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94 不好意思,濕陪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房子里。

  空調開到了很涼爽的溫度,客廳的飯桌上,擺放著七八個菜,水果,杯子里倒滿了果汁。

  盛了一碗滿滿當當的飯,老太太把碗遞給凌晨:“晨晨,來,先吃飯。”

  冒尖的米飯,凌晨從她手里接過來,臉上的微笑掩飾不住一絲絲詫異:“謝謝奶奶!”

  “和家里一樣,不要拘束,想吃什么就說!”老太太笑的很和藹。

  凌晨點點頭,看了看碗,這也太多了!

  見吳燁表情怪異的看著他,凌晨悄悄的伸手掐了他一下,把筷子拿在手里。

  老太太給吳燁也盛了滿滿一碗飯,吳燁準備自己來的,她不讓,剛回來的時候,她總是稀罕的很,過幾天就好了。

  要是吳燁不聽話,過幾天老太太就想把他攆出去。

  “奶奶,我要不了這么多!”吳燁看著一大碗飯,摸了摸肚子,感覺自己吃不完。

  老太太瞪了他一眼。

  吳燁只好乖乖的拿起筷子,夾了一片扣肉給凌晨,自己則是夾了個蒸排骨,凌晨悄悄的瞪了他一眼。

  沒過多久,凌晨給他夾了個苦瓜。

  吳燁看著苦瓜,悄悄的看了看他,臉都綠了。

  他一直不愛吃苦的食物,特別酸的食物,以及特別甜的食物,當然,特別辣的也不行,不過這是指特別,如果不是特別這種級別,他都能吃。

  從小到大,吳燁都不吃苦瓜的。

  “吃啊,敗火的!天氣熱,吃點涼拌的很好!”凌晨小聲的回答。

  呼了一口氣,吳燁把苦瓜伴著飯吃掉,吃完立馬夾了一個白糖西紅柿,家里自己種的西紅柿,切片拌上白砂糖,算是吳燁小時候最喜歡的食物。

  那時候,西紅柿都是當水果吃。

  老爺子和老太太都注意到了他們的小動作,當然,老吳和吳太太也看到了,只是當做沒看到。

  四方桌,加上凌晨六口人,還空著兩個位置,老太太希望以后哪兩個位置是娃坐。

  從凌晨進門開始,老太太就在觀察她,表情也好,肢體動作和細節也好,沒有看出什么不好的。

  這個女娃,她很喜歡。

  看得出來,她和兒媳婦關系很好,下意識的總是在往兒媳婦身邊靠,就像是在陌生環境里找依靠似的。

  她并不排斥,只是不熟悉,有些拘謹。

  “晨晨,吃肉!”老太太給她夾了紅燒肉。

  笑出酒窩的凌晨說完謝謝,盡量淑女的吃掉,淑女吃肉,真的是有點難為人。

  吳燁把紙巾放在她面前,然后把果汁遞給她。

  “就和家里吃飯似的,直接扒飯就行,沒人笑話你的!”吳燁笑著說道。

  凌晨尷尬的轉頭看了看他。

  往老太太身邊坐了一截:“奶奶,吳燁他欺負我。”

  老爺子拿著筷子,手起刀落。

  干脆利落,準確無誤。

  吳燁只感覺手一疼,看著手的他:“......”

  還有天理嗎?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她說什么就是什么,就這么相信她?

  “看什么看,就你話多,行不行你爺捶你?”老爺子警告他,然后又換了一個和藹的笑容看著凌晨說道:“晨晨,你吃你的,別管他!這娃就是欠揍。”

  兩個表情之間的轉換相當絲滑,完全沒有表演痕跡。

  爺爺被妖怪抓走了。

  吳燁:“.....”

  默默的扒飯,吳燁也不說話了,這個家,他終究是沒有家庭地位可言,再也不是爺爺奶奶的好孫子了。

  老吳看著吳燁吃癟,忍不住笑了一下,仿佛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己。

  兇巴巴的老爺子,從以前到現在,對兒子孫子或許很嚴厲,但是對兒媳婦兒,孫媳婦兒,他其實和藹的很。

  “你挨著你爸坐,淑芬,你坐他哪里!免的這小子嘴碎!”老爺子選擇把吳燁弄走。

  他在凌晨旁邊,小東西沒斷過。

  免得給凌晨說尷尬了,本來人家就是第一次來家里,還不熟悉,尷尬多不好?

