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03 凌晨醫生,先取個號【7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家里。

  凌晨噗嗤一聲再次笑出來,然后看了看已經兩點多的時間,再看看吳燁,又忍不住笑了。

  “看你以后還敢亂吃東西!”凌晨戳了戳他腦門,看著吳燁腫起來的臉,忍不住捏了一下。

  吳燁此刻,臉都腫起來了,和被蜜蜂蟄過一樣,瞇著眼睛,臉頰腫的紅紅的,完全不見平時帥哥的樣子。

  丑的和羅漢魚似的,讓凌晨看著就忍不住笑。

  拿著手機把這一幕記錄下來,和以前吳燁吃變態辣的香腸嘴保存在一起,才滿意的笑了笑。

  吳燁拿著一個鏡子,看著鏡子里的豬頭,覺得自己要是長成這樣話,泡妞都得有億萬身家才行,不然都對比起人家扶貧。

  這個狀況,和俊朗完全是沾不到邊,可以說丑爆了。

  “說真的,我也沒有想到,我吃的最少,結果還是中招了。”多少有那么一點點懷疑,變成了真的事件。

  吳燁覺得自己很傻,真的!

  早就有了不好的預感,還飛要吃,如果不吃的話,那會變成豬頭一樣的情況?

  不是本地人,少吃野生菌,遠離傷害,從管住嘴巴開始。

  事情是這樣的,吳燁去黃原家吃野生菌去了,凌晨因為加班躲過一劫,吳燁本來也沒吃多少,奈何還是中招了。

  去醫院檢查,耽擱了不少時間才回來,現在都兩點了。

  “以后管住嘴,不要什么都吃!”凌晨把藥片遞給他,又把水放在他面前:“大朗,喝藥了!”

  吳燁:“......”

  這話可不興說啊!

  又拿著鏡子看了看,吳燁感覺自己和水晶豬蹄似的皮膚,讓他感覺相當難堪,而且還不舒服。

  誰知道野生菌不只是能讓人腹痛腹瀉,眩暈,血液凝固,還會讓人臉腫成這樣,吳燁都好奇自己的吃的是什么?

  毒藥也不能有這么個不要臉的功效吧?

  “這個菌子,真不要臉!”吳燁感慨萬分:“還好要不了幾天就可以消腫了,真難受!”

  凌晨哈哈哈笑。

  她回來就去黃原家里,不過吳燁他們吃完了,凌晨吃的是外賣,游小魚倒是忙著做菜,是一口沒吃,全給他們霍霍了。

  也就是顏潸潸安排的到位,都全須全尾的回來了。

  雖然凌晨照顧他,給他端水拿藥,端洗腳水等等,但是不妨礙凌晨笑啊!她就差沒發朋友圈了,那還是考慮到吳燁要臉,準備過兩天發個對比圖。

  “感謝老天給我一個機會。”吳燁喃喃自語:“也感謝老天爺沒讓你守活寡!”

  凌晨笑就笑吧!反正他自己老婆,笑笑怎么了?別讓人家笑就行了。醫生說的,也就是毒性不強,不然的話,凌晨要守寡了。

  哈哈哈哈房間里都是這個聲音。

  “你不是應該感謝老天爺,你應該感謝菌子毒性不強,感謝醫院是朋友家開的,感謝閻王爺對你網開一面。”凌晨說道。

  吳燁:“.......”

  現在知道了,毒性不強,吳燁都想讓凌晨也吃點,讓她變出豬。

  “行了,早點休息吧,這幾天是沒臉見人了,就在家里待著,也別出去嚇著孩子,就是嚇著花花草草也不好啊!”凌晨說道。

  吳燁氣呼呼的上樓。

  凌晨在后面關燈,然后笑嘻嘻的跟著他上樓進臥室。

  頗為遺憾的凌晨看了看他:“要是臉不腫就好了!真是奇怪的菌子,臉腫就很神奇了!”

  瞇著眼睛看著天花板的吳燁,聽到她的話以后,轉頭看了看她:“你每天起床都看不到老公英俊的容顏了!”

  凌晨又笑了。

  你一個水晶豬頭,有什么資格提英俊的容顏。

  “我起碼看到了未來老公的下限!對吧?這也是好事情。”凌晨回答。

  吳燁:“......”

  就很氣人。

  這是下限嗎?男人永遠沒有下限,就和上限一樣。

  “可惜...腫的是臉!”

  吳燁:??

  哇,你就很過分,你想怎么樣?你這個狐貍精。

  “沒有什么如果,現在都撐,你想怎么樣”吳燁看著天花板,因為腫的嘴唇,說話有點口齒不清。

  “難得嘛!就像是感冒了,發燒了,你還不是在考慮39度是什么情況!”凌晨回答的言簡意賅。

  吳燁:“.....”

