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05 特別要堤防她老公【9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0205特別要堤防她老公9K

  地庫里。

  吳燁坐在一輛柯尼塞格上,踩了一下油門,汽車發出巨大的咆孝聲,響徹車庫。

  這種和打架一樣,讓人熱血沸騰的聲音,大概是個男人都無法拒絕,聲浪迷人。

  熄火從車里出來,吳燁看著地庫里一熘的豪車,感慨萬分。

  幾百輛各式各樣的車子,從老爺車到跑車,一個系列的車都能看到,一模一樣的車標排列的整整齊齊。

  一輛輛曲線優美的跑車,就像是一個個花枝招展的美女,起碼在吳燁眼里,是這樣的效果。

  汽車,是男人的大玩具。

  而這里,是很多很多的,各式各樣的玩具,簡直讓人挪不開步伐。

  呼干媽YYDS。

  吳燁不遠處,穿著老款碎花裙的干媽,看了看吳燁戀戀不舍的樣子,忍不住笑起來。

  他每次來地庫,都會駐足良久,但是只是看看。

  最多,就是拿著鑰匙,啟動車子,聽聽聲浪,她是無法理解的,喜歡就開唄,又沒什么,車子就是開的。

  別管多好的車,在她眼里就是拿來開的,哪怕是車子很貴,也不應該放著不開。

  吳燁每次都只是看看,也不開出去熘達。

  不過,能看得出來,他很喜歡這些車。

  江畔就對這次頂級工業產品好無興趣,看都不會來看,最多帶人回來拍個視頻,賺點錢,眼里根本沒有喜歡。

  吳燁眼里都是喜歡,就像是江畔看到一柜子包包的表情是一樣的。

  “想開那輛就開!放著也是吃灰,定期還得保養。”干媽笑著問道:“就沒有你喜歡的?”

  吳燁:“.......”

  怎么可能沒有喜歡的,他都喜歡!

  但是這也不是他的車,怎么能隨便開呢?收藏就收藏,不是為了上路炸街的,這么多車都開一遍的話,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吳燁認識的所有人里,唯有干媽是最有錢的,毫無疑問,她的財富大概只有她炸街才知道。

  房子到處都是,車子也是一堆,根本開不過來,家里的買菜車都是四環,錢很多,但是干媽很低調,深居簡出的。

  最開始,吳燁見到她的第一印象,還以為是個普通小老太,結果,他膚淺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不開了,就是感受一下坐不同的車的感覺,感覺了就行了!其實都差不多!”無額也回答道。

  車和車,是有共同之處的,那是普通的車,豪車的感覺就不一樣了,從里到外都能感覺到貴和好。

  往往開車的時候,都能超常發揮一下。

  吳燁是不想自己開了車,干媽就把車送給他,事兒不能這樣辦,所以吳燁都只是看看,玩一下就算了。

  “沒開玩笑?想開那個車就和干媽說,沒有干媽也能給你找來。”干媽信誓旦旦的說道:“不要和干媽客氣。”

  吳燁點點頭。

  他倒不是客氣,只是覺得不能什么都不客氣。

  人總是要臉的,本來吳燁都覺得上次房產證的事情,讓他覺得自己占便宜了,往后就再沒敢收其他的東西。

  看車,看表,看首飾衣服,股東收藏都是這樣,吳燁就只是看看,沒想過其他的。

  喜歡是一回事,要是另一回事。

  喜歡本來就是一種很容易產生的情緒,極度容易受到外界的影響,好東西都會喜歡,但是不是喜歡就都要弄到手。

  那叫占有欲。

  “那上樓,想開就在自己拿鑰匙。”干媽指了指電梯:“也該做好飯了!”

  她挺喜歡吳燁這種性格的,她其實不在意一輛車,哪怕是貴點的,也不在意,就是吳燁這種克制的性格,挺好的。

  能克制自己的想法,這很重要。

  “行,每次來您這里,吃一頓都能頂好幾天的。”吳燁笑道:“得過完節以后,才能回來看您了,您要是不忙,就打電話!”

  吳燁是過來蹭飯的,也是她打電話喊了,不來不好。

  認了親戚,就要經常走動才行,特別是這種特殊的親戚,干媽也是媽,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

  “去晨晨家對吧?”