  換了個位置,凌晨還看了看吳燁,眼神里都是揶揄:你拿什么和我斗?

  引狼入室啊!

  吳燁扒了兩口飯,聽著老太太和凌晨說話,老媽也在旁邊時不時的說幾句,她們相處額很融洽。

  端著小酒杯,老爺子喝了兩口小酒,才開始吃菜。

  說著最近遇到的事情,聊著家里的情況,話題都很家常,但是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感覺,沒辦法代替。

  吳燁從車開出市里的時候,那種卸下枷鎖的輕松感覺就撲面而來,特別是回到家以后,那種感覺就更明顯了。

  真要論起來,其實這里才是家,魔都是房子,只是個住的地方,并不是家。歸屬感來說,還是老家這里更多。

  “明天弄個羊肉吃!”老爺子說道:“弄個烤全羊!”

  凌晨好不容易來一次,老爺子覺得總要弄點好吃的給她吃,準備整個烤全羊。

  老吳和吳燁對視一眼,老吳看了看他,意思很明顯,明天讓他自己牽著羊去殺,吳燁想搖搖頭,老爺子已經看過來了。

  “好吧!我要吃羊肉肉夾饃!”吳燁提出想法。

  老爺子沒有答應他:“你吃羊屎蛋吧!”

  你是個斗皇吧,爺爺!

  烤全羊吳燁確實是不怎么期待,雖然也很好吃,吳燁想吃肉夾饃,在外面這么久,其他的他倒沒有饞,就饞這個。

  “那就明天做個烤全羊,剛好過中秋節!”老太太拍板。

  凌晨:吸溜!

  以前吳燁就和她說過,吳太太做羊肉很在行,老太太做羊湯也很在行,和她說多么多么好吃,凌晨想到這個,就想吃。

  表情很誠實,吳燁都看到了。

  “凌晨應該喜歡吃烤全羊,爺爺你弄個羊湯唄!”吳燁說道。

  立馬收斂表情。

  狗賊,回去不好好收拾他一頓,難消心頭之恨。

  默默的想著回去怎么樣收拾吳燁,凌晨已經想到了一百多個辦法,讓吳燁生不如死,痛哭流涕,跪地求饒。

  “本來也不是給你做的,晨晨第一次來家里,給她做的!”老爺子看了看吳燁,淡淡的說道。

  “晨晨喜歡吃羊肉嗎?不喜歡的話,我們就吃牛肉!”老太太在她旁邊問道。

  凌晨點點頭:“奶奶,這樣太麻煩了,這么多菜都沒吃完呢,不用那么麻煩的!”

  專門為了她,才做烤全羊的話,凌晨覺得不好。不是不想吃,就是覺得這樣心里過意不去。

  她已經發現了,老爺子和老太太對她都很熱情,生怕怠慢了一樣,凌晨是覺得不需要這樣客氣的。

  這樣客氣,她感覺更拘謹了。

  “不麻煩,過節嘛!”老太太笑著說道:“吃點好的。”

  明天就是中秋節了,剛好白天做,晚上吃,做個全羊宴,一只羊也夠一家人吃了。

  家里養了十幾只羊,其實就是為了吃的,也不是為了賣錢,包括養的雞鴨鵝,也是為了吃。

  老太太總覺得,自己家里的養的,吃起來更健康一些。

  就像是今天燉的雞湯,就是從后院逮的,一半燉湯,一半做了柴火雞,炒的相當好吃。

  “我們還買了一些東西,都在車上,等會兒我去搬下來,凌晨帶了不少月餅!”吳燁喝著雞湯說道。

  給老太太和老爺子買的禮物,還有吳太太和老吳的,以及其他的禮品,凌晨是特意問過凌宇個藍總裁的,買什么東西合適。

  最終,買了不少的禮物,凌晨還覺得少,吳燁攔著沒讓她買更多。

  “您別這么看我啊,她非要買!”吳燁看著老爺子回答,他又在盯著自己了。

  剛才東西都沒有來得及拿,就被拉進屋了,凌晨還覺得不好,哪有上門空手的,又已經在屋子里了,只好等會兒拿。

  喝完雞湯,吳燁就去搬東西了。

  幾盒月餅,看包裝就是那種很貴的那種,然后就是螃蟹,還有酒,煙,茶,營養品,補品,其他的才是給長輩買的禮物。

  看著吳燁一趟一趟往家里搬,老爺子嘴角抽了抽。

  這得花多少錢啊?

