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95 討厭摳門【6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0195討厭摳門6K

  八月十五。

  中秋佳節。

  晚上的時候,吳燁一家民營在客廳吃飯,而是在院子里,白天是大晴天,晚上是大月亮。

  懸在天空的月亮,像極了圓盤,月光灑下,院子里都能看的清楚。

  老吳孝順,哪怕是遠在魔都,距離一千多公里,假日的時候也會回家來,清明,五一,中秋,國慶都會回家。

  所以吳燁爺爺奶奶,不會出現一年到頭才能見到他們的情況,一年起碼也要在老家待兩個多月。

  家里的氣氛很好,凌晨來這兩天都能感覺的出來,老太太慈祥,老爺子雖然兇巴巴的,但是對她不會這樣。

  吳太太很會照顧她的感受和情緒,重的累的,都是吳燁和老吳在做,吳燁分擔的最多,老爺子安排老吳,老吳就安排他。

  還買了煙花的老爺子,當時突發奇想,拿了不少呲花,吳燁直夸老爺子懂他,很久沒有玩這個了,特別新鮮。

  煙花點燃,在天空中炸出一朵朵絢麗的煙火,照亮了夜空。

  “誰家在放煙花,最近天氣熱,注意防火!”不遠處的大喇叭傳出聲音,這是老村長的聲音。

  剛好放完,聽著聲音的老爺子忍不住笑了笑,讓吳燁去檢查一下,最近確實炎熱,要注意防火。

  “今很多地方都失火了,干燥的很。”老爺子喜歡看新聞,十年如一日的每天七點就等著看新聞。

  對于吳燁這種新聞的都不看的人,老爺子很是唾棄,都不關注大事情。

  老吳倒是看,不過都是手機看,而不是在電視上看,他看的更多的是商業新聞,誰誰誰又破產了,誰誰誰又有了新科技突破那種。

  吳燁和凌晨都是跟熱點,看的東西就只是最近發生的。

  “吃月餅!八月十五,闔家團圓,吃完月餅,以后也團團圓圓,健健康康。”老太太把月餅分給大家。

  月餅是凌晨買的,一盒就幾個,還貴的不行,她們公司每年都要定月餅給員工發福利,今年定的更多了,順帶的把吳燁的也一起定了。

  狠狠吃了一口軟飯的吳燁,還調侃了凌晨好幾天,錢也沒有出,員工福利倒是整到手了。

  就是犧牲了一上償還債務。

  換成以前的話,老太太會自己做月餅,那種老款的月餅,吳燁吃的少,今年聽說他們帶了,就沒有做月餅了。

  “小巧,看著精致,和宮廷點心似的!”老太太吃了一口水果月餅,感覺挺新鮮的,海鮮的,餡料的都吃過,水果的還是頭一次吃。

  老吳他們也會帶一些月餅回來,特別是他們年紀大了,帶的就多了。

  軟糯的月餅,吃起來不費牙,老太太挺喜歡的。

  “奶奶,我回去給您定點點心,到時候快遞過來!”凌晨坐在老太太身邊,老太太總喜歡叫她挨著自己坐。

  吳太太坐一邊,她坐一邊,老太太喜歡和她們說話。

  “那不用,吃不了多少!”老太太搖搖頭,不用專門賣糕點,她自己都會做,就是麻煩。

  凌晨默默的記下來,準備回去以后,找糕點店定制一些,老太太喜歡吃這種,就多買點。

  老吳把酒打開,酒是老爺子自己的,專門一個地方存酒,好酒很多,以前就喜歡買點屯著,現在不少酒以及存世很少了,他這里還有。

  今天開的,是一瓶三十多年的醬香酒,香氣撲鼻。

  “爺爺,給我也來點啊!這酒真香!”吳燁聞著酒香,也想嘗嘗看是什么味道。

  老爺子還沒有同意,老吳就同意了。

  “小孩子喝什么酒!”

  吳燁:“......”

