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82 偷偷懷一個更驚喜【7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什么,要出差?”凌晨把剛夾起來準備吃的紅燒肉放到碗里,詫異的看著吳燁:“不是,你一個咸魚哎,你出什么什么差?我都沒要出差。”

  就說今天吳燁不對勁,無事獻殷勤,果然沒有好事。

  咸魚就不能出差了?偶爾翻身不行?

  凌晨是直接不用出差,畢竟公司那么大,有人談合作都是直接過來找他們公司,而不需要他們自己出去。

  吳燁沒有那個資格。

  團隊已經定了幾個位置,吳燁得去看看,最終拍板,然后才能開分店。魔都再開店沒必要,吳燁只好把目光投向外地,先把外地的店開起來。

  “就去兩天,第一天去,第二天回來。”吳燁看她不情愿的樣子,說了一下詳細情況:“這次準備幾家店同時開,大概三個地方,最多三天就回來。”

  作為一個沒靠爹媽的人,全靠干媽和外掛。吳燁手里的資源,還能撐得起來五家分店。

  今年就只做到二十家了,多了也沒有精力了。他確實是咸魚,如果不是不去不行,他都想待在魔都不出去。

  “你看,剛才還說兩天,這會兒變成三天了,等你出去了,可能就變成了四天了。”凌晨回答。

  內心來說,她是不想離開吳燁的。

  那種在一個城市還好,離開遠了就感覺是異地的想法很明顯,在一個城市里,可以支持放養,出去不行啊!感覺不習慣。

  又不能不讓他去,畢竟吳燁是去辦正事。

  “不會,其他的都籌備好了,分公司都注冊好了,就是去兜一圈,然后就回來。”吳燁說道。

  馬東西已經提起過去了,該準備的工作他都準備好了,吳燁就是去幾個地方確定一下,把位置定下來,然后就開始裝修。

  最關鍵的事情,得他來辦,其他的都是交給馬東西了。

  他是公司副總經理,負責的工作比吳燁多太多了,可以說吳燁除了掌舵,他就是大總管。

  剩下的幾個副經理,吳燁都沒有對馬東西那么放心,他算是吳燁真正的心腹。

  “哎!紅燒肉都感覺不香了。”凌晨悶悶不樂。

  想了想,她還是答應了。

  “去就去吧,早點回來就行,要不是我這幾天走不開,我都和你一起去,就當旅游了。”凌晨說道。

  錢少,事多,離家遠。

  公司,開會,走不開。

  “肯定早去找回,你放心吧!”吳燁回答。

  凌晨才點點頭,又嘆氣。

  生活除了吳燁,其他的就像是掙不開的枷鎖,把她牢牢鎖住,有種一眼就望得到頭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她有些煩,又不得不面對,畢竟是自己家的企業,她總不能不管。

  尋思什么時候,帶著吳燁再出去逛一下,去遠點的地方。

  “路邊的野花不要采。”凌晨提醒了一句。

  他可沒有這種想法,現在還在家花比野花香的階段。

  “你覺得有比你更好看的?我覺得找不到。”吳燁說道。

  凌晨搖搖頭。

  話不是這樣說的,男人也不是這樣想的,雖然嘴巴上都是這樣說。

  “以前,我們家隔壁的小孩兒,搶人家玩具,他媽媽問他為什么搶人家玩具,他怎么回答的你知道嗎?”凌晨問他。

  吳燁搖搖頭。

  “他說其他孩子的玩具他沒玩過。”凌晨挑眉。

  玩具不一樣啊!有些玩具可以搶,有些玩具不能搶。

  陷進愛情里的女生,不管好不好看,好像都對自己老公不太自信。

  “不是所有男人都有劣根。”

  “不,所有男人都有!”凌晨很肯定的回答。

  那是兩個根。

  吳燁覺得在這個事情上沒有什么討論的余地,他對自己很自信,不會有其他的想法。

  就算是一二三四五....Psp都不行。

  “心放在肚子里,我除了工作的時候,你隨時打電話,我隨時接電話。”吳燁給了一個方案。

  凌晨點點頭。

  這個事情算是這樣確定下來了,唯一遺憾的是,白天的時候吳燁沒有給她說,不然她還得準備點東西。

  “明天就去?”凌晨問他。

  吳燁點點頭,早去找回,他也不想往外地跑,但是沒辦法,不去不行。

  開始收拾碗筷,吳燁剛準備幫忙,凌晨就制止他了。

  “我來就行,你今天就休息休息。”凌晨說道:“不能給小妖精們一點點機會。”

  這是生死局?

  你行嗎?

