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97 山上隱蔽嗎?【8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0197山上隱蔽嗎?8K

  火燒云蔓延向遠方,一直到太陽的位置,快要落山的太陽,散發著橘紅色的光芒。

  地上的某個山頭上,吳燁和凌晨剛從石頭后出來。

  擦了擦汗水的凌晨,拍了吳燁一巴掌,感覺腿在發抖。

  “來,我背你!”在她前面兩步的位置蹲下,吳燁忍不住笑了笑:“我都還沒認真呢,你這個菜貓!”

  夕陽無限好,吃都吃不飽。

  山風吹過,吹干了汗水,也讓躲藏起來的紙團滾出來了。

  被吳燁被背著,溫柔的陽光照在她臉上,她側著頭,把臉貼在吳燁肩膀上,懶洋洋的不想動彈,也不想下來。

  并不覺得她多重的吳燁,很輕松的背著她,走在小路上。

  從他們這個位置看下去,還能看到山下的村莊,村莊面積并不大,算是比較小的,只有三十多戶人家。

  炊煙鳥鳥,這個點意見開始做晚飯了。

  “你還好意思說,舅媽都打電話了,讓你緩緩,你非不相信。”凌晨拍了他一下。

  差點就.....真的煩人!就差一兩秒鐘,就丟人丟到大西北了。

  厚臉皮的吳燁笑了笑:“咬人是不對的,還咬的那么狠!”

  凌晨:“......”

  給他肩膀上就是一口,凌晨才放過他,說好的來看夕陽,看日落,山上也沒有什么人,看日落倒是沒有人打擾。

  吳燁很聰明的把手機給了小表弟,小表達在刷短時間,連羊都沒有看幾眼。

  舅媽打電話喊回家吃飯了。

  “表弟還在那里,居然都沒挪位置!”凌晨指著不遠處石頭上的表弟,他正拿著手機專心致志的看著。

  凌晨跳下來了,拉著吳燁走到他旁邊。

  “真是的,你這臭小子,居然在看小姐姐!”吳燁拍了一下他后腦勺,然后把手機拿過來。

  臉色漲紅的小表弟,尷尬的摳腳:“哥,是她自己跳出來的,我明明就只是在看養狗的科普!”

  吳燁往下劃了一下,確實是養狗的視頻,再劃一下,又是小姐姐。

  早已洞察一切,吳燁看了看他。

  “回頭給你寄點禮物回來,記得要收啊!”

  一蹦三尺高的小表弟,開心的看了看吳燁,拿著鞭子問道:“哥,什么禮物?玩具嗎?”

  凌晨忍不住笑,吳燁估計不可能給他買玩具。

  給他玩手機,都是擔心他跑山頂上去了,他們在山頂。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你一定喜歡!”吳燁說道。

  “哥,你真好,比我姐好多了!”他忍著的說道:“難怪嫂子那么喜歡你。”

  凌晨:“......”

  當著大人的面,吳燁是不讓喊嫂子的,都是喊姐姐,沒有大人在就隨他了,嫂子就嫂子吧!早晚要結婚的。

  看了看不遠處的羊,凌晨指了指羊群:“小吉,要趕著羊回家了,要不要給你幫忙?”

  小吉搖搖頭:“不用,嫂子,我們等著就行!”

  他吹了個口哨,兩只土黃色的狗子從草叢里跑出來,就開始奔跑者趕羊群了,完全不需要人操心。

  凌晨:娃哦!

  牧羊犬!田園犬都可以當牧羊犬嗎?凌晨還是第一次見到。

  吳燁早就知道這小子有兩只能幫忙放羊的狗子,他從小訓出來的,附近十里八鄉都知道。

  一度,小吉也是名人。

  就是學習成績一般,但是好養狗!

  家里大狗小狗七八只,都是他養的,小吉的夢想,就是開個養狗場,養很多狗子。

  樸實無華!

  “哥,我家大黃二黃聰明吧?”小吉驕傲的問道。

  吳燁還沒有說話,凌晨就給他一個大拇指:“能把田園犬訓練到這個地步,小吉你很有天賦。”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這不是假話,凌晨真覺得他有天賦。

  小吉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其他人夸他,他都沒什么激動的情緒了,嫂子夸他,他覺得很開心,有點驕傲。

  “我要去讀獸醫專業,以后養很多狗狗!”小吉看著匯入小路的羊群,從懷里掏出兩個火腿腸,給兩只狗子吃掉。

  他自己都沒有吃,獎勵狗子了。

  趕著羊回家,一直狗子提前就在羊圈前攔住羊群,不讓它們跑到院子里,乖乖的全部進了羊圈。

  鎖好圈門,小吉拉過水管打開:“哥,嫂子,你們要不要洗洗手?”

