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83 一臉唇印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大城市留不下靈魂,也容不下軀殼。

  特別是吳燁這種過客,他對城市來說是過客,城市對他來說也是過客。

  出差不像出差,旅游不像旅游,除了手機里多了幾張照片,多了幾個分店以外,好像什么都沒有得到。

  得到的說不合口味的飯菜,還有熱的不行的天氣,出門都要做好心理準備。

  今年去北極的時候,吳燁就覺得熱的不正常,西伯利丫那旮沓都可以種土豆了,看新聞才知道,熱的突破了歷史記錄。

  連那些四季如春的避暑圣地也沒有能逃過炎熱的命運,類似威尼嘶,嘖嘖,避暑天堂都有人中暑。

  所以國內熱一點,吳燁覺得很正常,畢竟國外很多地方都已經開始干旱了。

  人總是在關注大環境的時候才顯得居安思危,就像是知道澹水儲量,知道溫室效應,知道冰川融化,水位變高。

  轉頭就繼續洗澡洗半個小時,總是在警醒,然后又忘記,世界變化,和升斗小民無關。

  吳燁就是這樣,睡不著的時候,刷了不少新聞,意外的知識又增加了,怕了一秒鐘,才想到擔心那么多有叼用?

  剛才吳燁在回來的時候,在門口看到了一張名片。

  網址htTp://m.26w.c

  寫的內容都是那種扣人心弦,引人入勝,蠱惑人心的,吳燁沒想到這種大酒店都會有這種情況出現,很低俗的做法。

  引流套路也很不高明,名片還很劣質,吳燁直接報警了。

  大家互相惡心。

  凌晨的顏值,把吳燁的審美提高到了相當變態的程度,假如分手再找一個,不論性格,只論顏值,對標凌晨的話,吳燁覺得自己都要打光棍。

  更何況名片上那種一般貨色,老臺球袋了,也不知道進了多少球。

  “這個酒店以后拉進黑名單去!”不管是套路也好,還是故意的也好,這種酒店都不能多住了。

  真是有想法的話,選擇太多,他要做的就是讓自己不要去選擇這些。

  “不知道老馬有沒有被腐蝕。”吳燁想到一個問題。

  馬東西都有老婆孩子了,通常這個年齡,嘿嘿嘿!

  看著手機,吳燁忍不住笑。

  今天把廣市這邊的問題解決了,明天就去隔壁的鵬城,因為是挨著的,那邊暫時沒有注冊分公司,一個公司統一管理。

  開車過去都花不了多少時間。

  待了兩天時間,吳燁越發想回去了,在這個地方,待著很是不習慣。

  一夜無話,第二天,吳燁坐車去鵬城的分店。

  因為是自己的物業,鵬城這邊的分店主要是人事上的問題,還有管理人選的問題,并沒有花吳燁多長時間。

  大唐的管理制度,本來就是末位淘汰制,新店開業三個月,就加入淘汰制陣容,月度收益最低的,會換負責人。

  做的最好的,會有高額獎金。

  吳燁把老吳的管理制度照搬過來,然后大雜燴了一番,改成了自己需要的公司制度。

  包括晉升,績效,淘汰,獎勵等等,老吳甚至不知道,自己研究多年的管理制度,被吳燁抄走了。

  姜還是老的辣,效果是立竿見影的,當時馬東西還驚為天人,覺得吳燁具有很強的管理能力。

  其實他有個der!

