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02 花都變色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喝了幾瓶啤酒的吳燁,開著車窗吹了不少時間的涼風,本來就是個見風倒,昏的越發厲害了。

  菜的摳腳,還要喝酒,不和下屬喝酒是怕丟臉吧?對吧?

  “下車了,回家!”停車熄火,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凌晨拍了拍吳燁的臉,紅彤彤的臉,燙的很。

  正處于發光發熱的狀態。

  “媳婦兒?”吳燁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看著凌晨近在咫尺,還有點楞,吳燁揉了揉臉,問她:“我是不是喝醉了?”

  凌晨搖搖頭,又拍了拍他。

  忍不住笑起來:“你都還認識你媳婦兒,就證明你沒喝醉,趕緊下車,我們回家!”

  拉著他的手,凌晨把他拉下來,結果吳燁頭磕在門框上了。

  撞出一個沉悶的聲音,疼的吳燁倒吸一口涼氣。

  有點抱歉的給他按了一下,然后吹了幾口氣:“吹吹就好啊!不疼不疼!”

  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凌晨拉著他一只手,放在自己肩膀上,架著他往電梯口走去。

  就是感覺不舒服,頭昏,吳燁還是能勉強走的。

  揉著腦門吳燁看了看她:“媳婦兒!疼!”

  艾瑪!

  這小可憐喲!看的老娘圣母心都跳出來了,趕緊撿回家。

  男人,可憐兮兮的時候,總是很容易騙到女生的同情心,哄不好女朋友的時候,試試看可能有奇效。

  畢竟女生不只是手軟,心也是。

  吳燁很少這樣,凌晨也難得一見吳燁這種可憐樣子,看著就讓人不忍心那種感覺,畢竟,誰能拒絕一個會撒嬌的男朋友呢!

  反正領覺得自己不行。

  “快到家了,到家了給你按一下!”凌晨帶著他進電梯,吳燁靠著墻,看著凌晨一言不發,也不知道醉酒以后的腦子里在想什么。

  看著電梯上升,凌晨拍了拍他的臉。

  “想什么呢?”

  吳燁悄悄的,小聲的在她耳邊說道:“你能不能嫁給我?我好喜你啊!”

  需要注意悄悄的說嘛?電梯里也沒有人啊!

  雖然吳燁說的是醉話,但是聽在耳朵里,心里還是美滋滋的。

  凌晨也悄悄的在他耳邊說了一句:“我也喜歡你!”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無聊,做這種很傻很幼稚的事情,大抵還是因為愛情,因為愛情才海納百川,什么都敢說。

  “我超級喜歡你!”

  吳燁認真的回答:“那我超級超級超級喜歡你!”

  凌晨一愣,被他這話打動了,悄悄的給他一個木馬,凌晨才滿意的笑了笑,默默的想到:我也超級超級喜歡你!

  摸了摸臉頰,吳燁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了,笑的嘿嘿嘿的。

  蜻蜓點水,凌晨練得爐火純青。

  “媳婦兒,這邊!”吳燁指了指另一邊的臉頰,開始得寸進尺的說到:“雨露均沾!”

  拿他沒辦法,凌晨只好再再來一個木馬,這才讓他滿意了。

  電梯打開,架著吳燁回家,拿出鑰匙開門的時候,吳燁還東倒西歪的,凌晨費了不少勁兒,才把他帶回家。

  把吳燁放在沙發上,凌晨擦了擦汗水,給他灌了幾口礦泉水,凌晨才坐在他旁邊。

  “累死我了!真沉!平時怎么就沒感覺到呢,難道說因為受力點分散?那不也是只有一個受力點嘛?”凌晨喃喃自語。

  分散了嘛?好像沒有!

