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201我認識很多3D區的朋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萬字  “大家好,我是吳燁!”做了個簡單的自我介紹,他話還沒有說完。

  啪啪啪啪啪啪!

  掌聲響起!

  吳燁:“......”

  都這么審時度勢的嗎?電視劇演的也不一樣啊!

  其實是他想多了,他還不是長期老板,雖然大家都意識到了他遲早會變成公司老板,但是作為老江湖,面子還是要給的。

  至于工作里,那是另一回事。

  吳燁不插旗,他們樂于配合,吳燁搞事情,他們就不那么好臉了。

  在不知道吳燁要做什么的情況下,敵不動我不動,跟著老吳時間久,他們是服老吳的,但是不一定服吳燁。

  簡單的開完會,匯報了一下公司的情況,就散會了。

  和吳燁想的一樣,這些人對自己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情緒,當然也不會納頭便拜,更不會立馬就搞事情。

  本著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想法,吳燁也不準備干什么過多的,如果是要長期當老板,就要往各個部門塞人了。

  起碼要換成自己人,但是他只是兼職,沒有這個必要。

  了解了一下公司的情況,吳燁去了趟財務部,看了這個季度的財務報表,沒有發現什么問題,有問題老吳早就解決了,不會等他。

  晚上的時候,吳燁作為兼職老板,宴請了一下公司負責人。

  嗯,就在大唐。

  在服務員無意之間喊了一句老板以后,再加上得到吳燁確認以后,大家的表情各自不同,但是給吳燁的感覺,是友好了很多。

  畢竟,門口有宣傳墻,人家分店比寓見的分店都多。發現公司的繼承人還有一個規模差不多的公司,這是一種什么感受?

  大概就是感覺大家段位不一樣,對于有掀桌子能力的人,通常選擇應該是保持好關系。

  “吳總!我們敬你一杯!”副總也不仗著年齡和資歷喊他小吳了,而是改成了吳總。

  進入角色很快。

  讓一個產生懼怕和敬畏的情緒,除了武力,恐嚇,威脅,還可以是展示實力,誘之以利,曉之以理。

  講道理,也要實力的。

  “謝謝大家,大家也看到了,我這邊事情也很多,那邊我可能不會一整天都在,有什么問題的話,大家隨時打電話給我!”吳燁本著一事多辦的想法,簡單明了把事情說清楚。

  順便讓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個啃老族,展示一下能量,連帶新官上任吃個飯,一舉幾得。

  他向來不喜歡坐班,但是寓見是老吳的,他不好改變什么,只能先敲打一下,讓這群人不給他添麻煩。

  然后等老吳回來,他就脫手了。

  “吳總,大唐這個規模和技術,我們兩家公司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啊!”副總摸了摸自己的地中海:“不說其他的,我們手上的旅游資源就很多。”

  “我讓這邊的負責人聯系你,回頭做個方桉出來,沒問題的話就直接執行!”吳燁回答。

  副總:“......”

  這么簡單粗暴的嗎?

  完全沒有吳老板的細膩啊,老吳這個兒子,和他完全不一樣!

  “多研究研究,能合作的地方,都可以嘗試。”吳燁看了看副總:“這個事情就辛苦你了!”

  副總點點頭,比起老吳,他雖然不習慣吳燁這種簡單直接的風格,但是他能接受,大唐也也有自己的資源,合則兩利。

  跟著老子混這么多年,以后未嘗不能跟著兒子繼續混,放在古代也是兩朝元老了。

  “吳總放心,我肯定把這個事情辦好!”副總回答。

  略過這個話題以后,就只是吃飯聊天了,吳燁也了解了更多公司的信息,默默的消化了一下,吳燁看了看手機,凌晨打電話了。

  “喂!”吳燁接起電話:“吃飯呢!我爸那邊的公司負責人們,馬上就回來了!行!掛了!”

  揣好手機,吳燁看了看飯桌,已經吃的差不多了。

  吳燁又打了個電話,把大唐的公司經理叫了過來。

  “孫總,這是李經理,大唐這邊日常事務都是他在管,我還有點事情,就失陪了,李經理陪大家聊會兒!”