  吳燁點點頭。

  干媽想了想,問道:“禮物準備好了沒有?”

  吳燁臉色一囧,過來吃飯,也是為了求教一下準備什么禮物比較好,畢竟沒多少時間了,吳燁自己絞盡腦汁的想,也沒有想到送什么禮物比較好。

  特別是這次是很正式的登門,吳燁覺得禮物很重要,絕對不能是什么煙酒茶了。

  凌晨倒是說不用那么麻煩,隨便買點就行了,家里什么都有,吳燁不這樣覺得,總不能什么都敷衍老丈人他們。

  仗著人家閨女死心塌地,就什么都敷衍了事,不好。

  “行,干媽幫你想想,別愁眉苦臉的,又不是找不到送的,不是什么難事。”干媽笑著說道。

  能有個人出主意,其實是個很幸運的事情。

  很多時候,遇到事情吳燁自己不知道怎么辦的時候,就會給干媽打個電話,她總會給吳燁不少的建議。

  客廳里。

  凌晨和江畔擺弄著上個世紀的娃娃,這是江畔的玩具,她準備拿去賣了,湊錢捐個學校,順便看看自己這么慘,能不能讓凌晨也資助一點。

  旁邊還有個盒子,里面都是一封封的感謝信,全國各地的都有,這些年,江畔也會實名捐贈,收到了很多感謝信。

  看著言辭懇切的感謝信,凌晨有些感慨,江畔身上,有一種溫暖人心的力量,那是另一種很高級的美。

  大約很多人是無法想象,一百塊錢能對一個家庭產生什么樣的幫助的,江畔就很清楚。

  “雖然越來越少了,但是還是有很窮的地方,很窮的家庭,或許是條件原因,或許是地理原因,總之,他們日子過得真得很難。”

  “就像是現在這個村子,你敢相信,還得怕幾百米筆直的梯子才能上去?唯一的學校都關了好幾年了。”

  “真的看著都不忍心!”

  江畔把娃娃放下,她已經買了很多玩具了,有時候,她更多是覺得,可能她簡簡單單的一次捐助,很多人的命運就會因此改變。

  原本那種她看起來悲慘,他們覺得正常的命運就會變成另一個樣子。

  那些沒有看到過外面天地的小青蛙,也有機會躍出井口,去看看外面的天地,也能知道天地的廣袤,也能知道外面有更多的選擇。

  “所以,弟媳婦兒,V我二十萬,幫助一下這些小朋友,起碼讓他們有個學校讀書,好不好?”

  凌晨:“......”

  倒不是二十萬多,江畔都開始“變賣家產”了,主要是干媽說了,不能給江畔錢,要是干媽知道,會被說,吳燁就被說好幾次了。

  “V你40,讓你去吃瘋狂星期四怎么樣?”

  凌晨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被干媽的聲音打斷了思路,江畔尷尬的轉過頭,就看到站在自己背后的老媽。

  手上還拿著雞毛撣子,江畔立馬彈起來,看著雞毛撣子落在沙發上。

  “有話好說,媽,弟弟和弟媳婦兒還在呢,給我個面子!”江畔躲到沙發另一邊。

  看著沒得商量,氣勢洶洶走過來的老媽,她繞著沙發開始跑。

  看到吳燁以后,才眼前一亮,躲在吳燁背后,抓著他的衣服:“弟弟,救命!”

  吳燁:“......”

  她這個架勢,完全把吳燁當成了擋箭牌,吳燁無奈的看了看干媽,只能打圓場。

  吳燁不在的時候,這種情況發生的更多,也就是江畔只敢賣自己的東西,還沒有把手伸到干媽的東西上,不然就不是挨揍的事情了。

  什么媽媽?

  不好意思,我是原告!

  “你出來!”

  “我不,你當我傻呢?”江畔躲在吳燁背后:“你拿著兇器,還想讓我出來,你有本事你連我弟一起打。”

  干媽:“.....”

  逆女!