  注意到吳燁懷疑的眼神,凌晨拍了拍他:“明天你睡到目的地吧!”

  “是不是哦?牛吹得兇!”吳燁笑著問她。

  凌晨一滯,指了指樓上:“臥室,等到,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嘿嘿嘿笑,吳燁去樓上等她。

  扭著怪異的步伐,吳燁哼著歌,把自己砸在大床上,看著天花板嘎嘎嘎笑。

  別說,小別勝新婚,這還沒有離開呢,就已經感激到了。

  “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熱火燃燒了我...嘿嘿嘿!”吳燁滾了兩圈,拉過被子把自己蓋上。

  在啦啦啦的歌聲里,把衣服丟在一邊。

  “來吧,畜生,撕碎我吧!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吧!”吳燁拿著一個布偶熊:“你完蛋了,叫爸爸都不好使!”

  熊;“......”

  等了好久,凌晨才推開房門進屋,然后又找了套衣服。

  旗袍。

吳燁:偶買噶  久久沒有達成的夢想,今天要實現了嗎?還是以一次距離夢想那么近,就距離幾公分。

  這個大道理,如此熟悉。

  咽了一下口水,吳燁看了看她:“那什么,我不客氣了哦?”

  “不熱熱身?”

  那行,先熱車,熱車以后,駕駛體驗更好,更流暢,提速更快,跑高速更穩。

  據說新手司機才上車就開,老司機都是先熱車。駕齡還不夠的吳燁,還是新手司機,還沒有學會那么多小技巧。

  剛踩油門,汽車就開始咆哮了,車速表開始越發高起來。

  畢竟是開長途,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最后還是暈車了,好在年輕,暈車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就可以恢復。

  發動機過熱,轉速也會時不時的提高,還休息了不少時間。

  鳳鳴落幕,累牛不止。

  最終,打了半天還是被三太子抽了龍筋,取了龍涎,取了好幾次龍涎。

  大生意。

  雨天談合作,傘都用了很多把,才把事情談妥了。

  本著把吳燁積蓄都掏空的凌晨,費力九牛二虎之力,倒是把自己累睡著了,她已經盡力了。

  多少有些累的吳燁,也緩緩睡著了。

  差點被她逆風翻盤。

  手機消息彈出來,提示明天的登機時間,吳燁都不知道,睡得很沉。

  這一覺,睡得特別的香,吳燁感覺很久沒有睡得這么香了,早上的時候,還是領喊他以后,他才睡眼婆娑坐起來。

  凌晨在換衣服,一邊催促他趕緊起:“今天就不在家里做飯了,把東西收拾好,我送你到機場!”

  揉了揉臉,吳燁才起來。

  凌晨又把他的背包找到,檢查了一下證件等等,把洗漱用品的裝在小包里,放到背包,然后又把現金拿了一些放在吳燁包里。

  “趕緊的啊!”凌晨催促他:“手腳沒力氣?”

  哪壺不開提哪壺,多少還有點手腳酸,倒不是沒力氣,這個年紀,火燒的旺旺的,不會恢復那么慢。

  扭了扭脖子,吳燁把凌晨找出來的衣服換好,然后凌晨幫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看著像樣了,才滿意的點點頭。

  “包里帶了一套衣服,錢包什么的都在包里。”說完就拉著他下樓。

  急匆匆的,吳燁都感覺她很想把自己送走似的。

  穿好鞋子,凌晨已經拿好鑰匙了。

  “如果不化妝,你看,比你們男人還有效率。”凌晨笑著說道。

  她一臉素面朝天,沒有化妝,洗了臉,不知道哪里找了個金色的眼鏡戴著,看著很有氣質。

  一身白色的襯衫,一條西褲,加上高跟鞋,戴著眼鏡,沒試過的樣子。

  新鮮。

  “出差回來以后,能不能....”吳燁指了指她的衣服。

  凌晨:“.......”

  一千多的絲襪沒了,七千多的旗袍也沒了,還特么惦記三千多的襯衫呢?這特么撕法,誰家撕的起?家大業大也不能這樣造啊!

  撕人!

  “滾!”凌晨拿著車鑰匙,指了指門口:“把你掃地出門,就想隔壁國家那個保安一樣。”

  吳燁忍不住笑。

  人家那是聰明,比起來,自己媳婦兒可沒有人和她爭財產。

  凌晨送他去機場,吳燁坐在副駕駛,突然有點不想去了,他算是發現了,這輩子做不了什么大生意。

  跟了老丈人的運道了,和凌宇一樣,就喜歡過個小日子,天生沒有商海沉浮的心,就長了顆顧小家的心了。

  沒出息也算吧!沒有當大人物的想法,只想做個小人物。

  “到了那邊打個電話啊!”凌晨說道:“一直叮著我干啥?說話呢,聽到沒有?”

