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89 姐姐,你也不想臥床不起吧?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洛白可能不知道,他這是第一次見到白菜爸爸,心里很是忐忑,白菜爸爸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心里一樣的忐忑。

  這是他把情緒都掩蓋住了,洛白還以為他很淡定。

  并沒有太多的笑容,讓洛白有些拿不準,不知道是不是他不太喜歡自己,他一直都挺嚴肅的,只有和白菜說話的時候,笑容才多點。

  正是因為這樣的對比,讓他想的有點多。

  其實真實情況就是,白菜爸爸覺得笑多了不嚴肅,顯得一本正經的話好一些。

  再一次把酒倒好,洛白笑的有點臉麻,沒敢揉,他是全程掛著笑容聊天的,好在白菜爸爸偶爾還會笑一笑,不然他都感覺沒戲了。

  喝了好幾杯酒,臉色微紅,但是腦子還是清醒的,內心一直在不短的提醒他,不能喝酒了就出丑,話要認真聽,想著說。

  “爸,洛白酒量不大,您別給他灌醉了,多吃點菜,這是他特意叫朋友留的。”給自己老爹夾了一個海參,白菜開口。

  悄悄的給白菜豎起大拇指,洛白內心高呼:媳婦兒萬歲!

  有個好輔助在身邊,辦事情總是事半功倍的,特別是白菜時不時的夸他一句,偶爾說話聊天,也不會冷場。

  洛白也不知道為什么,平時的嘴巴很利索,今天發揮極其差勁。

  網址p://m.63.

  白菜爸爸看了看碗里的海參,又看了看一大桌子菜,都是山珍海味,問題是,吃著不得勁兒啊!

  早就看出來白菜對男朋友的維護之意,越是這樣吧,越是感覺自己閨女離自己遠了。

  以前心里都是爸爸媽媽,哪怕是吃的粗茶淡飯呢,心里也美啊!

  現在呢!

  養了這么多年的花,被人給連著盆都端跑了。

  就是這種感覺!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也能看出來這小子很用心了,吃飯這么久,也沒見他有一絲絲的不耐煩,性格應該也還行。

  人吧!初步看來也不錯,再加上白菜也喜歡。

  就是.....不得勁兒!

  “叔,您抽煙!”洛白把煙遞過去,然后拿著打火機給他點上。

  白菜爸爸看了看他,感覺他把自己很多話都堵住了。

  “謝謝!”想來想去,好像就只能說這個話了。

  這飯吃的,味同嚼蠟。

  吐出一口煙霧,隨便把嘆息掩飾住,白菜爸爸看著裝修精致豪華的包間,感覺自己格格不入。

  嘴巴上五塊錢一支的煙,好像也沒有口袋里皺皺巴巴的八塊錢一盒的煙得勁兒!

  很多話想說,但是也只能和白菜說,有些話現在也說不出口,也不是該說的場合。

  “爸,來了就多待幾天,剛好快過中秋了。”白菜說道。

  白菜一臉期待的表情,他只好答應下來,耽擱幾天就耽擱幾天吧!

  閨女高興就好。

  這頓飯,氛圍并不是多好,洛白能感覺到白菜爸爸的某些想法,也能理解他的考慮。

  白菜沒有弟弟妹妹,結婚算是遠嫁,他們隔得遠,一年都見不到幾次女兒,換成自己,不同意都有可能。

  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洛白要想辦法解決的事情。

  “叔,明天我和白菜帶您去到處逛一下,辛苦大半年了,好好休息幾天。”洛白也沒有說其他的東西。

  有合適的機會,再和他好好說一下,把事情捋順。

  現在也不是說這次的時候。

  “不耽擱吧?”白菜爸爸問道。

  洛白搖搖頭:

  “我們工作輕松,也不用加班加點的,白菜應該和您說過,我負責接廣告,她負責拍廣告,不用朝九晚五,忙幾個小時就休息了。”

  “一個月差不多上一個星期的班,您不用擔心這個。”