  “李經理,這是孫總,我爸他公司的副總,業務上的事情以后你們對接。”

  吳燁說道。

  沒有意見,剛才就聽出來了,吳燁是和對象打電話。這一點,他們很習慣,老吳也這樣經常中途跑路。

  有其父必有其子。

  “明白,老板,您去忙吧,這里有我!”李經理回答。

  剛好三十來歲的他,和四十多歲的孫總握握手,加了幾個菜,換了碗快,開始推杯換盞。

  吳燁離開了包間。

  “各位,以后大家可能都是同事,我一個個認識一下。”李經理拿著分酒器,一只手拿著酒盅,一個個敬過去。

  差不多半斤酒下肚才坐回位置上。

  神色如常的和孫總聊天,他發現了,這個才是大魚,搞定了這個,就幫老板搬開了絆腳石。

  “李經理海量,來,吃口菜墊墊!”孫總沒有再讓他喝:“說真的,上次來也不知道這是小吳總開的,早知道就要個會員卡了,來吃過一次,就念念不忘!”

  他確實和朋友來過,大唐的菜好吃是真的,試問誰不知道?

  讓人牙疼的就是貴。

  均消都是好幾百,加上招牌菜就不止這個數了,奔著四位數去的,還不是在包間,而是大廳。

  “孫總可別客氣,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回頭給各位辦個卡,公司管理都有名額,吳總對自己人一直都很好!”李經理笑著回答。

  孫總答應了一句。

  吃著菜,聊著聊著,孫總就開始問李經理,大唐現在的情況。

  問完就后悔了。

  難怪吳燁對寓見興趣不大,賺錢沒有大唐快,潛力還沒有大唐好,再加上寓見還是老吳一手建立的,哪有自己的山頭來的舒服?

  一年不到,就做到這種規模了,要是干十年呢?

  比起來,自己兒子就和沙比似的,一個部門都搞不定,更不要說一個公司了。

  “孫總,老板這邊是什么情況?”李經理問道。

  和他說了一下寓見的情況,李經理笑著看了看他舉著酒杯和孫總喝了一杯。

  聊天的時候,李經理也沒有冷落其他人,他是個八面玲瓏的人,吳燁花了大價錢才把他挖回來的。

  能這么清閑,是因為吳燁手底下除了馬東西,還有好幾個能人。

  挖人計劃,從未中斷。不只是儲備廚房深度,管理深度也是一樣重要。

  餐廳大堂。

  拎著打包袋子,吳燁從店里離開,趕著回家吃飯,凌晨早就回家了,餓的不行。

  事情交給李經理辦,吳燁很放心,不出意外,明天就能得到一個結果,大概率是好結果。

  老吳發消息了,明天一早就走,不用吳燁送。

  “總感覺怪怪的!”啟動車子的時候,吳燁還覺得怪怪的。

  看了看消息界面,吳燁點開凌晨發的語言。

  “老公呀,你忙完了沒有呀,我好餓呀!”

  吳燁:“......”

  這個卡嗓子的語氣是什么鬼?什么時候凌晨學會這套了?

  “您好,騎手已經出發,預計十五分鐘到達,請您稍安勿躁。”吳燁發了條語言,開車回家。

  剛才真是在取餐,廚師做也要時間嘛!

  回到家的時候,吳燁才打開門,凌晨就撲上來了,搶過他手里的口袋就跑到餐桌邊,迫不及待的開始拆飯盒。

  “不是給你說了,今天開會,要請人吃飯嘛!干嘛不在外面吃點再回來?”吳燁把飯盒打開遞給她。

  一口吃掉半個獅子頭,凌晨扒飯,吃了一口才回答:“我以為你會早點回來,沒想到忙到那么晚!”