  雖然平時不喝酒,但是吳燁還是能喝點的,只是酒量不好而已。

  “娃都要結婚了,咋還是小娃?喝點怎么了?怎么了?就你管得多,人家晨晨都沒說什么!”老爺子把瓶子搶過來。

小書亭  拿著小酒杯,給吳燁倒了一點,不過沒倒多少。

  老太太和老吳也有,不過都是小杯,酒量都不是很好,但是又能喝點。

  “看我干啥,想喝你就喝唄,陪爺爺和叔叔喝點也行!”凌晨注意到吳燁看她,立馬回答道。

  老太太要是不知道情況,還以為她是妻管嚴呢,凌晨可沒有限制他這些。

  吳燁不爛酒,也不酗酒,平時難得見到他喝酒,也沒有見他醉著回家過,喝酒也不撒酒瘋,這點挺好的。

  桌子上,放著一只烤的金黃的烤羊,凌晨拿著刀開始剃羊肉,給老太太和老爺子弄好,又給吳太太和老吳弄,最后才是她自己的。

  至于吳燁!

  沒長手?

  除了烤全羊,還有羊湯,各種炒菜,鹵涼菜,湯等等,相當豐盛。

  雖然這個季節,不太合適吃烤全羊,天氣有些熱了。

  但是香味兒撲鼻而來的時候,往往就不會考慮合適不合適這個問題了。

  每次他們回來以后,老太太都是這樣準備,就像是他們在外面飯都沒有吃好過,都是往最豐盛的方向準備。

  沾了點辣椒,吳燁把羊肉吃掉,眼睛落在一盤螃蟹上,順手拿了一只大閘蟹,吳燁極其熟練的打開,開始吃起來。

  老太太和老爺子都已經動快子了,吳燁才開始吃。

  吃著小羊排,喝著果汁,吳燁很喜歡這種愜意的生活,簡單,沒有糟心,輕松,沒有壓力,而且還快樂。

  其實農村也沒有什么不好,可能沒有城市繁華便捷,但是城市也沒有農村輕松安寧。

  看著天空中的皎潔月亮,吳燁舉著杯子,慶祝中秋節。

  烤了好幾個小時的羊肉,外層酥脆,內層鮮嫩,吳太太調出來的燒烤料,噴香上頭,一口咬下去,口齒生津。

  凌晨就逮著羊肉在吃,偶爾來一口羊湯,美滋滋的。

  “多吃點!”老太太笑著說。

  能吃是福,她這個年紀的人,沒辦法接受節食減肥這種理念,能吃才健康,多吃才體質好,就是老太太他們這些老人家的想法。

  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凌晨拿過紙巾擦了擦嘴,又切了一塊小羊排,啃的無比快樂。

  “現在啊,家里就缺兩個吵吵鬧鬧的孩子。”老太太有些感慨。

  說道這個話題,老爺子的憧憬也被打開了,想到孩子滿院子跑的場景,他就覺得很幸福。

  含飴弄孫已經過去了,再來個曾孫也好,趁著他們身體還好,以后還能多看看曾孫。

  “家里有孩子就熱鬧了,不然差點氣氛!”老爺子說道。

  和他同樣年紀的老頭,有些都當曾爺爺了,他還是在爺爺這個位置待著沒動過,很多人,結婚比吳燁和凌晨早就見過這個場面了。

  對于催孩子結婚,老爺子也不能免俗,聊著聊著,就開始說早點結婚,早點生娃的好處了,旁敲側擊的提醒著,讓他們加把勁。

  “快了,結婚了以后,就準備!”吳燁看了看凌晨:“聽到爺爺奶奶說的了吧,就拜托你了。”

  凌晨:‘......’