  那只是想知道暖會不會變成燙而已。

  手機都沒有看,吳燁打著哈欠,呲牙咧嘴的睡著了。

  第二天的時候。

  睡懶覺的吳燁是凌晨喊醒的,吳燁睡得很沉,凌晨把早餐都買回來了,吳燁都還沒有起來。

  生物鐘逐漸開始不準時了,破壞掉一個保持了好些年的習慣,一個女人足矣,她甚至只需要睡懶覺就行了。

  看了看吳燁的臉,凌晨滿意的點點頭:“比昨天好多了!”

  去鏡子面前看了看,吳燁也送了一口氣,看樣子,后天就能恢復的差不多了,男人是偶爾在意顏值的動物。

  說真得,誰也不愿意變成豬頭,除了開飛機那個!

  第一次,吳燁不覺得自己帥,而是感覺自己變丑了,退化似的意外,讓他以后都準備遠離野生菌。

  黃原朋友說的,他們吃的也是同一批,結果屁事沒有,吳燁他們吃了就立刻中招了。

  菌子都歧視外地人。

  起床下樓,拿著毛巾簡單的洗了洗臉,吳燁把嘆氣,好好的靚仔,就變成了吊毛,人生,真是意外和明天不知道誰先來。

  拿著包子小口小口的啃著,吳燁吃的小包子,凌晨吃的大包子,吳燁這個香腸嘴,都不配吃大包子了。

  “我今天早點回來,你想吃什么,我給你帶回來。”凌晨問他:“冰箱里有吃的,白天的時候自己弄點吃!”

  讓吳燁頂著一個豬腦殼去上班,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也不是手腳不能活動,吳燁可以自己做飯吃,不會在家餓著。

  昨天凌晨才安排好工作,不能今天就不去,公司離不開她。

  “水晶肘子,要個大骨湯,再來幾個牛骨!”吳燁想了一下,自己想吃的就這些了。

  看到自己的尊榮,就沒有多少食欲了。

  凌晨答應一聲,吃完飯,就拿著車鑰匙離開了。

  狗子在門口蹲著等了好久,大概是確認凌晨已經離開了,才回到自己的狗窩里。

  路過客廳的時候,還好奇的看了看吳燁,看的吳燁想把它關在陽臺上去。龍游淺灘被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再看把你做了燉火鍋。”吳燁威脅它。

  星星自顧自的離開,只是在狗窩里,還好奇的看著吳燁。

  呼不能和狗計較。

  吳燁打開音響,躺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時間不能給你享受和放松,但是音樂可以。

  自從有了這套音響,吳燁就喜歡上了音樂,喜歡那種音符組成的悲傷和磅礴,喜歡那種輕松和自在。

  可惜吳燁自己是吉他都不會的人,不然還能浪漫一下,偶然客串一下歌手哄凌晨開心。

  這段時間一心想著做事業,吳燁覺得自己應該學個愛好,不管是什么愛好,可以讓自己多一個技能也好。

  久違的拿起刻刀,吳燁覺得自己的技術退步了很多,篆刻這種不進則退的愛好,讓看著完成作品的吳燁感覺到了深深的嘲笑。

  難怪爺爺每天都要刻一下,哪怕是少,也從不間斷,一直都保持著這個習慣,除非是病了,拿不起刻刀了。

  “好久不刻字,技術退步了太多,一個失敗品!”看著字的吳燁顯然沉思,沒辦法把自己想的那種文字刻出來。

  總究是技術不過關。

  砰砰砰!

  敲門聲音響起來,吳燁放下刻刀,去門口看了看,立刻打開門。

  洛白黃原寧渠幾個,頂著一個豬頭進屋,坐在沙發上,看著吳燁,吳燁也看了看他們,然后大家都沒忍住,笑起來。

  大家的選擇都是這樣的,不出門。

  沒錯,黃原這一手不止吳燁變成了豬頭,洛白和寧渠也變成了豬頭,甚至吳燁因為吃的少,反而是情況最輕松的一個。

  昨天嗷嗷叫著好吃,今天就嗷嗷叫著悲慘。

  “這套音響真不錯!聽音樂有種身臨其境的感受!”寧渠已經不是第一次感慨了:“能不能借我聽幾天?”

  吳燁搖搖頭。

  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吳燁又得重新買新的。

  “想都不要想,這是我小小小小小老婆!”吳燁把水杯放在茶幾上:“概不外借,瞇瞇眼死開。”

  三人:“.......”