  一不注意,就開始忽悠凌晨了,發現吳燁不好忽悠,就開始轉移方向了。

  再來晚一點,凌晨搞不好就已經掏錢了,二十萬,對于凌晨來說也不是很多,再加上江畔說的扇情,她很可能就給了。

  “讓你自家人你都騙,讓你騙!”哪怕是擋著,江畔還是挨了不少打。

  嗷嗷叫的江畔,到處跑,干媽就追著打。

  吳燁勸都勸不住,還額外挨了兩次雞毛撣子,吳燁就不勸了。

  直接把江畔逮住,押到干媽面前:“您多少打一下就得了,這是犯罪未遂。”

  江畔:“......”

  “你個叛徒,以后姐再也不對你好了!”生無可戀的江畔,被打了五十大板,嗷嗷的:“媽,親媽,給個面子啊!我都26了,你不能這樣啊!”

  吳燁和凌晨忍不住笑,其實吳燁在江畔家,待得還挺習慣的,江畔也是拿他當自己弟弟一樣,沒有什么生疏,就是老騙吳燁的錢。

  還老是做些不靠譜的計劃,讓吳燁去執行,企圖合謀從干媽手里騙錢。

  “你還知道你二十六?你要對象沒對象,要錢沒有錢,還坑蒙拐騙。”揍了她一頓,也算是出氣了。

  剛好飯菜也好了,收拾收拾就可以開始吃飯。

  特意準備了一桌全魚宴,一條大型石斑魚,就被做成了一桌子菜,廚師的手藝相當好,做魚很專業。

  單純論做魚這一塊,蕭富貴都不是對手。

  “快嘗嘗,難得遇到這種大型的石斑魚,今天特意做的全魚宴,年年有魚。”拿著快子,干媽先動快子,就喊他們吃。

  做不下去的江畔只好站著吃,美滋滋的對方著面前的紅燒魚肉,凌晨則是吃著水煮魚片,味道真的很好。

  米是四位數的大米,吃起來口齒留香,吳燁知道干媽家的廚房,算得上是很多廚師夢寐以求的地方了,食材全是高級食材。

  從大米到面粉,從肉類到蔬菜,全是高級貨。

  吳燁都計劃著,以后有孩子了,經常來蹭飯,給孩子補充點好的東西。

  “以后帶孩子一起來,哈哈!”吳燁笑著說道:“走的時候,再帶點,想想都好玩!”

  干媽也笑了笑,不過她搖搖頭:“別說你吃不了多少,就是能吃更好,以后孩子奶粉干媽都給你包圓,也不用以后,想吃什么,走的時候自己拿!”

  吳燁:“......”

  吳燁就是說著玩的,吃拿卡要他可做不出來。吃完東西,還要帶不少,那可太過分了。

  孩子的奶粉,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哪里的份額,都夠喝到五六歲了,總不能喝奶粉喝到十幾歲。

  “別,隔三差五我們就來,吃飽就行了,還拿干啥,我也沒有楊師傅的廚藝,做不好吃。”吳燁拒絕。

  江畔看了看他,默默的吃了一口魚肉。

  不要給我啊,家里的大米都能賣不少錢呢,一袋大米就夠她支持很多人了。

  可惜,這些東西都是有數的,江畔根本不敢動,吃個黃哥,都被廚娘記下來,哪有機會?

  “那就經常來,家里不缺吃的。”干媽說道:“養你們小兩口,一點壓力都沒有。”

  吳燁:“.....”

  沒有什么多余的規矩,吃著飯聊著天,不遠處放著一瓶沒有打開的康帝,包裝紙都起層了,吳燁不想喝酒,就沒有開了。

  一頓飯幾十個大不熘,低調奢華有內涵。

  干媽,就是屬于神豪那一撥檔次的人物,住的有文化,吃的有營養,花的長見識。

  偏偏一身看著普普通通的碎花裙,看著就像是幾十塊錢的裙子,實際上是定制款,普普通通,平平無奇的裙子,六位數。

  還是凌晨說了,吳燁才知道的。

  吃完飯以后,上了飯后點心,茶水,吳燁坐在沙發上吃著點心。

  “小燁,你來一下!”干媽在二樓喊了一聲。

  吳燁從樓梯上走上去,干媽剛好拿著一個盒子過來,然后把盒子遞給他:“禮物就不去買了,這些就夠了,晨晨爸媽肯定會喜歡的!”

  吳燁:???