  凌晨默默的點點頭,吳燁也點點頭。

  這是吳燁外公外婆家,當然,還有他舅舅舅媽也是和老人家住一起的,不過舅舅沒有回來,還在魔都。

  吳太太給他找了個工作,不在工地上班以后,時間沒有那么自由,而且他也想多賺點錢。

  回來的時候,吳燁還問過他,要不要一起回來,結果舅舅只讓帶一些東西回來,他自己準備過年再回來。

  舅媽要照顧兩個老人家,表弟小吉初中馬上畢業了,她準備等他畢業,再出去工作。

  外公外婆身體不像爺爺奶奶那么好,沒辦法管小吉,只把小吉姐姐管大了,就算是退休了。

  舅媽只好自己回來。

  穿著一身藍色衣服的舅媽,并不是多好看,只是看著樸實,順眼,成天忙碌著,彷佛有做不完的事情。

  見到吳燁他們從臺階上來,舅媽端著水盆,笑的很燦爛:“小燁,晨晨,來吃飯了!”

  喊吃飯是提前,真正吃飯一般都是往后順延十多分鐘或者半個小時,回來就剛好吃飯。

  一棟三層小樓,一樓大概一百來個平米,院子很大,院子下面是豬牛羊雞圈,院子里種著不少植物,都是表妹收拾的。

  他們姐弟,一個好養狗,一個好養花草。

  院子里,一只肥都都的黑色狗子跑過來,在小吉腳邊繞圈圈,搖著小尾巴,一只純黑色的小田園犬,是小吉的寶貝。

  有人出一萬,買這個小狗,他都沒有同意。

  “黑旋風,自己去玩,我要吃飯了!”小吉把它抱起來,揉了揉狗頭,又把它放下去。

  凌晨也很喜歡這個小狗,真正的好狗,要不是吳燁表弟不準備賣,她都想買下來。

  客廳里。

  精神狀態還不錯的外公外婆坐在沙發上,外婆對著吳燁招手,拉著凌晨坐在她身邊,吳燁和他們說著話。

  玻璃茶幾上,擺放著好幾個菜。

  年齡大了,吳燁在這里,漸漸的也找不到那種自己第二個家的感覺了。

  以前,吳燁是真把這里當他自己家一樣的,經常來這里,帶著表弟表妹滿山跑。

  “快點吃飯,做了你最喜歡的蒜苗炒肉!”外婆把盤子換了一下:“嘗一口,看味道是不是還是一樣的。”

  吳燁喜歡吃蒜苗,凌晨知道。

  外婆知道,還是因為吳燁把她種的蒜苗都給吃完了,兩天時間,就給他禍害干凈了,問他為什么,他說好吃。

  那還是某個暑假,就他們三姐弟在家,吳燁給他們姐弟做飯,就是做的蒜苗,炒蒜苗,香的很!

  “晨晨也吃!”外婆看了看凌晨:“山上沒什么好看的,累著沒?吃點肉!”

  吳燁帶著對象來的,這是她覺得很開心的事情,她也盼著吳燁結婚呢。

  這個姑娘她還挺喜歡的,看就是那種能生的身材,長得也好看,就是不會干農活,有些美中不足。

  畢竟是城里孩子,不會做農活也很正常,外婆還是接受了這一點。

  “外婆您也吃!”凌晨給她夾菜:“我是頭一次來,感覺還挺新鮮的,也不累!這里挺美的。”

  老人家看了一輩子的風景,并不會感覺多好看,什么事情看多了,都習慣了。

  但是凌晨覺得很好看,這里有她沒見過的美好。

  舅媽端著湯,放在茶幾上,坐在小吉旁邊,笑著給凌晨夾菜,讓她多吃點。

  凌晨好奇的看了看這個以后的舅媽,吳燁說她是個矛盾的人,接人待客她很大方的,也很熱情,但是唯獨對錢看得很重。

  屬于是一分錢掰成兩分錢花那種個性。

  對吳燁舅舅,要求一直沒有什么變化,每個月能賺錢就行,如果做不到,就會吵架了。

  她其實對老人也挺好的,就是錢這一塊,很難立即她的想法,很在意錢。

  聊著聊著,就聊到她最近做散工的事情上。

  這邊也有很多人種經濟作物,總要找人幫忙打理,很多農村婦女,都是靠著個賺錢,不過一個月不固定,一天就120到150這樣的工資。

  “最近這幾天都沒什么事情可以做,不休息也得休息了。”吳燁提到讓她不要那么辛苦的時候,舅媽笑了笑:“你舅舅可不比你爸,我們不做事情可不行!”

