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13 等他問愿不愿意嫁給我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發現了沒有?”

  “應該是發現了,不過發現沒什么以后就什么都沒說。”

  “真尷尬!”

  “裝作不尷尬的樣子,就不會覺得尷尬了,尷尬不可怕,較真就尷尬。”

  “都是你的錯,害我累的不行,睡的死死的。”

  “你這尖酸刻薄的嘴臉,和你喊老公的時候可不一樣。”吳燁回答。

  凌晨:“”

  那是兩回事,身不由己和后悔不已是兩個事情,不能一概而論!神仙也是人,總歸是要回歸生活。

  睡的太沉,直接忘記時間了,電話響起的時候,其實凌晨還在做夢流哈喇子,可想而知睡的多美。

  一個電話就把她從天堂拉到了地域,別提那分鐘多忐忑了。

  那些老公出差突然回來的情況,大致也差不多了,心都能跳出來的感覺,又急又尷尬還害羞。

  畢竟是沒出嫁呢!

  平時在魔都,天高皇帝遠,誰都管不著,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回家雖好,限制也多。

  “我感覺我媽要找我談話了,她每次這樣什么都不說,裝的無事發生的樣子,就是要找我談話。”凌晨嘆氣。

  要被批評了。

  看她愁眉苦臉的樣子,吳燁好笑的拍了拍她肩膀,鼓勵了一句:“加油!”

  凌晨:“”

  看他這個幸災樂禍不要碧蓮的樣子,凌晨覺得他騎馬也有個次責,不應該是自己全責。

  如果不是被奪,誰特么會那么困。

  求人不如求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凌晨坐在床沿嘆嘆氣。

  “她應該不會說什么,估計就是提醒一下你,讓你注意點情況,免得她提前當外婆。”

  “上次不是給你說過嘛,注意安全,這一塊我們很專業,并且有意識的在防護。”

  “我都是特意買的大品牌,起碼值得信賴,不會有漏網之魚,不存在不成功變成人的可能性。”

  “總不能基本情況都不能理解,餓了總是要吃東西的嘛!你都二十多了,飯量在這里呢!”

  吳燁說了很多,凌晨聽的滿頭黑線,覺得吳燁在忽悠她,不過她沒有證據。

  但是防護確實是做的很好,暈車都停下來先準備口袋。

  “不想了,問什么說什么,反正總不可能打我一頓。”凌晨梗著脖子,看了看吳燁:“接下來,回到家之前,不要考慮了。”

  免得在遇到尷尬的事情,凌晨提前打了個招呼,給吳燁敲了警鐘。

  吳燁是真冤枉,事情沒辦好,還貼了不少錢,后還被埋怨。

  “吃飯的是你,吃完飯掀桌子的也是你,說吃撐的也是你,說吃飽了走不動道的還是你。”吳燁無語的吐槽。

  然后戳了戳她,一臉欠扁的樣子說道:“你好大的道理。”

  凌晨:“”

  就當夸獎了,她是資本家嘛!有大道理,人家所得也是實話。

  軒然大波。

  “打住,不說這個了,好好聊會天兒我就下樓了。”凌晨把他的臟衣服收起來。

  這是準備等會兒去洗的,來的時候沒有帶幾套衣服,回頭還要重新去買衣服才行。

  盤坐著,就像是坐在炕上似的,吳燁看著她,打了個哈欠:“你說吧!我聽著。”

  犯困了。

  白天其實就睡了兩個小時左右,藍總裁他們就回來了,吳燁就被凌晨喊醒了。

當時是情緒上來了,現在情  緒早就走了,又開始翻涌起困意,讓人十分想安靜的入睡。

  凌晨也準備把衣服洗了就睡覺了,她也是累的夠嗆。

  剛才吃完飯兩人就上樓了,主要是藍總裁看她的表情有些怪異,凌晨覺得她應該是發現了。

  反正不是在家,凌晨也不準備承認,但是內心是煎熬的,所以吃完飯就拉著吳燁跑了。

  也就有了剛才聊天的內容,凌晨出房間門的時候,藍總裁已經下樓了。

  吳燁才是運氣差到了極點,出門就撞見藍總裁,被她掃了好幾遍。

  不出意外,當時她腦子里應該都是作業交沒交,最終看吳燁的衣服,大概是確定了。

  作業早就交完了,等著打分呢!

