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91 老婆大人,為何一言不發【7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八爺連干糧都沒有帶,就一起上路了。

  吳燁很擔心某天鳥丟了。

  一路開著房車,往高速路入口開去,看著旁邊低矮的汽車,吳燁有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靠著椅子,凌晨把腳伸直,推了一下墨鏡,看著汽車液晶屏上顯示的室外氣溫,腦子里冒出一個極地冰川融化的畫面。

  “你說要是冰川都化了,我們應該怎么辦?”凌晨突發奇想。

  偶爾的情況下,其實她腦洞也挺大的,和吳燁差不多,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開著車,吳燁回答道:“我們可以站在愛情的巔峰,去嘲笑死神的無能!”

  向來喜歡吃狗糧的吳燁,看短視頻都是看愛情關鍵字的,那些站在死亡邊緣,用力擁抱的畫面,真的很震撼。

  真的跑不掉,就在原地擁抱,是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凌晨詫異的轉頭看了看他,反駁道:“很多人的愛情可以信誓旦旦說出來,但是沒辦法生離死別都在一起。”

  “你說的不對。”吳燁準備和她理論一下。

  網址htTp://m.26w.c

  他的愛情觀,很天真純粹,對女朋友的態度和相處方式,很大程度是受父母的影響。

  在吳燁眼里,愛情這種東西,沒有雜質的水晶一樣。

  凌晨覺得感情是顏料,可以混合的,而且能混合成新的顏色。

  “對對對,你說的都對!”凌晨回答。

  卷著一張白紙,凌晨叼在嘴里,像極了那些抽煙的妹子,酷酷的。

  吳燁:“.......”

  不聊了!今天我要是和你說一句話,你兒子跟我姓。

  大概是假期的原因,上高速的車很多,車多了,速度提不起來,吳燁也只能跟著前面的車輛慢慢挪。

  一直到看到高速入口,車速才提起來了。

  走人工窗口的吳燁,看到了一個想蹭ETC的家伙,可惜沒成功,尷尬的退回來了。

  “開累了就和我說啊!換我來開!”凌晨提醒他。

  吳燁沒有和她說話,凌晨哈哈笑,似乎想到什么了,笑的很開心。

  遍地攝像頭的高速路上,開車毫無體驗感,房車提速也趕不上轎車,只能看著人家的尾燈消失不見。

  星星坐在沙發上,狗爪子搭在茶幾上,看著外面的景色流逝,它似乎很開心,吐著舌頭,表情喜悅。

  八爺在一個單獨的衣架上,時不時看看吳燁,作為一只鳥,其實它也沒想過這輩子還能坐車。

  就像是鯊魚,這輩子沒想過能吃羊,但是總有貨輪會丟下死羊到海里。

  “老公,陪我說說話。”凌晨喊他。

  吳燁:?

  你說什么呢?

  轉頭看了看凌晨,吳燁疑惑的問道:“你說什么?”

  “我說讓你陪我聊聊天!”

  “前一句!”吳燁提醒她。

  平時沒有喊過嘛?好像有吧?

  稱呼這種事情,好像也不容易記住,喊名字,喊弟娃兒,喊你,沒喊過老公?

  她是記得有的。

  “你再喊一聲,我陪你聊天啊!”吳燁說道。

  凌晨忍不住笑,哎,就不!

  你越期待,我就越是不說,就喜歡看你想要又得不到的樣子。

  “你這人,沒意思!”吳燁繼續開車。

  耳邊都是凌晨的笑聲,吳燁感覺挺郁悶的,突然想聽她喊一句老公而已,居然這么難。

  “你不就是想聽我喊老公嗎?我就不喊!”凌晨回答。

  逗吳燁比逗星星可有意思多了,屬于是凌晨的快樂源泉之一,另一個就是斗牛了。

  她是斗牛士,哪怕是大部分時候,都被牛頂翻。

  “大哥,她不叫我叫!”

  “老公!”

  耳邊響起八爺的聲音。

吳燁和  很是無語的吳燁什么都沒有說,凌晨忍不住笑,差點從椅子上笑掉下去。

  八爺每次開口,都讓吳燁有種讓他在鍋里漂浮的沖動。

  “答應啊!”凌晨哈哈笑。

  沙比才答應,八爺什么都不懂。

  旅程開始,路過第一個服務區,吳燁把車停好,拉著凌晨去上廁所,順便買點東西。

  超市里,凌晨拿了一盒巧克力,和吳燁說道:“老公,我要吃這個!”

  愣了幾秒,吳燁點點頭,從旁邊多拿了一盒:“吃,多吃點!”

