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86 肘,進屋【7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逐漸變成了一個大網紅,白菜賺的錢也開始越來越多了,曾經幾千塊錢就覺得是個大數目的白菜,現在一個廣告都是五位數,六位數的。

  已經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小富婆,所以洛白決定帶她去考駕照,沒錯,白菜除了身份證,駕駛證,房產證都沒有。

  賺多永遠不嫌多,花的永遠覺得貴,這就是白菜的優良節省品格。

  作為一個平時舞大槍的女漢子,習武之人,洛白沒想到她學車的天賦如此差,差到難以形容。

  白菜自己也很慚愧。

  報名學車的白菜,早已經看好了一輛紅色的二手小菠蘿,駕照還沒有開始考呢,就已經先看車了。

  科目一白菜奮筆疾書,懸梁刺股,總算是擦著及格邊緣考過,雖然很危險,剛好擦著及格線。

  考完試,她還信誓旦旦的,表示已經可以開自己的車了,不需要在蹭洛白的車,開心的原因,有一部份就是因為親兄弟,明算賬,她給洛白加了不少汽油。

  每次都很貴的,所以她準備買一個小車代步。

  總算是到了科目二,白菜可以開始練車了,洛白把她送到駕校的時候,白菜還開開心心的,后來就開心不起來了。

  一個場地區域就是幾個車,白菜科目二的,直接撞了一個教練車,當時驚慌失措的,被教練說了半天。

  第二天的時候,白菜表情很痛苦,還要去駕校繼續練車,駕照還沒有拿到,轉頭把車撞了,還得厚著臉皮繼續去學。

  錢都交了,不去已經不行了,花去了就得拿到東西,這是白菜的想法。

  肉疼的買了幾包煙,白菜到了駕校,幾個教練看著她往這邊走,忍不住低頭竊竊私語。

  “今天我帶其他人!”其中一個教練開口了。

  他反應最快,帶著幾個學員就離開了,白菜這種學員,大概是教練眼里最麻煩的那種,和老太太差不多。

  “我也帶其他人去了!”又一個教練跑了。

  最后一個教練沒辦法跑,只好把白菜安排在老年組里,讓她和一群學了很久都沒有學會的老人家作伴。

  這些很難教會的學員,一個個都是VIP學員,白菜也是其中之一。

  “哎,先練吧!這次注意點車距。”教練有氣無力的說道。

  到了教練邊上,白菜給他塞了兩包煙,看著手里的,教練立刻融化了臉上的冰冷,多了一點笑意。

  “這邊還有一輛,單獨練習吧,我看著點提醒你。”教練說著,就把煙放到了抽屜里,拿了車鑰匙,帶著她去學車。

  剛開始學的白菜,對車很陌上和恐懼,特別是遇到緊急情況的時候,就更恐慌了,感覺其他的車子都要撞到她了似的。

  帶著這種心理,在場地上跑了不少時間的白菜,又把一個教練車撞到了,還是在教練一不注意的時候。

  對面的學員被嚇得臉色煞白,看著她就從坡上下來了,然后就看著的越多吃瓜學員,白菜頭一次產生了這輩子沒有駕照就算了的念頭了。

  “冷靜冷靜,再學就是了,磕磕碰碰很正常,沒有撞到人就好了。”教練還安慰了一句。

  她剛才手忙腳亂的樣子,現在失落的樣子,來之前興致勃勃的情況,教練都看到了。

  就是碰一下,對她來說傷害那么大。

  白菜嘆氣。

  又怕,有不協調,又記不住關鍵,她覺得自己沒戲考駕照。

  “教練對不起。”白菜說道,

  已經是第二次了,總是撞到別人,以后出去了怎么辦?撞著個大奔小馬怎么辦?撞著跑車怎么辦?

  她就是個馬路殺手。

  最大的極限殺傷力不是拿著大槍那種,而是摸著方向盤。

  “汽車不難開,你不要遇到情況就著急!”教練說道:“慢慢練習,總會好起來的。”

  作為一個有職業道德的人,他還是盡職盡責的寬慰白菜,雖然內心也在喊著退錢,不過駕校不會退錢的。

  至于以后大街上的那些車主,教練看了看白菜,內心感慨:總算是知道為什么菩提不讓猴子說名字了。

  坐在車上,教練教了她注意事項和應急反應應該怎么辦,然后讓她再來一遍。

  十分鐘后!

  “剎車!”

  “剎車是那個?”

  “砰!”

  教練:“.....”

  對面車里的三個學員:“.....”