  盡量簡單直白一些,讓他理解時間很多,不用有什么負擔。

  看了看洛白,白菜爸爸舉著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小洛,謝謝你了,白菜能賺錢,我知道是因為你。”

  可能他文化并不高,但是他能想到很多事情。

  白菜有沒有本事,他多少知道,真正付出多的還是洛白,不過他也算是放心了不少,證明洛白對白菜起碼是認真的態度。

  畢竟,兩百萬,代表的不只是錢了。

  “您可別這么說,白菜賺錢了,我也賺錢了,工作上,我們是合作關系,喜歡她的粉絲很多,只有我一個人,也賺不到這個錢。”

  “而且,她對錢很敏感,我不想因為錢影響她的判斷。”

  這話白菜爸爸也聽懂了,甚至他能想到,白菜給自己打電話說有對象了,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自己有錢了。

  對于白菜來說,錢是底氣,武力不是。

  對于自己沒有能給她這種底氣,白菜爸爸是有些愧疚感的,但是他做不到,他這輩子都沒見過五十萬長什么樣子,更不要說兩百萬。

  “爸,不說這個了,吃飯!”

  作為一個父親,他已經做得夠好了,白菜沒有哪怕一絲絲的埋怨過,也沒有覺得自己父親比別人父親差。

  他很好。

  “你也吃飯,別說那些有的沒的。”白菜看了看洛白。

  “好!”洛白答應的很干脆。

  看到這個場景,白菜爸爸倒是笑了笑,他很清楚,男人從來都不是怕女人,沒有男人怕女人的。

  就像是白菜媽媽,能打他幾個,他也沒有怕過,只是愿意聽而已。

  男人啊,就像是牛一樣,心甘情愿的上了鼻環,把最脆弱的一面交割了而已。

  真正慫的又有幾個呢?

  “別老是欺負人家小洛,人家讓著你,你也不要呼來喝去的,沒這樣的!”白菜爸爸說道。

  洛白:

  老丈人,容我以后多孝敬你。

  “得,您這胳膊肘拐的!”白菜給他盛了碗雞湯。

  洛白脾氣怎么樣,她能不知道嗎?說好算好,說不好也不好,但是他大部分時候脾氣好,也不和白菜炸毛。

  平時的時候,相處模式就是這樣的,洛白和吳燁一樣,喜歡口花花,白菜也和凌晨一樣,總會教育一下。

  “叔,我敬您一杯!”舉著杯子,兩人碰了一下。

  對于以后的靠山,洛白已經在考慮怎么樣才能處好了。

  看到他,白菜爸爸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那時候他也是這樣,想來,那時候的老丈人和自己的想法也差不了多少。

  喝了不少酒,洛白已經有了醉意,但是沒有說胡話,這一點,白菜爸爸還是很贊賞的。

  “叔,吃飽了嗎?”見他放下筷子就沒有拿起來,洛白問道。

  點點頭,白菜爸爸回答道:“飽了,菜太多了,都吃不完。”