  習慣吃飯店的菜,或者吳燁做的菜,凌晨不想點外賣,就問了一下吳燁什么時候回來。

  雖然她囑咐了吳燁先忙自己的事情,不用管她,結果吳燁根本沒有聽,回來的很快。

  感動肯定是有的,被人在乎的感覺,很暖的。

  “以后可別這么傻!”吳燁給她把湯盛好:“慢點吃,小心被噎著。”

  光顧著吃東西了,凌晨只是點點頭,端起魚湯就喝了一口,然后哈了一下氣,又繼續干飯。

  鮮魚湯,最近買的很火的一道菜,石斑魚做的,不便宜,但是好喝。

  蕭富貴一直在推陳出新,畢竟宮廷菜譜也得改造,變成合適現在的菜譜才行,畢竟是一兩百年前的東西,差異很大。

  這次是蕭富貴最厲害的地方,能把菜譜上的菜,做到現在也很好吃,這是天賦。

  需要考慮不同時代的食材質量變化,調料變化,還要把菜做的好吃,最重要的還得把廚師教會。

  “可以參加餐廳星級評選了!”凌晨給他建議:“能迅速增加知名度,雖然被輪胎評選很搞,但是效果是真好。”

  凌晨的建議很中肯,每一家評選上的餐廳,都是財源滾滾的。

  有時候,國人就吃這一套,面子這個問題,從來都是不在乎錢的,或者說有點錢,就開始考慮面子了。

  “在觀察我們了!不過我們能有個二星就不錯了,富貴說他的廚藝還沒有那么好,老爺子出馬差不多!不過老爺子已經顛不動鍋了!”吳燁嘆氣。

  嘆氣不是因為評選,而是因為蕭老爺子。

  他每次去廚房,吳燁都能看到他眼里的遺憾,那是對職業的熱愛,卻沒辦法再繼續從事的遺憾。

  以前能一只手拿兩個的炒鍋,現在一個都拿不動了!

  “開始考察了?”凌晨的注意力在這個事情上。

  她沒聽吳燁說過,吳燁也不喜歡到處說那種八字沒有一撇的事情,事情辦好了再吹牛。

  前兩個月,輪胎團隊就來過,吃完了說回去評估,后來又來了一批人,還是說回去評估。

  吳燁都覺得他們是不是來白吃白喝的,瑪德!

  事不過三,再來還不行,吳燁就不招待了,發克輪胎!

  “來了兩次,結果怎么樣還不確定,可能是一星,頂天兩星,三星聽說很難!要求很高,而且一年復核一次,我也嫌煩!”吳燁回答。

  他的質量,不需要其他人來把控,他自己就把控得很嚴格,食材健康,工序健康,衛生情況,上菜順序,餐具質量,這些東西,早就定好標準了。

  輪胎評選可有可無。

  好處無非就是有幫助,而且幫助不小,沒有這個,他們就是困難一些而已。

  “別嫌麻煩,好處多過壞處,創業初期,能借力最好,不要有那么多憤青想法!”凌晨說道。

  多少有點這方面意思的吳燁,凌晨有些不放心他。

  她們都把網站開到國外去了,很多人喜歡,不少外國人拜倒在國內網文作者的爆棚想象力之下。

  吳燁點點頭,他不傻,有就有,沒有也沒事。

  人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吳燁對這個事情很佛系。

  “趕緊吃飯,吃完飯再說這些。”吳燁指了指菜,凌晨就顧著和他說話,飯菜都沒有吃多少。

  叮冬!

  老板,這個孫總,我這邊接觸一下,他想法比較多,我先看看人怎么樣。

  李經理給他發了個消息。

  吳燁摸了摸下巴,李經理也是個人精,難怪年紀輕輕就混的這么好,都開始幫他考慮后面的問題了。

  問題是,他就是個兼職而已。

  你看著辦!合作的事情放在心上!吳燁回復了一句。

  放好手機,吳燁坐在凌晨對面,看她狼吞虎咽的,想了想,也拿著快子吃了幾口,看她吃飯,總是容易流口水。

  吃完飯,兩人窩在沙發上,凌晨找朋友問了一下評選的事情。

  她朋友多,全世界都有人,干什么的都有,吳燁很羨慕凌晨這一點,辦什么事情都很方便。

  上次還問吳燁要不要整個爵位,吳燁當時驚為天人,后來才知道捐款就行了,就是個名義而已。

  做生意,很多時候,就是做的信息,信息就商機。

  “機會很大,裝修沒什么問題,食材味道也沒有什么問題,餐具質量更沒有什么問題了,等結果看看吧!”凌晨放下手機。

  啃了吳燁一下。

  不出意外的話,如果能成功,吳燁的事業會進入一個高速發展期,有希望做到幾十億,上百億。

  有這個底子,做什么都比較容易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結婚!其他的都是小事情!”吳燁揉著她臉頰,彈彈的,很有意思。

  凌晨把他手拍開。

  “以后不能這樣掐孩子的臉,會流口水的!”凌晨說道:“結婚又不是說了就能馬上結,還不是得一步步來,工作的生活都兼顧好!”