  別說,這種大庭廣眾之下,有人喊老公的感覺,真的很上頭。

  平時在家,悄悄的喊,就沒有這種感覺,起碼沒有這種靈魂愉悅的體驗感。

  “老公,你要不要口香糖?”

  “要!”

  “老公,買單!”

  “好嘞!”吳燁爽快的買單。

  逐漸迷失在一聲聲老公里,讓人上頭的很啊!這個上頭女,真的太會找弱點了。

  拉著她出了超市。

  吳燁忍著的說道:“以后在外面就這樣叫我,不要改了!”

  凌晨忍不住笑,點點頭答應,這不是什么不能達到的要求,早喊早習慣,就這點快樂了,總不能給他扼殺了。

  她好像確實是第一次在這種外面的場合喊老公。平時都是在家里,或者飛升的時候。

  “咦,我們車旁邊,也停了個房車!”凌晨指了指他們的車子旁邊,又停了一輛房車,他們來的時候還沒有。

  挽著吳燁手臂,靚女走到哪里都很收割回頭率,人好看,身材也好,類似凌晨這種男女通殺的姑娘,被她挽著,吳燁總能收獲很多嫉妒和高估。

  那家伙不知道得多有錢,那家伙肯定很有錢,那女的肯定是看上他錢了,這種竊竊私語,經常聽到。

  “外面開始熱起來了,先里吧!”拉著她往回走,吳燁看了看她的腿:“要不要給你擦點防曬霜?”

  凌晨給了他一巴掌。

  上車了才發現,隔壁的房車里,居然是兩個老人家,看年紀應該不年起了,剛打開窗戶,擺著菜在吃飯。

  這個年紀還能開車?

  “真好!”凌晨說道。

  滿是歲月沉淀痕跡的愛情,總是讓年輕人羨慕的,相濡以沫這個詞,大概是對愛情最美好的詮釋。

  因為沒有,所以羨慕,因為羨慕,所以期待。

  或許是看到他們了,兩個老人對著他們笑了笑,吳燁和凌晨也回應了一個微笑。

  遠處,拿著攝像機的女生,恰巧拍到這一幕,她看著照片,臉上帶著從未有過的滿意,迅速回到旁邊的SUV里,把照片洗出來。

  “您好,剛才拍到了一張照片,送給你們!”他敲了敲車門,吳燁探出頭的時候,她把照片遞過去。

  又把另一張照片給隔壁的老人家。

  吳燁說了句謝謝,他很喜歡這張照片,拍的很好,凌晨拿著照片,看了好久。

  他們眼里是羨慕,對面的老人家眼里是回憶,一張照片,兩輛房車,就像是輪回,年輕和年老對比,一樣的地方,是幸福。

  “走吧!今天到第一個目的地!”吳燁把安全帶系好。

  點點頭,凌晨把照片收起來,給吳燁喂了個口香糖。

  吳燁老家。

  老爺子坐在門口,旁邊放著一個小桌子,上面擺著泡好的茶,另一邊放著一臺電風扇,坐在搖椅上的老爺子,把手機放在一邊,聽著戲曲。

  怡然自得,優哉游哉。

  老太太在做虎頭鞋,這是她年輕的時候和一個朋友學的手藝,做給小孩子,寓意好,就是眼神沒有以前好了,做起來吃力。

  “明天去買點菜回來,兒子他們肯定要回來過中秋節的,準備點月餅。”老太太一邊低頭銹鞋子,一邊說這話。

  時不時的拿著針,在花白的頭發里劃幾下,又繼續開始繡。

  坐在搖椅上的老爺子搖搖頭。

  “他們回來都是大包小包的,打個電話讓他們路上順便買一下,拉回來就行了。”老爺子回答了一句。

家里蔬菜水果都有,肉也有,雞鴨直接逮就行了,要吃烤全羊都可以從羊圈里拉出來殺,能買點啥  他覺得什么都不用買,人回來就行了。

  “你就懶死吧你!”老太太氣呼呼的說道。

  “額捶你你信不信?”老爺子吹胡子瞪眼,不過躺著沒有動彈,就是說說。

  根本就不怕他,老太太自顧自的繡鞋子。

  想說點什么,老爺子想了想還是算了,不和婦道人家計較。

  “打電話給兒子,問一下大孫子回不回來!回來讓他把對象帶回來看看。”老太太想到這個問題了。

  她就只看過照片,根本沒有見過凌晨本人,一個很俊俏的女娃,和小仙女似的。

  一直想見見,不過吳燁沒說什么時候帶回家來。

  “你自己打不就行了,額打你打有啥區別?”老爺子指了指手機:“聽曲兒呢!”

