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88 見老丈人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豫州到魔都的G4333次列車,開始檢票的時候,排著長隊的老人小孩年輕人開始有序檢票,提著口袋,拉著行李箱的旅客排出一條長隊。

  人群里,一個皮膚較深,穿著一件老款卻嶄新的T恤,一條黑色有些長的西褲,腳上穿著一雙新皮鞋,頭發能看得出來剛剛修剪過。

  一只手臂拉著行李箱,眼睛則是看著前面的檢票口,看著前面的人群拿著身份證檢票的時候,他看的特別認真。

  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車票,反復的看了看車廂號,座位號,默默的念了好幾遍以后,才推著大號的行李箱往前走。

  他還是喜歡帆布包,那種大號的背包,不習慣行李箱。索性提著把手,把行李箱提起來,這樣更方便,也更讓他習慣。

  拿著身份證刷開檢票口,有些擔心閘門關了,又有些擔心時間不夠找座位,他迅速通過檢票口,提著不輕的行禮下樓梯。

  沒有和大部分人一樣去擠電梯,而是從樓梯快步走下去,用接近于小跑的程度,到了站臺。

  注意到不少人在外面抽煙,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想了想還是開始找車廂,高鐵上不然抽煙。

  坐習慣了火車,他很少坐高鐵,比起來,還是火車更劃算,也是最喜歡的出行方式,離開了舒適區以后,整個人都變得不習慣了。

  擠著票上的車廂號,他拿著票,走到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面前問了一句:“同志,07號車廂往那邊走?4333是這個車嗎?”

  一口豫普話,讓他顯得很鄉土,他能聽懂普通話,但是說不好,就這還是和工友和電視劇學的。

  網址p://m.63.

  費勁!

  “叔,就是這趟列車,您往前走,那個寫著羽酒的牌旁邊就是07車廂,車門旁邊寫著的。”很負責任的工作人員用一口豫州話和他交流。

  對方是個很親和的年輕人,讓他放心不少,他一貫其實不想麻煩和打擾別人,除非是真的不懂,沒辦法的情況下。

  認真的說了謝謝,他才往車廂哪里小跑過去,擔心時間不夠。

  工作人員轉頭看了一眼,有些感慨的抿了一下嘴唇,他想到自己的父親了,和這個大叔好像差不多,連一身氣質都很像。

  小心翼翼,顯得有些謹慎和卑微。

  哪怕是很認真很認真的看,也找不到一絲絲張揚和棱角。

  看著他進了車廂,工作人員才回過頭,看著面前打著月餅的牌,呆滯了幾秒。

  車廂里,拿著車票找著位置的中年人,在狹長的過道里,左看看,又看看,都沒有看到熟悉的英文加數字。

  生怕自己錯過位置,后面已經跟了不少人。

  “大叔,你的位置還在前面。”他身后高大的年輕人,注意到他手上的車票,提醒了他一句。

  “謝謝你啊,小伙子。”大叔感謝了一句。

  這些年,出門在外,發現熱心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了,也不知道閨女的男朋友,有沒有這么好的性格。

  往前走了好幾米,總算是發現他的位置了,心里默默的松了一口氣,竊喜行李架上還有很大的位置,他舉著行李箱,把它放到架子上。

  這個就很熟悉了,知道應該要怎么放,行禮才不會掉下來。

  放好行禮,坐在位置上,他手上拿著一個很大的塑料保溫杯,說是保溫杯,其實就是密封性好一點的大號塑料杯。

  里面泡著濃茶,這是他和一個黔州的朋友學的,濃茶可以提神醒腦,雖然有些苦,擔心他這幾年已經習慣了這個味道。

  這個行業做的久了,全國各地都是朋友。

  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還有幾分鐘就發車了,真是趕,好在安安心心坐在車上了。

  “得留點電才行。”那怕是手機明明電量都是滿格,他也不放心,怕手機沒電了。

  想了想,他發了個微信語音。

  “閨女,爹已經上車了,手機先關機了,到了給你打電話!”他發完語音,就把手機關機了。

  坐在邊上的位置,他旁邊就是靠窗的位置,沒等多久,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站在他面前,似乎對自己大號的行李箱束手無策。

  身材嬌小的她,確實是很無奈。

  “妮兒,我幫你放吧,你是坐這里嗎?”他站起來問道。

  背著書包的女生點點頭,給他一個笑容:“謝謝叔!”

