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09 記得帶身份證,吃火鍋要實名制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0209記得帶身份證,吃火鍋要實名制9k

  “你們平時就是這樣釣魚的?釣了三個小時,魚苗都沒釣起來一條。”凌晨拿著平板,坐在吳燁旁邊,她已經看了三個小時電視連續劇了。

  吳燁在旁邊拋竿,上餌,拋竿,上餌。都不知道重復了多少次,不過一條魚沒釣著,偏偏他一點都不覺得無聊,還樂在其中。

  男人的快樂就這么簡單?

  吳燁把魚線丟出去:“應該是魚情不好,也可能是桿子不習慣,還可能是魚吃不慣這個餌料,甚至都可能沒有魚!”

  總結了很多,吳燁說的條理清晰。

  凌晨:“......”

  這就是一本正經的扯澹吧?釣不到就釣不到,說什么沒有魚,隔壁大叔都釣起來七八條了,你隔著十幾米就沒有魚了?

  這不是扯澹是什么?還換了好幾個魚竿,好幾包餌料呢。

  給他一個白眼,凌晨把一個釣魚視頻給他看,視頻里一桿接著一桿的,最后老板都趕人了,看的吳燁很無語。

  “這是擺拍!”吳燁回答。

  凌晨哈哈笑,男朋友還挺倔強的,自己技術不好,還不承認別人釣魚技術好。

  “你這種技術,只能擺爛,擺拍都不行。”凌晨吐槽。

  吳燁搖搖頭。

  女人懂什么釣魚?

  “我這是靜心,你不懂,這叫享受安靜,男人壓力大,就喜歡這種安靜的環境,不是為了釣魚釣多少,而是為了安靜的享受這種安寧!”吳燁解釋。

  說的和真的似的。

  問題是他有個毛線的壓力啊!他就是個咸魚。

  “這么說的話,我壓力不是更大?”凌晨反問道:“你有個什么壓力?”

  “就是因為你優秀,我才有壓力啊!”吳燁回答。

  凌晨:“......”

  居然被他圓回來了,真是個巧舌如黃的狗男人。

  在胡編亂造這一塊,一本正經胡說八道這一塊,男人一向有專利的,女人則是更擅長演戲。

  優哉游哉的坐在椅子上,吳燁拿過旁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吳燁覺得這種環境真的太舒服了。

  足不出戶就能釣魚,釣完魚轉頭就能回家吃飯,想白天釣魚就白天釣魚,想晚上釣魚....就看老婆同不同意,同意就沒問題。

  真好!

  “不知道魔都也沒有這種房子,有的話,買一套這種別墅,真的很舒服,又能釣魚,還能劃船。”吳燁靠著椅子感慨。

  舒服的很。

  “說到這個,回去我們去看一下房子吧,早點把房子定下來,裝修婚房。”凌晨想到這個問題:“要不就在我那邊買兩套?”

  明年結婚,今年就得把房子準備好,不然到時候還是得住外面。她那邊還有一套別墅,不過就一棟,還得買兩棟才行。

  吳燁想了想,花園面積足夠大,如果是三套的話,倒是可以了,大花園就出來了。

  給凌晨爸媽準備一套,自己爸媽準備一套,再加上凌晨還有一套,花園都能拼湊個一千多平。

  “感覺就像是吃軟飯似的。”吳燁忍不住笑了笑,結婚的房子都是凌晨出的,感覺有些怪異。

  她倒是不這樣覺得,吳燁如果是買不起,那勉強叫吃軟飯,吳燁也不是買不起,就算不上是吃軟飯了。

  后花園還能做個菜地,再做個魚塘面積也夠。

  凌晨沉吟道:“我回頭問一下,隔壁的房子賣不賣,反正都是空著的,早點把房子買了,然后就安心裝修。”

  “沒問題!”吳燁答應。

  魚竿往下一沉,吳燁驚喜的拉起魚竿,結果是一團水草。

  凌晨忍不住哈哈笑,這是釣了個寂寞。

  “屮!”

  吳燁把魚線清理出來,然后又掛上餌料丟進水里,還打了個窩,不過他并不知道窩里有沒有魚,反正就很玄學。

  凌晨指了指水面:“它是不是在侮辱你?”

