看了看車,吳燁說道:“走唄,回家唄,免得咱爸媽擔心!”

  給了吳燁一個白眼,凌晨把車鑰匙遞給他,讓他在開車,吳燁拉著她往前走去,逃過一劫。

  坐在副駕駛的凌晨,和凌宇發了幾條消息,然后就轉身看著吳燁,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要和他結婚了,最近吧,感覺吳燁越發迷人了。

  迷人的弟娃兒!

  吸溜。

  吳燁:“.......”

  感覺自己進了盤絲洞是怎么回事?不是說變化都應該是潛移默化嘛?你這突然之間就變化這么多是什么情況?多少給個準備時間啊!

  “口水擦一擦!你這個是什么情況?”吳燁把紙巾遞給他。

  凌晨搖搖頭。

  “最近,就感覺你特別好看,特別喜歡你,我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凌晨回答道:“可能是你太迷人了。”

  吳燁沉默了一下。

  “哈哈哈哈...是嗎?”有點踩不住油門了,瑪德,快飄起來了。

  這個女人為什么這么會說話?說話為什么這么好聽?

  真的的,整的人怪不好意思的。

  “我沒開玩笑,就是覺得你最近特別迷人,不只是是不是要結婚了原因。”凌晨嘆氣:“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原來是這樣,那也....情有可原哈!

  哎,收斂不住這該死的魅力,真的是很抱歉,讓你那么困擾。

  哈哈哈哈!

  根本控制不住笑容,吳燁笑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不要那么膚淺嗎!你要看內涵!不要只是注重外表。”

  凌晨眨眨眼睛:“那你倒是把內涵給我啊!你又不愿意。”

  喲呵,你將軍?

  整的吳燁不知道怎么說了,內涵的外在表現是米白色?

  “你要是結了婚以后,我都不敢想,你會變成什么樣。”吳燁嘆氣:“咱們能不能正常點?不要這么蠢蠢欲動的可不可以?”

  搖搖頭,凌晨眨眨眼睛,大眼睛布靈布靈的。

  開車到家的時候,吳燁總算是把懸著的心落下來了,看到凌宇的時候,吳燁感覺自己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樣。

  她一路上瘋狂撩吳燁啊!

  要不是吳燁道心堅定,要不是路上沒有停車的地方,要不是路上車多,吳燁感覺自己懸了。

  喪心病狂的!

  “叔!”吳燁笑著和他打招呼,笑的很燦爛。

  凌宇:??

  這是什么情況?這么開心?

  凌晨則是表情郁悶,勉強的喊了一句爸就進屋了,凌宇看了看吳燁,問道:“你們吃飯沒有?”

  吳燁點點頭。

  他們雖然沒有吃火鍋,但是吃了不少小吃和零食,一路吃著走,都吃飽了,這會兒完全吃不下什么東西。

  凌晨拿著一個香蕉在啃,注意到吳燁的目光,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眼神里透露著一些吳燁看得懂的信息:我現在火氣很大。

  惹不起,惹不起、

  吳燁轉頭和凌宇聊天,凌宇覺得今天的吳燁過于話多,昨天這個時候,吳燁可是問什么才說什么,偶爾說幾句話而已。

  今天完全不一樣,話特別多,凌宇都奇怪,他到底是怎么了?

  “小吳,吃點水果!”凌宇把果盤遞給他:“我去給你做杯果汁。”

  “我要冰的!”凌晨說道。

  說話就說話,看著我干什么?看著我也不能干什么,望梅止渴嗎?

  看著枯燥的電視劇,吳燁看著旁邊剛忙完的丈母娘,她把電腦收起來,看了看吳燁:“小燁,謝謝你啊!幫了阿姨個大忙。”

