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93 阮腳蝦和贏蕩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恁這小孩兒,非話這些錢弄啥嘛!”

  “我給我爹花錢,咋呢嘛?”白菜不甘示弱的回答道。

  “恁爹....唉”

  行駛的汽車上,傳來白菜爸爸的嘆息聲,看了看腳邊的八九個購物袋,他想說點啥,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恁爹不配!

  這話他沒說出來,錢是白菜花的,衣服是白菜選的,也是白菜讓他試衣服的,只是沒想的到,白菜全賣了。

  恁小妮兒咋這敗家呢?日子還過不過啦?

  沒都買了,錢也付了,東西推掉人家要扣一部分,太黑了,他又舍不得那一份錢。

  “恁說,這衣服我能在工地上穿嗎?在家穿人家都指不定咋說我!”白菜爸爸看了看衣服,嘆氣。

  要是人家知道了,指不定說什么難聽的話。

  人總是能看人家過得不好偷著樂,卻沒辦法看著人家越過越好真祝福。

  雖不是全部,卻是很大部分人都這樣,傳出去一些不好聽的,就覺得心理平衡了。

  “啥都考慮人家,人家也不給恁養老送終,也不給恁錢使,恁管那干啥?”白菜向來都是說普通話的,這次家鄉話都飚出來了。

  開著車的洛白,一些時候就聽得很懵,有點聽不懂。

  洛白說出錢給他買衣服,白菜都沒有同意,原因就是怕他多想,結果白菜自己花錢,他還是多想。

  有時候,洛白是無法理解的,幾件衣服而已,人家能說什么?真遇到那種親戚朋友,就該斷了不要來往,那種人來往有什么意思?

  他想的很簡單,大概也想不到三人成虎是什么場面,就是知道了,他大概也不會在乎。

  但是白菜爸爸不一樣,他很清楚。

  “這不中!”白菜爸爸說道。

  白菜看了看他:“我給自己親爹買衣服,都不中?恁信不信我給媽打電話了。”

  白菜爸爸:“.....”

  想了想,他回答道:“太貴了,先放你這里!工地也不合適穿這個,恁爹就是個工人,不是老板。”

  這次白菜答應了,他是怕人家說閑話。

  以前有個同村的姐姐,在廣市賺錢了,給家里換了家具,換了電器,修了房子,被一群大媽傳的面目全非的。

  說什么在外面當j,陪人家大老板等等,人家就是開了幾家美妝店而已。

  見不得人好!

  白菜媽媽當時知道了就和她說過,沒錢就算了,有錢也要說沒錢。

  窮在鬧市無人問,日子過得很安靜,富在深山有遠親,日子過得很糟心。

  “外面三十多四十度,上什么工地?不干這個了!”白菜說道。

  白菜爸爸:“......”

  恁這妮兒!倒是會安排,不做這個做什么?一把年紀了,還能做什么?

  他搖搖頭,顯然不同意。

  其實他能不知道累?能不知道熱?偶爾也想過做個輕松的工作,但是他不能給白菜添麻煩啊!

