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84 過度了【6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凌宇打電話來的時候,凌晨剛準備讓吳燁不要接,話都還沒有來得及說,吳燁修長的手指就已經滑動接聽鍵了。

  視頻接通。

  大畫面里是凌宇愣著的臉龐,吳燁還沒有點開旁邊的小框,也沒有發現自己一臉吻痕,凌宇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小蔥點豆腐似的。

  “叔,怎么了?幾天不見是不是又發現我變帥了?”逐漸熟悉以后,吳燁就沒有那么小心謹慎的相處了,特別是和凌宇,相處的越發隨意。

  倒是和藍總裁聊的不多,偶爾聊幾句都是很嚴肅,一本正經的聊天,不敢這樣開玩笑似的說話。

  凌宇嘆氣。

  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臉,示意吳燁先看看滿臉的口紅印子,吳燁還以為他說自己不要臉呢,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我是說你臉,你的臉,聽得懂人話不?”凌宇都沒話講了。

  吳燁就完全沒有看懂他是什么意思。

  疑惑的點開屏幕,吳燁的表情在高質量的攝像頭前,細節都看的一清二楚。

  一住://luo.cc

  臥槽!

  吳燁轉頭看了看凌晨,才發現她嘴唇的口紅都快沒了,全跑吳燁臉上來了,化妝品價值標準來說,一口一百。

  “剛準備提醒你,你就接了,我不背鍋。”凌晨把濕紙巾遞給他。

  吳燁把手機放在邊上,把自己挪出手機的攝像范圍。

  然后才開口問道:“叔,今天聊點啥子?”

半生不熟的口音,吳燁會的也就是那么幾句,聽起來有些奇怪  凌宇:“......”

  算了。

  凌宇已經不想聊了,本意是問一下吳燁,出差回去沒有,看這個情況,也是回去了。

  和他說的一個星期,區別很大。

  他都聽到凌晨的聲音了,吳燁一臉口紅印子,瞬間打消了他聊天的想法。

  “告訴你個好消息,油價降了。”凌宇說道:“就這樣,掛了!”

  吳燁:“......”

  這個理由真敷衍,不過他聊天確實是挑凌晨不在,才能和吳燁聊的起勁兒。

  老丈人是什么話都能私底下說,這也是聊的越來越好的原因,關系進步還挺快的。

  今天是扎著老丈人心了。

  “你和我爸什么時候這么熟絡了?和給親兒子打電話似的!”凌晨問他。

  剛才吳燁和他聊天的語氣,還有凌宇回答的語氣,凌晨可以很輕易的聽出來,他們已經很熟絡了。

  凌晨平時也沒見吳燁和他打電話聊天,也沒有見到他們開視頻,還有點蒙在鼓里的感覺。

  “和親兒子打電話似的?”吳燁轉頭看了看她:“姐姐,你果然很變態!”

  凌晨:“......”

  給了吳燁一個小拳頭套餐,凌晨才放過他,啟動車子,準備準備開車離開機場。

  吳燁已經坦白從寬了,經常在辦公室和凌宇打電話聊天,凌晨恍然大悟,沒想到吳燁不知不覺就把老丈人搞定了。

  “你可以啊!”凌晨夸獎了一句。

  吳燁不屑的撇撇嘴,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就這點小事情,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東邊不亮西邊亮,老丈母娘看女婿不喜歡,老丈人看女婿喜歡也沒毛病吧?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吳燁笑嘻嘻的回答她:“走唄,找個地方吃飯,吃飽了回去做作業。”

  應該是交作業,班長等半天了,就等他的作業了!

