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99 開車都自己帶鑰匙【7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0199開車都自己帶鑰匙7K

  顏潸潸家里。

  凌晨幾人圍坐在沙發邊,茶幾上都是堅果零食,飲料雞尾酒。

  “他們去哪里吃飯了?”白菜問了一句:“你們知道嗎?”

  吳燁和黃原都回來了,幾個姐妹就湊到一起聊天了,吳燁他們出去吃飯,凌晨她們不想去,就在家里吃零食聊天。

  飯店送來的飯菜她們都吃完了,就是吃點零嘴打發時間。

  “樓下吧,估計是那家大雄鷹唄,他們不是老愛去那家店嘛!”顏潸潸知道的多一點,寧渠沒說,她也能猜到不少。

  其實就數寧渠最愛去大雄鷹吃飯,洛白第二,吳燁第三,黃原屬于是被帶著去的,他又不需要補什么。

  不過顏潸潸也不阻止,這種對大家都有好處的事情,干嘛要阻止?

  感情的和諧,離不開打架的酣暢淋漓。

  “那我完蛋了!”凌晨回答:“就正常狀態都打不過,更別說吃過補品以后了。”

  三人:“.......”

  對于一個女生來說,最高級的凡爾賽就是孩子成績好,懂事,其次就是老公愛自己,事業做大,或者吃得飽。

  有得吃已經很不錯了,吃得飽,就更難了!

  凌晨這種吃撐的,就很讓人羨慕了,感受最深的是顏潸潸,長時間的磨礪以后,寧渠已經開始藏鋒了。

  以前和現在,想法都不一樣了。

  曾經日光過得像是每天給老公喂C藥,現在過的日子是連哄帶騙加威脅。

  過了某個階段,不是沒有,就是不太熱衷了,有還是有的,就是沒有以前那么熱愛。

  看澹了。

  “不要凡爾賽了,知道你老公能干!”顏潸潸吐槽。

  料到這個話題的時候,白菜還是臉紅,不過比起以前已經好多了,起碼不會臉紅的那么厲害。

  現在也能討論兩句,說點虎狼之詞。雖然還是害羞,進步已經很快了。

  窗戶紙一旦捅破了,就沒有那么多玄妙了,見多識廣,無知和想象力最好的時候,都是在沒有經歷之前。

  “我們家雖然不是牛馬,也夠拉車了!對吧白菜!”她轉頭問道。

  白菜:“......”

  她家,還行吧!

  反正夠用。

  “別看我啊,我還不知道呢!”游小魚嘆氣。

  說好的回來就辦畢業典禮,但才剛回來,就被吳燁他們拉出去吃飯了。

  幾人忍不住笑。

  “我覺得把,起碼得讓他多喝幾碗湯!”凌晨提議:“要不要發個消息說一下?”

  游小魚遲疑。

  “扛得住嘛?”

  “你這體格,喝一鍋湯你也扛得住,就是明天別指望工作了!”顏潸潸說道。

  聽到顏潸潸這么說,游小魚就放心了。

  看了看凌晨,游小魚點點頭:“發,想辦法讓他多喝兩碗!”

  幾人爆笑。

  吳燁偶爾直男,洛白很少直男,黃原一直是直男,寧渠都比他情況好!

  游小魚已經拿他沒辦法了,才說的那么直接,他才反應過來,說回來就解決這個問題。

  為了避免尷尬和過多的鋪墊,游小魚覺得可以讓他多喝幾碗湯。

  “你這是熱鍋上的螞蟻啊!”白菜忍不住笑:“這么急的嗎!等會兒記得拿點消炎藥備用!”

  作為新手,她們有很多建議,這是其中之一。

  “這叫火燒眉毛了!”凌晨調侃:“別起水泡都好。”

  顏潸潸和白菜:???

  你在開什么玩笑?假的吧?完全不敢置信。

  “真的,一言難盡!第二天班都沒有上,躺了一上午!”凌晨回答。

  偶買噶!