  哪里飄著一條魚,優哉游哉的。

  吳燁:“......”

  瑪德,斷流,抽水。

  拿著水草丟到水里,看著它游走,吳燁才坐下來,這已經是第二次被魚侮辱了,瑪德。

  現在的魚,怎么都這么討厭?

  真是的,西八!

  最后,吳燁把魚竿收起來,不準備再釣魚了,實在是沒有什么意思了,只能釣到草,瑪德。

  “不釣了?”

  吳燁搖搖頭。

  人家都是不想男朋友釣魚,凌晨這里倒是從來沒有說過這種話,只是每次都讓他早點回家,不要在外面太晚。

  可能是還沒有結婚,凌晨和那些管動管西的女朋友完全不一樣,給了吳燁很大的自由度,包括什么泡腳,釣魚,和洛白他們吃飯,見客戶,這些事情,她根本不會和小女生一樣,干涉吳燁。

  那些短視頻里的女朋友,吳燁在生活里完全沒有見過,什么開會不接電話吵架,見客戶不接電話吵架,大姨媽超吵架等等。

  這就是愛情。

  其實這就是姐姐的好。

  雖然也撒嬌,偶爾也懶鬼附體,一動不動,偶爾也傲嬌的很,但是大方向,她拿捏死死的,分寸恰到好處。

  這種情況下,大家都很輕松,不會單方面覺得很累。

  和聰明的女人談戀愛,你只會感覺到輕松,而不是煩惱,吳燁很幸運的遇到了凌晨,一個感情里情商很高的超級靚女。

  “不想釣就不釣了,反正你也是釣著玩,坐著我陪你聊會天兒。”凌晨把茶水倒好:“吃個葡萄。”

  話術這種東西,真的是個藝術,說話換個方式以后,就讓人覺得很不一樣。

  這一套,恰恰是凌晨擅長的。

  “其實你就是想我陪你聊天兒,你這話說的真好聽。”吳燁無奈的看了看她。

  點點頭,凌晨笑了笑:“那我說聲謝謝好吧!”

  下午的風吹過小亭子,吳燁給她捋了一下頭發,笑顏如花的凌晨,每次給吳燁這個表情的時候,吳燁都覺得很容易心跳加速。

  特別的治愈,特別的暖心,也特別的熟悉。

  被這個笑容俘虜的他,一直都沒有什么抵抗力:“好了,不要笑了,再笑我還得多喜歡你一次!心臟受不了。”

  被他逗笑了,凌晨遞給他一個剝好的核桃。

  “多補腦子,我就喜歡聽這種情話!來者不拒,多多益善,用糖衣炮彈狠狠的砸我!”凌晨笑著問他:“還有沒有?”

  吳燁:“......”

  想的美,本來就沒有多少存貨。

  那些鬧矛盾的時候,凌晨就要求他說很多情話,才會原諒他,大抵不說,也會原諒他,就喜歡看吳燁絞盡腦汁的樣子。

  哪有人會儲備那么多情話?

  “網上都說這個城市的節奏很慢!”吳燁轉移話題,聊點其他的,免得說不出來情話。

  凌晨撇撇嘴:“別聽網上吹牛比!”

  愣住了一下,吳燁看了看她,這么直接的嗎?

  “年輕人在哪里,那就就沒有慢節奏,其實大部分人都是為了生活奔波,但是辛辛苦苦,起早貪黑。加班加點一個月,留下了的就那么點,干什么夠?”

  “一個月不能多賺錢,根本不可能存錢,但是辦事情偏偏都需要錢,其實很多人都很累的。”

  “我一直覺得我是投胎投的好,到了我媽肚子里,換個環境,我都不知道會經歷什么。”

  “我們都沒吃過那種苦,應該感恩。”

  凌晨見到過很多崩潰的年輕人,這個見過是指她看過的資料,視頻,了解的情況。

  某一瞬間,就崩潰了。

  無法體會那種活著就已經很累了,為什么還要背負那么多的情緒,但是不妨礙她反思,換到一樣的位置,她能做的更好?