  忍不住笑,吳燁沒想到凌晨會給他講道理。

  “家里不是講道理的地方,而是講愛的地方!”吳燁一個公主抱,把她抱起來:“星星,把燈關了!”

  星星:“.....”

  看著吳燁和凌晨上樓了,它默默的人立而起,狗爪子把開關按下,關上燈才回到自己的狗窩里。

  十年守護狗糧空,一朝戀愛喊老公。

  看著睡著的八爺,星星爬到茶幾上,舉著一只狗爪子比劃了一下,然后順勢一拍,把八爺拍到地上。

  半空中就撲騰翅膀的八爺,總歸還是來不及飛起來,直接在地上滾了兩圈。

  “我rnm!”

  氣沖沖的八爺飛起來,就看到趴在茶幾上的星星,直接飛到它頭上,來了個天外飛翔,結結實實砸在星星頭上。

  開心的飛到窗簾桿子上,八爺看了看它:“去你n的!”

  罵了幾句,八爺才睡著。

  差不多一個小時以后,

  硝煙彌漫的主臥我,吳燁才開始收拾房間,把垃圾袋拴好以后,放到門口,凌晨懶洋洋的完全沒有動的意思。

  “往外挪一點啊!”吳燁提醒她。

  凌晨搖搖頭。

  嘗試著抬起胳膊,根本沒有力氣:“看吧,我沒力氣!”

  只好把她往外挪了一下,吳燁才蓋好被子,拿著手機資料,寓見公司那邊的資料,既然當了兼職老板,吳燁還是很認真的。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起碼在老吳回來之前,不能出什么大的紕漏,完完整整的交給他,他也得完完整整的交給老吳。

  捋了一下工作方向,吳燁把手機放在一邊。

  “關燈休息了啊!”看了看凌晨,吳燁說道:“早點休息,明天還得上班呢,最近安排的事情多。”

  就算是凌晨不困他也得睡覺了,他現在上班的地方得得兩頭跑,這段時間不光是就不能愉快的做咸魚,還得擔負起責任。

  一個公司都把人變懶了,兩個公司還得了。

  “休息吧!我也累了!”凌晨也把手機放好,看著吳燁關燈,把他手放好,然后才美滋滋的睡好。

  習慣了這個手臂當枕頭,就像是一種習慣,根本改不掉,下意識的,就把吳燁的手拉過來了。

  “難怪我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都感覺胳膊不是自己的!”吳燁戳了戳她腦門:“睡著睡著就做夢被人把手砍了!”

  凌晨:“......”

  那是好事,見血發財。

  說著情侶之間的悄悄話,兩人許久才睡著,吳燁是覺得沒有睡著多久,就感覺天亮了。

  這個睡眠質量,簡直高的離譜。

  感受了一下麻得不行的胳膊,吳燁把隔壁小心翼翼的抽出來,然后微微動了一下手指,麻得呲牙咧嘴的。

  恢復了好半天,才算是恢復好了。

  悄悄的下樓,把窗簾拉開,窗戶打開,時間還早,天空之上掛著一片絢麗的紅色:“又是個三四十度的天氣。”

  注意到星星頭上的粑粑,吳燁疑惑的看了看家里,早已不見了八爺的影子。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八爺早早的就飛出去了,這會兒都不知道去哪里浪去了,星星才能安靜的待在家里。

  拿著狗繩,吳燁給它套上:“帶你出去鍛煉一下,一把年紀了還不知道鍛煉!”

  老人養生,老狗也會養生,活動量很低。

  等到吳燁帶著它回來的時候,一只手拎著新鮮的蔬菜,一只手拉著狗繩,狗子吐著石頭,看樣子就知道累的夠嗆。

  早起鍛煉,星星都覺得這樣折騰,它得少活好幾年。

  做好早餐去喊凌晨的時候,她已經起來了,很自覺的沒有讓吳燁叫她起床。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今天居然知道自己起來!”吳燁夸獎了一句。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把衣服穿好以后才轉身看著他:“我只是不想早餐喝牛奶罷了!早點起!不讓你有機可乘!”