  她一個女生,不好參與到這種話題里來,凌晨只是白了他一眼,就開始繼續吃東西,她發現,這種烤羊,味道是真好。

  沒有回答也算是默認了,心里的答桉和吳燁的差不多,只是不好說出口。

  今年過完以后,她也要踏進婚姻的殿堂了,想著穿著婚紗,吳燁來娶自己的樣子,凌晨莫明覺得很幸福。

  “回頭多生幾個,您就滿屋子帶孩子吧!”吳燁笑了笑:“到時候都帶不過來。”

  “多生都給你帶下來!”吳太太回答了一句:“你別到時候,就只要一個就行了。”

  家里人少,孩子多才旺,帶不帶得下來,她自己操心,吳太太可不怕這個。

  幾個孩子的話,家里得多熱鬧?

  想想都美!

  “奶奶,您別看我啊,吃東西,看的我不好意思!”凌晨忍不住回答。

  老太太哈哈笑。

  氣氛很好。

  如果吳燁沒有對象,這次回來,估計就是另一個場面了,到時候,就是一個個的催他找對象,或者今天都去相親去了。

  還好找的快,把這種可能性提起扼殺在了萌芽里。

  那些沒有對象的日子里,確實難熬,男生到了二十出頭,父母就像是擔心他們找不到對象一樣。

  偏偏大部分二十出頭的愛情,又不穩定,不一定能走到最后。

  魔都那邊,小區里就有一對情侶,談了好幾年以后,分手了,女生轉頭嫁給了樓上的鄰居,那一家人尷尬的不行。

  “國慶節的時候,我們準備回去蜀州一趟,過年的時候,可能也會在那邊!我就不回來過年了!”吳燁想了想,說了一個大事情。

  老爺子和老太太完全沒有意見,吳燁是去辦事情,不是去玩的,

  把老丈人那邊談妥了,明年才能結婚,后年才能抱曾孫,去,待個十天半個月都行啊!

  這個事情上,長輩意見一致。

  明年結婚就好了。

  凌晨還怕他們有想法呢,發現他們都沒有意見,悄悄的松了一口氣。

  他們都是獨生子女,其實就是組合一個新家庭,凌晨并沒有考慮自己是嫁人怎么樣,吳燁也沒有考慮娶媳婦就怎么樣。

  新家唄!

  然后大家就挨著小家,大不了就是房子的事情,又不差那點錢,凌晨甚至覺得是毛毛雨而已。

  “找個合適的地方,多買幾套房子,到時候住在邊上,平時有事情也近!”吳燁說道。

  這個問題不能讓凌晨說,得吳燁自己說,凌晨說就不一樣了,再說這是吳燁家里。

  其實吳燁也知道,凌晨更想單獨和他住,又不想離爸媽太遠,就是這樣的想法,吳燁你那個理解。

  這種做法,父母大概也能理解。

  就像是吳燁和凌晨爸媽住,長期肯定要有矛盾,多少不論,反之一樣,住得近,有個小空間,這樣就很好。

  “你媽這么賢惠溫柔,最開始和我們住的時候,還不是有矛盾,后來,這些問題都解決了,住一起總會鬧的,分開也好!”老太太思考片刻,就第一個同意了。

  說的也是真的,以前確實也鬧過矛盾,人非圣賢孰能無過?

  吳燁都在考慮這個問題了,就說明小兩口已經商量過了,而且已經有了結果,做父母的,只需要考慮這個結果對不對就行。

  顯然,住在隔壁,分開住,方便還不吵架,挺好的。

  “有那個錢留著吧,我和你爸開車過去也方便。”吳太太回答:“實在是不方便再說。”