  吳燁是看著不胖不瘦,卻很有肉,只是有衣服看不出來而已。

  毫無知覺的狀態是最麻煩的,就像是徹底喝醉,就像是掛了,一個人根本扛不動,必須要兩到三個人。

  看又坐起來的吳燁,凌晨很是頭疼,要是他真醉的睡著也好,要么清醒點也好,這種介于中間的狀態,很讓人苦惱。

  “你詐尸呢?能不能好好躺著!”凌晨看著他搖搖晃晃的樣子,生怕他栽倒到地板上。

  伺候人,真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

  把吳燁按回去以后,凌晨掏出振動的手機,看了看視頻電話,又看了看吳燁才把電話接起來。

  “爸!”一只手按著吳燁,一只手拿著手機,凌晨擠出一個微笑。

  凌宇感覺她有點怪異,總之是不對勁兒,和平時打電話的時候可區別很大。

  向來關心凌晨的他趕緊問道:“你這是什么情況?這么感覺怪怪的?”

  無奈,凌晨只好拿著手機調整了一下角度,讓他可以看到想坐起來的吳燁。

  這是喝大了啊!

  笑了笑,凌宇說道:“你放開他也沒事,摔不著的。”

  大概是聽到凌宇的聲音了,吳燁很迷糊的問道:“媳婦兒,我聽到爸的聲音了!你聽到了沒有?”

  話也說的很大舌頭,不過還是能分辨出來他說的是什么。

  喊習慣了,改不了口了。

  私底下吳燁和凌晨就是總是說咱爸咱媽的,說話也說這樣。

  有些許尷尬的凌宇看了看凌晨,轉頭看了看隔壁沙發上想笑的藍總裁,對著手機假裝沒聽見。

  真尷尬!

  “那是我爸!不是你爸!你認錯爸爸了!”凌晨無奈的拍了拍額頭。

  吳燁漿糊的腦子里多了一點點疑惑。

  認錯爸爸了?

  “不對啊!你爸不就是我爸嗎?哦,岳父!”吳燁拍了拍腦子:“我好想聽到岳父的聲音了!”

  他還頗為懊惱,覺得自己是個大聰明,反應過來了!

  你不要亂喊啊!我都還沒有把閨女嫁給你呢!什么岳父,叫叔!

  他都聽到旁邊藍總裁的笑聲了。

  “完了,媳婦兒,我是不是幻聽了?我還聽到了丈母娘的聲音!”

  凌晨嘆氣。

  藍總裁:“......”

  看樣子是真喝多了,電話打的也是不巧,剛好是吳燁喝醉的時候。

  “你閉嘴吧!”凌晨無奈的做到另一個沙發上:“去朋友家吃飯,他就喝了幾瓶啤酒,酒喝多了,醉也沒有醉徹底!”

  先解釋了一下,凌晨才看了看老爹:“您怎么突然打電話了?”

  凌宇才想起打電話是還有事情,被吳燁一攪合,差點給忘記了。

  提前享受了一把被人喊岳父的感覺。

  “也沒什么事情,就是給你寄了點吃的,你記得收一下!”凌宇說道。

  “行!我知道了!”凌晨回答了一句:“我先看著點吳燁,明天給您打電話!”

  胳膊肘往外拐,胳膊都變形了吧?

  看著掛掉的電話,凌宇把手機丟到一邊,湊過去和藍總裁坐到一起。

  “少年夫妻老來伴,還是老伴好啊!”凌宇感慨。

  老了,陪在身邊的,更多是老伴,年輕的時候憧憬多,想法多,那是夫妻,老了就剩下互相扶持,互相陪伴這個選擇了。

  人生一段路,能一直一起走到最后的,多是老伴。

  “莫挨我,我看文件!”藍總裁還要工作,把他推開。

  何況中年夫妻親一口,噩夢都能做一宿,除非是興致很好,大部分時候,就和哥們似的,之談生活,不談x生活!

  無所謂,就是突發奇想而已,沒有也沒事,凌宇坐在她旁邊,看著電視里已經15的球賽。

  看一次郁悶一次。

  換了個臺,看著歷史電視劇,凌宇對一水的帥哥靚女也沒有觀看感,只好找了個生活電視劇。

  還是這種題材合適老年人看,起碼智商在線。

  “你們公司拍的,都是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拍個古裝劇,那么多男生槍一個女上,魔幻劇還差不多!”

  “整點有質量的啊!”