  大家都是瞇瞇眼!

  就吳燁一個人好些了,不再是瞇瞇眼了,雖然吳燁還是豬頭,起碼有個人樣了,他們完全不是這樣,說話都不利索。

  “在家無聊,來你這玩會兒,你游戲機呢?”洛白問道。

  吳燁的游戲機,還是凌晨給他買的,說什么我不允許我的男孩輸給任何人,給吳燁感動的眼淚花花的。

  男生最喜歡的禮物也就是那么幾件,游戲機大概是其中之一,起碼大部分人是喜歡的,吳燁也懷念以前的很多小游戲。

  把游戲機搬出來弄好以后,吳燁窩在一個小沙發上,黃原窩在吊床上,吳燁和寧渠打了半天,還是掛了。

  不過家里,充滿了開心的笑聲,時不時就能聽到哈哈哈傳來。

  這樣輕松的聚在一起,不是因為什么事情,全身心的放松很不容易,大部分時候,還是因為有事情才聚在一起。

  “找個時間出去玩啊!”洛白建議。

  寧渠點點頭,他什么時間都可以,剛好最近賺了一大筆錢,毫無上班的想法,只想躺平自由自在。

  黃原想了想也點點頭,他是可以抽出時間的,大不了修不好的車,車主又拖走就是了,他也不差那仨瓜倆棗的。

  就只有吳燁,搖了搖頭,他沒時間。

  “最近安排比較緊,我可能要十一月份才有時間,那時候也沒有什么好玩的了。”吳燁嘆氣。

  又要管理兩個公司,然后還要去凌晨那邊,回來還要求婚,忙完這些以后,才算是空出時間來了。

  那時候都冬天了,還玩個屁,去國外玩差不多。

  “還是我沒追求,最輕松,賺的錢夠花就行了。”寧渠坐在地毯上,拿著游戲手柄回答。

  胸無大志才輕松,事業有成忙不完。

  努力不一定能得到什么東西,但是不努力一定很舒服。

  黃原就是這樣想的,就算是努力了,他也不是接手家里公司的那個,也是他大哥,再說了,他媳婦兒也不要求他非要做個事業什么的。

  “我想開幾家分店試試看!”倒是黃原,有了新的想法。

  吳燁詫異的看了看他,一直沒想過開分店,突然想通了?

  黃原也是得回去繼承家業的,他們家的公司開的很大,不然他爸媽也不會那么忙。

  只有洛白,東一榔頭,西一錘子,一會兒開酒吧,一會兒開傳媒公司,完全是視情況而定的狀態。

  有可能,他明年就去開個垃圾回收站都有可能。

  不被定義的洛白!

  “現在就吳燁的生意做得最好!直追老一輩去了!我們和混子似的!”洛白感慨,吳燁發家致富和坐上了火箭似的。

  開掛了一樣,迅速做到了他們沒考慮過的高度。

  “聊點其他的!幾個大老爺們聊什么工作?”吳燁轉移話題:“他不想聊這個,總不能在他們面前一頓吹,打擊他們自信心。”

  聊著聊著,就聊到女朋友的事情上去了。

  才發現大家都受過同樣的罪,吃過一樣的虧,這個話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越聊越起勁,仿佛有說不完的事情。

  中午的時候。

  人多,吳燁都沒有做飯,而是喊店里送了不少吃的,吳燁實在是懶了,做幾個人的飯菜,太麻煩了。

  反正也不是外人,簡簡單單吃個六菜一湯,怎么都夠了。

  “幸好昨天只是我們吃了,她們沒吃,不然家里的氛圍就很玄幻了。”洛白想到昨天的時候,白菜差點就吃了。

  “反正我以后只吃自己認識的菌子!”吳燁回答。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吳燁是不敢亂吃了,哪怕是說的都能吃,吳燁也不吃了。

  真把他整怕了。

  “我朋友說,可能是我們沒有煮熟!”黃原說道:“他說沒有煮熟才會這樣!他們之間也吃,都沒事!”

  吳燁幾人:“.....”

  這就是云州人堅韌不拔的品質。

  凌晨公司。

  坐在椅子上的凌晨,看了看面前沙發上的中年人,把手上的簡歷和樣稿放下。

  注意到凌晨看過來,沙發上的湯玉靈正襟危坐,就像是面試一樣。

  “湯先生,我這里有三個方案,你先看看,覺得合適的話,選擇一個方案我們合作就行。”凌晨從抽屜里拿出一份文件推過去。

  湯玉靈拿著文件坐回沙發上,開始認真的看起來。

  凌晨給的三個方案很簡單。

  要么直接直接到公司上班,要么合作,不過不是全部由凌晨出資,如果成功了,會增加比例,條件是公司可以付出資源,凌晨手里有全面的資源,人,技術,特效,渠道,她都有。

  成功一部再合作下一部,不成功大家一起虧。

  最后一個方案,就是全資投資,參與制作,利潤占比很高,失敗了,大家各奔東西。

  想了想,湯玉靈說道:“凌總,感謝您能給我這個機會,我選擇第二個方案!”

