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12 一個被窩被發現以后【9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0212一個被窩被發現以后9K

  張亞男家里。

  喝醉酒的蕭富貴被安置妥當,張亞男拿著毛巾給他擦了擦臉,已經很迷湖的蕭富貴把她手拍開,都囔著有些含湖不清的話,往里滾了一圈。

  張亞男倒是聽清楚了,是別碰我。

  然后她又給蕭富貴擦了擦臉,又被他拍開了:“滾!”

  “我有媳婦兒!”蕭富貴又滾了一圈。

  頭撞到墻上去了。

  “傻的很!”張亞男默默的嘆氣,又忍不住笑。

  她們家這邊的人,特別愛喝酒,很多人都是一兩斤的量打底,張亞男她爸,屬于是當地喝酒很厲害的那一撥。

  蕭富貴酒量不行,但是又被各種套路的勸,每次都是喝的大醉,好在他不撒酒瘋,喝醉了酒也是安安靜靜了。

  “明天得和爸說一下,不要這樣灌酒了。”張亞男喃喃自語。

  按照習俗來,是要大醉三天的,讓你喝醉的意思,是接受你這個人了,同意閨女和你在一起,這是老傳統。

  所以這幾天,她家幾個叔叔伯伯,姨夫姑父每天都在,要招待蕭富貴,這幾天也是每天晚上都大魚大肉的吃。

  蕭富貴也不傻,本來是不想喝酒的,但是凡事大不過規矩,何況他又在女方家里,不喝實在是不行。

  這已經是第二次喝醉了。

  能這么快被接受,還是張亞男的功勞,提前就給他把路都鋪好了,她家里對蕭富貴的情況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再加上張亞男說的很清楚,她自己是什么想法。作為她父母,并沒有為難蕭富貴什么。

  又給他擦了擦臉,蕭富貴還沒有拍她,她就拍了蕭富貴一巴掌:“還打我,你要倒反天罡!”

  看了看睡著的蕭富貴,她才起身關好燈,又被房門關上。

  張亞男她們家,有兩套房子,市里還有一套房子,這套房子是老房子,老家的自建房,平時都是嬸嬸們幫忙打理一下,她們家節假日都會回來過。

  一大家子人一起過節,顯得熱鬧一些,主要是市區也不遠,開車一個多小時就到了,他爹和叔叔伯伯關系都很好,經常回來。

  從二樓下樓,就發現人都走差不多了,老媽在收拾桌子,老爹這是拿著煙在抽煙,臉色只是微紅,都沒有醉。

  “媽,我幫你收拾!”張亞男勤快的幫忙收拾。

  坐在一邊的中年人看了看她,默默的吐出煙霧,表情都隱沒在煙霧里,看不出表情。

  廚房。

  張亞男幫著老媽洗碗,順口問了一句:“老媽,你覺得富貴怎么樣?有沒有什么不喜歡的地方?我讓他改。”

  這句話,換來了老媽一個無語的表情。

  不喜歡就讓他改,這就是話術了,就是改不了還是不影響她自己喜歡,大不了他們繼續不喜歡。

  言外之意很明顯,她一個過來人,怎么可能聽不出來?小丫頭片子打機鋒呢!

  “挺好的,就是酒量不太行!”張亞男媽媽回答:“其他的我們沒什么挑剔的,你自己喜歡就行。”

  本來就是很開明的家庭,沒有那么多想法,看著沒有什么大毛病,說話得體,人長得過得去就是基礎。

  只是這邊喝酒多,蕭富貴確實酒量不行。

  “那就行,反正也不經常喝酒,就怕您不喜歡!”張亞男拿著碗放到櫥柜里:“他其實挺好的。”

  張亞男一直覺得蕭富貴挺好的,性格也好,脾氣也好,三觀也契合,相處起來很舒服,而且事業也挺好的。

  她是運氣好,緣分到了,就遇到了。

  “你自己選的,自己過日子,我們喜歡不喜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喜歡!”張亞男媽媽把快子遞給她。

  大部分父母,其實都是她這種想法,真正強扭的那種反而少,不過不少人被市場裹挾了,大家是多少錢,就一定要多少錢,高于市場的人,就不存在這個擔心,畢竟隨時可以解決問題。

  就像是蕭富貴,他們要十萬彩禮,還是十八萬彩禮,這都不是個事兒。

  沒有什么不同意,也沒有什么過多的意見,他們的想法簡單又直接,其實也是沒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了。

  相親也不一定能找到這種男生,年輕,有錢,工作好。

  “爸爸有什么想法沒有?”張亞男又問了一句:“和您說過什么沒?”