  “嗐,客氣啥!”

  舉著行李箱,給她把行禮放好,并不是多重的行李箱,他放得很輕松。

  讓出位置,讓她先坐進去,他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叔,太謝謝您了!”她矮了點,行李箱挺重的,她沒辦法放:“您也是去魔都嗎?”

  悄悄的把嗅衣服的動作掩飾掉,他往外坐了點,然后才點點頭:“對啊,我去看閨女,她也在魔都,和你差不多大!”

  發現他的質樸以后,姑娘笑了笑,又有些遺憾的回答:“真好!”

  大叔愣了一下,敏銳的感覺自己說錯話了。

  不過她只是一剎那表情變化有些大,立刻就恢復了:“叔,您閨女多大了?”

  “今年23了。”

  “和我同歲啊,真巧,我也是去魔都找工作。”

  你一句,我一句的,就聊了不少,廣播響起,車門關上,車子緩緩啟動,開出站臺。

  差不多六個小時的車程才剛開始,旁邊的姑娘早已從書包里拿出零食水果飲料,把小桌板擺的慢慢的。

  他看了看手上的茶水,默默的靠著椅子,早上吃的東西很多,足夠到下午到魔都。

  這得花兩三百吧?

  現在的孩子吃零食多了,也不長個兒,還不長力氣。

  “叔,嗑瓜子!”她把瓜子放在大叔面前,方便拿的地方。

  這是一個心地很好的小妮兒!

  大叔默默的想到,不過他還是搖搖頭:“早上吃得多,叔不餓,你自己吃吧!”

  勸了好幾次,她發現大叔特別客氣,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她就沒有再勸,等會兒再和他說說。

  她早就發現,這個樸素的大叔,手上都是橫七豎八的老繭,皮膚也是長期曬太陽導致的膚色很深。

  應該是農民吧?她不覺得農民有什么不好,只是這樣判斷而已。

  他女兒也是剛畢業,不知道在魔都穩不穩定,就算是穩定,過去也不太方便吧?她可是提前就了解過魔都的租房價格。

  賺的少,花的多。

  再怎么樣,人家還有爸爸疼呢!

  高鐵開始加速,看著出門頂上大大的兩百多的數字,她看著窗外的美景,拿著手機拍了個視頻,簡答的剪輯好,配上音樂發出去。

  坐在旁邊的大叔已經睡了。

  帶著藍牙耳機,把數據線拿出來,接到座板下,充著電,看著手機上的電視劇。

  作為一個沒有什么定性的年輕人,無時無刻不在娛樂,看電視,,看視頻,聊天,發動態。

  坐在旁邊的大叔能耐得住枯燥,她卻不行。

  旅程過半的時候,她好歹是用吃不完也是浪費當借口,讓大叔吃了點東西,也算是報答他幫忙,心里平衡很多。

  果然啊,老人家都吃這套。

  她沒有感受過的饑餓和貧窮,這些中年人感受過,更清楚食物的含義,也更知道食物的分量。

  “叔,快見到女兒了,開心嗎?”旁邊的姑娘問道。

  他點點頭,怎么可能不開心,都不知道多開心呢。

  今年他出門早,他出門了閨女沒多久也出門了,好幾個月沒有見到閨女了,怎么可能不想呢?

  雖然經常開視頻,但是見到真人和開視頻是不一樣的。

  “我閨女沒有你這么文靜,和小子似的,她跟著老師傅學了好幾年武術,一個人打幾個男生都沒問題。”

  姑娘:??

  啥?這么猛的嗎?

  腦子里,不由自主出現一個一米九,一身肌肉的形象,金剛....芭比?

  “就比你高點,差不多瘦。”大叔補充了一句。

  姑娘:“......”

  那不可能吧?

  她覺得有些迷了,倒是好奇心起來了,想見一下大叔的那個閨女。

  “那您還不放心她?一個能打幾個,您有什么不放心的?”姑娘好奇的問道。

  遇到壞人的時候,應該擔心壞人才對吧?有可能,就被揍的生活不能自理了。

  她覺得要是自己有這種戰斗力,去哪里都可以。

  “這個澀會啊,不是能打架就行的啊!很多人壞得很呢!孩子單純,我和她娘都不放心她。”大叔回答:“人心叵測!”