  顏潸潸羨慕極了。

  白菜詫異極了!

  游小魚很懵!

  “別看我啊!給小魚普及一下知識,免得她什么都不知道!”凌晨有點不好意思,這個小秘密,好像有點打擊人了。

  轉移了話題以后,幾人七嘴八舌的給游小魚科普新知識。

  顏潸潸直接給她發了個視頻,讓她看看就知道了,簡單粗暴,直接有效。

  女生在一起的時候,和男生不一樣,男生往往是明處敢說,真正在一起的時候,還不一定什么都敢說。

  反而是女生,不會顧忌那么多。

  什么都可以可以討論,下到什么剃須刀好用,上到吞龍秘籍等等。

  百無禁忌。

  樓下。

大雄鷹火鍋店  吳燁剛好收起手機,看著干了三碗湯的黃原,吳燁覺得他很自覺,不需要自覺勸,他已經做得夠好了。

  牛槍,牛炮,牛腰。

  羊槍,羊炮,羊腰。

  吃了不少,再加上還喝了幾碗湯,吳燁感覺魚今天要遭殃了,明天大概得咸魚了。

  殃機吃魚。

  “差不多得了,再吃你媳婦兒免得出事情!”洛白把黃原的碗搶過來,原本準備再來一碗的黃原一愣。

  還沒什么感覺呢!也沒有熱,也沒有燥,什么感覺都沒有。

  就行了?真的假的?

  “沒什么反應啊!就這就行了?”黃原問道。

  不懂就要問,這一點他倒是做的很好,他自己對這方面的事情,完全是知識盲區。

  寧渠點點頭,給他倒了一杯茶水。

  “回去差不多了,本來又不是藥,就是補而已,有個反應時間!”寧渠說道。

  他最清楚。

  畢竟他是水土流失最嚴重的的,其次才是洛白,洛白都沒有研究這些,寧渠是抽煙,熬夜,自再加上水土流失。

  洛白起碼不熬夜。

  不過虧是都會虧,早晚而已,早點預防早點好。

  沒見吳燁都開始做大補湯了,自己在家做,方子也給他們了,據說是宮廷秘方,食補效果極強。

  寧渠試過,確實極強。可以變成汽車人領袖。

  “吃好了就把火關了,聊會兒差不多回去了!”吳燁指了指火爐。

  洛白伸手把火關了,給寧渠和自己盛了一碗湯,端著碗吹著,偶爾來一小口。

  他不怕!

  寧渠也不怕!

  吳燁沒敢多吃,吃多了人家輸的一塌涂地,學人家白娘子也不好。

  “你們家老丈人聊的怎么樣了?”吳燁看著洛白問道。

  在老家的幾天,吳燁誰都沒有聯系,洛白那邊是什么情況,吳燁并不知道。

  “已經搞定了,過年去她們家看看,然后把事情確定下來!”洛白回答:“就這么說吧,拿捏了!”

  他沒有吹牛,老丈人已經被他搞定的差不多了,經常喊他吃個飯,聊聊天,喝喝酒,這個事情就沒有什么懸念了。

  已經把老丈人拿捏了。

  大家都準備明年結婚,就看誰先結,都在為了這個事情努力。一起當自由人,一起當結婚狗!茍富貴,互相旺!

  “那就明年把事情辦了,我都準備國慶節回來,就給她求婚了!”吳燁說道。

  準備工作都已經做的差不多了,凌晨的戒圈,定制的戒指,求婚策劃等等都在安排了。

  就等國慶回來,就結婚。

  這個事情吳燁一直在落實,放在國慶以后,還是因為要過去和凌晨爸媽說一下計劃,他們如果沒有什么意見,就光明正大的做。

  “求婚?我還沒有想好呢!”黃原嘆氣:“沒有頭緒!”

