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87 老板不在,見錢就賣【8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自己開車回去?坐飛機回去不是更方便嗎?自己開車那么累!”給凌晨夾了菜的吳太太,覺得吳燁智障了。

  一千五百多公里,自己開車得多累啊?

  老吳只是看了一眼吳燁,就坐在椅子上沒有說話,不出意外,這是凌晨的主意,吳燁不會如此天馬行空的。

  他這種咸魚性格,能坐飛機,會開車,還是開一千五百多公里,太陽打西邊出來差不多。

  什么都聽媳婦兒的!

  隨他!

  “一千多公里而已,我和凌晨換著開唄,反正也沒有準備當天就到,我們提前兩天出發,準備當自駕游!”吳燁回答。

  當然,這確實是凌晨的主意。

  凌晨才愛旅游,吳燁只愛凌晨,所以,真拿她沒辦法。

  坐飛機雖然快,但是除了看云,毛都看不到,但是自駕游就不會了,可以看到的。

  “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我和你爸坐飛機回去,到家先把家里收拾收拾。”吳太太沒說不同意。

  一住://6

  孩子大了,都快交割了。

  以后怎么管是凌晨的事情,她最多查缺補漏建議一下,不多說什么。

  愛開車就開吧,年輕不怕累,喜歡陌生的地方,她年輕的時候也是一樣,老了才喜歡熟悉的地方。

  “給她收拾個窯洞,她想住窯洞。”吳燁笑著說道。

  吳太太看了看他:“你是太久沒有挨打了,皮在癢是不是?現在那還有人住窯洞?”

  條件好了以后,都修小樓了,窯洞都當成雜物間了,放雜物,放柴火,很少還有人住,就算是住,都是沒辦法,迫不得已。

  村里也有老人住窯洞的,那是家庭原因。

  吳燁家里,老爺子是最早修房子的那一批人,真在村里比,吳燁家的條件從二十年前到現在,都算是很好的。

  不過比不過凌晨家。

  “阿姨,您別管他,來,喝碗雞湯,這個雞湯特別好喝!”凌晨打圓場。

  上次說回去體驗農村生活,吳燁讓她住窯洞,這都過去一個多月了,吳燁還記得。

  凌晨是挺好奇的,剛好吳燁過年去她家過,她呢,中秋節去吳燁家過,順便去體驗一下農村生活。

  放牛放羊,割草種地,應該很不錯。

  “價錢是黑了點,但是味道確實很好。”吳太太喝了幾勺雞湯,菜單她也看過,價格都不便宜。

  雖然是自己兒子開的店,換成她是顧客,也不會經常來,她還是老想法,這種吃法很奢侈了。

  今天還是凌晨打電話,請他們出來吃飯,才來的吳燁店里,不然吳太太還是習慣在家里做飯吃。

  “您黑別人就算了,自己兒子也黑?成本就很高啊!我總不可能虧本賣!”吳燁把茶倒好。

  “一個黃瓜你賣88,你這是月球來的黃瓜啊?我還不知道黃瓜兩塊錢一斤?你著半斤都沒有。”吳太太指了指黃瓜:“還青龍過海,你臉皮真厚!”

  看到這些菜,吳太太就能估計得出來大概的成本,就算是差一半也沒有吳燁定的價格離譜。

  蒸的花生,外面買十塊錢一斤,他賣66一屜,怕是半斤都沒有。

  “你爸的奸詐你倒是遺傳了個十成十。”吳太太看了看老吳。

  吳燁:“.....”

  老吳:“......”

  這里面有他什么事情?他好好吃著飯呢,也被殃及池魚。

  他倒是理解吳燁這個菜價,價格得和環境匹配,不然客人都會覺得不協調,匹配的低那么一點點,客人就會覺得很實惠。

  吳燁的團隊,顯然對這個很了解,用人均300的裝修,買人均260的價格,再加上菜的味道確實好,位置也好,還有跟得上的宣傳,生意好就很正常了。

  這不是奸詐,這是你情我愿,客人不在意這個,很多人請客,貴一點反而覺得有面子。

  “商業行為,這不是很正常嘛,那有說自己兒子心黑的。”老吳喝了一口熱茶,點點頭:“茶葉不錯,不是那種便宜貨。”

  他能喝的出來茶葉的質量差異,起碼也是八九不離十。

  吳燁看了看旁邊的凌晨,凌晨笑了笑:“確實,我比你更黑!”