  她還是覺得賺錢不容易,吳燁事業才穩定,錢不用花在這些地方,有娃了,他們肯定帶,大不了她帶白天,藍總裁帶晚上。

  “那些您都不用考慮,我們自己解決就行,花不了多少錢。”吳燁回答。

  老爺子和老吳沒有說什么,他們本來就是那種想的周到的人,也能理解吳燁和凌晨的想法,年輕人嘛,自由慣了。

  和老人住也好,父母住也好,短期還行,長期不行。

  孩子能跑了,轉頭就能自己去隔壁外婆家,奶奶家,也挺好的,父母也不會孤單。

  老爺子想的是,自己可能不習慣城市,但是兒子兒媳婦他們能習慣,至于自己和老伴,都幾十歲了。

  一段時間一段時間住唄。

  他可不缺錢,老爺子手里可能并沒有一兩千萬,幾百萬是有的,再加上他好東西很多,值錢的好東西更多。

  劃拉出來,都是幾個億的東西,只是收起來了而已,說他是隱形富豪也不為過。

  如果買房子,他也出點,不為了別的,不能把壓力全給吳燁,老爺子默默的尋思著。

  “都想到以后了,這樣挺好的,不能什么都只考慮眼前,也得考慮未來,日子總要多打算!”老太太看了看凌晨:“你們要是過得幸福,我們也放心。”

  單純的想法,并不復雜,老人的想法無非就是孩子過得好,過得幸福。

  凌宇也是這樣說的。

  “把幾套房子的圍墻拆掉,就有很大的面積了,吳燁說種上草,修個籃球場,修個小足球場,沒事帶著孩子踢足球,再開個小菜園,叫他們種菜!”凌晨笑著說道。

  這是吳燁說過很多次的話,買房子一定要有很大的花園面積才行,三個花園就能連成大花園了。

  一套房子五百平,三套也有一千多平呢!

  “想的到是很好!”吳太太說道:“以后叫他帶的時候,他就知道多累了!”

  現在想要孩子,孩子三歲以前都是最磨人的,到時候就知道喊媽媽了。

  隔壁鄰居家就是這樣,新媳婦兒不會帶娃,兒子也不會帶,孩子嗷嗷叫,小兩口也嗷嗷叫,最終只能喊媽!

  孩子哭了!喊媽!

  孩子尿了!喊媽!

  孩子拉了!喊媽!

  召喚媽媽!

  吳燁能比隔壁小伙好到哪里去?一樣的估計也是媽媽召喚打法。

  國內就是這樣,關于孩子,還是得依靠媽。

  她剛生吳燁的時候,也是婆婆幫忙照顧了大兩個多月,就學著自己帶孩子,最后都是她自己搞定。

  逼的沒辦法,找人學,找人問,找朋友幫忙。

  吳燁還是家里的獨子,老太太稀罕,硬生生兩月照看著,沒下地。

  “你以前帶他的時候還不是一樣的,啥也不懂,也慢慢學會了,這不長的高高大大的。”老太太看到凌晨好奇的眼神,忍不住笑了笑。

  指了指吳燁:“他啊,小時候白天不醒,晚上不睡,折騰人,你阿姨被他熬哭了。”

  “又有點身體不好,總是拉稀,你叔叔最開始洗尿布,直接吐了一地。”

  “后來,越長越壯實,就是不戒奶,吃飯也吃,奶也要吃,不給吃就哇哇哭。”

  吳燁:“……”

  他那記得這些,老媽都沒有說過,老吳還給他洗過尿布,他自己那時候就是個嬰兒,怎么可能知道?

  居然還吐了啊?

  老太太翻出來的往事舊賬,凌晨似乎格外感興趣,大眼睛里全是好奇。

  “奶奶,后來呢?”凌晨問道。

  老太太給她夾了菜,微微帶著酒氣的說道:“那么大了還吃奶,你阿姨都很無奈,后來就想辦法給他戒奶。”

  “吃飯的時候,他不吃奶,要給他戒掉,他可能才發現跟本離不開,哭的撕心裂肺的。”

  “找了點苦膽,給抹上,哭的他不知所措,隔幾分鐘,又嘗一口,又哭,又嘗,還是苦的。”

  “哈哈哈!你都不知道,當時那個疑惑又討喜的樣子,看這可好笑了。”