  早就剎車停下的幾人,還是遭遇了撞擊,他們很懵,教練卻覺得:

  孺女不可教,教的血壓高,三秒不注意,汽車親上去,剎車找不到,油門認的準,有坑專壓坑,沒坑壓石頭。

  “回去冷靜冷靜吧!”教練也是沒辦法了。

  他們是教人家考駕照,但是也不是萬能的,特別是對白菜這種,就很束手無策。

  挺聰明的一個女生,就是沒點過天賦。

  被趕出駕校了,白菜有些蕭瑟的離開駕校門口,一輛汽車停在她面前,車窗打開,洛白叼著一支玫瑰花,沖她挑眉。

  看著看著,白菜噗嗤一聲笑出來。

  拉開車門坐進去,白菜接過洛白遞來的鮮花:“本來很不開心的,見到你就開心了。”

  心情瞬間好起來,雖然考駕照不順利,但是洛白很好啊!

  大不了以后不開車了,雖然凌晨她們都會開,嗚嗚嗚,她們都會開,不行,還是要考出來。

  “給你準備了個禮物,帶你去看看去!”洛白說著話,神秘的笑了笑,一腳油門,推背感撲面而來。

  默默伸頭看了看洛白腳下,白菜疑惑的問道:“你這為什么只有兩個踏板?”

  雖然教練給他發消息,說他女朋友沒有天賦,但是洛白是不信邪的,現在才發現,白菜是真不懂車。

  一竅不通那種不懂。

  “這叫自動擋,你學的那是手動擋!自動擋沒有離合器,控制剎車和油門就行了。”洛白科普。

  白菜點頭,一只腳左邊右邊晃動,模擬著踩剎車和油門,看的洛白目瞪口呆,他剎車的時候,白菜就觀察著一對一模擬。

  這有什么用?不和那種假裝自己在開車差不多?

  “車距太近了!”白菜提醒他。

  看了看旁邊蠢蠢欲動準備別車的,洛白沒有讓,白菜實踐著自己少得可憐的開車知識,一路到了目的地。

  洛白把車停好,帶著她到了一大片空地。

  指了指空地上的汽車:“走吧!給你開小灶!”

  白菜:“.....”

  看著白的的車輛,又看了看大片的空地,白菜疑惑的喃喃自語:還能這樣?

  有錢人都不按照套路出牌的嗎?

  一輛不新不舊,改造過的教練車,車門邊上還寫著駕校名字,洛白把鑰匙給她,然后坐到副駕駛。

  看了看腳下的剎車,洛白把腳放在剎車旁邊。

  拿著鑰匙,白菜坐進車里,手放在方向盤上,然后才搓了搓手,想著應該怎么開。

  怎么開來著?

  哦,調整后視鏡,調整座椅,系好安全帶,點火啟動車子,然后呢?

  白菜搗鼓半天,才把車開起來,小心翼翼的把車燈關上,然后就開始龜速行駛。

  撞廢棄輪胎。

  撞小樹,

  撞到門衛大爺的花盆。

  哪里好撞撞哪里,洛白總算是知道為什么教練說不敢教她了,這種天賦,確實是很爆炸。

  遇到障礙物,就手足無措,就控制不住車,就喊著啊,壓過去。

  這種方法,洛白覺得以后應該很費車才對,特別是白菜這種什么都撞的,以后還敢不敢讓她開車都不一定。

  “額,我是不是應該提前打個方向盤?”白菜悟了。

  好在車子沒花多少錢,撞壞了都不心疼,白菜能反應過來,證明效果還是有的。

  無數的子彈,沙比也能喂成狙擊手。

  “不要慌,不要慌!啊啊啊!”

  “慢一點,再慢一點,下坡了,我控制不住啊!”

  “剎車是這邊還是這邊?”

  天色暗下來,回去的時候,洛白是沉默的,想到了那些女人開車的后果。

  連撞七八人,開車下水田,避險踩油門,加速踩剎車,遇到事情就驚慌失措,遇到障礙就毫無辦法。

  新手白菜,比很多人的新手期都糟糕。

  “我是不是很笨?”白菜坐在駕駛室問他,

  洛白想了想,還是點點頭。

  白菜:“......”

  靠嫩姨!

  就不會安慰一下我啊?需要你這么誠實的嗎?

  “不過你很努力,多練幾天就好了,我們去打那個教練的臉,讓他知道什么叫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洛白說道。

  白菜眼睛一亮。

  打他們臉,嘿嘿嘿!這個主意就很棒了,白菜都能想象到他們的表情變化是什么。

  “好,洛哥教我!”