  他們的業務,利潤也很大,有些業務,利潤高的離譜,人家還不得不合作,因為一些東西只有她們公司有。

  沒有替代的,就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你們開什么車回去?還是開你那個越野車?”吳太太問了一句。

  “那是大G,好吧,也是越野車。”吳燁說道:“準備租個房車,路上還可以露營。”

  這是吳燁和凌晨提前商量好的,租個不大的房車,路上一路玩著回去,

  吳燁覺得挺好的,租個那種不晃的房車就行了。

  嘿嘿嘿!

  “晨晨上班那么累,出去玩一下也好,開車慢點,不要疲勞駕駛。”老吳提醒了一句。

  距離中秋節其實也沒幾天時間了,吳燁他們先出發,老吳他們提前一天出發,估計他們還要先到。

  這次吳燁帶著女朋友回去,提前也沒有和老爺子他們說,免得他們準備很多。

  老太太還沒有見過凌晨呢,就是視頻上見過,還沒有見過真人。

  “過去待幾天?”吳太太問道。

  “也就幾天時間,凌晨還得回來上班,前前后后的,差不多一個多星期時間。”吳燁說道。

  就這點時間,除了假期,其他的都抽出來的時間。

  凌晨比吳燁忙多了,管著好幾個大公司,事情本來也多,出去玩多久,回來就得解決多少問題。

  上次去北極一趟,回來文件都堆了一大堆。

  “那也差不多了,總要勞逸結合。”吳太太拿著紙巾擦了擦嘴。

  可以理解的。

  吳太太作為新世紀的婆婆,沒有那么的規矩,更多的都是理解和退讓。

  能回去都已經很好了,要是沒有時間的話,都回不去,老爺子和老太太更遺憾。

  老人家一把年紀了,現在最希望的事情,就是看著吳燁結婚,生孩子,特別是老太太,回去一次催促一次。

  “那就這樣定了,吃完了就走吧,他們也回去早點準備行禮。”老吳把茶杯放下:“車都還沒有租吧?”

  租好車還得準備其他的,總不可能睡床墊,還得加水,準備吃的喝的,工作也得提前安排一下,才能能放心離開魔都。

  “我這兩安排好。”吳燁回答。

  老吳也沒有多問,而是靠著椅子喝茶。

  吃完飯,就各自去準備回去了,吳太太也得回家準備行禮,老吳可搞不定這些事情,還得他出手。

  給老爺子和老太太帶了不少東西,要提前裝好。

  停車場。

  凌晨和吳燁看著轎車離開,凌晨挽著吳燁的胳膊,兩人壓著馬路,街邊都是汽車行駛過去,路燈通明,人行道上都是晚間散步的人。

  凌晨挽著吳燁的胳膊,漫步在人行道,看著高懸在天空的月亮,這幾天已經開始逐漸變圓了。

  事物月圓,今天已初八了。

  還有一個星期就八月十五,農歷的中秋節。

  吃飽喝足,挽著吳燁散散步,走在路上,凌晨把頭靠著他肩膀,輕輕地哼著小曲兒,感受著很久沒有得到的寧靜。

  起床,鍛煉,出門上班,回家,吃飯,鍛煉,休息。偶爾才會像這樣出來逛一下,散散步。

  正是因為少,才讓凌晨覺得很好,安安靜靜的飯后時光,不一定非要窩在沙發上渡過。

  吹吹秋風也很好。

  今天凌晨打電話給吳太太,請他們吃飯也是事出有因,這個月吳太太喊了她兩次了,她都沒有時間,好幾次加班加點的,回家都是很晚了。

  所以凌晨把他們約到吳燁店里吃了一頓,也算是表達心意了,而且吳燁店里也方便,和其他飯店不一樣。

  每次吳太太都弄一大桌子菜,凌晨也覺得她辛苦,算是變相的關心。

  年輕人的關心就是這樣,不是費事,就是費錢,凌晨倒是把錢和事都省下來了。

  “哎,那邊有熱鬧可以看!”吳燁抬頭看了看不遠處,拉著凌晨就走過去:“走,看熱鬧!”

  看熱鬧,屬于是樂子人的必備技能。作為吃瓜集團一員的吳燁,有著大瓜小瓜不放過的執著。

  凌晨:“......”