  點點頭,吳燁答應一聲。

  “不許去什么酒吧,商務KTV,夜場之類的啊!”凌晨補充道。

  吳燁乖乖的答應。

  “記得按時吃飯,多喝水,那邊天氣也熱,到了買兩套冰絲的衣服,算了,我買好讓人給你送過。”

  “回來訂好票給我說一下,我去接你。”

  想了想,沒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凌晨才作罷。

  什么都想到了,嘮叨了半天,吳燁仿佛看到了她三十歲以后的樣子,雖然心里暖暖的,但是確實見到了她嘮叨的樣子。

  年齡大一點的媳婦兒,會疼人,這話吳燁算是見識到了。

  一直到機場,凌晨都戀戀不舍的,把吳燁送到門口,凌晨還擁抱了一下,才讓他進機場。

  “自己開車慢點啊,在家等我回來,吃飯就給店里的服務員說,我已經給她交代過了,無聊就找張亞男她們玩。”

  “再抱一下子!”凌晨去而復返。

  還是感覺舍不得啊!

  “拜拜!”凌晨和他告別。

  狠心進了機場,吳燁還能看到鋼化玻璃外的凌晨,他像極了那個跑路的負心漢。

  一直到轉角,凌晨才離開。

  看著的背影,吳燁呼了一口氣,轉身去取票。

  停車場的凌晨開著車離開,她是真不習慣這種分開,分開了就感覺空落落的。在路口的時候,看了看天上的飛機,凌晨一腳油門離開了。

  嗚嗚嗚,老公沒了啊!

  吳燁在機場里,剛坐在面館的位置上,看著一碗六十多的面條,摸了摸開始餓的肚子,狠心點了一碗面。

  等了不少時間,才坐上飛機。

  吳燁的位置旁邊,是一個染著紫色頭發,穿著皮卡丘T恤,皮卡丘被撐的很立體,再加上一跳裙子,一雙運動鞋,戴著個鴨舌帽,顯得很是清新。

  就是道理很離譜,大道理。

  她放不上去行禮,吳燁是坐著的,無意之間,倒是看到一些東西,轉頭吃著小面包,他完全沒有幫忙的意思。

  直到空姐幫她把行禮放好,吳燁才看她坐下來、

  想著頭等艙不熱鬧,吳燁定的普通機票,沒想到旁邊會是這么一個不講道理的妹子。

  戴著耳機,她沉浸再在自己的世界了,完全沒有搭理吳燁,放在面前的筆記本,頁面顯示著信息。

  發現她在做剪輯視頻,沒有打擾她,吳燁自顧自的吃著零食,一直到飛機起飛,吳燁才把零食收起來。

  旁邊的女生也把一套工具收起來,看著窗外,吳燁就坐在窗戶邊上,她還會時不時的看一眼睡著的吳燁。

  昨天休息的有點差,吳燁收拾好東西以后,就睡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睡不著,只要困,站著都能睡著。

  睡著飛機飛向遠方,吳燁感覺自己肩膀沉了一下。

  睜開眼睛,轉頭看了看,是旁邊的紫發女生,她剛好倒在吳燁肩膀,隔壁坐的大媽還在姨母笑的看著他們。

  笑容里充滿的了追憶。

  吳燁敲了敲她頭,把她敲醒:“姑娘,靠著點椅子。”

  紫頭發女生:“......”

  隔壁大媽:“........”

  她的追憶沒了。

  紫發女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做好,吳燁才繼續睡。

  她有些好奇的看了看旁邊的鋼筋直男,出發前朋友還在說,不要倒在人家肩膀上去,男生最喜歡這個。

  結果,這不也是啊!人家還嫌棄的很啊!

  我這是闖進別人的領地里了?她猜測著情況,看了看吳燁的帥臉,不得不說,這雖然是個鋼筋,當時長得確實帥氣。

  這么帥的男生,不是渣男,就是有對象了。

  她只是覺得尷尬,倒不是那種戀愛腦,不是看臉就有想法的人。

  不過事與愿違,睡著的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等她再次被敲醒的時候,看到的是吳燁很無語的表情。