  要打也不急這一時半會的,他難得這么悠閑,好好聽聽曲兒。

  兒子都要回來,孫子能跑多遠,打電話叫他回來不就行了?就是他對象不一定有時間。

  大戶人家的閨女,忙啊!

  “什么事都干不了是不是?這也不干,那也不干!”老太太說道。

  老爺子:“......”

  很無奈,老爺子只好拿著手機,給老吳打了個電話過去,他們要后天回來,吳燁和凌晨已經出發了。

  得到確切的消息以后,老太太才滿意的笑了笑。

  “我得把床鋪好,家里沒什么零食,明天得去買點,不然孩子回來沒什么吃的,把家里收拾一下。”知道凌晨要回來,老太太頓覺很多事情需要做。

  好在家里的床單被套都有新的,就多準備點吃的就行了。

  人家姑娘來,也不知道習不習慣這個環境,該準備的得提前準備起來。

  “還有兩天他們才到,自己開車來的,你操心個啥?明天再整都行!”老爺子提醒她,讓她不要考慮那么多。

  老太太覺得他懶得很。

  在外面說,家里牲口多,自己在家不放心,回來就變了,懶得不行。

  “人家是第一次來家里!”老太太腔調。

  “好了,別念了,我明天去買!”老爺子認輸:“再說額捶你了。”

  看著不遠處的太陽,熱浪滾滾。

  摘個天氣,誰想出門啊,明明打個電話就解決問題,非要出去,摔倒都得整個二級燙傷。

  額的個神,熱的要人命!

  今天最熱的時候,已經四十度了,這個天氣,他是不愿意出門的,得瘦兩斤回來。

  老太太繡了一會兒鞋子,又拿著掃帚開始掃地,她似乎不怕熱一樣,把院子掃干凈,才回到屋子里,又把屋子掃干凈。

  清理了雜物,檢查了一下家里的吃的,和老爺子交代著需要買的東西,讓他一定要記住。

  做完這些,才去收拾房間。

  老爺子拿著手機記下來,把手機放在一邊,打著哈欠,閉著眼睛聽曲兒,手指放在扶手上,跟著節奏敲擊著扶手。

  老年生活,就是這樣枯燥乏味,又悠然自得。

  下午的時候。

  開了幾百公里路,吳燁和凌晨到了第一個城市,徽州范圍內的一個城市,找了個網紅露營地,兩人把車開到了一個大公園了。

  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坪延伸到遠處,不少房車停在這片露營地,很多帳篷已經已經扎好了,看著像一個個鼓包一樣。

  掛上了燈的帳篷下,大部分人都是年輕人,也有少數中年人,還在繞著車在嬉鬧,偶爾因為摔倒哭泣的孩子,幾秒鐘又止住眼淚。

  下午的太陽,剛剛落山,氣溫開始降低,沒有白天的炎熱,只有涼爽,特別是在湖邊,風吹過來的時候,很是涼快。

  還有做飯的香氣傳來,跳下車的吳燁和凌晨,兩人默契的看了一眼對方,開始收拾東西露營。

  像他們這種自己有房車的,就把遮陽棚拉開就行了,就算是一個帳篷,然后才是其他的工具。

  “看著點狗!還有你的鳥!別讓它飛了!”凌晨把八爺遞給他,開始拿其他的東西。

  狗倒是好看著點,八爺就不是那么容易看著了,它早就想飛出去了,只是因為一直在車上,沒辦法而已。

  吳燁把它放在肩上:“不能飛啊!站著。”

  八爺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吳燁。

  “大哥,俺去去就來。”的聲音還回蕩在耳邊,八爺已經飛出去很遠了,一直到吳燁再也看不到它。

  完了!鳥沒了。

  看了看手邊的星星,吳燁把繩子系好,有些擔心它也搞丟了。

  凌晨抱著一個箱子出來的時候,沒看到八爺,注意到吳燁的眼神,凌晨疑惑道:“鳥呢?”

  “飛了!”吳燁回答。

  凌晨:“.....”

  哎,就不應該把它拿出來,想著等會兒再把它放回去,先把東西搬出來,結果這樣也能飛走。

  “不讓你看著點嗎?飛了可找不回來了!”凌晨說道。

  吳燁嘆氣,希望八爺能找到回來的路,誰知道平時它聽話都是裝的,自作主張就飛走了。

  “應該會回來的,我們先做東西吃。”吳燁說道。

  看了看天空,凌晨點點頭。

  隨著時間流逝,夜晚降臨,一輛輛房車分散著,到處都是燈光,吳燁和凌晨吃著小火鍋,喝著冰飲料。

  在這個陌上的城市里,多了一種不一樣的新鮮感體驗。

  吳燁看到了很多不同省份的車牌,哪怕是這個季節,出來旅行的人還是很多,有些小團隊,幾個人湊在一起,聊的熱鬧非凡。

  “還沒回來。”凌晨看了看天空。

  吳燁:“......”