  他只是來問一下,看能不能幫他出個主意,結果禮物都給他準備好了。

  “這不像話,干媽,不能什么都這樣,這樣不好!”吳燁沒有接。

  他像極了來拿東西似的,真做不到這樣。

  “拿著!”把盒子塞到吳燁懷里:“早點去把事情辦好,我還等著抱干孫子呢!不要嘰嘰歪歪的,我生氣了啊!”

  吳燁:“.......”

  你還生氣了?

  就像是拿著一個燙手的山芋一樣,吳燁還是想拒絕,但是看她表情,吳燁又不知道怎么樣拒絕好。

  上次就是這樣,吳燁都想不到怎么樣報答她才好,真把他當自己親兒子一樣。

  盒子里,是另一個不大不小的盒子,還有一條造型很奇特的項鏈。

  “這是兩副麻將,一副是象牙的,一副是犀牛麻將,現在基本上找不到了,都是以前的老物件了,你老丈人不是喜歡打麻將嘛,剛好送這個。”

  “這個項鏈,是某個女王的,后來流出來以后,就被我收起來了,晨晨媽媽最近在和國外的一個公司接洽,不太順利,你給她這個,她知道怎么用的。”

  “行啦,別苦著臉,你是我干兒子,喊我一聲媽,我得管你。”

  “給老娘笑一個!”干媽哈哈笑:“難看死了!”

  吳燁:“......”

  這一次,吳燁更直觀的感覺到了,什么叫做底蘊,這就是底蘊。

  沒有幾代人的積累,根本不可能有這種底蘊,隨隨便便拿出來的東西,都是別人拿不出來了的。

  欠的越來越多了。

  吳燁呼了一口氣,想了想還是說道:“干媽,東西我要了,但是錢您得收下,不然我不要!”

  拍了拍吳燁后腦勺,她還是答應了:“你看著給就行。”

  下樓以后,吳燁把盒子拿出去放到車里,才回到客廳里,江畔也不敢挨著老媽坐,坐在凌晨身邊。

雅文庫  吳燁吃著點心,有點停不下來的意思,這種水果點心,真的很好吃。

  看了看放下點心的楊師傅,吳燁和他交換了一個聯系方式,也不知道他還收不收徒弟,很想喊蕭富貴跟他學習學習。

  起碼做點心,做魚,他就完爆蕭富貴,蕭富貴的優勢在于會做大菜,而且做的好,手握十幾個招牌菜。

  招牌菜,是用來攬客的那種,就是最好吃的,最拿手,最能上臺面的菜。

  這種點心,吳燁覺得是完善大唐菜品的機會,交流交流也好啊!

  可惜楊師傅是干媽的御用廚師,不能挖人,而且楊師傅也不一定答應,去大廚房,和這種小廚房,工作壓力完全不一樣。

  一天炒二十個菜,和一天炒兩百個菜能一樣?

  “回頭開分店,還要房子就和我說,反正我們家房子多!”干媽說道:“不要什么都客氣,走彎路沒有必要。”

  雖然是實話,吳燁還是考慮了一下,才口頭答應下來。以后執行與否,是另一回事,但是好心得答應下來。

  干媽說話,都是一個唾沫一個釘,答應了吳燁她肯定不會騙吳燁,一句話,就是幾個億的含金量。

  吳燁和凌晨待了好久才回去,車上,凌晨拿著盒子看了看。

  “這是啥?”

  “干媽給的,給你爸媽的禮物!你當不知道啊!”吳燁說道。

  凌晨:“.....”

  又去干媽哪里打秋風了,凌晨都感覺臉紅,不好意思。

  “何必這么麻煩呢,你就隨便買點東西,就可以了,欠干媽的越來越多了!”凌晨說道:“我明天找個老師傅看看,多少錢,你給干媽!”

  吳燁點點頭。

  原本的想法也是這樣的,錢得給人家,不能白要東西。就現在這個情況,都已經欠的太多了,以后怎么還?

  “以后經常去,再以后,經常帶孩子去,能做的都不是現在了,現在干媽也不用我們做什么。”凌晨建議道。

  答應下來,吳燁笑了笑:“謝謝賢妻!”

  凌晨:“.....”