  給老爺子買的是一套刻刀,賊貴的那種,外國定制的刻刀,凌晨很用心的找了一家很出名的鍛造公司定制的。

  顯然,看著胡子都笑抖動起來的老爺子,很喜歡這個禮物。

  然后是老太太的,凌晨送的是一套首飾,翡翠的首飾,錢也沒少花,本來是想送其他的,凌晨絞盡腦汁,也沒想到更好的。

  最后選了一套首飾,不過老太太挺開心的,可能不戴,但是意義不一樣。

  吳太太的禮物是化妝品,凌晨沒敢買貴的東西,加上經常聊天,聽吳太太說偶爾會去做美容,凌晨就買了個全套的化妝品。

  也就和前面的禮物比起來不貴,單獨算的話,其實也挺貴的,五位數的化妝品。

  老吳的禮物,是一塊手表,這個是真不便宜,凌晨還是問吳燁以后,才知道老吳喜歡這個手表,一直沒有買。

  看到表的時候,讓老吳有一種覺得兒子沒白養的感覺。

  找了個好媳婦啊!

  然后他就很苦惱,到時候給凌晨什么了,不只是他,老爺子都很苦惱這個。

  這閨女太大方了,他們反而得考慮過幾天凌晨和吳燁離開的時候,給凌晨什么,總不可能就給個紅包。

  頭一次,老爺子覺得自己小門小戶的。

  哎找的對象太有錢了,也是一種壓力啊!

  “我來收拾就行了,你坐會兒,開車那么久呢!肯定累了!”吳太太在收拾碗筷,凌晨準備幫忙。

  抱著碗筷和吳太太一起進廚房,凌晨笑道:“阿姨我不累!兩個人一起做也快點!”

  收拾完了桌子,吳燁拿著掃把把地掃了,然后把桌子擦干凈,看了看廚房里和吳太太聊的開的凌晨,吳燁悄悄的回到沙發上。

  吳太太和她相處的很好,吳燁現在為止還沒有擔心過婆媳矛盾這種事情,不過吳燁以后還是打算買兩套房子,有個空間更好。

  他自己偶爾都會和爸媽拌嘴,何況是凌晨呢,現在融洽,不代表以后沒有矛盾產生。

  一個家,總是有那么雞毛蒜皮的,避免不了。

  老太太招招手,把吳燁喊到身邊。

  “奶奶!”吳燁在她旁邊坐下。

  老太太笑著問他:“你們想好以后什么時候結婚沒有?這女娃要比你大一點吧?”

  她知道的東西不多,都是從吳太太哪里打聽來的。

  “奶奶,您是不是覺得比我大點不太好?還是有什么地方不滿意的?”吳燁試探性的問道。

  他以為老太太是有什么意見,先搞清楚她是什么想法,然后再想辦法解決問題。

  搖搖頭,老太太拍了拍他頭。

  “這么好個女娃,我們怎么可能嫌棄人家,大點好,大點會照顧人。”老太太說道:“人家女娃很好,早點結婚也踏實。”

  她是不想放過這個孫媳婦兒,吳燁不一定能遇到這么優秀的女生了,不管是哪方面來說,凌晨都很優秀。

  這種媳婦兒,早點娶回家,才踏實。

  年齡大一點都不怕,反而是好事,年齡大一點,會照顧人。

  “已經在計劃了,我們大概明年就結婚!”吳燁回答:“后年就讓您抱曾孫。”

  這是吳燁和凌晨已經計劃好了的事情,明年的時候結婚,今年現在做準備工作。

  比如求婚,比如確定場地,流程,見家長等等。

  聽到吳燁這個話,老太太笑的合不攏嘴,面帶喜色的點點頭:“這女娃,能生兒子!”