  張亞男媽媽搖搖頭。

  能有什么想法,難道告訴你,我們終于放心了?終于你有對象了?不會嫁不出去了?

  開心還來不及呢!能有什么想法?何況人家小伙子還不錯,這是好消息才對。

  “你爸也沒有什么意見,你們自己談著吧,合適就早點結婚,你也老大不小了。”張亞男媽媽回答:“你們這個年紀,結婚剛好。”

  經濟條件也有,年齡也差不多,只要感情沒問題,完全可以考慮結婚的事情。

  張亞男:“.....”

  以前是問對象有沒有,現在就是問結婚的事情了,催完一步開始催第二步。

  “您比我還急,我們都才剛開始考慮這個問題呢。”張亞男回答。

  偶爾也會聊起結婚的事情,畢竟他們周圍的朋友,確實很多都結婚了,蕭富貴的想法和他差不多,時間到了,該結婚就結婚。

  感情狀況還挺好的,房子也買了,張亞男工作也穩定,檢查都不用麻煩太多,直接在本院就做了。

  “你倒是不急,人家問我們你什么時候結婚,我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說快了。”張亞男媽媽說道:“你要是不帶對象回來,我們更不放心。”

  他們考慮的東西和張亞男考慮的東西,差異還是很大的。

  時代不一樣了,很多事情不是那么簡單。

  以前兩三天確定關系,確定了就是一輩子,女人知道持家,男人知道養家,大家分工合作,默契自然。

  現在談個幾年都可能最終收獲一句我們不合適,換成那個年代,要被戳嵴梁骨的。

  “慢慢來唄,我工作才剛穩定,富貴也要今年干完了,看看收益情況,他現在壓力大的很,我又幫不上忙。”張亞男回答:“穩定了再結婚好吧!”

  蕭富貴現在一個花銷很大,家里的,貸款,還有其他的,反正一個花的都夠她半年賺的了。

  雖然他沒有說,但是最近這段時間,很多時候打電話他都在加班,她去蕭富貴家的次數也多了,經常過去給蕭小妹輔導一下,陪老爺子說說話,做做家務什么的。

  偶爾,沉迷在蕭小妹一聲聲嫂子里。

  “哎,大城市本來就壓力大,又買個那么大的房子,開幼兒園呢!”張亞男媽媽嘆氣。

  這話說的張亞男忍不住笑。

  確實也是,開個小一點的幼兒園都夠了。

  “您不是說過嘛!大事情男人自己做決定,他又想買,我就沒有攔著他了!”張亞男回答。

  單身的時候她是那種大大咧咧的個性,談戀愛以后,反而把那種性格收起來很多,做事情也不會那么沖動了。

  洗完碗以后,張亞男擦了擦手,看著沙發上抽煙的老爹,張亞男坐在他旁邊。

  “想啥呢爸?”張亞男問道。

  搖搖頭,他把煙熄滅:“想著什么時候可以抱外孫。”

  張亞男:“......”

  沒得聊了,簡直是聊天終結者。

  “逗你呢,富貴人不錯,對人家好點,找個好對象不容易。”張亞男爸爸說道:“挺堅強的孩子,你比他幸福多了。”

  蕭富貴的家庭情況,他們也知道,倒不是同情什么,就是覺得有些心疼。

  就像是張亞男,對他也有那么一份心疼在感情里,那是源自于蕭富貴從小到大的經歷原因。

  “他說以后得對孩子好點,他沒有得到的,一定要加倍給孩子。”張亞男笑了笑:“讓我以后兇一點,不能都慣著孩子。”

  情侶之間聊的東西,總是會有這些的,孩子,結婚,未來,現實,矛盾等等。

  蕭富貴說想做一個溫柔的爸爸,把他自己缺失的東西,都給孩子。

  “男娃都是這樣,環境要么讓人變好,要么讓人變壞,他是變好的那種,心里有光明。”張亞男爸爸回答:“你爺爺說他挺好的,我覺得你爺爺說的對。”

