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90 洗面奶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尷尬這種事情,也是分等級的。

  洛白就感覺自己想摳出個三室一廳,然后鉆進去,這么就嘴巴癢,非要逗白菜呢。就算是逗白菜,可以換個方式啊。

  結果,被白菜爸爸聽到了。

  那一瞬間,洛白當時就臉紅了,感覺這輩子沒遇到幾件比這更尷尬的事情了。

  能堪比這個場景的,大概就是在小區跑肚來不及在綠化帶拉稀被發現,看顏色雜志被老爹知道,課堂睡醒沒控制住牛被女同志看到。

  老丈人早不起,晚不起,起來關門還沒聲兒!

  發現洛白沒動身,白菜轉過頭看了看他:“你不是要去喊咱爸吃飯嗎?杵這里.....爸,你起啦?”

  白菜爸爸:“.....”

  這得粉末性骨折,胳膊肘才能拐道這種程度吧?

  作為一個父親,他和大部分父親面對尷尬的時候,做了一樣的選擇:視而不見。

  不然還能怎么辦?

  網址htTp://m.26w.c

  這事兒他也做過,就是沒有洛白這么傻,說的時候都不看是不是他就在背后,結果整的大家都很尷尬。

  私底下說沒什么,還沒結婚,當面說就很不好了。

  “剛起,我先去洗把臉。”白菜爸爸急中生智,準備離開展緩尷尬。

  就是又得洗一次臉了。

  “衣柜里買了新衣服,天熱出汗多,您換套涼快的,衣柜里都是。”白菜也選擇轉移話題:“昨天那套換了我等會兒洗了。”

  “那我把鞋子找出來,今天出門逛逛。”洛白迅速找到一個話題:“叔,您去換衣服,我給您把鞋子襪子找好,都是白菜提前買好的。”

  看了看身上還干凈的衣服,白菜爸爸想了想,還是決定換一套,衣服是干凈的,但是確實有汗味了,出汗多。

  “行,我換一套!”他轉身去臥室。

  白菜和洛白對視一眼,白菜氣呼呼的看了看他,下意識舉著手準備拍他一下。

  洛白立馬退后,指了指她手上帶油的鍋鏟。

  白菜:“.....”

  屮,尷尬忘了。

  換了一只手,啪!

  洛白:“......”

  有些女人,她一定要打你一下的時候,其實是逃不掉的,洛白試過,躲開了以后,她就像是有什么事情沒有辦完一樣。

  眼神里都是欠缺,總會抓著個機會來一巴掌,雖然不疼,但是她很執著,洛白也不知道這種想法是怎么來的,但是很神奇。

  女生,在某些方面就像是有全國通用模板一樣,必須睡覺要抱抱,生氣要哄哄,疼了要哭哭。

  不生氣扭不開瓶蓋,生氣掰得斷鋼筋,間歇性狂犬癥,大姨媽小可憐。

  白菜這種能打五個大漢的女漢子,和洛白在一起以后,大姨媽就變得嚴重了,就脆弱了,就需要照顧了。

  總之,她是個一星期弱女子,大半月女漢子。

  把鞋子放好,洛白還把襪子連著的線剪開,才放到沙發邊上。

  “有什么我能幫忙的沒有?”洛白看著玻璃,里面倒映出了老丈人從房間門出來的聲音,所以洛白說的很大聲。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白菜也發現了。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你等會兒陪我爸聊聊天!”白菜裝作不知道。

  兩人都沒有回頭,自顧自的說話,白菜爸爸又尷尬了,準備去陽臺看看,剛好避開開放式廚房這個位置。

  坐在沙發上的話,他們轉頭又能看到自己,白菜爸爸嘆息。

  “我覺得叔叔性格很好啊,我爸就喜歡咋咋呼呼的,雖然才見著沒多久,但是我感覺以后我們一定能處的好!”洛白說道。

  白菜:“......”

  演過了啊!

  明知道他就在背后,海還這樣,你當我爹是傻呢?

  “菜菜,我覺得叔不應該姓白,應該姓賴!知道為什么嗎?”洛白問她。

  白菜:“......”

  大哥,你可悠著點吧!

  我爸這會兒估計虎視眈眈呢,你這姓都想給老丈人改了,還問為什么?

  你丫為什么這么彪?