  凌宇作為一個觀眾,都看不下去。

  藍總裁看了看他,一副你懂個雞毛的樣子。她眼睛就和會講話似的,表情和眼神就把心里的意思表達的淋漓盡致。

  “你說的那種只有老太太,老頭喜歡,年輕人才是消費主力!你懂個屁!要你來做公司,公司干一年就得垮!”藍總裁回答。

  還是認認真真看電視好了,說不過她。

  不過他不說話,藍總裁又不得勁兒了,用腳踢了他一下:“給我弄個水果撈!”

  “海里撈你行不行?還水果撈!”凌宇一邊吐槽,一邊迅速站起來去廚房,趁著藍總裁沒有踢他之前,離開沙發這個危險范圍。

  在廚房里忙碌半天,把一份水果撈放在藍總裁面前,還貼心的把叉子都準備好了。

  藍總裁橫了他一眼,叉著水果吃,一邊看著公司文件。

  這種模式的相處,已經持續很多年了,凌宇完全習慣了,他看電視,負責投喂,家務做一部分,另一部分保潔做,藍總裁一心賺錢。

  合作幾十年,親密無間!

  “國慶節他們回來,估計吳燁要和你說他們想結婚的事情了,你怎么看?”凌宇問了一句。

  藍總裁沒抬頭,繼續看著文件。

  “用眼睛看!還能怎么看?”藍總裁回答:“你難道不同意?不同意你幺兒會答應?私奔跑國外去都有可能,給你帶個外孫回來!”

  藍總裁總能找到事情的核心點,也習慣考慮最壞的結果,而不是先把最好的結果考慮進去。

  她當年就差點私奔了。

  感情這方面,還是很執著的,凌晨這方面和她一樣,遺傳了屬于是。

  “那就那么簡單就答應了?明年就把她嫁了?”凌宇感覺這樣簡單就把凌晨嫁出去,有些不得勁兒。

  哪怕是明知道結果是這樣的,沒辦法改變。

  “你要搞清楚,是你姑娘想嫁人了!而且,不出意外,人家都商量好了。”藍總裁回答:“你肯定也不想出意外!就是養孩子這么多年,舍不得罷了!”

  一家出一個呢!又不是單方面出。

  雖然不忘這方面想,他們家比較有錢很多,多少還要占著大一點的比例,只是不考慮這些而已。

  凌晨沒有這種想法,這是好事,一旦有了這種想法,這個事情也長久不了,除非是吳燁是那種什么都能忍的。

  顯然,吳燁不是。

  她能和凌宇相處這么多年,從來沒有因為錢之類的事情吵架,就是因為她知道,有些東西說出來,就是修補不好的裂縫。

  開玩笑是開玩笑,真正說出來,就不一樣了。

  她可以不吵架的時候問凌宇要不要吃軟飯,但是吵架的時候她覺得不會說,也不會提他賺多少錢,花的都是自己賺的錢等等。

  這個事情,她還特意給凌晨說過,讓她不要情緒來了,就亂說話。

  真正的男人,平時不管怎么樣的狀態,但是他們并不缺乏骨氣和尊嚴,傷皮肉都不能傷尊嚴個骨氣。

  作為一個聰明的女人,她很清楚這一點,很慶幸,凌晨也知道。

  “吳燁那臭小子臉皮真厚!我都沒有承認,他就喊岳父了!”凌宇拿著遙控器:“我當年都沒有這么臉皮厚!”

  如果當年沒有那么靦腆,他們結婚可能也簡單一些,如果不是遇到哪些阻礙,他們結婚也順利很多。

  熬了不少時間,才把混結了!雖說只要是你,晚點沒有關系,但是想起來還是有很多埋怨的。

  “你和他就不是一種人,以前是老丈人讓女婿被動,現在大步分情況是女婿讓老丈人被動!”

  “真要是揣一個回來,你還擔心吳燁不要她呢,得趕緊把婚結了!”藍總裁非常認真的說道。

  凌宇:“.....”