  他有種預感,八爺會回來的,男人的第六感一向很準,雖然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回來,但是吳燁心里居然不是很擔心。

  通常,有這種情緒的話,事情一定不會很嚴重。

  果然,吳燁看到了一個黑點,徑直飛來,一直飛到帳篷里,落在吳燁肩膀上。

  回來了。

  嘴里還叼著一張嶄新的錢,把錢放到吳燁手上,八爺才伸展了一下。

  吳燁:“.....”

  拿著嶄新的紙幣,吳燁彈了它一個腦瓜崩。

  晚上的時候。

  星星在地板上睡覺,八爺還是在衣架上,吳燁關上了房車的臥室門,避免受影響。

  狗子一對眼睛看著,也讓人很不自在。

  房車外的帳篷里,偶爾還能聽到一點聲音傳來,透過車窗,吳燁和凌晨看到了不少房車在輕微搖晃。

  那些不經意間亮起手機光亮的帳篷,還能看到一些重合的倒影。

  白天是露營地,晚上是露水地。

  吳燁和凌晨在窗戶邊,看著這個場景,凌晨最先臉紅,吳燁是忍不住笑起來,吃飯睡覺打豆豆,人之本能。

  吳燁看了看凌晨,凌晨假裝視而不見。

  “老婆大人,為何一言不發?”吳燁問道。

  實在是無話可說,這種場景,有生之年還是第一次見到,漫畫都沒有這么離譜。

  有些人,膽子真的很大,起碼在她看來,這是膽子很大了,反正凌晨肯定自己不敢擾民。

  喝了尖叫飲料都不敢這樣尖叫。

  “休息唄,明天早點起,逛逛就走,明天就到河州了,后天我們就到家。”吳燁把窗簾拉起來。

  看戲也看的差不多了。

  一千多公里,一天就開幾百公里,幾個小時就到了地方,也不準備趕時間,不然吳燁一天的時間就開到了。

  明天在這邊逛一下,就開車離開。

  “咳咳!你不累啊?”凌晨問他。

  搖搖頭,吳燁覺得還好,疲憊都休息好了,也沒有感覺多累,睡前鍛煉沒問題。

  “我累了。”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我看看是不是真的累了!”吳燁嘿嘿嘿笑。

  沒躲掉。

  “南方人,不可信!”

  月亮高懸,銀白色的月光灑到草叢里,給草叢染了一片晶瑩。

  車子微微搖晃,地板上的狗子睜開眼睛,鼻子嗅了一下,然后把狗爪子放在鼻子上,努力讓自己睡著。

  不知不覺,月亮的位置都變化了,車子的影子才安靜下來,靜靜的佇立著。

  大概是過了十來分鐘,影子又開始搖晃。

  好久以后。

  車里傳來吳燁的聲音:“你又困了?”

  “沃特瑪不困才不對吧?你個畜生!”凌晨咆哮。

  “小趴菜!”

  “勞資和你拼了!”凌晨受不了激將法。

  第二天的時候。

  太陽都起來了好久,他們還在睡懶覺,星星打開車門,自己下去溜達去了,八爺在附近飛翔。

  一直到手機鈴聲響起,吳燁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迷迷糊糊的拿過手機看了看電話號碼。

  發現是老爺子打的電話,吳燁瞬間就清醒了。

  接了電話,他就發現吳燁還沒有睡醒,被他說了一頓,吳燁才徹底清醒過來,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了。

  還準備去逛一下的,看來是沒有機會了。

  一覺睡到了十點多。

  洗漱了一下,吳燁拉開窗簾看了一下,很多車都已經離開了,還有不少人還沒有起來。

  “嘿嘿嘿,估計都挺累的!”吳燁把車窗打開,透透氣。

  把狗子和八爺喊回來,給它們把吃的準備好,吳燁才開始做早餐,把沒睡飽的凌晨喊起來吃了早餐,兩人開著車離開這個陌生的城市。

  除了垃圾桶里的垃圾,他們沒有給這個城市留下其他的東西。

  北方。

  游小魚和黃原逛了好幾個著名的景點,找個館子下館子。

  回來把事情辦完了,又見了不少親戚,兩人才有時間出來逛一下,過過二人世界,黃原還是第一次來北方,新鮮感十足。

  聽著電視上說的很多的北方話,看著那些不一樣的建筑,時不時的,他還拿著手機拍幾張照片。

  “莪要這個,這個,這個!”黃原指了指菜單。

  游小魚:“.......”