  “我還不是一樣!絞盡腦汁在想怎么求婚比較好!”寧渠也在為了這個事情傷腦筋。

  在一起久了,都不知道怎么樣安排驚喜了。

  “我已經想好了,就等找個機會求婚就行。”洛白說道。

  他說的信誓旦旦的,計劃早就已經胸有成竹了。

  聊到求婚的事情上,大家的想法就多了,七嘴八舌的,想著各種天馬行空的計劃。

  “行了,差不多回了!看黃原臉紅的!”吳燁指了指黃原,他臉色紅彤彤的,出著粗氣,拿著水灌了好幾次了。

  光顧著聊天了,不知不覺聊了大半個小時。

  其實大家臉色都紅彤彤的,只是黃原最嚴重的而已,說走就走,吳燁把賬結了,幾人出門忘公寓樓走去。

  本來就不遠的距離,吳燁順手買了一束花。

  “浪漫這種東西,就像是與生俱來的天賦!”寧渠感慨,也買了一束花。

  洛白沒有買花,而是買了水果,只有黃原是照貓畫虎買的花。

  洛白那是因人而異,黃原是覺得買花最好。

  進電梯的時候,還被電梯里的人盯著看了好久,到了門口的時候,黃原排在最前面,黃原在最后面。

  砰砰砰!

  門被敲開,顏潸潸看著臉紅的黃原,感覺小魚今天要完蛋了。

  “小魚,你老公來了!”顏潸潸喊了一句:“白菜,凌晨,你們老公也來了!我老公呢?”

  “你老公在這里呢!”寧渠在最后面喊了一句。

  幾人從屋子里出來,黃原把花遞給游小魚,游小魚詫異的很,她沒想到黃原會買花給她。

  “你也有!雖然是黃原最先買的!”吳燁把花給凌晨。

  “他們那太兩費錢了,我給你買了喜歡吃的水果!”洛白把水果袋子遞給白菜。

  白菜:“.......”

  你怎么不買菜呢?買菜不是更實惠?不過她還是覺得水果也很好,花她確實是不感冒。

  “我不允許你輸給她們!”寧渠把花遞過去。

  注意到幾人臉紅紅的,顏潸潸忍不住笑。

  特別是游小魚,臉都紅了。

  “姐妹們!各回各家,明天小魚家喝下午茶!”顏潸潸意有所指的說道。

  說了再見以后,就分道揚鑣了。

  黃原從吳燁門口過,吳燁還囑咐了一句,讓他悠著點。滿口答應以后,黃原拉著游小魚回家了。

  頗有點迫不及待的樣子。

  回到家以后,呼了兩口氣的黃原,去洗漱去了,游小魚則是去樓上收拾東西。

  準備作桉工具,布置桉發現場。

  等到黃原回到臥室的時候,游小魚拿著一本汽車指南在看,注意到他進屋,游小魚問道:“帥哥,買車嗎?新車哦!”

  黃原:“......”

  這個套路他就不熟悉了。

  “可以看車嗎?”黃原只好順著回答。

  游小魚把被子踢開,然后眨了眨眼睛,黑絲晃眼,T恤漲人:“這話說的,哪有買車不能看車的。”

  “LED車燈,運動方向盤,運動座椅,越野底盤,原裝排氣,油耗低,提速快,扭矩大,聲浪悅耳,十二缸發動機。”

  “最重要的是,買車送兔子!”

  黃原:“......”

  感覺有點燃啊!配置怎么高?

  “要是買了,送的兔子能吃嗎?”

  游小魚搖搖頭:“寵物兔,不能吃,只能拿著!可以擼兔子!”

  黃原:呼很過分啊!

  “帥哥,要不要試駕?”游小魚咬著嘴唇,聲音特別抓耳朵。

  黃原覺得,自己油箱炸了。

  “鑰匙都拿來了?”游小魚白了他一眼:“要教你嗎?”

  “不用,我有證!”黃原回答。

  半個小時以后.....