  老爺子是單位退休了的老公務員,看人很準。

  聊個幾分鐘,大致就能看清楚很多東西了,反正一直就沒失誤過,張亞男前任老爺子就說不行,她不相信,結果真不行。

  “我也覺得他挺好的。”張亞男說道。

  她爸爸忍不住笑起來。

  “你爺爺說的,你眼睛里有冒星星了,能不好嗎?”他想了想,補充了一句:“這年頭,男娃不容易,多理解理解人家,不要小孩子脾氣。”

  張亞男點點頭。

  以前不明白的道理,后來也慢慢明白了,以前追求的東西,現在也變成了其他的,不再覺得鮮花紅酒是浪漫,反而覺得一日三餐的陪伴是浪漫。

  日子或許簡單,但是并不無聊,慢慢的走,走到終點,一路收獲很多果實,就像是種莊稼一樣,一年過去,總能收獲很多。

  想要的多了,大家都會焦慮,反而不如簡簡單單的,該有的都會有。

  “我知道,您放心吧!”

  “嗯,要是再不放心,也太累了!”張亞男爸爸回答:“沒幾年都三十了。”

  張亞男:“.......”

  這話說的,氣死人。

  明明才二十多,還有好幾年才三十,還是風華正茂的小姐姐。

  “不和您說了,我去睡覺了!”張亞男站起來去樓上。

  看著她離開,中年人笑了笑,拿著掃帚開掃地,張亞男媽媽出來的時候,他已經把地掃干凈了。

  把手袖摘下來以后,她錘了一下后背:“幫我捶一下腰,酸得很,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了。”

  早些年,腰受過傷,每次疼的時候,就是要下雨,就像是風濕一樣。

  張亞男爸爸給她捶了一下腰,又按了一下,才拿著一張藥膏貼上去。

  “好些沒有?過幾天去醫院做個理療。”張亞男爸爸說道:“每次理療以后,又能輕松半個月。”

  搖搖頭,她不去。

  一次七八百,只能半個月輕松一些,貴的很,一個月就是一千多,一年就得兩萬左右,雖然不是沒有,她心疼錢。

  “不去,也不是經常酸痛,要不了命!”張亞男媽媽回答。

  他們家,有點小生意做著,也不是那么缺錢,要很多錢,當然也沒有,只是小富即安的狀態。

  能在市里買房子,本身就需要不少錢。

  “現在房款也打不了多少,我準備拿一部分錢給閨女。”張亞男爸爸說道:“萬一有個急用,還能一用段時間。”

  張亞男媽媽點點頭,她自己用心疼,給閨女用她可從來不心疼。

  “壓力也挺大的,多給點,以防萬一吧!總不能什么都指著人家富貴扛著,那也不好!”張亞男媽媽回答。

  兩人商量了半天,才回到樓上。

  第二天的時候。

  蕭富貴起來的很早,打了個酒嗝,感覺惡心的不行,差點就吐出來了,眼淚嘩嘩流,緩了半天才緩過來。

  看著桌子上的水和臉盆,他洗了洗臉,又喝了杯水才感覺好多了,肚子里還是翻江倒海的,一點食欲都沒有,就想吃點酸的東西。

  推開門,看了看張亞男的房間,她還在睡覺,不過張亞男爸媽都起來了。

  下樓就看到在收拾院子的張亞男爸爸,廚房則是飄著鳥鳥炊煙,他們起得早,蕭富貴是酒量真不行,要不是知道喝三天是規矩,也是認可,他都不喝了。

  真難受。

  “叔叔,我幫您一起收拾!”

  “不用,坐會兒吧!你肯定胃不舒服,桌子上有酸梅汁,喝點就舒服了!不夠就冰箱里拿,準備了不少。”張亞男爸爸指了指茶幾。

  都是這樣過來的,不過他們喝酒的年紀小,后來就是別人醉,他很少醉了。

  專門調制的酸梅汁,就是針對這種喝醉了不舒服的情況,效果很好。

  “那我喝點,不瞞您說,確實翻江倒海的難受。”蕭富貴把煙掏出來,遞給他一支:“我喝完了幫您收拾。”

  他記得很牢靠,爺爺說的,過來要勤快,要懂事點。

  “不用,你這孩子。”張亞男爸爸哭笑不得,指了指廚房:“沒事了幫你阿姨看看火就行!”