  抄別人還有些心里過不去,抄老吳的就不存在心理負擔了。

  公司里,如今下有晉升渠道,上有獎勵辦法,全靠老吳,吳燁的成功里其實也有老吳的一份功勞。

  問題處理的差不多,吳燁就會酒店了,他都把回魔都的機票定好了,這次吳燁定的頭等艙,不在去擠飛機了。

  酒店是一家五星級的酒店,一晚上錢不少,但是服務很貼心,接送,管家,早叫都有,還有其他的不少服務。

  除了不能寫的,能寫的基本上都能做到。

  黑絲制服鉛筆腿的管家小姐姐給他介紹了一下酒店的設施,吳燁聽到天臺游泳池,就直接去樓頂了。

  作為尊貴的豪華套房客戶,除了最貴的套房,就這個套房第二昂貴,至于最貴的套房,吳燁覺得沒必要當冤大頭。

  花錢多了,還送了游泳的裝備,換好衣服以后,吳燁一頭扎進游泳池里。

  下午的空氣還是熱烈的,冰冰涼涼的水里,顯得很是舒服,游了好幾圈以后,吳燁趴在游泳池邊緣,看著遠處的夕陽。

  第一次,吳燁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不感覺無聊。

  游了好幾圈以后,才回到躺椅上,發現自己大牛過于顯眼,吳燁還用浴巾遮了一下,男孩子在外面也要注意保護自己。

  男女之間的好身材是互相吸引的,女生也是好色的,測試就和男生一樣,還呼吸就好色。

  剛才就發現吳燁的小少婦蓮步輕移的坐在吳燁旁邊,一身泳裝把身材勾勒的很是出色。

  吳燁只能用出色來形容,不算多好。

  都是因為凌晨,現在在外面都只有糟糕的視覺體驗了。下意識的想對比一下,人比人,沒法比。

  “靚仔,雷猴啊!”

  吳燁差點沒有笑出來,鵬城這邊很多人也喊靚仔,和廣市區別不大。

  “雷猴,小姐姐!”吳燁回答了一句,表情很明顯沒有繼續聊天的想法。

  她愣了一下,沒想到遇到只不偷腥的貓,自討沒趣之后,敷衍了兩句就離開了。

  不過,這個地方,來的女生不少,有那種一夜魚龍舞,天明說再見的想法的也不少,吳燁這種靚仔,確實是有點顯眼。

  有錢人的圈子,有不少挺毀三觀的事情,這種只是小問題。

  貴圈很亂的。

  聰明絕頂地中海,帶著青春靚麗小姐姐,身材臃腫老阿姨,帶著冷臉禁欲系帥哥的情況,吳燁已經看到好多了。

  有錢能使磨推鬼,越是高檔場合,越是能看到很多看不到的東西。

  男人在三十多,四十的時候,很有吸引力,條件有了,吸引力自然就來了,愿意付出捷徑而走捷徑的人很多。

  那些洗著衣服,照顧著咳嗽老頭的姑娘,只會覺得日子越來越有盼頭了。

  總有覺得球袋進過多少臺球無所謂的,只要有個球袋不就行了?玫瑰腐爛以后,其實很難聞的。

  看著兩百多斤的大姐跳下游泳池,吳燁默默的離開了,看著旁邊微笑的服務員,吳燁有些感慨,這里的服務生,心理素質好強。

  下樓以后,吳燁去了餐廳。

  他很慶幸自己去游泳池去的早,去晚了都不想下水了。

  點了幾個蜀州菜,吳燁拿著手機給凌晨拍了幾張照片,這個點她應該到家了。

  果然,下一秒視頻就彈過來了。

  笑的燦爛的凌晨,讓吳燁也情不自禁的笑起來了,還是自己家這個婆娘好,雖然兇點,其他的一個連綁一起都趕不上。

  “笑的那么開心,有艷遇啊!”凌晨把手機放在茶幾上固定好,打開包裝好的盒子,叉著一個獅子頭問他。

  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吳燁立馬否認。

  本來也沒有,他眼中的艷,起碼是凌晨一半,但是出來幾天,沒有遇到這種能讓他感覺眼前一亮的。

  遇到可能也只是看一眼,但是他連遇到都沒有遇到。

  “你們店里的獅子頭又改進了一些,味道更好了,小薛說這幾天這個菜賣的特別好。”凌晨舉著獅子頭給她看。

  吳燁拿著手機,給她分享了一下今天的事情,凌晨也和他說著公司的事情,比如那個主管被她罵了,那個員工工作失誤了,他們偷偷討論發工資等等。

  就是這種事無巨細的,很小的東西,兩人卻聊的不亦樂乎。

  一邊吃著飯,一邊聊著天,吳燁說著自己想回家了,在外面一點意思都沒有,他感覺自己回不到單身生活了。

  凌晨哈哈笑。

  這幾個月努力的成果顯而易見,不過她自己也是一樣,回不到單身生活了,吳燁不在家,她這幾天睡的特別晚。

  晚上都是打著視頻睡覺的,一直到睡著了,視頻還通著。

  早上起來的時候,吳燁就發現自己的手機都不能拿了,燙的不行。

  “乖乖”

