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98還讓不讓鳥休息?【8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以后就不要開車了!不光是為了自己的安全,也為了別人的安全考慮。”白菜爸爸從洛白哪里看過她的練車視頻以后,如是說道。

  白菜:“.......”

  她確實沒缺乏天賦,而且努力還沒有彌補回來。

  不過她不準備放棄。

  女人練車,不管是年齡大小,總是容易出問題,起碼有一部分人是這樣的,白菜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她一直堅信,努力辛勤耕耘總會有結果的!

  她還想考了駕照,買好車,帶凌晨她們出去兜風來著,現在看來,這個事情有些遙遙無期。

  “我慢慢練,一點點練,總能學會的!”白菜回答。

  旁邊的洛白忍不住笑,覺得這個可能性很低,學會后面就忘了前面,總是有一部分學不好。

  不是沒有嘗試過,只是效果真的不好。

  “算了吧!有那個功夫,學點其他的多好!”白菜爸爸回答。

  一住://xbiqu

  他仿佛能看到白菜開車撞倒其他車的一幕,根本不放心,最好是讓她打消這個危險的念頭。

  他雖然不會開車,但是人家開車顯然不會專門往樹上,水泥墩子上撞,白菜這種技術,那是上路嗎?那是送人上路!

  “人家也是有家庭的!”白菜爸爸強調:“上天都有好生之德!再說了,賠錢也不劃算!”

  白菜:“......”

  洛白:哈哈哈哈!

  這才是親爹,該打擊的時候不遺余力的打擊,該說的時候,毫不客氣。

  去做飯去了。

  洛白看了看白菜爸爸:“叔,天氣熱,去游兩圈?”

  迅速點點頭,白菜爸爸拿上煙:“走!游兩圈!”

  這幾天時間,洛白倒是教會了他游泳,最開始的時候還不習慣,覺得兩個大男人泡在水池子里,尷尬。

  下水以后,還挺涼快的,白菜爸爸就喜歡上游泳的感覺了。

  最近入秋以后,秋老虎肆虐,家里一個時間不開空調都不行,為了讓他游泳,洛白說空調壞了,給他熱的不行。

  白菜爸爸只會最簡答的蛙泳,還有狗刨,在跟著洛白學其他的泳姿,進展一般。

  和白菜學車差不多。

  “叔,你這樣,這樣,再這樣,這樣,就可以了!”洛白教他。

  白菜爸爸點點頭,動作練習了兩遍,然后就開始嘗試,水被拍的老高,結果嗆了兩口水,一頓操作猛如虎,啥也不是。

  想笑又不敢笑,洛白憋笑很辛苦。

  “怎么樣小洛?”

  “叔,您這天賦可以啊!學東西很快!”洛白恬不知恥的回答。

  “哈哈哈!那我再來一遍!”白菜爸爸回答。

  看他又扎進水里了,洛白才拍了拍額頭,看和飛濺起來的水,默默的點上一支煙,看著他游。

  不忍直視。

  這幾天和白菜爸爸關系越發好起來,白菜爸爸也接受了他,起碼從言行舉止看是這樣的,本來準備帶他去拔罐的,順便按按腳,想到他可能接受不了,就不了了之了。

  和老丈人干好事是沒辦法融洽的,但是干個壞事就不一樣了,感情蹭蹭蹭往上漲,就是暫時不能那么激進,得緩緩。

  以后再說。

  “好,叔,學的真快!”洛白叼著煙在旁邊鼓掌,像極了當漁民的袁華。

  白菜在邊上看了一眼,然后就默默的忍不住笑起來,悄悄的回到廚房。

  自己男朋友,對于哄人這一塊,她是毫不懷疑的,每次和她有個小矛盾,幾秒鐘就被他巧妙化解了。

  真是吵架都吵不起來。

  拿著菜刀開始切菜,白菜看了看旁邊一直震動的手機,拿起來看了看,然后接通。

  “媽!”

  “你爸呢?”白菜媽媽問道:“電話都打不通!”

  拿著手機,白菜調了一下攝像頭,讓攝像頭對著泳池:“在游泳呢!”

  白菜媽媽:“.......”

  還以為在忙什么呢!一大把年紀了,還在玩水,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飼料,有些氣呼呼的了。

  這么多天了,還沒有離開,像什么樣子?