  這話從何說起?

  好奇的看了看老太太,吳燁覺得她的想法跳的有點厲害,前一秒鐘還在談論凌晨,后一秒鐘就跳到孩子的問題上去了。

  他都還沒有結婚呢,孩子還是一個很遙遠的事情,起碼也要后年,還不知道自己槍法怎么樣,有可能還要晚一點。

  “您這是怎么看出來的?”吳燁問道。

  老太太笑了笑:“和你說了你也不懂,奶奶不會騙你的,一定是兒子!”

  她說這個話的時候,還很篤定。

  吳燁:

  他是來什么要什么,不是一定要什么,男女都好,對吳燁來說,更喜歡閨女一些,閨女比較可愛嘛。

  真男人,都沒辦法拒絕閨女那一聲萌萌噠的爸爸!

  “可是我想要個閨女!”吳燁回答:“我還沒結婚呢,奶奶,說點其他的,您這意思,孫媳婦兒還是很滿意的對吧。”

  老太太哈哈笑,笑著點點頭。

  她挺喜歡凌晨的,長得好看,家世就不說了,性格也不錯,不是那種軟綿綿的性格,多少的兇點才好。

  不然以后管不住老公,就得她這種兇點的女娃,老太太才覺得放心。

  而且放得下身段,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女娃,沒什么挑的,吳燁能找到這種對象,她明天都得去看看,老吳家的祖墳是不是著火了。

  “挺好的,要是對人家不好,你娃可仔細你的皮!”老太太很認真的說道:“做人不能沒良心,沒責任心。”

  她太了解那些嫁閨女的父母是什么想法了,圖的不就是對人家孩子好嗎?要是真受委屈了,他們也得愧疚一輩子。

  老太太對吳燁的要求就是這樣。

  對人家好一些,如果已經很好了,就更好一些。

  “我知道!奶奶您放心吧!”吳燁回答。

  老太太點點頭:“額肯定放心,看到那個竹根沒有,奶奶不希望它打過你爸,還打你!”

  吳燁:“.......”

  吳燁知道的,爹媽為數不多的吵架,就那么一兩次,老太太拿著那根竹根,讓老爹跪在地上,她真打了兩次。她打累了,就換老爺子動手。

  打完了,還給老爹講道理,說清楚為什么要打你,為什么你兒子都有了還打你。

  吳燁對那條竹根印象很深刻,可以說比皮帶和雞毛撣子都深刻。

  在家里,老太太和老爺子是真的會給吳太太做主了,特別是老吳的錯,老吳一定跑不掉。

  吳太太又心疼他挨打,最后總是幫他求情,反正老爺子和老太太鎮壓著,老吳就沒翻過五指山。

  現在輪到吳燁了。

  注意到老太太指了指墻上,老爺子回頭看了看,才和老吳說道:“懂的吧?”

  老吳點點頭。

  以后,家里他和老婆,得給凌晨做主,不能讓吳燁欺負人家。

  “一個家,女人過的舒心了,才能把日子過好。”老爺子嘆氣:“淑芳是個好媳婦兒,她知道該怎么做的。”

  老吳一愣。

  想起老婆不久之前說的話,以后吳燁要是敢欺負凌晨,她就把竹根換成木棒,讓他懂什么叫老母親的教育。

  慈母手中滾,游子身上劈。

  家里的優良傳統,不能丟了,這是傳家的經驗。

  “現在看來是不會的,起碼也要結婚以后,才會吵架。”老吳回答。

  老爺子看了看:“類你!”

  老吳:“......”

  過了不少時間,吳太太才和凌晨出了廚房,凌晨第一時間坐在老太太身邊,喜笑顏開的和她說話。

  把老太太哄得笑容不斷,越發覺得這個女娃好了,吳太太在旁邊看著,也悄悄的笑了笑,她是樂的看到這一幕。

  以后要一起生活的,能不能相處很重要。

  “奶奶,以后吳燁要是欺負我,我就給您打電話!然后再給阿姨打電話。”凌晨聽到她說以后要是吳燁敢欺負她,就和自己說,立馬回答了一句。

  靠山來的如此簡單,弟娃兒,你拿什么和我斗?