  白菜爸爸:為什么?為什么姓賴?

  他倒是好奇了,本來準備走的腳步停下來了。

  “我一見著叔叔吧,我就覺得他是個值得信賴的人!”洛白回答。

  白菜:“.....”

  白菜爸爸:“.....”

  這個馬屁,差點給他拍暈了,高血壓都差點拍出來了。

  他就說這臭小子臉皮厚,白菜爸爸總覺得,洛白是不是知道自己就在身后?

  “叔叔他.....”

  “我覺得叔叔這個人....”

  “說真的.....”

  洛白開始瘋狂大招,瘋狂平A!

  白菜才發現,自己找了個溜須拍馬的男朋友,而且他真的好會啊!

  沙發旁邊的白菜爸爸:“......”

  好了,他已經確定了,洛白絕對知道了他就在身后。

  不然哪敢這樣吹?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那種人設,哪有那么好?

  “咳咳!”白菜爸爸出聲提醒:“閨女,你買這個衣服還挺合身的。”

  白菜和洛白回頭看了看。

  洛白先從廚房出來,看了看衣服,又把吊牌剪掉:“叔叔,您這氣質真好。”

  白菜爸爸撓撓頭,是嗎?

  他都被夸的有點分不清楚真假了,主要是洛白太會說了,整的他很不好意思。

  “那有什么氣質,就是精神點!”白菜爸爸不好意思的回答。

  他都被洛白整靦腆了。

  “您一直都很精神的,氣質很明顯,很堅毅的那種,菜菜也遺傳到了一點。”洛白回答。

  白菜:“......”

  注意到自己老爹的表情變化,白菜深刻的懷疑,洛白學的不是土木工程,而是心理學。

  老爹被哄得一愣一愣。

  “來,叔,換鞋試試看,搭配在一起應該更好。”洛白把鞋子拿過來,放在地上。

  一身淺色的衣服,再加上西褲,皮鞋,讓白菜爸爸確實顯得很精神,只是掩蓋不在那股子樸實無華。

  這次,沒等洛白夸獎,白菜就喊吃飯了。

  小跑到廚房方便,端著盤子放到飯桌上,白菜做的早餐分量比較大,她自己胃口就打,加上她爸飯量也比較大,就洛白吃的最少。

  沒有熬粥,就是下了幾個面,加上配菜,配菜都是現炒的,再加上幾瓣大蒜,弄得很齊全。

  吃完飯,白菜準備帶老爹出去看看魔都的景點。

  可惜她還沒有學會開車,不然她自己就可以帶老爹去,不用洛白當司機。

  富力公寓。

  停車場。

  掛完電話的吳燁,在房車旁邊等了幾分鐘,一輛小貨車開進停車場,饒了幾圈以后,停在吳燁旁邊。

  戴著墨鏡,穿著制服的年輕人跳下車。

  “吳總?”

  “你好,東西都拉過來了嗎?”吳燁問道。

  今天要把房車上需要的東西都補齊,包括吃的用的,明天就出發,這次準備體驗一下血統純正的房車旅行。

  凌晨是這樣說的,吳燁理解的就是東西在車上吃,睡在車上睡,他并不覺得高速公路上有什么好看的。

  去沿途的城市看看,或許能得到不少新鮮感,回去的路上,可不是國外,大道有很多風景,漢國的高速,真就是趕路用的。

  很多車子在沒有攝像頭的地方,都是全速前進,速度能到200碼左右。

  真正的風景,都在小路上,不在大道上。

  “都拉過來了,我幫您卸下來,您點一下。”年輕人打開車廂,抱下來一個個箱子。

  就一個空蕩蕩的房車,吳燁拆開箱子看了看,在清單上打下√,一直到東西全部統計完。

  旁邊擺著七八個大紙箱,里面都是吳燁在超市購買的東西,專門找人送過來的。

  這種大宗商品的客戶,超市服務很到位,特意送到家,還送了高級會員卡。

  “沒錯,就這些東西,謝謝了。”吳燁把兜里的香煙遞給對方:“感謝師傅,辛苦你跑一趟了。”

  考慮了一下,他還是接過煙,然后才客氣的道別。

  小貨車離開的時候,吳燁把抱著一個箱子,把箱子搬到房車上,則開門的房車,顯得空空蕩蕩的,除了內飾和裝修比較好以外,什么附送的都沒有。

  抱著一個個紙箱上車,一直到最后一趟,吳燁才算是明白了道理,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做了才知道其中的苦累。