  她又去托關系,找人幫忙,白菜爸爸就覺得是給她添麻煩。

  “工作已經找到了,過完中秋節以后,再去上班就行了,一個月8000,包吃住,太陽曬不著,雨淋不著,一個月還能休息四天!”白菜笑著說道。

  她這兩天已經想辦法把自己老爹的工作解決了,這個天氣,哪敢讓他去工地,太熱了。

  給他找了個合適的輕松點的工作,工資也很高了,對于白菜爸爸來說,肯定很不錯了。

  “找到了?人能要我?”白菜爸爸指了指自己,不自信的回答。

  可能干工地,一個月一萬多,但是那種勞累程度,一般人理解不了。

  他干了這種累活二十多年,不是沒有摸魚的的時候,也有,但是還是累出一身小病小痛的,腰經常疼。

  “要!到時候我帶您過去就行了,您別想這些了。”白菜回答。

  該說的都說好了,自己老爹還不到50,不會什么工作都做不了,有個合適的工作做著就行了。

  核心想法就是不讓他那么累。

  這些事情都是白菜自己辦的,沒有讓洛白操心,洛白覺得自己啥忙也沒有幫的上,很是復雜。

  白菜說的很清楚,沒有結婚之前,事情要分清楚,不能什么事情都混為一談,現在不需要洛白承擔她的責任。

  好幾次,和白菜爸爸抽煙,洛白欲言又止,還是沒有多說什么。

  這幾天,帶他到處玩了一下,去公司看了看,也看了一下白菜的工作狀態,他已經很放心了。

  “叔,白菜也不是小孩兒了,您就聽她的吧,她固執您又不是不知道。”洛白勸了一句。

  買衣服也好,找工作也好,白菜其實都是好心,就是缺乏了商量的步驟,洛白覺得要是多這個步驟,更好一些。

  昨天他就和白菜說過,不過白菜覺得自己爸爸不會同意,只能先斬后奏。

  父女倆都考慮著對方,又都覺得自己的想法沒錯。

  一個家庭,總有這么多小事情,所以兩個家庭湊到一起的時候,事情只會更多,更復雜。

  洛白發現,最簡單的是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加入了爸媽,事情就變得多了,復雜了,再加入孩子,只會更復雜。

  以后要面對的事情,仿佛瞬間就已經近在咫尺了。

  “行!買都買了,找也找了!”白菜爸爸回答,看著窗外的城市發楞,他在考慮工作能不能做下來。

  如果工作做不下來,會不會讓人家埋怨白菜?

  也不知道找了什么工作。

  洛白忍不住笑,本來今天他還準備結賬的,結果白菜完全沒有給他找個機會,想讓老丈人看看女婿揮金如土的一面,是不可能了。

  連加油吃飯的錢,都是白菜給的,平時已經不這樣斤斤計較的白菜,在她爸爸找個事情上,顯得格外認真。

  “叔,其實工作穩點一些也好,您看啊,工地是跟著項目走,完工還不一定能拿到全部工資,還不如旱澇保收呢!也沒那么累。”洛白說著固定工作的好處。

  白菜爸爸只是點點頭,答應了一聲,就去考慮其他的去了。

  人到中年不得已,孩子大了有主意了,他們也開始老了,以前能背兩三百斤,現在一百來斤都費勁。

  洛白開車回家。

  白菜去做飯去了,洛白和白菜爸爸坐在陽臺上,兩人中間放著一個藤條茶幾,一壺茶,一個大水壺,白菜爸爸還是習慣用他的大水壺。

  從兜里掏出一包便宜的香煙,遞給洛白一支,洛白順手點上,然后給給他也點上,很懂江湖規矩的白菜爸爸把火焰蒙住,才點上香煙。

  “叔,還想心事兒呢?”洛白看了看他。

  白菜爸爸看著遠處,一言不發。

  “我就是想,這樣閑著,我感覺不習慣。”白菜爸爸回答。

  習慣了一年都是忙忙碌碌的狀態,白菜爸爸突然沒什么事情可以做,覺得渾身不自在。

  洛白理解不了這種閑出一身不舒服的狀態,他已經習慣這種生活了,只是發現和白菜爸爸的代溝有點多。

  “非得忙點啥?”洛白問他。

  點點頭,白菜爸爸笑了笑:“習慣了,閑著容易閑出病來。”

  洛白:“......”

  他從記事起,就沒有聽說過自己老爹講這個話,反而是一直見不到頭的忙,當小老板也忙,當大老板也忙,后來當總裁了,還是忙。

  想休息都沒時間休息。

  白菜爸爸是不想休息,覺得忙起來更充實,閑著反而是不習慣。

  “中秋也快了,過完中秋節就有得忙了!”洛白回答道。

  雖然不知道白菜給他找的是什么工作,有個事情可以消磨時間,白菜爸爸估計更適應都市生活。

  如果能把他留在這里,再把丈母娘也接到這邊來,白菜估計就沒有那么多顧慮了,也放心很多。

  就算是一年半載來一次,也好過見不到。

  “我倒是想忙起來,就怕太輕松了!”白菜爸爸回答:“累點無所謂,閑著才是最難受的。”

  習慣已經根深蒂固,一時之間很難改變固有的思維,老實的白菜爸爸,干活兒都不打折扣,只有沒辦法的情況下才隨大流。

  吞云吐霧,洛白和他聊著天,說著話。

  扒拉著廚房隔斷,白菜看了看他們,才繼續回到廚房開始做飯。

  遠方。

  吳燁和凌晨還有最后的一百多公里路就到家了。

  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吳燁吃下一顆超級清爽的口香糖提神,下午了,感覺精神頭沒有上午好。

  也可能是昨天,住在古色古香的房間里,又是肚兜主圖,咳咳!

  老夫也不是不想早點睡覺,奈何小娘子.....真的是煩!