  經常教她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也不知道聽進去沒有。

  出門在外,再怎么能打,還是個女孩子,什么性格他們當爹媽的很清楚,很容易吃虧的。

  “那她有男朋友了嗎?”姑娘問題很多。

  大叔點點頭。

  這次去,也是想見見那個男生,看是不是個好人。

  他一直就沒有排除閨女被花言巧語騙了的可能性,總要看看,了解一下,把把關才行。

  看人,還得說他們這些中年人,見得人多了,起碼知道是人是鬼。

  “有對象了,一個高高大大的男孩子,長得挺俊的。”大叔回答。

  看過照片,他不得不承認,那個男生長得挺俊的,只是看臉的話,和電視劇里的明星差不多。

  長相倒是其次,主要是人怎么樣,性格怎么樣,上進與否,有沒有孝心等等,才是他覺得最重要的地方。

  男人,最重要的不是外貌,是能不能站得直,立的穩,靠得住。

  “那挺好的,叔,我們快到了,到了您就可以見到您閨女了。”看了看時間,姑娘提醒道。

  已經是下午了,時間過得很慢,很枯燥,但是時間也過得很快,都已經快到魔都了。

  看著地圖上已經到了魔都范圍,姑娘收起手機,把線拔掉放到書包里。大叔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高鐵上可以充電的。

  “總算是快到了,坐久了真不習慣。”大叔說了一句,又揉了揉腰,逐漸開始接近城市了。

  高鐵作為陸地上很快捷的交通工具,給出行節約了不少時間,讓原本很久才能到的位置,變成了幾個小時。

  那種坐車二十多個小時的情況,已經一去不復返,只是少部分地區和高鐵還沒有,也是因為成本搞很大。

  “快到了,到了就好了。”旁邊的姑娘回答。

  終于,他中午出發的,下午才到,看著還白白凈凈的天空,他發現列車也開進城市里了,車外,總算是看到了大都市的影子了。

  這個城市,真的是很大。

  老家也不在城里,但是算得上熟悉,比這小多了,列車光是在開進城市里,就花了不少時間。

  “國內最大的幾個城市之一,不相信眼淚的地方,留下了太多人的遺憾。”在窗戶邊上的姑娘,眼睛布靈布靈的喃喃自語:“我一定要混好!”

  大叔悄悄的笑了笑。

  他剛出門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想法,后來啊!直接就是普通人。

  混來混去都是普通人,哪怕是很努力了,還在在漩渦里,既沒有錢,人也累,不過他不好打擊年輕人。

  “你加油,相信你自己,一定可以的。”

  姑娘點點頭,目光堅定。

  等到車停下來的時候,人群就開始躁動了,很多人已經提前站起來了,等著先下車。

  大叔不急,把手機拿出來開機以后,聽著好幾條信息的聲音,發現手機還有不少電量,他放心的看了看消息。

  我去接您,您到時候別亂走,找個顯眼的地方等我。

  您到了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

  我就在出站口等您,找不到的話,就給我打視頻電話。

  還有還幾條消息,看完以后,他開心的笑了笑,內心想著自己還沒有那么沒用呢,怎么可能找不到?

  把行禮拿下來,他跟著旁邊的女生一起出站。

  “叔,我帶你到出站口。”她說道。

  想了想,大叔還是同意了。

  “你有住處沒有?這邊有親戚嗎?”大叔問道。

  她點點頭,其實就是自己一個人過來的,沒有什么親戚,準備先找個酒店住著,等把工作找到,然后就去租房子,開始打拼。

  “您別考慮這個,我都安排好了,有人來接我的。”她也不知道為什么,說這個話的時候,有些心酸。

  以前下雨就能跑回家的小女孩,現在也學會站在雨里微笑了。

  “這樣吧,你給叔一個聯系方式,回頭叔萬一有事求你幫忙呢!好吧?”大叔顯然看出來什么東西了,但是他沒有說。

  現在的孩子,自尊心都很強。

  忍不住笑了笑,把電話號碼念給他,不放心的大叔還打了一個電話,確定號碼沒問題,才把號碼存起來:“我姓白,小妮你叫啥名?”