  “嗯!”吳燁答應一聲。

  你可以扛得住辣妹子的一拳,但是你絕對扛不住辣妹子的一聲乖乖。

  柔柔弱弱,軟軟糯糯的,聽起來感覺舒坦從天靈蓋澆下來,直達腳心,然后又返回去,在大腦深處回蕩。

  溫柔起來的凌晨,會讓人完全記不住她捶人的樣子。

  “你快點回來,我想你咯!”凌晨說道。

  點點頭,吳燁答應:“明天就回來,晚上到!”

  明天上午再開個會,事情就辦的差不多了,大事情反而好決定,小事情就交給馬東西了,吳燁很放心。

  現在他是分公司經理,吳燁只負責把大的模塊敲定,其他的事情都是馬東西辦,吳燁當個甩手掌柜,咸魚只能偶爾翻身,不會一直翻身。

  他已經把機票都訂好了,準備光速跑路。

  “那你提前說一下,我去接你,飛過來要不了多久,我到機場等你。”凌晨的開心掩飾不住。

  吳燁才離開三天,她感覺就像是離開好久了一樣,白天還在說自己很沒有出息,要是一年半載見不到面,不得瘋咯。

  戀愛正酣,最討厭的事情就是分別。

  聽到吳燁要回來了,凌晨笑的和迎春花似的,吳燁回家,確實也是迎春了。

  “行,明天登機之前給你打電話!”吳燁回答。

  凌晨笑嘻嘻的點點頭。

  老公回來了,老公回來了呀!

  注意到她表情里抑制不住的笑容,吳燁笑的和二傻子似的,笑容會傳染,吳燁被傳染的有些厲害。

  旁邊的服務員悄悄的抿嘴笑了笑,吳燁自己不知道,但是她看得出來,笑的一臉幸福。

  有錢人終成卷屬,沒錢的女仔親眼目睹,能讓戴幾百萬百達翡麗的靚仔喜歡的姑娘,不知道是什么樣的?

  好奇心來了,她還特意繞到吳燁身后,憑借著五點零的眼睛看了看吳燁的手機屏幕。

  難怪了。

  來住酒店的明星她都沒見過這么漂亮的,哪怕是跳飛天的那個姑娘也不行。

  美的也太過分了。

  是外星人吧?

  “你慢慢吃吧,回房間了再聊!”凌晨說道。

  剛點頭,吳燁就發現她把電話掛了,沒有凌晨陪著聊天,吳燁吃飯的速度快了不少,草率的解決掉飯菜,喝了一盅湯,吳燁就回樓上去了。

  回去吹牛去。

  吳燁剛進電梯,還沒有來得及關上電梯門,就發現幾個紋身大漢進了電梯,一個個一身腱子肉,塊頭很大,都是差不多一米八幾的身高。

  吳燁在他們其中,顯得很單薄。

  健身男團?

  疑惑的看了看幾人,發現大家樓層差不多,他們沒說話,吳燁也沒有好奇太多,只是覺得幾個大漢體格很好。

  出了電梯,吳燁是先走的,他們跟在后面,剛推著餐車出來的服務員,嚇得躲在旁邊,第一反應就是找麻煩的來了。

  她的視線里,是吳燁帶著一群大漢沖她走來,兇神惡煞的,吳燁明明是微笑的,她反而感覺很害怕。

  這種人,怕不是什么好人吧!為什么二十一世紀還有這種不該存在的生物存在。

  吳燁從她身邊路過,后面的幾個大漢卻攔住了她。

  “小姐姐,麻煩幫我們敲一下門!2305。”其中一個男人說道。

  服務員小姐姐瑟瑟發抖,她不敢,這種事情她不能做,如果出什么問題,她擔不起責任。

  酒店里有規定,她們不能違反規定。

  她搖搖頭,幾人表情更兇了,她都差點哭了,雖然對方說就是幫個忙,但是她哪敢啊!