  拍馬屁。

  “這幾天拍馬屁也沒有用,過幾天你好好表現一下,犒勞犒勞我!”凌晨回答道:“補稅!”

  這幾天親戚還在家里,沒辦法,偏偏親戚在的時候,狀態很好。晚上睡覺的時候,凌晨還會做春日的夢,根本管不住。

  給吳燁放假一個星期,沒幾天時間了,到時候再補回來就好了。

  “過幾天都回家去了吧?”吳燁撓撓頭:“這樣不好吧?”

  “能不能說一下你那個期待而又羞澀,還瑟瑟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我說在家里了嗎?你是豬腦殼嗎?”

  吳燁:“.....”

  不是在家啊?

  那就好了,還以為是在家里呢,那不好,被發現很澀死的。幸好凌晨還不是被澀澀沖昏頭腦了。

  “酒店?”吳燁問她。

  凌晨拍了拍腦門,感覺吳燁最近忙昏頭了,居然問這種問題。

  “你不是那邊有套房子嘛,就是干媽給你那套,我們小區里的,記不得了?”凌晨問他。

  吳燁恍然大悟。

  想起來了,還有個秘密基地來著,房產證都一直放著吃灰來著,吳燁根本就沒有想到還有這回事。

  “你這為了打個架,考慮的面面俱到啊?”吳燁夸獎道:“不愧是你。”

  凌晨:“.....”

  啪啪給吳燁兩巴掌,凌晨才把盒子放好。

  回到家,洗漱休息。

  因為重要選手受傷,吳燁也只能坐冷板凳,不能打架的日子,總是格外的不習慣,吳燁安安靜靜的睡了半個小時,結果發現自己根本睡不著。

  完全沒有困意,總感覺有什么事情沒有辦完一樣。

  憂傷!

  欲拔不能。

  拿著手機看了半天小說,吳燁看新聞的時候,慢慢才開始犯困了,把手機充好電,吳燁轉身尋找港灣。

  停泊好無處安放的小手手以后,吳燁才慢慢睡著。

  門口的狗子,聽了半天也沒有聽到什么動靜,很是奇怪的爬起來,回到自己的狗窩里。

  “凌星星,我是你爸爸!”八爺吐槽了星星一句:“我是你爺爺?你外公?爹?”

  “狗東西!”

  狗子只是看了看它,便不再搭理它了,狗腦子還是想不明白,為何勤耕不輟的吳燁,也懶下來了。

  平時這個點,吶喊,今天這個點,睡覺。而且,今天一點奇怪的味道都沒有。星星看著月光,眼里都是不解,這幾天的不解加起來,越發搞不懂了。

  天明的時候。

  吳燁已經爬起來了,穿著睡衣把窗簾拉開,把窗戶打開,八爺撲扇著翅膀飛出去,開始了新一天的覓食。

  他的錢箱子,已經快裝不下錢了,吳燁覺得,自己要是多養幾只八哥,搞不好能實現三線城市靠鳥買房的壯舉。

  把星星的狗繩拿出來,看著已經逐漸習慣的星星,吳燁帶著它出去跑步,為了讓它能夠多活兩年,吳燁已經盡力了。

  跑步的時候,吳燁都特意根據它的情況來配速,星星還是老了,沒有年輕時的體力,沒跑多久就開始吐舌頭了。

  最后還是吳燁把它牽回家的,才剛回家的,星星已經累得躺著狗窩里吐舌頭,一動不動的它,安靜的很。

  “果然,養狗就要遛彎,得讓它們累得受不了了,有不會有什么拆家的可能性,都累成這樣了,哪有力氣拆家啊!”吳燁都囔著。

  收拾好東西,開始吃餐了。

  不過凌晨都沒起來,吳燁還得去喊她。

  根本不擔心吳燁能把她怎么樣的凌晨,還在睡懶覺,有這你除了弄我一連口水,還能干啥的放心,她睡的很香。

  吳燁喊了兩次,凌晨才慢悠悠的轉過來,迷迷湖湖的揉著眼睛,被陽光晃得眼睛都發酸了。

  “讓我再睡會啊,我感覺好困!”凌晨說道:“放棄早餐,讓我睡會兒吧!”