  看著興致勃勃的吳燁,凌晨只好跟著他一起去找樂子。

  這是一個小區籃球場,就修在路邊,隔著一層鐵絲網,吳燁和凌晨找了一個好位置,吳燁從挎包里拿出水煮花生和瓜子遞給凌晨。

  這是他剛才在店里拿的,準備回家路上磕,沒想到還有樂子可以看。

  凌晨:“.......”

  準備的真齊全。

  抓了半把瓜子,凌晨看了看球場內,一群大媽和一群年輕人對峙著,大媽們顯得怒氣沖沖,特別是看著對面放著兩頭牛的大音響。

  周圍還有幾個籃球,看這個情況,大媽們是占了籃球場,引起小年輕的不滿了。

  這種事情屢見不鮮,當然是網上,現實里吳燁還是第一次見到,公寓樓下也有大媽跳廣場舞,不過她們都是十點之前就回家了。

  “孫子,你過來!”一個大媽指了指人群里熟悉的身影。

  對方搖搖頭:“奶奶,你趕緊回家,別和這些大媽奶奶一起瞎胡鬧。”

  老太太:“.......”

  這種情況還有不少,很多年輕人的奶奶都在廣場舞群體里,被自己孫子大義滅親了,讓她們不要胡鬧。

  看的吳燁嘖嘖稱奇。

  “以后專門找個位置給你跳廣場舞,免得你孫子也只有,為了打籃球把你趕出去。”吳燁說道。

  凌晨給了他一個白眼。

  自己孫子,自己連兒子都還沒有,還孫子,還不知道兒子什么時候生呢。

  再說,她不覺得自己孫子敢和自己咋咋呼呼的,最多說:奶奶,求求您了!

  嗯,這樣還差不多!

  “我先把他爹管好,遇到這種事情,我直接打電話給他爹不就行了,你覺得要是你兒子會怎么處理?”凌晨問他。

  吳燁指了指球場。

  “先看人家兒子會怎么處理!”過來一群中年人了,看情況就知道是凌晨說的這種情況。

  見分曉的時候到了,管的好不好,孩子聽不聽話,一看便知。

  凌晨也看著球場,以后她也得管兒子。

  “我兒子,應該是那樣,看到沒有!”吳燁指著其中一個大哥說道:“我兒子肯定是那種。”

  凌晨:哈哈哈。

  總感覺在占人家便宜似的。

  先收拾了一頓孩子,才去了老太太身邊的大哥,把老太太勸回去了,身后還跟著嘀嘀咕咕的孩子。

  一部分人就不是這樣了,上來就和老太太說話,話語間,還有不少埋怨。

  有的直接是批評了,看的吳燁撇嘴,這種事情也不是一方錯了,單純怪老人,單純怪孩子都不對。

  一樣米養百樣人。

  不少固執的老太太就生氣了,罵罵咧咧的,魔都人罵人,多少有點電視上的感覺,趕不上最厲害的幾個地方,也不輕。

  吳燁磕著瓜子,看了看凌晨:“以后和我媽學一學魔都話罵人,不然你用蜀州話罵人,人家聽不懂。”

  防范于未然,吳燁覺得應該讓吳太太教凌晨一下。

  吳太太和其他阿姨學了不少,以前吳燁見過幾次,吳太太罵人很兇的,特別是夾著本地化,活生生把人家罵哭了。

  那個哭唧唧的阿姨,吳燁至今忘不了她當時梨花帶雨的模樣。

  當然,也忘不了氣勢咄咄逼人的吳太太。

  “不用,蜀州話罵人都很過分了,我都不敢放飛自我,還得收著點!”凌晨吃了一顆花生,感覺球場里的阿姨應該點一個滴滴代罵。

  吳燁大概是沒有見過鄉土式罵人法,不留余地罵人法,容易挨刀罵人法。

  這算什么?

  吃了半天瓜,吵得越來越厲害。

  一場鬧劇,最終居然是以報警而結束。

  兩人往回走,開著車回家。

  “白菜考駕照考的怎么樣?”吳燁問她,白菜考駕照考了不少時間了,凌晨說效果不好。

  說到這個,凌晨就忍不住笑起來。

  “掛科兩次了,第一次是坐到副駕駛去了,第二次是把車開到溝里去了,教練讓她放棄這個夢想,不要固執,做人要看得開,要學會取舍。”

  “天賦全點到表演和練武上了,開車天賦差的一塌糊涂。她說要是掛了五次,就不考了,反正也靠不出來。”