  出油率代表了油田儲量,也能清楚的判斷是不是給其他車加油了,狀態背后,是各種想法和猜測。

  “確實,到了豐收的時候了,希望不要顆粒無收。”凌晨回答。

  踩了一腳油門以后,汽車咆哮著離開機場。

  同樣的車子,或許別人能開出優雅,凌晨只能開出性能。

采花坊  一家做精致小菜的飯店,無論是什么菜,都能做出花來,是真正的視覺看到的那種花。

  坐在軟塌上的吳燁,看和用水果做出來的花朵,拿著看了看,一口就吞掉了。

  這種網紅店,都開不久,味道不錯,吳燁覺得可以多來幾次,免得以后吃不到了。

  花里胡哨的擺盤方式,極度追求花哨的食材處理方式,幾口就是一盤菜。

  “味道倒是可以,就是不劃算。”吳燁看著盤子里的花朵。

  吃飽了,都不知道得花多少錢了。

  凌晨給他夾菜,讓他多吃點,吃個飯而已,能花多少錢?又不是付不起賬單。

  她覺得這個地方挺合適約會的,這種小包間,安靜,服務員上菜都是按門鈴以后,征得同意才開門。

  甚至可以鎖門。

  一個個單獨的小包間,裝飾精美,安靜,而且很私密。

  “雖然剛進門就想過這個可能性,但是我沒想到真有人這樣干!”吳燁指了指隔壁。

  聽著聲音的凌晨,臉紅了一下。

  不過腦子里也有很多問號,真大膽啊!不會害羞嘛?

  刺激!

  “這是涼菜吃完了開始吃熱菜了!”吳燁忍不住笑。

  總有些人,和娘胎里吃了豹子膽一樣,長大了百無禁忌的。

  做事情根本不考慮那么多。做事情也不考慮場合,做事情也不考慮別人的感受。

  沒兩分鐘,聲音沒了。

  “就這?”凌晨很詫異:“你們男生,也不只是貧富差距很嚴重啊!”

  吳燁吊打隔壁幾十個,真正幾十個捆起來,才能趕得上吳燁一個人。

  考慮到環境因素,起碼十個。

  遜爆了!

  “本來人和人的情況就不一樣,有的女人一輩子,都是這樣,而且還以為這樣是很正常的,不是誰都是你,那么幸運。”吳燁說道。

  凌晨起碼不需要考慮未來二十年的幸福,對面大概率沒有幸福可言。

  顏潸潸說過很多次,說凌晨很幸運,凌晨今天才真正意義上理解她說的這種幸運,究竟是多幸運。

  “吃東西,早點吃完離開。”凌晨給他夾菜。

  選了個新開的網紅店,聽了個短暫的交響曲,吃了個花里胡哨的飯,最后凌晨開著車一溜煙回家。

  在樓下停好車,兩人走進電梯里。

  進電梯以后,吳燁和老王兩口子打了個招呼,被老王拉到角落,吳燁才準備問他,他就求助了。

  “小燁啊,能不能轉告一下你朋友,讓他晚上不要擾民啊!主要是你嫂子身子重,還休息不好。”老王問他。

  最近....一言難盡。

  隔壁的小渣男這次倒是不換女朋友了,一直都是一個,不過噪音還是有影響的。

  最開始還沒有那么嚴重,后來,那姑娘有些放飛自我了,現在已經嚴重的干擾了他們的休息時間了。

  媳婦兒睡不好覺,他也睡不好覺,多少有點來自內心深處的自卑。

  “王哥,實在是抱歉,我和他說一下。”吳燁很不好意思,洛白這個事情,干的就有些重了。

  前面還說人家寧渠影響白菜睡眠呢,結果他們轉頭就影響其他人的睡眠了。

  “和你又沒什么關系,就是你們是朋友嘛,麻煩你幫哥個忙,我直接說免得他尷尬!”王哥說道。

  他已經很禮貌了,如果還是這樣,他也不這么文明禮貌了。

  總要考慮老婆的感受的,最近因為睡眠原因,他都很不放心老婆工作。

  吳燁點點頭,答應下來。

  洛白當時裝修被人坑了,隔音沒有做好,換了個床位,再加上白菜能有什么分貝,就忽略了公寓隔墻可趕不上住宅的效果。

  還挑了比較晚的時間放飛自我,斗毆打架。

  想著回去給他打個電話說一下情況,讓他早點裝修一下,趁著家里的東西不多。以前他住的時候,王嫂那么小聲,還是能聽見響動。

  王嫂倒是沒想到吳燁和凌晨能談這么久,兩人看著感情還很好,和凌晨說了很多悄悄話。

  看著凌晨盯著她肚子看,眼里的羨慕很濃烈,王嫂就知道凌晨也想當媽媽了。

  小吳有本事啊!