  損失慘重。

  “找個服務區睡個懶覺先,感覺沒精神,都是你。”凌晨嚼著口香糖,百無聊賴的建議,這次旅行,簡直是一言難盡。

  說走就走的旅行,往往結果不盡如人意。生活少不了沖動,只能乖乖的接受懲罰。

  “對,都是弟弟不好,人長得不好看就算了,還不知深淺,以后還望姐姐海涵!”吳燁回答道。

  凌晨:“......”

  想要反駁他一下,又感覺自己說不出來什么騷話,凌晨只好放棄。

  “趕緊的,服務區,休息!”凌晨指了指路牌。

  點點頭,吳燁答應一聲。

  “昨天在服務區都沒休息好,今天去服務區就能休息好?還不如一步到位,直接開到終點站。”吳燁回答。

  聽著他這個話,凌晨一時之間竟然沒辦法分清楚他是在開車還是在開車。

  自己理解的好像是第一層,但是他在第二層。

  “你現在除了嘴硬,還有什么?”凌晨問他。

  喲呵,侮辱我!

  小吳接受了,小小吳都接受不了這種侮辱。

  “你才該姓阮,叫阮腳蝦!”吳燁回答。

  凌晨丟丟丟打他手,吳燁把手縮回來,每次她說不過就動手,打不過就投降,一直都這樣。

  很沒有氣節,全是氣憤。

  “那你就該叫贏蕩!”

  這就很過分了,怎么能上升到人身攻擊呢?

  我哪里那什么了?起碼現在還構不成那個條件,吳燁看了看她,見她氣呼呼的,就沒有反駁。

  贏就贏吧,反正都是輸出的,輸贏怎么了?

  最終,吳燁還是找了個服務區,準備好好休息一下,免得疲勞駕駛,連續駕駛很長時間還是不行,特別是休息不夠的情況下。

  要休息好了再開車,畢竟是開高速,一不注意就容易發生事故,造成很大的意外。

  看了看導航,還剩下一百多公里,八十多公里就到收費站了,還得再開幾十公里才能到家。

  老家距離鎮上不遠,市區就有點距離了,不過開車很快。

  “剩下的路我來開唄!”凌晨看了看駕駛室的吳燁。

  吳燁轉頭看了看她,輕輕地拍了她一下:“我要和你吵架了,明明我都要睡著了!你又把我吵醒了。”

  在凌晨眼里:

  自己被吳燁揪著衣領,左邊一個耳光,右邊一個耳光,嘴角開裂,血流不止,臉也腫的和豬頭似的。

  “你打我!你居然打我!”凌晨不敢置信的說道。

  我那是拍,就是拍了一下,什么叫打你?竇娥都沒被這么冤枉過,這已經不是顛倒黑白了,這是黑白不分。

  吳燁輕輕地拍了她一下:“你看,我這明明就是拍你,什么叫打你?你講點道理好吧!”

  凌晨啪給他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

  “你還打我?你沒打過癮是不是?”她指責吳燁逃避問題。

  吳燁:“.....”

  現在的施暴者,往往都喜歡裝成受害者的樣子,明明就是她打的比較疼,自己就是輕輕地的拍了一下。

  吳燁轉身,不理她,準備補個覺,一口氣開車回家。

  他旁邊,凌晨則是去了服務區的超市,剛才就是和吳燁開玩笑的,其實也不是打他,就是鬧著玩,知道吳燁要補覺,她就不鬧了。

  駕駛室。

  八爺認真的看了看吳燁,又看了看遠去的凌晨。

  “大哥,這你都能忍?”八爺就在旁邊站著,目睹了這一切,發現大哥被欺負的很慘,它卻無能為力。

  如果它是大雕的話,它一定不沉默。

  吳燁把帽子蓋在臉上,回答道:“不然呢,那是我老婆!”

  難道還打她一頓?

  “莪老婆,不慣著!”八爺斷斷續續的回答。

  他揮揮手,讓八爺不要打擾他休息,它根本分不清楚,什么叫鬧著玩,也不知道什么叫打情罵俏。

  就知道吳燁沒有還手,開玩笑,哪能真打她呢,就是開玩笑的。

  “你不懂!不要打擾我睡覺,安靜點!”吳燁說道。

  他真困了,想了想,還是鉆到后面的臥室里睡覺,在駕駛室睡覺不舒服,位置太窄了。

  吳燁離開了,八爺看著從超市出來的凌晨,默默的不說話了,一見凌晨人鳥慌,八爺深知自己不是凌晨的對手。

  它太弱了。

  哪怕是打得過其他的八哥,也打不過凌晨的拳頭,凌晨還動不動就拿著菜刀架在它脖子上。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八爺閉目養神,讓自己看起來人畜無害。