  兇神惡煞的,誰知道他們要做什么。

  在2306開門的吳燁,看了看他們,又看了看服務員小姐姐,皺了皺眉。

  看不到沒事,看到了吳燁總不可能干看著:“小姐姐,能不能幫我送個蛋糕,你們家機器人好像壞了。”

  吳燁給了她一個臺階,她立馬點點頭,剛準備走,就被攔住了。

  這酒店的保安怕是在睡覺吧?

  “兄弟,我們沒有惡意,就是讓她幫忙敲一下門。”其中一個男人回答。

  吳燁看了看他:“何必為難一個小姑娘,你們一群大老爺們圍著,別給人家嚇出個好歹。”

  只是好心勸一句,他們去隔壁干啥吳燁不感興趣,來酒店敲門,除了那些事情還有什么?

  不過上次洛白被堵了以后,吳燁還真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今天倒是碰到了。

  “你閉嘴吧!”

  吳燁被其中一個人嗆了一句。

  “小姐姐,你們保安部的電話是多少?”吳燁可不怕,他一貫不愛惹事,也不怕事。

  服務員迅速給吳燁報了一串電話號碼,極其熟練。

  幾人臉黑下來了,特別是看著吳燁要打電話以后,其中一個人還要上來搶手機。

  喲呵?

  你那么大塊頭,居然搶手機?

  他剛撲過來,吳燁一腳踢在他腳踝上,然后側身拿著電話放在耳邊,而搶手機的男人則是一個大馬趴,趴在地毯上。

  “屮!尼.....”

  話還沒有說完,吳燁宛如踢足球的動作,把穿著皮鞋的腳,停在他鼻子前兩公分:“文明點,嘴不想要了就罵!”

  看著吳燁踢過來的時候,他彷佛感覺自己的頭變成了足球。

  識趣的閉嘴了。

  大概是發現吳燁動作過于麻利,幾人讓卡,讓小姐姐離開了。

  放下手機,吳燁刷卡開門進屋,幾人在外面看著他的房間門罵罵咧咧。

  還是自己去隔壁敲門去了,居然成功的把門敲開了。

  吳燁在貓眼里看了一下對面開著的大門,打開門站在門口看了看情況,一個裹著浴巾的大漢,和一個裹著浴巾的小帥哥,被他們圍著。

  領頭的大漢怒不可遏:“謙謙,你居然背叛我!豪子,沃特瑪拿你當兄弟,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他這話,先是對著那個小帥哥說的,然后才是指著那個裹浴巾的大漢說的。

  捋了一下,吳燁感覺信息量有點爆炸。

  這這這,真是辣眼睛啊!

  看了看手機上的視頻,吳燁在錄與不錄之間糾結半天,最后還是決定錄,這個場面,真綠!

  “鷗哥,謙謙根本不喜歡你,你何必揪著不放?”裹著浴巾的大漢回答。

  “他怎么就不喜歡我了,我們在一起那么久了,你知道個屁,是不是你勾引他?我就發現你們眉來眼去的。”鷗哥更氣憤了。

  你指著我鼻子罵,我也指著你鼻子罵,場面一度失控了似的。

  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林子大了,果然什么鳥都有。

  所以這個帥哥糾結是什么角色?

  “喜歡你?你有我愛干凈嗎?”豪子不甘示弱:“你有我配合嗎?”

  看他這個表情,吳燁搞不懂,這有什么值得驕傲的么?

  一身肌肉,結果特么的是受人之托,居然不是攻其不備。

  鈴鈴鈴.....

  吳燁的鈴聲打破了凝固的氣氛,對面房間的一群人瞬間看過來。

  看了看他們,吳燁若無其事的接通電話:“喂,媳婦兒,我剛準備出門。”

  眾目睽睽之下,吳燁把門關上。

  對面的一群人:“......”

