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00 借錢【8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整的這么正式?”

  小酒館里,吳燁拉開椅子坐下來,接過蕭富貴遞來的菜單,疑惑的問了他一句。

  難得見他這么正式的找自己聊天喝酒:“見家長的事情不順利?”

  吳燁試探性的語氣把蕭富貴逗笑了,點上煙,他搖搖頭。

  “挺順利的,亞男不是那種人,是我敏感了!”蕭富貴回答。

  點了一杯飲料,吳燁就把菜單還給他了,蕭富貴點了一杯雞尾酒,一個果盤。

  吳燁笑了笑:“支支吾吾的可不像你!有什么就說什么,又不是外人!”

  大概是有事相求,吳燁能猜到一點點。

  至于是什么事情,男人求人,無非是因為家人,錢貨,還能有啥?

  能自己抗住的都直接抗住了,自己扛不住的才是沒辦法,得低頭求人。

  “哥倆這關系,還讓你開不了口,你這是要辭職?”吳燁主動問道。

  一住s://

  蕭富貴搖搖頭。

  他辭職干嘛?干的好好的,想研究菜吳燁就給食材,想休息就和吳燁說一聲,想吃什么吃什么,不光是自己吃,就是往家里帶吃的,都是他的特權。

  更何況,吳燁一直對他委以重任,最重要的位置一直都是他在管理,現在分店的廚師加起來,都有幾百號人了,這幾百人,都歸他管。

  再加上,一年兩三百萬的分紅加上薪水,他已經覺得夠了,多了都受之有愧。

  兩人關系還不只是單純的老板和員工呢,還是朋友,也算是世交了,他怎么可能這個時候棄之不顧,自己跑路。

  這么想都不可能。

  “我沒想過這個,能干多少年,就干多少年,起碼也得干到你這邊用不上我。”蕭富貴抖落煙灰。

  以后穩定了,有更好的人選了,他就自己出去開店,自己干個酒樓當事業,不過那是以后的事情。

  “那你支支吾吾的?有什么問題就說出來唄,一起解決嘛,陽痿又不是什么不能治的,還是說你干什么不能干的事情了?后果很難接受?”

  “臥槽,你去尋花問柳了?”

  吳燁震驚的問他。

  蕭富貴:“......”

  吉爾!

  他怎么可能去?以前住那邊巷子的時候,他都沒有去過,人家巷子的花魁還說和他結婚了,把這些年賺的一百多萬都和他一起花。

  那么大的誘惑,他都沒有同意,現在怎么可能去?

  “你正經點,我沒去過,你別污人清白!”蕭富貴拿著雞尾酒喝了一口。

  他屬于是煙酒都來,不過還算是克制,現在抽煙都抽的少了,多了個張亞男關著,他很多習慣都被改掉了。

  吳燁咬著吸管,看了看他,認真的問道:“你這辦個事兒真特么費勁,你就說是差錢還是差事兒?”

  “差錢!不好意思開口,又不好意思讓你立馬回去啊!本來覺得自己想想辦法算了,或者等年底再說。”

  “鬼使神差的,又想找你參謀參謀。”

  蕭富貴看了看他:“我想把房子買了。”

  吳燁一愣。

  搞了半天說不出來就是這個問題?

  買房子是好事兒嘛,有個房子有個家,起碼是做好了安家的準備了,才考慮這個,不然現在房價不便宜,誰買房子啊?

  “買啊!這個打算挺好的,有點缺口對吧?”吳燁問道。

  蕭富貴點點頭。

  主要是他和張亞男年紀都不小了,張亞男以后肯定要一直在魔都工作的,如果能談到結婚,總要考慮房子。

  最近他看了不少,心里也有幾個備選方案。

  “缺個首付,準備找你借點,大概得明年才能還給你!”蕭富貴說道。

  按照他的吳燁的協議,他的基本工資加上管理工資,加上分紅,加上其他的,一年應該是三百五十萬左右。

  一個月三十多萬,拿出三分之一還貸款,其他的都是可支配收入,壓力就沒有那么大。

  “這都是小問題,什么時候還都可以,我一般不借錢出去,能讓我借錢的人,我都不催。”吳燁看了看他:“現在差多少?”