  凌晨說了一下白菜的近況,吳燁也忍不住笑起來。

  洛白前幾天還信誓旦旦的說,要把白菜教會開車,現在不知道放棄了沒有。在她身上,吳燁見到了她很好的武術天賦,也看到了她很糟糕的學車天賦。

  “準備掛完了,就去試試考摩托車駕照,或者考船舶駕駛證,白菜現在對駕駛證很執著。”凌晨說道。

  她們經常在群里聊天,白菜是什么情況,她也沒有隱瞞大家,反而是時不時的分享開心,大多數時候都是求安慰。

  坎坷的很。

  “估計也懸,換成摩托車,我怕她能飛起來。”吳燁有種預感,她絕對不會那么順利,考汽車都不行,摩托車就行?

  新手手里,摩托車和汽車一樣危險,也不知道洛白怎么想的,準備把白菜培養成殺手?

  “你和洛白說一下吧,免得她那天撞個好歹,真很可能,她又很頭鐵。”凌晨建議道。

  吳燁點點頭。

  上次和洛白說讓他們小聲點,他還怨念頗大呢,雖然還是聽了。

  回到停車場,吳燁把車停好,看了看旁邊洛白的車子,噴了花哨的漆,整成了彩色的,奇奇怪怪的審美。

  吳燁和凌晨的審美都不一樣,凌晨買的四件套,永遠是淺色的,吳燁喜歡深色的。

  淺的吳燁一直不喜歡。

  “網上買點小玩偶,你喜歡那種?”凌晨拿著手機問他、

  吳燁指了指幾個黑色的玩偶。

  “算了,我自己選!你這眼光,我都不知道你為什么能找到我當女朋友。”凌晨吐槽。

  吳燁笑了笑。

  “傻了唄?找女朋友,也不可能往深色找啊!”始于顏值嘛,吳燁也是這樣,一見鐘情的除了顏值就身材,最重要的微笑。

  再說是不是深色,最開始也不知道,都是后來知道的,或者改變的。

  “你個騙子。”凌晨對臉盲這個套路一直耿耿于懷的,當時那么容易就相信他了,現在覺得自己好傻。

  如果不是那么容易相信他,也不會那么容易就淪陷了。

  都是緣分。

  “你要這樣說我也沒辦法!”吳燁攤攤手。

  凌晨:“.......”

  這種渣男的話都學會了?

  啪啪兩巴掌,凌晨才拉著吳燁出了電梯,回到家以后,就開始計劃收拾東西。

  “你們老家熱的時候四十度啊?我的天!”凌晨看著手機問他。

  吳燁只是看了看,就很好奇她為什么這么問。

  “你們老家四十多度,魔都最熱的時候也是四十多度,我們老家差不多四十度,有什么問題?這段時間是秋老虎啊!”吳燁回答。

  凌晨才反應過來,想了想,確實是這樣。

  不是那些能避暑的地方,都很熱。

  這個季節,只有那些二十多度的地方,才是最合適居住的,不過他們只能想想,沒退休,想去都沒辦法。

  “我們老家有小河,家里有空調,還有老爺子專門給我挖的游泳池,家門口還有幾顆大樹,有吊床的。”吳燁和她說道。

  今年哪里不熱?

  除了少數的地方,大部分地方其實都很熱,魔都這邊都有不少植物被曬死,每天下午的時候,灑水車都要灑水。

  “我多帶點防曬霜,免得回來以后,員工都不認識我。”凌晨計劃著。

  洗漱好,吳燁拉著她上樓。

  第二天的時候。

  吳燁去了汽車租賃公司,提前和對方預約好了,吳燁到了的時候,才發現他們公司的場地特別大。

一路順風汽車服務公司  吳燁看著廣告,才發現還賣二手車,真是什么業務都做,這年頭賺錢已經這么難了?

  看著一輛輛洗的干干凈凈的二手車,吳燁看的眼花繚亂的。

  “要從頭到尾的拍啊,要拍特寫,現在的男人,都喜歡看洗這種臟車。”洗車間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吳燁忍不住笑。

  看了看他們身邊一輛臟的不行的車,居然拿捏了大部分男生的喜好。

  大概是看到吳燁了,他立馬就沖出來,激動的掏出香煙,遞給吳燁:“哥,看車嗎?”