  這話也沒有錯。

  凌晨倒不是找不到人要,就是那些都不是她喜歡的,一輩子遺憾,那種情況下,他肯定是要要求馬上結婚的。

  就近挑個日子,結婚!不能拖延。

  這種情況,幾乎不可能,凌晨也知道爸媽要面子的,這個面子怎么樣都得給他們留著。

  所以,吳燁下雨天都是帶著雨傘的!

  “該怎么樣就怎么樣,早晚都是結婚,早點結婚早點帶娃,早點安穩早點定性!”藍總裁總結。

  一旦有了家庭,人會迅速成熟起來,凌晨就需要這個,踏實下來,免得帶著吳燁滿世界跑。

  “你成功說服莪了!”

  “十年前就是!”

  不聊這種破壞心情的話題。

  魔都!

  吳燁家里。

  睡到半夜的吳燁感覺口干舌燥的,醒過來以后,第一時間就是去找水喝,發現床頭柜上放著水壺水杯,吳燁轉頭看了看熟睡的凌晨,內心一陣溫暖。

  喝了兩杯水,吳燁迅速沖向衛生間。

  瑪德,差點泄露了秘密!

  回到臥室以后,吳燁把手從凌晨脖頸下穿過,然后放到高處,活動了一下手指,安心睡覺。

  一覺睡到第二天早上,吳燁嗅著法香醒過來,凌晨還在睡,沒有醒過來的意思,吳燁悄悄的下樓。

  打著哈欠,帶著狗子出去跑了幾圈,回來的時候,手里提著早餐進屋。

  “你今天為什么起的這么早?”看到凌晨已經在衛生間刷牙洗漱了,吳燁很驚奇。

  把嘴巴里的水吐掉,凌晨洗著牙刷回答:“今天要開會!要早點去公司才行,晚上加班,就不用去接我了!”

  事情又開始多起來,而且國慶節又要回家,凌晨想把手頭的事情多做一些。

  吳燁點點頭,把早餐放好,洗漱完了以后,兩人坐在一起吃早餐。

  這也是一種平凡簡答的生活,他們其實和很多年輕的情侶沒有什么區別,除了吃飯娛樂就是上下班。

  最大的區別可能就是他們并不缺是什么錢,房子大一點,多一點,花錢多一點,賺錢快一點,花銷多一點,車子好一點。

  生活方式因人而異,兩個不喜歡逛街,買東西,買奢侈品的人,似乎很難和高檔瀟灑聯系起來。

  吳燁不喜歡名車名表名模,凌晨不喜歡名包奢侈品化妝品,那些昂貴的東西,一直很少出現在生活里。

  “對了!你們想過做動漫嗎?”吳燁問她。

  詫異的看了看吳燁,凌晨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的吳燁發麻!

  “湯玉靈找你了?”凌晨問道:“我沒猜錯的話,是這樣對吧?”

  凌晨不敢說很了解吳燁,但是一定是了解很多的,吳燁從來不過問她工作方面的事情,也不會建議她要怎么做,應該做什么。

  用他自己的話說,他又不是什么專業人才,而凌晨公司,專業人才很多,輪不到他來建議什么。

  “對!我覺得他是個人才!你可以考慮考慮!動畫市場你們有基礎,有渠道,有條件,能做為什么不做?有個人打頭,做個嘗試也是好的!”吳燁說道。

  凌晨嚼著有條,笑嘻嘻的看著他。

  做個她會沒想過?一直在考慮開源問題,還有提高公司核心競爭力的問題,凌晨難道不知道動漫賺錢?

  她只是還沒有確定好而已。

  “怎么不說話?”吳燁問她:“你自己考慮,我不是說建建議你,你就一定要這樣做,起碼你知道這個事情,不是讓你做決定,是知情。”

  凌晨點點頭,她知道吳燁是這個意思。

  向來知道分寸感,也能把握分寸感的吳燁,不會犯傻,也不會信誓旦旦讓她做什么,吳燁能認識到自己的短板的。

  “你肯定答應他說回來和我說一下,如果不是昨天去吃飯了,你昨天就說了對吧?”凌晨問他。

  吳燁:“......”