  她們聊了不少時間,吳燁感覺自己的生存空間岌岌可危,有點體會到了動物的感受。

  看了看不遠處的星星,它已經和家里的狗子打成一片了,吃飯的時候,都是一起喂的,哪怕是來這個陌上的地方,星星也沒有亂吼亂叫。

  吃了就乖乖的趴在地上,伸出抓子弄著小貓崽,玩的似乎很開心,還假裝要咬它,結果貓咪根本不怕,舉著抓子拍它。

  故意逗貓咪的星星,伸頭等它拍,又縮回來,不讓它拍到,感覺這個小東西太好玩了。

  貓媽媽就在不遠處看著它,生怕它把自己孩子吞了。

  至于八爺,又不知道飛到那里去浪了,到現在為止,八爺都沒有回來。吳燁都有點擔心它是不是飛迷路了。

  聊的差不多了以后,吳燁和凌晨就去洗漱了,準備早點睡覺。

  凌晨單獨有一個房間,就在吳燁的房間隔壁,中間隔著一道墻,好在墻上開了一道門。

  如果凌晨要找他的話,把門打開就行了,就能放心大膽的跑到吳燁身邊休息。早上的時候再跑回去就好了。

  這個設計,對吳燁和凌晨很友好。

  非常的人性化。

  分開,又沒有分開,單獨也不是單獨。

  “嘿嘿嘿,這個房間的設計還真是獨特!”凌晨轉頭看了看打開的門,又轉回來看了看吳燁:“很有意思啊!我都以為要單獨睡覺了。”

  吳燁家的規矩很多,老爺子覺得,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人要懂規矩,才有人品。

  小到吃飯,到待客,大到男女大防,不過他也不是不知道變通的人,起碼老太太安排的臥室,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還沒有結婚,凌晨和吳燁自己私底下什么樣都好,在家里總要面子上過得去才行。

  “我也沒想到,什么時候開了個門!”吳燁躺在被子上,又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被子全是新的,應該是奶奶買的!”

  凌晨也發現了,直感慨老太太有心,其實就是舊的她也不會說什么,也不會有什么想法。

  和吳燁一起在野外都能睡,在家有什么不能睡的?

  “那你睡那間?”凌晨問他。

  這也是明知故問。

  吳燁笑了笑:“我最近得了一種離不開老婆的病,你在哪里我就在那里!”

  “好巧!莪也是!”

  “同病相連啊!”吳燁忍不住笑。

  凌晨:“.......”

  第二天。

  吳燁還沒有睡醒,還在夢鄉里,凌晨也一樣,只是突然腦子里閃過還在吳燁家里的念頭,瞬間就睜開眼睛了。

  把吳燁的手拿開,凌晨揉了揉眼睛,打著哈欠拿過手機,看了看時間,立馬坐起來。

  推了一下旁邊的吳燁:“快起來,都已經七點多了!”

  想睡懶覺的吳燁翻了個身,并不想起床,好不容易回到家,還不能睡個懶覺了?

  和大部分的年輕人一樣,回家就睡懶覺,偷懶的,吳燁也是這樣的想法,在今天之前都是這樣。

  老太太還是很寵溺他的,說什么難得回家,又沒有什么重活兒,讓他多睡會兒。

  凌晨來了,這個規矩就要改變一下了。

  她還想好好表現一下呢!

  “起不起,不起我揍你了!”凌晨語氣溫柔的說道。

  吳燁:“.....”

  用最溫柔的語氣說最兇狠的話,這種事情,也就是凌晨做的出來,吳燁只好爬起來,揉著臉,無奈的看著她。

  凌晨已經起來了,把吳燁的衣服丟給他:“把睡衣換了!起床!”

  衣服砸在身上,吳燁不情愿的穿著衣服,然后起來。凌晨立馬就把被子收拾的妥妥當當的。

  勤快的很,很久沒見她有這么勤快了。

  在魔都的時候,可不能指望她做這些事情,都是吳燁在做,回來了,凌晨就開始爭先恐后的表現自己了。

  浮夸!