  嗯,就這個輕松點。

  姑爺都是客,哪能什么都讓他幫忙做,也沒有這個規矩,來就該休息休息,該坐坐會兒,該玩就去玩。

  喝了一杯酸梅汁以后,真的舒服多了,蕭富貴又喝了好幾杯,才去廚房給張亞男媽媽幫忙。

  “阿姨,您這是熬粥呢?”蕭富貴進廚房就聞到味道了。

  張亞男媽媽看了看蓋著蓋子的鍋,疑惑道:“富貴,你這都能聞出來?”

  蕭富貴點點頭,他是廚師,專業的那種,分辨味道是基本功。

  “您放點香孤.....我幫您做吧!這個我會!”蕭富貴擼起袖子,開始幫她做飯。

  偶爾張亞男媽媽還能幫忙打下手,最后只能看著灶火,蕭富貴說加火她就加,說小火她就小。

  看著他行云流水的操作,張亞男媽媽有些感慨,真不愧是靠著個吃飯的,香味都不一樣,光是聞著味道,就有食欲。

  “富貴,你這手藝真是好。”張亞男媽媽在他旁邊,看了好久,才感慨的說道:“以后亞男和孩子倒是餓不著了。”

  蕭富貴忍不住笑了笑。

  再怎么樣,也不能餓著老婆孩子,他轉念一想,這是答應了啊!

  “爺爺說,廚子挺好的,什么時候都餓不著,以前兵荒馬亂的時候,太爺爺也把爺爺他們姐弟拉扯大了,爺爺那時候也是把我爸喂得白白胖胖的。”蕭富貴笑著說道。

  只要不是廚藝半桶水,是要不是條件確實艱苦的不行,廚師都餓不著,雖然只是大部分情況。

  這是做廚師的好處,就像是吳燁說的,廚房的食材,蕭小妹和老爺子想吃什么,就讓他自己拿,其他人拿那是偷,他是名正言順的拿。

  不過為了以身作則,他都是自己買,總要做個榜樣。

  “那倒是,閨女遇到你,是她的福氣。”這話,她是多方面的意思,不是只指廚藝。

  蕭富貴搖搖頭:“阿姨,是我遇到她,是我的福氣,爺爺也是這樣說,亞男是好姑娘,我應該謝謝您把她教育的那么好。”

  張亞男媽媽笑的很開心。

  “也就是你覺得她好!阿姨倒是覺得你比她好!”

  聊的很融洽,蕭富貴一邊做早餐,一邊和未來丈母娘說著話。

  他覺得張亞男的家人都挺好的,通情達理,而且不為難人,什么話都是說清楚,這種丈母娘和老丈人,真的難遇到。

  他很幸運。

  而且對他很好,這個粥,就是養胃養肝的,一看就是專門做的,他還挺感動的。

  “本來是準備過年來的,家里爺爺年紀大了,妹妹年紀又小,阿姨.....”

  還沒說完,張亞男媽媽就擺擺手:

  “富貴,你是個孝順的孩子,亞男和我們說過,我們都理解的,阿姨知道你不容易,我們不會介意這些的。”

  “你爺爺年紀大了,身邊離不開人,我們知道,他把你們兄妹拉扯大不容易,你得把他照顧好。”

  “我們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你這樣的性格,我們反而放心把亞男交給你,以后這就是自己家,啊!”

  張亞男媽媽拍了拍他肩膀。

  蕭富貴點點頭,張亞男媽媽是那種很理解人的阿姨,很溫柔的一個人。

  “阿姨,您放心,我會照顧好亞男,會對她好的,我保證。”

  “那可得記住啊!要是以后她跑回來了,阿姨可不開門的。”張亞男媽媽回答道:“要是她的錯,阿姨也會教訓她的,給你撐腰。”

  一直到吃飯,張亞男才被她老媽連消帶打的喊起來,起來的時候,還沒睡飽,昨天她好幾次去看蕭富貴,擔心他喝多了。

  結果自己沒睡夠。

  喝著粥,張亞男眼前一亮,這不是老媽做的。

  “你做的?”她看了看蕭富貴:“這味道,我媽根本做不出來。”

  張亞男媽媽:“.....”