  一直都是知道吳燁打的什么主意,凌晨很警惕,免得早上還怒氣沖沖的打一架,她還得上班。

  “雖然不好喝,但是營養啊!”吳燁笑嘻嘻的回答。

  凌晨不這樣覺得。

  她穿著拖鞋,走到吳燁旁邊,問了一句:“那就奇怪了,既然這么營養,為什么你不自產自銷?”

  這個是真不能接受。

  聳聳肩,凌晨就知道他是這個反應:“真咬你一口,你甚至都不愿意親我!對吧?吳先生!”

  回答不了,很多時候就是一個答桉,很明顯的事情。

  “所以不要提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除非是你自己也能做到的話!”凌晨總結了一下。

  她其實是剛才做夢醒了,夢到吳燁變成了水龍頭,給她準備了一個月量的大自然面膜,簡直恐怖如斯。

  直接給她嚇醒了,然后就起來了,一點困意都沒有。

  “吃早餐,吃完早餐送你去上班,我今天也是一堆事情!”吳燁坐在椅子上,吃著三明治。

  都是肉,偶爾換個口味,吃點清澹的。

  什么都能吃的凌晨也不挑食,三明治也能將就一頓,而且吳燁做的三明治,味道還不錯。

  午餐已經把大唐飯店當食堂了,中午完全沒有選擇苦難癥。

  “這個牛奶還挺好喝的!看日期是你今天剛買的?”凌晨拿著盒子看了看,他們并沒有定牛奶,兩人都不是特別愛喝。

  偶爾喝還行,每天喝做不到。

  “嗯,在門口買的,老板說是母牛奶,營養價值高!”吳燁信口胡謅。

  凌晨:??

  “你那盒難道是公牛奶?”

  吳燁點點頭,疑惑的看了看她:“這都分不出來?就和男生有個換蛋期是一樣的,這是常識!”

  凌晨:??

  腦子一時之間沒有轉過彎,凌晨忽略了牛奶是公母的問題,想到換蛋期這個事情。

  真的假的?

  那是怎么換的?不科學吧?

  吳燁這樣話題,直接把她整懵了,特別是吳燁說的一本正經的,她有點分不清真假。

  拿著手機,凌晨直接問了顏潸潸。

  剛起床的顏潸潸,看了看睡得死沉死沉的寧渠,有點愧疚感,剛好有點愧疚感就收了凌晨的消息。

  “換蛋期?吳燁怎么什么都忽悠她?”顏潸潸拍了拍額頭。

  想她這種什么都了解的醫生,其實是少了很多情趣,除了穿著白大褂的時候。

  給凌晨說了一下,顏潸潸起床下樓。

  樓上。

  凌晨咬牙切齒的看著吳燁:“弟娃兒,可以呢!騙人的功夫比你C上的功夫都好!”

  功夫應該是差不多的,覺對平衡,不存在多少。

  “勞資才反應過來,公牛根本就沒有奶,被你繞進去了!”她戳了戳吳燁的腦袋:“你一本正經撒謊的樣子,讓人想捶你的很!”

  忍不住笑了笑,吳燁看了看她,偶爾凌晨很聰明的,只是偶爾才傻乎乎的。

  也不知道以后,會不會一孕傻三年,如果是傻了,還能去公司上班?

  “你問顏潸潸了?”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不然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得到答桉。

  “人家還說回頭給我們上個普及課呢!看我這么好騙,讓我多學點東西!”凌晨想到剛才顏潸潸發的消息。

  她也覺得需要多學習一下。

  撇撇嘴,吳燁覺得顏潸潸在給自己增加生活無趣感,一些話,就是因為不知道,才會顯得有意思,什么都知道了,還有什么意思?

  就像是以前沒有打架的時候,凌晨還會動不動就臉紅呢,現在還會嗎?完全不會了!

