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81 老吳你信不信額錘死你【6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家。

  廚房。

  凌晨在廚房幫著吳太太摘菜,不過拙劣的手法暴露無遺,照貓畫虎的表現看樣子就知道家務多么的不熟練。

  好在凌晨是勤快,雖然浪費了不少菜,吳太太也看破不說破,畢竟日子還是吳燁自己和她過,到現在看來,還挺互補的。

  凌晨不會的吳燁會,吳燁沒有的凌晨有,性格也好,脾氣也好,相處的很融洽。

  用凌晨自己的話說,都沒有紅過臉,吵過架。

  雖然忙點,不過吳太太覺得還是挺好的,有凌晨管著吳燁,吳燁起碼規矩,不會鬼混,

  “阿姨,我再洗一遍。”凌晨穿著一身卡通圍裙,是吳太太專門準備的,麻利的打開水龍頭,把菜洗一遍。

  遞給吳太太的時候,還把水抖了一下。

  “放哪里就行,我把這個臘肉先炒起來。”吳太太回答。

  在旁邊看著的凌晨,看到她熟練的放調料,關大關小火,香氣逐漸起來,她很是羨慕。

  凌晨自己,放鹽的時候,糖是不能在旁邊的,不然就可以放成糖了,往往兩種差不多的調料,吳燁都是貼了標簽的。

  就是擔心凌晨下面條的時候,傻傻分不清楚。

  說起來,她是想來表現一下的,不過吳太太并沒有給她多大的舞臺,而且她也沒有亮眼的技術。

  完全是幫幫忙。

  “來,試試看味道怎么樣。”吳太太把盤子放在她面前。

  凌晨嘿嘿嘿笑,拿著筷子吃了兩口,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表示味道很好。

  她已經嘗了好幾個菜了,每次來的時候,吳太太都把她當做貴客一樣招待,她還有點不好意思。

  又不讓她帶禮物,她只好把買的東西都說是吳燁買的,吳燁就替她背著黑鍋。

  畢竟是上門來看他們,不買禮物也不好,買了他們又感覺不好。

  就和口罩似的,不戴不安全,戴著不舒服。

  “喜歡吃下次回來,阿姨繼續給你做。”吳太太回答道。

  多少和廚房有幾分格格不入的樣子,凌晨笑著答應下來:“好的,謝謝阿姨。”

  又做了一個湯。

  五個菜,一個湯,齊活。

  凌晨剛準備端菜,就被吳太太阻止了:“燙,讓吳燁來端菜。”

剛進門的  他是機器人,不怕燙對吧?

  每次凌晨來的時候,吳燁就能感受到,以前吳太太他們說的,自己是撿來的那個話,像是真的一樣。

  端著涼菜的凌晨,笑嘻嘻的看著小心翼翼端著湯的吳燁,對比明顯的很。

  大概很多女孩子,見父母都經歷過這種區別對待,真的能感覺到差異化的關心,對比男朋友的慘狀以后,就知道婆婆多好。

  雖然這招流傳了很多年,但是依然很好用。

  大概,新媳婦兒這個階段,最幸福的時候莫過于此。

  “你把菜放吳燁那邊,把肉放晨晨哪里,她好夾菜。”吳太太調整了一下盤子。

  默默的盛飯,然后喝了幾碗湯,吳燁也不說什么,逐漸開始習慣了,找個女朋友來,就是削減關心的。

  吃飯的時候,老吳還問了一下凌晨公司的情況。

  突然多了幾個公司要管理,這段時間忙的焦頭爛額的,對于這個,凌晨有超級多的話題可以說。

  “事情多,傷腦筋,晚上的時候吃好點,補補!”吳太太看了看吳燁:“記住沒?”

  點點頭,吳燁表示記住了,他就像是凌晨的后勤部似的,衣食住行,飲食起居,鼓掌打架,除了這些,還要兼顧自己的事業。

  他也需要補補!