  在這方面,凌晨的嗅覺很敏銳。

  吳燁怎么想的,大概是什么情況她都推斷出來了,吳燁一直不覺得凌晨是好看的花瓶,還是被這個正在的白富美上了一課。

  作為一個幾千億巨無霸集團公司的繼承人,凌晨的智商絕對是夠用的,只是在他面前偶爾傻萌傻萌的。

  “我老公都說了,那怎么也要見一面,看看人行不行!這個面子你媳婦兒也不能給你丟了!”凌晨說道。

  吳燁:“......”

  突然間的小鹿亂撞是怎么回事?這就是霸道總裁的魅力?

  想了想,凌晨說道:“我本來也在籌備這個事情,不過找的都是更專業的人,看他是不是有真本事吧!不行以后就別搭理他了!”

  “肯定有不少人找過你,你沒有說,是當小事情,我也沒問,也是當小事情,我知道你理解我,我也理解你!”

  “不過和大唐不一樣,我們現在池子大了,做什么都得小心翼翼的,雖然看似容錯成本很低,但是部門多了很多事情很麻煩。”

  “人多了,想法就多了,勾心斗角也多,看著都累!”

  凌晨說了很多。

  吳燁又給她倒了一杯蔬菜汁。

  “所以,在家里不要去討論工作,也不要去考慮那么多,家是放松的地方!”吳燁回答。

  展顏一笑,凌晨點點頭,吳燁的想法和她一樣。

  “多吃點,昨天就沒有放松,今天補上!”吳燁補充。

  凌晨:“.......”

  有時候,她感覺親戚來也不是個壞事,起碼可以休息幾天,不用累到倒頭就睡。

  想盡辦法,哪怕是狀態超神,也沒有打過,更多時候是被他超神亂殺!

  這種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

  “休息兩天!”凌晨回答。

  看了看她,吳燁笑著說道:“你確定?休息就積蓄能量了,到時候你又半途而廢!”

  如果不是打不過,誰愿意半途而廢呢?

  旱的旱死,澇的澇死,她已經是澇的哪一個了,餓女子不知道飽女子虛啊!都消化不良了。

  吳燁劍法出神入化,爐火純青。

  “休息休息,弱女子,沒你想象的那么堅強!”凌晨嘆氣:“花都變色了!”

  吳燁:“.....”

  你要是這樣說,我就不知道說什么了!突然就被一句話堵住了,吳燁一時之間居然有些語塞。

  “劍法傷人啊!”凌晨笑著說道!

  吳燁無語。

  劍法不傷人,怎么護身?

  頓哥研究的東西還是比較實用的,不只是能生熱,還能變色。

  “哎!”

  “哎毛線!你要違背婦女意愿嗎?”凌晨問。

  吳燁:“......”

  這話說的,就很讓人無語了!這是可以混為一談的事情嗎?

  律法不是這樣用的!

  “那就休息兩天!以后給你雙休行了吧!”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畢竟最重要的籌碼還在凌晨哪里,她不同意還是白瞎。

  雖然她很誠實。

  但是她可以很嘴硬。

  “就這樣決定了!這個月還有二十來天,從來沒覺得時間這么漫長過!黃金周感覺好遙遠似的!”凌晨說起回家的事情。

  吳燁覺得這是期待感太多導致的,他也有這種情況,平時覺得一個月很容易就過去了,現在覺得一個月很漫長。

  強烈的期待,會讓人覺得時間過得很慢。

  “把這個事情忘在腦后,專心上班,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吳燁建議。

  撇撇嘴,凌晨說道:“你做得到?”

  吳燁搖搖頭。

  沒錯,他也做不到,根本做不到這樣,有時間就想著回去談人生大事,能平靜才有鬼。

  凌晨:“.....”

  就特么會瞎吹牛皮!

  不再和他聊這個話題,凌晨開始認真的吃東西,然后和吳燁一起收拾垃圾。

  兩人出門的時候,剛巧碰到游小魚和黃原出門,游小魚一臉的容光煥發,皮膚賽雪,氣色出眾。

  吳燁嘖嘖稱奇,小黃犁地很勤快嘛!

  也是,剛學會耕地,新鮮感很充足,再加上就是個干草堆,點火就燃,燃后還能燃,還能燃。

  理解!