  試問誰不知道,泛娛樂的老大是凌晨他們家?

  過了這一關,不是從屬關系,而是合作關系,這是湯玉靈覺得最好的,而且不需要他自己去跑宣傳,推廣,上線等等。

  要做的,就是做一部好動漫。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缺口從哪里來?凌晨這邊只出一部分,他得把另一部分補齊才行。

  “行,我安排人和你對接。”凌晨說道“希望合作愉快!”

  打了個哈欠,凌晨拿著電話打出去,秘書進來帶湯玉靈去簽合同,凌晨則是靠著椅子揉了揉眼睛。

  “當醫生真累!”喃喃自語的說了一句,凌晨繼續埋頭工作。

  至于湯玉靈,就是她工作里的一件事情而已,如果不是為了給自己老公一個面子,加上也想看看能不能出個奇跡,她大可不必如此。

  混過去了一整天的時間,吳燁又請了一天假期,繼續窩在家里不出門,就這樣,吳燁一直到恢復了才出門,其他幾個難兄難弟還在家養著。

  公司里。

  前臺看著吳燁進了辦公室,喃喃自語的說道:“為什么感覺老板好像胖了一點點?”

  別說,雖然吳燁經常是來了就走,但是起碼來啊!

  隔著幾天時間不見,還有點不習慣咸魚老板不在,就像是少了什么東西一樣。

  辦公室里。

  吳燁拿著這幾天積累的文件,打著哈欠在看,昨天凌晨也不知道在哪里找個一身衣服,白大褂,說什么慶祝他恢復英俊瀟灑。

  險勝!

  積累啊,總是雙向的,冷卻也是一樣的。

  處理好大唐的事情,有馬不停蹄的去寓見,吳燁仿佛感受到了成功人士的忙碌,看了看表,吳燁忍不住笑起來。

  “很久沒有這么忙了!”

  出道以來,這么忙還是剛開始的時候,慢慢的,吳燁就開始閑著了,事情都交給員工辦,吳燁自己則是躲清閑。

  難得這樣跑來跑去的。

  到了寓見的時候,吳燁直接去找了秘書,秘書阿姨也是老員工了,辦事情比吳燁的秘書老練多了。

  早就準備好了吳燁需要的東西。

  知道吳燁要來,甚至都卡著時間把茶泡好了,這幾天吳燁都是和副總聯系的,讓他把確定不了的事情給秘書,他來處理。

  在家的時候,可沒心思工作,都把工作延后了,恢復了吳燁就第一時間來上班了。

  “吳總,文件都在這里了。”

  吳燁點點頭,看著文件筐里的文件,怎么看怎么不順眼,居然這么多,老吳這個管理方式有誤區啊!

  吳燁拿著文件看了一下,把那些簡單的,原本管理總局就能解決的文件挑選出來,把最難的留下,就只有幾份了。

  “這些,退回給負責人,讓他們自己解決,這種很明顯可以自己解決的問題,以后就不要再遞上來了,我沒有批閱奏折的習慣,”

  “解決不了的,再拿上來,這種類似停車場的問題,主管都解決不了,花錢請他來寫申請的嗎?”

  “給他們的時候,順便和他們說一下,以后都這樣執行!”

  秘書抱著一摞文件,有些遲疑的看了看吳燁。

  “吳總,是不是給他們一點適應的時間?”秘書建議的問。

  吳燁搖搖頭。

  他也沒有怪秘書多嘴,在老吳手下久了,對他并沒有多少敬畏感,她其實應該回答是,然后離開的。

  “不用,就這樣!我沒有那么多時間,浪費在這種無意義的工作上!”吳燁回答:“把問題,解決方案,結果給我一份就行!”

  秘書點點頭,默默的退出去。

  吳燁和老吳不一樣,不只是管理方式不一樣,而且性格差異也很大,老吳總是喜歡看這種文件,覺得這是在了解公司的情況。

  而且老吳總是溫文爾雅的,很少見老吳生氣,訓斥員工。

  吳燁不一樣,他很強硬。

  說一不二的,不耐煩做這些小事情,更喜歡把時間簡單直接的省下來,不愿意去什么都看,什么都管。

  直接就放權了。

  抱著文件把文件發給管理,秘書把吳燁說的話重新說了一遍,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工位上,老吳是有能力的,他們有目共睹。

  吳燁,更鋒芒,他往往不按規矩辦事情,規矩當然也束縛不了他。

  明顯可以輕松點,何必把自己整的那么累?招員工來不用的話,留著過年呢?工作崗位就不能讓他們那么輕松。

  “不是都老板處理的嗎?”