  生活是海洋,都在不斷往下沉,水壓隨著年齡越來越大,她慶幸的是自己在核潛艇里,大部分人,卻是沒有裝備。

  “我特別討厭那種動不動就一百萬,一千萬的,一個億的,誤導人的觀念。”凌晨吐槽道:“無異于殺人!”

  看多了這些,口袋里幾十塊,還覺得幾十萬不多。

  “以后要教導孩子做一個踏實的人,可以一步一個腳印慢慢走,但是要走的穩。”吳燁說道:“想想教育孩子這個問題就感覺頭疼。”

  “確實!但是沒辦法。”凌晨也無奈。

  又逃不掉,避不開,還得擔心自己會教出來一個逆子,簡直心累。

  越是他們這種有錢的情況,越是注重孩子的教育問題,所以那些紈绔子弟,大部分是出現在小說里,而不是生活里。

  想到以后教育孩子,就是個頭疼的問題。

  對老公大概不想他文質彬彬,學富五車,有文化,有內涵,有修養,但是對孩子,一定是這種想法。

  還沒結婚呢,凌晨就做好內卷的準備了。

  “咸吃蘿卜澹操心,還沒結婚呢,想這么多干啥?”凌宇系著圍裙叼著煙說道:“這就是你們年輕人的過度焦慮?”

  吳燁:“......”

  凌晨:“.......”

  居然偷聽談話內容。

  “沒對象就搞對象,有對象就想結婚,結婚了再想孩子,有了孩子在考慮怎么養,養好了再考慮教育,別成天焦慮那么多,人家沒錢的焦慮,你們有錢還焦慮,那是矯情。”凌宇教育道。

  吳燁和凌晨:“......”

  年輕小兩口討論討論未來,怎么了?怎么了嘛!

  還被教育一頓。

  “叔,我幫您做晚餐!”吳燁站起來,去廚房幫忙洗菜切菜。

  上次在凌晨哪里的時候,吳燁就經常和他一起做飯,吳燁負責洗菜,凌宇負責做菜,配合的還挺好的。

  特別是吳燁做事麻利,認真細致,凌宇覺得這一點很好。

  在一起就是個互補的事情,比如他和藍總裁在,這么多年沒吵過大架,還不是因為互補。

  一個會做飯,一個能吃,一個會賺錢,一個能花,一個會揍人一個抗揍。

  哎,這就叫互補。

  “小吳啊!你會不會覺得,一個男人成天在廚房轉,特別的沒出息?”凌宇看著他洗蝦,抽著煙問了一句。

  問這句話的時候,凌宇特別的認真。

  吳燁轉身看了看他,沒有思考什么,而是很直接的搖搖頭:“叔,生活是我們自己的,這個您承認吧?”

  凌宇點點頭,嗯了一聲。

  “那關人家卵事!”吳燁用蜀州話回答。

  凌宇:“.....”

  好家伙,這話就很對凌宇胃口了,生活是自己的,關人家卵事,自己這么開心怎么過,怎么合適怎么過。

  “叔,您這不是給我了一個結果了嘛,我相信這些年說您閑話的肯定不是一個兩個,但是結果,還是您和阿姨和和美美的。”吳燁把蝦線挑出來,麻利的丟到盆里。

  他以后,大概率也有人說他吃軟飯什么的,吳燁覺得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家庭幸不幸福。

  嘴巴長在別人身上,說什么是人家的自由。

  “挺好的。”凌宇砸吧砸吧嘴。

  這孩子很通透,不需要他說太多,就理解他的意思了。

  “叔,您這些年不是一直照顧阿姨嘛,您有沒有覺得有時候也不耐煩?”吳燁問道。

  凌宇想了想,但是搖搖頭。

  偶爾不算吧,畢竟那么多年了,時間跨度很長嘛!

  “我求婚的時候,說的照顧她一輩子的。”凌宇說道挺自豪的,他確實是做到了,這些年,一直是凌宇照顧他的生活。

  藍總裁只需要踏踏實實的做生意,賺錢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都是他在操持。

  吳燁覺得這是最頂級的浪漫之一了,喜歡一個人一輩子,和照顧愛人一輩子,都很浪漫,而且是最難的那種。

  “叔,你是真男人,言出必踐的那種。”吳燁豎起大拇指:“能做到的很少。”

  “哈哈!”