  勤快的外殼,也掩蓋不在懶鬼的氣息。

  “你這得裝到回去之前?”吳燁問她。

  凌晨給了他一個白眼,然后好認真的回答:“我就是很勤快,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哈哈哈哈,吳燁忍不住笑出聲。

  被她一頓胖揍,吳燁才把笑容憋回去,凌晨還特意去隔壁的房間,把被子整的亂一點,才和吳燁一起下樓。

  吳太太和吳燁奶奶已經起來了,老吳和老爺子在羊圈選羊,討論著那只肥一些,做烤全羊很好吃。

  最終拉出一只羊,栓在外面,等著吳燁牽去宰殺,弄好了以后,整只拉回來。

  村里有一家屠夫,年紀比較大,專門給人做這種屠宰服務,遇到要殺牲口這種事情,都回去找他。

  順手牽羊。

  吳燁一路走到村子邊上,在一棟房子的門外敲了一下。

  “誰啊!”

  “牛爺爺,是額,吳燁,牽個羊過來您幫額收拾一哈!”吳燁說著一口本地話。

  沒過多久,門被拉開了,一個白頭發的老人走出來,大約六十來歲,看著精神的很,除了頭發,精神不見老態。

  注意到門口吳燁,他露出一個笑容。

  “吳娃子,咋?對象來咧?”老頭打趣的問道,見吳燁點點頭,他還有點詫異:“那額得去看看,你娃找的對象是啥樣滴。”

  他們這些老人家,其實平時也無聊,都是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說話喝酒,聊聊孩子,聊聊孫子,聊聊家長里短。

  其實村里也并不是和諧一片,很多雞毛蒜皮的小事情,把人和人分開了,最終就是誰家和誰家關系好這種。

  牛老頭和吳燁爺爺關系不錯,經常和吳燁爺爺一起喝酒聊天,他也是個愛喝茶的人,不過家里條件沒有那么好,老是蹭老爺子的茶喝。

  幾個孩子都不在家,他就一個孤寡老人,經常說自己當屠夫,這是報應。

  “美滴很!”吳燁笑道:“準備烤羊,您給額處理一哈!”

  “你這娃也俊俏,對象美滴很才對!”牛老頭指了指羊:“給額就行,等著,牛爺給你送家去!三輪車方便!”

  吳燁把一個紅包遞給他。

  “這是弄啥呢嘛!不要!”

  “牛爺爺,這是規矩!不要可不行!”吳燁把紅包塞到他懷里,轉身就跑了:“牛爺爺,麻煩了!”

  牛老頭看他跑遠了,才看了看紅包,忍不住笑了笑。

  “這娃子!”

  紅包里是166塊錢,其實這個也不一定,都是看著給,殺雞鴨十幾塊錢,豬羊一百多,毛皮留給屠夫,得請人家吃頓飯,下水不要也是給人家。

  牛多點,兩三百不等,管一頓飯,下水毛皮也是一樣,不要就給人家,一般會割點牛肉給人家。

  這種事情,還真得專業的人來才行。

  吳燁和他說是烤羊,他就知道吳燁要那些東西了,把羊牽到后院,把鮮草丟給它吃,然后才去磨刀。

  回到家,吳燁就幫忙收拾家里,看著太陽越來越大,凌晨看著不遠的處的莊稼,體會到了吳燁說的,農村生活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

  這個天氣勞動幾個小時,她應該會中暑吧?

  難怪老爺子都直接買飼料了,牛羊喂干草,豬就喂飼料,雞鴨也是喂飼料,根本就不去放牛,還說體驗一下放牛的生活呢。

  看這情況,不可能!

  “還說去割豬草,挖土豆,這得下午才能去了吧?”凌晨背對著吳燁,出聲問道。

  把烤架放好的吳燁點點頭,擦了擦手上的碳灰,看了看自己黑漆漆的手掌,走到她旁邊,吳燁好心的幫她搽汗。

  凌晨也沒有注意,吳燁去拿竹炭去了,她才轉身回屋,就看到吳太太出來,吳太太詫異的看了看她。

  “怎么了阿姨?”凌晨發現她表情不對勁,立馬問道。

  吳太太笑了笑,伸手幫她擦了擦臉:“怎么變成花貓了?臉上都是黑漆漆的。”

  拿過掛在門口,老太太經常用的鏡子看了看,凌晨發現自己臉上黑漆漆的,一邊白,一邊黑,和青面獸楊志似的。

  狗男人!