  “你放在那里吧,明天我自己洗就行了,你不要回來才變勤快。”吳燁把衣服拿回來。

  凌晨又拿過去。

  吳燁剛準備拿被凌晨拍了一巴掌:“你洗的衣服那件是干凈的?還你洗,洗個鴨兒。”

  別看吳燁好像什么都會,會的東西確實很多,不過什么都不精通,就是揉雜在一起。

  洗衣服都不一定能洗干凈的人,能指望他多勤快?早上能吃到早餐,凌晨都覺得他合格了。

  又愛干凈,又不愛洗衣服,難伺候的很。

  “行,你洗吧!那什么還有搖褲兒,要不要洗?”吳燁笑著問她。

  凌晨:“”

  怎么好意思說出來的?不會害臊嗎?居然這么坦然!這就是臉皮厚,被伺候?

  指了指行李箱,凌晨又指了指垃圾桶:“要么不要了,要么換了,還好意思問,我敢給你洗,你敢拿嘛?”

  吳燁:“”

  咳咳!就是開個玩笑!別當真嘛!

  平時貼身衣物都是自己洗的,凌晨倒是喊他洗,他反而有點不好意思,都是自己打點洗衣液,搓搓掛上。

  倒不是凌晨不愿意洗,說過好幾次了,吳燁不好意思,就都是自己動手。

  “行了!你睡覺吧,我把衣服洗了再睡,估計我媽還得找我聊點時間。”凌晨準備走了。

  吳燁點點頭,縮進被子里,蓋著被子,和她揮揮手。

  “晚安!”凌晨抱著衣服,出去的時候把門帶上。

  吳燁又起來把門反鎖,然后才拿著手機,找寧渠聊天,問一下最近星星的情況。

  星星挺好的,能吃能睡,白天還出去熘一下,就是你的鳥,真特么煩。寧渠抱怨。

  吳燁忍不住笑,八爺還在騷擾寧渠,有一種動物特有的死心眼,逮著就不放。

  落地窗裝了沒有?吳燁問道。

  難道裝了就不開了?你想什么呢?主要是它就蹲在那里,開了就在窗口罵我,不開的時候,它又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寧渠發信息。

  附帶了一個照片,八爺在空調外機上的照片。

  等我回來教訓他,你堅持一下。吳燁發信息過去。

  滾!不想和你聊天。寧渠發信息回來。

  吳燁:“”

  魔都。

  寧渠家里,看著空調機柜上的八爺,寧渠咬牙切齒的,拿著乒乓球丟它。

  八爺躲開了,然后開始罵罵咧咧,寧渠繼續丟,然后關上門。

  安靜下來了。

  花了大價錢,加急安裝的落地窗,不光是防水,還隔音。

  唉,勞資就聽不到。他已經打定主意了,絕對不放過吳燁的鳥。

“行了,別逗它了,它小氣,你也跟著小氣。”顏潸潸拿著  果汁遞給他,拉上窗簾,把他拉到沙發上。

  寧渠:?

  你關窗簾干什么啊?

  這才注意到,顏潸潸一身黑色的鏤空睡衣,散著頭發,巧笑嫣然。

  寧渠默默的喝著果汁,拿著遙控器打開電視,畫面里,言情古裝劇的男女主,正在斗嘴。

  寧渠:“”

  顏潸潸眨眨眼睛。

  喝完果汁,寧渠把體恤丟在一邊,直愣愣的躺在沙發上:“來吧,畜牲!”

  “來了,老弟。”

  寧渠:“”

  不過半程拉力賽以后,顏潸潸電話就來了,他把手指放在嘴邊噓了一下。

  “醫院的護士!暫停一下。”士提醒道。

  你想得美。

  察覺到不對勁,剛接通電話的顏潸潸咬著牙,皺了皺眉頭:“啊,剛才說什么?什么藥?”

  “嘶沒事,燙著了!你繼續說。”

  “嗯,嗯行,我知道了,吃完飯就安排。”

  “啊!好的!”