  他都還沒有問對方名字,這會兒才想起來,多少有點尷尬。

  “大叔你叫我小章就行。”

  一邊說,一邊往出站口走,語氣里都是告別的意思,雖然才認識幾個小時,但是很投緣,大叔覺得這個小妮人很好,和自己閨女性格差不多。

  姑娘在他身上看到了某個很模糊的影子。

  剛門口的時候,她看到一個穿著一身白T恤大,白短裙的,剪這短發,特別清秀帥氣的姑娘跑過來,一把摟住她身邊的大叔。

  “爸想我沒有?”

  “怎么又剪個短頭發,和假小子似的。”

  “不好看啊?”

  “那倒不是!”

  笑的開心的父女,笑容很是晃眼。

  抿抿嘴,小章默默的往旁邊走了走,有些羨慕的看著短頭發的女生,她真幸福!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她拉著行李箱離開,沒有驚動沉浸在開心的見面里的大叔。

  小章才不是因為看不得這個呢!

  “對了,今天遇到一個很好心的姑娘,我帶你....咦,人呢?”他很疑惑的看了看周圍,發現小章已經不見了蹤影。

  想到剛才就顧著開心了,她應該已經離開了。

  “怎么了爸?”白菜問道。

  “沒事,就是剛才那個小妮,讓人感覺挺心疼的。”他沒多說什么,就是感覺心里有點酸。

  白菜想了想,還是準備吃飯的時候再問他,這個點已經六點多了,以她對自己老爹的了解,他就吃了早餐。

  拉著沒有撕開塑料的行李箱,注意到他的衣服,白菜有些復雜的看了看身邊的父親,這些小事情,她以前感覺不到,現在很容易就能發現了。

  以前,每次送她去報名讀書,他都會換一套新衣服,干干凈凈的,讓自己顯得體面一些。

  那時候,白菜總是顧著其他的,沒有發現這一點。

  “我們先去吃飯吧,你肯定沒有吃午飯,電話也關機,打電話都打不通。”白菜略帶埋怨的關心。

  白菜爸爸撓撓頭,笑了笑:“也不餓!”

  其實餓了。

  畢竟就只是早上吃了東西,到現在為止就吃了點小章的零食,他沒吃幾口。

  “洛白在停車場等我們,本來準備來的,我想著給您點時間緩一下,就讓他在停車場等我們了,還埋怨我半天,說這樣不禮貌,被我錘了一頓才老實了。”

  白菜爸爸:“.....”

  “不能動不動就欺負人家,再說他來就來唄,你爸又不是見不得人,你怕啥?”她嚴肅的說道:“以后可不能再欺負人家,我知道一般人打不過你,日子不能這么過,和你媽學學。”

  嗯,白菜媽媽,就不打他。

  白菜媽媽也是練了一身功夫,能打他幾個,但是她從不動手,都是以理服人,白菜能學功夫,也是她媽媽的關系。

  她娘家,武術鄉村。

  “我知道,我就是想著,尷尬嘛,有個時間也好緩緩,不是他不來啊,我沒讓。”白菜解釋。

  白菜爸爸看了看她,無奈的點點頭。

  他倒不覺得一個男娃膽子那么小,這種時候就是膽子小也應該硬著頭皮來的。

  見到閨女的時候,沒有個陌生人在旁邊,也挺好的,雖然白菜這個要求任性了點。

  “停車場在那邊,我們先去吃飯,我都已經把住的地方給您安排好了,吃完飯回去好好說說話。”白菜說道。

  注意到她的衣服質量,手上的手機,還有手腕上的手鐲,他笑了笑,然后點點頭,把內心的想法壓下來。

  跟著白菜去停車場,一路上白菜都在說話。他聽著,時不時的答應一句。

  “爸,前面沒敢給您說,我其實自己賺了不少錢。”白菜很認真的回答:“我自己努力賺的,雖然也有洛白幫我的原因,但是.....”

  “爸知道!”知道白菜要說什么,他笑了笑:“爸知道的,不用解釋那么多。”

  閨女是什么性格,他很清楚,不會做什么沒下限,違法犯罪的事情,她不是那種人。

  “嘻嘻,爸最好了,其實賺的也不多,就存了兩百多萬。”白菜脫口而出。

  白菜爸爸:“.......”