  虎視眈眈的看了看張亞男,張亞男往蕭富貴旁邊挪了一點,這年頭的中年婦女,聽不得實話。

  這還是蕭富貴來第一次做飯,除了張亞男,他們也是第一次吃。

  “味道真好,同樣的東西,做出來的味道確實不一樣。”張亞男爸爸中肯的發言:“不過,你媽媽做的也挺好吃的。”

  他也被盯了,改口改的很迅速。

  “以后年底晚點回來,免得紅事白事都喊你去幫忙!”張亞男說道:“有客人來就別做飯了。”

  被老媽敲了一下。

  雖然你可以這樣想,但是不要這樣說,聽著就小家子氣。

  “別說,還真有這種可能性,特別是過年前后,結婚的多。”張亞男爸爸點點頭:“不過你們工作忙,回來都二十七八了,不用考慮這個。”

  蕭富貴則是在想,今天晚上還要喝嗎?他有點扛不住了。已經堅持了兩天了,最后一天,總不可能放棄,真要喝,還是得上。

  他還在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張亞男已經幫他問了。

  “爸,富貴沒什么酒量,晚上就多少喝點得了,非要喝醉才行,傷胃的很。”張亞男可心疼。

  “行!這些規矩雖然不合理,但是大家都這樣,總要做給外人看看。”他想了想回答:“多少喝點就行,反正都是自己一家人。”

  松了一口氣,蕭富貴感覺輕松不少。

  算是過了這一關了,以后就是正常相處,然后時機到了,就考慮結婚的事情。

  “謝謝叔叔!”

  “你應該謝謝我,謝謝你叔叔干啥!明明是我在關心你。”張亞男給他一個白眼。

  又被她老媽敲了一下,張亞男呲牙咧嘴的和蕭富貴換了個位置,免得再被快子敲。

  “你話最多!”給了張亞男一個白眼,她又給蕭富貴夾菜:“富貴,多吃點,就像在自己家似的,不要拘謹!”

  “對,平時在家怎么樣,在這里一樣的。”張亞男爸爸也說道:“不要和我們客氣。”

  蕭富貴用力點點頭。

  悄悄的笑了笑,張亞男回來的時候那些不放心,都被她丟開了。

  蜀州市邊緣的某個小山村后的山里。

  吳燁兩條腿夾著樹干,手往上拉了一下,站在樹杈上,低頭看了看樹下的穿著迷彩服的凌晨。

  “你小心點啊!昨天下雨了,有點滑。”凌晨喊道。

  吳燁答應一聲。

  轉頭看了看還有一段距離的位置,把安全扣掛在上面兩個樹杈上,小心的往上移動著,上面一米多的距離,一朵兩個巴掌大的靈芝,靜悄悄的長在哪里。

  要不是凌晨眼睛尖,就錯過了這朵靈芝了。

  吳燁還是這一次在山里看到靈芝這種東西,聽說云州那邊很多,地上都能撿到。

  費了半天勁兒,吳燁總算是把它采下來了,有點采藥人的感覺。

  下樹以后,吳燁看了看自己已經臟了的褲子:“晚上燉湯的食材有了,野生靈芝,還要往上走嗎?”

  凌晨想了想:“前面逛一下吧!找個地方吃飯。”

  兩人收好東西,繼續往前走,突然間,吳燁看到灌木開始搖晃,瞬間就把反曲弓拿出來了,抽出箭失,看著不遠處。

  凌晨見他這么警惕,拉著他躲到旁邊的樹下。

  響聲越來越近,最后走出一個紅色的身影,原來是一個半大的孩子,手上還拿著一個塑料袋,看葉子,里面裝的蘭花草。

  他也看到吳燁手里的反曲弓了,明晃晃的箭頭嚇了他一跳。

  立馬喊了一聲:“大哥,不要射!”

  吳燁:“......”

  不要搶大嫂的臺詞啊!

  吳燁把弓箭收起來,本來也是拿來防身的,怕遇到野獸,沒想到先遇到人了。

  “我們是上山玩的,弟娃兒莫怕哈!哥哥以為是野豬呢!”吳燁解釋了一句。

  穿著紅衣服的小男孩拍了拍胸膛,他真被嚇著了:“大哥,野豬也不能射,是保護動物來的。”

  吳燁笑了笑,指了指他口袋里的蘭草:“這也是保護植物,你不知道嗎?”