  還沒有來得及回答,他又回頭喊道:“小王,給哥拿瓶黑牛,把西瓜切好。”

  才轉頭看了看吳燁:“哥,想看什么車?幾萬幾十萬應有盡有,全是精品,售后有保障,我們送一年保險。”

  從兜里掏出一把遮陽傘,他舉起來,把吳燁頭上的陽光遮住。

  現在干二手車,已經卷成這樣了嗎?

  這服務,吳燁簡直給滿分,小母牛坐飛機啊!

  “你們現在都這么卷了?”吳燁看著另一個穿著制服的年輕人跑過來,把飲料遞給吳燁。

  “不懂事,不知道給哥把拉環拉開啊!”他批批評了一句,才回答道:“哥,你不知道啊,以前的二手車販子,早上喝拉菲,中午吃龍蝦,晚上和臺子,現在不光是得學剪輯,拍視頻,做廣告,還得虧錢賣車,日子難過啊!”

  要不是日子難過,他至于做到這樣?

  以前做舔狗的時候,都沒有這么到位。

  吳燁大概理解了,這年頭網上做二手車的太多了,他們競爭怕是頭破血流那種。

  “這個寶馬什么價格?”吳燁拍了拍其中一輛車,寫的準新車。

  “哥,七系,去年年底上牌的車,看,塑料都沒有撕開,誠心要72交個朋友。”他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吳燁。

  吳燁:“.....”

  他只是問一下,從來沒有了解過這個行業,吳燁還是很有興趣的。

  “給個成本價唄!”吳燁笑著說道。

  他想了想:“哥,成本價76!”

  臥槽,這該死的幽默感,口才真好的!

  難怪生意做的這么大,車這么多,怎么看也不可能和他說的那么慘的情況對上。

  “你是不是錢總?”吳燁問他。

  年齡和吳燁差不了多少的年輕人愣了一下:“我是小錢總,你說的應該是我爹,我可能是誤會了!”

  他還以為賣車的客戶來了。

  “我來租車的!”吳燁說了一下,看了看他有點失落的眼神,吳燁問了一句:“有沒有那種特別特別新的準新車?三十萬左右的bba!”

  小錢總眼睛一亮。

  “有!哥,我們里面聊,吃點水果,把車租好了再聊這個。”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帶著吳燁往一間辦公室走去。

  很有意思的一個哥們兒。

  辦公室,看著手邊的水果,吳燁拿著平板電腦選房車,小錢總在旁邊給他建議,要他額駕照能開的,要自動擋的,要多功能的,要駕駛起來舒適的。

  吳燁的要求很多,他選了半天才給吳燁選了幾輛。

  實地看車的時候,他又把一個個功能都演示了一遍,坐在副駕駛,讓吳燁開車試駕,跑了一圈,吳燁把車定下來。

  “哥,找了幾個車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能不能問一下買車是自己開還是?”

  “獎勵公司管理!”吳燁回答。

  小錢總看了看吳燁,豎起大拇指:“哥,敞亮!一看你就是做大生意的。老板不在家,我亂賣,見錢就賣!”

  吳燁:“......”

  這牛吹的,吳燁肯定是不相信的,這個話,他好像在朋友圈聽說過。

  不過中秋節,吳燁準備放假之前,弄個員工表彰大會,準備花點錢,弄個車給獎勵一下。

  “你別激動啊,我先看看車,就算是確定下來,也得等公司那邊把宣傳方案做出來再說。”吳燁回答。

  小錢總點點頭。

  帶吳燁看了看車,都是幾個月的車,不過價格要少一部分,也算是二手車,不過車是新的厲害。

  價格上,性價比還是很高的。

  “吳哥,你這樣,你給我個你們宣傳部負責人的電話,宣傳我不懂,但是這個車怎么樣送我懂啊!個人戶和公司戶可不一樣!”

  “這方面,我們是專業的,具體操作,時間,好處壞處等等,他們肯定要知道才能定方案啊!”

  “認識就是朋友,吳哥,你是做大生意的,日理萬機,肯定沒時間管這些小事情,我很會為朋友著想的。”

  很想挖他怎么辦?