  “氣色很好啊!最近用的什么化妝品?”凌晨在游小魚身邊,揶揄的問她。

  游小魚:“.......”

  大自然化妝品!純天然制造,讓你年輕好幾歲!

  知道凌晨是故意的,游小魚笑了笑,也不說這個,而是聊起其他的話題。

  吳燁站在電梯按鈕旁邊,看了看樓層,又轉頭看了看打哈欠的黃原。

  “鮑魚雖然,可不要貪吃哦!”吳燁中肯的建議。

  黃原:“.....”

  他是昨天加班趕圖紙,要做一個改裝項目,錢很多,只能他親自操刀。

  “昨天忙工作,其他人搞不定,只能我自己操刀!”黃原解釋。

  吳燁點點頭。

  他可以理解:“大項目嘛!親自操刀才對,確實不能別人操刀!”

  黃原:“.......”

  這話不是一個意思吧?

  懶得和吳燁多說這個,就是遇到洛白,寧渠,他們也會打趣的,黃原看著電梯來了,先進電梯。

  都是去樓下停車場。

  游小魚已經完全恢復了,都可以去上班了。

  “云州的朋友給我寄了不少野生菌,晚上來家里吃野生菌!”黃原說道:“還有北方那邊寄來的土特產。”

  吳燁:???

  “煮熟那種還是不煮熟那種?”吳燁問道。

  云州人吃野生菌,中毒就是沒煮熟,沒事就是煮熟了,他們從來不會怪罪菌子本身是不是有問題,都在自己和熟透上找問題。

  哪怕是看到小仙女,看的扭曲裝彩虹,也是怪自己沒煮熟。

  “放心吧!都是能吃的!”黃原說道。

  吳燁翻白眼。

  大學的時候,雖然學校嚴厲禁止在宿舍用電器,但是還是有人突發奇想,興致勃勃的用電炒鍋,電飯煲。

  記得有個云州的同屆,就是用這句話,讓舍友都吃了野生菌,結果第二天,大家臉都腫了,情況不嚴重,當事人說那都是小事情。

  “吃吧,多放兩頭大蒜!”吳燁聽說的,大蒜變黑了就是不能吃,大蒜不變色就是能吃。

  想來,黃原的朋友不會害他。

  老吳和吳太太也去云州了,也不知道在那邊怎么樣了。

  吳燁在考慮爸媽在云州待的怎么樣的時候,吳太太和老吳一身本地衣服穿在身上,正騎在大象上拍照片。

  下來以后,吳太太滿意的看著手機照片,和老吳繼續逛街。

  “我們這樣騙兒子,不太好吧?”吳太太看著手機說道:“他還以為我們在辦什么事情呢!結果我們在旅游。”

  老吳搖搖頭。

  “你不要發朋友圈啊!免得被他們知道了!到時候他又要抱怨了!”老吳提醒道。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提醒她了,提醒過好幾次了。吳太太本來就喜歡發朋友圈,幾乎是一天一條,和那些做業務的人似的。

  被吳燁知道他們在旅游,在玩,雖然他不會生氣,但是肯定會引以為戒,以后都不相信了。

  “我把他們屏蔽了!他們看不到的!”吳太太收起手機:“還是不發了!你吃不吃蟲子?你看,好多蟲子烤串!”

  老吳搖搖頭,看著烤的蜈蚣,螞蚱,蜂蛹等,他感覺自己下不去口。

  本地人可能習慣了這種吃法,還會覺得很好吃,但是他吃不來這個,加了魚腥草他吃起來都覺得怪異。

  地方文化不一樣,新奇的事物很多,有趣的事情也很多,讓他們有些流連忘返。

  特別是吳太太,拍了很多的照片,都保存在手機里,準備回去打印出來,做成相冊。

  “這邊的空氣真好!”吳太太由衷的覺得這個地方青山綠水的,養人。

  老吳指了指遠處的森林,植被覆蓋率很高的地方,空氣肯定好,就是紫外線有點強:“以后可以在這邊找個城市買個房子,一年來住一段時間!”