  “感情挺好的啊!看你們如膠似漆的。”王嫂和凌晨說話:“準備什么時候結婚?”

  凌晨給她一個笑容。

  “大概明年吧!在準備了!”凌晨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她的肚子,都能感覺到里面的小生命:“真好!”

  她確實是羨慕王嫂,當媽媽的感覺,凌晨一直都覺得會很不錯。

  好身材是線條美,這種孕期的線條也是一種美,很偉大。結完婚,她也要準備做媽媽了,不知道是個什么感覺,凌晨很期待。

  “好是好,就是很辛苦,睡覺都是小心翼翼的,很多地方都是摸著石頭過河,花了不少冤枉錢。”王嫂嘆氣。

  她也是頭一胎,很多東西其實也不知道,為此交了不少學費。

  懷孕確實很辛苦,以前不知道,現在她才知道,睡睡不好,經常腰酸,還不能久坐,吃的東西也是亂七八糟的,這里補哪里補的。

  有時候,甚至會后悔,覺得自己要是沒有孩子,就不會那么麻煩,也不會那么辛苦了。

  不過這種念頭只是一閃而逝,是還不是個普通人了,都會想到放棄會怎么樣。

  “那都不是問題,以后有個小家伙每天媽媽媽媽的叫你,就覺得什么都值了。”凌晨說道。

  她因為要考慮結婚,看過很多孕婦的心路歷程貼子。

  特別是年輕的姑娘,母愛是在孩子出生一段時間以后,迅速建立起來的情緒,最開始都覺得哇哇哭的小家伙是個小討厭。

  慢慢的,就不這樣覺得了,母愛就像是屏障一樣建立起來。

  “你也早點,以后孩子有個玩伴。”王嫂笑著說道。

  一直到他們出了電梯,吳燁拉著凌晨,看著電梯門關上,凌晨看著旁邊的廣告發呆。

  生孩子,到天倫。

  轉頭看了看廣告,吳燁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凌晨臉紅的大了他一下。

  中....什么的,不可能的,婚前嚴格設卡,婚后....沒所謂。

  到了家門口,凌晨拿著鑰匙打開門,吳燁在她進屋以后才關好門。

  兩人規規矩矩的放好東西,換好鞋子,掛好外套。

  吳燁指了指沙發:“坐會兒!”

  凌晨臉紅。

  一些話,一語幾關,意思卻很輕易的被分解出來,很容易就得出語言背后的正確答案。

  就像是凌晨,剛坐下,就感覺吳燁撲面而來。話都沒有說完,就被堵在嘴里了,只好咽回去。

  開山摧城,摧枯拉朽。

  就像是火柴劃過,迅速燃燒,又和火山爆發,巖漿滾滾,說不清楚,但是很明顯感覺到了涼意。

  “洗漱,回樓上!”凌晨跑了。

  比懶覺更可怕的是本能,她可以克服懶覺,但是沒辦法克服本能,花了莫大的毅力以后,才算是把自己從深淵拉回來。

  看著她跑掉的背影,吳燁悄悄的笑了笑。

  低頭看了看手,多少有些晶瑩,拿過紙巾,吳燁靠著沙發,把自己的手機和凌晨的手機關機。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得等明天才能開機。