  多少錢?兩百多萬?

  恁這傻妮兒,搶銀行了?

  “憑本事賺的!”白菜發現他的表情了,震驚的意思很明顯。

  白菜爸爸停下腳步:“兩百多萬啊?你才工作多久?我怎么不知道你有那么大本事?”

  白菜:“......”

  “吃完飯,回去給你從頭到尾解釋一下,現在先去吃飯吧!”

  “不知道的的話,我總感覺不踏實,吃不下去。”他是相信白菜,也估計到白菜賺錢了,但是他萬萬沒想到,會那么多。

  才半年呢!

  一個月三十萬,一天一萬,搶錢呢?

  “爸,你是不是也覺得我賺的錢有問題?”白菜氣呼呼的問她。

  搖搖頭,白菜爸爸回答:“我就是覺得和做夢似的,想不到究竟干什么能賺這么多錢!”

  不是不相信,是超出認知范圍了,他一個月才幾千塊錢,兩百萬得不吃不喝存幾號十年,從白菜出生存到現在都沒有兩百多萬。

  那是巨巨巨款啊!

  自己閨女,怎么感覺不認識了呢?

  拿著手機,白菜給他看了看自己的短視頻主頁:“您看,我粉絲都有幾百萬啊,現在給人家打一個都是幾萬幾十萬的。”

  白菜爸爸:“......”

  這不是老婆也玩的那個軟件嗎?能賺這么多錢?現在的老板一個個錢都這么好賺嗎?還是說大城市真的遍地是機會?

  他不理解,但是不妨礙他放心了。

  “回去和爸好好說說。”白菜爸爸決定暫把這個消化不了的消息放在一邊。

  至于白菜說讓他看看銀行卡余額的事情,他沒敢答應,怕受刺激。

  到了停車場,洛白就直直的站在車子邊上,后備箱早就打開了,站的很直,看到白菜和她爸爸過來,洛白立馬迎上去。

  “叔叔好,我是洛白,您叫我小洛就行。”聲音不小,洛白有點忐忑。

  白菜爸爸被他嚇了一跳,不過立馬就恢復過來了,看著一身襯衫,西褲皮鞋的洛白,看著很精神,人長得也很俊,第一印象還是不錯的。

  “你好,小洛。”白菜爸爸想了想,還是伸手。

  和他臥來了一下手,發現他一手的老繭,他也發現洛白手上一點繭子都沒有,兩人各自閃過一個想法。

  “叔叔,行禮給我,我來!”他把行李箱接過來,拉大后備箱邊上,準備放進去。

  臥槽,這么沉!差點丟人。

  關好后備箱,他把后排車門打開,問道:“叔叔,您暈車嗎?外面熱,我把空調打開。”

  白菜爸爸搖搖頭,覺得這個小伙子挺細心的。

  車是他唯一有一點點了解的幾個熟悉牌子之一,別摸我!剛才關后備箱的時候他就看到了。

  很貴!

  這是個有錢的小伙子,長得好看,還有錢,有禮貌,脾氣應該也還不錯,這是他初步觀察的結果。

  “叔叔,我和白菜已經訂好吃飯的地方了,本來想著在家里吃,但是您難得來一次,我又是第一次見到您,家里顯得不太隆重。”

  “您來了,我想著怎么也得好好吃頓飯,您別怪白菜啊!”

  白菜爸爸搖搖頭:“小洛,你有心了,也別太麻煩了,簡單吃點就行了,沒必要浪費錢。”