  小男孩:“.......”

  討厭。

  他眼珠子轉動,看了看凌晨,又看了看吳燁,發現這個哥哥姐姐長得真好看,這么好看的人,應該不會報警抓他吧?

  “哥哥,給你幾株,你當沒看到,行不行?”他商量的語氣說道。

  吳燁哈哈笑,搖了搖頭。

  “自己留著吧!我們去上面逛一下。”吳燁從背包里拿出幾包零食:“這個送給你!”

  “謝謝哥哥!”

  看著兩人離開,小男孩看著零食發笑,喃喃自語:“嘿嘿,妹妹有零食吃了。”

  他就是來賺零花錢的,為了給妹妹買零食。

  吳燁和凌晨走到了山頂,云霧繚繞的山里,空氣清新的不行,遠處的城鎮盡收眼底,把手放在嘴邊,吳燁喊了一聲:“嗷嗚!”

  山下也回應了一聲:“嗷嗚!”

  “哈哈哈,應該是剛才那個小家伙!”吳燁轉頭看了看凌晨:“待會兒就回去唄!”

  凌晨答應一聲,拿出吃的遞給他。

  這種地方吃飯,吳燁還是第一次體驗。

  “回去找個酒店洗洗!”吃著吃著,凌晨就說了一句。

  憋著笑,吳燁答應。

  “確實,洗洗頭!”吳燁說道。

  凌晨拍了他一下,說吳燁不正經。

  吃完東西,收拾好垃圾,凌晨就拉著他下山了,走的比吳燁都快。

  “那邊就有個民宿!要不要去看看?”山腳下,凌晨指了指遠處的招牌:“你這是什么表情?揍你!”

  嘿嘿嘿!不笑了。

  一本正經的吳燁,同意了她的提議。

  不過這一待,就待到了下午才離開,民宿阿姨去打掃衛生的時候,看著兩條打濕的大毛巾,又看了看垃圾桶里的兩個盒子,眼里都是羨慕。

  “真好!”阿姨喃喃自語:“就是味兒大。”

  吳燁已經開車往家里走了,他倒是神清氣爽的,凌晨沒了骨頭似的,坐在副駕駛,把椅子調平以后,已經睡著了。

  爬上,確實挺累的。

  “小趴菜,高估你了啊!”吳燁喃喃自語的說了一句。

  還以為多厲害,也就比平時翻個倍而已,三個回合都沒有挺過去,就鳴金收兵了。

  一鼓作氣,再而衰,沒有三!

  一般!

  吃了個七分飽就算了,自己吃飽了就把鍋都扯了,也就這點水平了。

  到了市區。

  “前方右轉,右轉以后左轉,再右轉......”

  吳燁:“......”

  “已為您重新規劃路線.....”

  “已為您重新規劃路線......”

  吳燁:“......”

  看著高架橋,因為太復雜的原因,吳燁走錯了兩次,才找到正確的路,和凌晨說的可能都不一樣了,反正吳燁沒有印象了。

  下了高架橋,就開始堵車了。

  “媳婦兒,別睡覺了,堵的我也想睡覺了,陪我聊會天。”吳燁看著蝸牛爬的車流,拍了拍凌晨,把她喊醒。

  迷迷湖湖的坐起來,拿著濕紙巾擦了擦臉,凌晨靠著椅子犯困。

  真的累!完全沒有睡夠,腿酸,腰酸,沒力氣,犯困,還口渴。

  “怎么到這里了?”凌晨看著馬路,這已經是另一條路了,遠多了。

  吳燁打了一個哈欠,看著前面的車:“高架橋開錯了,就到這里來了,導航出問題了似的。”

  轉過去就說不對,吳燁都很懵比。

  給他一個白眼,凌晨說道:“在這里你還相信導航?”

  “沒有導航,我都不知道開哪里去了!你又在睡覺。”吳燁指了指車流:“我都被堵車堵困了。”

  打著哈氣,吳燁倒水洗了洗臉,才感覺自己精神點一些,還以為自己不困呢,原來是當時不困,現在困勁兒終于上來了。

  累可能遲到,但是絕對不會缺席。

  “你往前面右轉!”凌晨指了指前面的小路。

  吳燁:??