  “小別勝新婚,古人誠不欺我!”吳燁喃喃自語的把手機放在一邊。

  看著盯著自己的狗子,吳燁給它把狗糧倒好,不過星星就吃了幾口,就沒有動了。

  它憂郁了,有點玉玉癥的傾向。

  自從上次遛彎,看到那只白的薩摩耶和一直德牧連連看,它就憂郁了,當時的畫面,還會時不時的反彈到狗腦里。

  星星痛失所愛。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了今天,它的狗生仿佛一片灰暗,它不想吃東西,除了餓了才吃。

  那一幕,是個男狗都忍不了,所以它一定要找機會,把那只德牧辦了。

  連線器沒了。

  “嘖嘖,還在傷心呢,這么多天都還沒走出來,還真是癡情的很。”吳燁在一邊揉了揉它的狗頭。

  倒霉的狗。

  又給八爺添了吃的和水,吳燁才聽到凌晨打開門的聲音。

  窮盡世間文字不能書寫的美麗,是不是愛屋及烏都好,吳燁只覺得我老婆世界第一美,反駁無效。

  凌晨甩了一下頭發,在吳燁眼里,就像是電影里的慢動作一樣,看得他驚心動魄,心跳加快。

  注意到吳燁在看她,凌晨指了指衛生間:“去洗漱去!”

  這還用提醒啊!

  都不需要她提醒,吳燁自己就跑去了,積極的很,跑得飛快。

  做事不積極,腦子有問題。

  衛生間里。

  吳燁迅速的把衣服丟開,然后打開花灑,熱水從天靈蓋淋到腳丫子,吳燁沒有動彈,而是任由水珠落下。

  他很喜歡這種感覺,溫柔的水珠落下,能感覺水流劃過。

  不是企圖讓自己安靜下來,根本不可能,只是為了讓自己更舒服點而已,洗完澡,拿著牙刷刷好牙,吹了一口氣,吳燁滿意的點點頭,拿著毛巾擦了擦頭發。

  并沒有擦干,反正也干不了,等會還是汗水打濕。

  拉開門出去,客廳里沒有看到凌晨,吳燁看了看八爺:“我媳婦兒呢?上樓了?”

  八爺抬頭看了看吳燁。

  然后把米粒吞下去:“你媳婦兒又不是我的,我怎么知道?”

  八爺回答的理所當然,它確實也沒見到凌晨,剛剛才飛回來,今天去參加烏鴉的葬禮了。

  吳燁:“.......”

  “撐死你個傻鳥。”吳燁彈了它一下。

  八爺瞬間跳開。

  “莫挨老子!”八爺氣呼呼的:“不要碰我高貴的羽毛!”

  吳燁哈哈笑。

  八爺,是一只不被定義的八哥。

  還高貴的羽毛,吳燁:“呸!”

  邁步離開,八爺看了看他,然后:“呸!樂色!!”

  腳步停下來,吳燁轉頭看了看它,一步步走近,然后把它抓住:“你說什么?”

  被抓住了以后,八爺就慫了。

  它一直都是這樣,飛起來就敢和全世界為敵,被抓住就喊爺爺饒命,很識時務。

  “靚仔!”八爺展現了一只八哥應該有的素養。

  豐富的詞匯量,識時務的性格,變臉的心態。

  放了它一馬,吳燁去樓上了,八爺罵罵咧咧的看著他上樓,鳥嘴里全是國罵。

  燈關了。

  樓上還有光亮傳來,八爺看了一下樓上:“累死你!”

  燈光熄滅。

  只要外面的月光照到陽臺,然后照進屋子里,照出星星的輪廓,八爺的倒影。

  而樓上,還有細小的聲音傳來。

  星星耳朵動了一下,就跑到樓上的房間門口了,八爺飛到欄桿上,看著狗子吐槽:“人家jp你也聽?猥瑣!”

  臥室里。

  吳燁沒想到,明明說好的工作裝,為什么會變成jk,不過無所謂了,更好。

  扎個馬尾以后,感覺和變了一個人一樣。

  有時候吳燁都覺得自己明明就只有一個女朋友,但是卻像有很多女朋友一樣。

  一身西裝的凌總裁,一身迷彩的荒野達人凌晨,一身jk的小凌。

  簡直是....太棒了。

  “你把妖怪放出來了啊!”吳燁說道。

  “我不怕!”