  和老丈人聊天,其實很有意思,找到點以后,聊起來就很愉快了,

  再加上吳燁和他確實是有幾分相似,起碼吳燁也沒有凌晨有錢,也愛做飯,也和他的相處模式差不多。

  頗有些共同話題的樣子,上次吳燁就發現了,這次還是和他聊這些東西,有經驗以后,聊起來就順利多了。

  一頓飯做好以后,感情增加了不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和老丈人把關系搞好,怎么能娶媳婦兒?

  雖然他也知道吳燁的意思,畢竟二十多年前的他,也是這樣,那時候,他的老丈人可沒有他這么多話。

  雖然性格也好,但是話不多,話多的丈母娘,對他并沒有什么好臉色。

  “吃飯了!”

  把菜端出來,拿好碗快,吳燁坐在凌晨旁邊,一人做了幾個菜。

  凌晨夾了幾個菜試了試:“這個是吳燁做的吧?”

  吃習慣了就會發現,吳燁做的菜少鹽少油,凌宇做的菜油和鹽都要多一些,辣椒也要放的多一些。

  畢竟蜀州人炒菜,什么都要擱一把辣椒在里面,不是干辣椒就是生辣椒,或者喜歡加豆瓣醬,吳燁做菜很少加豆瓣醬。

  “這幾個都是你爸做的,油鹽多一些,而且不會這么清澹。”藍總裁也試了一下,很容易就找到老公做的菜了。

  倒是吳燁自己,沒有吃出什么特別的味道,都好像差不多,一定要比,就是凌宇做的東西比吳燁做的東西好吃。

  “小吳做的菜其實挺好吃的。”藍總裁夸獎了一句:“事業也要做,免得年齡大了遺憾,你叔叔就經常抱怨我,沒讓他工作。”

  凌宇偶然也會抱怨,說自己出去工作的話,這么多年過去了,就不會買不起房子,不過藍總裁才不會把這個當回事。

  其實就算是凌宇出去上班了,也不可能做到和藍總裁一樣,做出那么大的公司,現在這個市場,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這話也就是他說說而已。

  “好的阿姨!”吳燁答應一聲。

  他和凌宇不是一個模板的,雖然看著差不多,吳燁好歹還有自己的事情呢!起碼事業做的也很穩定。

  不是什么單獨吃軟飯的人。

  聊著天,吃著飯,吳燁把碗快收拾了。

  晚上的時候。

  吃過飯了,吳燁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上的新聞,看的最認真的就是凌宇,就他一個人對新聞感興趣。

  中年人似乎都喜歡看新聞,老吳也不例外,一樣喜歡看新聞,而且看的津津有味的。

  “爸,吳燁睡二樓嗎?”凌晨問了一句。

  拿著遙控器,凌宇看了看她,然后指了指三樓:“二樓放東西了,睡三樓吧,第二間。”

  凌晨:“……”

  二樓那么多房間,為什么睡三樓?五六個房間都堆東西了?

  意識到他們說故意的,凌晨想了想,還是沒有說什么,安排吳燁去衛生間洗腳。

  吳燁離開以后,凌晨才看了看他:“居然不相信我!”

  藍總裁確定的回答:

  “你自己說,你值得相信嘛?上次跑到他房間去,沒有說你,你當我們不知道?”

  “臉皮厚過你,世間少有,還沒嫁人呢?當自己是婦女了!”

  “給你爹留點面子,也算是養你這么大的回報了。”

  “六歲教你很正常,二十六歲還要教你,你覺得你腦子有問題,還是我們太封建?”

  “一天不說你,就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了,要不要去后院河里泡一下,清醒一點?”

  凌晨:“……”

  藍總裁好一通叭叭,給她說懵了。

  根本組織不起來有效的語言反駁,凌晨就被一波拿下了,說的她根本沒有話回答。

  “說幾句就行了,說那么多干啥!她也不是小孩子了!”凌宇勸了一句。

  藍總裁給他一個白眼。

  他就覺得凌宇這樣不行,什么都慣著凌晨,說幾句都心疼,自己說總比別人說要好吧?