  那不是小區的入口嗎?

  轉進去以后,就是一個老小區,凌晨說著左轉右轉,吳燁看著挨著幾厘米的車子,生怕給人家撞了,雷達一直滴滴響。

  心驚膽跳的,也不困了,出了小區感覺背后全是汗水,到了另一條路,凌晨讓他一路往前開,穿過一條條小路以后,居然能看到凌晨家的別墅區了。

  “臥槽,你怎么記住的?那么多路!”吳燁吃驚。

  凌晨笑了笑:“活地圖懂不懂?我以前喜歡騎自行車,這些地方都跑過,記得很清楚。”

  以前還有自行車比賽,每次都有人受傷,相當刺激。

  回到別墅門口,吳燁停好車,把東西拿出來,凌晨一進屋就說累了,要去休息,吳燁也被她拉著去房間休息了。

  藍總裁去上班了,凌宇去打麻將去了,就他和凌晨在家。

  兩人都累的夠嗆,一覺睡到大下午,天都暗下來了,凌宇個藍總裁回家的時候,看了看門口的車,又看了看背包和茶幾上的靈芝。

  “人去哪里了?”凌宇說道:“你去看看吧,我先去做飯!”

  藍總裁上樓看了看,沒有發現吳燁和凌晨,在二樓的時候,她看了看凌晨的房間,耳朵貼在門上聽了一下。

  輕輕地打開門,看了看臥室,就看到被子里的凌晨和吳燁了。

  藍總裁:“.....”

  還在打呼嚕,鼻子在門口嗅了一下,又看了看垃圾桶,她才松了一口氣,想了想,她還是關好門,拿著手機給凌晨打了個電話。

  房間里。

  凌晨還在吳燁懷抱里睡得正香,聽到熟悉的手機鈴聲以后,凌晨迷迷湖湖的摸過手機看了看,看到備注的時候,瞬間就清醒了。

  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凌晨立馬推了推吳燁:“快起來,我爸媽回來了。”

  吳燁:???

  這是小說開頭嗎?

  鬧呢?

  才幾點.....臥槽,怎么天都快黑了?這是睡了多久?

  吳燁穿好鞋子就開門出去,就看到樓梯口的丈母娘,藍總裁也看著他,見他衣服完整,鞋帶都沒有系好。

  她默默的轉身準備下樓,還說了一句:“把鞋帶系好,免得摔跤。”

  吳燁尷尬的彎腰系鞋帶。

  下樓以后,吳燁坐在藍總裁不遠處,看著凌宇把水果放下。

  “去哪里了?”凌宇問道。

  吳燁立刻回答道:“今天和凌晨去爬山了,還采了一朵靈芝,就是累的夠嗆,回來路上就困得不行了,路上還堵車,還是她指的小路才避開堵車的地段了,一覺睡到這會兒才起來。”

  這話是說給藍總裁聽的,也是解釋一下情況,免得她誤會什么。畢竟回來以后,真的是規規矩矩在睡覺而已,沒有睡覺。

  在家里,吳燁是很規矩的,剛才都凌晨拉著他,不讓他離開,說睡一兩個小時就起,吳燁舉得藍總裁肯定開門了。

  她一定知道。

  “凌晨也是,就喜歡往荒郊野外跑,說了又不聽。”凌宇說了一句。

  藍總裁只是默默的看了吳燁一眼,就沒有多說什么了,一直到凌晨下來以后,藍總裁看了她好一會兒。

  凌晨被她看的頭皮發麻,總感覺她知道了什么似的。

  “爬山挺累的哈!”藍總裁問她。

  凌晨點點頭:“今天路不好走!回來又堵車。”

  “我回來的時候,都不堵車了,路況也通暢了!”藍總裁回答:“幸好沒有遇到堵車。”

  凌晨:“.....”

  吳燁:“.....”

  兩人都不傻,能聽出來言外之意說的是什么,吳燁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凌晨倒是強裝鎮定。

  “我去幫叔叔做飯!”吳燁說道。

  凌晨也站起來:“我去洗菜!”

  看他們去廚房,藍總裁看了看凌晨的背影,默默的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墻上的照片,嘆了嘆氣。

  那是十六歲的凌晨,只會打男孩子,二十六歲的凌晨,也會打男孩子。

章節報錯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