  告密鳥和自閉鳥,八爺選擇了當告密鳥。

  回到車上的凌晨,在駕駛室沒有看到吳燁,又去臥室看了看,發現睡著的吳燁以后,凌晨把吳燁的鞋子脫了,然后才把空調打開一些。

  坐在外面的沙發上,拿著手機看新聞,腳下踩著星星的后背,愜意的喝了一口奶茶,她才知道,服務區也能賣奶茶。

  看著導航地圖,凌晨眼睛閃了一下,去駕駛室坐著,準備開著車出去離開,吳燁睡著了,沒有吳燁在旁邊叨咕,凌晨順利的開到了加油站。

  至于吳燁,還在后面睡得正香,凌晨開車的時候,他都沒有醒過來,包括加油的時候也是一樣。

  就這樣,凌晨偷偷摸摸把車開到了市區,穿過市區又把車開到了鎮上,吳燁起來的時候,擦了擦眼睛,看了看手機時間。

  “臥槽,都已經四點了!媳婦兒,我們趕緊出發了!”吳燁火急火燎的穿好鞋子,到了駕駛室,就看到吃著棒棒糖的凌晨。

  聽著重金屬音樂,吃著棒棒糖,時不時的搖搖肩膀,抖抖腳,相當的怡然自得,又顯得輕松愉快。

  回頭看了看他,凌晨揚了揚下巴,讓他看看外面,還彈了一下舌頭,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望向窗外,吳燁發現特別的熟悉。

  “你怎么不叫醒我呢?自己一個人開車,我多不放心啊!”吳燁說道:“不過我媳婦確實是厲害,都快到家了!”

  她自己一個人開,居然就快把車開到家了,吳燁睡飽了,凌晨也擔心接下來的路不熟悉,就沒有再開了。

  給了吳燁一個白眼,凌晨看了看他:“要不要買點東西回去,感覺帶的禮物好像不夠!”

  凌晨剛才路過的時候,看到超市都開著門的,趁現在還沒有打烊,可以去買點東西回家,禮物太少了,顯得不夠尊重。

  搖搖頭,吳燁覺得不用再買什么,家里應該買了少東西,特別是老太太在家,不會短缺凌晨的吃的,肯定都給她準備的差不多了。

  “就這樣吧,帶的東西挺多的,買太多了沒必要的!”吳燁回答。

  系好安全帶,吳燁把導航關上。

  好奇的看了看他,凌晨笑著說道:“記得這么熟?”

  “回家的路,閉著眼睛都能找到。”吳燁回答。

  房車行駛在縣道上。

  路過的車輛里,時不時有車主好奇的看看他們,似乎有些好奇,房車為什么會開到這個地方來。

  并沒有什么景點的鷹咀溝,坐落在兩個縣城之間,屬于是不起眼的其中一個村落而已,沒有什么突出的。

  唯一要突出一點的,或許就是村里的果樹很多,這些年,很多莊稼變成了經濟作物,類似水果和其他的高產糧食。

  一路上都可以見到很多荒廢的土地,沒有人居住的房子。

  公路兩邊的房子很多,凌晨還在夕陽的余暉里,看到了想象中的窯洞,就是門扉打開,看著黑漆漆的,和恐怖片似的。

  就像是層層土壘起來的山,顯得很高,植物并不是電視里那么少,也能看到大片的綠色植物,還有山林。

  一眼望去,景色奇異。

  “我說我是窮山溝的,沒騙你吧!”吳燁開著車,轉頭看了看凌晨。

  凌晨對他笑了笑,她倒是還挺喜歡這個地方的。

  路邊的人家,很多都是三層的小洋樓,或者兩層的房子,看起來很鄉土,都是一個個院子加房子的格局。

  不少房子門口,還停著汽車,多是普普通通的款式,畢竟,能開個二十萬的車,在這個地方,也算是有錢人家了。

  “挺好的,我覺得沒有你說的那么離譜,這路不是修的挺好的嘛!”凌晨喝了一口礦泉水,看著從旁邊呼嘯而過的轎車:“就是開車快了點。”