  “怕家里進豬的是你,怕白菜沒人要的也是你,你自己的閨女,你自己管吧!你看她那樣子,知道錯了才怪!”

  “也就是小吳在,給她留個面子,還問是不是二樓,不害臊!”

  藍總裁看著新聞,完全沒有回頭,但是話卻沒有停下來,依然說的那么犀利,不光是凌晨,凌宇都被帶進去了。

  凌晨還想狡辯一下。

  “我就是問一下,我們家客房不一直都是在二樓嘛!我也沒有看,我怎么知道堆東西了。”凌晨低聲反駁。

  藍總裁看了看她,拿著紙巾擦了擦手上的果汁,又看了看凌宇,眼神的意思很明顯,凌宇尷尬的撓撓頭。

  “等你以后自己有了孩子,你就知道你對他的了解會很多,就會發現,他在你面前說謊的話,你得很辛苦的憋著笑,免得傷害她的自尊心。”藍總裁回答的很簡單。

  啊啊啊,根本說不過她。

  她說話就像是刀子似的,一刀一刀的根本防不勝防,一不注意就破防了。

  “哼,你是媽,你說什么都對!”凌晨決定不和她嗆,根本說不過,那就不說了。

  吃著水果,看著電視,藍總裁根本沒有把她當回事。

  就是這么澹定,就是這么優雅,就是這么有著絕對的優勢。

  “以前,我也和你外婆說過這個話,你知道她說什么嗎?”藍總裁說道。

  凌晨:??

  好奇心很容易就被勾起來了。

  她外婆,雖然性格不怎么樣,但是說話是一套一套的,就和藍總裁差不多,比藍總裁還要犀利一些。

  凌晨小時候,不是一次被她說哭過,特別是成績不好的時候。

  “你知道錯了就行。”藍總裁回答。

  默默的,凌晨也不說話了。

  這就是她為什么要和藍總裁分開住的原因,另一個原因才是因為魔都公司沒有負責人。

  和她住,也就只有自己老爹覺得她好的不行,凌晨覺得自己和老媽住三年,要少活三年。

  當然,她不和外公外婆住,也是這個原因,她也受不了外婆,老了越發的嘮叨了,偏偏說話還犀利極了。

  “都別說了,看電視就好好看電視,小吳還在呢,別讓孩子看笑話。”凌宇在合適的時候出來打圓場。

  他每次都是收尾的哪一個。

  等到吵完了,他就來一句別說了,然后畫上一個完整的句號,其實藍總裁和凌晨都已經不會吵了。

  多少給他一個彰顯一家之主威嚴的空間。

  吳燁總衛生間出來以后,就感覺氣氛不太對勁,凌晨和藍總裁都沉默著,吳燁覺得她們是不是在自己洗漱的時候吵架了?

  想了想,吳燁把行李箱里的禮盒拿出來。

  “叔叔,阿姨,這個是給你們買的禮物,希望你們喜歡!”吳燁把兩個袋子分別遞給凌宇和藍總裁。

  其實來就應該給的,不過那時候還在行李箱里面,而且又碰到馬上吃飯,吳燁就想著晚上送算了。

  總算是把禮物送出去了。

  凌宇倒是沒有避諱,打開袋子看了看,發現是麻將:“這個材質,好像不是普通的麻將啊!”

  藍總裁倒是識貨,見這些東西見得多:“犀角,象牙!”

  凌宇:??

  臥槽,好一件裝比的利器。

  大部分時候,還是用最普通的,幾十塊錢,或者麻將機自帶的麻將玩。

  吳燁送的這個禮物,對他來說,簡直是送到心坎里去了,喜歡得很,看他拿著牌愛不釋手的樣子,也能看出來。

  “這個好,小吳,這個花了不少錢吧?”凌宇問道。

  吳燁剛準備搖頭,凌晨就搶答了:“你那個牌,兩百多個,媽手里的首飾,七百多個,最近不是和國外的公司談合作嘛,這個可能有點作用。”

  這么耿直就說了嘛?不需要蓄意一點?