  “你爸不是說你給他找了工作嗎?怎么還沒有去上班?”白菜媽媽詢問。

  “剛過節,過兩天再去!累了半年了,休息幾天嘛!”白菜說道。

  工作也不急一天兩天的,她知道老媽是什么想法,她想著讓老爹休息幾天。

  白菜媽媽撇撇嘴:“他倒是休息的好!”

  多少有點吃醋的意思在里面,白菜忍不住笑。

  她準備再攢點錢,明年把房子買了,到時候爸媽什么時候來,都有個落腳點。

  不用考慮那么多,也不用顧慮那么多。

  “我明年把房子買了,到時候您來待個一年半載都行!”白菜說道。

  說起這個,白菜媽媽就柔和下來了。

  她搖搖頭:“不要那么累!錢賺不完,平平常常就好了,我們也不會來住多久,你自己也不住,浪費了。”

  花那么多錢,白菜自己肯定是不會住的,他們能去住幾天?

  有錢也不是那么花的。

  賺錢不容易,她們也不需要白菜專門考慮他們的感受,去買個房子什么的,那樣做,他們還覺得虧心。

  “當投資了,反正漲的多!”白菜回答:“你們也有個地方住,一舉兩得!”

  想法很堅定,勸不動她的白菜媽媽只好放棄。

  “讓你爸早點去上班,還沒退休呢,成天玩,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白菜媽媽說道。

  點點頭,白菜滿口答應。

  掛了電話以后,她就把手機放在一邊了,繼續做飯。

  給老爹找的工作并不復雜,顏潸潸他們醫院里,監控室缺一個看監控的員工,剛好就把白菜爸爸安排到他們醫院去了。

  對于顏潸潸來說,這是很小的事情,一點難度都沒有。

  一個月七八千的工資,朝九晚五,包吃住,上白班,晚班其他人接替,月休四天,可能比他在工地上工資低一點,但是輕松很多。

  白菜準備找個時間請顏潸潸吃個飯,剛好他們說要回來了,準備請他們在家里吃一頓,算是感謝。

  下午的時候,白菜和洛白說起了這個事情,洛白拿著電話,準備給寧渠打電話,白菜沒讓,她自己和顏潸潸說了一下。

  晚上,白菜爸爸和她老媽打了一個電話以后,就準備第二天去上班了,

  原因他沒有說,就是說閑著也不習慣,還是去上班,白菜覺得是老媽把他說了一頓。

  不過他堅持,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

  西北。

  吳燁家。

  晚飯時間,不過老爺子和老太太都比較沉默,飯吃的也有些沉悶,他們每次在吳燁或者老吳離開的時候,都是這樣,舍不得的情緒很明顯。

  只是又不能把他們留在家里不讓他們走,畢竟還要工作。

  “開車遠,路上注意到,累了就休息!”老爺子喝了一口小酒,才囑咐了一句。

  吳燁也挺舍不得的,以前是覺得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離開家哪里都是自由,現在才發現不是這樣的。

  舍不得家人,離開家的時候,每次都會難過。

  偏偏,逐漸的,變成了不想離開都不行,以前是學業,現在是工作,總是有離開的原因。

  “奶奶,您和爺爺一起過去住一段時間唄!”吳燁說道。

  老太太立馬就搖搖頭。

  不現實。

  “家里不要了啊!牲口得吃東西呢!不要小女兒態,想家了就回來!”老太太說道。

  吳燁他們一年回來的次數不少,和其他的孩子比起來,他們做老人的一句很幸福了,不少一年到頭才能看到一次。

  老吳在孝順這個問題上,從來挑不出什么毛病,除了沒有和老爺子想的一樣,做雕篆刻,其他的都做的很好。

  “國慶節我們再回來,不過吳燁要去晨晨家,就不回來了!”老吳看了看老爺子:“今年過年我們也早點回來。”

  國慶節和過年,吳燁都不回來了,要春節的時候才回來,過完十五就回魔都,這是提前安排好的計劃。

  老爺子和老太太沒有意見。

  “過去勤快點,有什么事情都幫著做。”老爺子看了看他:“晨晨不一樣,她是女孩子,做那么多事情干啥?你別和她比!”