  “在后院呢!”吳太太指了指后院:“從旁邊過去!”

  凌晨點點頭,小跑著離開,吳太太啞然失笑,笑著搖搖頭,他們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總是做些很幼稚的事情。

  后來,那種感覺,又讓人很懷念。

  “你干啥?你要謀殺親夫嗎?姐,放下,好商量啊!啊!媽”后院傳來吳燁的聲音。

  吳太太默默的離開,拿著掃帚回到屋里,裝作沒聽到。

  和他爹似的,遺傳了七八成,活該被教育教育,她相信凌晨有分寸了,她當年都有分寸,沒敢拿太大的木頭。

  她指的方向,剛好是堆柴火的位置,找個棍子不難吧?

  后院,凌晨拿著棍子,啪!打在吳燁腿上:“還敢不敢作弄我了?”

  吳燁搖頭!

  開個玩笑嘛,在家又不是在外面,這么這么生氣干啥!

  “這么弄上去的,就這么給我弄下來,添都得舔干凈!”凌晨氣呼呼的說道。

  洗盤子倒是會,舔盤子屬實不太會,吳燁看了看她手上的木棍,說道:“后院有水管,我給你洗干凈好吧!我錯了!”

  早知道,就不至于對她了。

  凌晨看了看吳燁箱子里的木炭,拿著一顆木炭搓了搓手,眼神不善的看著吳燁,嘿嘿嘿笑。

  笑的和反派似的。

  “別啊!姐姐,別這樣啊!”大概是知道凌晨要做什么了,吳燁立馬反駁道:“冤冤相報何時了呢?姐姐大度一點嘛!”

  凌晨搖搖頭。

  “姐姐這個人,就是睚眥必報,小氣至極,報仇不隔夜。”一邊說,凌晨把手印在吳燁臉上。

  結果吳燁轉身,只有一只手印在了吳燁臉上,另一只手,則是印在在了吳燁臍三寸的位置。

  吳燁轉身回來的時候,凌晨才想到,吳燁穿的是白褲子,剛才也沒有回去換,吳太太讓他換,他說等一下換。

  結果,臟了。

  一個很明顯的手印,黑漆漆,最尷尬的是,還在這個尷尬的位置。

  臉上黑漆漆的一半就不說了,關鍵是這個怎么辦?

  “你倒是越發熟練了,背對著你,你都能找到位置!”吳燁感慨。

  凌晨:“.....”

  這就是個意外情況,她又不是故意的,主要是出去的話,老爺子他們就發現了,就很尷尬!

  “你不是說有水管嗎?我們去洗洗,不然太尷尬了!”凌晨指了指他人中,有些不好意思。

  原本的想法,不是這樣嬸的!

  “炭要拿這么久嗎?”老吳在吳燁和凌晨走出來的時候,剛好走過來問。

  有深刻的被揍的經歷,他覺得自己有必要看看吳燁是不是更嚴重,結果.....老吳看到吳燁的短褲,轉身就離開了。

  兩個花貓面面相覷,然后默默地嘆息一聲。

  打開水龍頭,凌晨把臉洗了,這個點,還不到中午,水都是溫的,不是涼的。

  洗完臉,凌晨把水管遞給吳燁,吳燁把臉洗了,然后有的遲疑,褲子也這樣洗?

  和尿褲子似的,有些尷尬了。

  “你剛才怎么說的?怎么印上去的,就怎么洗干凈,洗不干凈添都要舔干凈對吧?”吳燁挑眉。

  凌晨:“.....”

  搶過水管,凌晨把濕,然后給他把炭痕洗干凈。

  “你這混蛋!”凌晨拍了他一下:“你是吃了春y拌飯嗎?”

  這個是意外,絕對是不可抗力的因素,凌晨自己就是不可抗力!