  要么不借,借都是借給放心的人。

  吳燁很少借錢出去給人家,除了身邊幾個朋友,其他人可達不到人吳燁借錢的程度。

  他現在一個月收入不低。

  一家店一天幾十萬,一個月也有幾百萬,最好的利潤就算是一年三千萬左右,那么多店,高高低低,一年也有幾個億了。

  大型酒樓,賺錢效率真不低,再加上各種辦法維持客戶,收益一直都是在王嫂走。

  而且吳燁說過,給他兩個點的利潤的,他算的賬肯定沒有吳燁算的準確,蕭富貴一年得收入,其實應該是八百萬左右。

  畢竟吳燁事業能做起來,他又居功至偉的作用,菜不正宗,不好吃,鬼才來。

  “我就是沒拿定主意,你說我是買個一百五的還是兩百的?”蕭富貴問他。

  他肯定要買個四房才夠用,少了不夠用,家里妹妹一間,爺爺一間,他自己和老婆一間,留一間客房。

  再遠一點,爺爺以后去世了,妹妹嫁人了,孩子也有自己的房間。

  他比較傾向于兩百平的。

  “平方還是錢?”吳燁問他。

  “肯定是平方!”

  一年八百萬,偏僻一點的地方,一年都能買兩套了,就算是市區,好一些的位置,也就是十萬,十多萬。

  “格局,把格局打開,買個市區的大平層,你又不是還不起貸款!”吳燁說道:“一個月六七十萬,你還擔心買不起房子?”

  蕭富貴:“......”

  哪來的六七十萬?搶錢呢?

  吳燁想了想,建議道:

  “買個大平層,三百平到五百平的那種,就算是五百平的,一個平方十萬左右,五千萬!首付一千萬,貸款四千萬,一個月還十五萬左右。”

  “我算了,你今年都有八百萬左右,明年我們還會開分店,不出意外,一千二百五有的,你可以提前還個一千萬進去,貸款就不高了。”

  “再來兩三年,就可以還清了啊!他連利息都賺不了你多少,格局大一點!以后不想住大平層,就買個別墅!”

  吳燁挑眉。

  蕭富貴:“.......”

  我都都這么牛批了?居然可以看五千多萬的房子了?還以后換個別墅,怎么感覺吳燁的大餅有毒似的。

  暈乎乎的不說,真感覺自己好像可以搞一下啊!

  醒醒,蕭富貴你醒醒!

  “我配嗎?”蕭富貴指著自己鼻子問他。

  吳燁忍不住笑。

  “我給你說的是明顯可行的,而且很劃算,再加上給你算的年收入是八九不離十的,你就放心買吧,貸款三十年,你還個五年就弄完了!”吳燁回答。

  “出入什么這么大?”蕭富貴有些疑惑。

  他自己算的年收入,和吳燁給他算的區別多了一倍多。

  真要是八百萬,臥槽,得飄起來了啊!

  “我是老板你是老板?我算的肯定比你算的準啊!開店之前,就說的,給你兩個點的分紅,今年應該是六百萬左右!”吳燁說道。

  他記得吳燁說的是一個點?

  活該賺不到錢啊!

  “房子你自己去選,我給你劃一千二,買就買套好點的,整個豪宅,你好歹也是我們大唐的總廚,別搞的太寒酸了,又不是賺不到錢。”

  “空中花園,室內游泳池,書房健身房,大廚房,大客廳,娛樂房,再來幾間臥室,來十個親戚都能住!生五個娃都能住的下,多香!”

  蕭富貴:“......”

  聽著吳燁的描述,蕭富貴想了想,確實是香,這種房子,這輩子都沒考慮過,如果不是吳燁,他這輩子應該都沒有機會。

  大平層,嘖嘖。

  起碼買不起這種,買個普通三居,可能都費勁。

  “行了,這不就解決了,房子要不要找人給你找?”吳燁問道。

  想了想,蕭富貴點點頭,一事不煩二主,索性就找吳燁幫忙好了。

  拿著手機,把蕭富貴的微信名片推薦給衢雪,吳燁補充了一句,傭金找他,沖蕭富貴點點頭:“搞定了,到時候人家聯系你!”

  “行!謝謝我就不提了,傷感情。”蕭富貴笑道:“干一杯!”