  鼻子洗了一下,發現都是陽光的氣息。

  真好聞。

  “不好意思的!睡著了。”她先表示道歉。

  “姑娘,這真是人家的地盤,免得發生誤會,睡姿端正一點啊!”吳燁提醒她。

  這是人家凌姑娘的,不能借給人的。

  看著手表上的時間,又看了看外面的烏云,吳燁看著一團團黑色的烏云,看著就有些壓抑。

  飛機內,大部分人都睡著了,外面的雷電也沒有吵醒他們。

  飛機微微顛簸著,繼續前進,旁邊的女生這次是轉身睡的,沒有再往吳燁這邊靠近。

  吳燁是要到廣省和鵬城,先去廣市,隨著飛機靠近,吳燁都能看到地上的熱浪滾滾,這個城市熱,不是傳言。

  因為沒有什么行禮,吳燁下飛機以后,就奔著停車場去了,外面的沒有涼快的空調,炎熱完全可以感覺到。

  “吳總,這里!”馬東西站在柱子邊上喊他。

  他早就在等著了,吳燁人生地不熟的,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來接吳燁。而且新公司的員工和管理都不認識吳燁,他來最好。

  “馬經理,辛苦你等這么久!”吳燁走過去。

  好一段時間時間沒有見面,吳燁和他握了握手,馬東西指了指不遠處,帶著吳燁去坐車。

  司機早就準備好了,上車以后,馬東西說了句回酒店,司機立馬開車。

  坐在后排,馬東西拿著一份一份打印好的資料,和吳燁詳細的說著公司的情況,還有現在遇到的困難。

  這邊準備先開三家店,位置已經選好了,人手還不夠,廚師也不夠,馬東西已經接洽了好幾家裝修公司。

  馬經理辦事,穩妥。

  簡答的做了個了解以后,吳燁心里有數了,車子開回酒店里,先回了一趟房間換東西,又急匆匆的去分公司。

  見到了一群生面孔,吳燁開了會,就讓普通員工待遇提高了不少,也算是認識了這個老板,和他們印象中的差別還是很大的。

  不是人字拖大褲衩差評。

  午飯在酒樓吃的,吳燁還是第一次知道,這邊的下午茶是可以無限續杯的,你想喝到打烊都行。

  因為很長時間都跟著凌晨的口味吃東西,吳燁是有些不習慣甜口的飯菜的,好歹有個微辣的,算是填飽肚子。

  第一次出差,吳燁還挺新鮮的,這個同樣是大城市的地方,和魔都比起來,繁華并不差多少。

  房價當然也不比魔都差多少,知道魔都湯臣一品的很多,廣市也有很多動不動幾個億的房子。

  一線城市,昂貴的東西太多了。

  坐著車,去看了一下店面的位置,位置都不是很差,其中一家是干媽贊助的,直接是沒得挑。

  吳燁覺得以后要多回去看看人家才行,不說其他的,就憑直接占了這么大的便宜,也要記得人家的恩情。

  另外兩家店的位置也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也沒有差到哪里去,吳燁過來的目的,就是確定要不要把它買下了。

  很難遇到要賣出來的,大部分房東都是準備把物業留著,他們這邊的人,似乎更喜歡租賃,而不是直接賣出去。

  馬東西找了不少時間,才找到想賣的房東,如果不是吳燁堅持要買,馬東西覺得租賃更劃算。

  價格談的已經差不多了,吳燁和穿著人字拖的房東見了個面,飲著茶就把事情談好了。

  房東還一個勁的夸他后生崽有出息,說可以給他介紹女朋友,熱情的很。

  “吳總,今天就要把事情落實下來嗎?”馬東西看了看時間,問了他一句。

  吳燁點點頭。

  今天落實,明天飛鵬城,然后回家。

  立馬給另一個房東打電話,她還在打麻將,聽到馬東西的話,麻將都不打,就騎著小電驢來了。

  很符合吳燁對廣市阿姨的心理印象,上來就是一句靚仔雷嚎。

  出乎意料的順利,就把事情搞定了,就是拉著吳燁聊了不少事假。

  有無女友,生肖多少等等。

  只從暴露了自己還不到23歲以后,吳燁發現自己在相親市場上還挺受歡迎的,沒緣分啊。

  家里已經有了一個千億富婆了,他是名草有主了。

  最后,吳燁還在下班之前,面試了幾個人力資源主管,可惜沒有找到滿意的。

  送吳燁回酒店的時候,馬東西還問他晚上要不要出去逛一下,這邊好玩的地方很多,要是有想法的話,公司里有人很熟。

  吳燁很無語。

  聽懂了他的暗示信息以后,吳燁直接就拒絕了,他可沒有那些想法。

  也沒有再說,馬東西和他聊了一下公司的事情,就離開了。

  回到酒店的大床房里,吳燁把購物袋里的衣服拿出來,這是品牌店送來的。

  吳燁明天可能還要耽擱一天,把剩下的問題解決了以后才能離開。

  鈴鈴鈴.....