  這家伙做銷售的話,肯定是個很厲害的高手,吳燁都被他說服了。

  想了想,吳燁把小水魚的電話給他了,大水魚不管這些,兩兄弟管的事情不一樣。

  至于打蛇上棍的小錢總,吳燁是真決得他是個人才。

  “吳哥,租車的錢,你給個六千六就行,六六大順。”他直接抹了一千多。

  吳燁一愣。

  “這么大方?你爸不會有意見?”吳燁問他。

  小錢總笑了笑:“我交朋友,管他何事?吳哥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以后用得著弟弟的地方,只管開口。”

  他一開口,吳燁仿佛來到了梁山。

  其實吳燁很有自知之明的,他這種人,做不到那些諂媚,也說不出那些馬屁,更喝不下那些苦酒。

  所以,他做不了什么大事情的,因為他和規則格格不入。

  既不是什么高清的人,也不是什么蒙眼扎淤泥的人,不是荷花,連荷葉都算不上。

  像小錢總這樣的人,才能混出頭,哪怕是他一點基礎都沒有,也能混出頭,吳燁有這種感覺。

  這種,才是生了混澀會的性格。

  能抬得起,也能放得下,不成功都沒有道理。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吳燁覺得自己應該和他學學,起碼低得下頭,才能昂首挺胸:“加個微信吧!你也別客氣,交個朋友!”

  吳燁說的很認真,讓他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掏出手機:“我掃,我掃!”

  聊了不少時間,等他爹來的時候,吳燁和小錢總都聊了一個小時了。

  “吳總,沒想到你提前來了,我們家這小子口無遮攔的,沒得罪吳總吧?”聰明絕頂的中年人穿著西褲,把T恤扎在西褲里,一雙皮鞋锃亮。

  公司管理推薦的他們家,吳燁來的時候,他就知道吳燁的情況了,實打實的十億富豪,十億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很高的位置了。

  “錢總客氣了,我和錢兄弟聊的很好。”吳燁回答了一句。

  中年人看了看吳燁旁邊的兒子,微微點點頭。

  “車選好了嗎?要是沒有滿意的,我再調幾輛車過來。”

  “爸,這事你就別管了,我和吳哥對接就行了,已經弄好了,晚上我給吳哥送過去。”小錢總示意他不要多說其他的。

  點點頭,說了幾句中年人就離開了,沒有打擾他們聊天。

  吳燁也沒有待多久,就開車離開了。

  辦公室里。

  小錢總抽著煙,問著吳燁的情況,他估計自己老爹知道,他說吳燁是做大生意的,只是基于那塊百達翡麗來判斷的。

  幾百萬的表戴在手上,別說他開的大G,就是騎自行車,踩著旱冰鞋來,他也是大客戶,大老板,做大生意的。

  鉆營,并不可怕,這個澀會,誰不鉆營?

  能賺大錢,他不在意當個馬屁精,當個諂媚小人,無所謂,錢是男人膽。

  當你在夜店點著黑桃A,馬爹利的時候,只會有DJ報你是某總,只會有小姐姐湊過來眉眼,當你買車買房的時候,沒人會在意你錢是跪著賺的還是站著賺的!只會喊老板大氣。

  這就是現實,現實比J女都務實。

  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交個朋友也好,有錢人家的孩子,多個朋友多條路。”錢總看了看兒子:“錢不重要,虧點無所謂,熟了多少給點機會就回來了。”

  “我知道,等會我把內部洗干凈再送過去。”小錢總明了。

  知道吳燁是什么情況,他反而冷靜下來了,沒有多想什么,交朋友要看人的,吳燁不是那種拍馬屁就能交朋友的人。

  而且那家伙真特么年輕,比他還要小兩歲,也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條件。年紀輕輕的,就把生意做到這種程度了。

  小錢總這個想法,和吳燁剛見到凌晨的時候是一樣的。

  人生,就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小錢總有仰望的,吳燁也有仰望的,凌晨還說她有朋友更厲害呢。

  吳燁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公司,他確實想弄個表彰大會,雖然年底還有年會,但是上半年吳燁也沒有少賺,都是員工的功勞。

  如果不是他們辛苦,吳燁可賺不到那么多錢,拿出一點獎勵他們,完全合理。光是送個月餅,送個油,送個紅包,感覺調動不起來積極性。

  不過方案還要出來以后,才能確定具體怎么做。

  老板張張嘴,員工跑斷腿,現在還在做內部活動方案呢!就因為吳燁一句話,水魚都變成八爪魚了。

  鈴鈴鈴....拿著財務報表的吳燁,順手拿起手機,瞥了一眼號碼。

  滑下接聽,打開免提。

  “晚上給我留個最好的包間,留一桌最好的菜,準備兩瓶最貴的酒!”洛白連珠炮一般說完。

  吳燁:?

  ------題外話------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重生,我不可能被道德綁架  真心推薦。

順便,求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