  但凡借錢,能借他幾萬的,幾十萬的都少,根本不用說吳燁這種借給他一千多萬的人,找不到。

  能做的就是把菜做好,把廚房管理好,多研究點招牌菜,爭取某天能湊一桌32道招牌菜。

  畢竟,招牌菜貴啊!利潤最高的就是招牌菜了。

  往現實點說,還有他的兩個點了,就指著這兩個點的分紅還貸款了。

  “都說了,不是外人,以后不要什么事情都支支吾吾的,有事情就直接說,一起解決!”吳燁說道。

  蕭富貴點點頭。

  兩人聊了半天,外地菜譜改善口味的問題,又聊了一下廚房最近的情況,才分道揚鑣。

  蕭富貴找個狗東西,找的位置是住的附近,他回家倒是近的很,吳燁自己回家還得開車。

  蕭富貴和他說再見,只看到吳燁清晰的中指。

  忍不住笑了笑,蕭富貴也回了一個中指,看著吳燁開遠了,才轉身回家。

  路上的時候,他有些輕松,也有些沉重,輕松的是房子的問題快解決了,沉重的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背的動幾千萬的貸款。

  不知不覺,他自己也沒有注意,就已經走到了這種程度。

  好像,自己已經有點牛批了!

  果然,選擇不對,努力白費,選對老板才是打工人最容易發財的路子。

  “呼一年就算是一千萬,幾年也能搞清楚,大唐現在的情況,奔著十年老店去的!相信自己的菜。”蕭富貴喃喃自語。

  相信自己的菜,是第一位,然后才是相信吳燁,才是相信宣傳。

  現在百分之百沒差評,是他努力的結果,不是宣傳的結果,客戶轉化率能達到百分之三十,也是因為他的菜占大部分功勞。

  叮咚!

  拿出手機,看著張亞男發過來的房子鏈接,他看了看價格。

  本來準備買的就是幾百萬的房子而已,還是考慮到以后,讓她選一下自己喜歡的,其實今天他就準備找吳燁借三百萬而已。

  一千萬以內是他的心理預算。

  結果!

  一言難盡!

  叮咚!

  剛加的那個賣房子的小姐姐,又發了幾個鏈接過來,看著標價那一連串的零,蕭富貴嘴角抽了抽。

  看了一下實拍。

  真香啊!

  臥槽,這也太好了,太大了,太精致了,這是我配得上的房子?

  價格擺在那里,四千多萬,五千多萬的房子,真的是沒得挑,好的東西都有侵略性的,到了心里就出不來了。

  買它!

  這是蕭富貴心里的吶喊,畢竟這種房子,真的是可以傳家的房子了。

  除了貴,哪里都沒有挑剔的地方,配套沒得說,地段沒得說,面積功能沒得說。

  發了個鏈接給張亞男。

  沒過兩分鐘,張亞男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富貴,出來吃夜宵!”張亞男說道:“我們醫院門口那家!”

  蕭富貴:“.....”

  就知道是這樣的話。

  “你是不是以為我瘋了?準備給莪檢查檢查!”蕭富貴問她。

  “不是,我還沒有聯系好同事,聯系好了再給你檢查!”張亞男回答的很誠懇:“我先觀察一下,是不是因為你最近想買房子,壓力太大了。”

  蕭富貴:“.....”

  “見個面吧,剛好和你說一下情況!免得你咋咋呼呼的。”蕭富貴一邊說一邊攔了個出租車。

  “嗯!慢點啊!”張亞男叮囑。

留手烤魚  蕭富貴吃了一口烤魚,看了看店家的廚房,想吐槽點什么,注意到張亞男警告的眼神,默默的沒有說話。

  上次就被說了。

  張亞男就知道他挑剔,他在哪里吃飯都能挑出毛病,如果沒帶錢的話,他大概能得到免單加上店家相送,再加上送點飲料什么的。

  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認,這家伙自己做的東西,真的吃了還想吃,舔盤子是夸張了,但是完全不剩是真的。

  張亞男這輩子吃的最好吃的飯,除了媽媽做的,就是蕭富貴做的,媽媽做的飯是有感情加成的,他做的是真的好吃。

  “說說,蕭公子中了多大的獎?讓你有熊心豹子膽,居然敢看這玩意兒!”張亞男指了指手機上標價四千多萬的房子。

  她現在一個月工資一萬五,加上獎金什么的,一年差不多二十多萬,不到三十萬,需要兩百多年不吃不喝才能買得起。

  這是普通家庭能看的?

  “有沒有可能,我把年薪算錯了!然后膽肥了?”蕭富貴吃了口蔬菜,給她把茶倒好。

  張亞男:???