  老爺子很是雙標的表達了自己的觀點,吳燁很無語。

  凌晨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他就不行,過去就得勤快點,不能偷懶。

  “你是娶媳婦兒,你可不要本末倒置!”老太太囑咐道:“不一樣的!”

  這種時候,就看吳燁自己了,他們也幫不上什么忙,能不能直接把老丈人說服,就看吳燁表現的怎么樣。

  凌晨偷笑。

  懷孕生孩子的時候,想做男人,但是見家長,結婚的時候,就會覺得女人也很好。

  來這邊,凌晨最多就是幫吳太太收碗,洗碗,再多就是幫忙洗洗菜了,基本上就是陪著老太太聊天,和吳燁到處玩。

  山上還是很好玩的,特別是樹蔭下。

  “我會和你凌叔叔經常打電話的,你最好注意點!”老吳說了一句。

  帶著一家人的期盼和重大任務,吳燁感覺沉甸甸的,這種只許贏,不許輸的局,最讓人心累。

  要不是有點基礎,不是初次見面的話,吳燁連一點把握都沒有,老丈人好歹和他關系還行,問題應該不大。

  只需要把丈母娘哄好了,這個事情就沒有什么阻礙了,問題是,丈母娘要怎么哄?

  有些頭疼,吳燁看了看凌晨,凌晨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這一刻,吳燁仿佛聽到了那句輕描淡寫:老公退后,其他的都交給我!

  “晨晨,過去了你看著點他!”老太太說了一句。

  去男方家靠男方,去女方家靠女方,老太太是在提醒吳燁,她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凌晨的意見說清楚了,事情就很好辦了。

  點點頭,凌晨答應一聲。

  總算是輪到她的主場了,嘿嘿嘿!

  “奶奶您放心,我肯定照顧好他!”凌晨信誓旦旦的回答,轉頭看了看吳燁:“有我在,沒事的!”

  你行不行啊?

  總感覺藍總裁把凌晨拿捏的死死的,完全不給她翻身的機會。

  吃過飯以后。

  凌晨收到了來自老爺子他們的紅包,也收到了來自老吳他們的紅包,還有禮物。

  老爺子送了她一個印章,暖玉印章。

  老吳給的是紅包,吳太太給她的是一個玉佛項鏈,這是她一直戴的項鏈,送給凌晨了。

  “阿姨也沒有什么太多的話說,我婆婆怎么樣對我,以后我也會怎么樣對你,不用擔心受委屈,我們都會給你做主。”吳太太這話說的很認真。

  凌晨這幾天是看到了她的老太太的相處的,遠的不說,她自己老媽和奶奶都沒處到這么好。

  但是老太太對兒媳婦,真沒得挑,很好。

  有這個榜樣在這里,吳太太也是有跡可循的,對于怎么樣做一個好婆婆,她有自己的思量,也有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阿姨,我沒擔心過這個!”凌晨笑著回答她。

  最開始有過這方面的擔心,后來就沒有了,不再擔心以后吳太太對她很苛刻,這種可能性很低很低。

  聊到了晚上十點左右,才去休息。

  凌晨坐在床沿,拿著兩個紅白在吳燁面前晃了晃,笑的白牙晃眼。

  吳燁把蚊香點燃,坐在椅子上:“我看看,給你包了多少!”

  他的提議讓凌晨迅速點點頭,主要是凌晨自己也想看看,包的是多少紅包,不是數額,主要是想看看數字。

  一沓完整的一百元,還有一張一塊!

  兩個紅包都是這樣,一萬零一塊,看到這個的凌晨,笑容迅速掛到了臉上。

  萬里挑一!

  “這個錢,我要放起來,不用它,這是我的收藏品。”凌晨把錢裝好,放到自己的挎包里,還拍了拍才把包放好。

  吳燁注意到她的小動作:“這是夸我呢,萬里挑一,也得我眼光好才行!”

  凌晨:“........”

  臭不要臉的吳燁,明明就是說她很好,是萬里挑一的女生,不關吳燁眼光好壞什么事。

  她就是最好的,老太太和未來婆婆都認可的那種。

  美滋滋!