  隔壁的大哥已經抽了五支煙了,看了看身邊的老婆,一邊嘆氣,一邊薅了一下自己已經稀少的頭發。

  揉了揉腰,大哥聽著隔壁的聲音,自卑極了。

  特別是老婆那句安慰:沒事的,我已經習慣了!

  扎到肺葉子了。

  又是半個小時,聽著隔壁的要死了,不行了,大哥看了看老婆,發現老婆媚態橫生的看著他。

  大哥打了一個寒顫。

  實力不允許他找回自己丟失的尊嚴了。

  “隔壁是小年輕吧?”大哥只好轉移話題。

  “嗯,看樣子是生手,兩個都是生手!不過天賦異稟!”女人回答了一句:“我渴了,老公!”

  大哥:“......”

  抓了一把黑枸杞,大哥嘆嘆氣:“我和你拼了!記得給我加零花錢!”

  “止渴就加一倍,止癢加三倍!治本加十倍,治根加一百倍!看你把握!”

  大哥:“......”

  吳燁家里。

  剛把房間收拾好的吳燁,扭了扭脖子,渾身輕松的坐回床邊,拿著手機看新聞,領已經睡著了。

  睡得很香,微微打著呼嚕,嘴角還有一絲絲口水。

  不堪風雪不堪雨!

  小趴菜!

  打贏的成就感和打輸的自卑感其實是對等的,現在多成就,以后就可能多自卑,起碼以后有得說。

  好漢當年多么勇,盡敗賢妻幾百回,莫欺中年窮。

  “得給黃原發個信息,別特么就顧著自己了!”吳燁想了想,還是發了一個消息出去。

  總不能見死不救。

  萬一出事情了,到時候很麻煩的,誰知道花會不會壞?下雨不會,下冰雹呢?

  叮冬!

  休息了!黃原回了個消息就沒有下文了。

  估計著,也是累困了,吳燁才把聊天界面退出,看了看熟睡的凌晨,吳燁把手機放在一邊,開始睡覺。

  第二天的時候。

  她們幾個都沒有去上班。

  黃原在出門的時候,遇到了隔壁大哥,大哥精神不好,看他的眼神也是怪怪的,讓黃原摸不著頭腦。

  還以為哪里得罪隔壁鄰居了,發現大哥偶爾揉揉腰,黃原也沒有發現問題,主要是他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是為什么。

  倒是隔壁大哥雖然表情復雜,還是問候了一句。

  “你女朋友今天不去上班?平時看你們不是都一起出門的嗎?”大哥隨口問了一句。

  黃原靦腆的笑了笑:“她休息呢!今天身體不舒服!”

  大哥:‘......’

  年輕就是好啊!氣沖云夢澤,波撼岳陽城。

  “不舒服就休息休息,工作也沒有身體重要!”大哥勉強的回答,語氣里有很深的緬懷。

  那些年.....算了,不說了。

  “兄弟,電梯到了!”大哥提著保溫杯進電梯。

  黃原跟上,按下樓層以后,和善的對著大哥笑了笑。

  大哥:“......”

  你不要笑的這么和善行不行?瑪德,自卑感都找不到發泄的地方。

  現在的年輕人,怎么都這么禮貌?

  到了停車場,開車離開小區,黃原去廠里,今天有幾個員工搞不定的問題,得他去看看,不然他今天都不想去汽修廠里。

  不過他沒想到,游所為也在汽修廠里。他下車的時候,剛好和游所為撞個正著。

  “叔!”

  看了看車子,又看了看他背后,游所為疑惑的問道:“小魚呢?沒來?”

  黃原有一閃而逝的尷尬。

  主要是因為他,游小魚才沒辦法來汽修廠,開玩笑走路都不行,能來才有鬼了。

  “好幾天沒回來了,她說把家里收拾收拾,您今天來的這么早?”黃原找了個借口和理由搪塞。

  并沒有懷疑其他的,游所為點點頭:“沒什么事情,過來看看,你先忙你的吧,聽他們說有毛病解決不了。”

  黃原如蒙大赦,去看車去了。

  看到車,就想到游小魚昨天說的話,大燈確實是很好,底盤也高,方向盤也不錯,主要是油門很輕。

  豪車!