  “沒聽花姐說,現在要我們自己想辦法處理,還要結果,要方案!”

  “新官上任三把火啊!”

  “趕緊想解決辦法吧,耽擱久了老板有意見了,大家都混不久!”

  主管們竊竊私語,聊著吳燁是什么意思,聰明的早就開始準備解決問題了,都能意識到,老板這是把權利還給他們了。

  一個蘿卜一個坑的職場,不找點機會怎么上位?要占位置就得把事情做好,不然的話,穩不住的。

  這次吳燁就是準備直接開啟放養模式的,他只管大局就行,就像是指揮官,船長類似的權利。

  寓見,吳燁也就是不是吳燁自己的,是老吳的,不然吳燁想法倒是多。

  “弄完去接凌晨,哎!”吳燁喃喃自語:“今天一定要報仇才行!”

  晚上。

  夕陽落山了,天空開始逐漸暗淡,然后徹底黑掉,晚上因為涼快,出來的玩人不少,吳燁在擁擠的車流里,堵成一條龍。

  路邊的行人高調的行走著,就像是在嘲笑開車都沒有走路快。

  晚高峰的擁堵,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停下來,凌晨要加班還耽擱了兩個小時,都還是堵成了一條長龍。

  挪了幾十公分以后,吳燁一腳剎車踩下去,無語的拍了拍方向盤,他都能聽到隔壁老司機因為有人別車,發出憤怒的國罵。

  老司機專屬技能。

  開車越久,越發暴躁,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大概也沒有被人家少罵娘。

  混在車流里,幾百萬的車和幾萬的車都一樣,根本跑不起來,吳燁就發現很多人看他,意義不明,含義氣人。

  喲喲喲,開大g又怎么樣?還不是龜速!

  一直到凌晨公司樓下,吳燁才松了一口氣,這車開的真累,堵車的原因居然是碰瓷,很操蛋了。

  一個大媽倒在路上,一個年輕的跑車車主在哪里打電話,言語激烈的很。

  吳燁路過的時候,就看了一眼,碰瓷的樣子真的很明顯,一動不動不出血,一點都沒有車禍的樣子,而且大媽一口咬定不解決起不來。

  和沒有五萬起不來是一個意思。

  吳燁嘖嘖稱奇,這種錢,不知道賺的內心安不安?

  “幸好你堵車了,不然我工作都做不完。”凌晨拉開車門坐上來,自然的蹬掉鞋子,然后系好安全帶。

  凌晨剛好準備開口,吳燁就說道:“今天吃什么?”

  凌晨一愣,沒想到吳燁把她想說的話都說出來了。

  “去店里吃?還是在家吃?吃火鍋怎么樣?”她想說的話,再一次被吳燁說了,就像是肚子里的蛔蟲,想什么吳燁都知道。

  凌晨:“......”

  欲言又止,凌晨準備突然開口。

  “你是憨包兒嘛!你個寶器!”

  凌晨:“.......”

  不是,他怎么猜到的?這不科學啊!

  吳燁挑眉。

  “你.....”

  “你得意個屁!”吳燁脫口而出。

  凌晨:“.....”

  有點自閉了!她想說什么吳燁都猜到了,完全就是她想說的。很奇妙的感覺,有很討人厭,有很想錘他,還覺得很有意思。

  氣又氣不起來,不氣又有一點點氣。

  “你煩.....”

  “你煩不煩?你能不能不要學我說話?”這句又是吳燁說的。

  凌晨轉身,不理他。

  “好氣哦,居然知道我想什么,還把我想說的話都說了,太氣人了!”吳燁看著他的表情變化,給她默默的加上聲音:“還學我說話,你信不信勞資打死你?”

  凌晨打開手機。

  “不能笑哈,笑就沒辦法生氣了,忍到!”

  “噗嗤!”凌晨實在是忍不住笑意:“你好煩哦!打你!”

  雖然不一定全對,但是她確實是被逗笑了。

  “回家,燙火鍋,變態辣!”吳燁挑眉:“凌醫生,先取個號!”

  凌晨咬著嘴唇,側著臉,微微瞇著眼睛,給他一個討厭的眼神。

  你好壞啊,但是我好喜歡!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