  自信能得到認可是一回事,真正得到結果是一回事,凌晨得到很直白的結果了,心里一直以來的顧慮總算是沒了。

  她是有些擔心老爺子和老太太不喜歡她的,萬幸沒有。

  自己腦補的東西太多了,想法已經影響到心理活動了,一個萬里挑一,解決了所有的問題。

  起碼在在吳燁家這邊,沒有什么阻礙了,一直到結婚都是坦途。

  “總算是可以放心大膽了,就等著結婚就好了!我的任務圓滿成功!”凌晨開心的說道。

  凌晨的任務倒是圓滿成功了,他的任務還沒有開始呢,壓力都給到他這一邊了。

  “你高興吧!我睡覺了,明天還要開車呢!”吳燁說道。

  “哈哈哈!你這表情,是嫉妒嗎?”凌晨忍不住笑。

  也不理她,吳燁滾到角落里,背對著她,準備睡覺,雖然雖然他根本沒有睡著。

  凌晨并沒有放過他,而是關好燈,抱抱睡!

  “熱!自己睡!”吳燁把她擠開。

  凌晨:??

  熱?平時你不說熱,今天你說熱?

  “熱就麻煩你忍一下,莪不覺得熱!”凌晨回答了一句:“還有啊,我特瑪自己找的老公,我就是熱死他,他也不會說什么!別嘰嘰歪歪的!”

  不,你老公可沒有那憨!

  吳燁轉過身,準備找她理論一下,結果凌晨一個木馬,又一個木馬,再一個木馬,吳燁躲開了。

  過分!

  “喲呵,你還敢躲開!不許躲開,我還沒q過癮!”凌晨用手把她臉固定住。

  蜻蜓點水。

  “這是親!”

  鯨吞龍吸。

  “這是吻!知道沒,不要和木頭似的。”凌晨開心的說著話。

  她今天是真的開心,回房間就是一臉壓值不住的雀躍。那種就像是拿到了通行證一樣的表情,看得吳燁不知道說啥。

  想了想,吳燁說道:“你除了弄我一臉口水,你還有什么本事?”

  沒有說什么,凌晨默默的收拾了一下,然后.......

  “嘶!”吳燁倒吸涼氣。

  居然隨手牽牛,關牛進圈。

  嘎吱,嘎吱!

  兩人看著床頭,凌晨看了看,拿著枕頭把縫隙堵死。

  第二天。

  吳燁和凌晨坐上房車,爺爺奶奶和吳太太他們站在臺階上,囑咐著吳燁開車慢點。

  吳太太和老吳,明天才會回去,吳燁他們今天走。

  回去就不在路上耽擱了,一天開個一千公里,第二天到家再好好休息。

  房車離開。

  看著車子開遠,一直到看不見,他們才回到家里,吳太太去收拾被子。

  “臭小子!”扇了一下鼻子,吳太太才把被罩取下了,注意到枕頭上的墻灰,吳太太悄悄的笑了笑。

  年輕啊!

  可能明年真就能做奶奶了,得陪著凌晨去做檢查什么的,畢竟,他們效率還挺高的。

  “不是孩子了,是大人了!”有些感慨的吳太太,把棉絮收好,才拿著被罩床單出門,注意到隔壁那張床原封不動的樣子,她有些果然如此的猜測。

  遠處的吳燁打了個噴嚏。

  八爺還在衣架上晃著,就像是海里的小船,吃胖了不少的星星,徹底變成了大肥狗,以前看著是壯,現在看著是胖。

  老爺子還有幾分想要把八爺留下解悶,被老太太說了一頓,而且八爺只愿意跟著吳燁。

  “啊切!”吳燁擦了擦鼻子,總感覺被念叨了。

  昨天本來有那么一點點生氣,結果凌晨把他物理哄好了,不過質量一般,凌晨這會兒都是精神奕奕的。

  沒到喂!

  “我們換個路線,來的那條路堵車!”凌晨說道:“剛好換個路線,換換心情!”

  拿著手機搗鼓了一下,凌晨把音樂放好,把手機放在支架上。

  吳燁看了看導航:“一千六百多公里,還多了幾十公里!這不是更遠了嗎?”