  老吳顯然對這些話題很感興趣,聊的話題全是公司方面的,吳燁都聽不下去了,吃飯和開會似的。

  他還看了看吳燁,眼神讓吳燁覺得他不懷好意,但是又沒有什么證據。

  男生的直覺通常很準,相信這種直覺與否取決于自己,吳燁就很相信這種直覺。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吃完飯早點跑路。

  “還是老了,最近感覺處理公司事情都精力不夠。”老吳的話題開始帶著目的了。

  就知道這頓飯沒有那么好吃,吳燁看了看凌晨,示意凌晨繼續聊,已經逐漸有幾分默契的凌晨,只好聊下去。

  “叔叔還年輕,您可沒有老,工作忙也得注意休息。”吳燁不搭話,凌晨只好這樣回答。

  她多少都能聽出來老吳醉翁之意不在酒,吳燁裝聽不到也很正常了,吳燁可不是她,沒有那么好拿捏。

  “確實得注意休息,你們也是一樣。”老吳笑著說道。

  吃著飯的吳燁沒敢搭話,生怕他來一句公司你先管著之類的,他自己這邊都還沒有弄穩定。

  懂裝不懂。

  吳太太忍不住笑了笑,給吳燁夾了個螃蟹:“多吃點!”

  吳燁:

  是不是還有后半句?

  孫子都沒有呢,怎么就老想著退休呢,還感覺自己老了,跑幾公里的時候怎么不說老了?

  和朋友聊天滿嘴不服老,面對他就是各種老了,累了。

  吳燁都服氣。

  吃完飯以后,吳燁自告奮勇的去洗完,凌晨和他以前去的廚房,老吳和吳太太坐在沙發上面面相覷。

  吳太太看了看他:“人家根本不上當,警惕的很!”

  喝著茶,老吳點點頭,他已經發現了,不過這只是試探一下,不影響計劃。

  他也只是提前說一下,讓吳燁有個心理準備。

  “意料之中!先麻痹他一下。”老吳小聲的回答。

  把水果拿過來,吳太太才坐回沙發上,和他說著悄悄話。

  廚房里。

  吳燁拍了拍胸口,暗道好險好險,逃過一劫。

  看他這個樣子,凌晨鄙視了他一波:“多管個公司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和要你小命似的。”

  她是整不懂吳燁的想法,多管理一個公司,對她來說,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都是事兒。

  多一件少一件,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凌晨還很喜歡這種成就感的。所以她有些不理解,吳燁為什么對這個事情避之不及。

  “我懶啊!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做企業的材料,沒有那么上心,你難道沒發現?”吳燁問她。

  純粹是懶,覺得還能躲幾年。不到萬不得已,吳燁實在是不想接受一堆攤子,哪怕不是爛攤子。

  現在一個公司都要考慮那么多,再來一個咸魚生活徹底一去不復返了。

  能輕松點,為什么要那么累?現在的答卷成績,都是最開始意想不到的了,只準備按部就班的吳燁,沒有想過突破一下自己。

  “你就懶吧,看你還能懶幾年,你管一段時間,讓叔叔阿姨出去玩一段時間唄。”凌晨建議。

  吳燁:“......”

  管一段時間,就變成丟不開的芋頭了,而且還是燙手的山芋。

  不過凌晨說的這個事情,吳燁倒是考慮了一下,回頭問一下吳太太是什么想法,再做決定。

  “懶一年算一年,實在不行,以后把公司都丟給你,你不是說而已么?剛好你全部管,我就帶娃。”吳燁一邊洗碗一邊回答。

  凌晨:“.......”

  她才不呢。

  藍總裁就是這樣,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自己管,整的時間都沒有,凌晨不想和她一樣。

  她的想法是兼顧工作的同時,還要兼顧生活,不是只顧著工作,連家都顧不上,賺那么多錢來干啥?