  “那我寧愿帶娃!更有意思!”吳太太回答。

  趁著現在有時間,到處看看,以后吳燁有孩子了,就不到處跑了安安心心的在家帶娃,讓他們好好賺錢。

  讓他們自己帶,多少得耽擱一個人,多余的都付出了,而且也不一定能帶的好。

  “力所能及的幫助就行了,不宜過多,現在的年輕人,教育理念和我們不一樣,管一下日常生活就行了!”老吳說道。

  帶孫子,就算是帶也是吳太太帶,不太可能他帶。

  而且想法不一樣,誰知道吳燁和凌晨想把孩子教育成什么樣子?一個家庭,總是有很多的不同意見的。

  以前不能說家大業大,現在吳燁那邊還在迅猛發現,凌晨那邊還有個大集團呢,總要有人以后繼承,這些都是事情。

  不成器不行,成器就要雕琢,不是那么簡單的。

  “我知道!我又不是什么都要管,我自己的兒子我自己管,凌晨的兒子凌晨自己管!教育我不干涉,她打也好,罰也好,她自己教育!”吳太太很清醒的。

  到了這個年紀,考慮的東西翻來覆去就是那么幾樣,很多事情已經想到很通透了。

  以前吳燁不聽話,還不是她活生生教回來的。

  老太太雖然心疼,但是也沒有說什么,她每次揍吳燁的時候,吳燁還不是喊奶奶救命,老太太就裝聽不到。

  最開始吳燁經常吵著要回老家去,不要在魔都。

  “你都知道,我就不多說了。”老吳指了指前面的玉石街:“去看看翡翠,給你買個首飾!”

  被他拉著去玉石街,吳太太笑了笑,仿佛看到了年輕的時候,那時候也是這樣被他拉著,不過遇到人了就會放開,很含蓄。

  后來,出門的時候,老吳還是習慣拉著她,走在她左邊,給她把碗筷洗一遍,家里常備一個醫藥箱,吳燁惹她生氣,他每次都會打他一頓,然后說很多大道理。

  一轉眼,都快五十了。

  吳太太這輩子后悔過不少的事情,唯獨不后悔嫁給老吳。

  “這個喜不喜歡?”老吳拿著一個手鐲問她。

  “太貴了!”

  東西好看是好看,價格也好看。

  老吳看了看老板,問道:“老板,能不能談?”

  “老板,我開價,你就能還價,買賣不成仁義在,天底下沒有不能還價的道理,你還個價我也開心啊!”年輕的老板手上是翡翠戒指,脖子上是吊墜,看著就很富。

  一開口,嘴皮子就很溜,一看就是長期練出來的本事。

  “三千!”老吳還價。

  老板:“......”

  標的兩萬,他承認有賭的成分,但是這砍得也太彈性了。

  吳太太都忍不住笑。

  最開始,買衣服什么的都是老吳帶她去的,砍價也是老吳看,他喜歡一刀砍到老板肉痛。

  “老板,你這個不是砍價了,批發都不敢要這個價格啊!加點!”買翡翠的老板回答。

  老吳看了看手鐲,想了想:“三千五!不行就算了!”

  老板搖搖頭。

  不是這么砍價的啊,外地人不實誠!

  見老板搖頭不同意,老吳拉著吳太太,就準備離開了。

  “五千!賺點泡面錢!老板,這是最低價了!這成色,店里都是賣三萬的!”

  “成交!”老吳開始掃碼:“直接給我老婆就行!”

  很久沒有見到老吳砍價了,吳太太發現他還是寶刀未老,其實吳太太看到這個東西,就已經有了大概的心理價位,多少錢不會虧。

  東西是真的,她一個做鑒定的,翡翠真假她能看得出來。

  離開攤位以后,老吳問她:“沒虧吧?”

  吳太太點點頭:“這個價格,挺合適了!主要是這邊成本低一些,不然拿不到這個價格!”

  滿意的點點頭,老吳拉著她繼續逛,又買了幾件以后,才離開玉石街,后面買的,是給吳燁和凌晨的。

  找了個位置吃飯,老吳打了幾個電話,然后哈哈笑起來。

  疑惑的看了看他,吳太太問道:“怎么了?”