  “有露營地啊!”凌晨挑眉。

  不要用這種表情看著我,我不是那種人。

  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

  拿著吳燁的手機,凌晨看著小說,偶爾翻翻吳燁的朋友圈,看看和自己的朋友圈有沒有不一樣。

  吳燁的手機,她雖然沒有隨時看的習慣,但是確實可以隨時看,吳燁根本不在意。

  而且兩個系統怎么樣切換,吳燁都告訴她了。

  毫無擔憂,君子坦蕩蕩的。

  “咦,你姐真找你借過錢?你就給了兩千?”凌晨看著江畔的朋友圈截圖,說自己有個小氣的弟弟,干媽還在把她說了。

  “她問我能不能借她二十萬,我說我怕被干媽打死,她說兩萬,我問他我住院的話,她來不來照顧,她就只要兩千了!”吳燁回答。

  江畔還是老樣子,總是到處發善心,菩薩都沒她那么慈悲心腸,真搞不懂老天爺為什么會制造出這么善良的敗家女子。

  也就是干媽的閨女,換個家庭,都被她敗干凈了,給她一個億她都能做慈善花掉,而且前前后后花了那么多錢,就沒有什么名聲。

  不圖名不圖利的,就是心里過不去,干媽都無奈。

  “你這姐姐,確實是一朵奇葩,有點像精衛!”凌晨說道:“明知道杯水車薪,還是堅持。”

  “圖個心安吧!你注意點,她找你借錢的話,你別借太多,都是有去無回的,多少借一些就行!”吳燁說道。

  也不是不能借,總歸要有個線,免得干媽知道了,又要把錢給他們。

  類似這樣給江畔補窟窿,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她是真擔心,以后老了,沒個人管著她點。

  現在,吳燁干媽都在籌劃做一個基金了,錢得換一個方式給江畔,不能直接給她。

  “我打算去蜀州開兩個分店,國慶不是回去嘛,順便把分店開了!”吳燁說了一下自己的打算。

  凌晨詫異的看了看他:“順便見我爸媽才是真的吧?”

  “你要這樣想,那就不對了,這是事業愛情兩不誤,再說了,我總得表現或者假裝一下自己很努力吧!給阿姨看看!”吳燁回答。

  凌晨:“.......”

  這個主意一般,不過多少能加分,就是成本很大,兩個分店呢!

  “你那個大唐,做到什么程度了?”凌晨問他。

  看吧,果然沒有把我放在眼里,連什么規模都不知道!

  看他表情很不對勁,凌晨尬笑:“這不是忙嘛!就顧著忙了,你看我這不是在了解嘛!說說!”

  “十幾家了!”吳燁給了他一個眼神:“大概值個十四五億!做點小生意,趕不上凌總家大業大。”

  這是懟我吧?小氣的很!

  其實吳燁比她厲害多了,短短時間,就做到了十多億,她要是和吳燁換一下,還真不一定行!

  而且吳燁的現金很多,這才是最厲害的地方,現金流多的公司,屬于是同級別里最好的一批。

  “老公牛蛙!”凌晨夸獎了一句:“這都已經和我們今年做的最大的那個項目差不多了!”

  奮發圖強了,吳燁要早點把規模做起來,讓凌晨知道知道什么叫能力,不只是在被子里而已。

  士可殺不可辱。

  開著車過了市區,往高速入口開去。

  “你們市最出名的是什么?”凌晨問道:“不買點土特產?”

  搖搖頭,吳燁指了指其中一個旅游景點。

  “土特產就是墳,你帶不走!很多學校都把自己的老祖宗挖出來了,而且那個塔并不好看。”吳燁回答。

  以前,來玩的時候,有人問他大燕塔好不好看,吳燁說不好看,發現對方是在采訪,他立馬改口,說歷史悠久,文化深厚,是緬懷先人,感受古代絢爛文化的好地方。

  嗯,本地人都這樣。

  看太久了,看的都膩味了,吳燁去市里都不去逛景點的,都去過一兩次了,沒什么意思。

  “其他的呢?肉夾饃?帶點!”凌晨說道。

  吳燁指了指冰箱:“奶奶已經給我們做了十幾個肉夾饃了!多了吃不了。”

  知道吳燁喜歡吃這個,老太太早就準備好了。

  還有其他的東西,也給吳燁準備了不少,讓他帶著路上吃,剛好上次老爺子帶的東西都吃完了,這次又補充了一下。

  “回來一趟,就和土匪似的,又拿菜又拿肉的。”凌晨有些感慨,走的時候,大包小包的往車上拿,老太太生怕家里沒有似的。

  差點沒讓吳燁帶本地醬油。

  “那有什么呢!奶奶非要讓帶,不帶她會生氣的。”吳燁拍了拍方向盤:“以前都是坐飛機,帶不了那么多,現在開車,她可是逮著機會了!”