  這個季節,磚頭應該很燙手才是。

  房車里。

  拿出四件套,把擂臺收拾出來,恃搶凌弱,總要有個地方才行,晃了一下車門,要是被人發現了,起碼來得及及時反映。

  車子本身并不會晃動太多,如果很規律的話,吳燁才擔心人家發現,不過就算是發現了也沒有什么。

  打野架而已,車晃!停車坐愛楓林晚,向古人看齊。

  “臥槽,今天還得準備幾個毯子。”吳燁想起小龍女的特點,發現自己準備的東西還不夠。

  把床弄好以后,吳燁才把食材放到冰箱里,把零食放到收納柜里,還有不少的飲料和水果,也要保存好。

  收拾了不少時間,吳燁開著房車出了地下停車場,把車加滿油,加滿水。

  這個水是拿來洗澡,洗菜,洗碗的,喝的水單獨帶。

  “有來了,當我是遠程遙控機器人呢?”吳燁拿著手機,看著凌晨的信息,把車停在路邊停車位,然后去超市又買了不少東西。

  凌晨讓他多帶點緊急用品,應機之物。

  一切準備妥當以后,吳燁躺在房車后面的床上,拿著手機刷了一下朋友圈,發現洛白發了好幾個朋友圈。

  其中一張是站在一個中年男子身邊,笑的傻里傻氣的,身后就是明珠塔頂,還有面江的照片。

  玩的很開心啊。

  可惜了,老丈人來的時候,沒有出去玩過,不過老丈人和丈母娘應該是什么都玩過了,對這些地標應該不感興趣。

  給洛白點了個贊,吳燁收起手機,去樓上搬狗糧,車上要帶狗,凌晨不放心把狗子放在寵物醫院了。

  上次的時候,星星就委屈的很,看的凌晨心軟。

  拉著狗子下電梯的時候,吳燁注意到電梯里也有人牽著狗子,一只肥肥的秋田,見到星星就開始呲牙。

  星星穩如老狗,應該是已經是老狗,沒有搭理它的挑釁,現在的年輕狗不懂事,它早已過了斗狠的年齡。

  不過秋天不依不饒的旺旺叫。

  吳燁看了看對方,是個女生:“小姐,麻煩把你的狗管好!”

  女子拉了一下狗繩,然后繼續低頭玩手機,吳燁都能從她耳朵上的藍牙耳機里聽到跳大神宇哥的歌曲。

  又切換成籃球坤的歌曲。

  你個小東西,信不信哥哥下的蛋不給你吃?

  被挑釁了好幾次,星星一巴掌拍在秋天的狗臉上,然后一口咬住它的脖子,剛才還汪汪叫的秋天,這會兒就只能嗚嗚叫了。

  像極了龍哥,又像極了那些惹怒老實人的大哥。

  “啊!胖胖!”這次輪到女生著急了。

  我也不急,拉了一下狗繩就敷衍了事的看著,一副沒辦法的模樣。

  星星在吳燁的面前很慫,不代表它在其他的狗面前也慫,狗性格好,指的是和主人在一起,而不是包括對其他的狗。

  這種狗仗人勢的狗,確實得教育一下。

  “你能不能管管你的狗,都要把胖胖咬死了。”女生急了。

  吳燁才拍了拍星星。

  它松開口,看了看四腳朝天的秋天,給了它一巴掌,勢大力沉的樣子,有點西八俠的風采。

  火急火燎的檢查了一下狗,她準備和吳燁理論一下,被吳燁瞪了一眼以后,她就默默的不說話了。

  狗不好惹,看吳燁的穿著,也不是什么普通貨色,還是選擇閉嘴,反正狗沒事。

  狗主人和狗都萎了,吳燁才讓星星坐下,蹲在他旁邊。

  干得漂亮。

  一直到女生出了電梯,吳燁帶著星星去房車熟悉氣味,教它上廁所,解決了這些事情,吳燁才給凌晨發了個消息。

  下午的時候,凌晨回來了。

  到房車上看了看,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檢查了一遍,滿意的點點頭,東西都很齊全,沒有什么遺漏,她把準備好的里禮品放好。

  “我們往這里去,途經這里,再到這里,最后到這里,然后就到了。”凌晨把電子地圖打開:“每個城市看一下!”