  鷗哥氣的拍了最近的小弟一巴掌:“為什么不關門。”

  小弟立馬跑去關門。

  他只會開門,那會注意關門的問題,雖然心里埋怨,也沒敢多說。

  吳燁的房間里,笑的前仰后合的吳燁和凌晨說了一下剛才的事情,又把視頻發給她看了一下,凌晨直呼辣眼睛。

  猜到了故事的開頭,卻沒有猜到故事的結尾。

  不只是吳燁理解不了這種愛情,凌晨也理解不了這種愛情。

  玉門關都吸引不了游客了。

  這年頭,男生不好找女朋友,女生也不好找女朋友,還有這種競爭對手在,簡直無法言喻。

  “上次不是見過我們朋友嗎?做小生意的那兩口子,她前男友就是這種情況,當時我還覺得很玄幻,現在倒是覺得很正常了。”吳燁坐在沙發上和她聊天。

  凌晨記得,上次一起吃過燒烤。

  其實她還挺羨慕那種生活的,兩個人一起努力從無到有的變得有房有車,這種生活其實也很好的。

  那種一點點的積累,一點點的把一個家奮斗出來的感覺,凌晨覺得很棒。

  她是沒有那種機會了,吳燁也沒有。

  “以后老了,回農村,養點雞鴨,養點魚,自己種點蔬菜水果。”凌晨說道:“其實白菜的想法還是挺好的。”

  吳燁:“.....”

  這個話題,讓吳燁有一種熟悉的趕腳,不知道是不是凌晨說過,還是其他人說過。

  但是想象的農村生活,和真實的農村生活,完全是兩回事,就像是鳳姐和凌晨之間的顏值差距。

  美好的東西,往往是自己在腦海里構思出來的,種豆南山下,悠然見南山,實際上的情況,應該是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雨天黃泥染到膝蓋下,晴天汗水拌到泥土里,早出晚歸,很辛苦才是常態。

  那種云霧蒸騰,竹林小屋,牛背放牧,貓狗安然,鮮花滿園,瓜果墜地,屋前小河流淌,屋后雞鴨成群的畫面,夢里!

  吳燁自己小時候就在農村長大的,太清楚放牛是什么樣,掰包米是什么樣,割麥子是什么樣的情況。

  人家種豆南山下,還草盛豆苗稀呢!凌晨這種大小姐,怕是白菜都種不活。

  “中秋節帶你回老家看看,體驗一下農村生活,參加個變形計你就知道農村生活是什么樣的了。”吳燁說道。

  不提到這個,吳燁還沒有想到快中秋節了,提到這個吳燁就想起來了,剛好帶著凌晨回去看看爺爺奶奶。

  也讓她體驗一下農村的生活,去試試看住在窯洞的感覺。

  估計爺爺奶奶不讓,要是他們知道自己準備帶凌晨住窯洞,老爺子真的會錘死自己。

  “行!中秋節我們回去,我幫你割豬草。”凌晨躍躍欲試。

  她長這么大,就沒有體驗過農村生活,凌宇在城里買房子以后,安置了老爺子老太太,就沒有回去過農村。

  不是每個老人家都不習慣城市生活,凌晨的爺爺奶奶就很習慣城市生活。

  朋友很多,根本不會無聊,跳廣場舞也好,打長牌也好,泡在茶館了也好,反正沒有回農村的想法。

  凌晨從小打到,凌宇把她當個小公主養,玩的沙子都是專門買的,家里的后花園倒是被凌晨倒騰了不少時間,種了彎彎曲曲的樹苗,花花草草。

  都是從花鳥市場買來,載到土里就完事了。

  “行,我回來我們準備準備,不行我們開車回去,提前回去的話,還能一路吃著回去。”吳燁說道。

  就當是公路旅行,一個城市吃到另一個城市,一直到家里。

  這個主意凌晨就很贊同,反正公司也差不多穩定了,她再找個副手幫忙,出去玩幾天完全不會影響公司。

  遇到要簽合同的話,大不了遠程,不行就拖幾天。在她們這種公司面前,甲方多少會退讓一些,能協商,晚幾天沒什么問題。

  “總算是出了個好主意。”凌晨表揚。

  兩人商量了半天,把事情確定好了,吳燁準備去洗漱:“先掛了,洗漱去了!”

  凌晨表情立刻就不開心了。

  看著吳燁說道:“和我聊天臟著你了?洗漱還要掛電話?我又不是不知道,我說我的,你洗你的。”

  吳燁:“.......”