  丟開手機,顏潸潸睜著大眼睛看著寧渠:“你要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寧渠:“”

  蜀州。

  凌晨家里。

  洗好衣服的凌晨剛回到房間,藍總裁就敲門了,凌晨早就猜到她要來,所以開門的時候還是笑著的。

  果然如此。

  藍總裁進屋以后,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才坐在椅子上。

  “您這是搜查犯罪分子呢?看的這么仔細。”凌晨盤坐在被子上:“就是累了,休息了一會兒,沒您猜的情況。”

  回來就困的不行,吳燁困,她也困,就直接睡著了,什么都沒有,也什么都沒有發生。

  單純的很,簡單的很。

  “我就是問問你怎么想的,至于多累,這么累的,我不感興趣,你不是十七八了,自己知道就行。”

  “確定好了要明年結婚了?還是再談一年?后年再結婚?”

  “感情穩定一點也好,我們不催你,只是給你一個建議,你自己考慮。”藍總裁說道。

  主要的目的是這個,不是其他的,凌晨不至于那么傻,藍總裁還是相信她的智商的。

  看一下的原因,只是因為不相信她的定力而已。

  “明年后年有什么區別?早點結婚,早點生娃,你們也早點抱外孫。”

  “感情上來說,我們感情挺穩定的,吳燁也不是那種花花公子,始亂終棄的人。”

  “他既然答應了,就是已經想好了,我也沒必要弄的那么麻煩。”凌晨回答。

  他們早就考慮過這些事情了,感情這種事情情況,以后帶娃的情況,以后養老人的情況。

  雖然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但是計劃始終是第一步,有了計劃,才好做事情,事情也有規劃。

  結婚早點有早點的好處,晚點對他們來說意義不大。

  人家是為了奮斗一個好一些的條件,他們條件已經是天花板了,不需要考慮物質原因,那就是考慮感情了。

  這個位置上,已經考慮好了,開始辦事情就完事了。

  “跟你求婚了沒有?”藍總裁問道。

  凌晨搖搖頭,還沒有,她不知道吳燁怎么打算的,也沒有問。

  不過吳燁應該是有計劃的,只是沒有告訴她而已,大概是想弄的浪漫一些,驚喜一些。

所以她在等,等吳燁某天給他一個驚喜,給她一個突如其來,但是等待已經的驚喜  這種期待感一直在,其實也挺好的,總想著某天會有個求婚儀式,又不知道是那天,挺好的。

  “求婚他肯定不會提前給我說,估計得您和老爸同意了,他才會開始準備。”

  “萬一您和爸不同意,準備了也缺點圓滿在里面,吳燁本來就有點強迫癥。”

  “我又不急,他慢慢準備唄,什么時候準備好了,什么時候求婚都可以的。”

  “反正我也要答應。”凌晨很認真的說出這句話。

  藍總裁:“”

  什么時候求婚都可以,反正我也會答應的。

  猝不及防之下,藍總裁吃了一嘴狗糧。

  不過她也算是明白凌晨的想法了,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他們不同意,凌晨自己也會做決定。

  他們就算是不同意,也不重要,凌晨一直就覺得自己的婚事自己可以做主。

  畢竟是自己嫁人,婚后是顧家好男人也好,浪子也罷,成功也好,失敗也罷,她都認了。

  “你想好了就行,婚姻對女人來說,就是一場豪賭,對了就幸福一輩子,不對就失敗舔傷口。”

  “確定好了,我們就不說什么了,這個事情我們也沒有反對過什么,你爸因為這個事情還和我吵了一架。”

  “你要是覺得他說對的人,那就好好珍惜人家,不要什么都覺得理所當然。”

  “喜歡你,才慣著你,管著你,不喜歡你的人,你什么都不是。”

  “早點結婚也好,我們也完成了一個人生任務。”

  他們這邊的父母,都是這樣的想法,孩子如果是結婚了,就算是真正的把孩子拉扯大了。

  甚至很多女方父母,自己子女結婚的話,送的東西很多,不過吳燁沒有指望這個,靠這個也發不了財。

  堂堂正正的,就只是想把凌晨娶回家而已,吳燁也沒有圖其他的。

  “知道你怎么想就行了,你早點休息吧!我先出去了。”藍總裁站起來,開門離開臥室。

  留下凌晨一個人,有些撓頭,想不通她為什么突然來確定這個事情。

  凌晨沒有拖的想法,早點辦事情,早點安心過日子。

  沒有彎彎繞繞,就是直來直去。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