  凌晨把到家之前這段時間當做旅游,要到的時候,才考慮見吳燁爺爺奶奶怎么辦,現在先玩個夠。

  對于旅游一罐感興趣的凌晨,一度萌發過做旅游博主的念頭,只是幾千億的公司要管理,讓她打消了這個任性的念頭。

  戴上最愛的人,開出去去旅行,去看詩和遠方,去看風土人情,去吃美味佳肴,多么美好的事。

  遺憾!

  “行,你說了算,明天早上早點走,中午太陽毒。”吳燁拉著她下車,然后把車鎖好,回家去收拾一些東西。

  都還沒有來得及收拾,旅行還要帶幾條小胖叱,吳燁也要收拾衣服,洗漱用品等。

  不過都被凌晨包圓了,行禮都是她收拾的,給吳燁準備的妥妥當當的,讓吳燁有幾分凌晨很賢惠的錯覺。

  就是蹲姿收拾,挺上頭的。

  “你看我干啥?臥槽,眼睛都特么掉溝里去了。”凌晨把襪子丟給他。

  有嗎?

  吳燁反應過來,把目光收回來,然后才一本正經的說道:“習慣縱深,偶爾的賢惠特別讓人暖心,暖暖的,很貼心!”

  可去你的吧。

  她確實是間歇性賢惠,偶爾暖心,至于貼心,不是一直是嗎?這有什么好稀奇的?

  “這位先生,麻煩收收眼睛,你獸獸的眼神很礙事。”凌晨提醒他。

  吳燁裝作聽不見。

  男人很多時候可以是盲人,可以是聾子。

  警告是沒效果了,吳燁直接被籠在T恤里了。

  “悶死你個狗男人。”凌晨惡狠狠的說道,對吳燁進行了殘酷的懲罰。

  國外新聞,確實有悶死人的事件發生過,當然,也不知道哪個扯淡的國度里,這個事情是不是真的。

  反正,吳燁受到了沖動的懲罰。

  洗面奶!

  “看你還敢不敢!”凌晨放過他了。

  吳燁呼著氣,覺得如果是這樣的鍛煉方式,他可以在憋氣這個事情上打破人體極限:“教練,讓我練兩年,我還你一個吉尼斯世界紀錄。”

  很自信,吳燁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做到。

  凌晨:“.....”

  偶爾,她真不知道自己男朋友哪來那么多騷話,源源不斷的,是不是人就是這個性格?還是受外部影響?

  總之他很sao啊!

  聞人騷客,不是文人。

  “白菜說今天洛白帶他們出去玩了,去了好幾個景點,不過她爸爸好像并沒有那么新鮮,還不如在家聽洛白拍馬屁開心。”凌晨說了一下今天和白菜聊天的情況。

  吳燁看過洛白朋友圈了,大叔確實是不怎么開心,大概是對這些東西無感。

  其實換個方式,帶他玩點其他的就好了,可能是貴,可能是不習慣,開心不起來很正常。

  “他哄人確實有一套,白菜爸爸估計也在他的糖衣炮彈里,逐漸迷失自己。”吳燁笑了笑:“也可能是尷尬的不行!”

  中年人,活了幾十年,總有自己的判斷的,哄也得有方法。

  “顏潸潸和寧渠去外國度假去了,今天還發了寧渠被海浪沖到海里的視頻,她說寧渠在學沖浪,因為有會沖浪的小哥撩她,寧渠吃醋了。”

  吳燁:“.......”

  吳燁很想問一下,為什么你知道那么多?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全知道?

  女生都是互通有無的?

  “他本來就小氣,這種事情就是他最討厭的。”吳燁嘆氣。

  寧渠哪都好,就是在感情上,已經到了很吝嗇的程度,多少有點過分占有欲,不是沒有說過他,他改不掉。

  也就是顏潸潸忍的了他,換個人真不習慣他那種管法。

  “潸潸說也挺好的,他也不是那種很變態的什么都要管,大部分時候,其實他不會干涉多少。”凌晨說道。

  吳燁粗心大意,洛白花言巧語,寧渠感情小氣,黃原沉迷車子。

  誰都有缺點,吳燁也有,而且還不少,凌晨不覺得應該看缺點,應該看優點才是。

  “小魚她們去了北方,說有親戚結婚,回去吃席去了,估計黃原只能坐孩子那桌!”凌晨忍不住笑。

  黃原和小魚爸爸喝酒,最后兩敗俱傷,然后約著時間又來了一場,還是兩敗俱傷。

  最后在游小魚的威懾下,事情才算是結束了。

  “我們也回農村去了,下次我們也去國外玩啊!”吳燁回答。

  凌晨把行李箱拉好。

  “荒島?”