  這邏輯,如果不考慮羞恥心的話,倒是說的通,但是男生也是會害羞的,不只是女生才會,只是女生多一些罷了。

  吳燁就不習慣凌晨這種要求,就覺得很奇怪,而是不適應。

  搖搖頭,吳燁拒絕。

  “一個要求換一個要求,襯衫!”凌晨說道。

  吳燁嘿嘿嘿笑。

  不要試圖挑戰吳先生的底線,底線是可以重新調整的,不是一成不變的。

  “加個短裙,黑絲,高跟鞋!”吳燁說道。

  凌晨:“......”

  腦子里大概的過了一下,凌晨想了想,還是答應了。前天她買的劣質絲襪也到貨了,一次性,凌晨買了一百條。

  家里有個小撕子。

  撕,可勁兒的撕,看他看能撕多少。

  “一言為定!快去洗漱啊!”凌晨催了他一下。

  吳燁:“.......”

  急啥子?你不是熟悉嘛?

  吳燁拿著浴巾去衛生間洗漱,平時洗十分鐘,今天洗了半個小時。

  時不時的,手機里還會傳出來嘿嘿嘿的恐怖笑聲,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

  森林為什么那么茂密?什么思維會開機?如果開機了,沒辦法打游戲怎么辦?手藝人需要什么時候才能開始當學徒?等等問題。

  就和十萬個為什么似的,讓吳燁猝不及防。

  挺羞恥的,雖然說了互相了解,但是面試就感覺很奇怪了,情緒不到的時候,腦子是冷靜的,不是什么話都敢說的狀態。

  洗漱完了,吳燁剛把被子揭開,就聽見敲門聲響起來了。

  “誰啊?這么晚還來敲門,你點的外賣?是外賣吧?”凌晨問他。

  外賣是外賣,兩個外賣就不是普通外賣了,凌晨的意思他很明白。

  吳燁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帶你去看看吧!我也當一回頭上長攝像頭的神秘男子。”

  在門口看了看,沒看到人,吳燁想了想,退后兩步,還是把門打開了,不過他提前把鐵鏈扣上了。

  這種酒店門,都有個小鐵鏈,扣上以后開門,更安全。

  萬一是隔壁那群家伙來報仇呢?安全為上。

  結果門口是服務員,就是剛才被堵住的那個服務員小姐姐,拿著一塊蛋糕站在門口。

  “您好,剛才謝謝您的幫助,也不知道怎么感謝您,給您送個蛋糕來。”服務員小姐姐說道。

  吳燁才打開門,看了看她手上的黑漆漆的蛋糕,巧克力的啊!

  一身浴袍的吳燁,肌肉清晰可見,倒是讓小姐姐臉紅了一下,客官不可以,你離得有點太近。

  指了指蛋糕,吳燁問道:“舉手之勞,這個會不會太客氣了?”

  忍不住笑,小姐姐把蛋糕遞給他。

  接過來以后,吳燁說了一聲謝謝,說了再見才關好門。

  “喲呵,英雄救美,我們家弟娃兒出息了啊,看人家那個眼神,嘖嘖,再努努力,晚上就有故事了。”關上門以后,凌晨才說話。

  酸味很重,滿屋子都是。

  “還送蛋糕呢,你也好意思接,八輩子沒吃過蛋糕似的。”

  “有什么好吃的,回來帶你去蛋糕店,吃到撐!”

  “對了,還在外面跟人家動手!”

  吳燁:“.......”

  看吧,剛才還說干得漂亮,就不能讓他們欺負人。這會兒因為吃醋,又把剛才的話推翻了,什么叫出爾反爾,就是這樣的。

  女人吃醋以后,一點都不會理智,人家就是感謝而已,說的吳燁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似的。

  聽著她嘮叨,吳燁把蛋糕放在桌子上。

  然后把手機放在枕頭邊,吳燁給她一個五體投地:“我可以吃了不?”

  凌晨:“.......”

  真無恥!

  自己給他買的蛋糕也沒見這么想吃,別人買的蛋糕就這么積極?

  呸!臭男人!