  嗯,又是這句每年都能聽到的話,每次她都會這樣說。

  舅舅想做個小生意,想換個行業,想做點其他的,她都不會同意,根深蒂固的覺得工地才是他應該待的地方。

  很奇葩的想法。

  “你表妹一年花錢也多,還有這個,以后也要花錢呢!現在不賺錢,以后怎么辦?”舅媽指了指旁邊扒飯的小吉。

  剛好是發育最快的年紀,小吉吃飯都是端著大碗,一次能吃一大碗米飯,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餓的時候,兩碗都打不住。

  這個階段,特別能吃,吳燁就是這個階段過來的。

  “那也要注意身體,適當休息一下,那么累人怎么受得了?”吳燁說道。

  舅媽搖搖頭,吳燁這種年輕人,是沒辦法理解中年人的困難的,上有老下有小,不賺錢,一家人喝西北風啊?

  兩人討論的邏輯就不一樣,吳燁的想法和她的想法也不一樣,說不到一起去。

  每次吳太太也勸她,她也沒有聽過。

  吃過飯以后,就開始逐漸天黑了,太陽徹底下山了,高懸的月亮把月光灑下來,給院子里灑了一層清冷。

  吃著水果,吳燁看著旁邊的小表弟,他時不時的扣一下小腿,那是被蚊子咬了,眼睛還是全神貫注的看著手機屏幕。

  如饑似渴的聽著講課,他最大的愛好,驅使著他學習,效率很高。也不知道為什么,那么喜歡養狗,養狗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嗎?

  “小吉,你要是靠上縣高,我給你買一套全套的養狗工具書,怎么樣?”吳燁循循善誘:“就是那種七八十本,能找到的哥全部給你買!”

  眼睛都亮了的小吉,盤算了一下,就點頭答應了。

  主要是他學習成績還勉強,如果在努努力的話,上個高中還是有希望的,就是要考慮值不值得而已。

  有了全套的工具書,他就距離夢想更進一步了。

  “如果你能靠上大學,哥給你投資一筆錢,讓你開養殖基地!怎么樣?”吳燁又問道。

  小吉:偶買噶!大哥你比富成都帥!

  “我答應了!哥,我大學要學獸醫!”小吉的目標很清楚,他完全這個年紀應該有的迷茫。

  吳燁點點頭,答應就好。

  夢想都是閃閃發光的,何況是自己的表弟的夢想呢,能助力一下就助力一下,起碼讓他努力念個大學,就算是以后不養狗,也有個保底。

  “你先考上高中再說!”吳燁回答。

  “哥,你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的實力?”小吉覺得他對自己了解太少了,高中而已,那不是有手就行?

  吳燁點點頭。

  毫不猶豫的承認了自己不相信他的這個事情。

  小吉:“.....”

  他要努力了,爭取考個高中,打臉吳燁。

  一通忽悠,成功的把小老弟拉回了正軌,讓他開始奔著學習去,看他一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不要看起不起人的樣子,吳燁忍不住笑。

  看,小孩子就是這么好拿捏,只要知道他最喜歡什么就好了。

  吃著水果,吳燁看著天空,明天要回去,后天就準備回魔都了,假期就這樣過去了,下個月的時候,去凌晨家看看。

  回來就求婚。

  吳燁都計劃好了,國慶節去凌晨家,和老丈人聊一下,回來就求婚,然后嘿嘿嘿,準備結婚。

  “想什么那么入迷?”凌晨拿著花露水,倒了一點在手上,然后給他擦了擦腳!