  “想什么呢?盯著車燈看半天!”游所為走到他旁邊:“不是車燈壞了!”

  黃原:“.......”

  他肯定知道不是車燈壞了,就是想看看車燈而已。

  不在一個頻道上,沒辦法交流的,黃原點點頭,問了一下員工,開始檢查車子。

  游所為則是去給游小魚打電話去了。

  結果發現她才睡醒。

  掛完電話以后,他疑惑的看了看黃原,多少有了一兩分明悟,女大不中留啊!

  “臭小子,我說怎么支支吾吾的。”游所為喃喃自語。

  不過他沒有打擾黃原,默默的回到辦公室,拿著手機消磨時間。

  游小魚家里。

  她才剛起,走了兩步以后,齜牙咧嘴的。

  “真特么疼!要不是為了上廁所,我指定是不起!”她呼了一口氣:“阿黃啊!你傷我好深啊!”

  出了衛生間,她坐在沙發上,給顏潸潸他們發消息,沒過多久,敲門聲就響起來了,這個點已經十二點了,再怎么睡也該起來了。

  幾人狀態一個賽一個好,就她最差勁。

  “嘖嘖,看樣子挺慘的,凌晨也是,剛才都還在睡覺,還是我喊醒她的。”顏潸潸說道。

  凌晨嘆氣:“傷不起!”

  “我也傷不起!”游小魚感慨:“也就是我體格好!真不該喝湯!”

  “哈哈哈!”顏潸潸忍不住笑起來。

  氣氛開始活躍起來,聊著天的幾人時不時的發出笑聲。

  大唐餐飲。

  吳燁拿著一份計劃書,關于員工獎勵的計劃,最開始吳燁他突發奇想的計劃被延后了,延后到年會的時候。

  車可以送,不過是先掛在公司戶上,到了一定工作年限以后,再轉成個人戶,預防的是跑路了。

  雖然有點小人之心,不過很少有公司老板大方過,特別是車房這種獎勵。

  吳燁尋思了一下,就同意了,年會的時候,增加歸屬感也不錯。

  除了近期的財務狀況,人員變動狀況,管理狀況,其他的也沒有什么看的,吳燁花了幾個小時的時候,就把事情全部捋清楚了。

  雖然公司已經不小了,但是大部分事情被管理處理完了以后,吳燁就只做最重要的幾件事情就行了。

  和負責人聊了一下,先去蜀州物色合適的店面,把這個事情先當做重要的事情辦,吳燁交代好了以后,就沒有多少事情做了。

  蕭富貴來了一趟辦公室,和吳燁聊了一會兒。

  他現在和張亞男打的火熱,感情是越發好了,偶爾還去醫院門口接張亞男,張亞男很多同事都知道,她男朋友每天都給她做愛心便當。

  羨慕的不少,原本以為就是個騎摩托車的窮小子,后來蕭富貴發了不少代金券,她們才知道蕭富貴還是總廚。

  月薪很高那種。

  張亞男還是第一次體驗到,別人說她眼光好,最近準備上門去看蕭富貴爺爺,蕭富貴有點緊張。

  特地找吳燁聊這個。

  一個老爺子,一個小妹,很多次相親就是因為這個黃的,他多少有點不自信,但是蕭富貴肯定不會舍棄爺爺和妹妹,如果張亞男接受不了,有得告吹。

  其實他和張亞男說過,張亞男也說過不介意,但是真的見到了,想法會不會堅定也未可知。

  “放心大膽的帶回去,要是因為這個吹了,就不是你的良人了,如果沒有,就好好對人家!”這是吳燁的原話。

  蕭富貴可能是因為從小到大的環境原因,他很堅強,但是也很敏感,很努力,有時候也很脆弱,但是老爺子和蕭小妹是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丟下的。

  吳燁如果說讓他換個城市上班,他馬上就能撂挑子。

  深知他個性的吳燁,決定回去和凌晨說一下這個問題,讓凌晨問一下張亞男,如果有什么想法,就早點說。

  一直待到下班時間,吳燁才回家。

  剛打開門回到家,吳燁就聞到了一陣黑暗料理的氣息,這熟悉的危險感覺,吳燁一聞就知道凌晨開火了。

  好好的媳婦兒不做,非要讓這個家支離破碎么?