  還有很多菜都沒有吃,白菜和服務員說了打包以后,收拾了菜,洛白在門口叫了個代駕。

  代駕向來是哪里人多,就去哪里,店門口基本上都有幾個代駕等著客人。

  這次沒有回公寓,而是回了洛白自己家。

  他不是沒有房子,只是喜歡住公寓,房子太大了,他不愛住,一離開公寓就寧愿住酒店都不會去住。

  就是這么任性,還說自己沒有房子。

  位于市區的大平層,六百多個平方,家里除了臥室,廚房大客廳,還有書房,游戲室,游泳池。

  黑白線條的裝修,現代簡約的風格,看著就和豪氣兩個字掛鉤。

  老洛對洛白,比老吳對吳燁更大方一些,也不是說老吳不好,而是他覺得這種房子,沒什么必要。

  以前吳燁就給吳太太看過照片,吳太太當時的回答是:讓他去和洛白過。

  真正的高檔小區,從小區入口進去,綠化面積相當大,而且各種修建出來的形象看的白菜爸爸眼花繚亂。

  地下停車場停里,一路都是各種豪車,各種跑車,很多車,你可能叫不出名字,但是你一定知道它很貴,這里就很多。

  白菜昨天來的時候,就感覺自己和土妞似的,也是第一次認識到,洛白這個富二代的真實一面。

  平時的大大咧咧,不拘小節,嘴甜心細,讓她覺得和洛白拉進的距離又迅速拉開了。

  白菜說她這輩子可能都買不起這種幾千萬的房子。

  洛白說吳燁買的門面都夠買這個兩套了,沒有給白菜多少緩沖的余地,洛白迅速帶她游了一圈,出了很多汗,然后洗漱回到大臥室。

  上了高速,就什么都不想了。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白菜爸爸就來了,其實白菜也是第二次來洛白這套房子。

  刷卡進屋。

  白菜爸爸在門口遲疑了一下,就被洛白拉著進屋了。

  “叔,屋里坐!”洛白拉著他進屋。

  比較讓白菜爸爸尷尬的事情,是他確實有腳氣,換鞋也不好,不換感覺更不好。

  很是窘迫。

  這些細節問題,洛白早就問過了,就是怕遇到尷尬,提前問了一下白菜。

  “叔,我給您泡點茶,菜菜,你陪叔聊聊天!”洛白去泡茶去了。

  換成以后,可能是白菜去,現在白菜自己都不熟悉,他好歹熟悉一些。

  家里的東西,早就叫人準備好了,什么都不缺,洛白輕車熟路的把打包的飯菜放在廚房,又去泡茶。

  “這房子真大!”這是白菜爸爸的真實感覺。

  一梯一戶的錯層,陽臺可以種樹,打羽毛球那種,不過洛白沒有種多少植物,顯得空空如也。

  只能用大來形容,客廳大,電視大,壁畫也大,包括沙發都很大。

  “平時都住在公寓里,那邊住不下嘛,就回來住了,洛白說不能讓您擠著睡。”白菜把水果剝開:“吃點水果,解解酒!”

  “您肯定不習慣,也有很多話想和我說,但是您要相信我,我有自己的判斷,我也不是個傻姑娘對吧?”

  “您來之前,他和我說了很多很多,有些可能是您想過的,也有些是您沒想過的,但是他是真心誠意的。”

  “我也不知道這輩子會遇到他,想著找個老家的對象,結果就是遇到他了,我也苦惱了好久,不知道怎么辦,后來,我想著我努力一點,在這邊買房子。”

  “以前不敢想,把我賣了都不夠,現在起碼有希望了,我想以后您和媽離我近一點。”

  白菜爸爸沒有說話,只是嘆嘆氣。

  白菜把抽屜拉開,拿出煙撕開,又被打火機拿出來,遞給自己爸爸:“都是他準備的,不知道您喜歡那種,我也沒記住,您看,都買了一些!”

  抽屜里,是各種各樣的香煙。

  白菜爸爸都不知道說什么了,非要說一種感覺,就是鈔能力吧!

  直面鈔能力。

  “你想好了,爸是說的各方面,不是只是指感情,當然感情最重要。”白菜爸爸點上煙,他是老煙民了,抽煙比較多。

  白菜把煙灰缸放過去一些,點點頭:“我也不知道,還有時間想,再談談也行!”

  總是要結婚的,要嫁人的,能嫁給喜歡的,愛的人是最優解。

  在這個基礎上,什么條件,什么物質才是附加的,如果嫁給愛情是幸運的,那么再加上這些應該是幸運里的幸運。

  白菜很好養活,取這個名字的含義也是好養活。

  “那就先處著吧,女孩子,最重要的是找個好人家,不是好有錢的人家,是人好。條件好不好都可以努力,不能考慮坐享其成,要分清楚。”

  “至于我們,現在不用考慮這次些,以后老了,動不了再說。”

  想了想,白菜爸爸說道。

  他能交給孩子的不多,只希望她感情也好,事業也好,堂堂正正的,可以堂堂正正的抬頭,堂堂正正的享受自己努力的成果。

  如果白菜幸福,他們也不會經常打擾,實在是老了,沒辦法了,那是沒有辦法的情況。

  不需要專門考慮他們,買房什么的,魔都這種大城市買房,花的錢都是天文數字了。

  不能讓她那么累。

  “媽也是這樣說,你們每次都是這樣說,但是那是你們的想法,就我一個閨女,我不能不管你們。”