  看著視頻,吳燁把衣服穿好,然后點開接通。

  凌晨一臉笑容的出現在視頻上,看背景就知道她在家里,手機移動,吳燁還看到了游小魚和白菜。

  剛離開家,家里就成了她們聚會的場地了。

  “在酒店呢?看看環境怎么樣!”凌晨說道。

  你是想看看環境嗎?你是想看看有沒有人吧?

  吳燁拿著手機轉了一圈,然后才回到沙發上坐著:“放心了吧?”

  凌晨搖搖頭:“我是怕你太省錢了,才要看看配置怎么樣的,你不要小人之心啊!”

  她不承認自己的小心思。

  躺在沙發上,吳燁和她說了一下今天的行程,聽到一天時間,吳燁做了那么多事情,凌晨就知道他也是想早點回去。

  不過聽到他可能要耽擱兩天,凌晨臉就垮下來了。

  “那好吧!你看著安排就行。”凌晨回答。

  有人在,她都不好撒嬌,看著一本正經的,聊了沒多久就把電話掛了。

  站在窗戶邊上,看著這個陌生到沒有一絲絲歸屬感的城市,看不到邊際的燈光,沒有一盞是他的。

  陌上的感覺撲面而來,吳燁撐著臉,有些發呆。

  出來的第一個晚上,想回家。

  “換成其他人來的話,這會兒都出去玩去了吧?就我無所事事的,完全沒有去感受這個城市的魅力和熱辣。”

  “別的老板出差的話,這會兒都開始打球,打井了。”

  那些集團副總,那個不是時不時去北方吃菜,時不時去南方吃菜,時不時去國外吃菜。

  接待的分公司負責人,早就把一切安排的妥妥當當的。

  吳燁沒有那些想法,就只能孤孤單單的看窗外的風景,這個城市,似乎總是喜歡種榕樹,到處都是榕樹。

  哪怕是酒店不便宜,也架不住聲音很大,吳燁出門的時候,就聽到了很多靡靡,很多潺潺,總之,酒店的特色了。

  簡單的吃了個晚飯,回到酒店的吳燁,坐在椅子上,開始羅列問題和困難,理清楚自己的思路以后,吳燁把東西收起來。

  躺在床上,看著大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遠處,吳燁家里。

  凌晨把水果放在茶幾上,看著幾個好朋友聊天,大家是因為男朋友的關系而熟悉的,凌晨就沒有喊張亞男,也沒有喊田甜來。

  就是他們幾個,都聊得熱火朝天的,一大堆瓜子,花生,核桃殼,袋子里和地上都有,水果核嗎,飲料瓶子也喝了不少。

  就像是開派對一樣,家里充滿了快樂的氣息。

  當著大家的面,顏潸潸開始給游小魚講注意事項,整的游小魚臉都紅了。白菜雖然臉紅,但是聽得很認真。

  凌晨又切了西瓜,得益于吳燁在家的時候什么都準備好了,她不會客人來的時候都沒有什么食物招待的。

  他把能準備的東西,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冰箱里飲料水果很多,不少還是用密封袋真空包裝的。

  “一邊吃一邊聊,別光顧著聊天啊!”凌晨坐在球形沙發上,拿著牙簽吃西瓜。

  幾人紛紛動手。

  “我買間房子算了,沒有男人在家,我們也能聊的開心點。”顏潸潸想了想建議道。

  不過沒有得到贊同,大家都沒有同意。

  撕襪都心疼,何況是為了這么個事情買房子,有錢也不是這樣花的。

  “就怕你是金屋藏蛟,到時候我們都得被調查。”凌晨開玩笑。

  顏潸潸搖搖頭:“我回頭在門口掛個養龍寺。”

  “那我不得掛龍宮?”凌晨看了看她。

  顏潸潸咬咬白牙:“你在炫耀嗎?”

  氣氛歡樂起來,笑聲把屋子都填滿了。

  聊著聊著,就聊到了結婚的事情,這個事情似乎變成了一個天然的話題,每次聊天的時候都會聊到,而且不感覺膩味。

  自己兩口子會聊,和朋友一起也會聊。

  “你們老公有沒有求婚計劃?”這次是凌晨起頭的。

  幾人都搖搖頭,至今為止求婚的事情還沒有影子似的。

  白菜倒是不急,還沒有見家長,游小魚已經沒問題了,顏潸潸也沒問題了,凌晨問題不大。

  “他們不急,我們先研究研究,不行偷偷給他們一個驚喜啊!”顏潸潸最踴躍。

  “你偷偷懷一個,他肯定更驚喜。”游小魚忍不住笑。

  顏潸潸:“......”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