  你就是餓死鬼,你今天也吃不了那么多。

  習慣了吃飯的時候,多點幾個菜,黃原來這邊也是一樣。

  “吃不完,兩個菜就夠了!”游小魚說道。

  黃原:

  有看了看菜單,就這么點東西還吃不完?

  摳摳搜搜的。

  最終,還是給他上了豬肉燉粉條,鍋包肉,大肉餅子。

  看著臉盆大的肉餅,黃原有些目瞪口呆,剛才還想著為什么價格貴,覺得不劃算,現在才知道為什么價格高了。

  一個很大的海碗,裝著鍋包肉,另一個小盆似的鍋里,是豬肉燉粉條,他很慶幸自己沒有再點兩個菜。

  “吃啊!吃完!”游小魚指了指菜。

  黃原:“.......”

  估計是懸了,吃完的可能性不大,份量也太大了,光是餅子都能吃飽了。

  吃了常識的虧。

  “先吃,吃不完就打包帶走。”黃原說道。

  他想到一個事情,晚上如果出去吃夜宵的話,就不點那么多了,免得帶回去都得吃好幾天。

  引以為戒。

  已經見過游小魚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媽這些人,他倆回來的事情也辦完了,趁著假期,準備好好在這邊往幾天,就回魔都。

  就在兩人吃飯的時候,隔壁也來了一男一女,看說話的意思,是相親的場面,黃原很疑惑,相親居然直接來館子里?

  不應該找個咖啡館之類的地方嗎?

  “鐵汁,說說你啥情況吧!看你長得挺帶勁兒,第一印象還是提好的。”長頭發女生直言不諱。

  “你長得也挺牛比滴,有房有車沒存款,錢都還貸款了。”男生問道:“如果咱倆處,你得做好還貸款的準備!”

  女生:“.....”

  黃原差點笑出來,覺得過于硬核。

  “聽你這意思,就直接跨進婚姻的墳墓唄?”直接就變成婚后財產規劃了:“鐵汁,你騙我感情可以,你這咋還騙我錢呢?”

  顯然,她只能接受騙感情。

  “你咋這么說呢,那我還有房有車有腹肌,長得也還行,一米九大個兒,便宜你了好吧!你們女生不都喜歡腹肌嘛!”

  女生:“.....”

  我可你去你的吧!

  “從這出去,你別穿衣服,但凡我回頭都算是我流氓!”女生回答:“還沒處呢,你都特么盯上我錢包了,以前的扒手眼光都沒你這么好。”

  “你這自信要是用在工作上,早特么升職加薪了,還至于出來相親?”

  男生:“.......”

  “別扯那些有的沒的,你就說能不能處,給個準話!”

  “你擱著演過期幾十年的霸道總裁呢?”女生撇撇嘴:“再說吧!你這和分比不掙似的,房子是你的,車是你的,沃特瑪還得養你,和特么冤大頭似的,我考慮考慮。”

  黃原:哈哈哈!

  真挺有意思的,這說話的方式,和游小魚差不多。

  不過游小魚是以前才這樣,現在都不這樣說話了,改了很多。

  “瞅啥啊!趕緊的,吃完溜達溜達!”游小魚拿著筷子敲了敲他、

  對,就是這樣。

  以前游小魚就是這樣說話,伶牙俐齒的,黃原吵架就沒有贏過,都是輸。

  “現在相親都這么硬核嗎?”黃原問她。

  感覺一點都不含蓄,有什么就說什么,是什么想法也可以說出來,根本不考慮對方是不是聽到了會生氣。

  直面問題。

  “少見多怪,見識少就不要多說話,免得暴露閱歷水平。”游小魚嚼著鍋包肉:“簡單直接點,對大家都好。”

  本來就不是多復雜的事情,完全可以單刀直入,簡單粗暴。

  本來目的就是為了結婚和找對象,還遮遮掩掩的,人家怎么了解你?

  “這倒是。”黃原感覺自己長見識了。

  目的很明顯的在一起,是沒有愛情的,或者說愛情是延后的,只能慢慢培養。

  黃原看了看在相親的兩人,默默的祝福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以后還能新婚快樂。

  “別瞅了,吃你的餅子。”游小魚提醒他。

  另一邊的吳燁和凌晨,才剛走了一半,就被一場車禍堵在了大路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