  以后她還想吳燁給她分擔點壓力呢,吳燁倒是大的一手好算盤。

  “長得丑就算了,你還想得美,自己管!”凌晨把清水沖洗的碗筷放到消毒柜里。

  吳燁嘆氣。

  別人都是因為沒有錢,沒有基礎,沒有平臺而抱怨,他們倆,都是因為有這些東西而苦惱。

  錢多了也是累,事兒多。

  “等會兒回不回家?”凌晨問他。

  她現在也不考慮那么多了,反正明年要結婚了,住哪里不是住,只是單純的住一晚上,不是什么問題。

  吳燁想了想,好像很久沒有在家里住了,搬出去大半年了,一直在外面住,都沒有回來。

  “那就住一晚唄,我都很久沒有回來住了。”吳燁說道。

  “你還好意思說!”凌晨回答。

  看了她一樣,吳燁反駁:“你說的你好像遇到這種情況,能成天在家住似的?你能嗎?”

  凌晨:“......”

  不能。

  凌晨和藍總裁湊一起,很容易吵吵鬧鬧的,吳燁是和老吳想法不對路子,所以吳燁才想搬出去。

  從騎共享單車上班,到十億身價,就用了大半年。

  全靠外掛給力。

  洗好碗,兩人才出去,吳燁走在凌晨身后,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媽,我們今天在家住啊!我房間的被子還在柜子里沒有?”吳燁拿著香蕉邊啃邊問。

  吳太太:???

  在家睡!

  “我去鋪床!”騰的站起來,吳太太說了一句就去房間了。

  這有什么值得開心的嗎?吳燁不理解。

  凌晨乖乖的坐在吳燁身邊,老吳說了兩句話以后,就去給吳太太幫忙去了,凌晨拍了拍腦門,錯失一個表現的機會。

  吳燁現在可不想和老吳單聊,他就沒準備把凌晨放跑。

  “不要扒拉我!”凌晨把他手拍開。

  自從經常和游小魚聊天,大家的說話方式多少有點變化,兩種特別洗腦的語言碰到一起去,把白菜和顏潸潸帶偏了。

  凌晨第一次在家里留宿,吳太太特意多準備了一個房間給凌晨睡覺。

  吳燁和凌晨都不講規矩,但是吳太太講規矩,他們還沒有結婚,回來家里住還是分開睡。

  結了婚不一樣,訂婚以后都可以,這不還什么都沒有嘛。

  出了這個門,就不管了。

  也管不著,他們自己覺得合適就行,就像是藍總裁也沒有說什么,吳太太更不會說什么。

  “兩個房間!”凌晨悄悄的和吳燁說。

  “晚上給你留門。”吳燁回答。

  凌晨:“......”

  揉了揉肚子,凌晨去了趟衛生間,不過去了就好久都沒有出來了。

  看了看時間,吳燁很懷疑他是不是把自己沖下去了。

  上廁所居然要這么久。

  叮咚。

  完蛋了,我把廁所弄堵了。凌晨發消息來。

  吳燁:“......”

  看了看廁所,吳燁覺得這會兒凌晨應該很尷尬,有可能補救已經無效了,實在是沒有辦法,才發信息給自己的。

  確實很尷尬。

  你先出來,我就說我弄的就行了。吳燁發消息給她。

  沒過多久,臉紅的凌晨出來了,眼神表達的意思很明顯:我很抱歉。

  如果是在家里,凌晨可以面不改色的和吳燁說,廁所堵了,她干的,

  但是,這是在吳燁家,簡直尷尬的摳出三室一廳。

  “你坐著,我去看看。”吳燁看了看房間,吳太太他們還在忙活鋪床。

  點點頭,凌晨盡量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時不時的還看看房間方向,發現吳太太他們沒有注意這里,才松了口氣。

  去廁所看了看,吳燁拍了拍額頭,關上門,扯過兩張衛生紙把鼻子堵住,吳太太平時打掃的干干凈凈,充滿潔廁液清香的廁所也變味了。

  著幾條。

  “女朋友自己找的,自己找的,自己找的......”吳燁開始給自己洗腦。

  對于修電線,修家電,修機器,修車,通廁所,接管道,這些事情好像都只有男生才能做的好。

  起碼不會跳閘不知所措,水管爆了也不會手足無措,廁所堵了也可以視而不見。

  女生只會喊救命。

  處理了半天,吳燁才把廁所通了,呼了一口氣,洗洗手,把鼻孔里的紙丟掉。

  “總算是弄好了!”吳燁擦了擦汗水。

  小仙女....簡直無法直視。

  剛準備出去,外面就傳來吳太太的喊聲:“吳燁,你掉廁所里了是不是?”