  洛白點點頭,轉頭看了看她:“晚上.....”

  兩人慣性的往前倒了一下,又被安全帶拉回來砸在椅子上。

  追尾了,第一時間洛白就知道,自己的車尾巴被撞了,看著屏幕上顯示的紅色部分,行車記錄儀開始提示緊急記錄。

  停好車,洛白下車看了看情況,白菜還沒有下車,才剛反應過來。

  原來被撞是這樣的?

  迅速下車,白菜就發現洛白被幾個大漢拉到一邊去了。

  白菜就急了。

  特么的,撞人就算了,還敢欺負我老公。

  幾個酒氣撲面而來的大漢,把他拉到車邊的時候,洛白是有點忐忑的,特別是一個比一個壯實。

  肌肉大漢,群聊啊!

  “哥們兒,私了,別報警了好吧?多少錢我們賠償。”其中一個大漢說道。

  他們全責,理虧,還喝酒了,被抓著個現行。

  摸了摸下巴,洛白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看自己的車,被一輛大號越野車撞了一下,對方車子倒是沒什么問題,他的車子都凹陷進去了。

  無妄之災。

  “哥們,商量商量!”幾個大漢繼續說道。

  剛準備把手搭在洛白肩膀上,白菜就把他手拍開了:“怎么,要威脅啊!”

  兇巴巴的白菜站在洛白身邊,隨時準備放倒對方,躍躍欲試的樣子,看得洛白發了愣。

  白菜不是暴力狂,當然也不是施暴者,平時還很溫柔的。

  “小姐姐,你誤會了,我們只是想私了而已,沒有什么惡意,我們全責,我們認的,能不能把車開旁邊聊?”

  聽他這么說,白菜看了看洛白,洛白點點頭。

  得饒人處且饒人,沒必要揪著不放。

  拍了照片,確定好價格,他拿出一個口袋,把現金拿出幾疊,遞給洛白,洛白拿著手寫的證明,大家簽字按手印。

  看著他們偶爾間的蘭花指,洛白感覺一陣惡寒。

  汽車離去以后,洛白才看了看白菜:“知道被撞的人的感覺了吧?”

  剛才撞東西,回來就被上一課,白菜深刻感覺到,撞到的都是錢,她有錢嗎?她只是個沒什么存款的小姐姐。

  不能撞了。

  直接去了黃原的修理廠,洛白拉著白菜,輕車熟路的去黃原辦公室。

  打開門就看到在啃得激的黃原,響聲響起來,游小魚和裝了彈簧一樣,從黃原腿上跳起來,黃原則是一臉詫異的看著門口。

  口水娃,啃得激。

  “那什么,打擾了!你們繼續。”洛白下一瞬間,立刻關上門。

  草率了,忘記黃原都有女朋友了,人家也要私人空間的嘛!雖然是大下午的,但是偶爾也要休息,也要調劑,也要補充水分,放松手掌。

  夕陽無限好,鍛煉鍛煉掌握能力。

  懂的嘛!黃拉絲,嘿嘿嘿!

  黃某,當真是與賭毒不共戴天的好老板,辦公室.....嘎嘎嘎!

  白菜還沒有看到什么,就被洛白拉著去另一邊了,坐在輪胎秋千上,等著黃原出來。沒等多久,黃原出來了,一臉正氣,毫無尷尬。當然,洛白知道他是裝的。

  “來也不打個電話!”黃原把煙丟一支給他:“咦,白菜也來了?”

  白菜點點頭:“你們聊,我去找小魚。”

  她去了辦公室,洛白才指了指車子,和他說了一下情況,黃原看了一下車,表示問題不大。

  臉紅的游小魚帶著白菜去隔壁廚房了,黃原安排人把車開到維修車間,開始修理。

  “你可以啊!辦公室里辦事!攻事攻辦啊!”洛白嘿嘿嘿笑。

  沒說啥,黃原沉默了一下,衣袖里掉出一個大扳手,砸在地上,發出叮一聲。

  “你說什么?”黃原把扳手撿起來。

  很無恥,黃原一直都是這樣,特別是惱羞成怒的時候。

  就像是這個扳手,洛白都不知道他從哪里搞來的,但是就是在他手上,什么時候拿的,洛白完全不知道。

  “你這人就沒意思.....”

  他又撿起一把扳手:“老掉,很煩!”