  吳燁的主觀想法里,絕對很正派,他都在想著什么時候能曬干,或者跑到樓上去換了,但是上樓要路過客廳,沒辦法避開。

  “你別冤枉我啊!本能是不可控的,就和聚變一樣!”吳燁回答。

  白了他一眼,凌晨把水管接好,然后抱著一箱竹炭去烤架哪里,吳燁去換衣服去了,凌晨是穿著圍裙的,手上還有兩只袖套。

  頭發扎起,一臉素顏,頗有幾分農村媳婦兒的感覺。

  “哎呀,晨晨,放著爺爺來就行,黑漆漆的,吳燁呢?不是讓他做的嘛?”老爺子把紙箱接過去。

樓上走廊上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電動三輪車開上來,停在門口。

  車上下來的牛老頭看了看站在門口的凌晨,一邊卸羊,一邊感慨:好女娃咋都往吳家跑呢?

  國外。

  某個度假勝地,海邊!

  隨處可見的是各種特產,筆基尼!

  最近天氣很熱,海邊也開始人滿為患,來海邊玩水的人很多,玩沙子的,沖浪的,還有游泳的,以及騎摩托艇玩的。

  海邊的椅子上,寧渠拿著一瓶防曬霜,和擠奶油一樣的,擠在顏潸潸背上,這個向往小麥色的國度里,顏潸潸這種白皙,很顯眼。

  得益于這些年,漢國很牛批!在國外,腰桿可以很直,雖然人家并不喜歡你,你也可以不用鳥人家。

  藍星的漢國,這些年一直是大哥,毫無爭議的問題,藍星。

  給顏潸潸擦了防曬霜,寧渠坐在椅子上,看著人家在海上沖浪,眼里都是羨慕,他學了兩天,皮膚都泡白了,都沒有學會。

  不知道是不是年齡大了,學什么都不好學了,學東西也沒有以前快了,還容易受傷。

  “不學沖浪了?”顏潸潸問他。

  寧渠搖搖頭,揉了揉腰。

  還是算了,學這玩意兒累的很,一不注意就砸在水面上。

  把手上的飲料瓶子丟到旁邊的垃圾桶,可惜準確度不夠,沒丟進去,剛準備去撿起來,旁邊就傳來陰陽怪氣的聲音。

  “偶買噶,你們漢國人都這樣嘛?”她比劃了一下寧渠剛才的動作。

  寧渠尷尬的看了看她。

  “私密馬賽!”寧渠回答道。

  顏潸潸:“......”

  臥槽,你這鍋,簡直了。

  “沃德發,原來是櫻花!”金發碧眼的女生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寧渠把瓶子重新丟進垃圾桶,然后才忍不住笑了笑。

  不遺余力的抹黑!

  “要是被知道了,你會被一群人拿著武士刀追著砍吧!”顏潸潸說道:“你這人,也太.....”

  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了。

  寧渠無所謂的笑了笑:“就是忍者神龜來我都不怕!”

  在海邊玩了會兒水,兩人就回到住的地方了,顏潸潸看著毫無氣氛感的城市,突然很想回家。

  如果是在魔都的話,應該在準備晚飯了,晚上吃完飯,還可以賞月,吃月餅。

  那邊晚上,這邊都是早上了,什么都看不到。

  “想回去了是不是?”寧渠坐在椅子上,端著一杯咖啡問她:“都是因為我,要不然我們還在魔都。”

  他最近在做一個大短線,過來這邊,方便了解消息,再加上順便過來度個假,顏潸潸就陪他一起來了。

  原本計劃的回家也沒有回去,兩人在這邊待了好幾天了。今天下午就可以收尾了,落袋為安,明天就能坐飛機回國。

  寧渠并不喜歡這里,如果不是為了賺一筆大的,他才不會來呢!

  吃的加單,出門不方便,安全性差,反正哪哪都不怎么樣。

  “沒事,不是今天就忙完了嘛!明天就回去唄!”顏潸潸回答:“這會兒不看著?”

  寧渠搖搖頭:“陪陪你!”

  顏潸潸忍不住笑。

  然后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干陪?”

  “那,不好意思,我濕陪一下”寧渠挑眉。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