  都能想到老太太的想法:反正你們開車,也不是帶不了,那就多帶點,吃的久一些。

  “真好,我奶奶可不會這樣!”凌晨說道。

  兩人聊著天,汽車開上了高速。

  晚上的時候,找了個合適的露營地,依山傍水的,不過沒有車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旅游的人太少了。

  白天還能看到有孩子玩水,晚上就安靜下來了。

  遮陽棚拉出來以后,把小桌子搭好,拿出鍋碗瓢盆就開始做飯。燈光柔和,唯一的遺憾,應該就是天空看不到月亮。

  “今天晚上要下雨,我們吃完飯早點休息!”凌晨拿著手機看了看天氣預報。

  迅速吃好飯,吳燁帶著狗子在一邊玩,天空中響起驚雷,隨后雨點就淅淅瀝瀝的落下來了。

  坐在車門邊上,吳燁看著雨越下越大,凌晨端著兩杯熱茶,坐在他旁邊,給他一杯茶。

  離地幾十公分的距離,只能感覺到水霧打來,看著天空中的閃電,和撕開了裂縫似的,在天上拉出一道道炸雷。

  很久沒有這樣看雷陣雨了,特別是捧著熱茶,看著天空的閃電,很有感覺。

  “星星,去吧沙發上的毯子給我拿過來!”凌晨拍了拍狗子,然后看了看吳燁:“弟娃兒,來發個誓!”

  這個天氣發誓?

  把狗子叼過來的毯子蓋在她自己和吳燁肩膀上,凌晨挑眉:“不敢啊?”

  吳燁搖搖頭!

  “我發誓,我一定會對你好一輩子!”吳燁發誓。

  炸雷在不遠處的樹冠炸響,還能隱隱約約看到整顆樹都在冒煙。

  吳燁懵了,說真話也不行?

  吳燁又試了一次,這次沒有雷響了,凌晨才哈哈笑起來。剛才給吳燁嚇懵了,那種傻傻的疑惑,讓她想起來就忍不住笑。

  下雨驅散了炎熱,吳燁還能聽到青蛙的叫聲,感受著涼爽,看著電閃雷鳴,這種感覺讓吳燁很寧靜。

  凌晨靠著他的肩膀,兩人聊著未來,這是他們現在最喜歡的話題,并且一直樂此不疲的聊這個話題。

  根本感覺不到膩味。

  “你說雷公電母用的點是交流電還是直流電?”吳燁問她。

  這他么誰知道?狗都不問這種問題。

  拍了拍吳燁,拉著他起來,準備里休息了,今天才開了一半的距離,原本準備開一千公里的,發現根本開不了那么多。

  兩人就果斷找地方休息了,確實是開累了,吳燁一度感覺眼睛酸的很。

  把車門關好,鎖起來,吳燁又把車窗全部關起來,只留下最高的車窗,而且只打開了一部分,就鎖起來了。

  開了空調,才把燈關好。

  房車的客廳,因為吳燁把臥室的門關上而陷入黑暗里,狗子耳朵動了一下,趴在窗戶上看著不遠處的河面。

  看了好一會兒,它才回到地板上,趴著繼續睡覺。八爺已經早就睡著了,頭都埋在翅膀里,睡得很香。

  房間里,開著睡燈,外面還是電閃雷鳴的狀態,吳燁看了看凌晨,凌晨也看了看他,不約而同的笑了笑。

  “就是吶喊都沒人可以聽到吧!這個天氣的話!”吳燁問道。

  凌晨沒有搭理他。

  默默的關上燈,然后沒多久,狗子就睜開眼睛了,八爺也睜開眼睛了。

  “還特么讓不讓鳥睡覺了?”八爺生氣。

  不過效果并不理想,根本沒有人在意它的感受,根本不讓鳥睡覺。

  一個多小時以后,外面的暴雨越發急促了,一道炸雷打下,夜空開始安靜下來,逐漸的雨也開始小了。

  吳燁和凌晨已經睡著了。

  收拾都準備明天早上起來再收拾,根本不想動彈。

  到位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