  “以后住近一點,方便,就這樣說定了。”

  白菜爸爸笑了笑。

  閨女比以前果斷多了,知道自己做決定了,這是進步。

  “你也不小了,自己看著辦吧,爸給你出不了什么主意,也幫不了你什么了。”白菜爸爸感嘆。

  以前是他給白菜遮風擋雨,現在,好像轉換了角色。

  長大了,欣慰又失落,他知道每個人都要經歷這些,只是越發覺得自己沒用了。

  老了!

  就像是更迭,就像是輪回,以前那個坐在他肩膀的小女孩,也變成了獨立的大人。

  從習慣她性格獨立,到習慣她經濟獨立,白菜爸爸只有幾年的時間,去習慣那以前的十多年。

  “爸,小時候,別的小妮兒沒有毛絨娃娃,別的小妮兒也不是每年都有新衣服,新床單,后來也不是我的生活費也比別人多,新衣服買的也比別勤,上大學以后,錢也不比別少。”

  “我還記得,以前最期待的就是爸爸回家,因為每次您都會給我帶好吃的,媽媽說你要回來,我就會在村里等啊等,那些小孩兒都特別羨慕我。”

  “后來,我還有自行車,毛絨娃娃,糖葫蘆,大白兔奶糖。我那時候覺得好幸福,我爸爸一定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

  “所以啊,我也想當最好的那個閨女!”

  白菜從來不覺得自己缺少愛,那怕是媽媽很兇,但是從小到大,爸爸一直很好,比誰都好。

  他盡了最大的努力,給自己最好的條件,白菜也從來沒有要求過什么,因為知道他已經盡力了。

  “說這些干啥,都是應該做的。”這是他的想法。

  應該的,做什么都是應該的,只要能做到,能夠得到的。

  “那我做什么您也別反對,我也覺得是應該的。”白菜說道。

  將軍了。

  洛白端著一壺茶,不過沒有出來,他早就已經泡好了,聽到他們父女在說話,洛白就沒有出來,給他們一點空間。

  看了看手上的茶水,已經變了顏色,他等了好一會兒了。

  洛白沒想以后不管他們,也沒想過和一年半載才能見個面,他會把這些事情都解決的。

  距離,不應該是問題。

  換位思考,自己是個女生,那自己爸媽和白菜爸媽的想法會差距很大嗎?不會的。

  “呼!”洛白收拾了一下情緒:“茶泡好了,叔叔,喝點茶,解解酒。”

  坐在他對面,洛白把茶杯倒滿,特意換過的大茶杯,不會顯得那么小巧,他大概不習慣那種消磨時間的喝法。

  “平時也不喝茶,您將就喝點。”洛白喝了一口:“有點燙!”

  他還是很細心的,白菜爸爸已經發現了,看這個茶湯,就知道他不是剛泡好,平心而論,挺好的小伙子。

  要長相有長相,要性格有性格,要條件有條件。

  真要挑毛病,他也挑不出來,就是不知道他爸媽是什么想法,這種家庭條件,確實算是高攀,他們給不了白菜什么好的家庭條件。

  “叔,我酒量不好,回頭有機會,我讓我爸陪您喝,他酒量好,能喝高興。”洛白發現他欲言又止的,把話題轉移了一下。

  “以后有機會的。”白菜爸爸回答。

  他有點不知道和洛白說什么的感覺,找不到話題似的。聊工作沒有什么必要,聊其他的好像也不太好。

  多少有點尬聊的尷尬在里面。

  “我爸媽一直想見見白菜的,見我一次說一次,我想著先見見您和阿姨,然后再帶她見見我爸媽,總得您這里同意了,白菜才有主心骨。”

  “我爸媽他們都理解的,我和他們說過很多,他們也挺喜歡白菜的,但是怕您和阿姨看不上我,說我沒那么懂事。”