  吳燁還準備說沒多少錢呢,結果凌晨什么都說了,吳燁只好坐著,保持微笑。

  藍總裁拿著首飾看了一會兒,想了沒多久就豁然開朗了,看著吳燁還給他一個笑容。

  “謝謝小燁,禮物阿姨很喜歡,你有心了。”藍總裁說道。

  吳燁趕緊擺擺手,一邊受寵若驚,一邊說著阿姨你喜歡就好。

  干媽啊!yyds!

  決定了,吳燁回去要感謝干媽一下才行,要不是她,效果絕對沒有這么好,禮物真是送到合適的位置了。

  花點錢吳燁不怕,就怕花錢還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那就很得不償失了,所以吳燁第一時間就放棄煙酒這種東西,計劃送其他的東西。

  凌宇已經在計劃,什么時候約朋友打麻將了,到時候就用這個麻將,嘖嘖!

  藍總裁心思也不知道考慮什么去了,好像在想事情。

  “我先上樓了,你們早點休息。”拿著行李箱,凌晨拉著吳燁上樓。

  藍總裁和凌宇都點點頭,也說什么。

  到了二樓,凌晨把行李箱里的衣服拿出來,把吳燁的衣服放在箱子里。凌晨的衣帽間里,還能看到很多特別青春的款式,應該是以前的衣服。

  幫她把衣服收拾好了,凌晨才拉著他去樓上。

  樓上的陽臺上,除了花花草草,還有一臺天文望遠鏡,這是凌晨以前最喜歡的設備。

  “今晚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月亮。”凌晨把望遠鏡給他。

  吳燁看了一下,黑漆漆的。

  “你是個憨包兒嘜,災舅子,眼睛閉錯到了嘛!”凌晨很無語。

  才反應過來的吳燁,感覺好丟人,主要是碰到眼睛了,下意識就閉上了,結果就是黑漆漆的。

  這次,吳燁看到畫面了。

  月球的隕石坑吳燁都能看到,就是沒有那么清晰,再往外移動,吳燁看到了無垠星空,和平時看到的一點點星星不一樣,這次看到的,是很多很多。

  “臥槽,好多小星星!”吳燁驚訝。

  一直對天文課不感興趣的吳燁,沒說上過天文愛好培訓班,大學也沒有加入天文社,而是加入的足球社。

  以前喜歡看星星,還是在鄉下,那時候,可以看到滿天星光,可以看到一閃一閃亮晶晶的星星。

  后來,就看不到那種場景了,而是只能看到稀疏的星星。

  凌晨帶吳燁去看過一次星星,吳燁還記得,當時吳燁覺得很好看,不過更多的心思還是在凌晨身上,畢竟那時候就為了追她。

  這一次,吳燁是真的很震撼。

  “白瞎創業賺錢,才發現我連一臺好的天文望遠鏡都沒有。”吳燁感慨的說道:“回去就買一臺好的望遠鏡。”

  突然覺得自己錢不少,膚淺的很,什么愛好都沒有。

  吳燁覺得可以給自己培養一些愛好,天文愛好者就不錯,而且星空,本就神秘,比釣魚有意思多了。

  “可以的,這個其實挺有意思的,不過還要買書籍,才能慢慢入門,我就是半途而廢了。”凌晨回答。

  吳燁則是看著星空,和發現新玩具似的,玩的不亦樂乎。

  好久了,吳燁才回到客臥里,凌晨幫他把衣服掛起來,然后把行李箱放到柜子里。

  “剛才被我媽說了一頓,這幾天就規矩點!”凌晨說道。

  吳燁臉色一囧。

  問題是他沒有不規矩啊,一直都記著吳太太說的話呢,有可能不規矩,印象就不好了,吳燁都很注意的。

  “行!克服克服。”吳燁回答。

  送走凌晨以后,吳燁躺在大床上,看著天花板的大燈,腦子里都是剛才的星空,越發堅定了吳燁要買個天文望遠鏡的決心。

  剛揭開被子準備躺下玩一把老爹消消樂,寧渠就開視頻過來了。

  還以為是狗怎么了的吳燁,迅速接通視頻。寧渠的臉一閃而逝,吳燁就看到陽臺上的八爺了。

  “哈哈哈,你外公來啦!”

  尷尬的很啊!