  “找個車給我,這幾天用!”洛白只好轉移話題。

  至于他吃魚的的事情,洛白就不管,哪怕是他以后渾水摸魚,魚貫而入,三天打魚,都不關洛白的事。

  黃原答應的很爽快,找個車而已,修理廠別的不多,就是車多的很,要什么挑什么,不說都有,起碼有的品牌也不少。

  找好車子,兩人回到隔壁,游小魚和白菜在廚房做飯。

  這段時間都習慣喝點的黃原,立刻就把酒拿出來了,打開倒在分酒器里:“來二兩?”

  抽了抽嘴角,洛白看著分酒器,這特么是二兩嗎?

  “最近小魚她爸爸經常來喝酒,給我把酒癮都養出來了。”黃原給他倒上一小杯,把花生米拿出來,一邊吃,一邊小酌。

  小日子過得很充實,有煙有酒有廚娘,賺錢談情兩不誤,修車練手,修完車還能練手。

  “咦,你搞定她爹了?”洛白抓著了重點。

  搞定和妥協不一樣,上次是妥協,都愿意經常來喝酒了,就是真的搞定了。

  世事無常啊!

  前面看他那個衰樣,還以為他要等很久呢,結果這么快就出結果了。

  效率真高啊!

  “這話說的,有多難似的!”黃原開始吹牛。

  和老丈人喝酒喝多了,總會沾染一些惡習,就像是吹牛這個事情,自然而然的就學會了。

  聊天不吹牛,總感覺聊的不到位。

  “得,和你老丈人學吹牛學畢業了吧?懶得和你談以前的事情。”洛白看了看他,鄙視之。

  現在多嘚瑟,以前就多悲慘。

  誰還不知道誰的曾經,誰的愛恨情仇,誰的怨種經歷?

  “額......聊點開心的。”黃原回答:“吳燁不是說你擾民了?怎么處理的?”

  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罷。

  洛白翻白眼。

  這個事情,他很煩,要不是想到隔壁那個大姐有孩子了,他都要去理論了,憑什么他以前就可以,自己現在就不可以?

  你叫得,我就叫不得?這特么是什么狗屁道理?

  “有孩子了,退一步海闊天空。”洛白回答:“何況,那個大嫂對白菜還是很熱情的,總不能吵架,人家也不容易。”

  不是圣母,洛白單純就是覺得人家懷著孩子,不好多說什么,大不了讓她一下。

  以后小聲。

  廚房里。

  白菜和游小魚聊著虎狼話題,關于小魚為什么還是c,展開了激烈的討論,白菜都不是黃花菜了,聊這個毫無壓力。

  倒是游小魚,有很多話想和她聊,特別是關于x生活的話題,她對于這些話題,很有吸引力。

  黃原也不是完全沒有考慮,該出手就出手,反正手也出得差不多了,最后一步也就不再是什么大問題了。

  可能就是最近,可能就是這幾天,可能就是今天,她就要變成一個通透的人了。

  “和我說一下,算一種什么感受?”游小魚問白菜。

  這個話題把白菜難住了。

  不知道怎么給她說這個事情,而且情況也不一樣。

  “這個問題,你得去問晨姐,她才知道怎么給你答案。”白菜回答。

  凌晨可是大量神仙卡收集著,一次能收集好幾張神仙體驗卡。白菜雖然也有,但是沒有凌晨那么多!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白菜給她建議。

  游小魚:“.......”

  花徑不曾緣掃客,蓬門今始為君開。

  開門大吉!

  不知不覺,游小魚臉紅的厲害,決定不和白菜聊這些,那聊什么?

  “你說我要不要和他說一下?就是多少映射一下那么說!”游小魚問她。

有人二十之前,把東西丟掉,有的人一輩子沒丟,日子因為選擇變化,但是選擇不  是一家人就不要考慮。

  白菜認真得笑了笑:“直接點!我想g你!”

  直截了當,游小魚覺得這個主意太餿了,要是男生這么說.....反正根本不可能,沒有那種能力和可能性。

  這話也不合適她來說。

  看她臉紅的很,白菜說道:“你看凌晨姐,不就不服輸嘛,屢敗屢戰,然后屢戰屢敗。”

  她還是很服氣凌晨的,白菜自己就做不到這樣,她是敗軍之將,而且還是沒有勇氣再站起來的那種敗軍之將。

  “她這樣說過?”游小魚問她。

  搖搖頭,白菜理所當然的回答:“我只是覺得這個話很有殺傷力,至于凌晨姐,我就不知道她是不是說過了。”

  此等秘密,又怎么可能讓外人知道呢?