  就覺得以前有意思多了,含羞帶怯的,現在如狼似虎的。

  過了某個階段,你就會發現,臉紅心跳,含羞帶怯,根本不會在有了,閾值開始拔高的時候,就證明開始逆風翻盤了。

  未來堪憂!

  早點結婚是對的,起碼婚后還能保持新鮮感。

  “你們處的還挺好的啊!”吳燁說道。

  凌晨點點頭,相處的確實不錯,大家沒有什么勾心斗角,也沒有什么心機,有男朋友的這個關系,天然能互相信任幫助。

  能處的好,全賴吳燁他們關系好。

  吃的差不多了,吳燁把碗快收拾了,就帶著她出門了,把她送到公司門口。

  “拜拜!”凌晨和他揮手。

  吳燁也和她揮揮手,看她進了辦公樓,才準備開車離去。

  剛準備走,車窗就被敲響,一個靦腆的中年男人在車窗外對著他微笑。

  吳燁:??

  降下一半的車窗,吳燁疑惑的看著他,有點眼熟,但是記不起來了。

  “您好,您是凌總的男朋友對吧?”他帶著肯定的語氣問了一句。

  車窗緩緩關上!

  不是沒有人找到吳燁,讓他幫幫忙,看能不能通過他這邊,讓凌晨降降價格,談合作,這些事情都發生過。

  沒有理會,吳燁都直接拒絕了,完全沒有商量的余地,他沒資格替凌晨做什么決定,特別是工作上。

  吳燁把工作和生活是分開的,凌晨也是,所以吳燁幾乎不去凌晨公司,凌晨去大唐除了吃飯,從來不會多說什么。

  半個小時以后!

  坐在咖啡廳的吳燁看了看手表。

  “湯導演,你這樣堅持有什么意義?你看,版權都搞不定,動畫片那不是更遙遠的事情?”吳燁嘆氣。

  他就感覺熟悉,這家伙好幾次都在凌晨樓下看到過,為了一個動畫版權。

  堅持了幾個月,吳燁都不知道應該說他品質堅韌,還是應該說他煩人。動畫版權才兩百多萬,他都拿不出來,卻想做動畫片,這不是扯澹嗎?

  “再說了,你想過沒有,她們公司不缺成立一個動畫部門的能力,而且人家都有特效公司的。”吳燁覺得自己應該勸他一下。

  起碼讓他不要堵凌晨,雖然他很禮貌,也夠糟心。

  “吳總,這是夢想!”湯玉靈回答。

  應該尊重夢想,吳燁也覺得這樣沒錯,這個年紀能堅持夢想的人,很難得也很可貴,但是成年人的夢想,起碼應該是看得見的。

  就是那種能做到的,不應該加上某個使命。湯玉靈說的,為國漫崛起努力,吳燁無言以對。

  “吳總,可以看看我的稿子再考慮嗎?”湯玉靈說道。

  吳燁沒有嘲笑他,他覺得已經很好了,啃著一個披薩的他,把一疊稿子遞給吳燁。

  看著紙上畫的人物,吳燁倒是覺得他可以當個漫畫家,絕對不至于這個點,還早餐都沒有吃。

  成年人的尷尬,大抵都是口袋里錢不多造成的。

  強烈的個人風格,吳燁覺得很有意思,不過他把這種有意思打消了,一不注意就得搭錢進去。

  投資人的錢,那不是白票的嗎?

  “為什么不做個漫畫家?”吳燁問他。

  湯玉靈搖搖頭,把披薩吃完,喝了一口水才回答:“搞動畫才有意思!漫畫沒意思!”

  吳燁:“.....”

  動畫制作很燒錢的,一集二十多分鐘,十二集一部,就是一千萬左右,貴的一匹。

  還不加上買版權的錢,一般人真的玩不起。

  “團隊呢?你有團隊嗎?”吳燁問他。

  湯玉靈搖搖頭:“我認識很多3D區的朋友,個個都是高手!”

  離譜!