  寧渠把視頻攝像頭調回去,一臉無奈的看著吳燁:“我希望你趕緊拿出一個合理有效的辦法,不然我不排除使用各種大威力道具,驅趕,威脅,恫嚇,傷害它的可能。”

  “對于這種不禮貌的行為,我們表示強烈譴責。”吳燁回答:“目前沒有一個行之有效的辦法,我們可以進行磋商。”

  看了看八爺,寧渠嘆嘆氣。

  傷害是不可能傷害的,只是一只鳥而已,而且還是吳燁養的,換個人養的,寧渠早就動手了,還留著過年?

  “我明天喊人來裝個落地窗,然后裝個紗窗,瑪德,認識你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寧渠吐槽。

  吳燁連聲稱是,這個鍋他的,甩不掉。

  “行了,你卑微的樣子,顯得我好想二鬼子似的。”寧渠說道:“五頓大雄鷹!”

  “成交!”

  “臥槽,喊低了!”寧渠后悔了。

  早知道喊價喊高一點的,其實就是打電話坑吳燁幾頓飯而已,他確實是準備裝個落地窗,再裝個紗窗在外面。

  現在的窗戶,不是落地窗,而是推拉的隔音玻璃門,雖然也能用,但是沒有那么好看。

  以前田甜住的,她也沒有裝落地窗,后來就搬家了,碰巧賣給寧渠了,在后來,又搬走了,具體搬到哪里去了,吳燁就不知道了。

  反正不在富力住了,前段時間才搬家的,剛好吳燁出差的時候。

  “你那邊見老丈人老丈母娘怎么樣了?”寧渠問了一句:“順利不?”

  捋了一下頭發,吳燁和用了飄柔一樣自信:“開玩笑,怎么可能不順利,都聊到外孫的問題了,你懂得嘛!”

  你要是吹牛皮,也要考慮質量行不行,都特么吹爆了。

  誰不知道誰似的,吹牛的樣子大家都備桉了好吧?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假的。

  “你這吹牛的功夫有些退步啊!”寧渠忍不住笑:“起碼也要真真假假的,你這光剩下假了。”

  吳燁坐起來,認真的和他聊了一下,過來以后的體驗。

  “臥槽,后院就是河,可以隨時釣魚?真好!”總結就是寧渠就聽到了這個,而且就感興趣這個,其他的都不感興趣。

  吳燁啪就把電話掛了。

  你禮貌嗎?

  看著都都的電話,寧渠撇撇嘴:“玩笑都開不起。”

  他把推拉門打開,看了看陽欄桿上的八爺,寧渠開口就說道:“你個沙比鳥,呀屎啦嘞。”

  “猴賽雷啊!類個撲街。”八爺半生不熟的回了一句。

  瑪德,阿燁養的這個鳥,真邪性!還特么會說廣話。

  這得多大的閱片量?

  他怎么也想不到,吳燁不在家的時候,八爺除了外出瀟灑,搞錢,就是在家看電視,而且還喜歡模彷。

  “法克藥!”八爺還補充了一句。

  反彈!

  丟了個小木棍嚇走八爺,寧渠關上推拉門,決定了,還是不和它對線了,贏了沒意思,輸了還丟人。

  干脆關上門,眼不見為凈。

  “明天勞資去買個母八哥,就養在家里,瑪德,氣死你個傻鳥。”寧渠默默的想到一個計劃。

  凌晨家里。

  玩了兩局老爹消消樂的吳燁,實在是輾轉反側,平時習慣了,沒有某個人的時候,就睡不著了。

  給凌晨開了個視頻,吳燁和她說著話,這樣感覺好一些。

  “我已經好了哎!”凌晨驚喜的說道。

  你想表達什么?好了就好了唄,擺脫創可貼了,也不用說出來啊!

  “恭喜你!”吳燁回答。

  給了吳燁一個白眼,凌晨說道:“明天他們一個肯定去打麻將去了,一個去上班去了,我帶你去市區轉轉?”

  這個吳燁倒是答應下來,聽說很多好吃的,吳燁對這個很感興趣。

  “行!”

  “記得帶身份證!”凌晨補充了一句:“吃火鍋要實名制!”

  吳燁:“.....”

  怕是開國際玩笑吧?吃火鍋要實名制?你在逗我?

章節報錯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