  外面蚊子多。

  剛拿著作業出來的小吉,想了想還是轉身回屋,自己去房間做作業算了,狗糧滿滿的,待不下去。

  大哥真厲害啊!找個又漂亮,又溫柔,又賢惠的嫂子。

  院子里。

  吳燁看著月亮:“我在想,國慶不是去你家嘛,早點把事情定下來,明年我們就可以結婚了。”

  給他一個笑容,凌晨笑著問他:“就那么想結婚嗎?”

  點點頭,吳燁很肯定的嗯了一聲。

  現在比以前更想結婚了,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其實也不是想不想的問題,如果那個人是你的話,我都可以的,而且,結婚不是挺好的嘛!有個小家。”吳燁說道。

  所有的男人,大概都想過,要怎么樣怎么樣把自己的小家經營好,經營的幸福。

  都憧憬過,結婚以后的幸福生活。

  吳燁當然也不例外。

  開門回家就有個小寶貝喊爸爸回來了,有個大寶貝在家等著,笑的燦爛溫暖,幸福喜悅,那種開心,應該是最高級的。

  哪怕是結婚以后,生活達不到這種地步,其實也能接受,大不了凌晨每天回家的時候,自己和孩子在門口等她唄。

  給她陽光和溫暖。

  也不是不行啊!

  “結婚以后,雞毛蒜皮很多的,也許沒有你想的那么好!”凌晨說道。

  吳燁搖搖頭。

  他不認為凌晨說的不對,但是雞毛蒜皮和柴米油鹽也不是把所有人都打敗了,吳燁向來喜歡給生活一個大比篼。

  “日子是兩個人過的,何必怕呢!風雨同舟都是兩個人,也不是一個人。”吳燁回答。

  錢能解決百分之九十九的問題,他們只需要解決剩下的百分之一的問題就好了。

  貧賤夫妻百事哀,他們并非貧賤夫妻。

  “哥,凌晨姐,來洗腳了!”小吉在門口喊了一句。

  兩人答應一聲,把桌子收拾好,進屋洗腳。

  在農村,休息的都挺早的,不會和城市一樣,十來點都還在忙碌著工作,早睡早起,第二天元氣滿滿。

  熬夜向來是年輕人最愛做的事情,仗著健康的身體,和死神一起沉迷電子產品。

  凌晨一直有早睡的習慣,后來因為吳燁,變成了睡得更沉。

  秘書最開始還問她用的什么化妝品,凌晨說天然的,秘書后來也悟了,找了個園丁男朋友,結果分手了。

  老家的被子,都是實打實的棉花被,都是好幾斤重的那種棉花,這個天氣蓋著很熱,大部分時候其實都是半夜冷了才開始蓋。

  細心的舅媽準備了毯子,晚上蓋著剛剛好。

  把蚊香點好,吳燁看著占好位置的凌晨,忍不住笑起來,她喜歡睡床邊,吳燁其實也是,因為她,吳燁習慣睡靠墻的位置了。

  把毯子抖了一下,凌晨按了一下床:“一二三,居然鋪了三床被子!難怪這么柔和!”

  舅媽可能對錢很吝嗇,但是對親戚朋友,不會和對錢一樣,做事沒得說,人無完人。

  “我睡里面!”吳燁滾到最里面去。

  凌晨整理了一下枕巾,才把吳燁的胳膊拉過來,滿意的枕著吳燁的手,把他另一只手拿到自己腰上:“好了,這樣才好睡!”

  習慣了,滿意吳燁在的時候,睡覺就睡得沒有那么好,也沒有那么容易入睡,吳燁在身邊,這種情況就不存在睡的又香又甜。

  關上燈。

  房間陷入黑暗里,凌晨靠著他,問道:“為什么這邊很多家門口都是墳地?”

  聽到這個問題,吳燁一愣!

  應該怎么說?

  這種情況,吳燁是已經習以為常了,并沒有考慮過,小時候還害怕,長大了都不怕了。

  “這么給你說吧!得看地在哪里,再看哪個地能不能用,風水行不行,然后才能確定,最后,他是不是在人家家門口,也得看情況!”

  “但是這并不恐怖,習慣了就不會覺得害怕。”

  “我給你說個故事吧,那種幾歲的小孩子,就是爬來爬去都沒事,但是大孩子,大人就不能這樣!”

  “以前就有個年輕人,在墓碑上亂寫亂花,回來就高燒不退,問了神婆,神婆說這是被教訓了!”