  當地人,大概是熟練度拉滿了,開車的時候速度很快,而且過彎都敢超車。

  吳燁早就知道這種情況,他開的并不是很快,遇到有車的時候,都是讓人家先過,反正離家不遠了,他并不著急。

  “這一路上,其實好幾個村子,不過就我們村子最大,人也最多。”吳燁和她講著一些以前的故事:“這家一個男生,以前和我打過架的,不過沒打過我。”

  聽著吳燁說起某年那些某件藏在記憶里的事情,凌晨忍不住笑起來,這個地方,其實藏著吳燁的很多記憶。

  馬路邊上,三三兩兩的小孩,拿著玩具,或跑得滿頭大汗,或笑的很大聲,想來,吳燁的童年也是那么快了。

  農村,往往能得到更完整的童年,因為父母也不會管你那么多,就像是放養一樣。

  年齡到了,就送你去讀數,你自己也知道該讀書了,會很期待,而不是很排斥,跟著小伙伴就去學校了,迷迷糊糊就上到了二年級。

  “我們那時候,村里孩子特別多,上學就在這里,這是小學,我們村里的孩子烏央烏央的。”吳燁把車停在路邊,看了看其中一棟老建筑。

  土墻斑駁,很多泥塊掉下來,已經變成了危房了,不遠處,也修好了新的小學,中國地方,也有吳燁的回憶。

  可惜,沒有多少,就去了魔都。

  夕陽下,吳燁看著很多帶著記憶型號的痕跡,有些感慨。

  “媳婦兒,其實這邊,很多人都已經把窯洞拆除了,雖然沒有補助多少錢,但是也是好幾呢,但是我爸一直不同意拆我們家的窯洞,你知道為什么嗎?”吳燁拉著她,站在高處吹風。

  晚間的風,來的又快又急,不多的汗水,都被迅速吹干。

  “記憶吧!是不是這樣?”凌晨拍了拍小腿:“別緬懷了,蚊子好多,咬了我兩口了!”

  后悔穿短裙了,凌晨決定里換成長褲。

  本來吳燁還準備和她聊一下其他的呢,結果蚊子太破壞氣氛了,直接讓她破防了。

  回到車里,凌晨換了冰絲的長褲,換了件衣服,把頭發放下來,拿著化妝包給自己化了個淡妝。

  美美噠女神。

  化妝,是女人最作弊的手段之一,沒有丑的女生,只有不會化妝的女生,這話廣為流傳。

  “怎么樣?好看嗎?”凌晨問他。

  “問這種白癡問題,你應該說:我是不是要低調一點!不過你這個情況,實力也不允許。”吳燁回答。

  凌晨哈哈笑。

  “會說話!我喜歡!”拍了拍他肩膀,凌晨看著遠處的村子:“弟娃兒,出發,等我搞定了爺爺奶奶,我想辦法把你賣個好價錢!”

  多少有點忐忑的凌晨,還是把話說的信誓旦旦的,雖然不知道吳燁爺爺奶奶會不會不喜歡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這頭小老虎,她要定了,誰都留不住。

  在她陽光的笑容里,吳燁也忍不住笑起來,雖然不知道凌晨為什么又自信滿滿了,吳燁開著車,往村里靠近。

  其實都可以看到輪廓了,并沒有多遠。

  開了幾分鐘,就到了位置,吳燁家位于村子的中間部分,門口不遠處就是村里的娛樂中心,一個小廣場。

  很多老太太帶娃,曬太陽,年輕人打球都是在這里。

  村里的小賣部,也是在這個位置,一條路就可以直接到家門口。

  “這么大?”凌晨看著近光燈照出來的場景,先看到一個大花園,路是從花園旁邊開進去的,還能看到停了一輛轎車。

  一棟房子佇立在花園后,門口是大塊水泥地板,屋子前的燈光亮起,門口站著幾個人影。

  凌晨認出吳太太和老吳了,他們旁邊應該就是吳燁的爺爺奶奶。

  看站姿就知道,老人家很精神。

  隔壁家的房子距離著十幾米,看著燈光,隔壁的隔壁也有房子,吳燁說村子很大,確實是很大。

  把車停在轎車后面,吳燁熄火,看了看凌晨,凌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笑的更加自然一點。

  “準備好了沒有?”吳燁說道:“沒事,還有我在呢!不知道說什么就給我使眼色。”

  凌晨呼了一口氣,微笑沒有變:“豁出去了!”

  忍不住笑,吳燁把車門拉開,凌晨也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爺爺,奶奶!孫媳婦兒我給你們帶回來了!”吳燁高聲喊道。

  凌晨:“......”

  差點沒站穩。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