  你是沙比嗎?自己的年薪都能算錯。

  “事情是這樣的,這樣這樣,這樣這樣,然后就這樣這樣,最后這樣這樣,懂了吧!”蕭富貴解釋了一下。

  張亞男懵比的看著他。

  聽完以后,她怪異的看了看蕭富貴:“你這股漲的也太快了吧?我都還沒有準備好,就漲停了!”

  雖然她本來也是高位接盤,但是她沒想到還會漲,屬實有點意想不到。

  “真要買這種?會不會太貴了點?”張亞男問道。

  “以后結婚了,住的也舒服點,買大點吧!再說,你爸媽以后來,也有地方住。”蕭富貴回答。

  張亞男指了指自己:“你不用考慮我!你自己的錢,你自己做決定就行。”

  她是個獨立的女生,蕭富貴有錢也好,沒錢也好,她喜歡的都只是單純的蕭富貴,而不是有錢的蕭富貴。

  雖然有錢更好,但是不是絕對。

  好像認識他開始,他就已經很有錢了,就算是最開始說的一年幾百萬,也是很多錢,能做到的,都是十萬里挑一。

  蕭富貴其實本來就很優秀。

  “不考慮你,那我考慮買房子有兒童房干啥?”蕭富貴反問。

  把張亞男說的一愣。

  有點男朋友突然變得特別有錢的不習慣,還有因為錢被放大的擔憂和自卑感。

  “你覺得我會是一個合適的結婚對象嗎?”蕭富貴問她。

  張亞男:“......”

  顯然是的,不然她談什么戀愛?又不是為了找什么友,張亞男找個歲數,都是為了結婚去的肯定不是鬧著玩。

  “那我呢?”張亞男反問。

  蕭富貴點點頭。

  “達成共識,總要有個家,條件不夠就小點,條件夠就買大點,以后住著寬敞些!我爺爺這輩子沒享過福,妹妹也能上個好點的學校,再加上也要考慮你爸媽的感受。”

  “你好歹是醫生,總不能什么都不考慮,也要顧及他們的想法,再加上以后我們自己住,環境好一些,心情也好一些。”

  “不要去考慮那么多,錢我會想辦法的,總不能我是個窮鬼,你才和我在一起吧?你總喜歡想多。”

  靜靜的聽他說完,張亞男沉默了好一會兒。

  微微嘆氣。

  “突然就感覺我配不上你了!”張亞男有感而發。

  “可別,我不想打光棍!”蕭富貴立馬回答:“你要不出現,我都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找到女朋友!”

  有些人,真的很宅,不是有錢就能立馬找到女朋友的,而且那種女生也不會感興趣。

  蕭富貴是陰差陽錯的遇到她,喜歡她長得好看沒錯,喜歡白大褂也沒錯,更喜歡她耿直,直率,簡單,在一起舒服。

  始于顏值,陷于才華。

  “你和叔叔阿姨說一下,年底去拜訪他們一下,怎么樣?”

  張亞男:“.......”

  想見她爸媽了!

  不過她沒有反對:“我和他們說過,他們沒有反對,到時候去唄!爺爺和妹妹怎么辦?”

  蕭富貴要是去她們家,過年家里就只剩下他妹妹和爺爺了。

  有些孤單。

  “國慶節去吧!我調休一下,你也調休一下,免得過年爺爺他們不習慣!”張亞男出主意。

  她并不覺得家里有個老人,小妹是負擔,相反她覺得挺好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而且老爺子人很好,一點都沒有那種舊年代的壞脾氣。

  “那就國慶節去,這幾天我們看看房子,把房子買下來,爭取早點搬家。”蕭富貴說道:“等你爸媽那邊說好了,就搬到一起住得了!”

  張亞男:“.......”

  想的真美哎!

  她忍不住笑起來,有種對未來的憧憬。

  兩人聊了好久以后,蕭富貴才把她送到宿舍樓下,打車回家。

  吳燁家。

  凌晨拿著手機,時不時叮叮當當的響起信息的聲音。

  聊的差不多以后,她才看了看吳燁,吳燁注意到她的目光:“還要開會嗎?我還行!”

  凌晨:“.......”

  就特么知道開會,滿腦子都是開會,除了開會,就不能想點其他的嗎?

  你行,我不行!

  “亞男發消息了,說男朋友突然有錢了,有點不習慣!感覺自己像吃軟飯的。”凌晨看了看他:“說你借了不少錢給蕭富貴!”