  不可示人。

  名器,不可假手于人。

  遠處的吳燁家里,凌晨和吳燁一起泡著腳,手上一人拿著一個游戲手柄,操作著屏幕上的游戲人物,玩的不亦樂乎。

  “啊切!”凌晨揉了揉鼻子:“不知道誰想我了!”

  “估計不是什么好東西。”吳燁回答。

  凌晨追求者很多,遇到吳燁以后,就被她斬的干干凈凈的,這些人也沒有出現在吳燁的生活里,也沒有出現在凌晨的微信里。

  踏踏實實的日子里,讓吳燁產生了一種我老婆不給我一點可吃之醋的感覺。

  確實也是這樣,寧渠還有個誤會,吳燁一點這種狗屁倒灶的事情都沒有經歷過。

  “那不是和你一樣?我不允許你這么說自己!”凌晨把操作著人物把他砍得躺下。

  她可能是不貧其他的,有些貧嘴了。

  拿過冰果汁遞給她,吳燁新開了一局,最近他帶著凌晨入坑小游戲了,以后準備帶她入坑大制作。

  愛好可以相互學習的,凌晨就很有游戲天賦。

  “如果你去一個聚會的話,你會請女生喝什么?”凌晨問他。

  想也不想的,吳燁脫口而出:“請全部女生喝冰飲!”

  這是洛白做過的事情,吳燁只是說出來而已。

  他干的事情太多了,很多都很有紀念意義,洛白是那種喜歡鉆研的人,所以挖空心思去學習新的套路。

  “你是個渣男吧?你還說你單純!”凌晨吐槽。

  常威,你還說你不會武功?

  吳燁:“.....”

  他就是道聽途說,就是了解的多點,不然也不至于追凌晨的時候還要看書,臨時抱佛腳,那是因為真的不懂。

  雖然最后拿下了,也是千辛萬苦的。

  “被誹謗我啊!我不是那種人!”吳燁回答:“再說了,這幾天你也不是不知道,你這情況,我都得全力應付。”

  女大三抱金磚,姐姐會疼人。

  姐姐還是做大生意的,動不動就億萬大生意,而且很有商業天賦,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會纏纏,會潺潺。

  疲倦還剩下黑眼圈,就是吳燁的想法,姐姐是好,但是姐姐得吃飽。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凌晨說道。

  吳燁可不承認:“口吐白沫嘛!沒聽說過吐象牙的,倒是吐劍可以。”

  凌晨:“......”

  把腳抬起來,吳燁拿著毛巾給她擦了擦腳,然后把趾甲順帶給她剪掉,才嫌棄的丟開她。

  嘿嘿嘿笑,凌晨一個木馬,吳燁措手不及。

  把水倒了以后,吳燁回到客廳,看了看凌晨收拾好的手柄,突然想到洛白那一箱子尾巴。

  默默的收起這個變態都覺得變態的想法,拿著果汁灌了幾口,舒坦的靠著她:“幫我按按頭啊!”

  凌晨二話沒說,把手放在他頭上。

  她雖然按得不怎么樣,但是效果還是很好的,吳燁覺得還不錯,專業的也不敢考慮其他的了。

  按頭,其實很容易手酸,畢竟不是專業的,手酸很正常。

  吳燁看看她:“按錯了!”

  凌晨:??

  哪里錯了?不是說按頭....屮!

  給了吳燁兩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凌晨無話可說,不過她也做不到。其他的臣妾可能是坐不到,她是真的做不到。

  “能不能正經點?你是良家嗎?”凌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吳燁哈哈笑。

  他肯定是良家,良家子。

  “你要拉我下水么?”吳燁問她。

  凌晨:“......”

  那是男生愛做的事情,拉良家下水,勸風塵從良,凌晨是理解不了這種想法的。

  拿著手機看了看時間,凌晨說道:“你最近找策劃公司干什么?”

  今天好幾個策劃公司,給吳燁打電話,她偷偷地聽了一下,好像說什么方案已經發給吳燁了。

  “哦,公司宣傳策劃方案,公司做的我不太滿意,就單獨找了外面的公司。”吳燁說著天衣無縫的謊話。

  還拍了凌晨一下。

  “還不相信我是不是?”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

  “我就是不相信!”

  吳燁:“......”

  最近,總感覺凌晨多了些奇怪的癖好。

  “肘,進屋,教育你!”吳燁拉著她上樓,把燈關了。

  毫無懼色的凌晨還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

  “老漢就老漢,OK!”吳燁答應。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