  吳太太也跟著笑起來。

  戒奶的吳燁,很疑惑為什么說苦的,她也不說,吳燁喊媽媽要喝奶,她也同意,然后就看著他哭的皺眉哭泣。

  偏偏吳燁固執啊,戒了半個月才戒掉。

  后來,就一直吃飯了,他已經是喝奶喝得長的孩子了,那時候吳太太瘦就是因為他,營養不夠。

  “別說了啊!我聽著都尷尬!”吳燁抗議。

  不過抗議無效,這些都是老太太閃閃發光的記憶,她那時候要帶吳燁的,經常都是她帶。

  “這臭小子,第一個喊的可不是你阿姨,而是我,成天奶奶奶奶喊,去哪里都要一起去,黏人的很。”

  “不過啊,小時候就孝順,有小餅干,也知道給我吃,有肉也知道給我吃,別人都夸他孝順。”

  “頭一回打架,還是因為別的孩子說我們家老頭子壞話,說什么他為富不仁?對吧老頭子?”

  老爺子點點頭。

  那都吳燁好幾歲了,他也是那時候算上剛發家,活兒越來越多,錢也越來越多。

  孩子出門玩一趟,差點給人家把耳朵咬掉。

  小崽子狠的不行,回來嘴角邊上都是血,給他們嚇得夠嗆。

  的一句話就是:爺,我咬人了!

  老太太還以為是他磕著了,結果沒多久,人家就找上門了,賠了一百多塊錢。

  一百多塊錢,他攔著不讓給,喊人家瓜慫,說罵他爺爺了,該挨揍。

  奶兇奶兇的。

  最終還是賠錢了,畢竟人家有傷,又是沾親帶故的關系。

  “后來打架就不和家里說了,怕賠錢,不過經常回來衣服破了,都是額給他補的。”

  “皮猴一個。”老太太說道。

  吳燁:“……”

  后來,知道傷人要賠錢,打架吳燁都很注意,不敢咬人了。

  “奶奶~”

  “行了,行了,奶奶不說了!”老太太笑的很開心,吳燁很無奈。

  吃著飯,說著話,老爺子也不說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了。

  月光下,一陣陣笑聲傳來,唯一讓人遺憾的,大約就是沒有孩子的笑聲。

  晚上的時候。

  房間里。

  凌晨轉過身,用手枕著脖子,另一只手放在吳燁臉上:“弟娃兒,你好乖哦!小時候居然那么調皮唉!”

  “你說,以后我們寶寶,是不是也和你一樣,調皮搗蛋的?”

  “那我一定好好教育教育他。”

  凌晨一臉憧憬,想象著未來,想著說是兒子像吳燁那么調皮,還是閨女像自己這么漂亮。

  “我想要個閨女!”吳燁回答。

  要什么兒子,老大要姑娘,姑娘才好。

  “那我給你個閨女,你要不要?”凌晨說道。

  吳燁一愣!

  你說給就給?

  “爸爸~”

  吳燁:“……”

  唉唉唉~怎么可以這樣?真是的,怎么能這樣呢?我都沒有聽清楚。

  “再來一遍啊,我都沒有聽清楚!”吳燁說道。

  凌晨搖搖頭。

  那是不可能的,想都不要想,剛才是開玩笑的,這會兒不行了。

  玩笑這種事情,沒有開兩次的。

  “再來一遍嘛!”吳燁央求。

  不為所動的凌晨,只是笑了笑,然后搖搖頭。

  深感遺憾,吳燁決定給她多培養一個興趣愛好。

  思前想后,欲罷不能,然后自然而然就會叫爸爸了。

  “問你個問題,你最討厭我什么?”吳燁也把手枕在脖子下,鼻尖碰著他鼻尖。

  凌晨想了想這個問題。

  如果一定要討厭的話,其實并不是討厭吳燁偶爾不洗腳,喜歡光著腳踩來踩去,也不是偶爾摳鼻子,咬指甲。

  “我不太喜歡你摳門!”凌晨回答。

  吳燁:“我不是挺大方的嘛!我……屮!”

  反應過來了。

  看著臉紅的凌晨,吳燁看了看自己的手,感覺自己改不掉這個壞習慣了。

  “那你有沒有什么不喜歡的!”凌晨反問。

  吳燁倒是沒有想太多,直接說道:“咬人!”

  凌晨:“……”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