  吳燁點點頭,確有其事。

  只是沒想到蕭富貴這么快就和張亞男說了,效率真高。

  “你怎么說的?”吳燁問她。

  凌晨笑了笑:“我說,我體會不到這種感覺,我比我老公有錢多了!”

  雖然是實話實說,但是多少有點扎心。

  吳燁現在確實是沒有凌晨有錢,全副身家加起來,也趕不上她,她現在光是公司,就值一千多億,不談現金儲備的情況下。

  大戶人家的閨女,哎!

  “要不是富貴,我賺不了這么多錢的,他對我有恩才是,也可以說互相成就,這點錢不多!”吳燁說道。

  一天,兩天,四天,就回來了,賺錢就是這么快。

  算上外掛,吳燁一年能入賬十多個億,明年的計劃,就是開十五家分店,湊齊三十家分店。

  滾雪球,也得真本事,蕭富貴就是真本事,其他人無法代替。

  “我又不是興師問罪,你自己看著安排就行了。”凌晨向來不管吳燁的錢怎么花,吳燁自己規劃。

  別說這種借給蕭富貴,就是給蕭富貴了,凌晨可能才會問為什么給他。

  而且她相信吳燁沒有那么糟糕的智商,起碼人不至于。

  “我知道,要不然我又不借,蕭富貴是關系不一樣!”吳燁說道:“別聊這個了,我們聊點其他的啊!反正你也睡不著,要不要開會?”

  凌晨:“......”

  狀態不佳,就不開會了,免得明天又要休息,才上一天班呢!隔三差五就請假,老媽那一關過不去。

  “關燈,睡瞌睡!”凌晨說道。

  幾天真吃飽了?

  “你這幾天,胃口確實不怎么樣啊!”吳燁喃喃自語:“得調理調理!”

  沒有回答他,凌晨轉身過去。

  發現語言激將法沒有效果,吳燁放好手機,把燈關上,然后抱抱睡。

  一分鐘后。

  吳燁說道:“轉過來唄,背硌人!”

  “滾!”

  夜晚過去,陽光普照。

  秋老虎過境,如若無人,氣溫升的越來越高了,也聽到了越來越多人埋怨天氣太熱,電費,等等話題。

  反正吳燁知道的,還沒有覺得電費是個問題的,一直到蕭富貴和他說了這個話題以后,吳燁才感覺自己有點何不食肉糜的意思。

  把錢給蕭富貴過去,吳燁在公司晃蕩了一圈以后就跑了。他就不是什么好好上班的料子,除非是沒有錢了。

  老吳說找他,讓他不忙的話,去公司一趟。

  雖然老爹向來無事不登三寶殿,但是吳燁不覺得他能強迫自己做什么。

  開車到了公司以后。

  輕車熟路個僅認識的幾個公司管理問候了幾句,然后就去了老吳辦公室。

  眼界高了才覺得自己家公司并不大,這個是對標的目標很大,著眼現實,家業也不算小了,但凡是億做單位的,都不是什么小數目。

  財務自由最低標準,也就幾千萬。

  財富自由,最低標準,也就幾個億。

  老吳,確實是鷹咀溝首富,當然,吳燁也沒有想過攀比這個,他們爺倆加一塊,在市里也排不到前五十。

  意義不大。

  砰砰砰!

  “進來!”老吳的聲音傳來。

  推門進屋,吳燁轉身把門關好,坐在沙發上,剛好可以看到老吳的聰明絕頂對著他,吳燁摸了摸自己的頭,很擔心未來。

  這玩意兒,據說遺傳!

  爺爺也是,爹也是,自己要不是就有問題了,是也有問題啊!

  愁人!

  把上手的文件放到一邊,老吳看了看他:“今天不忙?”

  吳燁搖搖頭,他就沒有忙過幾天,主管多加個工作補貼,多給他們點事情干就行了,攔住了大部分問題,小部分就花不了多少時間就可以解決了。

  這叫放權。

  不是那種什么事情都喜歡自己事事親躬的吳燁,是盡量讓自己輕松:“本來也沒有多少事情,今天剛好有時間!”

  老吳坐到茶幾面前,吳燁也跟著坐過去。

  熟練的把茶泡好,老吳給他倒了一杯:“最近都沒有什么事情?”

  “那得看您找我是什么事情!”吳燁回答:“我肯定可以有事情的。”

  老吳:“.....”

  就看自己愿不愿意唄?

  翅膀硬了!

  “國慶還有段時間,過來管一下寓見,我最近有事情要去趟云州!”老吳認真的說道。

  吳燁看了看,忍不住笑起來:“旅游?”