  面對她的央求,吳燁根本就不同意,不近人情的搖搖頭。

  把她拉起來,她又躺下去。

  “既然這樣,就不要怪我給你上套餐了。”拿著她的長發,吳燁拿著頭發撓她的鼻子。

  這種感覺并不舒服,凌晨醒了。

  吳燁根本就不讓她再睡覺了,就算是要睡覺,也得吃完飯了再睡覺。

  “我起來行了吧?什么下三濫的辦法都能想出來。”凌晨吐槽了一句,拿著創可去衛生間里。

  等她出來以后,吳燁監督她下樓。

  “你真懶!”吳燁說道:“不過看在親戚的份上,情有可原,給你親戚一個面子。”

  凌晨撇撇嘴。

  “你有本事,你打它啊!”

  “我又不是紅棍!”吳燁回答:“為什么要聽你的?你是我大老?”

  懶得斗嘴,凌晨洗漱好,開始吃早餐。

  現在吳燁都不愛做紅燒牛肉面了,都是在外面買回來家里吃,凌晨還挺懷念以前紅燒牛肉面的。

  得手了,就沒有以前那么珍惜了。

  在一起久了,吳燁也開始慢慢的忘記一些細節了,只是凌晨還記得清清楚楚的。

  女生和男生的感情視覺是不一樣的,吳燁是覺得我還愛你,日子還在過,你也愛我,就這樣就挺好的。

  凌晨則是感覺最開始的吳燁比現在溫柔體貼,幽默風趣,會照顧人,雖然現在也很好,但是一直在改變。

  其實吳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改變了什么,覺得一切還是以前的樣子,并沒有什么巨大的變化。

  就是多了一個交流的手段而已。

  “今天怎么吃得這么沉默?是不是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還是工作遇到什么不順心了?”觀察了她好久,吳燁才問道。

  凌晨一愣。

  看著吳燁眼里的關心,又覺得自己想的太多,有些多愁善感。

  “沒有,就是想一想工作的事情,趕緊吃,吃完送我!”凌晨回答了一句,臉上的笑容多了很多。

  吳燁很疑惑,她這是什么問題?一會兒開心一會兒沉默的!

  “確定沒什么問題?”

  “趕緊吃!我能有什么問題?”凌晨很確定,自己是親戚綜合癥,不是什么大問題。

  就是胡思亂想。

  草草的吃了東西,吳燁拿著鑰匙,和她一起出門,在凌晨公司樓下的時候,吳燁把東西遞給她,揮手說再見。

  “拜拜!”

  剛準備下車,就被吳燁拍了一下,然后吳燁指了指自己的臉頰:“忘了是不是?”

  凌晨:“......”

  想了想,凌晨放下盒子,說道:“你閉上眼睛!”

  吳燁聽話的閉上眼睛,等待下文。

  木馬!

  凌晨走了,吳燁疑惑的看著她的背影:“就這?”

  吳燁沒發現,剛才被凌晨捧著臉的位置,留下了一個鮮紅的唇印。

  開車離開,吳燁去了寓見。

  坐電梯的時候,吳燁還很奇怪,有人看自己帶著笑容,尋思著自己身上也沒有什么好看的熱鬧,吳燁站直,等著下電梯。

  到了公司以后,發現前臺也是這種奇奇怪怪的目光,吳燁就很納悶了!

  “吳總...您這是被女朋友戲弄了吧?”秘書阿姨拿著小鏡子給他看了一眼臉頰:“這里有濕紙巾!”

  看著唇印,吳燁才知道了為什么被人當熱鬧看了。

  嘆嘆氣,吳燁拿著濕紙巾把臉上的唇印擦干凈,突然想到凌晨說,濕紙巾其實也是擦唇的,吳燁默默的把這個想法丟開。

  “謝謝!”吳燁道謝。

  秘書搖搖頭:“您客氣了,不過吳總女朋友還挺可愛的!比吳總大點吧?”

  吳燁:??

  這你都能猜到?這么神奇的嗎?

  注意到吳燁詫異的眼神,秘書阿姨笑了笑:“一般二十五六七歲的女生,最喜歡這種口紅色號,而且多是管理者。”

  “應該是比較熱情的!”