  “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反正挺玄乎的,不過我長這么大,沒遇到這種情況。”

  吳燁說了很多,凌晨大概理解了,其實就是習俗問題,他們那邊也有,但是市區肯定是不行的,市區都是灰灰!

  “真那么神奇?”凌晨睜著大眼睛。

  吳燁點點頭。

  很多東西,確實是小時候發生過的,并不是杜撰和胡編亂造。

  “我見過的,比較神奇的,就是肚子疼,高燒不退,最后找人平事,那一天下午是大太陽,但是到處都是癩蛤蟆爬來爬去的,很神奇。”

  “聽說是什么,小孩子就不計較了,但是你不能破怪別人的家。”

  吳燁只個話是聽奶奶說的,吳燁雖然覺得不太相信,但是他一直覺得不可信其有,也不能什么都不信。

  保持一份敬畏是最好的。

  吳燁奶奶總是說,以后去世了,就不認識人了,讓他不要亂許諾什么。

  總之,這種小村莊,其實都有很多故事,很多故事還很有神秘色彩,只是了解與否罷了。

  給凌晨說了很多的故事,吳燁才睡覺,凌晨早就睡著了,看著天空中的月亮,吳燁在她額頭木馬一個,也沉沉睡去。

  隔壁。

  吳燁的外公外婆還沒有睡著,外婆從柜子里拿出一個盒子,拿到床頭以后,打開了鐵盒子,里面都是她和外公的積蓄。

  沒多少整錢,都是零零散散的毛票居多。

  外公拿出一個紅包,把它遞給外婆,然后點著煙,抽了幾口。

  “淑芬給的錢,都沒有取出來,給晨晨包個六百吧!其他的都是散錢,不能包里面!”老太太說道。

  吳太太常年給他們生活費,一個月都是一兩千,他們不要,吳太太非要給,除了剛開始沒多少錢,后來一直沒有斷過。

  起碼十年是有的,差不多二十來萬。

  舅媽就是知道他們有錢,遇到小吉上學的時候,她都讓小吉找爺爺奶奶,說自己沒錢。

  老人家也不計較,都是小吉騎著電動車,帶他們去取錢,不過他也不多要,很多次還因為這個和自己老媽吵架,他姐姐也因為這個和自己老媽吵過架。

  太摳門了!

  “這個能不能給她?還是留給小吉以后的媳婦兒?”老爺子指了指一個金手鐲。

  以前就打了兩個,給了兒媳婦一個,閨女沒有收,一直留著的。

  偏偏孝順,他們有時候,都覺得不好。

  “外孫就不是孫子了?以后再買一個給小吉媳婦兒,這個給小燁媳婦兒,不然幾百塊錢你怎么拿得出手?”外婆回答。

  “那也不知道他們要回來啊,淑芬也不說。”外公無奈。

  他要是早知道,那會不去把錢準備好,起碼也包個大紅包。

  就這樣說好了,他們才休息。

  第二天的時候。

  吃過了早飯,吳燁給了小吉一個紅包跳起來,太厚了啊!

  一直思錢想厚的小吉,感覺自己摸到了財務自由的門口,表哥簡直太敞亮了,以后表哥就是最喜歡的人了,誰都不能頂替。

  舅媽不要,吳燁推了半天,才讓小吉收下。

  然后吳燁把一個小包遞給外婆。

  “這個是給您和外公的,您別說不要,這是我和凌晨的心意,您收好!”吳燁把包給外婆,讓她抓住。

  趁著舅媽去拿東西去了,吳燁悄悄在她耳邊,和她說了一句:“這是給您的,您可收好了!回頭我和小吉說,讓他帶您去存好,想吃什么也能自己買!”

  外婆輕輕地掐了他一下。

  有些怪罪的在他耳邊說道:“你這娃,外婆有錢的!”

  吳燁哈哈笑。

  其實他并不知道,老媽會定期給外婆外公生活費,他確實是擔心舅媽知道了,最后落不到她們手里。

  小人就小人吧,他從來不相信,舅媽能在錢這種事情上大度。

  “有也拿著,這是我自己賺的,我孝敬您和外公的,您收好啊!”吳燁悄悄的說道。

  外婆給他一個拿你沒辦法的表情。

  外孫長大了,都知道悄悄的了,以前可不是這樣。

  “這個給晨晨,你的外婆可就沒有準備了,結婚的時候,給外婆磕個頭,外婆再給你!”她和吳燁說道。

  結婚的時候,很親的長輩,要磕頭的,長輩要受禮,一般會給新人準備紅包,也有的是敬酒,也是給個紅包。

  雖然逐漸變成了多少有點斂財性質,但是老人的心意,這個時候都會體現。

  “那明年您就得包紅包了!我們明年就結婚,到時候您和外公,去我們那里住一段時間,好不好?”吳燁央求。

  外婆想了想,看了看凌晨。

  “外婆,您怕我是惡媳婦兒啊?”凌晨表情很囧。

  外婆搖搖頭:“就是怕麻煩你們,我們這老胳膊老腿的,不方便!”