  干點什么不好,非要做飯,吳燁呼了一口氣,換好鞋子,在廚房門口看了看,發現凌晨系著圍裙在炒菜。

  哪怕是大功率的吸油煙機,也無法把全部的氣味排空,讓吳燁聞到了一種湖味。

  凌晨炒菜,常見的幾個情況就是火候控制不住,不是不熟就是湖,不是調料多了就是少了。

  就這樣,核心的兩個原因有了,菜就不可能好吃,而且她對于處理食材這個事情,并不是很擅長。

  凌宇并沒有把廚藝天賦遺傳給她,一點都有。

  “回來了!洗洗手吃飯了!今天我都是按著菜譜做的!”凌晨笑容滿面的說道。

  排除了黑暗料理這一點,她很像一個賢惠的,等著丈夫回家的家庭主婦,很容易就能和太太聯系到一起。

  不過,跟著菜譜學就能做好菜的話,這個世界也不會有黑暗料理了。自己的廚藝怎么樣,自己也心里沒數!

  “辛苦大寶貝了,我得嘗嘗你的廚藝才行,剛好我還真有點餓了。”吳燁沒有說什么喪氣話,她自己吃了就知道了。

  說那些干什么?非要打擊她的自信心?

  男人也不能動不動就說女人不是,不好,不行,語言這種東西,不一定非要帶著劇烈否定,換個方式說話就好了。

  語言是一門藝術。

  “我煮的飯肯夠,就知道你沒有吃東西,多做了倆個菜!”凌晨很勤快,已經把玩碗快放到餐桌上了。

  又給吳燁倒了果汁,還加了冰塊,吳燁擦著手坐下來,凌晨坐在他對面,給他盛飯。

  看著黑漆漆的西紅柿炒雞蛋,明顯沒有熟頭的花椰菜,以及都沒有軟化的茄子,再加上切得大小彈性很大的肉片和肉塊。

  吳燁悄悄的嘆息。

  “這個是什么東西?”指了指看起來黏湖湖,烏漆嘛黑的湯,吳燁問道。

  上面還飄著白菜,吳燁就認識白菜了,其他的都不認識。

  “這是白菜黃瓜皮蛋湯!”凌晨回答。

  吳燁:“.....”

  這特么是什么網紅菜譜?網紅菜譜都是以精致好看為主,這個什么什么湯精致個啥?

  視死如歸的吃了幾口,吳燁扒了一口飯。

  偶買噶,夾生的!

  喂鳥呢?

  “點評一下子啊!勇氣可嘉!難以下咽,拳拳心意,愧領了!”吳燁總結。

  沒敢說出那一堆欲言又止的話,那可能有點打擊凌晨的自尊心了。

  “真那么難吃?我試試看!”凌晨夾菜。

  吳燁搖搖頭:“我勸你不要做這么勇敢的事情!”

  凌晨:“......”

  有些人就是不信邪,非要試試看。

  “嘔!”凌晨把菜吐出來:“真難吃!”

  難得她還敢于面對事實,還沒有粉飾自己糟糕的成就。

  “點外賣吧!”凌晨嘆氣。

  吃是不可能吃了,難得吳燁咽下去了,這都是對她最大的尊重了。

  她自己都咽不下去。

  “以后別做飯了,如果一定要做,我手把手教你。”吳燁認真的說道。

  凌晨:“......”

章節報錯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