  看,這態度就很端正,吳燁就喜歡她這種態度,不怕就行。

  吳燁伸出三個手指頭,比劃了一個OK。凌晨把他另外兩個手指掰直,變成了手掌。

  哇哦,你超勇的!

  “你是芙蓉吧!”吳燁忍不住笑,看了看旁邊的水壺:“哇,還準備隨時補。”

  “閉嘴,開始!”

  “好的!”

  太陽照不到的地方,吳燁是可以到的。

  一夜魚龍舞,春雨知多少。

  頭一次,吳燁是打架累睡著的,而且睡的很快,抽刀沒兩分鐘就睡著了,很明顯的感覺到就想睡覺。

  想收拾一下房間的凌晨,只是簡單的把毯子丟掉,就這樣都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拉過被子,就睡著了。

  睡覺是可以休養生息,恢復力氣,恢復精神的。

  這個事情在第二天早上的時候就證明了,凌晨決定請假一天,當做休息,雖然也沒有能休息。

  他們不知道。

  另一個城市里,看著請假信息的藍總裁,默默的關上公司系統。想到昨天凌宇說的話,藍總裁居然忍不住笑了笑。

  “這樣說的話,起碼是好事情,都請假了,起碼證明了一些事情。”她喃喃自語的小聲說道。

  端著一杯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才給凌晨發了一個消息。

  還是老生常談,凌晨不喜歡,她當然也知道,但是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一朝被蛇咬,可能有寶寶。

  不提醒她是不行的,萬一自己不提醒,回家的時候挺著個大肚子回來,事情就嚴重了。

  作為老媽,她感覺自己挺操心的,不說怕她記不住,說了她而不喜歡聽。

  現在,他們已經逐漸接受事實了。

  不然還能怎么辦呢?總不可能棒打鴛鴦,凌晨不是田甜,雖然反抗,還是聽安排,還可以套路。

  凌晨不會接受感情上的安排,她一直就有自己的想法,不會因為別人的意志轉移自己的想法,而且吳燁也不錯。

  談不上門當戶對,但是起碼努力,而且人家也不是沒有大佬撐腰。

  現在,等著當外婆了。

  “兒孫自有兒孫福。”站在落地窗前,藍總裁這樣說道。

  誰沒有年輕過呢,她以前也不是沒有請過假,雖然只是偶爾,凌晨大概是后浪推前浪。

  鈴鈴鈴....

  拿著咖啡杯,走到辦公桌前,她拿著手機看了一下電話號碼,拿起來接通,按下免提。

  “老公,搞啥子?”

  “晚上水煮魚,大石斑,怎么樣?”凌宇那邊很是嘈雜,聽聲音就知道是在菜市場。

  他每天都會去菜市場買菜。

  “都行,你是一家之主,你說了算。”藍總裁回答。

  聲音停頓了幾秒,凌宇才說道:“買魚錢不夠!打錢?”

  藍總裁:“......”

  很是無語的掛了電話,她點出置頂的第一個微信,點開轉賬,輸入了個一萬,想了想,又改成了五千。

  轉完賬以后,被秒收,然后一串表情包就來了。

  習慣了這些表情包,藍總裁把手機放下,才坐在按摩椅上,點下開關,靜靜的靠著椅子。

  凌晨是真的忙,反而是她,因為凌晨分擔了一部分業務,讓藍總裁不需要分散那么多精力,也沒有那么累了。

  時間多了以后,她還花了不少時間,給自己調整工作節奏。

  魔都。

  吳燁家里,懶洋洋的吳燁和凌晨都在睡懶覺,本來都起來了,最后又沒有完全起來。

  “你去做吃的,肚子餓了!”凌晨醒了,吳燁也醒了,只是不起來而已。

  一手暖玉,吳燁耽擱了半天才起來弄吃的,感覺有些酸軟,過度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