  “不會的,在朋友開的館子里,花不了什么錢,我和白菜偶爾也去吃一頓。”洛白解釋道。

  他知道白菜節約,她爸爸肯定也節約,但是總不可能帶他去小館子吃飯,顯得心意不夠。

  知道他還沒有吃飯,洛白盡量開的稍微快一點,免得給老丈人餓著了。

  “菜菜,你給服務員說一下,我們馬上到了,讓他們先把酒水飯菜準備好,叔叔中午就沒吃東西,肯定餓了。”快到了的時候,洛白和副駕駛的白菜說道。

  點點頭,白菜給經常送餐的服務員打了電話。

  白菜爸爸默默的觀察著洛白,就像是觀察一個物件似的,盡量不遺漏細節。

  注意到這個,洛白感覺渾身發麻。

  好在白菜和他聊天,及時解圍了,就是擔心這個,白菜才坐在副駕駛,陪著洛白,也好隨機應變。

  “爸,前面就到了!吃完飯我們就回去。”白菜指了指不遠處。

  洛白掉了個頭,把車開到店門口,把鑰匙給泊車小弟。

  下車站在白菜身邊,白菜爸爸看了看裝修的古色古香的飯店,勉強認出龍飛鳳舞的大唐飯店幾個字。

  “這是洛白好朋友開到店,老板娘和我也很熟,都是很好的朋友。”白菜挽著他胳膊,和他說道。

  點點頭,白菜爸爸看了看她,突然就覺得女兒混好了,有點一時之間接受不了那么多信息的感覺。

  攤牌了,你閨女有錢,你閨女朋友認識的朋友也多,你閨女有出息了,你閨女.....就是這種感覺。

  微微呼了一口氣,讓自己看起來平靜一點,起碼應該顯的就像不是第一次來這種高檔場所的樣子。

  “白小姐,飯菜都準備好了!”白菜挽著老爹的隔壁進店,一個服務員小姐姐立刻走過來和她說了一句。

  洛白跟在白菜旁邊,點點頭,說了句謝謝,往電梯位置走去。

  店里客人很多,空桌子都沒有幾張。

  “這生意真好!”白菜爸爸看了看大廳,這不得一個月賺上百萬?

  這一瞬間,他又接受了白菜賺錢的事實。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著有錢人的朋友,賺錢并不是多難的事情,就怕朋友都是窮人,大概率自己也是窮人。

  他的朋友就都是建筑工人,所以他也是個建筑工人,沒有離開這個圈子過。

  “確實挺好的,就是味道特別好,想著帶您嘗嘗,也顯得正式點,叔叔這邊!”洛白走在前面帶路。

  白菜看著他殷勤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

  想到剛開始知道她爸爸要來看她,洛白立馬就開始了解情況,然后打電話求助,問家里爸媽,要注意什么,問吳燁留位置,把黃原的好酒拿了幾瓶,又去寧渠哪里開車。

  然后又租房子,收拾,去車站接人。路上的時候,還在問白菜,要是她爸爸說豫州話,聽不懂怎么辦?

  “就這里了!”洛白推開包廂門。

  進門就看到一大桌子菜的白菜爸爸,轉頭看了看白菜:“這么多吃的完嗎?”

  平時下館子,都是一個兩個菜的白菜爸爸,看著眼前的十幾個菜,覺得三個人根本吃不完。

  洛白把酒盒子拆開:“叔叔,沒事的,吃不完我們還可以打包回家吃,您先動筷子,我給您倒點酒!”

  坐在位置上,看著不是海參就是龍蝦的飯桌,白菜爸爸覺得這個規格高的太離譜了,他最開始以為是去火鍋店吃的。

  沒想到是來大酒樓,這小洛也太實在了啊!

  這輩子,白菜爸爸細數下來,還是第一次吃這種高規格的飯。

  看著菜就知道一定不便宜,那條龍蝦起碼就是好幾百塊錢,還有很多他不知道,但是色香味俱全騙不了人。

  “先別喝酒,爸,先吃點東西墊一下,吃個半飽再喝酒。”白菜提醒他。

  早就瞅準一盤煎餅的白菜爸爸,先動筷子,白菜給他夾菜,給他把碗都裝滿了。

  本來就餓了的白菜爸爸,顧著矜持,并沒有吃的很快,但是筷子沒有停下來,好吃確實是好吃。

  好的東西沒其他的毛病,就是貴。

  菜過五味以后,洛白才拿著酒杯說道:“叔叔,我敬您一杯!”

  喝酒這個事情,白菜爸爸不怕,他酒量說不上多變態,一兩斤白酒他可不怕,算是能喝的那種了。

  “小洛現在做什么工作的?”例行詢問開始了,借著喝酒,白菜爸爸開始問問題了。

  洛白和小學生似的,正襟危坐,認認真真回答問題,就和被審問了似的。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