  剛才她也是這樣覺得的,覺得凌晨掉廁所里了。

  這個鍋啊,背的一言難盡。

  實在是不想凌晨澀死,吳燁只好自己把事情背上,拍了拍,背穩了。

  出去的時候,吳燁就發現目光都轉移到自己身上了,凌晨是不好意思,吳太太是奇怪,他在廁所都能待半個小時。

  “廁所被我弄堵住了,剛弄好。”吳燁坐在沙發上,看了看凌晨,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凌晨暗搓搓的松了一口氣,弄好了就行啊,老公牛嗶!

  說真得,凌晨這輩子都沒想過,會在自己男朋友家里,發生這么尷尬的事情,當時在廁所的她,感覺全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對。

  然后就是驚慌失措和尷尬的不行,情緒根本控制不住。

  好在吳燁也在,要是今天吳燁不在的話,她都不知道時間得尷尬到什么地步。

  “廁所弄堵了?”吳太太很無語的看了看他:“你挺行的!”

  吳燁:“......”

  是你兒媳婦兒挺行的,很厲害了。

  背鍋俠吳燁尬笑著回答:“今天消化可能有點好,再加上這幾天積食,沒注意。”

  凌晨:“......”

  她知道,吳燁就是故意的,有點臉紅的凌晨,看著電視開始發呆,根本沒有注意電視的內容。

  拿了一個香蕉遞給吳燁,吳太太轉頭看了看發呆的凌晨,注意到她臉紅的很,吳太太疑惑的看了看電視。

  看家庭喜劇也臉紅?

  吳燁吃完香蕉,拿著水果刀在水果上刻字,最后才削皮,剛準備送到嘴邊,就被吳太太拿走了。

  “晨晨,吃個水果!”吳太太把水果遞給凌晨。

  被吳太太喊了兩聲,凌晨才回過神,趕忙道謝,開始咬著蘋果發呆。

  吳太太:??

  這孩子是怎么了?這么動不動就發呆呢?

  知道凌晨尷尬,吳燁先讓她洗漱去了,凌晨剛離開,吳太太就看了看他,然后說道:“廁所是晨晨弄堵的?”

  獨具慧眼,慧眼識豬,這都被她看出來了。

  見吳燁這個表情,吳太太就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離十,難怪剛出來,就發現凌晨臉紅,還緊張。

  她當時還疑惑是什么情況,現在算是找到原因了。

  “不是,是我!”吳燁回答。

  吳燁反應慢了兩秒鐘,吳太太都已經猜到了,他這會兒再裝都沒有用了。

  不過吳太太并沒有繼續問這個尷尬的話題,而是了解了一下他最近在忙什么,吳燁和她說了一下公司的情況。

  沒有隱瞞,都說了。

  不裝了,攤牌了,我是億萬富翁。

  吳太太感慨后浪推前浪。

  “你爸辛辛苦苦半輩子,你半年就完成了?”吳太太很詫異。

  聽著吳燁說的情況,她很說驚訝。

  吳燁點點頭,算的話,確實是可以這樣算,老吳是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吳燁則是靠著外力才做到的。

  沒有什么成就感。

  “不能這樣算,干媽給了那么多房子呢!”吳燁回答道。

  總聽人說,這輩子都不一定能遇到一個貴人,吳燁就遇到了,也是因為干媽,吳燁才跨越了一個聲。

  都在計劃明年結婚了,吳燁就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他們了,特別是公司的規模,說清楚以后,吳燁都感覺通透了。

  真沒必要瞞著,還讓他們某天自己發現怎么樣怎么樣。

  “這不科學啊?”老吳很是不解。

  半年多,很多人怕是還沒有找好開店門面,吳燁已經從無到有做到了十個億。

  老吳覺得這很離譜,非常離譜。

  “嘿,運氣就是這么好,有什么辦法,干什么都賺錢。”吳燁回答。

  老吳:“.......”