  凌晨笑著搖搖頭。

  “親人之間,不能說這個,那有什么不方便的,您和外公還健健康康的。”凌晨理解他們的想法,但是她沒有這種想法。

  也不嫌棄什么。

  兩個老人家,昨天他們來的時候,還在抱柴火,身體不好,只是對比那些更好的老人家,就像是吳燁爺爺,還能捶人呢。

  那些更差的,可比他們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那行,結婚以后再說!”外公沒有立馬答應,也沒有拒絕。

  他們對兒女都是一樣,吳燁舅舅對他們也很好,很孝順的,但是吳太太更體貼。

  吳太太不是沒有說過,他們都拒絕了,甚至老吳親自說,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接他們去魔都住一段時間,他們不去。

  吳燁算是打開了一個缺口。

  “您把這個都給她了啊?”吳燁注意到手鐲:“您自己戴唄!給她干啥!”

  “凈說屁話!你這娃,以后可不許這樣了,外婆給她的,你說這些干啥!”她把吳燁說了幾句,才笑著和凌晨說:“晨晨,戴上!”

  凌晨看了看手上的鐲子,沒想到會給她這個,有點不知所措的。

  看了吳燁一下,意思很明顯:我戴不戴?

  吳燁笑了笑:“戴上就是我們家的媳婦兒了!”

  凌晨立馬戴上!

  小吉從廚房出來了,不過很是沮喪,吳燁就知道他的紅包會被沒收,給的不少,吳燁實際上也是給舅媽的。

  畢竟這個錢,最終也是落到舅媽的口袋里。

  離開的時候,吳燁悄悄的給了小吉一個紅包:“不許亂花,不許抽煙喝酒,也不能去網吧,鎮上開店的,很多老板都是我朋友,我已經和他們說過了。”

  “要是發現你變壞了,我們的約定就作廢。”

  “而且,你也不想大哥說服舅舅不讓你養狗吧?你知道,我有這個本事的!”

  剛手忙腳亂揣好紅包的小吉:“.......”

  他不懷疑大哥的實力,畢竟,鷹咀溝第一富二代,學校的同學都知道,鎮上還能聽到老板聊天,談起他姑姑和姑父呢。

  大哥哪里都好,就是太陰險了,給還不忘教訓他。

  “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小吉保證:“我只給黑旋風花,它要打疫苗了。”

  吳燁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然后才大聲和外公外婆告別。

  開車離開。

  抱著黑旋風的小吉,看著汽車離開,默默的想著,以后自己也要和大哥一樣有錢。

  刷題去!

  他去做作業了,舅媽看了看二老,欲言又止。

  “別看了,小燁沒給錢,就給了一件首飾。”外婆亮了一下手上的翡翠手鐲。

  “媽,這個可脆,不能磕磕碰碰的!”

  “小燁說了,不怕砰,碎了消災,再給我買一個!”外婆滿不在意的回答。

  舅媽:“......”

  她也猜不到,吳燁給的,不是一件手鐲,還有項鏈吊墜,除了這些,還有幾疊現金,雖然現金最不值錢。

  看著車子開到遠處的公路上,外婆微微嘆氣。

  外公拿出一支雪茄,不熟練的剪開一點點,點上抽了一口,眼前一亮。

  遠處的車上。

  凌晨和吳燁一樣把手伸出去,感受著微風,看著太陽升起。

  “想不想去撿板栗?帶刺的那種!”吳燁指了指遠處的山,哪里很多板栗樹,都是種的,給錢就能去摘。

  凌晨看了看大片的綠色:“隱蔽嗎?”

  吳燁:“.......”

  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凌晨就把從抽紙里抽了一大疊,肯定的回答:“總有隱蔽的地方!”

  吳燁:“.......”

  進化的真快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