  啪,電話掛了,掛之前,凌晨還想著,你就是給老娘打報告,老娘也不接電話。

  等了好久,吳燁都沒有打電話來,凌晨就急了。完犢子了,會不會被小妖精勾走了?

  視頻被吳燁接通的時候,吳燁正笑嘻嘻的看著她:“靚女,晚上好啊!”

  凌晨:“.......”

  啪!拜拜!

  把手機放在一邊的無限充上,吳燁打著哈欠,把被子拉過來,調了一下空調的溫度,把多余的枕頭丟開。

  一直沒搞懂,為什么酒店喜歡準備四個枕頭,其中兩個是拿來墊的?

  一夜無話。

  第二天的時候。

  辦好退房手續,吳燁在酒店吃了早餐,才被馬東西接到公司,開會開了三個小時,把前前后后的事情捋順了,吳燁把他不能做主的情況定下來。

  分店的事情就算是弄好了。

  剩下的都是馬東西的工作,等這邊穩定了,他才能回去,到時候會由副手接手管理,他又回去其他地方籌備分店。

  雖然拿著高工資,但是馬東西事情最多,也是最累的。分店計劃能不能成功,大部分的功勞都得靠他才行。

  中午的時候,吳燁找了個大酒樓,宴請了公司的管理層,聽著一個個員工表忠心,吳燁并沒有當一回事。

  這個年代,維系老板和員工關系好壞的標準,是工資的多少,是加班的多少,是發薪水準不準時,是福利到不到位。

  除了利益,都是浮云。

  大家背井離鄉出來,就是為了賺錢的,不是為了吃大餅的,所以吳燁把薪水給的很足,畢竟吳燁也不缺這仨瓜倆棗的,還不如大方一些。

  “老板,這邊就交給我,我一定把這幾家店做起來。”送吳燁的時候,馬東西還在保證。

  吳燁說的,缺什么人就招聘,總公司還會調一部分人過來,能緩解相當大的壓力了。

  今年年底之前,他應該能回魔都去。

  “不要只是忙工作,家里人也要關系一下的,要請假的話,就直接打電話說一聲,這邊忙完了,給你放個長假。”吳燁說道。

  他不是那種不近人情的,也不是把馬東西當牲口用,更多是當朋友一樣。

  馬東西從一開始就跟著他創業,到現在為了公司做到了十幾億的規模了,他功不可沒,努力吳燁也看在眼里。

  沒有那種覺得自己付出多就出現壞脾氣的馬東西,吳燁覺得他挺知道分寸的,過來這幾天,吳燁也在觀察。

  “謝謝吳總。”馬東西笑著回答。

  吳燁看了看他:“男人出門在外,注意點啊,嫂子在家等你呢!”

  馬東西:“......”

  他可沒有做什么對不起老婆的事情。

  前兩天和吳燁說的事情,是因為吳燁年輕,怕他有這種想法,也是在點吳燁。

  凌總是什么情況,他們多少知道一些,萬一吳燁有想法,他很為難的,凌晨提前就給他打過電話了。

  讓他照顧著點吳燁,這個照顧,意思很清楚。而且,他老婆現在就在凌晨公司上班呢,還是凌晨安排進去的。

  只有吳燁才覺得自己女朋友很單純,他可不覺得吳燁家的凌總單純,恰恰相反,他覺得凌總手段很多。

  就像是公司里,很多人都對凌晨很感激,就是因為凌晨背后幾乎幫過所有的高管,都是把困難解決的妥妥當當的。

  言語之間,還說著,都是我們家吳燁安排的,不用謝什么,公司還得感謝你們的付出。

  他沒和吳燁說過,是因為凌晨把功勞全蓋在吳燁頭上了。

  老板很咸魚的,老板娘可不是咸魚,是鯨魚。

  “吳總,您放心,我不會犯錯誤的,謝謝您一直給我機會。”馬東西說的很誠懇,吳燁也確實是他的貴人。

  其他人,給不了吳燁給的平臺,也給不了吳燁給的信任。他一直謹小慎微的,除了性格原因,就是真的知恩圖報。

  “別搞這個,又不是處一天兩天了,互相成就,沒什么謝不謝的。”吳燁說的也很認真。

  兩人笑了笑,沒在說這種酸的話題。

  到了機場的時候,馬東西把兩個口袋從后備箱拿出來遞給吳燁:“吳總,給你買了點禮物,都是土特產,味道還不錯。”

  昨天馬東西特意準備的,也不是什么貴重的東西,就是個心意。

  這么光明正大的賄賂老板嘛?