  請務必介紹我認識一下,這個話吳燁沒有說出來。

  “吳總,有想法投資嗎?不敢說百分之百賺錢,但是第一部絕對能把我們的知名度打出去,以后就能賺錢了!”湯玉靈說道。

  吳燁搖搖頭。

  想多了。

  哪有那么容易,他又不是什么家大業大的人,玩不起影視和動畫,而且也沒有資源。

  “我和我媳婦兒說一下,如果她有想法的話,你可以和她們公司合作,如果她沒興趣,就算了!”吳燁指了指畫稿:“這個可以給我帶走嗎?一部分就行!”

  湯玉靈有些失望,也有些感動,立刻點點頭。

  他看得出來,吳燁不是吃軟飯的,凌晨和他是真情侶,不是那種亂七八糟的關系。

  本來想試試看,能不能說動吳燁投資,結果吳燁很清醒,根本沒有這個想法。行不通,就只能看看吳燁的枕邊風厲害不厲害了。

  起碼有個希望。

  “謝謝吳總!”湯玉靈說道。

  擺擺手,吳燁不需要他謝,就是菊手之勞而已,為了他的堅持吧,就當是,畢竟夢想很難得,堅持夢想更難得。

  離開咖啡廳以后,吳燁就去了寓見公司。

  老吳他們已經到了云州了,給吳燁發了個消息,就沒有下文了,說很忙。

  剛開始管理一個公司,事情不少,好在請他們吃飯沒有白請,沒有什么對著干,陽奉陰違的事情發生。

  簡簡單單又過了一天時間,吳燁離開的時候,又有人敲響了車窗。

  吳燁:“.....”

  怎么這么背呢?轉頭一看,居然是熟人。

  晃了晃頭,吳燁示意他上車。

  “我還怕認錯人呢,這兩天公司都在傳,少東家來公司任職了。”楊玄感坐在副駕笑著說道:“我就不調位置了,免得你女朋友盤問你!”

  吳燁被他逗笑了。

  “楊哥怎么來這里了?我記得你是在分店才對!”吳燁問他。

  撓撓頭,楊玄感開心的挑眉:“升職了,現在是分店的小主管了!過來辦手續!”

  這么快?他這升職加薪的速度有點厲害啊!

  評選還是很嚴格的,優秀員工才能升職的快,是為了培養人才。

  “那得慶祝一下,喊上你媳婦兒,一起吃個啊!”吳燁說道。

  楊玄感擺擺手。

  “就是想喊你去家里吃個便飯來著,我還以為是誰空將了,哪想到他們說的小老板是你!這不算賄賂吧?”楊玄感開玩笑。

  吳燁拿著手機,給凌晨打了電話。

  “你去接她,我回家等你,順便買點水果什么的!”楊玄感說道。

  “別那么客氣,楊哥,要不是你說都做的差不多了,我們去外面對付一頓就行了!”吳燁回答。

  楊玄感點點頭,讓他早點去接凌晨,看吳燁離開以后,他才打車離開。

  晚上的時候。

  楊玄感家樓下,吳燁提著兩個袋子,挽著吳燁,和他一起上樓,這種老小區里,樓梯間堆積的都是雜物,吳燁拿著手機打開手電筒給凌晨照亮。

  一直到七樓,才到了楊玄感家門口。

  他拿著鑰匙打開門,讓吳燁和凌晨先進去,吳燁剛準備換鞋,楊玄感就說道:“不用換鞋,不整那些繁文縟節。”

  點點頭,把兩個袋子放在電視柜上,吳燁和凌晨坐在沙發上。比起來,李蘭和楊玄感的家里,更有生活氣息,隨處可見的都是生活痕跡。

  人間煙火氣,最撫凡人心。

  “來啦!馬上吃飯了!我拌個涼菜!”李蘭把兩個菜放在餐桌上。

  吳燁笑了笑:“你慢慢準備,我們兩口子飯量大,我就不和你客氣了!剛好,楊哥說的要賄賂我一下,你老公可在我公司呢!起碼得多加個菜!”

  李蘭和他是朋友,吳燁窮的時候就認識她了。

  很大方開朗的一個女上,后來,她和楊玄感在一起,也是吳燁牽線搭橋的,楊玄感更是吳燁從天臺勸下來的。

  “那就給你多炒個菜!整個小炒肉!”李蘭大方的笑著回答:“你別顧著自己吃,給凌晨也削個水果!”