  一直到吳燁去休息了,他都沒有緩過神來。

  不只是震驚而已,而是感覺很離譜,發展速度和開火箭似的,就讓人很無語了。

  他努力這么多年,才有了這個家業,吳燁出去混半年,和滾雪球似的,就滾到了這么大。

  有一種你努力拼搏,艱苦奮斗,還不如人家隨便搞搞。

  很郁悶。

  “孩子不會賺錢,你不開心,會賺錢了,你也不開心,你要怎么辦?現在就開始蠻不講理了?”吳太太問他。

  老吳搖搖頭。

  他只是想不通而已,感覺自己和前浪一樣,被拍在沙灘了。

  “還讓他管公司不?”吳太太問他。

  老吳點點頭。

  不過轉念想了一下,還是等吳燁穩定一些了再說,這邊他先看著,大不了有了孫子以后再退休。

  吳燁坦白的效果非常好,直接改變了老吳的想法。不過他今天是睡不好了,吳燁的雷也很大。

  老吳甚至有的懷疑是不是自己眼光跟不上了,現在的錢那么好賺嗎?

  以前擔心的吳燁一事無成,顯得那么多余。

  他不知道的是,吳燁在隔壁的房間里抱著被子哈哈哈笑,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早就想看看老吳這個表情了,如愿以償的快樂,簡直是太美妙了。

  美滋滋。

  “哎,舒坦了,睡覺!”夾著被子,吳燁把燈關上。

  很久沒有在家里睡覺了,感覺還是那么熟悉。

  晚上的時候,吳燁起床去上廁所,想看看凌晨是不是給他留門了,結果他想多了,凌晨把門反鎖了。

  南方人,不誠信。

  說好的互相留門,結果反鎖了。虧得自己還給她背鍋呢,結果就這么對待男朋友。

  回到房間以后,吳燁才發現,沒有凌晨的夜晚,午夜都躁動了。

  習慣是個可怕的東西,習慣了有她在身邊,突然空空如也了,渾身不得勁兒。

  不過也不是他一個人才這樣,凌晨和他的情況差不多,沒有了陽光的味道兒,睡覺都睡不好。

  不過凌晨還是沒有發消息給吳燁,就這樣熬著,把自己熬睡著了。

  第二天的時候,調了好幾個鬧鐘的凌晨,起的很早。

  不過比她還要早的是吳太太,凌晨起來的時候,吳太太都在做早餐了,洗漱完就去廚房的凌晨,什么忙都沒有幫的上。

  吳太太問了很多吳燁公司的事情。

  凌晨的回答和吳燁說的大同小異,都是運氣好,然后又有貴人相助,成功就顯得很容易了。

  站著就把錢掙了。

  如果說老吳是疑問很多,吳太太就是感到高興和驕傲。她不會去考慮那么多,只是覺得吳燁現在有出息,這就夠了。

  他知道吳燁不會做什么不該做的事情,這就夠了。難道兒子有錢還不好?他這輩子就只能當個窮光蛋?

  至于他怎么樣賺錢的,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操心那么多干啥呢?

  吃早餐的時候,吳燁還看了看老吳。

  老吳一臉的平淡。

  吳燁沒忍住,笑出來。

  “吃飯就好好吃飯,不想吃就去旁邊待著。”吳太太敲了他一筷子。

  吳燁撓撓頭,繼續吃飯,還看了看老吳。

  老吳:“......”

  你賺錢了,你了不起,你厲害,你是后浪!

  你信不信額錘死你?

  ------題外話------

今天就這些  推薦一本書:《穿裙修仙,法力無邊》18627/11041402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