  “行,我收下了,下次升職我多考慮一下你!”吳燁開玩笑。

  馬東西被他逗笑了,點點頭:“那以后多賄賂一下老板。”

  告別了馬東西,歸心似箭的吳燁,迅速過了機場安檢,然后和凌晨打了個電話,昨天還在吃醋的凌晨,今天就忘了那回事兒了。

  在辦公室蹦跶了幾下,把吳燁回來以后的行程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到了吃什么,然后什么時候回家,回家什么時候休息等等。吳燁到希望休息可以晚一點,主要是他不困,今天是可以失眠的。

  這次是真正的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小別勝新婚,。

  坐在頭等艙里,飛機飛到云層高度的時候,吳燁才把激動的心平靜下來。

  一望無際的云海,藏在高空的瑰麗景色,每次都覺得很洗滌心靈。

  蓋著一個毯子,吳燁看著外面的云海,想到了一個很不錯的求婚點子,嘴角勾勒出一個笑容,吳燁想了想,回去把這個點子完善一下。

  他還沒有準備好戒指。

  明年就要結婚了,今年都過去了一半的時間,吳燁覺得自己應該準備起來了。

  求婚儀式,婚禮策劃,定制首飾,這些都需要提起準備好,他連凌晨的戒圈都不知道。

  “明天你要嫁給我啦....”情不自禁的,吳燁小聲的哼著歌曲,看著白云,腦子里都是結婚的場景。

  結婚生子,當爸爸,有自己的孩子,美好的生活,對吳燁來說,不外如是。

  想著想著,開始犯困了。

  吳燁做了個夢。

  夢里有鳥語花香,歡顏笑語,還有古堡草場,矮馬羊駝,狗子慵懶的在屋檐下曬太陽,孩子舉著風車跑過去。

  凌晨拿著水壺給花草澆水,遠處傳來馬蹄聲,凌晨回頭看了看。

  驚喜的對著玩鬧的孩子喊道:“孩子們,爸爸回來了。”

  一群孩子往柵欄的方向跑去,一張張笑臉,燦爛的堪比陽光,圍著他喊著爸爸,爸爸,耳邊都是開心的笑聲和一聲聲爸爸。

  這時候,剛走到他面前的凌晨,溫柔的說道:“老公!你該醒醒了。”

  醒了的吳燁:“.....”

  好過分啊!

  不行,這么美的夢,就被她破壞了,我要和她吵架五分鐘才行。

  決定了,見面先吵架五分鐘。

  那個夢,吳燁覺得有他想要的全部,大別墅,大草皮,老婆孩子,小動物,簡直不要太美好。

  看了看時間,睡了半個小時了。

  吳燁要了一杯果汁,計算著到達的時間,大概天黑之前可以到達魔都,總共就只有兩個半小時的里程。

  下午五點出發的,晚上七點半左右到魔都。

  空姐格外的溫柔,吳燁倒是沒有收到小紙條,不過服務是真的好,大概是頭等艙花錢多,好幾千塊錢呢。

  飛機劃過天空,留下幾行白痕,向著魔都而去。

在機場降落的時候,天還沒有黑,夏天的天暗的晚,吳燁背著包出了機場,看著一身長裙,戴著墨  鏡的凌晨,吳燁繞到她背后。

  輕輕地拍了她一下:“靚女,交個朋友啊!”

  特意換了一個聲音的吳燁,凌晨一時之間沒有聽出來。

  “滾遠點,老娘.....啊?弟娃兒!”轉頭的時候,凌晨才發現是吳燁,剛準備好的國罵被她吞回去了:“想死我了。”

  樹袋熊抱抱。

  木馬!

  木馬!

  木....吳燁帶著一臉唇印離開機場的,剛上車,就接到了老丈人的視頻。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