  喝了口茶,老吳才回答道:“給公司幾個管理打電話問了一下情況,發現兒子還挺會唬人的,也沒有遇到什么困難。”

  其實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哪怕是吳燁自己也有家不遜色于寓見的公司,也是他自己在管理,始終不是一直在寓見,怕他水土不服。

  完全沒有出現這種情況,吳燁甚至做得比他預想的好很多倍。

  “他能自己開個公司出來,就能把其他人鎮住,而且你那些管理,現在都養成羊了,他那邊可是新公司,都是嗷嗷叫的狼。”

  “不行他就挖人,你要是直接交給他,他都開始大刀闊斧的改造了。兒子骨子里就沒有你那邊穩妥,就是簡單直接,和他爺爺似的,”

  “用不了多久,寓見對他來說,就不是什么大禮物了!”

  吳太太分析道。

  老吳嘆氣,他是沙灘上的前浪。但是挺欣慰的,吳燁比他強,他覺得更開心。

  “能力有限!就只能到這里了!”老吳說道。

  吳太太給他一個白眼。

  “你是這樣,兒子也是這樣,不喜歡彎腰諂媚,做不來阿諛奉承,你看他和你有什么區別,都是守著老婆。”

  “錢夠用就行了,跪著賺錢多累啊!”老吳回答。

  這一點,吳燁和他一樣。

  魔都!

  吳燁坐在辦公室,剛擦了擦嘴,就打了個噴嚏,疑惑的揉了揉鼻子,吳燁疑惑的喃喃自語:“現在的資本都這么小氣?不同意投資還罵人?”

  “Nnn的,小氣的很啊!”

  最近來了不少投資人,從最開始要三分之一的股份,到現在要五分之一,價格提高了不少,除了資本投資的,還有銀行的飯局,還有同行業的飯局,零零散散很多。

  吳燁拒絕了很多人,主要是他不需要投資,又不是什么高科技公司,要什么投資。

  君不見,前車之鑒的大姐,就栽了跟頭,兒子被女明星欺負的成什么樣子去了,吳燁才不想多個股東指手畫腳,隨時想著怎么樣把你吃掉。

  最近倒是在同行圈子里出名了,原因是被媒體評選進了魔都十大酒樓,據說是一家美食雜志評選的。

  吳燁都不知道。

  就曝光了,同行原本可能不在意他這個小趴菜,現在也想了解他一下,所以來了不少飯局。

  至于銀行那邊,知道很多數據,贊局也是問他要不要貸款,額度都透露了一些,起碼是五億左右。

  吳燁暫時不考慮這個。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很多時候,人不找找事事找人。

  沒有小說里的以勢壓人,也沒有遇到那種威脅的,吳燁還納悶,現在上流都這么文明了?

  那些披著外衣的齷齪,吳燁實在是不想接觸,也不想融入,日子過得簡單點,至于要來陰的,自己搞不定,不還有老婆嗎?

  丈母娘總不可能看著別人欺負自己女婿,再不行,找干媽,等自己混到有名堂了,再收拾回去。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吳燁很記仇的。

  不過,現在沒有發生這些事情,吳燁都是在假想,有可能大家都文明了!對吧?

  轉眼到了下午。

  把幾個事情處理完,吳燁看了看夕陽,收拾好東西,準備回家做飯,今天就不帶了,凌晨什么時候回家都不知道。

  剛才發消息嗎,還在開會呢。

  剛上車,黃原就打電話了,喊吳燁帶著凌晨一起,吃野生菌。

  “要不,還是不讓凌晨吃了?起碼不會團滅啊!”吳燁喃喃自語。

  他是真的怕其中混了一朵有問題的,云州的野生菌太多了,本地人都不一定認的全,有個類似,不奇怪吧?

  云州,老吳和吳太太在逛地攤。

  看著眼前的野生菌,老吳說道:“要不要給他們寄點過去?這東西挺好吃的。”

  吳太太搖搖頭。

  攤主看了看他們,聽口音就知道他們是外地人:“煮熟就行啦!都是能吃的!沒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