  “我沒見到您之前,晚上都睡不好覺,我們朋友確實一個個都比我好,我屬于是墊底的那種了。”

  “酒勁兒上來了,說錯話了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酒勁兒上來了,這個他是不相信的。

  洛白說話的時候很誠懇,也很認真,邏輯很清楚,他看得出來,不是喝多了。

  真要是喝多了,他肯定選擇不說話。

  男人之間聊天,借著酒,很多話更好說,也更好開口。

  “叔知道,小洛你人不錯。”他斟酌著回答。

  洛白笑了笑。

  有這個話也不錯了,其他的總要慢慢來,不可能剛見面,就把事情定下來了。

  給他倒好茶,又把煙遞過去,洛白看了看白菜:“菜菜,你把叔叔的行李箱收拾一下,等會兒他睡主臥旁邊那間。”

  主臥他們昨天睡過,衣服也在主臥里,就只能讓白菜爸爸睡次臥了。

  白菜點點頭。

  “不用,你把帶的那些吃的拿出來放冰箱里,免得壞了,衣服我自己收拾就行。”白菜爸爸說了一句。

  行李箱里都帶的吃的東西,老家的東西,這邊難得吃到,而且不正宗,除了吃的,衣服也沒幾件。

  都是白菜媽媽要求帶的,說她很久沒有吃到家里的東西了。

  白菜去收拾東西,洛白和白菜爸爸說著話。

  “叔叔,過年我能去您家不?”洛白問他。

  嘿,這臭小子臉皮真厚。

  以前他年輕的時候,算是碰著個好老丈人,那時候他可靦腆了,動不動就臉紅,老丈人沒有為難他。

  結婚算是特別的順利,老丈人知書達理的,他到現在為止,都特別孝順老丈人。

  洛白和他不一樣,這小子臉皮厚。

  “也不是不讓你去,就是怕農村你待不習慣,滿地雞屎鴨屎的,上廁所也沒有馬桶,被子都是老棉絮了。”

  “沒有城市熱鬧,而且你爸媽那邊?”

  他倒不是拒絕,只是條件確實就是那樣,農村嘛,大家都一樣,不過他也多少有點夸大其詞了,他們家雞鴨都是圈起來養的。

  “那不會,我爸媽回去陪爺爺奶奶,沒事的。”洛白開心的回答道:“謝謝叔!”

  白菜爸爸:“.......”

  去就去吧,總要見面的。

  感情真的好的話,也不會被這些東西影響,他家是這樣,洛白家也是這樣。

  都是獨生女,兩個家庭分割出一個新家庭而已。

  如果和親家處不好,就少見面就是了,咦?我怎么想到親家了?

  “到時候你們提前說一聲,我讓你阿姨提前準備一下,吃的用的。”白菜爸爸說道。

  他怕洛白不習慣。

  搖搖頭,洛白說道:“叔叔,不用那么麻煩,我不是那種嬌氣的人,我也不挑食。”

  他能習慣的。

  為了白菜也能習慣。

  “洛白,來一下!”白菜喊道。

  “好!”洛白放心茶杯:“叔叔,我去看看。”

  白菜爸爸點點頭,看著他離開,然后掏出手機,給白菜媽媽發了個視頻過去。

  然后又發了個語言:“我等會兒給你打電話!”

  房間里,白菜拿出一大堆吃的,都是塑料袋裝好的,衣服反而沒有多少件,拿著衣架在掛衣服。

  進屋以后,洛白就發現大包小包的,干菜,臘肉,還有臘腸,蘿卜干等等。

  “帶了這么多?先拿出去嗎?”洛白問她。

  白菜搖搖頭:“這些我拿就行了,等會兒你教一下我爸,用衛生間。”

  恍然大悟,洛白才想到這個。

  指了指另一個房間:“那個房間是蹲便,不是馬桶,要不把咱爸的衣服拿到那個房間?”

  當時設計的時候,就想到這個可能性了,特意做了一間衛生間是蹲便的廁所。

  很多人其實不習慣用馬桶的,洛白自己都是這樣,家里的廁所改過。

  白菜:“......”