  果然,最了解女人的就是女人,畢竟確實是有些熱情。

  轉移了話題,吳燁把聊天轉移到工作上,沒幾天就要離開魔都了,提前得把工作安排好才行。

  雖然老吳他們也要回來了,吳燁在崗的時候,事情就按照進度辦理,老吳回來了再交給他。

  “您這邊要求的計劃,已經做出來一份初步方桉了!需要開會討論嗎?”秘書問他。

  吳燁搖搖頭。

  他不喜歡什么事情都拿出來討論,開會,七嘴八舌的,而且還可能連個結果都吵不出來,費勁。

  合適就直接執行,不合適就再改,簡單直接。

  “我先看看,不行再改,讓他們把自己本職工作做好就行,其他的文件一起給我吧!”吳燁說道:“幫我泡杯茶!”

  “好的!”

  又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距離黃金周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這幾天吳燁要求把活動方桉做出來,特別是兩個寓見酒店和大唐飯店進行同步活動的事情,處理好了吳燁就準備離開了。

  捆綁活動,互相引流,吳燁要做的活動也不復雜,就是分店多了,需要更詳細一些的計劃。

  兩個公司的宣傳部已經在對接了。

  今天給吳燁的就是第一版的活動方桉,坐在椅子上,吳燁打開電腦,還是不習慣老吳干干凈凈的電腦桌面。

  吳燁還試圖在儲存空間里和瀏覽記錄里找一些有意思的東西,結果什么都沒有找到,老吳平時也不看美圖養眼。

  下午的時候,凌晨給吳燁發消息了。

  東西有點貴啊!你確定當禮物送?凌晨給他發消息。

  JPG,JPG,JPG附帶聊天記錄。

  吳燁看了看圖片有點麻爪了,居然那么貴?

  雖然早就預感不便宜,但是也沒有想到會那么貴,差不多一千個大不熘,口袋里有錢的吳燁也不禁在腦子里想了想,換成普通的禮物能不能花到十萬。

  就這個吧,心意最重要,就這個。吳燁發消息過去。

  貴就貴吧,起碼能拿的出手,而且也算是古董了,現在除了少數的地方,哪敢用這種材料做麻將,腦殼不要了差不多!

  確定好了禮物,其他的到時候再買點就行了,大頭都去了,吳燁也不在乎多余的零頭,事情辦好就行。

  干媽說的話吳燁還是相信的,她說對藍總裁有幫助,就一定會有幫助,這個東西送的高屋建瓴,一舉幾得。

  貴不貴是一回事,能不能有幫助就很重要了,再加上知道的渠道呢?要不說干媽才是老江湖呢,辦事情的章法,吳燁完全沒法比,很是佩服。

  吳總真有錢,還沒有人送這么貴的東西給他們呢!凌晨發消息。

  數下來,確實是這樣,沒有人送禮物送這么貴的,吳燁還是第一個。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舍不得票子,討不到婆娘,婆娘,接下來的日子里,麻煩你養我。吳燁回復。

  凌晨回了個卷錢跑路的表情包。

  聊了好久,吳燁才離開公司,去接她下班。

  今天因為她出了糗,吳燁出門之前還在身上灑了點香水。凌晨快上車的時候,吳燁故意剛巧掛了電話。

  果然魚上鉤了。

  第一時間,凌晨就發現了香水味,不過她眼珠子一轉,就當做無事發生,和吳燁聊著天,把鞋子蹬掉,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

  吳燁:???

  反應不對啊!香水味你聞不到嗎?還是吳燁專門借的呢。

  “你怎么了?”凌晨問他:“是不是有什么話要說?”

  你才應該有什么話要說吧?沒有嗎?

  搖搖頭,吳燁只好表示沒事:“今天吃什么?”

  “都可以!”凌晨回答:“下次不要弄這種低劣的惡作劇,彷佛在侮辱我的智商!就算是騙我吵架,也要逼真一些嘛!哪里找的老阿姨的香水?”

  “不過你注意點,對你可能有點什么不該有的想法,特別要提防他老公知道,”

  我的天哪!媽耶,真神奇啊!

  “你怎么聞出來的?”吳燁問道。

  凌晨搖搖頭,不打算告訴他:“保密!你就當是鈔能力!”

章節報錯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