  如果能不去野外的話,還是不去最好,上次的體驗,讓人記憶猶新,深刻至極。

  “荒島就荒島!去唄!”吳燁開始吹牛。

  “你說幺兒才哄我?”

  不說。

  給她一個白眼,凌晨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明天早上,她帶著吳燁,吳燁帶著狗,就要出發了。

  開始一場公路旅行。

  “你爺爺奶奶會喜歡我嗎?”

  聽著凌晨的問題,吳燁拿著手機頭都沒有回:“不要問這種已經問過很多次的問題好吧!他們不喜歡你,能有娃抱?”

  凌晨:??

  這個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可以生,甚至國內沒有,還有國外有,實在不行隔壁也很多啊,你永遠可以相信財閥的眼光,和你的審美絕對是一模一樣。

  這個事情,大家都可以。

  “哎,你一個千億總裁,超級白富美,人間天花板,無敵小龍女...這個去掉,不應該是他們擔心我配不上你嗎?”吳燁說道。

  凌晨想了想,好像也是啊。

  特么的,喜歡老娘的可以從魔都排到八黎,你算老幾?

  有自信了。

  “你運氣真好!”凌晨說道。

  哎呀呀,看這里,有一只自戀的白富美。

  “運氣,這是實力,鑰匙對了,才能開鎖,我開的是銀行保險門!”吳燁回答。

  凌晨呸呸呸。

  銀行保險門兩三米那么厚。

  “我想他們一定會喜歡你,不只是因為你長得好看,而且你是我最愛的人,又有顏值,又有實力,性格還好,這種小仙女,拿著八倍鏡都找不到。”吳燁挑眉。

  嘿嘿嘿!

  這人,怎么總愛說大實話呢?討厭!

  “有眼光!”凌晨抬頭看了看他:“口水收一下,明天拍你開不了車!”

  吳燁眼里有溝壑。

  “你來打我啊,來啊!單挑啊!”吳燁叫囂:“小趴菜,打你五回,我明天都能開五百公里!你信不信?”

  自信雖然是有,但是自信里多少有點吹牛比的成分了,就和鹽放多了似的。

  凌晨當然是不相信的,考慮到明天不想自己開車五百公里的情況下,她還是違心的回答:

  “信!好了,先把牛拉回來,免得在天上,被風吹跑了。”

  凌晨微笑。

  “你過來,我們深入探討一下這個問題!看答案是啊,還是哦!”吳燁回答。

  凌晨:“.....”

  不用想了,答案是啊哦額唔,一個斷斷續續的組合句子。

  收拾好行李,凌晨才坐在吳燁旁邊,打了個哈欠。

  “我睡不著!”

  吳燁眼睛都亮了,和黑貓警長似的。

  “那開門?”吳燁問道。

  “開!”

  天門中斷楚江開,一行白鷺上青天,不羨鴛鴦不羨仙,羨慕小吳每一天。

  第二天。

  房車啟動!凌晨把墨鏡拿給吳燁,自己也帶上一個,把鴨舌帽整理了一下。

  “點火!”

  吳燁擰了一下鑰匙,汽車發動機開始響起聲音。

  凌晨打開藍牙,把歌曲播放出來,放車里,回蕩著音樂聲。

  “目標大西北,出發!”

  “出發!”

  “汪汪!”

  汽車啟動,吳燁轉動方向盤,往停車場外開去,剛開出停車場,吳燁和凌晨就聽到一個怪異的聲音。

  “大哥,你拉東西了!”

  “大哥,你把我拉下了!”

  然后就看到撲扇著黑里帶白的翅膀的八哥,從駕駛室的窗戶飛進來。落在駕駛臺的位置上。

  “大哥,你特么帶狗都不愿意帶我?”它義憤填膺。

  凌晨:“......”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