  咱爸?呸,真不要臉。

  “我已經說好了,過年和你一起回去,咱爸答應了。”洛白幫忙拿衣服。

  還有一些是新衣服,白菜提前買好的,白菜爸爸身材一年到頭幾乎沒有什么變化,這幾年都是這樣,不胖不瘦的。

  衣服尺碼白菜都知道,給他買衣服很簡單。

  “別貧嘴,拿衣服!”白菜把衣服遞給他。

  收拾好臥室。

  兩人把白菜爸爸帶來的東西放到冰箱里,白菜看了看身后的洛白:“明天給你做好吃的。”

  這些吃的,白菜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吃到了,以前讀書也是一樣,慢慢的,就吃到的次數少了,外出的次數多了,回家的次數也少了。

  現在工作了,距離更遠了。

  “安排叔叔早點睡吧,他應該習慣早睡。”洛白說道。

  白菜答應一聲。

  找個拖鞋給自己老爹,又帶他去洗腳洗臉。

  洛白和他說了一下衛生間的使用情況,全部安排好了,洛白才退出房間。

  房間里。

  白菜爸爸試了試花灑,又看了一下自己洗漱用品,都放在洗手臺邊上了。

  “這樣是小花灑,這樣扭是大花灑,冷熱功能和家里差不多。”白菜爸爸研究了一下就熟練了。

  白菜讓洛白教他,說的是隔壁的智能馬桶,這個衛生間就不用那么麻煩了。

  洗了澡,白菜爸爸打開衣柜看了看,不少新衣服,一看就是白菜買的,自己喜歡什么風格的一份,白菜都知道。

  摸了摸大床,他試著坐了一下。

  大大的房間,從陽臺上還能看到魔都的夜景,視野很好,裝修也很高檔精致。

  一切都透著貴。

  拿著手機,他給白菜媽媽打了個視頻電話。

  “咋樣?見著閨女對象沒有?你這是住的哪兒?咋能讓閨女花錢給你開酒店呢?看著就不便宜!”白菜媽媽一串本地話加上連珠炮。

  想什么呢?

  “在閨女...對象家!”這是實話。

  “弄啥呢你?咋住她對象家去了?”白菜媽媽說道:“你到底有沒有譜?”

  一把年紀了,還分不清楚情況。

  第一次見面,就住在人家里去了,這多不好啊!

  “我也不想!你閨女安排的,說她那邊住不了啊,這邊寬敞。”白菜爸爸調轉攝像頭:“你看,確實寬敞,吃完飯就給我拉回來了。”

  他想去花錢住酒店都來不及,直接就到家樓下了。

  想著明天換個地方住,洛白估計不讓,做為一個過來人,他太知道這個階段是什么想法了。

  “人呢,見著了?怎么樣啊?”白菜媽媽問他。

  上次白菜打電話說有對象了,她才千叮萬囑讓老公來魔都看看情況,免得閨女被騙了。

  現在騙錢騙色的太多了,怕閨女把握不住。白菜爸爸來了才知道,這個情況他也多少有點把握不住。

  “小伙子人不錯,我感覺還行,再看看吧!”白菜爸爸回答:“處對象肯定行,結婚還得看看。”

  這種事情,總要多觀察一下才行,不能那么快就有決定。

  “看準了哦!”白菜媽媽提醒他:“別被糖衣炮彈腐蝕了你!”

  他肯定不會,那會那么容易被腐蝕,事關白菜的未來呢,又不是小事。

  “你閨女那個意思,大概是確定好了,我再看看吧,過年也來家里,你到時候也看看。”

  “過年來?你答應了?”

  “他臉皮厚啊,都問我了,我能不答應啊?”

  “臉皮厚你就答應?你想什么呢?”