  老吳搖搖頭,不承認。

  他掩飾的很好,吳燁也沒有看出來不對勁。

  “真有事?”吳燁問道。

  老吳點點頭,內心一整跳動:上鉤了!

  上車容易下車難,這一趟,他得讓吳燁坐到終點站,想跑都不可能,他自己,就準備退休了。

  等吳燁花大半年的時間,把公司掌控住,剛好可以結婚,然后他們就等著抱孫子。

  時間剛剛好,現在讓吳燁適應一下,反正他們國慶就回來。

  “真是有事,我們難道父子相疑到這個程度了?”老吳嚴肅的反問。

  中年人就應該少看點電視劇,特別是少看點歷史電視劇,問一句就是父子相疑了?

  “那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吳燁問了一下最重要的問題。

  國慶節他可沒時間了,得去凌晨家,這個事情凌晨都和她爸媽說過了,偏偏酒店行業國慶是營業時間,最忙的一般也是節假日。

  黃金周,來旅游得人肯定很多。

  “國慶之前回來,這個月你就幫著管理一下公司,我會讓副總,經理,主管協助你的。”老吳說道:“沒什么難度,往年是怎么樣的都有跡可循,隨機應變就行。”

  把事情說完,老吳又給他倒了一杯茶。

  撓撓頭,吳燁認真的看了看老吳:“真不是去旅游?是的話也沒事啊,您和我說就行,我又不會不同意。”

  老吳搖搖頭。

  內心吐槽:給你說了,你才不會同意。

  好不容易看到退休的希望了,老吳才不會做打草驚蛇的事情。

  “以前在云州和朋友投資了一片咖啡種植園,一直都是他在管理,最近病了,要把種植園賣掉,我要過去才行,留你媽媽一個人在家也不好,他和我一起去!”

  這是老吳想到的理由,真真假假的,確實是有一片種植園,確實是合伙人病了,只是沒有那么嚴重,也確實是有人來談收購。

  “云州哪里?”吳燁好奇:“怎么沒聽您說過這個事情?”

  “雙市一個農村里,你不知道的多了,告訴你那么多有什么用?你自己能撐起一片天的時候,總會告訴你的。”老吳說道:“沒有能力的時候,知道的多了也是無能為力。”

  吳燁現在已經獨立了,他也不把吳燁當小孩子看待了。

  男人成熟,往往不需要很長時間,吳燁就是這樣,度過了天真和理想,回歸到現實里。

  “好吧!”吳燁嘆氣。

  管理寓見,以前想過,后來還是想自己去摔打一下,再后來,外掛來了,都沒有被助力,就加載好了。

  后面就是一路順風了,巨量資金打底,趟平困難,把模式難度降到最低。

  吳燁的成功是不可復制的,因為正常人都不能干這么沙比的事情。

  “等會兒帶你見一下各個部門的負責人,對人家禮貌一點,都是跟著我好多年的老人了。”老吳說道:“我不在這段時間,你就是公司的總裁,決定想好了再做,不懂的就多問,給我打電話也行。”

  他難得的長篇大論了一次。

  點點頭,吳燁都答應下來,就是感覺和交接公司似的,讓他有點不習慣。

  又不是沒有管理過公司,還能拿捏不了?

  下午的時候。

  會議室里。

  老吳坐在首位,吳燁坐在他旁邊的位置。

  老吳早就給他準備好了西裝,領帶,皮鞋等等,吳燁摸著手表,看著文件夾上的名字職位,以及負責事項。

  嗅到了一絲絲陰謀的氣息。

  但是老吳沒有給他多少反映時間,就把保險柜鑰匙,章,辦公室鑰匙都給他了,甚至衣服都給他準備好了。

  吳燁就被他拉來會議室了。

  看著魚貫而入的公司主要負責人,吳燁回憶著腦子里看的資料,感覺好好的日常,變成了職場。

  他居然要管理一家,熟悉而又陌上的公司了。

  見過吳燁的都知道老吳和他是什么關系,沒有見過吳燁的人還是一頭霧水,好奇一個年輕人為什么坐在副總的位置。

  看著人到齊了,老吳敲了敲桌子。

  “長話短說,我要去云州辦點事,接下來這段時間,公司交給吳燁管理,他年輕,很多東西不懂,大家多幫襯他一下!”

  “給各位叔叔介紹一下自己!”老吳說道。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