  改口了,吳燁內心一陣開心。

  “阿姨您太客氣了。”吳燁回答道。

  藍總裁并不是單純的客氣,吳燁確實是幫了她一個大忙,她得記這個好才行,雖然禮物是吳燁干媽挑的。

  意思藍總裁都知道,確實是幫了大忙。

  “這樣吧,下次我們去魔都的時候,幫我約一下你干媽出來吃個飯。”藍總裁說道。

  吳燁點點頭答應。

  這不是什么難事,藍總裁不通過他都能做到,讓他約,只是這樣更關系化一些,顯得大家不是外人。

  吳燁發現丈母娘對自己的態度有了一些新的變化,這種變化應該是好的,起碼笑的更多了。

  吳燁當然也是趁熱打鐵,聊天聊得更熟絡了。

  另一邊的凌晨,喝著果汁看著電視,是不是瞟一眼吳燁,他大概是忘記了,老婆都哄不好,還娶得到個鴨兒。

  小伙子,路走窄了。

  去睡覺之前,吳燁都還開心的不行,總算是看到肉眼看就的進度條了,搞定岳父岳母大人。

  “走,看星星!”凌晨帶著他去看星星。

  吳燁看了看窗外,已經變化很大的天氣,烏云密布,明顯是要下雨了,而且是大雨。

  看毛線星星啊!外面什么都沒有!除了大風。

  房間里。

  吳燁和她大眼瞪小眼,吳燁最終忍不住笑出來。

  “行了,早點睡覺吧,干瞪眼也沒什么用,在家確實是要規矩點才行。”吳燁說道。

  凌晨嘆氣。

  滾到被子上,滾了好幾圈,然后才撞了吳燁一下,又撞了她一下。

  吳燁:“.....”

  你這是穿了品如的衣服嗎?

  “不得勁兒!”凌晨掐了掐他的臉:“好煩啊!”

  吳燁哈哈笑。

  他不煩,覺得挺有意思的,以前都是他這樣,現在風水輪流轉了,總算是到了凌晨。

  砰砰砰!

  敲門聲響起來。

  一瞬間,凌晨正襟危坐。

  吳燁憋著笑,打開門,凌宇把手上的水壺遞給他:“晚上黑燈瞎火的,下樓喝水麻煩,放個水壺在房間里。”

  給吳燁水壺的時候,凌宇看了看他的衣服,整整齊齊的,又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凌晨,凌宇笑著把水壺給他。

  吳燁看破不說破,看了凌晨一眼:“時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不是說帶我去看熊貓嘛!”

  看熊貓其實今天已經看了,今天去的地方挺多的,包括看大小貓,吳燁也是第一次確定,熊貓的語言是蜀州話。

  凌晨喊它的時候,它看了凌晨一下,凌晨說它丑,它就生氣了。

  很可樂。

  “那就早點休息,被打擾人家小吳,玩一天人家也累!”凌宇說道。

  送走了瞪他的凌晨,吳燁關好門,把門反鎖,然后躺在被子上,拿著手機。

  樓下。

  凌晨也拿著手機,在自小群里發消息,一邊還在和張亞男聊天,她也是帶著蕭富貴回家了,情況還算好,就很多事情超出意料之外。

  潸潸,你覺得我現在這種情況,是什么回事?凌晨發消息。

  顏潸潸可能也不忙,回的也快就是高峰期唄,我也這樣,有一段時間這樣,過去就好了。

  凌晨:“......”

  上下班呢?還有高峰期?

  凌晨有點不理解這個意思,顏潸潸從專業角度出發,給她解釋了一下這個情況,并不會影響什么,除了男朋友。

  過了這個階段就好了,又會恢復平靜,然后就變成正常情況,顏潸潸一套一套的專業知識,凌晨才算是把事情搞清楚了。

  謝謝啊,那就好,我還以為是出了什么問題。凌晨發消息。

  顏潸潸發了個表情。

  行,那我先忙了!你早點休息。顏潸潸發了個消息就沒影子了。

  凌晨:“.......”

  猜都能猜到,顏潸潸去干啥去了,這個點還能忙什么?

  羨慕!哎!

  順便也結束了和張亞男的聊天,拿著手機,凌晨給吳燁開了個視頻,看著吳燁的笑容,凌晨小拳頭都差點捏出汗水。

  干啥啥不行,氣人第一名。

  “明天去帶你去爬山!”凌晨說道。

  吳燁沒有意見,不過他還是補充道:“我只能爬一座山,不能爬三座啊!”

  凌晨:“......”

  她是真的想去爬上,很久沒有去了,突然有這個想法,外地很多地方沒有山,只有山包,凌晨想帶吳燁去體驗一下。

  結果被吳燁這個話氣的夠嗆,她還不想上山以后下不了山呢。

  “你在想屁吃不是?”凌晨給他一個白眼:“就是爬山,不是野...野,反正就是爬山。”

  “野啥子?你說清楚啊!不要吞吞吐吐的。”

  “你下來,你看勞資能不能打死你個狗男人。”凌晨氣呼呼的。

  吳燁也不逗她了,說了兩句就把電話掛了,然后安靜的躺著休息。

  蜀州的另一個地方。

  一個鄉鎮。

  其中一家小樓里,張亞男看著迷迷糊糊的蕭富貴,忍不住拍了拍額頭,他又喝多了,這已經是第二次喝多了,直接就靠著自己老爹,還是靠著肩膀上,尷尬的她摳腳。

  哦,謝特。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