  “那你怎么說?話趕話的!那小子聰明的很,事情又做的穩妥,不答應都不好,你閨女又不在旁邊。”白菜爸爸很無奈。

  洛白確實是臉皮厚,很多年輕人的靦腆他都沒有。

  有很會抓時機,而且話也敢說。

  他很被動。

  “你啊!辦這個叫什么事兒?”白菜媽媽怪罪:“還不如我來呢。”、

  撇撇嘴,白菜爸爸回答:“你來?你來還不是一樣的,不是閨女不同意,他能把他爸媽都喊過來。”

  他敢打包票,洛白有這個想法。

  洛白確實也有這個想法,就是白菜不同意,他是生怕自己搞不定,很多話要父母說最合適。

  白菜不同意,才作罷了。

  “算了,我明天給閨女打電話,看看她這么說,你還準備待多久?”白菜媽媽有問道。

  “過節以后就去看活兒!”

  “懶鬼!”想了想,她補充了一句:“天氣熱,多帶點水,太熱就休息,別傻!”

  “嘿嘿嘿,我知道。”

  隔壁房間里。

  洛白拿著水杯在喝水,看了看拿著手機的白菜,洛白欲言又止。

  “你是想問,我爸對你是什么想法對吧?”白菜余光察覺到他的表情。

  迅速點點頭,洛白期待的看著她。

  “應該挺好的,其他的就是慢慢處唄,到時候了就提,就這樣。”白菜回答。

  洛白:?

  這么簡單?

  他總覺得,沒有一句直白的話,顯得有些拿不準,如果說直白一點就好了,雖然中國可能性很小。

  “行了,早點休息,明天早點起,帶他出去逛逛。”白菜說道。

  回到被子里,洛白還是睡不著,想的有點多。

  今天,他給自己打八十分,多了沒有,也不知道白菜爸爸給他打幾分。

  遠處。

  吳燁家里。

  剛出高速收費站停好車。

  拿著濕紙巾擦了擦暴力駕駛造成的汗水,凌晨呼了一口氣,看了看旁邊精神奕奕的吳燁,總是只有一個人精神,這會兒她就犯困了。

  吳燁現在就像是梅花,總是具有開兩次的能力。

  她大概是菊花。

  “你笑什么?”凌晨看他笑了,忍不住問了一句:“有時間笑,把房間收拾了!”

  雨傘和紙糊的似的,總是經不起破壞,有時候,凌晨都擔心下大暴雨的時候,要是碰巧雨傘壞了怎么辦?

  很牲口。

  作為全群記錄保持者,凌晨屬于是恐懼又驕傲,害怕又自得,顏潸潸都羨慕眼紅了。

  但是,作為當事人,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堅持到時候時候,才能看到勝利的天平傾斜。

  老是吃下風,很慘的。

  “我馬上收拾,給洛白發個消息,他老丈人來了,在問我怎么樣搞定岳父大人。”吳燁回答。

  “你怎么說的?”

  “帶他去按按腳就好了。”吳燁回答:“他問是不是真的!哈哈哈!”

  凌晨:“......”

  你個沙比,自己就干過這種傻事,還慫恿兄弟也干?

  拍了吳燁一下,讓他不太那么不著調,要建議就認真點,免得弄巧成拙。

  “我先把房間收拾了,你喝水不?”吳燁問她。

  凌晨搖搖頭。

  喝了半罐了,喝不下去了,差不多都補充回來了。作為龍王的掌上明珠小龍女,凌晨還挺無奈的,幸福的苦惱。

  敷衍了事的把房間收拾了,吳燁坐回她旁邊,放好手,拿著手發消息。

  一邊聊一邊笑。

  “車上要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凌晨把他手拍開,開始逐漸危險了。

  瑪德,就是下意識的,他也能導航到目的地。老祖宗把凈特么把這些事情刻進基因了。

  “準備的差不多了,我明天把東西搬到車上就行,你就準備好出發就行了。”吳燁回答。

  要回老家了,車都準備好了,就差把其他東西準備好,準備好了就出發。

  一路上吃的,睡的,還有娛樂的。

  “你說,你爺爺奶奶會不會嫌棄我,我好像就見過你爺爺一面,他老人家可能都把我忘記了。”凌晨說道。

  吳燁搖搖頭。

  上次見面很早了,老爺子卻沒有忘記,經常說起凌晨,而且讓吳燁有出息一點,早點把她帶回家去奶奶卡看看。

  她可想看孫媳婦兒了。

  “商量商量,回去別在我爺爺他們面前亂告狀啊!他們真會動我的!”吳燁提前和她說一下注意事項。

  老爺子平時把捶人掛在嘴邊,可能是說著玩,要是凌晨告狀了,可能就變成真的了。

  凌晨恍然大悟。

  “求我啊!求我我就答應你!”凌晨嘻嘻笑。

  “別太過分啊!”