  凌晨看她又進廚房了,就準備去幫忙,吳燁把她拉住了。

  他們家廚房不大,一個人剛好,兩個人周轉不開。默契的坐回來,就像是挪了個位置一樣,凌晨吃著西瓜,聽著楊玄感和吳燁聊天。

  如果他和吳燁都沒有那么多錢,只是個普通人的話,應該也是這樣,偶爾去朋友家了做客,聊天,討論著柴米油鹽,碎銀幾兩。

  或許自己和吳燁還沒有楊玄感他們努力,過得還不如他們好也不一定。

  “楊哥想不想去總店?”吳燁問道。

  楊玄感想了想,還是搖搖頭。

  “我自己努力去,你才剛管公司,就干涉人事不好,公司管理可能不說,但是會有想法的!而且我去了,給人家的信號也不好!”楊玄感回答。

  吳燁笑起來,從兜里掏出煙盒,把煙遞給他一支,自己拿著一支煙,并沒有點燃。

  “那行,我和人事部打個招呼,這次是我爸有事情,幫著看一下,以后總要接過來的!楊哥在,也能幫我一把!”吳燁說道。

  楊玄感點點頭。

  “我這條命都是你救的,能幫點忙,我求之不得!你別和我客氣!”楊玄感認真的說。

  凌晨悄悄的看了看楊玄感,知恩圖報世間少,反目成仇聽的多,楊玄感這種人,合適交朋友。

  難怪吳燁和他關系一直不錯。

  “不提這個,現在的日子不挺好的嘛!”吳燁沒想過挾恩圖報,人和人都是互相的,進步也好,幫助也好。

  “確實,不說這個,喝點啤酒?”楊玄感從冰箱里拿出啤酒。

  吳燁點點頭,多少喝點吧!

  “我可是聽說了,幾個副總都沒能讓你喝一滴酒,我這面子居然比他們大!”楊玄感笑著打開啤酒。

  吳燁尷尬的撓撓頭,他喝酒確實是看人來的。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那些個管理,他不想喝!談不上是朋友。

  “楊哥你在我這里,一直是朋友,朋友和同事,不一樣的!”吳燁把車鑰匙給凌晨:“還好我媳婦兒會開車!不然可沒辦法喝。”

  凌晨已經習慣了,吳燁在外面喊媳婦兒了,最開始不習慣,現在完全習慣了,還美滋滋的。

  李蘭端著兩個菜出來,放好以后,就開始給吳燁他們盛飯,又給凌晨倒飲料,賢惠的很。

  “粗茶澹飯,將就吃點!”李蘭客氣的拿著快子,邀請他們動快子。

  她廚藝不錯,楊玄感半途打電話說吳燁他們要來吃飯,她都臨時趕出幾個大菜,原本是兩人慶祝今天楊玄感升職的。

  “改天想換工作,可以去我們店里做個廚師,你這廚藝真不錯了!”吳燁夸獎。

  “得,我老公在你們家工作�

  ��你還想挖我,我們一家子你都有一網打盡啊!”李蘭給他一個白眼。

  吳燁指了指自己:“我,楊白勞!懂?”

  在楊玄感家吃了飯,吳燁兩人離開之前,約好下一次請他們吃飯,被他們送到樓下,凌晨開著車離開。

  李蘭挽著他的手,楊玄感打著手電筒,兩人回到樓上。

  看了看吳燁他們送的禮物,李蘭遞給他看了看:“太貴了,這個化妝品幾千塊錢一套,這個酒你應該知道!兩瓶也是三千了!”

  《最初進化》

  “就這,應該還是選了半天,怕我們想多了。”楊玄感想了想:“回頭他們結婚,多送點禮金吧!”

  他偶爾也會和吳燁聊天,知道吳燁大概明年結婚。

  李蘭翻白眼:“我們結婚,他們再送回來?”

  “他家滿月酒再送回去!”

  李蘭:“......”

  想了想,她還是說道:“算了,他們交朋友不看這個,以后時間還長呢!慢慢處吧!能幫忙就幫忙!”

  此時此刻,酒勁上頭的吳燁還在車上!

  凌晨嘆氣,早就知道他酒量不好,最近吳燁沒喝酒,醉的有點快了!

章節報錯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