  “我告狀!”

  吳燁:“......”

  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了。

  “哎哎哎,好說好說!住嘴!你住嘴啊!”凌晨認錯。

  完了!

  說軟話就有用的話,還要海綿體干什么?

  牛啊!你再牛啊!

  媳婦兒都是自己教的,遇到不聽話的時候,就得教育,就得讓她知道知道粗人的解決辦法,直來直去,簡單直接。

  不然不長記性,記不住,還敢威脅。

  有時候姐姐說錯話,做錯事,妹妹也得付出代價,就像是哥哥不聽話,弟弟得付出代價是一樣的。

  有事弟弟服其勞。

  六十分鐘的時間,喧囂結束。

  其弟敗于葫蘆口,裹挾傷兵退守,休養生息,屯田扎營。

  其妹水淹七軍,狼藉一片。

  凌晨睡著了,吳燁只好又把房間收拾好,才揉了揉腿,感覺有點酸。

  高質量的魚龍舞,相當于長跑十公里,吳燁大概跑了二十公里,確實累的夠嗆。

  第二天的時候。

  日出東方。

  吳燁站在窗戶前,準備今天把房車收拾好,吳太太他們要過兩天回去,吳燁和凌晨要提前出發。

  公司的事情都已經交代好了,吳燁還特意和凌宇這個老丈人說了一下,中秋節帶凌晨回老家過,只能國慶節在去蜀州了。

  凌宇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讓他開車慢點。

  狗子也要帶上,八爺給它留個窗戶就行了,不需要帶著它一起出門,免得飛丟了。

  把早餐做好,吳燁把爛泥似的懶鬼凌晨拉起來,她還在嘀嘀咕咕說吳燁壞話,氣的吳燁當場準備教育她。

  凌晨醒了。

  就是這么簡單,人總要怕一個人,或者怕一個器也可以。

  “困,沒力氣,酸,你干的好事!”凌晨拿著筷子咬牙切齒:“回去走著瞧,等我把爺爺奶奶搞定了,就是你的死期。”

  吳燁:“.......”

  看來路上有得忙了,不光是要加油,還得加油。

  “你不是故意的吧?就像是拍你一樣!上次你叫我滾,我打了你一下,然后你就經常說!”吳燁很疑惑。

  喜歡套路可以,沒有路你也喜歡就不好了啊!

  屬猴嗎?

  凌晨:“.......”

  她才不承認呢,這個事情是凌小雪做的,和她凌晨有什么關系?

  不過,拍一下,偶爾....算了,吃飯。

  “你不說話就是默認了。”吳燁回答。

  “我勸你最好對我,你的女朋友,不久以后的未婚妻,以后的妻子,孩子他媽,孫子他奶奶,放尊重點,不要恃槍凌弱,我不是只有你爺爺奶奶當靠山,我是已經有了靠山了。”

  “小吳,你也不想你媽媽用雞毛撣子打你吧?”

  吳燁:“......”

  姐姐,你可以啊!

  等著瞧!

  我媽打我,我就打你!

  “姐姐,你也不想臥床不起吧?”吳燁說道。

  凌晨:“......”

  一種植物!

  兩人互相威脅半天,最后決定和解,大家都互相理解,畢竟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了,以后還有互相扶持,攜手共進。

  洛白家。

  “媳婦兒,你先做菜啊,我去喊咱爸起床!”洛白在開放式廚房說了一句以后,就轉身準備去喊白菜爸爸。

  剛轉身就愣住了。

  白菜爸爸也愣住了。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